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12集】 第五章 天下太平

作品:《仙童下地狱

    一朗子说道:“不,这次我一定要亲自去。不亲眼看他死,不亲手杀死他,我的心就不踏实。虽然他是我叔叔,但是他对我不仁,我也对他不义。为了大局,他必须死。不然的话,就算咱们最后胜了,朝廷也会元气大伤。”

    公主见此如此坚决,如此义无反顾,也点头道:“咱们一起去,胜算更大。”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就这么办。”

    紧紧握住公主的手,热流在二人身体间传递,都对杀敌之事充满信心。

    一朗子随即召来太后和朝廷的几位重臣,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太后听了脸色一变,几位重臣也都跪下劝止。

    一朗子当即表示:“朕走之后,你们要和太后处理好国事,保持京城稳定。我会尽快回来。要是我有什么意外,以后的事就听太后的,她会找到更好的继承人。”

    几位大臣以头磕地,悲呼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

    一朗子说道:“朕想了很久,这种事只有朕亲自出手最好。这么做代价最小,效果最大。永王做梦也想不到朕会亲自上阵,朕会杀他个措手不及。朕要亲手扭转败局,让他迅速灭亡,破了他想当第二个成祖的美梦。好了,你们起来吧。”

    几位大臣站起来,都问臣等能做些什么。

    一朗子说道:“你们只要协助太后处理好国事、守好京城就是最大的功劳。记住,我离京之事不可泄漏出去。对外只宣称我生病了,国事由太后代理。”

    大臣走了之后,太后扑到皇上怀里,充满了柔情和担忧,说道:“你别去,我好害怕,怕你回不来,我又要当寡妇。”

    一朗子一笑,拍拍她的屁股,说道:“我的武艺妳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打不了胜仗,保命回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太后听了,芳心稍安,但还是抱着他不放。

    一朗子笑道:“杨姐姐,妳是不是发骚了?想操了?”

    太后大羞,离开他的怀抱,由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个坏小子,又来损我了。我哪有那么骚啊!”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来,杨姐姐,在我走之前,让我插妳几下吧,我很想操妳。”

    太后看看天色,说道:“现在还没天黑呢,等天黑再说吧。”

    说罢,含羞着逃跑了。

    一朗子见了大笑,心想:怕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干那件事了,也不是大姑娘了,没必要这样吧?不过这样更有吸引力啊!

    定好计策之后,一朗子特地从东厂、锦衣卫、侍卫中挑出十五名高手,都是以一挡百的人物。此次刺杀,务必做到一剑穿心,让永王死无葬身之地。

    为了不暴露身分,一行人都掩藏身分。一朗子和公主都乔装改扮成富家子弟。

    公主又变成漂亮的公子哥,还特地背了一张大弓,但箭壶里只有三枝箭,让一朗子有点奇怪,也不知道她的箭法如何,射得准不准。

    在离开京城之前,一朗子还去看了叶氏姐妹。意外的是,她们竟不在,仆人说她们离开已经有些日子了。

    一朗子心里疑惑:她们走为什么不跟自己说一声,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只是眼前大局为重,也顾不上她们了,先把永王解决了再说。

    告别太后,一行人便上路了。一路上日夜兼程,没怎么睡觉,直奔宜宾。数日后,他们找到了吴老头。吴老头见皇上和公主亲自到了,吓了一跳,便要跪下。一朗子让他别声张,绝不能泄漏自己的行踪,要是让永王知道,就坏了大事。

    一朗子安慰了吴老头,让他像往日一样以坚守城池为主,拖住永王;一边又让他找出最好的探马,会合了自己领来的高手,由公主带队,侦察永王的行踪。

    吴老头连连点头,说道:“皇上,你亲自来太危险了,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可是罪该万死了。”

    一朗子说道:“朕不是温室中的花草,没那么短命。朕这次来,就是要亲手解决永王。”

    吴老头见周围没人,便跪下请罪。一朗子将他扶起,说道:“败局不能全怪你,也有其他原因。这次咱们一起将永王这伙叛贼消灭。只是有件事朕不太懂,为什么朱厚照当政时他不造反,而朕当政后,他就反了?”

    吴老头说道:“皇上,听说在你登基后,永王身边来了一个能人,说是会看相。他说永王有帝王之相,只要伺机起兵,不出一年必可像成祖一样得到皇位,成为九五之尊,所以永王这才决定造反。”

    一朗子冷冷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我倒要看看这位高人是什么人物,让我抓住他,必不轻饶!”

    一连几日,一朗子都住在吴老头那里。

    公主带人侦察敌情,早出晚归。为了迷惑敌人,当敌人来叫阵时,吴老头也派出一小股部队,跟敌人打上I场。不管胜败,打一阵就收兵,惹得永王的人大笑,笑他们太瞻小,太窝囊。

    这天夜里,皇上跟公主睡在一起。公主的卧室在隔壁,可是晚上她钻到皇上的被窝,向他报告侦察的结果。在报告之前,I朗一-少不了要跟公主亲热一下,面对这么漂亮的女子,谁能忍得住?

    于是,两人裸体相见。公主躺在床上、张开玉腿,羞得阖上美目。一朗子趴上去,双手握奶子,将舌头塞进她嘴里,公主美美地吸着,一脸的桃红。大棒子则借着春水的润滑,插入迷人的小穴,撑得小穴鼓鼓的。随着屁股的耸动,小穴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爽得公主抬高玉腿,缠住他的嘴,连摇带顚地迎合着,鼻子发出销魂的哼哼声。

    一朗子更是兴发如火,这小娘们太诱人了,每次插进去,都叫人不想抽出来。那小穴又紧凑又多水,泡得肉棒都要软7,迷死人了,遇到这样的美女谁不会发疯呢?

    公主感觉呼吸困难时,才推开他的嘴,娇笑道:“你这个色狼皇帝,总是干不够。从咱们俩第一次干到现在为止,你有几天不干我的?怎么瘾头那么大,跟头牲口似的。”

    一朗子听了大乐,说道:“好啊,小娘们,敢骂我是我牲口,让妳尝尝我的厉害。”

    大棒子猛插猛抽,干得公主春水不断,欢声不绝,小穴猛夹,恨不得把他的玩意夹断。

    当一朗子坐在床边,公主面对面骑上去,将肉棒子收入穴里。公主勾着他的脖子,一朗子一手搂腰,一手捏着她白馒头一般的奶子,不时还吸吸她的舌头’同时二人I起动着身子,让彼此的宝贝磨擦得更频繁。

    当一朗子把公主干出了两次高潮之后,才问她侦察结果。

    公主被干得身子软如棉花,头搁在他的肩上,美目已经阖着,而下边的小穴仍含着肉棒子。一朗子双手抱紧她的腰,生怕她掉下去。

    公主休息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看后天下手最好。经过观察,发现他在打仗之余很喜欢上山打猎。每次打猎,他不会多带人,也就是千余兵、几十个保镖和高手而已。”

    一朗子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我的心肝,那千余兵还少吗?”

    公主抬起头,睁开美目,向他一笑,说道:“那千余兵每次都要搜一下山,主要是山道,捜完之后,只在山下守着,入山之后,他身边就只有那几十人,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一朗子眼睛一亮,说道:“确实是好机会啊,妳接着说下去。”

    二人亲热之余,还不忘记筹划大事,确实不是常人能比。

    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安排,后天天不亮,一朗子和公主领着十几个名高手悄然出城,向城外的打犬山而去。

    他们将刺杀永王的地方选在这里,在永王的搜查人马未到时,他们就先到了,潜伏在深山里,等永王的士兵下山,他们又埋伏在永王上山的必经之路上。

    他们埋伏在路边的草丛里,焦急而紧张地等待着。

    这一次的行动将影响着大明江山的走向。如果侥幸成功,一绝后患,一朗子的皇位将稳固;不然的话,今后将后患无穷,有没有把握能在短期内消灭永王都还是个问题。

    当永王那几十人出现在视线里时,一朗子的心彷佛要停止了,说不清是激动还是胆怯。

    一朗子从来没有见过永王,但是他一眼看出来哪个是了。这伙人中有一个骑大白马,披着黄斗篷,头戴王冠的男人就是永王。约有六十多岁,跟一朗子有三分相似,只是脸上带着冷气,下巴上一绺山羊胡子。那几十名高手也骑着马,簇拥在他的周围,使人难以下手。

    公主在一朗子耳边说了几句,便悄然离队,爬上一棵大树,张弓搭箭,对着永王的咽喉射过去!

    那枝箭带着强劲的力量猛冲而去,当永王看到箭来时,已经来不及了,大叫道:“本王命休矣!”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身边跳起一个人,一抡长剑,将箭拨偏,那箭便深陷在一棵大树里。

    一朗子暗叫可惜,一看那个坏事的人,不禁目瞪口呆,心想: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也来人间了呢?难怪我之前的事永王都知道,原来是他通风报信。

    永王惊魂稍定,马上叫道:“大胆反贼,竟敢袭击本王,还不滚出来!更待何时呢?”

    他身边那几十人立刻将永王围得更密,充满戒备。

    公主一见射箭的机会没了,在树上一挥手,喊叫道:“弟兄们,给我冲啊!杀死永王,赏金万两,官居一品。皇上一言九鼎,绝对算数!”

    说完,她跳下树,拔出长剑,第一个冲上去。

    一朗子手下那十几人也都红了眼,像下山猛虎一般,呼喊着杀向永王。

    永王身边的人立刻涌出十多个挡住他们。

    公主遇到的是正是刚才坏事的家伙。那家伙一看长相就叫人讨厌,身材矮小,尖嘴猴腮,相貌很是丑陋,剑法却不一般。

    公主恨透了他,下手再不容情,一出手便狠招杀招,使对方险象环生。

    对方也是大惊,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这般高手,而且是这么年轻、这么俊俏,当下奋力搏杀,要将这劲敌除去。

    公主急于摆脱他,好刺杀永王,可这家伙像块黏糕,缠着人不放,只好静下心来对付,把希望寄托在一朗子身上。

    再说一朗子,从暗处观看公主他们跟永王手下混战成一团,而永王则惊魂稍定,再无打猎之心,毕竟保命要紧。他调转马头,在其余人的保护下,欲逃跑下山。

    一朗子知道,要是永王下山了,自己再无机会。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后果,也不再计较什么胜算不胜算,抽出剑,使出腾云驾雾之法,像一道闪电般朝永王刺去。这不是轻功,而是法术。

    当永王看到人时,已到近前,忙叫道:“快点保护本王,又一个杀手来了!”

    反应快的手下迅速挡住,组成一面人墙。

    一朗子在空中动作不停,长剑连挥,积攒了长期的杀气骤然而出,惨叫声中,数人倒下。他速度稍缓又加快,冲破人墙,再向永王攻过去。

    永王大呼:“道长,快点救命啊!”

    拔出腰刀,跟一朗子斗了起来。

    永王是行伍出身,武艺不错,一招一式,准确有力,有点本事。

    一朗子一连三招都没刺到永王。这时候,那个缠住公主的丑八怪响应一声:“王爷,贫道来也。”

    声到人到,也如闪电一般,不比一朗子逊色。

    剑光一闪,刺向一朗子。一朗子回身架住,四目相对,都是心一颤。

    丑八怪嘿嘿冷笑道:“二师弟,咱们又见面了。”

    一朗子瞪着他,说道:“一焰子,你怎么也下凡了?你怎么下来的?一定是偷跑的。”

    原来这人是一朗子天上无为观的大师兄,他的宿敌,一焰子。

    一焰子脸上的肌肉直抖,说道:“你这小子眞行,不但得到嫦娥仙子的青睐,还帮着你下凡,甚至还当了皇帝,眞叫人生气,哼,你就是我的死对头,你跑到哪里,我都会追着你,让你活不下去!”

    一朗子挥剑连刺,杀气腾腾,说道:二焰子,今天的事你别管,咱们的恩怨以后再说。只要你现在离开,什么事都好商量。”

    一焰子嘿嘿笑不停,一边攻击着一朗子,一边说道:“永王待我不薄,答应成功后封我为国师,想要我离开,除非你……”

    一朗子说道:“我也可以封你为国师。”

    一焰子的剑如毒蛇吐芯,嘴上说:“不,你要把皇位让给我。”

    一朗子听了大笑,说道:“大师兄,你不是朱家子孙,我就算不当,也轮不到你呀!天下人都不会答应的。”

    一焰子哼道:“只要你退位,我自有办法让他们答应。”

    正要逃跑的永王听到二人的对话,知道这小子就是新皇帝,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说道:“皇帝侄儿,你就是新君吗?果然一表人才。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挺喜欢你的。瞧你的身手和当皇帝后的作为,比你那个哥哥强百倍。皇侄啊,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如别打了,你把皇位传给我就好。”

    一朗子一边跟一焰子缠斗,一边说道:“我说叔叔,既然咱们是自己人,那谁当皇帝也是一样,你当你的王爷有什么不好?绖儿我从来没有打击过你、限制过你,你在云南当你的土皇帝也挺舒服的,干嘛要造反?干嘛我哥哥当政时你不反,却要反我呢?”

    没等永王答话,一焰子先狂笑起来,说道:“师弟啊,实话对你说吧,王爷本来不反,是我鼓动他的。我给他算过命,说他能当皇帝,他就反了,要成为第二位明成祖。”

    一朗子恨恨地说:“原来是你这家伙挑拨的,你可害苦了他,他想成为第二个明成祖,可惜我不是第二个朱允炫。我是在刀尖上长大的,最不怕动武和杀人。

    “你想想,朱允炫当年敢像我这样亲自拿剑杀反贼吗?哈哈,来吧,杀吧—剑法一变,改为无影剑法。

    经过双方交手,一朗子发现一焰子跟自己一样,也失去无为功,只剩下腾云驾雾之法和空架子剑术,这样二人又是旗鼓相当。

    永王见一朗子如此神勇,虽被一焰子缠住,仍然占上风。而公主指挥着手下,已经放倒许多人,正向自己扑来。永王害怕了,领着手下人逃跑。

    公主领着手下人紧追不放。自己只能徒步追击,对方却都骑着马,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远,公主情急之下,举起弓,搭上箭,朝永王的后心射去。这次没有一焰子的捣乱,那枝箭顺利地射过去。

    永王唉呀一声,向前一扑,箭从背上擦过。

    公主只剩下一枝箭,抓起来要射时,永王已经跑出射程范围了。公主芳心一沉,心想:要是永王跑了,眞的再无刺杀的机会了。

    公主急怒之下,砍倒一个跑得慢的敌人,骑上他的马追了上去,拉近双方距离。

    永王的心情越来越好,因为离下山的山路不远了,只要进了自己那千余人的卫兵圏子,就再无危险。

    永王跑得急,公主追得更急。当永王到了山口前最后一个拐弯时,心中大喜,觉得自己已成功逃生。却不想,路边的树上跳下十几个人拦住去路。马一惊,人立而起,公主再度张弓,用尽力量,射出最后一箭。

    这一箭永王没躲过,深深地射入后心,惨叫一声落马。马前的十几个人见状,一起冲了上去,直杀得永王的保镖落花流水。

    公主到近前一瞧,保镖大部分是女的,个个如花似玉,一个比一个美。为首的人却是自己的师父贝蓉,其他人是贺星琪、柳妍、叶氏姐妹,剩下的就不认识了。

    这些美女如同虎入羊群,眨眼间,那些高手已经全成死人,剩下一个永王躺在地上直哀号,嘴里吐着血,估计也活不长了。

    公主走到跟前与师父等人见礼,又来到永王跟前,对着他的脑袋就要砍下去,永王一摆手,道:“我是妳爷爷的兄弟,妳爹叫我叔叔,妳不能杀我,妳这么做,会受天惩罚的丨.”公主呸了一声,说道:“你少跟我谈亲情。你如果顾虑到亲情的话,为什么要造反?皇上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一句话说得永王低下头,咳嗽起来。

    这时候,一朗子也冲到跟前,举起剑,永王狂笑,说:“好啊,你杀啊!你不怕背上杀叔的罪名,你只管来吧!”

    一朗子缓缓放下剑,朝那些美女走去,他毕竟下不了手。

    贝蓉见小情人这般为难,觉得机会到了,向贺星琪使了个眼色。

    贺星琪会意,先瞪了花心郎一眼,然后一个箭步扑上去,一剑砍下永王的脑袋。

    一朗子没有回头看,一颗心却已经放下了。他看向那些美女,除了公主认识的,还有她不认识的,有陆小姗、凤竹、贺星玖、怜香、血痕,就连有过一面之缘的余慧燕也在其中。

    面对这些争奇斗艳的美女们,一朗子脑袋胀大了。

    人们常说,二女之间难为夫,一朗子面对这么多与他有瓜葛的美女,怎么能不头大?他都不知道该先向谁说话。

    这些美女中,他最看重的除了公主之外,就是贺星琪母女和柳妍。因此,他先走近贝蓉,说道:“贝姐,妳和星琪和好了?妳们怎么会来这里?这么多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贝蓉待他走近,看了看其他人,小声说:“我们和好可不容易,我向她说了不少话,保证不抛弃她爹,还发生了一件意外,她才肯答应不计较咱们的事。”

    一朗子长出一口气,心想:那这就好’以后可以母女同吃^望着这美艳、端庄、内涵丰富的大美女,他心里一阵骄傲。一朗子又凑近贺星琪,望着她撩人的身材和如画的俏脸,说道:“星琪,妳不生气了,我眞高兴。咱们以后是就是自家人了。对了,贝姐说发生了意外,到底是什么意外?”

    星琪面泛绯红,羞不可抑,狠瞪了他一眼,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恶狠狠地说:“你坏了我的身子,还害得我怀上了小王八蛋。”

    这话听在一朗子耳里,狂喜至极,要不是大家都看着,他就要将她抱起来了。颤声说:“眞的?太好了。”

    拉着她的手不放。

    贺星琪见众女看过来,有点不好意思,挣开他的手,说道:“快招呼你其他女人吧,这件私事不许声张啊,我还没有成亲呢。”

    说着,低下了头。

    他看到贺星玖站在贺星琪身边,回想那晚的事,心跳加快,说道:“星玖姐,妳怎么也跟过来了?贺星玖脸上带着洒脱的笑,说道:“嫂子和侄女都过来了,说是为了你。我怕你死了就没人陪我喝酒。现在好了,你没事了,找时间咱们再喝一顿吧?”

    说着,动人的美目向他挤了挤,吓得一朗子赶紧逃跑。

    一朗子带着愉快的笑容来到柳妍跟前,说道:“柳姐姐,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赵大哥呢?”

    柳妍脸带微笑,是那么亲切和平静,像一位爱他的姐姐。她说道:“是叶氏姐妹通知我们的,说你遇到麻烦了。我们这些女人在用兵上不是高手,但是刺杀还是行的,就一起过来了。你赵大哥在青龙寨呢!”

    一朗子看了叶氏姐妹一眼,心怀感激。当他收回目光,望着柳妍身边的怜香和血痕时,心里一暖,说道:“好久不见妳们了,很想妳们。”

    血痕淡淡一笑,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直视着他,充满了感情。而怜香则瞪着他,一把抓住他的耳朵一扭,说道:“你小子眞他娘的不是人,说过要娶我,现在连个动静都没有。我可跟你说,你坏了我的名头,害得我嫁不了,必须给我负责任!不然的话,我叫这些女人一块儿甩了你,让你一辈子活在眼泪里。”

    一朗子很难堪,忙推开她的手,看看众女,都投来取笑的目光,使他脸一热,说道:“怜香,我娶妳还不成吗?这些没娶的,我都一起娶了。”

    怜香叹息道:“早知道你这么多女人,我宁可嫁个平头百姓。”

    一朗子表示道:“我以后多疼妳们三个就是了。”

    笑了笑,来到陆小珊和凤竹跟前,说道:“小珊,妳怎么迟迟不进京?难道妳不知道我很想妳吗?”

    望着她长睫毛的美目,心里暖暖的。

    陆小珊一脸的羞愧,说道:“对不起,相公,我没脸见你。我把那个传音珠弄丢了。”

    一朗子想到跟天上失去联系,内心叹息,但表面还是说:“没关系,那个不重要了。”

    凤竹补充道:“姑爷,妳不知道,小姐为了这事哭了多次,就怕你骂她。”

    一朗子看着这拥有小巧身材,嫩得像根葱的小丫环,色心大动,说道:“现在没事了,以后咱们就住京城。等会有时间,咱们三个好好乐I乐,姑爷给妳开苞。”

    凤竹心里又甜又羞,还是嗯了一声,连脖子都红了。

    一朗子最后来到叶氏姐妹跟前,余慧燕站在她们身后,不时抬眼偷看一朗子,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朗子拉着二女的手,说道:“静静姐、蒙蒙姐,这次的事有劳妳们了。”

    二女都是一身黑身劲装,特别有型。成熟美女的身材,俏脸上带着少妇的诱人风情,比破身之前更为动人,充满了少妇的水灵。

    叶静静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眼中好多情。叶蒙蒙说道:“你是我们的相公,我们为你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的女人们都聚在一起,是不是让你很为难?一朗子笑笑,说道:“没有、没有,挺好的,妳只是做了我以后想做的事,要不是这阵子事这么多,我早安排了。”

    一朗子看着余慧燕,说道:“蒙蒙姐,余侠女并不是我的女人,她怎么也来了?”

    叶看_+特色就来-ww))om蒙蒙温柔的笑着,说道:“我和妹妹离开京城之前,在街上碰到她,就邀请她住到我们那里。听说我们要去杀永王,她很热心,也跟着来了。她可参与了不少事,在这里埋伏就是她的主意。”

    一朗子望着一身绿色的劲装的余慧燕,充满了谢意,说道:“余侠女,以前有得罪之处,不要计较。”

    余慧燕露出了少有的温柔劲儿,说道:“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以后,我就跟着两位叶姐姐了。”

    一朗子听不明白,说道:“什么意思?”

    余慧燕脸上一红,说:“我那次打赌输了,我遵守规定,服侍她们。”

    叶蒙蒙一笑,说道:“余妹妹,那可不敢当。我们家不缺佣人,不过我们相公缺小娘子,妳有没有兴趣?”

    余慧燕白了一朗子一眼,说道:“我可是一代侠女,那么做多没面子啊?再说7,我可是有未婚夫的。”

    叶蒙蒙笑道:“婚约不是没了吗?一朗子心一动,说道:“婚约为什么没了呢?”

    余慧燕脸上一暗,说道:“还不是都因为你。因为那天晚上你抓了我,还让我在那条船上跟你们过了一夜。不知道哪个缺德鬼四处声张,我未婚夫很吃醋,就退婚了,所以婚约取消了。”

    说着,眼圈都红了。

    一朗子安慰道:“没关系的,余侠女,我们会帮妳,一定帮妳找到一个好男人。”

    心里却想:这么水灵的娘子,不干她一定是心理有病。

    叶静静朝余慧燕使了个眼色,余慧燕便凑上来,扑进一朗子的怀里,搂住他的脖子,嘴里突然大叫:“非礼啊,非礼!”

    在一朗子胡涂时,余美女的红唇已经堵上他的嘴。

    这下好了,像捅了马蜂窝似的,除了叶氏姐妹和公主之外,那些美女都吃醋了,都以最快的速度冲来,打的打、掐的掐、踢的踢、踹的踹,使一朗子吃尽苦头。以他的反应本可躲过袭击的,可是这余美女成心使坏,搂着他不放,还把一朗子的舌头吸进嘴里。

    一朗子也不客气,一只手伸到她的屁股上,好一顿的揩油,连臀沟里的秘处也一阵揉搓,弄得余美女身体乱扭,下边淌出春水。

    当众女“拆散”二人后,余慧燕一脸春情地望着他,像是期待他下一步的动作似的。一朗子挤了挤眼,露出坏笑,意思是说:不会放过妳的,敢冤枉我?

    余慧燕小嘴一翘,哼了一声,心想:谁怕谁啊?只管放马过来。姑奶奶这阵子跟叶姐姐学了不少功夫,敢欺侮我,非把你夹断不可。

    寒暄已毕,公主下令手下人将永王人头拿好,|行人返回宜宾城,跟吴将军会合后,柳妍建议趁热打铁,就势解决永王的手下。

    公主也点头道:“对,叫一帮嗓门好的去嚷嚷,让敌人都知道永王死了。”

    一朗子说道:“带上永王的人头,让他们看到造反者的下场。”

    吴老头也是豪气大发,说道:“好。我带上大部分人马在后,随后杀出去,将他们一网打尽。”

    按照计划,一朗子亲自上阵。

    当敌军得知永王死了,一片大乱。吴老头领兵杀过去,如同秋风扫落叶,二十几万大军瞬间烟消云散,只有永王的两个儿子领着少许人马逃出去了。

    吴老头下令追杀,绝不可放过,估计他们再也没什么希望了。

    朝廷大胜,一朗子下令,将喜讯通告天下,并将永王的人头带到京城示众,让天下都知道造反的后果,也让天下人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和平的日子再度来临,大家都可以放心生活。

    这下,一朗子的地位稳固了。他除了操心国家大事之外,也有心情安排自己的生活了。那些侠女跟他想象的一样,说啥都不肯进宫,都住进了叶氏姐妹的大宅,俨然成为一朗子的另一个后宫。

    宫里的那几千名美女自然不会受到冷落,皇上床功了得,一晚临幸十女也是常事儿。因此,每人的小穴都没有闲置,都被高贵的精液灌注过。受过滋润的美女们自然容光焕发,美不胜收,皇上见了好高兴。就连太后和李贵妃也是皇上肉棒的靶子,他们时常同枕共乐,有时候硬扯上公主,玩群交游戏。

    按照公主、怜香、贺星琪、余慧燕等女的要求,一朗子和她们在宫外的宅子拜堂成亲,正式成为夫妻,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容。

    由于一朗子是皇帝,必须立一个皇后,众女包括宫里的几千名美女都有竞争之心,弄得一朗子头疼,立谁都会得罪人,后来公主给了个主意,谁先生男孩,谁就是皇后。一朗子大声叫好,于是,众女都积极行动,争取播种机会。

    有一晚,一朗子走近贝蓉和贺星琪母女的房门。她们正在对话。

    贺星琪说:“娘,要是我生的不是男孩怎么办呢?”

    贝蓉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星琪,娘肚子里不也有一个吗?要是我肚里的是男孩,就送妳好了,我的女儿一定要当皇后的。”

    这使一朗子惊喜,原来丈母娘也怀上了!

    贺星琪又忧虑地说:“要是咱们俩的都是女孩子呢?”

    贝蓉露出狡狡猾的笑容,说道:“我让星玖也来帮忙了,反正她也急着要孩子。刚才娘把她灌醉,塞进被窝了,就等着色狼来。除此之外,娘还有准备呢……”

    没等这话说完,一朗子哪里还忍得住?咻地冲进去,扑向床上的美餐,让那一对母女一阵嘲笑。

    一朗子脱光了彼此的衣服,揉动大奶子,将大肉棒子插进去,发现那里已经一片水润。

    贺星玖睁开美目,哼道:“小混蛋,又来占我便宜。”

    一朗子一惊,说道:“妳没醉吗?二星玖的玉臂缠住他,说道:“能让我醉的人,只有你啊!”

    一边说话,一边挺着屁股夹棒。

    一朗子大乐,猛烈地干起来。在那对母女的注视下,他觉得特别兴奋,干得地动山摇,一个时辰后,才把贺星玖干服了,自己也射了一次。但还没等喘口气,又一个美女从门外走进来,一身黑色劲装,一头金色长发,肤色微黑,眼窝深陷,一双美目竟然是蓝的,蓝得像天空、像碧海,鼻梁略显高些,赫然是好久不见的塞外天娇乌其娜,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到中原的。

    望着!就来乌其娜高耸的胸脯,一朗子胯下的玩意再度高高昂起。

    乌其娜来到近前,大胆解衣,没等脱光衣服,贝蓉拉着女儿的手也过来了。

    这一切都使一朗子心中充满了甜蜜的忧愁,心想:干吧!干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之后,一朗子便投入到久久的鏖战之中。这一夜如此,这一生也是如此!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