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12集】 第一章 皇宫欲火

作品:《仙童下地狱

    美女靠近一朗子,香风扑鼻,令人心醉。

    面白如玉、明阵咭齿、风情万种的她,看到一朗子发呆的样子,嫣然一笑。这一笑更令百花失色,众生倾倒。

    美女拉住一朗子的手,说道:“小皇子,发什么呆啊?难道这么一会不见,就不认得我了吗?”

    一朗子嘿嘿笑了,说道:“晚茹姐,妳怎么来了?妳不是在那座山里吗?”

    来人正是跟一朗子有过几次风流的贵妃,李晚茹。

    李晚茹白了一朗子一眼,说道:“你好没良心,我都陪你两个晚上了,还一个人走,把我扔在那里。幸好公主把我接走,不然的话,谁知道哪天才能下山?那里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一朗子连声道歉,说道:“哎呀,是我太粗心了。”

    李晚茹微微一笑,说道:“算了、算了,男人嘛,总得以大事为主。这下好了,你要当皇帝了,昨天还是囚犯,今天就变成天子,这个转变也太神奇了。”

    一朗子也觉得不可思议,搂着李晚茹说:“妳也一样,昨天还要死要活的,今天不是回到皇宫了吗?而且妳还陪过两位皇帝,也不简单。”

    李晚茹脸上一红,说道:“好弟弟,你该不会嫌我脏,嫌我淫荡吧?”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哪儿的话?我喜欢妳还来不及呢!对了,是谁叫妳来陪我的?”

    李晚茹回答说:“是公主殿下。她怕你晚上睡不着,才叫我过来的。公主人眞好。”

    一朗子心中怅然,说道:“公主人挺好的。”

    李晚茹幽幽一叹,说道:“我想你一定很喜欢公主,她文武双全,多才多艺,还能领兵打仗。朱厚照以前就多次说过,要是她是男孩,就会把皇位传给她。”

    “她倒眞是一位难得的好姑娘。”

    李晚茹看着一朗子的俊脸,说道:“命运捉弄人,让你遇上了她,可你却不能娶她,不能乱伦。说到底,其实咱们也是乱伦,我好歹得也算是你的嫂子,但你把我那个了,也够色的。”

    想到欢爱的情景,芳心飘飘的,像飞在空中。

    一朗子故作洒脱地笑笑,说道:“就算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她也未必会嫁给我吧?她说过我配不上她。”

    李晚茹微笑道:“能配上她的人不易找。她可是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又很优秀。到哪里找可以配得上她的出色男人呢?这是个难题。”

    一朗子心里酸酸的,说道:“天下这么大,总有和她有缘的人,我想以后总能找到的。”

    李晚茹取笑道:“到时候你可别吃醋。”

    “我怎么说也是她的叔叔,哪有吃醋的资格?”

    李晚茹提醒道:“好弟弟,我可得提醒你,你这次能死里逃生、能当上皇上,公主可是起了重要作用。她为了你,把自己的父亲送进牢里,你可得抽空看看她。”

    一朗子心一沉,说道:“嗯,一定、一定的。”

    李晚茹离远些,说道:“让我好好看看你,看你像不像个天子。”

    一双妙目在他的身上转动,说道:“你长得太俊俏了,虽穿上王爷的服装,却少了威严,不过富贵之气倒是不缺。”

    一朗子双臂平伸,说道:“比起我哥哥怎么样?”

    李晚茹沉吟着说:“当然不如你。一见到他,人家的心里就有点怕怕的;可你却不同,一见就让人心里踏实,不会想跑。”

    一朗子哈哈笑,说:“也许我这样的人不适合当皇帝。”

    李晚茹说道:“不会的,我对你有信心。”

    一朗子看看天色,再看看跳动的烛光,说道:“李贵妃,朕想睡了,来和朕上床。”

    李晚茹听了噗哧一笑,说道:“皇上,臣妾给你宽衣。”

    忍着笑,上前帮他脱衣服,四目相对,心里都热热的,深情之中带着几分伤感,回想起牢里的日子,恍然如梦。

    脱光之后,一朗子坐在龙床边,李晚茹仍然衣裙未解,一双美目看着那胯间的玩意,芳心跳得厉害,这东西留下的记忆能记一辈子。

    一朗子望着烛光里美丽、高贵,又带着几分浪荡的李贵妃,心里着实得意,说道:“晚茹姐,来,让我亲亲妳。”

    李晚茹便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坐在一朗子的大腿上,双臂扶着他的肩膀,吐气如兰。

    一朗子一手抚摸着李晚茹的后背,一手攀向乳峰,忍不住夸道:“晚茹姐,妳的身子眞漂亮,是天生的尤物,男人见了妳都想操一操的。”

    李晚茹坐在强壮、火热的男人腿上,感受着男人的气息,说道:“好弟弟,你说话好粗俗。姐姐虽不是圣女,但也不是谁想操就能操到的。那天晚上要不是他叫我扶你进我的房间,我也不会失身。以后,你可不能因为我当过你嫂子而看轻我。”

    一朗子笑道:“妳想得太多了,在我看来,妳跟那些处女没什么区别。”

    李晚茹听得欢喜。这时候觉得屁股下有硬物顶着自己,知道是什么,心里痒痒的,心想:这东西插进去眞好,平时的寂寞和烦恼全都消失了,只是以后他的女人多了,自己也不能天天陪他。

    一朗子哪里知道她的想法,一边揉着那弹性良好的奶子,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没一会儿,李晚茹就激动起来,将粉舌伸出,任君品尝,还扭动腰臀,让硬物在自己的胯下乱顶乱撞,虽着隔着衣服,也有一种销魂之感。

    一朗子大占便宜,在这具香喷喷的肉体上又摸又亲,大为惬意。想到自己也可以有后宫佳丽三千,想干谁就干谁,内心的兴奋和痛快可想而知。

    李晚茹被亲得喘不过气,才挣脱一朗子的唇,说道:“好弟弟,我要让你好好舒服一下。”

    说着,跪到一朗子的胯下玩起肉棒,那双玉手很有技巧地套着、捏着,令一朗子爽得直喘粗气。

    一朗子抚摸着她的秀发,望着她桃红的俏脸,迷人的眼睛,说道:“晚茹姐,妳眞会玩、眞会讨人欢心,能遇到妳,眞是前世修来的福。”

    李晚茹的手指一动又一动,让他觉得整个身体也跟着舒适地颤动。

    李晚茹冲他妩媚一笑,说道:“还有更舒服的,要坚持住,不准射在嘴里。”

    说着,伸出粉舌,在龟头上舔起来,一手还玩着蛋蛋。

    看着这么美丽而乖巧的女人舔鸡巴,任谁都会沉醉,更何况那鸡巴的主人还是自己,生理上的快感更是没法形容。一朗子乐得啊啊直叫,断断续续地说:“晚茹姐,妳对我眞好,弟弟好感激妳。”

    李晚茹在龟头上“啧!”

    的亲了一下,娇滴滴地说道:“好弟弟啊,我的心肝,只要你以后不冷落我,能让我经常看到你,姐姐我就知足了。”

    一朗子兴奋得脸上通红,双手按着她的头,说道:“好姐姐,我会经常干妳、经常让妳舔,咱们一辈子不分开,好不好?”

    李晚茹将肉棒呑进嘴里,仔细地玩着,听到一朗子的承诺,便含棒点着头,发出含糊的声音。接着便套弄起来,拿出她全部的技巧,取悦着这个未来的皇帝,她知道自己的希望全在这个人身上。

    屋里一阵的啊啊声、喘气声,以及哧溜、哧溜声,充满了原始的激情和狂野。被这样一位有经验的美女服务,一朗子很快就有点受不了了,更何况能从她的肚兜缝里看到两个白球鼓鼓胀胀的,眞叫人难忍,便说道:“晚茹姐,别再舔了,上来吧,让弟弟好好操妳一次。”

    李晚茹嗯了一声,又深情地在龟头上亲了两口,这才起身,迅速地脱光自己,露出肤如凝雪的好身子,彷佛把室内都照亮了。她张开双腿骑上来,一朗子在那一瞥间已经看到她胯下水光闪闪,想也跟自己一样都快忍不住了。

    多情的小穴熟练地将龟头套上,扭了扭细腰,便无声地呑掉肉棒,肉棒深入的过程中,李晚茹发出喔喔的声音,瞇着美目,无限享受的样子。她的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说道:“你的玩意太大了,把我下边都撑得鼓鼓的。眞受不了你呀,不多找几个姐妹对付你,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一朗子抚摸着这光滑细嫩的女人,笑道:“那妳今晚上就准备多死几回吧,我今晚可是干不够不收兵,妳要做好准备。”

    被那多水而紧窄的小穴包着,挤压着,爽得一朗子直挺肉棒。

    李晚茹呻吟不止,说道:“好弟弟,你眞行,生了这一根好东西。姐姐爱死你了,今晚上被干死也不怕。”

    一朗子笑道:“那妳就叫个够好了。”

    肉棒一下下挺进,双手捧着她的白屁股使其在自己的腿上弹跳,两团奶子起起落落的煞是好看,令一朗子大饱眼福,便更迅速地进攻。

    李晚茹美死了,又扭又跳,又哼又叫,秀发都披散开了,也跟着晃晃荡荡的,嘴上浪叫道:“好弟弟,你要操死我了,要把我的小穴插穿了!插穿就插穿吧,碰见弟弟这样的大鸡巴,死了也愿意。”

    一朗子说:“我不会让妳死的,我要玩妳一辈子。”

    说着,抱起她,身子一转,将她放在床边,抬高她的双腿,猛劲地干起来,眞可谓是猛虎下山。

    这一夜尽欢而眠,不想,一朗子做了恶梦,使他从梦中惊醒。他依稀记得梦中的情节,陌生的父亲痛骂他迫害自己的亲哥哥,会受到天谴,接着便雷声不断,声声裂地,一朗子就是在雷劈声中惊醒的。

    吃过早饭后,一朗子在一个小太监的引路下去找田玉公主。公主的住处离自己的寝宫有段距离,他是坐那种类似滑竿的工具去的,很不习惯。

    公主住在含玉宫。进去之前,便听到美妙的古筝声,声声悦耳,只是含着说不尽的愁思,令人顿生忧变之情。当筝声停止之后,一朗子才迈步进去。

    玉婷见了一朗子,淡淡一笑,弯腰施礼。

    一朗子笑道:“玉婷妹子,妳还那么多礼啊?我永远是妳的大哥。”

    玉婷皱眉道:“现在谁都知道我是你的侄女了。”

    一朗子问道:“那妳愿意当我的侄女吗?”

    玉婷摇摇头。

    一朗子认眞看着她,见她穿着雪白的宫装,文静、秀美,气质高华,配上那传神美目,眞叫人心神俱醉,只可惜不能碰。

    一朗子说道:“玉婷,我想去看看妳父亲,陪我去好吗?”

    玉婷点头道:“好。他被关之后,心情很差,一直不肯吃东西,口口声声说死了算了。”

    一朗子说道:“这件事对他的伤害也够大,为了天下苍生,也让妳为难了。”

    玉婷傲然道:“一人受苦,总比天下百姓一起受苦好。这么好的江山,我可不愿断送在他的手里,让他成为罪人。”

    一I人出了宫,向天牢而去。

    等见到朱厚照时,他正坐在床上发呆。龙袍不见了,只穿着寻常衣服,被关在监牢里,跟一朗子被关押的地方差不多,是高等的牢房。

    玉婷没去见朱厚照,而是一朗子单独进去。

    一朗子看着灰头土脸的前皇帝,说道:“大哥,感觉怎么样?”

    朱厚照哼7一声,瞪了一朗子一眼,说道:“朱厚朗,不用假惺惺,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我不怕。”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咱们到底是亲兄弟,我怎么会杀你呢?虽说你一直对我不仁不义,可我不会那么对你。我要是杀了你,父皇在九泉之下也会怪我的。”

    听了这话,朱厚照心里一宽,脸色稍好,说道:“你留着我就不怕后患无穷吗?我当了这么多年皇帝,总有一些忠心的手下,他们不会就这么看着我受苦的,你肯定会为你的颦动后悔。”

    一朗子自信一笑,说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当我把天下治理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时候,还有人会记得你是谁吗?”

    朱厚照呆了一呆,说道:“但愿你能做到吧。”

    一朗子大声说:“放心,我会做个好皇帝,比你强百倍,让父亲在九泉之下都放心。”

    朱厚照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一朗子回答道:“朝廷的意思是把你贬去看守皇陵,反省你过去的所作所为。”

    朱厚照脸色一暗,说道:“那就等于一直软禁着我,让我自生自灭了。”

    一朗子看了不忍,说道:“这样吧,你先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等局势稳定了,我会让你过上平常百姓的生活,给你自由,怎么样?”

    朱厚照脸上一喜,说:“好,我自由之后,我就到处游玩,走遍天下。”

    一朗子说:“行。”

    二人目光相对,已经没有那么多敌意了。

    一朗子嘱咐他好好休息,好好活着,便离开了天牢。

    按照程序,一朗要于今天下午登基。

    由于国不可一日无君,登基的仪式和场面没有那么复杂和宏大。当一朗子穿着龙袍坐在大殿上接受百官的朝拜后,他立刻觉得自己就是人上人了,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

    一朗子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旨,废除朱厚照所发的一切不合理政令,一切暂时按照祖制办事;同时大赦天下,也纠正了百姓最反感的几件事:不再加税,多收的退回;不征高丽,而是派使臣对其警告,今后不得无礼;对胡人下旨,不动干戈,公主下嫁之事则罢。最难办的就是后宫选秀的事,这事进展最快,到一朗子登基时,多数美女巳经进宫,少数则还在进宫的路上。

    一朗子本想下旨撤销这件事,可是群臣不依,只好说往后不再选秀,而那些已进宫的秀女如何处理,以后再议。

    散朝之后,一朗子与太后、公主议政。

    公主是最高兴的了,眉飞色舞地称赞一朗子是好皇帝,她说道:“大哥,你今天在朝廷上的样子眞帅啊,可能是我朝历史上最俊的皇上了。”

    一朗子见她美丽而可爱,便笑道:“玉婷,我当妳相公怎么样?”

    太后脸上一热,白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两个没点正经,哪有亲人之间这么干的?叔叔和侄女可能吗?”

    太后这话使玉婷的笑容僵住了,也使一朗子心里一沉:是啊,他们能超越伦理吗?以前他不怕,管她是谁’两情相悦就能在床上翻滚了;但现在不成,他是一国之君,不能让人指着脊梁骨骂,这件事确实不好办。

    一朗子看着太后,说道:“母后,说到伦理,那妳说,咱们之间能不能像以前那么好呢?丨”太后瞪了一朗子一眼,看了看玉婷,说道:“小子,别胡说八道,玉婷在旁边,别污了孩子的耳朵。”

    哪知道玉婷洒脱一笑,说道:“太后,我有什么不知道的?那次你们在城外做的事我都知道了。没什么,我不在乎,反正我大哥跟妳也没什么血缘关系。”

    听她提起那件事,太后不禁低下头,哪还有一点母后的尊严?

    玉婷又说道:“太后,妳也够苦的了,自从皇爷爷去世之后,妳一直孤零零的,太苦了,连个男人都没有。现在好了,有我大哥在,你们想怎么好就怎么好,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太后听得泪在眼眶里直转,说道:“我也怕天下人非议啊!”

    玉婷微笑道:“太后,只要咱们治好天下,就像大唐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谁还会说咱们一个不字呢?”

    这话使太后陷入了沉思,也使一朗子脸上有了微笑。

    一朗子赞许地望着玉婷,心说:想不到这文静、娇滴滴的大姑娘的思想这么开明,眞是难得。唉,我这个侄女以后要是嫁了人,可眞叫人难受。

    但一朗子有什么办法?除非一人眞能不顾一切,不怕天下人笑话。

    这一天的一朗子很忙碌,除了上朝之外,还接见了一些重要大臣、外国使臣,还试着批了一些奏章。当然了,他旁边还有文臣帮忙,毕竟是个新手。

    一朗子还到皇宫的重要场所转了转。当他经过那些冷宫时,心中苦涩,想到里边住的那些女人,很是怜惜,觉得不该再让她们受苦。

    晚上,他去探望太后,专门谈了此事。二人隔桌而谈,四目相对,回想起往日的好事,都心里暖暖的。

    只是此时一个穿着龙袍,已是一国之君,而另一个则是太后,皇上名义上的母亲,想到这一层,都觉得心里挺别扭的。

    一朗子说道:“那些女人太可怜了,也没有人陪。不如都放了吧?让她们出宫,随便她们嫁人吧!”

    太后望着一朗子的俊脸,说道:“你眞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但这些人可不少,有先皇的,也有朱厚照的,除此之外,宫里还有朱厚照的其他女人,加起来总有几千人,再加上新选的秀女,总数超过七千人。按照祖制,只要不是你的女人,都要在宫里老死,是不让出宫和再嫁的。”

    一朗子眼中含泪,说道:“太后,那独守空房的滋味妳也知道,很痛苦的。这些女人留在宫中也没有什么用,还是放走吧,这对她们来说等于重生啊!这样做是比较有人情味,规矩是人定的,不合理就应该改掉。”

    太后也感动得泪眼朦胧,说道:“嗯,你这么说没错,希望大臣们都能支持。”

    一朗子说道:“不管他们同意与否,我都决定这么做。”

    太后又想到一件事,脸上有了笑容,说道:“皇上,我看你别忙着把那些女人放走。不如这样,你先去见见她们吧。”

    一朗子不解地问道:“她们是我父亲和哥哥的女人,我见她们干什么?”

    太后微笑道:“反正你也是一个不守伦理和规矩的家伙,不如见见她们,挑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就放走,你说好不好?”

    一朗子听了色心騒动,朝太后笑了笑,说道:“这样好吗?刚登基就对自己哥哥和父亲的女人不怀好意,这些大臣会不会骂死我?太后噗哧一笑,说道:“你这家伙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薄了?当初对我无礼时,也没见你有什么顾虑啊?”

    一朗子见她在烛光下成熟、妩媚又雍容华贵,比李贵妃多一分庄重和内涵。回想那天的恩爱和激情,一朗子的阳具都硬了起来。

    一朗子走上前,拉着她的手,忍不住将她搂进怀里。

    太后一惊,说道:“皇上,你要干什么?”

    一朗子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我的杨姐姐,我当然想干妳了。难道妳不想吗?”

    太后又羞又怕,说道:“朗弟弟,这可是在宫里,会被人知道的。难道你不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吗?”

    一朗子微微一笑,说道:“我是皇上,妳是太后,谁敢胡说八道?再说了,我与妳眞心相好,别人管不着。”

    说着,一只手放到她的胸上猛搓,嘴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乱亲,最终吻在她的红唇上。

    那成熟女人的风情与肉感,叫一朗子欲火高涨。他的两只手在她全身乱摸着,嘴也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没一会儿,太后就被他弄得娇喘吁吁,不能自控。

    太后有点喘不过气来,将他推开,说道:“够了,你还是走吧。好弟弟,咱们这样不好。”

    她的脸已经红如玫瑰,两只美目像充满水一样的春情。

    一朗子哪里忍得住,说道:“杨姐姐,让我干一次吧。我太想干妳了。”

    太后已经动情,说道:“那你快点干几下就走吧,我可不想让皇宫里的人都知道太后跟皇上乱来。”

    一朗子只觉得下边硬得厉害,急道:“好、好,我听妳的,妳想怎么做?”

    太后大羞,说道:“你说呢?”

    一朗子说道:“这样吧,妳伏在桌前,我从后边干。”

    太后脸上火热,说道:“那姿势多难看,我不要。”

    一朗子坏笑道:“怎么干都是干,只要快活就好。”

    说罢,按着太后摆出那个狗干的姿势,还特别将她的上身按得低低的,屁股抬得高高的。

    太后羞得闭上美目,嘟囔道:“我又不是狗,干嘛这样?”

    一朗子掀起她的裙子,拉下里边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股沟里已经水光潋滩了,腥味飘飘。看着那丛毛包围的肉唇,还有上边紧揪揪的菊花,一朗子的欲望就像大浪一样袭来,急不可待地掏出肉棒,在她的股沟里乱顶,双手抚摸着那白嫩的臀峰,说道:“杨姐姐,妳就是我的母狗啊!我就是要操妳,操得妳像狗一样乱挣扎,我才高兴。”

    太后听了不满,回头瞪着他,说道:“小坏蛋,我才不当狗。我可是当朝的太后,人家都不敢正眼看我。”

    端庄美艳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悦。

    一朗子笑道:“是不是狗,一会就知道了。”

    将肉棒触在菊花上乱蹭着,蹭得菊花一缩一缩的。

    太后啊了一声,说道:“小坏蛋,不准插那里,你可别乱来。”

    一朗子说道:“那妳喜欢插哪里呀?”

    将肉棒沾了好些淫水,频频在菊花上挑逗。

    太后被弄得好痒,缩着菊花,扭动腰臀,那雪白饱满的屁股在未脱尽的长裙映衬下就别提多诱人多醉人了。

    太后哼哼道:“小坏蛋,别磨蹭了,快点插我下边,我受不了了。”

    一朗子笑问:“下边是哪里啊?我不知道。”

    太后白了他一眼,说道:“就是女人的小穴。你再不进来,我就不让你碰我了。”

    一朗子不想再逗她了,棒子一滑,照准流水潺潺的肉穴塞了进去。只听噗哧一声,已经进去了大半根。

    太后啊了一声,娇躯一颤,说道:“轻一点啊,小坏蛋,你这东西眞大,要命。”

    一朗子得意地将肉棒子插到底,感受着小穴的好处,还摇着肉棒,使棒子跟小穴增加磨擦,磨得太后直摇屁股,嘴里说:“你这坏东西,就会逗我。快点干吧,干完快滚蛋。”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我就不想滚蛋,我要慢慢插妳。”

    双手抓弄着雪白的屁股肉,肉棒子缓缓地出入。

    太后啊啊呻吟着,感受着男人带来的舒爽。那种渗入骨髓的快感,眞叫人如痴如醉。

    一朗子先是细雨似的,说不尽的轻柔、舒缓,后来变为暴雨,说不尽的狂野和粗犷,令太后上了一个高峰又一个高峰,娇躯像活鱼一样弹跳,使一朗子大为兴奋,撞得太后屁股啪啪直响,两股屁股肉都颤动着臀浪,二人的下身一片狼籍。

    太后强忍着欲望,不敢大叫,生怕门外有人听到,但还是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一会儿气息奄奄,一会儿死中求活,尽显女人的风骚与娇媚。

    太后哼叫道:“小坏蛋,你快射了吧,我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扶桌的胳膊有点酸,身子被干得酥软。

    一朗子兴致勃勃地说:“我还没有干够,再让我干半个时辰。”

    太后呻吟着说:“你想要我的老命啊?”

    一朗子哈哈笑,说道:“妳哪里老了?只能当我的骚姐姐。”

    说着,将棒子整个抽出来,观察一下那红红的圆洞以及里边的嫩肉,再噗哧一声插到底,插得太后“啊!”

    的一声大叫。

    一朗子一边干,一边抓屁股,捏奶子。奶子已经被解放出来了,晃晃悠悠的,像两颗悬挂的香瓜,两边奶头都被一朗子给抓疼,而奶子也早就鼓胀了。

    一朗子气喘吁吁地说:“好姐姐,怎么样,好不好?”

    太后被干得舒服,说道:“好极了,姐姐早晚都要死在你身上。”

    一朗子笑道:“女人嘛,哪有几个不想这么死的?死得痛快啊!”

    说着,又是一阵的狂风暴雨,将太后干得上身都伏在桌面上。

    望着高贵的太后被自己干得像棉花一样软,屁股翘得高高的,小穴套着自己肉棒,连菊花都露出了微笑,一朗子心里特别骄傲,心说:以后的好日子多着呢,只要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有的是女人陪我。

    一朗子在太后的恳求下,猛劲地干起来,终于忍不住射了,射得太后啊啊直叫。等平静下来,太后才惊慌地说:“小坏蛋,你害苦我了。”

    一朗子说道:“怎么了?”

    太后回转头,说道:“你射到我身体里了,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唉,只有打掉了。”

    一朗子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发出清脆的响声,太后疼的叫了一声,哼道:“小坏蛋,你敢打我屁股?”

    一朗子又在另一边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我是妳的男人,我为什么不敢打妳?记住了,妳要是怀孕就生下来,那是咱们的孩子。”

    太后挣脱一朗子的肉棒子,站起身,整理着衣服,说道:“那你让我怎么见人?人家问我孩子的爹是谁,我怎么说?一朗子挺着还未全软的棒子说道:“我自有办法,妳不必操心。”

    太后秀发微乱,脸色桃红,春情未散,说不出的美艳动人,配上那种高贵的气质,眞叫人陶醉。

    他们四目相对,都觉得心里好受。

    太后在他的肉棒上按了一下,说道:“怎么还不收起来,还想祸害人吗?”

    一朗子在她的胸上抓了一把,说道:“我的杨姐姐,妳这么风骚,它怎么肯低头呢?不如咱们再干I次吧!”

    太后受惊般地退后几步,说道:“好了,小坏蛋,你刚刚登基,还是注意点行为的好。要是别人知道你是个风流好色得连太后都干的皇帝,你就臭名远扬了。还是别因小失大,咱们以后的时间多着呢丨丨”一朗子点头,说道:“看来妳是要赶我走了,我本来还想跟妳一起睡呢。”

    太后啊了一声,说道:“你疯了,你以为皇宫像客栈那么随便吗?”

    一朗子说道:“那我现在就走了,妳得给我系上裤子啊。”

    太后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啊,眞是个难缠的家伙。”

    说完,还是上前帮一朗子整理衣服。

    一朗子望着她的俏脸和身子,既觉得她像自己的女人,也像自己的母亲。

    太后看着他的龙袍,再看看自己的太后凤袍,想到刚才的疯劲,不禁有种乱伦般的刺激,毕竟一朗子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啊!

    一朗子又搂着她亲了一会儿,摸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当一朗子回到自己的寝宫,脱衣上床时,发现被窝里有个光溜溜的身子等着他。不用看也不用问,就知道是多情的李贵妃;也不需要多少的言语,便压了上去。

    李贵妃是个妙人,很懂得配合男人,张开双腿,凭君怜爱。

    于是,刚才疯过的大肉棒再度插入另一个女人的小洞,再一次享受着女人的温情。一会儿,李贵妃的淫声浪叫也响了起来,使屋里春意融融,热情如火。

    一朗子趴在李贵妃的棉花般柔软的肉体上尽情驰骋,肉棒被包得紧紧的。

    李贵妃四肢缠着男人,不时扭动着屁股,嘴里哼哼着,非常享受。

    她问道:“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了?一定到太后那儿去了吧?她可是寂寞多年了,胃口大得很。”

    一朗子喘着粗气说:“这件事一定要保密,泄漏出去就没命了。”

    李贵妃挺着屁股将肉棒呑尽,说道:“我知道。皇上,我又不是傻子,我只想问你,你操她时,她浪不浪?她的身子好不好?”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她的身子不比妳差,一点都不老,只是她可没有妳浪啊丨二李贵妃嗲声嗲气地说:“皇上……”

    一朗子也不答话,又投身在辛苦但男人都喜欢的剧烈运动之中。

    次日上朝,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一朗子望着跪下的那些人,深感骄傲,自己终于成为天下之主了,这是他下凡之前没想到的。

    由于一朗子是新皇,很多事还不懂,便由太后辅政,坐在他旁边。

    太后是个比较能干的女人,为了国事,又从大臣中选出比较优秀的人物进入内阁。至于以前一直大权在握的司礼监不再受重用了,只管些皇宫事务,这方面由贺公公负责,为了防止太监干政,太监误国的教训不能不吸取。

    今日,大臣们向皇上奏事,有好事,也有坏事。一朗子对历史挺熟悉的,对于朝廷大事不敢专断,凡是遇到难题,总要征求大家意见,处事愼之又愼,生怕出现错误。他学习唐太宗,以宽容的心听取意见,即使大臣言语触犯他,他也不怪罪。

    一朗子对大臣们说:“各位爱卿,咱们君臣关系要像唐太宗和他的臣子一样,就像一家人似的。你们有话只管说,不要怕。

    “朕还要下道圣旨,要向宋朝学习,除了那几样大罪之外,朝廷绝不轻易杀戮大臣,即使犯了死罪,也不用残酷的手段。治天下靠的是仁德,而不是靠杀人和刑具。”

    皇上说话算话,随后下旨。众大臣没有提出异议的,高呼皇上英明,太后也表示赞成。

    又有大臣上奏好事,说是自皇上下旨废掉朱厚照的倒行逆施的政策后,百姓们都感恩戴德,称赞皇上是眞龙天子下凡。至于那些造反的声势也迅速低落,很多人都回家过日子去了。皇上还要求地方政府既往不咎,帮助他们安家落户,一切花费由朝廷承担。

    听了这些,一朗子心里轻松一些。但是当他听到有的地方发生水灾、蝗灾、旱灾时,他便心里忧虑,大臣们献计献策,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