【性爱转移】

作品:《曾经经典艳情合集

    我是一个双性恋者,这已经是十分庆幸的事了。现在我又结婚了,有个非常爱我的丈夫,我也爱他,生活很幸福,所以我才敢回忆,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二○○一年以前,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喜欢男人,特别是英俊的有气质的男人,也渴望他们喜欢我。并不是我要求太高,我很自信,我的条件并不差,追我的男生多的是,我要找我喜欢的类型。于是我谈了男朋友,很帅,很气质,是我期望的类型,我把处子之身交给他,期望着他能像我爱他一样爱我,可他玩了我。

    后来我又恋爱了,但我学乖了,在交往中保持戒心,当发现问题后,断然离开了,有玩了别人的感觉,很舒坦。

    直到我遇见王强,我才知道他就是我终生可以依靠的男人。他健壮、阳光,不是很帅,但气质不错。经过一年多的卿卿我我、哭哭闹闹,我们于二○○一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幸福会传染,刚结婚的我把幸福撒的到处都是,我带着它去单位,传染给周围的同事,带它给朋友,到处是我的笑声;这还不够,我要传染给远方的家人,通过电话传染他们,不过瘾,怎么办?把多余的给我可爱的老公家人留着吧。

    王强家就在本市,家里除了两位老人,还有一个妹妹王芳。王芳当时二十二岁,比他哥哥小四岁,比我小三岁,人很漂亮,体形也好,经常保持着简洁朴素的着装打扮,很是清醇可人。她没有男朋友,我们谁也没见过她和哪个男的在一起过,孤僻内向的性格使她总是郁郁寡欢。

    她大学毕业还没找到适合的工作,所以一直在家,平常很少出门。结婚前,我去王强家不是很频繁,和王芳接触就少,两个老人很疼爱我,因为我开朗,当然免不了说说她,也许这个原因吧,我们更加有隔阂。

    结婚后,我才懒得管什么你我,我是你们家的一员了,你爱理不理我,我都是你嫂子,事实没法改变。再说了,我幸福着呢,我想开心就开心,我在你们家开心的时候还要拉上你,我也不管你开不开心,哈哈,你能把我怎么着!

    就这样,我把幸福带给了她,她和我好了起来,虽然只是悄声细语地,只在我们两人的时候,但明显她把我当亲人了。

    半年后,王强被他的单位提拔了,一家人都在庆祝,可我很伤心,因为提拔他,是要他去外地驻点。

    伤心归伤心,人总要往前走,我不能留着他不让他发展吧。好在他驻点的地方不是很远,一个月能回来一次半次,何况我也可以去看他呀。

    我不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可人就是这样奇怪,王强在的时候我不是很想,感觉只要他在旁边就满足着,感觉做爱都是在他的要求下为了满足他而做的;当然,我就要这个劲,不是说我不喜欢做爱,他的那个大家伙是我的宝贝,我总是夜夜用完,还要握着它睡觉,即使在睡梦中抽筋抓疼他也不会放手。可就在他走了的当晚,我就开始想了,一想他,就想他爬在我身上运动的脸,这时候下体就格外渴望。

    一天,两天,熬了一个星期,睡不好觉。想他,想做爱,就睁眼看黑暗,数数字,还害怕,奇怪了,原来这房子怎么没有听到过声音,现在好像睡在露天,想像可能有鬼,吓死了。

    在婆婆家吃饭,我给婆婆说了,她也认为有鬼,说我太单薄,镇不住,王芳不信,说她胡说。婆婆叫王芳过去给我作伴,两个人气大,再说王芳不怕鬼,不怕鬼的人鬼怕她。

    王芳睡觉毛病太多,睡觉爱挤人,即使我把床都让给她而自己睡在空气上,她都会不知不觉贴上我。我说她,她还害羞,骂我不让我说。睡了几天,让我发现破绽,呵呵,我以其人之道还其人,我开始挤她,搂着她睡,她倒老实了。

    她好像很喜欢我搂她,慢慢地一睡下,她就拉我手搂着她,有时候我都快睡着了,可她还醒着,在玩我的指头,真是怪异的女孩。可我让王强搂惯了,睡着后就变成她搂我了。

    自从我让她搂我,感觉就不对劲,她老摸我,摸我乳房,像男人一样,让我以为老公在旁边,兴奋的扭动着身体就醒来,差点把手伸过去她下身找那玩意。

    敢摸我,我拉开灯羞辱她,她羞得脸红,还装刚醒来的样子,不要以为装你哥哥挑逗我,看我笑话呀。

    我也要摸她,压着掀她的胸罩,闹了一阵,互相比了一番乳房,她认为我的好看,我也这样认为,但嘴上说她的好看。她要把裤头脱了裸睡,我说我不管,她问我她的毛好看吗,我让她站起来,毛比较少,很干净的样子,体形非常棒,我有点嫉妒。

    她又要求看我的,我才不,只让她看了身材,她认为我的比她的好,听着很受用。我就问她为什么不谈男朋友,她只淡淡地说了句:“他们脏得很。”

    有洁癖啊!我也有啊,她的哥哥不洗澡少碰我身体,我这样告诉她。

    她裸睡,还强行要摸着我睡,就这样吧,我瞌睡了,没意思。谁知道半夜里就有意思了,梦里总感觉兴奋,想做爱,浑身痒,光使劲夹着摩擦双腿,醒来羞得慌,就骂她。

    老公回来了,猛猛的干我,我爽啊,我想要是天天这样干我就好了,可只两晚他又走了。

    王芳继续骚扰我,我也能在骚扰中睡着了,什么都是习惯。而且让她摸着,还能闭着眼睛想像成老公,满脑子淫乱中偷偷发回浪。

    问题不在这里,我以为王芳无聊,没男朋友,寂寞,在跟我玩,实际上我想简单了。

    一天夜里,我在梦里手淫,实在受不了醒过来。我从不手淫,不喜欢,也不会,可我醒来手淫却还在继续,我突然意识到是王芳,我的裤头被从侧面拉开,她的手正从后面伸在我屁股后,指头插在我阴道里慢慢地玩弄,我的屁股上都是流出来的水。

    我别扭坏了,有点恶心,一下翻身平躺过来。她的手没来得及缩回去,被我压在屁股下,指头从我阴道里出来前,因我动作而戳到什么地方,有些疼。我问她:“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同性恋?”

    王芳没有说话,沉默着。我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反应,却感觉她的胳膊在抖动,我把台灯打开,想看她,只听她“唔……”地哭出了声音,还不忘拖着抖动的声音说:“把灯关……了……”

    等她平静了,她告诉我她的一切。原来在她上小学六年级起,就有个男人开始一直猥琐她;开始是不懂,后来稍微知道点,但他给她零食,有时候还给钱,就一直这样到初中。

    可是有天,那个男人又把她抱到腿上坐着猥琐,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插进了,她疼得喊起来,那人也慌了,想捂她嘴,裤子也没来及提,站在她眼前;她看到一个丑陋的东西,周围全是脏兮兮的沾着血迹的毛,她恶心得吐了。

    事情过去了,她也慢慢忘记了,突然有那么一天,她在学校里肚子疼,跑了几回厕所,不见好,老师就让她回家吃药。她回来后,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丑陋的屁股爬在沙发上,股沟里都是毛,下面压着她妈妈,她又一次吐了,而且拉了一裤子。

    从那时候起她就知道那个男人是她妈妈的情人,而且看到那个男人就觉得他脏,他在她家动过的东西,她都不要,或者洗好几遍。

    上大学后认识一个同学,和她相好,开始玩同性恋,后来两人还租了房间,在校外住,像小夫妻。

    大学毕业,她们商量在一起的计划没实现,而且那女的为了保密,干脆断了来往,电话书信都没有,她很是伤心,更加孤僻。

    她说着,我抱着她哭,说完我们倆一起哭。

    从那晚起,我答应给她保密,也答应给她玩我身体。

    我也开始裸睡,让她摸我阴部,我也摸她乳房,让她兴奋满足。慢慢的她不满足了,要求我摸她阴部,这个比较难,我本来让她摸的适应了,还逐渐有点快感,但手一接触她阴部,那湿漉漉地,像是尿,心理上就有点厌恶,兴奋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可看到她兴奋的发红的脸蛋,皱着眉头,楚楚可怜,马上想到她小时候受到的痛苦,心软着、头皮硬着继续摸弄。

    她有了高潮,我如释重负,有完成作业的成就感。

    后来她开始要求舔我的下面,尝试了一次,还可以,只要她不恶心,我无所谓。

    我已经能接受她的阴部了,她长发散落,趴在我下体,仔细的舔,舔我的外阴、阴唇,还把舌头伸进去。我则研究和我一样的性器官,粉红粉红的,弄一阵后红色就开始加重,水水清亮,但用指头插进去弄一会,就会有淡白色东西跟出来,这白色多少影响些情绪。

    我们开始用东西插,试了一些,觉得茄子最好,找细些的给她使,我要稍微粗点的。她还是喜欢舔,总是舔不够的样子,然后才插;我却努力的插她,让她高潮。因为我没有高潮,光兴奋,干着急,不如满足她然后睡觉。

    王强起初回来的次数多,我也不怎么想,后来就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两个月才回来一次。我让王芳搞的总是骚骚的,不得不找着去看王强。我开始往他那里跑,王强就更少回家。

    王强不回家,我老去也不是办法,一没假,二要花销,还折腾人。就只好把欲望积累着,有时候火气大脸上还长痘痘。

    时间能改变一切,把我老公变得不回家,把我变得淫荡,当然,我也对王芳彻底没有排斥了。记得第一次舔她,是她倒骑着舔我,让我玩她阴部,她舔得我非常舒服,也非常想要,可她坏,不用茄子插我,我也气的只揉她阴蒂,那阴蒂小小的,被我揉的红红的。

    她扭动着屁股,清亮的粘液从那缝隙中流出来,我不知怎么回事,就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咸咸的,并不骚。她感觉我舔她了,开始用茄子插我。

    我掰开那缝隙,看着里面的构造,又尝试着舔了一下,她似乎很兴奋,娇声叫了出来,插的更加卖力。我舒服极了,一口一口地舔下去,在高潮来临之前,顾不了不咽下她的水水。

    王芳就这样被我舔到高潮,在她夹着屁股发抖的时候,我也高潮了。

    我被女人第一次弄到高潮了,很解决问题,第二天脸上的痘痘就结痂开始消退,欲望之火可真是厉害啊。

    实际上早就应该克服困难,和王芳搞同性恋,她满足了不折腾我,我满足了心情都好一些,互利互惠。

    日子还像平常一样过着,只是王芳更加黏我,逐渐的在搬她的东西,似乎要长居久安。本来我们一直在婆婆家吃饭,一是因为王芳粘我,二是自从知道婆婆年轻时候的事情,为了自己享受,没有在乎孩子,心里有气,于是我们商量不再过去,只周末去一下,象征看望了他们。平常做饭由王芳主动承担,我则享受嗟来食,同性恋的好处再次体现出来。

    王强见我好久不来看他,自己也开始往回跑了,虽然次数不多,但我已经满足了,那才是真正的性爱,强壮的体魄,粗大的阴茎,欲仙的感受,完事之后还有宽阔的臂膀枕,肥老鼠一样的鸡巴握,呵,过瘾。

    王芳给我讲她和那个同学搞同性恋的事情,说到亲吻也刺激,我们也开始尝试,原来女人的舌头是凉凉的,特别是在兴奋的时候,感觉很特别,但我只局限于兴奋之时,平常我会反感的。

    有时候我们满足了,睡不着,就聊天,问她以后怎么办,她不知道,反正不想嫁人,想着一直这样多好啊,我就有点发愁,难道我也要这样一辈子。我问她如果哪天王强回来不再驻点怎么办。

    她说她都想好了,最近就已经开始跑工作了,什么工作无所谓,只要收入高点就行,然后攒钱租房,有能力了自己买个小套房间,到时候让我找机会一周来她那里一次就可以,实在不行,一个月一次也行。

    我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强回来了,是第二年的开春,他又被提拔了,并转到别的部门任了部门领导。他再也不离开我了,我乐得屁颠屁颠的。

    王芳很不开心,她把东西收拾着拿了两趟,第二趟我帮着送回去,路上看她俊俏的脸庞由于不开心而更显忧郁孤独,我不忍心地安慰她,以后回来吃饭可以在她小房间偷偷玩一下。她笑了,很甜的样子,完全是个小孩。

    有男人的日子过的很快,我都把王芳的事给忘了,也不完全是忘,每次回家吃饭都没机会,有机会天还冷,只能互相偷偷的快快的摸摸,或者忍着让她亲吻一会,没有做的机会,而且自从老公回来后,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了。

    她找了份工作,很不错的工作,在一家大型私营公司做文职,我和王强给她庆祝了一番。但她很忧郁,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而且看我的眼神里有那么些丝丝怨恨。

    ************

    天气慢慢开始热了,因为自从王芳在我家开灶以来,我们养成很少回家的习惯,老公回来也保持下来,所以有些日子没见王芳了。有天晚上,老公回来给我说,王芳准备从家里搬出去自己住,他和父母都担心,因为最近她沉默的更加厉害,担心她出去出问题。

    第二天我就回婆婆家去了,看到王芳,吓我一跳,瘦了,憔悴得厉害,灰淡的眼睛看到我才放出些微光亮。

    我也没管婆婆唠叨,直接进了她的房间,她跟进来后,我就把门反锁上,抱住她让她亲我吻我抚摩我,当她就那么爬在我只脱到腿弯处而举高双腿躺着的屁股上时,她哽咽得不能舔弄。

    回来后我一直想,晚上王强要做爱,我也没心情,他又不甘心,折腾着非要做,我实在忍不住,告诉他王芳是同性恋。

    我只说了她是同性恋,而且喜欢我,并没有讲她是怎么受伤害的以及他妈妈年轻时候的事情。

    王强开始很吃惊,当听到他不在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就思量着什么,最后他问我排斥不。我说开始排斥,现在早不了,于是他建议王芳先搬来住小间,继续保持和我关系,他装不知道;然后再想办法找心理医生治疗,要不她会出事情的。

    第二天,我找王芳,直接把她哥哥的意思告诉了她,只是要她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她很为难,责怪我乱说,没脸见她哥哥。我劝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王强怎么说都是她亲人,没有事的。

    当天她就搬过来住了,我们告诉家里人,说她住我们那里上班近,而且好照顾;公公婆婆乐得这样,忙前忙后的帮忙,看得出来他们也烦,恨不能老早打发出去,我心里不由地替她发酸。

    王芳一见王强脸就红,一直待在她的房子里收拾,晚饭硬着头皮出来帮我做饭,我又安慰了几句,吃饭就比下午自然多了。

    晚上,王强很好奇,悄悄问我同性恋的事情,我讲怎么做,他听得兴奋,要干我。我说王芳排斥男人,你要是先干了,王芳嫌弃我身体,以前每次你回家走后,她都要拉着我洗好几次。

    王强听得生气,怪王芳嫌弃他,他怎么了,又没吃屎,还是她哥哥呢!

    我光溜溜跑进王芳的房间,爬上去就抱她,她很热情,但还是小声问我和王强有没有,我说没有。她摸我下面,最后将信将疑地和我做起来。

    她很兴奋,压抑了很久,需要释放,但她不敢呻吟。我用指头使劲的插她,同时让她吸吮我的舌头,脑子里还想着隔壁就有杆粗壮的肉枪,兴奋感更加浓烈了。

    王芳高潮后,还纠缠着要和我睡,我说她哥哥听着不兴奋呀,正等着呢,她就害羞,让我走了。

    和王强做完后,我们聊了会王芳,我给他讲王芳的阴部形状,身材;他听得鸡巴高翘,于是我笑话他乱伦。他说他也是男人,想法有但真的是做不出来的,而且她不喜欢男人。

    就这样,我开始侍候着兄妹两人,开始我一般先让王芳做,然后和王强,但有时候王强忍不住就插几下,我过去哄王芳,可她能感觉出来。我很奇怪这事,她也说不出来,只是感觉,于是我去洗澡。再后来,太麻烦,她让我洗,我就不洗,还要和她做,她没办法,再说让我逗兴奋了她能管得了哪个啊!

    我告诉王芳,她哥哥听她嫌弃他,很生气;她说她并不嫌弃她哥哥,到底是亲人,但玩这个,他怎么都是个男人呀。她说能听到我们做,我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叫唤着,问感觉,问他哥哥的鸡巴。

    我描述一番,她听得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就在这时候,我想出一个主意,赶紧过去给王强说了,他很吃惊,不同意,怎么能让他搞他妹妹呢?

    我说:“只要能让她改变性倾向,不是救她一辈子吗?乱伦又算什么,你注意点,再采取措施,计划好,也许行。”

    王强想了几天,实际上他已同意了,计划办法呢──他让我慢慢告诉王芳,说我在和王芳做的时候想要她哥哥,能不能一边和王芳做,一边让她哥哥插我;一旦她同意并适应这个,就可以靠近她,让她无意中适应他的男人身体,俗话说见怪就不怪了。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插进她的,把她搞到高潮,效果就好。

    计划这样周密,我当然赞成。

    我是个急性子,在和王芳亲热的时候就开始建议,她不同意,觉得见他身体都无所谓,就是难看的很,像是乱伦。

    我说:“又不和她做,和我做,你怕什么?再说,每天晚上我们做他就听不着啊。我和王强做,你听不着啊,心照不宣就是了。再说,你不是没见过男人和女人作爱吗,看看也无妨,先试一下,感觉不好,以后不玩。”

    她无语,只是吃着我的乳头、一个劲抠我阴道口,抠得我水流不止;我翻身压着她,把屁股撅到床边,做好姿势,开始喊王强。王芳一听,就想起来,我亲住她嘴,压着她,摸她。

    当王强进来时候,她看挣脱不了,赶紧把双手从我身下硬伸过去,捂住她和我并排的阴部。

    王强进来是裸体的,他也害羞,一进来先把灯拉灭了,然后摸索着插进我撅着等待的身体里。我能感觉紧贴着胸部的王芳的心跳,她很紧张,我抱紧她,深深地吻着她,找到并把她的舌头吸进我嘴里,想用性爱让她平静。

    这次没什么效果,王芳一直很紧张,更别谈兴奋了。而我又太兴奋,高潮时候忘记管王芳了,只顾自己享受,她就那么躺在我身下在黑暗的余光里偷看着。

    事后,我问王芳,她说不行,当她哥哥完了走的时候她看到他的毛,黑乎乎的,还是感觉恶心。

    和老公睡的时候我把这个回馈给他,他说下次会刮了毛;讨论中,我怪他拉灯了,要先让她的眼睛适应男人。

    过了几天,我又说服王芳,最后她同意看我们,这就好,是好的开端。王强胡子、阴毛刮得干干净净的,我过去叫王芳,可她反悔了,死活不过来了,我没办法,上去和她睡,把她挑逗的流水,才硬拉着过来。

    王强有些害羞,又想拉灯,让我阻止了。王芳一直用手捂着她的下体,进来就躲在我屁股后,让她上床也不,我先上去贴王强睡下,然后拉她贴我睡下。

    王强的鸡巴硬硬的竖在被子里,我抓在手里,并拉起王芳的手,想让她也摸摸;可她使劲拒绝,把头埋在被窝里。我又拉她手摸我下阴,她没反对,轻轻地用指头撩逗着。摸着个肉棒棒,让人撩着私处,我马上就有反应,就那么在被窝里爬到王强身上,骑着套弄进去。

    王芳还是钻在被子里,我边做边往上拉被子,因为是夏天,被子是薄薄的小被,拉几下就把她从下面拉出来,老公的被子也让我拉着拥到他头上去了,干脆整个堆过去,裸着他下身做。

    王芳没了被子,还胡乱拉着,被我摸到头发,提着从后面牵出来,她估计看到了,就不动了;我能感觉到,便放慢速度,抬屁股把鸡巴放出来,让她好看清楚,然后又扶着套进去,反复了几次,就高潮了。

    怎么有人看着做爱也这样刺激,高潮来的太早了!

    王强没有射,还挺立着想要,我不管他,下来拉王芳坐起来看他鸡巴。我用手摸着、套弄着,让她也摸,她试着摸了一下,我让她抓住学我样子套,我去摸她,她下身还是干着,估计还是没感觉。

    王强一直用一堆被子捂着头防羞,我看王芳套着玩,研究着,就做坏,猛的把王强头上的被子全拉到地上去了。王芳看到她哥哥的脸,一下子羞得离开手,红着脸,却没被子捂自己,两人都尴尬极了,把我笑的砸着床直喘息。

    教化是慢慢来的,王强也在我和王芳做爱的中间跑过来看,王芳也不反对,我们做爱她也大方地看,只是不说话。说也奇怪,她对精液却不嫌弃,当王强做完,她就在我阴道里挖精液玩,挖出来抹到我肚皮上、阴毛上。

    看来王芳只对男人的阴毛反感,自从王强刮毛后,她和我做,就是王强在旁边,她也开始有反应了。

    机会就是这样成熟的,一天晚上,我和王芳玩69式,王强进来,刚好我骑在上面抱着她地屁股正舔呢,我就慢慢挪腾着把她屁股正对床边。

    王强知道我的意思,还穿着衣服呢,就掏出来慢慢贴近我,我猛舔了几下,用手把那流水的口口掰的开开的,他一下就插了进去,只见红红的莲花一样的平整阴部一下被撑开鼓了起来。只感觉王芳“吆……”的一声轻呼,停下了舔我阴部的动作。

    王强可没有停,进去了就开始运动。在我身体下的王芳想挣扎,但我骑压着她。

    看着王强粗大的阴茎进出王芳窄小的阴道,进去时候外阴唇都感觉被挤着捅进去;而出来时候,又清楚地能看到王芳阴道里面红红的皮肉被带出来,这样的动作使看惯了的阴部不停在变形扭曲。我有些失落、心疼,感觉王芳在受罪,心里不是滋味。

    看王芳不再挣扎,只是身体随王强的动作在前后动着,就爬起来翻过去抱住王芳。她眼角有眼泪,眉头皱的,更让我有些难过,觉得对不起她,我开始亲吻她,想安慰她,冰凉的舌头由于王强的推动而总是找不到,抓不住。她太体贴人了,知道我要什么,伸出来给了我,我含住,紧紧抱住她,从没感觉她的舌头这样香,这样有味道,我贪禁地吸吮着,吃咽着。

    王芳有感觉了,她配合地给我制造着更多的唾液,而且双手开始抚摩我的屁股、脊背。

    我也兴奋了,把她的手拉到我裆里,可她身体被王强干的前后动作,摸不住我,而她似乎兴奋的顾不上我了,不是很用心摸我。我心里有些嫉妒,想阻止这个事情。

    正在这时候,王芳高潮了,以前是娇声呻吟,今天像出闷气一样由轻到重,发出一声难听的叫声,不停发抖的身体告诉我她的高潮很多。

    王强一直在干王芳,高潮后还干了好久,一直到他要射才急急忙忙地过来进入我,没几下子就射了。

    我们轮流洗澡,然后睡觉,睡不着,我们俩都为这事情而高兴,探讨着,可王芳从那里听着听着就下来把自己的门关了,在嘲笑她的同时我们又双双起性,做到满足,惬意的睡去。

    为了乘热打铁,没过几天就又这样做了一次,然后在睡觉的时候把王芳叫来夹在中间睡,她也不排斥她哥哥从后面抱着她;抱了一会儿,就感觉他又插进去了,弄的王芳蜷缩着身体,像是骑着自行车在走山路一样,一颠一颠地呻吟。

    王强开始一边做一边摸她,也可以舔她的阴部了,有时候我们倆爬在那舔。

    我给王强口交的时候王芳看着,现在也开始尝试着舔一下,他们也开始亲嘴了。

    这才一个多月,有这样的成绩,太不容易了,我和王强经常感慨。

    ************

    九月份,我单位有个会,因为我们是主办方,领导挑了我和另一个女的一起去,可以做一下接待工作。于是我出差了,开完会我们安排客户们旅游,然后又和我们的领导去了几个地方捎带旅游,回来已经是半个多月后。

    晚上,我们三人睡着,因为我很久没做了,就先和老公开始,他很卖力,加上王芳在旁边挑逗,我很快就高潮。

    轮到王芳了,他们一开始,我都不相信我的眼睛,王芳大方得了得,和个正常人没有区别,主动地抱着她哥哥的屁股开始给他口交,然后亲吻着做爱。她的身体像水蛇一样,优美的盘绕着他,配合着他的出进,我爬到后面看他们的交接处,王芳水很多,还有白色泡沫状液体被带着流出,那红红的阴口像小嘴一样令人心疼,随着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紧紧吸吮王强摩擦地发红的粗大鸡巴。

    我想舔那白色的液体,王强给我让了点地方,我舔了一下,又舔一下,可她阴部起伏着,用手使劲拉着她哥哥的大腿,看得出想要他的,于是我只好离开。

    转到前面,她已经用手臂环住王强的头,拉近自己亲吻呢,当王强挣开她提起他的腿更加猛烈地干着时候,我又看到她皱着的眉头,漂亮的脸蛋显出痛苦的表情,是那样的楚楚动人。

    她没高潮王强就射了,居然射到她里面。看着我吃惊的表情,王芳告诉我她已经开始吃避孕药了,有一阵了。

    王强休息的时候,王芳一直在玩他鸡巴,或者去和他亲嘴。我坐在旁边,觉得自己想干点什么,却插不上手,不知不觉就产生多余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嫉妒从心底升起来。

    他们第二次做的时间更长,我却没有了兴致,去洗了个澡,他们没完,又把裤头洗了,他们还没完,最后实在无聊,把王芳扔在地板上的裤头都洗了,他们才结束。

    睡下后,王强很快就酣然入梦,我睡不着,脑子里老浮现王芳皱着的眉头,于是她以前的孤单身影就出现了,公公婆婆打发她的话语、她憔悴怨恨的眼神,像刀子一样让我难受。

    我悄悄起来,摸黑进了王芳的房间,掀起她的被子,钻了进去。她好像已经睡着了,感觉我来,往里挪了挪,翻身继续睡。

    我从后面抱住她光光的滑滑的躯体,感觉那么单薄,爱怜使我不由地轻轻抚摩起来,那乳房圆圆的,挺挺的,乳头翘翘地,让人爱不释手。我有感觉了,痒痒的感觉从下面传上来,我摸了一下自己,已经潮湿了;我有欲望摸她,便伸手到她屁股上。那屁股瘦小而不失弹性,股沟潮潮的,阴部却是干燥的。

    我有些失望,可不甘心,也许她睡着了,不知道我摸着她,我开始寻找她的阴蒂,那是她最喜欢让我摸的红豆豆。

    找到了,我开始一如既往地揉了起来,但还没动作几下,王芳突然把手伸进来,一下拉住我手取了出来,嘴里嘟嘟囔囔地含含糊糊地说了句:“嫂子,睡觉吧,别弄了,瞌睡死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自己感觉脸在逐渐发烧,刚起来的热热的欲望就这样熄灭了。

    我没再动,躺在她旁边,想着刚才她的话,这会兒可能早进入梦乡了。

    这怎么可能呢?她以前没这样瞌睡过啊,是不是让老公干得太厉害,累得不成呢?

    想到老公刚才干她那么久,有些释然。想到这,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他们干的样子,我又好像回到前面时刻,再次坐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嫉妒再次产生,恨起王强来。

    第二天,上班后坐在办公室里,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直到有人喊了,开始工作就不会脑袋进水了,我这样念叨着,手里忙碌起来。

    晚上做饭,吃饭,都没什么不同,但睡觉的时候,王芳主动过来,明显地给我个屁股,只有当王强要插进的时候才转过来面对我,也不主动摸我,摸也是明显地应付差事。我又开始嫉妒,恨起王强,看着他们越做越起劲的样子,赌气过去王芳的床上埋头就睡。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的嫉妒并不是王芳抢了我老公,而是我老公抢了王芳,一惊使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又一夜未眠。

    ************

    自从感觉自己不对劲以来,我就在不停地安慰自己,找各种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和王芳习惯了,王芳正常了我反而不适应了,王强也许正对他妹妹地身体痴迷呢,等等的理由被我想了个遍。

    可就是从明白自己不对劲开始,和王强做爱再没了感觉,他需要用很多唾沫才能润滑着做;而且唾沫这东西,平常做爱,开始用点那么灵,可这会儿它总是干得那么快,有时候干了王强还不知道,还在用力顶,弄得我疼,更加反感。

    王芳跟我聊天,明白地告诉我她已经恢复了,喜欢男人了,从没这么好的感觉,一有机会就殷勤地给我倒茶送水,并说些感谢的话,但我能感觉她开始生疏我。

    每当这个时候,我看着她亭亭玉立的身体、婀娜多姿地体形、俊俏的脸庞,就一阵心痛。多想她黏着我,多想她紧紧挨着我,哪怕是坐着看电视;可她已经变了,不会主动过来,就是我故意靠近她,她也开始找理由起身。

    王芳跟我谈,她知道和她哥哥毕竟是乱伦,但她想多熟悉适应和男人的性,多习惯,多享受,然后就搬走,去找自己的爱人,过正常人的生活。

    王强跟我谈,他想让妹妹巩固,让她知道女人是离不开男人的,没有男人给予的性,是不完整的,才能彻底转变她。他们说的都有道理。

    我不敢说我的变化,只好自己痛苦地看着老公的肮脏,小姑子的风骚,气小姑、恨老公,还说不出口,装着笑憋的脸连自己都感觉在扭曲。

    一个月了,我忍了一个月,王芳终于要搬出去了。王强替她找的房子,离这里不远。我们走着、提着、抱着,用自行车推着她的东西,把她送到新的住处。

    我这样心急,是想给自己留出空间,因为我已经在心里发了几百遍的誓,我要和老公一起,自己改变自己,恢复正常。

    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已经看不惯王强了,觉得他毛病怎么那么多,性需要怎么那么强,但我得忍着,因为我发誓了。

    还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吵仗了,我实在忍不住。他往王芳那里跑,应该说发泄完了,还没完没了地要我,那事情就那么好吗,非要干;再说了,老吸烟,嘴里臭哄哄地,还凑过来要干嘛。我不想干,就格外觉得那个东西丑陋,上帝怎么会创造出来这么个东西啊?

    吵架归吵架,日子还得过,到冬天的时候,王芳好像也不让他搞了,他就使劲想要我,我实在难以忍受,就去找王芳。

    王芳说,她也舍不得,那感觉很好,但她要控制,这是乱伦,她担心她依恋他,就等于从一个火坑里出来又跳进另一个;而且她实话告诉我她已经有了个男朋友,并发生了性爱。

    我听得心里发酸,问她想不想我,有没有和我做的欲望;她说不但没有,而且觉得自己以前很龌龊,怎么会是那个样子,叫我不要提。

    我失落得什么似的,连想哀求她和她哥哥放过我的话都忘记说了,就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冷风吹得我踉跄着,一股自恋袭上心头,从没感觉自己这么可怜过。

    ************

    就这样勉强地过活了两个多月,我知道自己完了、爱情完了、婚姻完了;还没等到过元旦,我就提出离婚。王强似乎也受不了我,赌气同意。于是,我们办了离婚手续。

    该我搬家了,是我单位的同事帮我找的房子,离我曾经的家很远。

    搬的那天,王芳哭得泪人似的,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拥抱,那是多么不容易啊,我曾做过多少这样的梦,它却突然到来;早知道能这么早,我就早些离婚啊。可就在那瞬间,王芳动情地抱住我,我还是吓得不敢动,怕她看出我是同性恋。

    我小心翼翼地搂着她,她哭得抖动着肩膀,我没有泪,享受在享福中。

    幸福是短暂的,我再也不能这样抱她,没有机会了。分开的时候我的眼泪下来,收都收不住。

    我单身过着,变得沉默寡言,经常幻想着王芳俏丽的身影手淫到半夜。后来我买了一台电脑,没事上网找同性聊天;再后来,我找到一个小姑娘,是同性恋者,虽然没有王芳那样让人刻骨铭心,但我已经很知足了。但后来她消失了,毕业回老家了。

    于是我努力地爬在网路上,饥不择食地找,找到了坏蛋,一个女的当托,两个男的下手,抢了我手机和钱。这都不重要,可被他们强奸了近两小时,阴道都撕裂了。

    好在,两年后我又找到一个相好,偷偷摸摸地好了一年多,之后的日子我基本都孤独的生活。

    直到一对夫妻出现,女的是双性恋,男的开放,不干涉她的事情,于是我就成了他们的朋友。他们就像我当初那样,医治了我,并且无私地把她的情人介绍给我,就是我现在的老公。

    我要感谢他们,所以我不停地提醒爱我的老公,无论什么时候,他老婆需要你,你就去,还要卖力。我也一样,只要是节假日,我都给她的丈夫发个祝福,希望他有需要的时候叫我过去。

    他们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很恩爱,我们也很恩爱,所以我只是希望,他们并没有叫过我们,我只是做好准备而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