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10集】 第二章 风急浪高

作品:《仙童下地狱

    船里已经点起蜡烛,烛光摇红,有一种朦胧之感。两位美女在烛光之中别有一 番风味,更让人心动。叶蒙蒙是淡雅、宁静,而叶静静是美艳、明朗,任何男人拥 有她们,都会得意洋洋。

    二女平时不大飮酒,今日高兴,也喝起酒来。酒水入腹,俏脸都升起一道红霞, 艳丽无比,惹人遐思。

    一朗子心花怒放,端起酒杯来,一飮而尽,目光在她们的俏脸上扫过,说道:“两 位姐姐,能认识妳们、遇上妳们,还能娶到妳们,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今后 一定会对妳们好,让妳们一生都快乐。”

    叶蒙蒙听了百感交集,告诉叶静静后,叶静静眼睛也湿润了。半生坎坷的姐妹, 终于有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家庭。

    一边的余慧燕心情极糟,见他们心情愉快,又吃又喝,心中更为难受,忍不住 哼道:“两位姐姐,宁可相信鬼,就是不可相信男人的嘴。有多少女人就是被男人 的甜言蜜语给骗了,下场都挺惨的。我可不想妳们也掉进火坑!”

    一朗子笑而不言,叶蒙蒙却说道:“我们相信朗弟弟,他不会骗我们。我们姐 妹两个是残疾人,既没有大房子,也没有什么财产,没什么値得他骗的。虽然相貌 还可以看,可是不如妳漂亮。”

    一朗子插嘴道:“蒙蒙姐,妳也太谦虚了吧。妳们比她强多了。”

    余慧燕不服气,胀红脸说道:“哪点比我强?我可是四肢健全、耳目正常。我 就不信男人会喜欢她们,而不喜欢我。”

    一朗子毫不客气地说:“我就不喜欢妳,喜欢她们。”

    余慧燕反唇相讥道:“别臭美了,我也不喜欢你,很讨厌你。仗着自己长得英 俊就到处乱骗女人,肯定没有好下场。”

    一朗子摸摸自己的脸,微笑道:“余慧燕,妳说我跟妳未婚夫比,谁比较英俊?” 余慧燕不屑地扫了他一眼,说道:“你省省吧,和他比,他是凤凰,你是山鸡; 他是一条龙,你是一条虫,差得太远了。”

    一朗子听了大笑,搓着手说:“妳这话我就不信了。拿妳哥和我比,我还觉得 可以,毕竟我们是一个等级的,其余人都不値得一提。”

    余慧燕强调道:“他就是比你强上百倍。”

    一朗子盯着她的俏脸,说道:“告诉我,他是谁?叫什么名字?哪个大户人家?”

    余慧燕哼了一声,偏过头不理。

    一朗子问叶蒙蒙。叶蒙蒙说道:“听说是四大公子之一赵公子的兄弟,赵二公 子。”

    一朗子又问道:“原来眞的是大家族。不知道这个赵二公子怎么样?”

    叶蒙蒙介绍说:“中原四大公子,有徐、余、赵、盛。赵家的实力不俗,累积 几代人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赵一 一公子虽然名气不如其兄大,但是他的武功不比 其兄差,而且很讲义气,很受江湖朋友喜欢。”

    一朗子点头道:“不错嘛,不知道跟我比是怎么样。”

    余慧燕插嘴道:“马不知道脸长,一块烂石头,还想比美玉?”

    一朗子笑道:“虽说妳长得不错,武功也不赖,但我家小珊不比妳差。连她都 说要一辈子跟着我、一辈子不离开我,妳说我会差吗?”

    余慧燕哼道:“自吹自擂,脸皮眞厚。”

    叶蒙蒙笑道:“朗弟弟,我没有见过赵一 一公子,但静静看过。”余慧燕脸上一喜, 侧耳倾听。

    叶蒙蒙接着说:“静静说他嘛,生得一表人才,风度不凡,为人豁达,重感情, 整体而言比赵大公子还强呢。”

    |朗子噢了 一声,说道:“看来不错,有机会认识、认识。”

    余慧燕得意地扬起下巴,挑衅似的看着一朗子,说道:“知道你们之间的差距 了吧?我的未婚夫很厉害的,差的话,我会要他吗?‘”

    一朗子瞇眼坏笑,说道:“就是不知道如果妳不是处女身,他还会不会娶妳?‘” 余慧燕娇躯一颤,身子一缩,抖着身子说:“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你敢怎 样的话,他们会把你碎尸万段。我不是在吓唬你,你应该听得出来。”

    看她眼神紧张,惴惴不安、花容失色的样子,一朗子哈哈大笑,跟叶蒙蒙和叶 静静碰杯后,痛快地喝-一杯,说道:“就算妳要我帮妳开苞,我还得考虑一下呢。”

    一朗子这番话可比说要干她还叫人难受。余慧燕一下站起来,说道:“姓朱的, 你别污辱人,我余慧燕有那么差、那么下贱吗?我跟你拚了。”说着,软弱无力地 要过来。

    叶蒙蒙忙把她按坐下来,说道:“余姑娘,朗弟弟只是逗妳玩,其实谁都看得 出来,余姑娘是如花似玉的美女,人见人爱。”

    余慧燕觉得心里舒坦多了,说道:“叶大姐,妳比那些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清楚, 有些人有眼无珠。只是选男人这方面,妳可不如我了。”

    叶蒙蒙哦了 一声,说道:“此话怎讲?”

    余慧燕斜了 一朗子一眼,见他微笑着,面色微红,相貌俊雅,目如朗星,其实 是个很有魅力的少年。只是他带着邪气的目光令她不快,那目光好像总要把美女的 衣服剥光似的。

    余慧燕说道:“这个人不是好人。”

    叶蒙蒙看了 一下一朗子,说道:“他也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啊!他根本不像妳说 的那样,是个淫贼。”

    余慧燕哼道:“就算他不是淫贼,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娶了陆小珊,还勾搭 贺星琪,害得我哥因为不能跟她完婚,心情很糟。还有,他已经有了娘子,还欺骗 妳们。

    “我看,他未必对妳们眞有感情,只怕是对妳们的身体感兴趣。妳们不可不防, 当心会吃亏。女人应该心疼女人,咱们可都是女人,应该一条心才是。”

    这番话引起一朗子大笑,笑得直捂肚子。

    叶静静看着他的样子,不明所以。叶蒙蒙便将大意告诉她,她也笑得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灿烂的甜蜜笑容胜过桃花,令一朗子痴迷。

    叶蒙蒙也笑了,说道:“慧燕妹妹,谢谢妳的好意。我们姐妹已经四十岁了, 半生孤苦,连个象样的男人都没有找到。这个年纪遇到朗弟弟,他喜欢我们、接受 我们,还愿意娶我们,我们已经很知足了。至于他好、他坏,我们心里有数。

    “妳想想,如果我看错人,难道陆小珊也看错人吗?还有贺星琪,妳那位未来 的嫂子,难道也看错人了吗?我看,妳那位嫂子已经喜欢上朗弟弟,只怕最后还是 不会嫁给妳哥哥。妳仔细想想,贺星琪是那种会看错人的人吗?”

    余慧燕沉默了 一会才说道:“妳们这些女人都犯傻了,他有什么好?长相还可 以,武功也还可以吧,他这样的人,在江湖上一抓一大把。人们拿他当宝,可是, 我拿他当根草。换做是我,我才不嫁给他,花心大萝卜一个,才刚娶了陆小珊,就 对妳们不怀好意。”

    叶蒙蒙提醒道:“但这是我们姐妹自愿的。”

    这句话使余慧燕无话反驳了。

    一朗子说道:“余慧燕,妳不必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的关系好得很。现在我 只想问妳一句话,妳输了,认不认账?”说罢,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余慧燕故意装傻,说道:“认什么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朗子笑道:“妳忘了,我可没忘。按照事前的赌注,妳输了得任我处置。” 余慧燕哼道:“要我当你的使唤丫头,你配吗?我可是武林盟主的女儿,扇公 子的妹妹,千金大小姐,江湖八艳之一。你是什么身分,凭什么使唤我?‘”还对一 朗子哼了 一声。

    一朗子脸一板,说道:“我不管妳什么身分。妳既然输了,就得按照约定。” 余慧燕直摇头,说道:“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不当你的丫头。”

    一朗子咧嘴一笑,色色地说:“不当丫头,难不成妳要当我的小妾?‘”

    余慧燕脸上一红,骂道:“姓朱的,少不要脸了,谁要当你的小妾?我才没有 那么贱。再说,你算什么人物,你有资格吗?‘”

    一朗子叹口气,说道:“是,按照妳的条件是有点不配当我的小妾。我的小妾 应该比妳更强一些。”

    余慧燕激动地叫道:“朱一朗,你在放狗屁。”

    一朗子忽然站起来,瞇着眼睛,冷冷地说:“妳再骂人,别怪我不客气,把妳 扔到湖里喂王八。”

    余慧燕也猛地站起来,叫道:“你敢,我等着看!”

    一朗下几步窜过去,跟她面对面,几乎贴在一起,眼睛瞪着眼睛,像斗鸡似的, 都像要吃了对方。

    叶蒙蒙听了,生怕闹出事。叶静静把现场情况“说”了 一下,叶静静不禁笑了, 说道:“朗弟弟,不要跟慧燕妹子生气。你看不出来吗?慧燕妹子就是副火爆脾气, 不是个坏人。”

    一朗子眼睛一瞇,说道:“我也不是个坏人。得了,不跟小丫头计较。咱们喝 咱们的,把她馋死。”

    余慧燕冷哼道:“谁稀罕?我难道没喝过酒、吃过饭吗?‘”

    叶蒙蒙客气地说:“慧燕妹子,妳也饿了吧? 一起用点东西吧。”

    余慧燕看着叶蒙蒙时,脸色缓和多了,说道:“谢谢叶大姐。有这个淫贼在,我吃不下去。”

    一朗子呵呵笑,说道:“有妳在,我的胃口更好。人家说秀色可餐,虽然妳不 怎么漂亮,倒也不丑。”

    余慧燕狠狠瞪了 一眼,说道:“对我感兴趣也晚了,我有主了,而且我很讨厌 你这个像伙。”

    一朗子笑道:“我知道,妳怕我所以才不敢上桌。妳是一个胆小的姑娘,我可 以理解。”

    余慧燕不服气,说道:“谁说我胆子小了?我有什么不敢的。”说着话,走到 二女之间坐了下来。

    叶蒙蒙向叶静静努了一下嘴,叶静静便倒杯酒给余慧燕。

    叶蒙蒙说道:“喝点酒,吃饱后就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再回家,朗弟弟不会为 难妳的。”

    余慧燕望着叶蒙蒙,心里一暖,说道:“叶大姐,妳眞是个好人,就是找男人 时有点胡涂。”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蒙蒙姐眞是心软,可是我没答应要放了妳。”

    余慧燕瞪着对面的一朗子,说道:“你还想怎么样?‘”

    一朗子慢慢地说:“愿赌服输,输了就得服从对方。要是我输了,妳会放过我 吗?”

    余慧燕想了想,说道:“我没说要赖账,只是我有很多事需要办,没法当你的 丫头。要不这样,等我收拾好了,我再当你家丫鬟还不行吗?”心想:等我收拾好了、 没事了,我就得嫁人了,难道你还敢到赵家抢人不成?

    一朗子说道:“好吧。既然妳这么说了,蒙蒙姐也答应妳了,我也不为难妳。 吃饱喝足后就在这睡一夜再回家吧。事情办好了,记得回来当我的丫鬟。”

    余慧燕一摇头,说道:“朱一朗,我不能住在这里,太危险了。”用眼睛在一 朗子的脸上扫了扫,充满戒备之色。

    一朗子听了刺耳,猛喝了 一 口酒,说道:“妳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把妳怎 么样吗?我要是想把妳怎么样,现在就可以了,妳现在连只鸡都对付不了,我要是 用强的话,妳要怎么反抗?”

    余慧燕下意识地一捂胸,像是对方随时都会扑过来似的。

    叶蒙蒙一笑,说道:“朗弟弟,你就不要再逗她了,让她好好吃饭吧。”说着, 殷勤地替她夹菜。

    余慧燕大口地吃着,不时瞪一朗子一眼,她胃口也挺不错,不时还喝口酒。她 酒量挺好的,一杯酒下肚,只是脸上微红,没有什么醉态。

    一朗子越看她,就越觉得漂亮,心想:那个赵二公子还眞他妈的艳福不浅,有 这样的妞可以享用。按理说,这样的货色给我当小妾也很不错。

    一朗子不再理她,跟两位心上人饮酒谈话,只觉得人生好美,活着眞好。要是 能把所有的美女聚在一起同乐,那就更加完美了。

    吃完饭,一朗子见三位美女都面若桃花,艳丽无比,不禁色心大动。但他知道 那个余慧燕是不能动的,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而自己也从来不逼迫女人,留着也 没用。

    他对叶蒙蒙说:“蒙蒙姐,解了她的穴道,还了她的剑,让她走吧。留下来会 打扰咱们的好事的。”

    叶蒙蒙嗯了 一声,手指点动几下,又还了剑。

    余慧燕活动一下筋骨,又运运气,觉得一切正常后便放心了。她看看天色,透 过打开的窗子,只见外面已经黑透了,好多船灯已亮起,照出一片片水影。

    一朗子催促道:“余慧燕,快走吧,再不走妳会后侮的。我这个人疯起来可不 是人。”向她坏笑着,还伸舌头舔舔嘴唇,作出一副色狼样。

    哪知道,余慧燕并没有被吓跑,而是往靠窗的小床上一坐,很舒服地伸伸懒腰, 又打量一下室内环境,、说道:“这里宽绰、干净,装饰华丽,比客栈要舒服多了。 今晚就在这休息一夜,明天再走好了。”

    这话差点把一朗子的鼻子气歪了,心想:嘿,她倒成了年糕,赖着不走了。

    一朗子盯着她,说道:“小丫头,留在这里不怕失身吗?当心我野性大发,把 妳干了,让妳嫁不出去。”

    余慧燕不屑地一笑,说道:“我才不怕你。我有剑在手,若你敢过来,我就废 了你。再说,还有蒙蒙姐和静静姐在,她们会同意你欺侮我一个弱女子吗?‘”

    一朗子一手指着余慧燕,简直要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妳这个样子会嫁不出去吧?当心赵二公子不要妳。”

    余慧燕冷冷一笑,说道:“他不要我的话,也一定是你害的。到时我一定要让 你的娘子们都不要你,叫你不好受。”

    一朗子皱眉道:“妳这个丫头眞够狠毒的。好吧,算我服了妳,妳要留就留, 不过到别的房间去,这里不方便,我要跟我的两个娘子度春宵。”

    余慧燕脸上发热,嘴上挺硬,说道:“你过你的春宵,关我什么事?一朗子吓唬她说:“我这个人那方面挺强的,万一我两个姐姐抵挡不住,我会 忍不住把妳吃掉的。”说着,朝张嘴吐舌,作出一副凶样。

    余慧燕往床上一倒,懒洋洋地说:“有胆子就过来。我还没有亲手制造太监, 不妨从你开始练习。”

    这个丫头软硬不吃,弄得一朗子实在没法子,问叶蒙蒙道:“蒙蒙姐,妳看怎 么办?”

    叶蒙蒙说道:“她想要留,就让她留下好了。”

    一朗子急道:“那咱们三个怎么亲热?”

    叶蒙蒙脸如火烧,不好说话,娇态美态令人沉醉。

    姐妹俩收拾完桌子,将窗子关上,也拉好窗帘,一朗子拉姐妹俩上床。叶蒙蒙 害羞,叫叶静静把蜡烛都熄灭。

    三人和衣躺在床上,一朗子一手搂一个,心里非常快活。二女紧贴着他,细细 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叶蒙蒙在他的耳边说:“朗弟弟,你不是一直问静静是怎么变成少妇的吗?我 现在就告诉你。”说罢,将救人的事讲了 一遍,听得一朗子大为感动,亲了叶静静 的脸,也亲了叶蒙蒙,激动地说:“我朱一朗是何等的幸运!能遇上妳们两个妙人 儿,我这辈子一定要让妳们过上神仙般的日子。”

    叶蒙蒙感慨地说:“我们姐妹俩才叫幸运呢,如果今生遇不到良人,我们只好 孤独过一辈子,幸好上天开眼,把你赐给了我们。”

    一朗子笑道:“蒙蒙姐,‘春宵一刻値千金,,咱们乐一乐吧。”

    叶蒙蒙羞涩地说:“让我妹妹先陪你,你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了,上次做的时 候你不知道,这回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好吧,先静静姐然后是妳,不准逃跑。今晚我要把妳 变成小媳妇。”说着话,身子一翻,便压在叶静静的身上。

    叶静静感受着他的体重,感受着男人的气息,回想上次的销魂美事,一颗心都 醉了。她主动伸臂勾住一朗子的脖子,将红唇凑过去让情郎享用。

    四片唇接在一起,密切地配合着。当一朗子伸舌头时,叶静静张开嘴,将粉舌 迎上去,二条舌头亲密无间地纠缠在一起,无休无止。随着亲吻的升级,他们的呼 吸越来越粗、越来越热,双方的性器也迅速发生变化。

    一朗子的棒子把裤子撑起,叶静静的花瓣也淌出了蜜,双方都在期盼着那一场 风暴的到来。

    一朗子对叶静静又亲又摸,两只手在胸臀处活动,把两只乳房揉揉鼓鼓的,把 下面的花瓣枢得水流不止,害得叶静静欲火焚心,忍不住去抓男人胯下的玩意。

    一朗子感觉到叶静静的焦急和需要,便不再挑逗她,何况自己的玩意已经够硬 了,就开始脱衣服。

    尽管是在黑暗中,但一朗子是花丛老手,脱衣服不需要眼睛。叶静静也挺配合,尝过一次肉味的女人很想再疯一次。

    片刻之间,俩人已经光溜溜的抱在一起。裸体相贴,肉贴肉的美感,很叫人满意。 这么一磨擦,需求更大。

    由于感激上次叶静静的援救之恩,一朗子热情地亲吻着她,从额头开始吻起, 也对她的乳房非常照顾。胸前的两只小白兔可不小呢,滑不溜手,交替玩着,爱不 释手。又贪婪地吮吸乳房,将叶静静刺激得双手直抓床单,腰也一挺一挺的,很想 大声叫出来,那种压抑感实在不大好受。

    玩过乳房,将叶静静的玉腿分得开开的,先用手探秘,试试水深,又捏住小豆 豆不放,好一顿玩弄。叶静静受不了厂,直推他的手。好不容易推走了,这色狼又 将嘴凑上来,像在喝粥似的喝着,像舔蜜似的舔着,把叶静静逗得淫水不知流了多 少,娇躯跟地震似的抖个不止。双手忍不住按着他的头,似乎是希望他再卖力些。

    后来,叶静静实在忍无可忍,勇敢地一翻身,抓住一朗子的大棒子,对着淫水 狼籍的穴口坐了下去。龟头借着淫水的润滑,顺利地顶了进去,眨眼间棒子便顶到 了底。那样大、硬、满、胀,让叶静静直皱眉,又张嘴喘息。不常做的女人,不太适应一朗子大肉棒的尺码。

    她感受一下大肉棒的特点后,慢慢动作起来。销魂的美感很快传过来,使她陷 入交欢的迷梦里,双手按着心上人的胸膛,屁股不住地动着。

    一朗子也很享受,大肉棒子被小穴:包,嘿,又紧、又暖、又湿润的,泡得龟 头美感无比。他心想:我眞是艳福不浅,遗憾的是没有点灯,看不到叶静静迷人的 身子,在黑暗中,只能看到朦胧的一团;也可惜叶静静不会叫,不然的话,浪叫声 一定迷死人了。

    他享受着女人的服务,任她在自己的身上顚狂,他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一边 伸出手抓乳房。一手一个,感受着乳房的弹性、光滑、细腻。只觉得女人的乳房是 男人最好的玩具,怎么抓都不烦,怎么玩都不腻;对两粒奶头,更是全心全意地捏 弄,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奶头已经硬硬的了。

    她的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用力,床榻也发出吱呀吱呀声,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一般的女人在此时肯定叫得嗓子都要哑了。叶静静叫不出来,但她的热情和其他的 女人是一样的。

    一会儿,她的动作慢了下来,身子前伏,伏在一朗子的身上,嘴贴上嘴,将舌 头伸出来,一朗子乐得享受,接在嘴里,没命地吸着、舔着。

    与此同时,叶静静仍动着腰臀,随心所欲地按着自己的一套玩着棒子。那大棒 子在她的穴里以各种节奏、各种角度冲撞着,每个角落都落下了爱的痕迹,令叶静 静销魂蚀骨。

    她虽然不能发声,但她的心灵是正常的,她心想:这种事好美!美得让女人想 变成贱货、让女人想融化在男人的身上。老天总算待我不薄,给了我这么好的俏郎 君;他对我好,我也要对他好。

    插了 一阵,叶静静脱离了肉棒子,一朗子不知道叶静静怎么了,以为她不做了。 随后,感觉肉棒子进入温暖的腔道,一套一套的,接着,又有一条柔软的东西在龟 头上舔着,令他的灵魂也跟着一跳一跳。他知道,是叶静静给帮自己吹箫!尽管她 的口技生疏、笨拙,但是仍然叫他感激不尽。

    他不禁坐起来,抚摸着叶静静的秀发和脸蛋,动情地说:“静静姐,妳眞会舔! 舔得我都忍不住要射了。哦,多舔舔沟沟,把蛋蛋也放在嘴里好了,不过不能咬。哦,对,就是这么舔,妳以后一定会成为吹箫高手。”他喘息着,欢呼着,哼叫着,表 达着他肉体的感受。

    他忘了她听不见,叶蒙蒙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将意思传达给妹妹。

    叶蒙蒙早被二人感染得春心荡漾。她为了让妹妹更加好受,还用手在她的身点 上写着字,使妹妹明白情郎的意思。叶静静明白之后,更加卖力地吃着棒子。

    叶蒙蒙受不了二人的热情厮磨,跪在一朗子旁边,娇声说:“朗弟弟,我要你 亲我。”

    一朗子微笑道:“蒙蒙姐,我求之不得。”搂过叶蒙蒙,吻在她的红唇上,没 命地亲了起来。

    两条舌头一相遇,便无休止地缠住,叶蒙蒙热情如火,双手还抚摸着他的身体 和他的强壮。亲吻间,不时发出呻吟或几声浪叫,说不出的诱人和淫靡。

    他们三人尽情享受着男女之乐,不管不顾,早忘了屋里还有个未婚美女余慧燕。 他们三人很享受,可苦了余慧燕。

    虽说余慧燕躺在床上,但如何睡得着呢?屋里有个男人,可不能放松警戒。朱一朗那家伙可是个色狼,万一自己睡着了,他过来非礼她怎么办?她的手抓着剑, 预备着他过来就叫他好看。虽然一朗子没有过来,让她稍稍放心,可是那边传出的 声响叫她无法安宁。

    又是床响,又是喘息,又是男人喊叫,又是女人呻吟,还让不让人睡觉?她很 想警告他们小声点,可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是自己硬要留下来 的,现在她有点后悔了。

    她不是小孩子,多少懂那种事,只是没实地试过。她有点好奇,心想:那种事 有那么乐吗?叫得要死要活的。叶氏姐妹是出了名的正经女子,怎么会这么淫荡? 这家伙还眞有女人缘,连叶氏姐妹都能弄到手。不过,那种事是不是眞的很舒服啊?

    她不禁想到自己的情郎,虽说与赵一 |公子订亲已久,她还是没让他乱来,顶多 拉拉手、亲一下,想再进一步绝对不行,没成亲是不能容许男人乱来,要是让他得手, 以后就不会珍惜自己了。

    这时候,那边的声响又大起来,原来场面有了新的变化。

    叶蒙蒙跪到一朗子的跨下吹箫,叶静静则蹲在一朗子的头上,让情郎舔穴。在宁静的夜晚,在静悄悄的卧室里,可以听到叶静静舔棒的声音和一朗子舔穴的声音, 唧溜、唧溜的声音不绝于耳。练武之人的听力比常人更为灵敏,更烦人的是,他们 有时候还会对话。

    一朗子气喘如牛,说道:“蒙蒙姐,妳舔鸡巴的本事可比静静强多了,妳怎么 这么厉害?”

    叶蒙蒙娇声说:“朗弟弟,姐姐看的书多,知道怎么服侍男人。上回你昏迷了, 我就舔过你的鸡巴。那可是姐姐第一次舔呢,今天是第二次,我要让你舒服得一辈 子都爱姐姐。”说着,低下头,又唧溜、唧溜地舔了起来。

    一朗子说道:“姐姐,妳放心好了,弟弟我绝不会放开妳们的,我还要妳们以 后替我生孩子呢。”接着“啊”了一声,说道:“姐姐,妳舌尖在马眼上这么一扫, 弟弟我的魂都要没了。”

    叶蒙蒙说道:“朗弟弟,你就好好享受吧,姐姐会全力服侍你的。”说着话, 抬高一朗子的双腿,在他的肛门舔了起来,爽得一朗子找不着方向,颤抖着说:“姐 姐,不要舔那里,那里很脏的。”

    叶蒙蒙坚决地说:“你的身体就是我的身体,哪有脏的地方?”又卖力地动了 起来,一朗子也不安地叫起来。一会儿后又不叫了,因为叶静静将骚穴凑了上来, 堵上了他的嘴。

    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可把慧燕姑娘给害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