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12集】 第二章 公主英风

作品:《仙童下地狱

    晚上,一朗子学批奏章,批过的交给内阁审核,再由众大臣过目,没问题了,方可下发。大家一起使劲负责,这样错误就少了。才一个月时间,全国各地便稳定下来。

    这一个月里,一朗子可是辛苦得很,操心这事,操心那事的,人都瘦了一圈,自此更体会到当个好皇帝可不易。

    每天的安慰就是听到传来的好消息,再就是晚上床笫的乐事。目前,一朗子除了太后和李贵妃之外,还把服侍他洗澡的四名宫女都干了。当皇帝就是好,干完之后,人家还得说谢主龙恩,难怪历朝历代有那么多的男人想当皇帝。

    在一朗子登基的一个月里,也发生了一件让他皱眉的事,就是他哥哥的余党发动叛乱,在全国多处闹事,想夺回他哥哥的皇位。

    但是没有用,皇上的威望越来越高,影响越来越大,谁也动摇不了。造反之事很快被鎭压。对于这些人,一朗子没有心慈手软,全部杀掉,但不诛连九族,因此那些人的家属得以生存。

    对于这点,许多大臣都觉得他太仁慈,担心有后患。

    一朗子说:“朕以仁爱治天下。我相信,爱总比恨长久,天下人会理解的。如果那些家属要恨的话,那就冲着朕一个人来好了,朕不怕。朕宁可被那些人恨、被那些人杀,也不愿杀害他们。”

    这些话传出去之后,那些家属全都消停了。即使有几个偷偷来刺杀,也都被一朗子放了,并对他们晓之以理。总之,一朗子的态度是能不杀人就不杀人。

    这一天,胡人使臣来见,催促公主出嫁的事。

    一朗子说道:“不是跟你们说,婚事取消了吗?怎么又提起了?”

    胡人使臣一副傲慢的样子,抬起大饼脸,瞇着小眼睛说:“我们单于说了,婚事不能取消,那是你们前皇帝答应的,你们中原人不能没有信用。”

    此话一出,群臣激愤,纷纷指着无礼的胡人斥责着。

    一朗子说道:“朕是当今皇上,朕说取消就取消。”

    那使臣说:“我们不服,不能一句话就完事,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一朗子凝视着那肥胖的使臣,说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那使臣说道:“很简单,咱们比武。如果你们胜了,我们无话可说;要是你们败了,那么公主就得嫁过来,要是不下嫁,就要割地赔钱。”

    大臣们听了,都痛骂胡人可恶。

    有几个武将吹胡子瞪眼睛,都要拔剑相向了,但转头看看皇上,没敢乱动。

    在皇上跟前动武,实在不敢。

    一朗子满不在乎地说:“你想动武吗?好,朕答应你。不知道你想怎么比?”

    使臣说:“很简单,我这次带了两个高手,一个使大刀,另一个是使剑,只要能胜他们的话,那就没事;要是败了,可就得听我们的。”

    一朗子笑道:“没问题。明天咱们就比武。放心好了,你们败了,我也不会杀你们的。”

    大臣听了都有了笑容。那使臣没有出声。

    散朝之后,一朗子找几位重臣合计,但他们多是文官,不懂武术。一朗子又跟宫里的几位侍卫官谈了谈,想让他们挑出一个高手,无论是使刀还是使剑。

    回到后宫之后,公主第一个找上门。

    关好门,公主望着一朗子,说道:“皇上哥哥,咱们一定要赢,我可不想嫁给胡人。那些人简直跟禽兽一样,我宁可死,也不想当王昭君。”

    一朗子望着美丽胜花的公主,新绿的宫装,俏脸严肃,嫩得像根小葱,叫人越看越爱看。

    一朗子拉起公主的手,微笑地望着她,说道:“我的好妹子,我可舍不得把妳嫁了,我还想让妳陪我一辈子。”

    公主脸色羞红,楚楚动人,说道:“你没个正经的,当了皇帝还这么好色。你就是对我有意思也不成,咱们可是亲戚。眞要是那样,生的孩子会有问题的。”

    她一个大姑娘说起这话题,脸上发烧。

    一朗子陶醉于她的美色,忍不住说道:“咱们可以不要孩子,只要有妳相伴就行了。”

    公主看着他那带着侵略性的眼神,芳心狂跳,有点怕了,忙挣开他的手,说道:“你别这样。我说过,你配不上我,即使你不是我叔叔,我也不I定会跟你。我要从全天下选夫,要是实在选不出好的,我再考虑你吧,你觉得怎么样?”

    一朗子摇头道:“实在不怎么样,我知道除了我,妳看不上别人的。”

    公主一笑,说道:“眞是厚脸皮。”

    一朗子说道:“明天咱们肯定会营的。”

    公主问道:“那你选谁上场了?”

    一朗子说:“京城里最好的高手应该都在侍卫队中,我想在侍卫里选两个人,打败胡人应该不成问题。”

    公主沉吟道:“皇帝哥哥,我怕侍卫们不成。”

    一朗子说道:“那妳怎么看?公主想了想说:“侍卫们的功夫是不错,但胡人既然来的是高手,那就不是一般的高手。要是从江湖中选人,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自己上场。”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什么?妳要上场?我朝这么多高人,还用得着妳一个金枝玉叶出手吗?”

    公主郑重地说:“这次比武非常重要,绝不能出差错。我上场的话肯定可以赢,我对自己有信心。”

    一朗子说道:“可妳是个女的,又是公主,去比武不太好。”

    公主微微一笑,说道:“这有什么?我可以女扮男装,再取个假名,冒充一下侍卫,你说怎么样?”

    一朗子见她如此主动,说道:“那好吧,妳的功夫最好了。”

    公主说:“如果你不是皇上,应该咱们俩下场,咱们俩要是出手,保证必胜。”

    这话说得一朗子心里热热的,说道:“我倒是想上场,但那些大臣不会准的。当皇帝眞是麻烦,干什么都受限制,早知道我就不当了。”

    公主笑道‘^“你不当谁当啊?没人合适啊!”

    正说着话呢,太后也来了,也是为了公主的事。

    太后带着几分焦急,说道:“只能胜,不能败啊!咱们堂堂天朝是输不起的,要是输了,咱们大明还有什么脸面存在呢?”

    一朗子很自信地说:“太后,妳就放心好了,实在不行,我就亲自上场。难道妳信不过我?”

    太后亲眼见过他的神通,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次日,在兵部院里的广场,双方列出阵势。

    一朗子这方重要的官员都已经到场,一个个都憋着一口气。

    一朗子坐在黄罗伞下,望着临时搭建的擂台,心说:你们这帮鞑子,给脸不要脸,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看那帮胡人也有不少人,在京的许多胡人都来了。为首的是那个使臣,手下两个高手牛高马大,长得黑黑的,一脸的傲气,好像一定会赢的样子。

    礼部的官员上擂台上宣布比赛规则,主要是掉下台就算输,刀剑无眼,死了不第一场由带刀侍卫王大鹏对上胡人哈里木。

    王大鹏一个旱地拔葱跳到几丈高的台上,而胡人哈里木背着一把大刀,从台阶走上去。

    在场的官员们都为王大鹏上台的动作潇洒而喝采。一朗子看着白净的王天鹏,心说:你可别是中看不中用的像伙,要是你败了,就得死丨.王大鹏在侍卫中是一流高手,也是使刀的行家,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有点急躁,做事欠考虑。

    这次为了得到上台比武、让皇帝赏识的机会,王大鹏特地重贿了侍卫总管。总管觉得他的本事行,就同意了,忽略了他的严重缺点,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以为那胡人里的高手也不会厉害到哪儿去的。

    现在,二人已经动手。

    急于求成的王大鹏抽刀就砍,身形敏捷、刀速极快、杀气腾腾,确实有两下子。

    但那哈里木也不是等闲之辈,别看高大、敦实,动作一点都不笨,他灵活地闪身,握刀横削,招数简单却很有威力。

    二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大家看得过瘾,不时拍手叫好。只觉得一个是大象,一个是狮子。

    哈里木的优势是稳定,平和,而王大鹏则迅速、灵敏。王大鹏招数连绵,令人眼花,见自己的攻势威力不够,他便加快步伐,渴望一击得手。

    哈里木被逼得节节后退,似乎挡不住了,王大鹏心中大喜,于是勇往直前。当他将哈里木逼到擂台边上时,以为自己成功了,举起刀,门户大开,劈向哈里木。

    可是哈里木突然闪身,来个横削,速度奇快,刀锋划过王大鹏的肚子,王大鹏惨叫一声,借着劈的动作,跌向台下,被侍卫接住。这时,他已经绝气身亡。

    哈里木露出胜利的笑容,向台下拱拱手,胡人使臣带头鼓掌,其他胡人都欢叫起来,为自己的同胞叫好。

    哈里木在掌声和喝采声中得意下台。而一朗子这些中原人却都安静了,心里又悲又恨。

    一朗子更为恼火,看看负责选人的侍卫总管,几乎要下令砍了他。那总管见皇上看向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下,连称死罪。

    一朗子咬了咬牙,让侍卫总管起来。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应该考虑下一场怎么打。已经败了一场,下一场绝对不能败了,再败的话,他这个皇上颜面何存呢?

    再看胡人们,胜一场之后声威大振,第二个高手也在同胞的期待中大步走向擂台。

    这是个身材中等稍瘦的男子,长着一头黄发,腰上佩剑。使臣张大嘴向人们介绍说:“这是我们胡人里第一剑师,叫名阿里虎。他的母亲是汉人,是被我们俘虏的。阿里虎在我们胡人那里还没有败过,希望皇上能派个有用的上来,不要再重复第一场的结局了。”

    群臣听了,纷纷指责使臣狂妄自大,自不量力。

    一朗子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这第一阵你们无论如何是赢不了的,让你们看看我们中原人的厉害吧。”

    说话间,玉婷已经走上台,女扮男装,一身白衣,胸部紧束,看起来身形笔直匀称;再看脸,抹得黑些,可五官相貌是完美的,尤其那种高贵而自信的气质更叫人不敢小视。她手里握着把剑,使她看起来英姿飒爽。

    大臣中有认出公主的,但多数没看出来。他们只觉得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都在纳闷: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这个人呢?

    一朗子站起来,说道:“她叫吴名传,是新来的侍卫,算不上什么高手,但是打败你们胡人已经足够了。”

    玉婷抱拳,向台下人来个江湖人的礼节。众人猛劲鼓掌。接着她目光望着一朗子,四目一对,都不禁露出微笑,一朗子相信她一定行的。

    众人瞪大眼睛,专心看着这场比赛。

    一朗子对玉婷是有信心的,但也怕她在比赛中遇险,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要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好呢?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可不能让她有什么意外。他紧盯着台上,一旦有什么情况,他便使出腾云驾雾之术飞过去。

    玉婷握着剑,向阿里虎一招手。

    阿里虎也不客气了,挺剑便刺,并不迅捷。本是刺向胸口,近前时,又改刺喉咙。当玉婷去拨剑时,对方剑法又变,改刺小腹。

    一招三变,变化莫测,令人防不胜防,只第一招便看出他的高明,再看身法,眞如燕子般轻盈无声。

    玉婷小心应付着,遇招拆招,遇剑拨剑,脸上丝毫不乱。

    二人来来往往,剑花飞舞,身形飘忽,一转眼几十个回合过去了。阿里虎快时,玉婷也快;他慢时,玉婷也慢,看起来玉婷好像有点被动,可是阿里虎无论如何也攻不破她的防线。

    不一会儿,玉婷没怎么样,阿里虎头上则在冒汗,因为他知道这次遇到劲敌,不好对付,他原本必胜的信心也动摇了。

    一朗子盯着每一个细节,越看越心惊,阿里虎的剑法汇集了中原各大剑派的长处,有雄浑大气的一面,也有精微细腻的一面,还有塞外异族的凶恶昂扬的一面;有时像大河奔流,有时像涓涓细流,有时又像怒海翻腾。

    不但看得一朗子目不转睛,那些大臣也看直眼了,有的干脆站了起来,嘴张得老大,那个侍卫总管跪在地上,也忘了站起来。

    再看玉婷,也是非同一般,武功的来源也复杂,不只来源于一派。面对这样的人物,仍能应付自如,实属不易。她之所以没有进攻,实是想看看对方的实力究竟如何。透过观察,她发现对方精于招数,精于进攻,但拙于防守和内力,也由此想到了绝杀之计。

    当二人打了第一百八十招之后,阿里虎朝玉婷心脏刺来的时候,是不好躲的。

    玉婷猛地稍歪身形,也是一剑刺出,刺向对方心脏。

    众人见了都惊呼出声。这不是同归于尽吗?按照那个速度,根本闪不开,谁都闪不开。

    连一朗子都啊了一声,变了脸色,再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许多人都不忍心的阖上眼睛,一朗子心一痛,彷佛传出碎裂的声音,玉婷要是没命了,相信这辈子自己的快乐都会少了许多。

    可是大家看到了奇迹!只听扑通一声,阿里虎中剑倒地,胸口汨汩淌血,而玉婷安然无恙。手上的剑套着另一把剑,原来她出剑时利用自己的内力,将对方的剑刺穿,不但将剑带歪,解除了自己的危险,还就势刺进对方的心脏,要了他的小命。

    一朗子大声道:“好,好样的,妳果然没辜负我。”

    一高兴,连朕字都忘了。这种狂喜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玉婷收回剑,来到一朗子的身边,一朗子叫了赐座。看她额头上已经有汗,便亲自拿着手绢擦试,群臣见了,莫不羡慕。这样的勇士,是应该得到这样的荣耀,因为她为国家争光。

    那些大臣稍后便猛劲鼓掌,把巴掌都拍红了。

    一朗子望着玉婷的美态,心说:如果妳不是我的侄女,我肯定干了妳。

    再看台上,使臣派人抬下阿里虎的尸体,脸也拉长了。

    一朗子大声问道:“你还要比吗?咱们现在是平手,如果你想比第三场的话,那也可以。”

    那使臣心里没底,说道:“回皇上的话,此事重大,需要请示单于后才可定夺。”

    一朗子傲然地说:“好,一二日后你不表态,就是认输了。”

    接着对群臣说:“今日是个好日子,咱们胜利了,朕要摆宴,与众位爱卿痛飮一番。”

    一朗子带领着群臣回到皇宫,摆下宴席,大家痛快地喝着,谈着。

    刚开始还有些顾虑,可是随着酒劲上来,什么顾虑都没了,与皇帝像跟兄弟似的划拳、唱歌、开玩笑,一点距离都没有。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位亲民的天子,本朝历史从未有过这样的君王。

    从中午喝到天黑,直到月亮升起,宴席才宣告结束。

    一朗子喝得有点多了,幸好没有大醉,被两名宫女扶回寝宫。只见公主在等他,而不是李贵妃或者太后。

    一朗子脱掉龙袍,换上便装,拉着玉婷的手,说道:“好妹子,怎么来了呢?”

    此时的玉婷已经换回宫装,秀发如云,艳绝红尘,俏脸上还带着一丝喜悦。

    玉婷望着他,说道:“皇帝哥哥,你酒味好重,喝太多了吧?”

    一朗子笑道:“好妹子,今天哥哥很高兴,咱们虽然只胜了一场,但其实已经胜了,他们胡人不敢再打第三场了,因为他们没信心。”

    玉婷脸色一寒,说道:“要是打第三场的话,我还要上场,再杀一个人。”

    一朗子摇头道:“妹子,妳平时是个很温柔的姑娘,怎么会这么想杀人?玉婷说道:“因为他们污辱了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事情都过去了,妳要想开一点才是。再说了,如果要打第三场,我不会让妳上场的,我不希望妳有危险,要上场的话我上。”

    玉婷听得心里像刮起春风般的温暖,对一朗子嫣然一笑,说道:“哥哥,你对我眞好,如果你不是我叔叔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你当我的驸马。”

    一朗子听了,心里|痛,不禁将玉婷一拉,拉进怀里。

    玉婷皱眉,说道:“不要这样,咱们不能这样。”

    一朗子不依,让她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搂着她的腰,说道:“我不管,我不管,妳就是我的人,谁敢跟我抢妳,我就跟他玩命!”

    玉婷感受着男人的气息,芳心好苦,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咱们还是放弃这不可能的事,这样对你我都好。”

    说罢,挣脱一朗子的怀抱,叹息着离开了。

    次日散朝之后,没有什么大事,一朗子想到后宫里的那些美女,决定去看看。本想扮成一个太监,可是又觉得太无趣了,便穿着龙袍,领着几个太监,往美女的住处走去。

    半路上碰到田玉公主。公主穿着粉色长裙,面带笑容,胜过一切鲜花。

    公主说道:“皇帝哥哥,你兴冲冲的去哪里啊?”

    美目扫着一朗子的俊脸,觉得有点色色的味道。

    一朗子打了个哈哈,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皇宫。不然,连自己的住处都找不到。”

    公主的美目转了转,又看看一朗子众人的方向,说道:“那好啊,正好我也没有事,就随着皇上转转吧。”

    一朗子听了皱眉,心说:她会不会反感我的做法,继而以为我是一个荒唐皇帝?公主凑近他,轻声笑道:“皇帝哥哥,你打什么算盘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知道你是要去看美人的,别不好意思,我帮你挑好了。”

    一行人先到父皇的女人堆里,将她们都召了出来。

    听说新皇帝来了,她们又惊又怕,生怕有什么不幸。

    老皇上已经过世快二十多年,这些寂寞的女人已经失去了青春年华,花容月貌已经被岁月给消磨殆尽。本来就没有多少人被临幸过,二十年的孤独日子使她们的人生充满了伤痕,哪里会有好心情,更别提快乐和幸福了。

    老皇上的这些女人还眞不少,大概两千人左右。她们见过一朗子之后,一朗子带着田玉公主从人群中穿过,见她们的表情,有的苦涩、有的愁闷、有的惊恐、有的悲伤,没有多少正常人的表情。

    看过之后,一朗子将公主拉到一边,见她的眼圏都已经红了,快要哭了。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好妹子,妳看怎么样?公主强笑道:“以前我从来不到这里,想不到她们这么苦。如果听妹子我的话,就将她们放到宫外,给她们自由吧!她们在这里跟圈养的猪、狗有什么区别?你还是发发善心吧!”

    一朗子嗯了一声,目光望着她们,说道:“父皇去世多年,妳们留在这里也只是受苦,一点盼头都没有,朕看了实在不忍心。妳们还是回家吧,若要嫁人,一应花费由朝廷承担。”

    那些女人听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跪在地上谢恩,只有少数人没跪。她们向皇上说外边已经没有亲人了,连个依亲的人都没有,皇宫就是她们的家,她们无处可去。

    一朗子说道:“好吧,那就暂时留下。如果有合适的男人,我会帮妳们作主。朕实在不愿让妳们孤单地过下半辈子。”

    那些女人连称不敢。

    离开这里,公主悄声说:“你可眞够离经叛道,放她们出去就不错了,还敢让她们嫁人。按照祖制,皇帝的女人无论是不是被临幸过,先皇死后就得在冷宫里了此残生,你眞是敢做。”

    一朗子感慨道:“丈夫都没有了,还守什么?太残忍了,不如让她们过得快乐些,我心里也好受。”

    公主的美目望着他,说道:“皇帝哥哥,你的心眼眞好。”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好妹子,妳说什么叫‘临幸’啊?”

    公主的俏脸一下子红了,艳如桃花,娇似朝阳,白了他一眼,哼道:“刚夸完你,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那羞嗔的样子眞叫人心痒。

    到了朱厚照的女人那里,又是另一派光景。这里的女人年纪多很年轻,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出头。

    当一朗子看到她们的时候,犹如走进百花园里,看花了眼。环肥燕痩、风采各异’看得他心里好激动的,心想:这些美女就别放了吧,留着自己用。

    哪知道,田玉公主说话了:“我父亲现在已经不是皇上了,妳们也不是他的女人了。从现在起,你们愿意回家的,就回家吧。”

    公主露出狡猾的笑意看了他一眼,又说道:“不愿意回去的,妳们就是新皇的女人了。”

    那些女人一呆,多数都跪下谢恩。

    等一朗子见到新选进宫的美女时,简直要停止呼吸了。

    眼前这三千名美女都是朱厚照要的,刚进宫没几天,正在进行种种训练,准备取悦他。却没想到,朱厚照突然间下台了。

    公主见一朗子那副呆样,心里不爽,当众宣布:“正德皇上已经下台了,妳们原本都是他的女人,但现在换皇帝了,妳们愿意回家的,可以马上回家,皇上绝不为难妳们。”

    说罢,也不让一朗子多说话,将他拉离开那座宫殿。

    一朗子一脸苦笑,说道:“我说妹子,我还没说话,总得让我出个声吧?”

    公主一脸的不高兴,说道:“有什么好说的?你看她们一个个狐媚样,都跟妲己似的,你还是远离她们,不然的话,难当好皇帝。”

    一朗子听了哈哈笑,说道:“我可是妳叔叔,妳吃什么醋?眞是小心眼。”

    四目相对,都没了笑容。

    公主脸上一片冷漠,一朗子心里也酸楚。这就像一个伤痕,谁都不能碰它,碰了就会痛。

    一朗子没话找话说:“妹子,听说妳多才多艺,让哥哥见识一下好不好?”

    公主脸色缓和一点,说道:“你想见识什么?”

    一朗子笑道:“人们常以琴棋书画来衡量才女,妳也给哥哥展示一下风采吧。”

    公主很自信地说:“这有何难?到我宫里去。”

    到了公主那里,一朗子先跟公主下棋,没一会儿就被围死了,一朗子很羞愧。之后,公主让一朗子写几个字,一朗子就写了“行云布雨”四字。

    公主看了,点评道:“你呀,整个一个好色之徒,写字都不正经。”

    说归说,还是抓起毛笔写了这四个字。

    一朗子想到这个云雨典故的内涵,心里痒痒的,心想:她要不是我侄女,我一定干了她,这么好的姑娘不要,岂不是有病吗?

    一朗子在偷看公主时,公主也在看他,随即一人目光同时移开。

    一朗子假意观看书法,对比一人的字,虽风格不同却也高下立判。

    一朗子的字也不错,斯文、活泼,挺好看的,但只能跟一般人比;而公主的字则秀丽中透着几分英武,且笔法方面很有大家风范。相比之下,两人的字就像是书法行家跟童生相比似的,让一朗子脸上发烧。

    接下来是画画。公主抄起笔画了一条龙,画得栩栩如生,简直要从画上飞起,且那龙还是和颜悦色,没有一点凶气。

    一朗子看了点头,虽不知公主的经历,也知道肯定受过名家的指点,不禁感慨道:“妹子,妳眞是个才女,天之骄女,简直是完人,哥哥我比妳差远了。”

    公主脸上带着自豪,说道:“皇上哥哥,这回你明白我说你配不上我的原因了吧?你服不服气?”

    一朗子由衷地说:“服了,我的确差得远。以后,我再不会对妳有什么想法了,我会帮妳找一个如意郎君。”

    公主立刻说:“不、不,我不要。”

    又急又激动。

    一朗子问道:“妹子,妳怎么了?”

    靠近她,拉着她的手。

    公主瞇了瞇美目,说道:“我现在不想嫁人,等我想嫁人了再说吧。”

    一朗子望着美若仙子般的公主,心里难舍,一把将她拉入怀里,说道:“玉婷啊,是不是舍不得我?要是这样,以后妳就跟着我吧,管别人怎么说!”

    公主像是受惊的兔子跳到一边,说道:“不行、不行,我是你的侄女。咱们要是在一起,那成什么关系了?还不让天下人给骂死。这件事我不会答应,咱们不能乱来。你以后再这样说的话,我可不理你了。”

    一朗子见了心一沉,便告辞而去。回到自己的寝宫,想到跟公主成就好事的希望渺茫,也觉得不快活。

    这日上朝,有大臣禀告,说是胡人使臣已经离京。

    一朗子点头道:“这家伙看着就讨厌,走就走吧。”

    又有大臣说:“据可靠情报指出,胡人近日集结军队,有犯我边界之嫌。皇上,不可不防啊!”

    一朗子哼了一声,说道:“他要是敢来,就叫他有来无还!”

    看看旁边的太后,太后点点头,没有意见。

    二人目光相撞,心里都是又暖又喜,还有点偷情的刺激感。回想往日的好事,眞叫人恋恋不舍,回味无穷,恨不得再来一次。

    经过商议,君臣决定火速传令边关,一定要注意胡人动向,如要来犯,坚决回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再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又有东厂密奏,说永王近期与武林人士交往过密,更重要的是与云南巡抚等地方官走得很近,行径极为可疑。

    这使一朗子的心猛地一蹦,立刻想到历史上的“靖难”“靖难”的历史就是发生在本朝。

    明太祖朱元璋在传位时,传给长孙朱允玟,引起了叔叔们的不满。惠帝朱允炫在身边大臣的建议下削藩,逼反了北京的燕王朱棣。

    朝廷跟燕王打了四年,结果却叫人吃惊,燕王推倒了朝廷,夺位成功,随后掀起了血雨腥风的报复。惠帝的大臣和他们的家属有几万人被杀,最惨者当属方孝孺,被诛灭十族,破历史纪录。

    这段历史赫赫有名,朝廷的大臣们都耳熟能详,因此当他们听到东厂的汇报后,自然也都想起这段历史。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朝廷上乱成了一锅粥,一时间没有结论。

    公主像是受惊的兔子跳到一边,说道:“不行、不行,我是你的侄女。咱们要是在一起,那成什么关系了?还不让天下人给骂死。这件事我不会答应,咱们不能乱来。你以后再这样说的话,我可不理你了。”

    一朗子见了心一沉,便告辞而去。回到自己的寝宫,想到跟公主成就好事的希望渺茫,也觉得不快活。

    这日上朝,有大臣禀告,说是胡人使臣已经离京。

    一朗子点头道:“这家伙看着就讨厌,走就走吧。”

    又有大臣说:“据可靠情报指出,胡人近日集结军队,有犯我边界之嫌。皇上,不可不防啊!”

    一朗子哼了一声,说道:“他要是敢来,就叫他有来无还!”

    看看旁边的太后,太后点点头,没有意见。

    二人目光相撞,心里都是又暖又喜,还有点偷情的刺激感。回想往日的好事,眞叫人恋恋不舍,回味无穷,恨不得再来一次。

    经过商议,君臣决定火速传令边关,一定要注意胡人动向,如要来犯,坚决回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再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又有东厂密奏,说永王近期与武林人士交往过密,更重要的是与云南巡抚等地方官走得很近,行径极为可疑。

    这使一朗子的心猛地一蹦,立刻想到历史上的“靖难”“靖难”的历史就是发生在本朝。

    明太祖朱元璋在传位时,传给长孙朱允炫,引起了叔叔们的不满。惠帝朱允玟在身边大臣的建议下削藩,逼反了北京的燕王朱棣。

    朝廷跟燕王打了四年,结果却叫人吃惊,燕王推倒了朝廷,夺位成功,随后掀起了血雨腥风的报复。惠帝的大臣和他们的家属有几万人被杀,最惨者当属方孝孺,被诛灭十族,破历史纪录。

    这段历史赫赫有名,朝廷的大臣们都耳熟能详,因此当他们听到东厂的汇报后,自然也都想起这段历史。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朝廷上乱成了一锅粥,一时间没有结论。

    一朗子便令东厂严密监视,有任何情况及时上奏朝廷。

    散朝之后,一朗子心里沉甸甸的,心想:他要敢造反,我绝不会心慈手软。我可不是朱允玟那样的书呆子。我从小就是在血腥中长大的,杀人如麻,管你叔叔不叔叔的,在皇位面前,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由于心烦,也由于这段日子都闷在宫里,不曾出去,一朗子快憋疯了,决定出去转悠一下,透口气。

    于是,一朗子换了便装,正要出去,公主却来找他。一见如此,她也乐了,不等一朗子同意,也换了男装要一起跟出去。

    一朗子看着这个俊俏的假男人,说道:“我的好妹子,妳对我眞好,时刻关心着我,哥哥心里好开心啊。来,让哥哥亲个嘴。”

    公主红着脸躲开,说道:“你这个小色狼,我可不是你的后宫佳丽。”

    一朗子摆出一副抒情的姿态,说道:“亲爱的玉婷妹子,妳的风采是独一无二的,我后宫里的佳丽比不上妳的一根脚趾头。”

    公主呸了一声,说道:“你呀,少恶心我了。我问你,那些想走的女人放出去了吗?”

    一朗子回答道:“已经叫内阁拟旨了。说起来这件事还有点波折,那些大臣都是古董脑袋,不同意我的意见,说什么有违祖制,对不起先皇,祖宗会责罚。

    “他娘的,是我爹和我哥的女人,与他们有个屁关系啊!幸好太后和一些年轻的大臣支持我。有时候眞叫人为难。权力如果全集中在我的身上,容易做错事,引起不良后果;要是权力分散些,政令又难以畅通,眞是难办。”

    公主微笑着说:“改变要慢慢来。我觉得你的那些改革挺好的,把权力分散些,让每个大臣都能起到治国安邦的作用,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还能避免皇上犯错,对百姓都是好的。如果让这个作法传下去的话,那咱们家的江山眞的可以千秋万代了0”一朗子说道:“只怕子孙后代不听我的。”

    拉着公主的手往外走。

    公主被他拉着手,心里暖暖的,男人的气息叫她心跳加快,又喜又怕。当见到皇宫的人时,她赶紧抽回手,毕竟是叔叔和侄女,不能乱来。

    出了皇宫,二人长出一口气。

    回望皇宫的建筑,只觉得像一个大笼子。走在街上自由自在,感觉无比美好。

    一朗子说道:“好妹子,我有点不想当这个皇帝了,还是一个人自由。不用这个规矩、哪个规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公主笑道:“想得美啊,你不当谁当?我可以不当这个公主,你可不能不当这个皇帝。想为天下苍生做事,就得挑起重担。当初你一进京城的时候,那种为天下不怕犠牲的勇气和气魄到哪里去了?”

    一朗子唉了两声,说道:“我现在越来越明白那些皇帝们为什么总要称孤道寡了,当皇帝实是太孤单太寂寞,跟寡妇差不了多少。”

    公主听了,格格地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比喻眞是又丑又臭。”

    一朗子见她笑得灿烂,心情也好了起来。

    自从一朗子登基,京城的面貌一新。那些不得人心的政策都废掉了,朝廷鼓励百姓们经商、务农,并减轻他们的交税负担,因此人心大快,人人脸上都有笑容,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都不断称赞这位新皇帝好样的。

    二人在茶馆、饭店,大街小巷间穿行,了解许多在皇宫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出来的收获不小,最重要的是民间也有谣传一些关于永王造反的传闻。

    有人说又会出现第I一次靖难,永王正在秘密调兵,准备叛乱,这回不知道要找什么造反的借口;有人说就算是这是眞的,以当今天子的英明和睿智,也绝不是惠帝那书呆子比得了的。永王不起兵便罢,如若起兵,肯定死路一条。

    一朗子拉公主进茶馆,找了一个偏僻处,一边喝茶,一边了解情况。

    一朗子说道:“好妹子,我多次听过永王这个名字,可是我没有见过他。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妳给我仔细说说。”

    公主呷了口茶。男装打扮的她面白如玉、美目明亮、顾盼多情,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不同凡俗。

    公主看着一朗子,说道:“永王虽是咱们的近亲,但我也没见过他几回。按照祖制,新皇登基,这些地方大员应该都来祝贺,当面拜见新帝。可是由于你这次登基比较仓促,这些礼仪也都免了,以免地方出乱子,所以你没机会见到永王。”

    一朗子的目光扫着喝茶的人们,轻声说:“我倒很想见见这个人物,很想看看他是不是一个脑后有反骨的人。”

    公主说道:“我父亲当政多年,对他很忌惮,动了很多的大臣,就是没敢动他,是不敢惹他啊。”

    一朗子说道:“这个人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本事?妳父亲是怎么跟他交往的?”

    公主沉默了I会儿,沉吟着说:“他是皇爷爷的亲兄弟,听说比皇爷爷还聪明、还能干。但没办法,因为他不是长子’就没了继位的机会。当时的情况跟你很像,皇爷爷当政时,让他鎭守边界。这么多年来,倒是多次打退了外敌的入侵。许多大臣都说,他有成祖皇帝的才能。”

    一朗子哼道:“他既然有成祖的才能,干嘛不早点动手,而是现在动手呢?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公主说道:“他有没有反心还不知道,不过你说得对,他要是想造反,应该在我父亲当政期间造反,他很有可能会成功,毕竟我父亲毕竟不是一个明君,在民间的威望也不行。

    “可你就不同了,比我父亲聪明得多,理智得多、稳当得多。他要是造反,可能连一半的成功都没有。所以我认为,他不会造反。”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我的好妹子,妳可眞会夸我,我受不了的。”

    拉着她的手,在嘴边亲了一口。

    公主白了他一眼,收回手,娇嗔道:“色狼皇帝,烦死人了。”

    心里却一点也不反感,她对自己的不反感有点担心。

    一朗子跟她调情,心情好极了,说道:“妹子,妳继续介绍永王,我不再插嘴了。”

    公主笑了,说道:“你早就不该插嘴。永王在云南好几十年,虽说是鎭守边界,但按照祖制,他不能拥有个人军队,只是皇爷爷的父亲比较宠爱他,让他自养亲兵三千人。每当有外敌入侵时,地方军队都要受他指挥,这是祖上传下来的。”

    一朗子冷冷一笑,说道:“这条祖制很不好,早该废掉。”

    公主说道:“本来成祖造反成功后,已经废掉这一条了,可是云南那边边患多,又恢复了这条。”

    一朗子哼道:“这是给朝廷制造敌人。边患可怕,可是内患更可怕。”

    公主说道:“永王在云南几十年,势力很强,云南的地方官和总兵虽换了几次,没有哪一任不听他指挥的。他简直就是个云南王,土皇帝,朝廷对他也不能怎样。

    “永王这个人有才能、有谋略,善于用兵,每当朝廷有难事不能解决时,都会征求他的意见。永王这个人没有特别的嗜好,既不好酒,也不好色,只爱看看戏,听听书。

    “他贵为王爷,也只有一个王妃,几个小妾,生活也挺节俭,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二儿子是两个武夫,很能打;小儿子好文,不参与国事。女儿是个江湖侠女,不大回家。不知道你认识吗?”

    一朗子一听江湖侠女,目光一亮,说道:“江湖侠女?叫什么名字?长得漂亮不?”

    公主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提到女人精气神都足了。江湖上不是有南北四仙的说法吗?朱贵芳也是四仙之一,你说她怎么样?”

    一朗子听得心里痒痒的,说道:“能名列四仙,武功和长相肯定都不差。不过嘛,我身边有妳就够了,我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

    说罢,收起脸上的笑容,变为一本正经的模样。

    公主见他装腔作势的样子,觉得好笑,说道:“别装了,你什么样人,我还不了解吗?

    “永王远在云南,我父亲虽对他不放心,也没有办法。幸好这些年他没有什么大动作。他要是造反,还眞的不好办。他手下集结着一批谋士和猛将,要是打起来,朝廷也会头疼。”

    听了这些话,一朗子半晌没说话,眉头皱起来。

    公主看着紧皱眉头的一朗子,说道:“我的好哥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一朗子摇头道:“没了。这家伙也不聪明,妳父亲当政的时候为什么不反呢?这个时候反是不是太傻了?”

    公主沉吟着说:“也许他想趁你立足不稳时,打你个措手不及,让你跟惠帝一样丢掉皇位。”

    一朗子哼了一声,说道:“我可不是朱允忟那个窝囊废。”

    公主脸现不悦之色,说道:“哥哥,我不准你这么说他。”

    一朗子一怔,说道:“怎么的,妹子,难道妳还喜欢那个书呆子皇帝吗?”

    公主叹口气,说道:“当皇帝嘛,他是个失败者,不是那块料;但他是I个好人,善良、温和,不轻易杀人。”

    一朗子笑了,说道:“他为什么失败?就是因为他太心软。不管朱棣是不是叔叔,只要造反,就是反贼,应该下令,看见他就格杀勿论,赏金万两,官拜一品。你看看这样,朱棣不是死定了吗?还有啊,削藩的时候应该先对朱棣下手,可他先削别人,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还有打仗时,战术也有问题。”

    公主一笑,说道:“我说哥哥,你的头脑倒是挺清醒的。好啊,看你的表现了,看你这个年轻皇帝能不能斗得过自己的叔叔。”

    一朗子郑重地说:“他要是反了,那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