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10集】 第一章 不离不弃

作品:《仙童下地狱

    只见叶静静低下头,羞答答地玩着衣角,展现出魅力无边的风情,像个 十六、七岁的女孩一样。叶蒙蒙开心地笑着说:“我妹妹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跟小丫头一样?我想她 是见到你太高兴了。”

    一朗子贪婪地看着叶静静的表情,一时间忘了吃东西。

    叶蒙蒙说:“朱公子,我看你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一朗子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好吧,我先吃东西了。”狼呑 虎咽地吃了 一阵,不过心里的疑问还是解不开。

    叶静静站了起来,拿毛巾替他擦了手和嘴,动作温柔、周到,像服侍自己的丈 夫一样,让一朗子受宠若惊。

    一朗子对她笑一笑,说道:“静静姐,哪个男人娶到妳,晚上作梦都会笑出来。” 叶静静听不到,叶蒙蒙便向叶静静打手势,叶静静知道他的意思后,深情地望 着一朗子,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一朗子心神荡漾,看着叶静静鲜艳的粉红色衣衫包裹着撩人的身材,少妇风情的脸,成熟美艳又活力四射,和上次相比,更加水灵了。

    叶蒙蒙微笑道‘ ‘“朱公子,你愿不愿意娶我妹妹呢?”

    一朗子心里一甜,说道:“我当然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了。只是我结过婚,静 静姐也嫁过人了吧?叶濠蒙轻轻摇头,柔声说:“我妹妹并没有嫁人。”

    一朗子脱口而出,说道:“但我看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叶蒙蒙美目一瞇,说道:“朱公子,你会不会嫌弃她不是处女呢?”

    一朗子端详着叶静静,沉吟着说:“自然不会,只是我已经有娘子,她跟着我 可委屈她了。”

    叶蒙蒙赞许地盯着他,说道‘ ‘“朱公子,你人眞好,遇上你是静静的福气。”

    一朗子急道:“朦蒙姐,妳还没有告诉我静静姐是怎么回事。”

    叶蒙蒙向叶静静打个手势,只见叶静静愣了 一下后摇了摇头,于是说:“朱公 子,我妹妹不让我说。我不能违背她的意思。对了,朱公子,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一朗子便把他和毛兴旺的恩怨讲了 一遍,不过有涉及到男欢女爱之处,就直接省略。

    叶蒙蒙叹了 一 口气,说道:“毛兴旺好歹也是一派掌门,想不到是这种卑鄙小 人,还对你这个后辈苦苦追杀不放,眞是不知羞耻。”

    一朗子说道:“蒙蒙姐,听说毛兴旺有好几个师兄弟,他们之间也有不小的仇 恨。”

    叶蒙蒙点头道:“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谁也说不明其中的内幕,我怀疑跟他 们的师父有关系。在这四个弟子里面,贝蓉是上一代掌门的亲生女儿。”

    一朗子心中大喜,心想:我终于知道贝姐的大名了,原来叫贝蓉。他立刻问道: “那个女徒弟叫贝蓉吗?长得倒是挺美的。”

    叶蒙蒙笑道:“那是当然,她年轻时的绰号叫‘彩虹仙子,,风采还会差吗? 怎么了,朱公子,你对她动心了吗?你可不能那样喔。”

    一朗子一怔,忙说道:“蒙蒙姐,怎么会?我都已经有娘子,不会再乱来的。” 心里却想:要不是她有丈夫,我想把她娶回家,就可以每天晚上享用了。

    叶蒙蒙对他神秘一笑,说道:“没动心就好,不然的话,你肯定会倒大楣的。”

    一朗子追问道:“为什么?”

    叶蒙蒙想了想,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对了 ,朱公子,难得咱们有缘重逢, 你一定还没有欣赏过湖上的美景吧?让我们姐妹陪你欣赏,再找两个歌女唱曲,让 你好好高兴高兴。”

    本来一朗子急于打探贺星琪的消息,见叶蒙蒙如此盛情,而他又很想陪伴两位 美女,便说道:“好吧,那小弟我就打扰两位姐姐了。”

    叶蒙蒙微笑道:“朱公子,你还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从上次分别之后,就 一直把你当作是亲人。”

    |朗子听了心里好舒服,说道:“姐姐,以后妳就不要叫我朱公子了,就叫我 弟弟吧。”

    叶蒙蒙心里一甜,将这话转达给叶静静之后,便说道:“以后我就叫你朗弟弟 了 ”

    一朗子听她声音悦耳动听,情绪大好,说道:“求之不得!”

    于是,在这一天,叶濠蒙请了 一位船夫划船,并和妹妹陪伴一朗子游湖。

    湖光水色,美人飘香,使一朗子心醉不已。

    叶静静不能说话也听不到,可是她的目光不时在一朗子身上打转,每一个眼神、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好看;还有叶蒙蒙,虽是双目失明,但知识丰富又很健谈, 连表情都令人抨然心动,一皱眉或者一抿嘴,都有说不出的美丽。

    两个美女姐姐把一朗子迷得醺醺然,不知天南地北,心想:她们虽有残疾,可 是同样令人倾倒!如果她们愿意的话,我眞的愿意照顾她们一生一世,使她们不再 承受飘泊之苦、孤独之苦。只是不知道叶静静怎么失身的?看样子应该不是被强暴, 因为在她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到痛苦的影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我得弄个明白。

    一朗子与叶蒙蒙长谈后,非常佩服她。因为她的知识非常渊博,天文地理、医 术武功、建筑风水等,无一不通,当他的老师绰绰有余。

    谈来谈去,就谈到武功上。叶蒙蒙说:“咱们过过招吧。”

    一朗子很谦虚地说:“还请姐姐手下留情!”

    叶蒙蒙抿嘴一笑,说道:“我不会对你客气的。”一个箭步,双掌拍来,柔中 含刚,姿势美妙。

    一朗子:“来得好。”微微一退,双手抓其手腕。

    叶蒙蒙的听觉远胜于一般人,变招敏捷,双手一收再一推,击向一朗子胸前, 轻盈而灵活,准确而利落,一点也看不出是盲人。

    二人你来我往,在甲板上战了十几个回合。

    叶静静在旁边观看,见心上人武功不凡,芳心得意,不时拍掌,不时举臂,但 等她发现一朗子居然没有内力,不禁皱起眉头。

    二人打得兴起,越打越快,越打越急,眞是龙飞凤舞、龙凤交缠。打到后来, 只见模糊的影子乱飞,分不出是谁。只听一声喊:“下水吧你!”

    叶蒙蒙一脚踢在一朗子的腿上,一朗子的身子像一团棉花被抛到高处,然后又 像断了线的风筝,落向宽广的湖面。

    一边的叶静静见了,顿时花容失色。叶蒙蒙也觉得无奈,把心上人踢下水可不 是她的本意。

    只见叶静静身子瞬间窜向一朗子,一把搂住他的腰,细腰一扭,二人便像风一 般飘回到甲板。动作之迅速,身姿之美好,叫人拍案叫绝。

    一朗子佩服之余,与美女身体相贴,也没有客气,紧紧搂住她的娇躯。她的身 子眞软、眞香、眞叫人陶醉!让一朗子陶醉到回到船上还舍不得松手。

    叶静静俏脸如霞,又不好推他,叶蒙蒙则提醒道:“朗弟弟,你要抱她,回船 舱再抱吧。旁边还有水手和船家在看你呢。”

    一朗子这才放开叶静静,说道:“蒙蒙姐,妳的武功眞好;静静的身手也相当 了得。谁要是娶到妳们两个,眞是祖坟冒青烟。”

    叶蒙蒙心里一暖,美目一瞥他,挑衅地说:“要是让你娶我们两个,你愿意吗?” 接着叹息道:“你肯定不愿意,谁会愿意娶两个身有残疾的女人?说到后面,双 眉都皱在一起,俏脸黯然,像月亮被云掩盖一般。

    一朗子想都不想,说道:“姐姐,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在我看来,妳们可比一 般的女人出色多了。妳想想,普通的女人有妳们这般美貌、身手、聪明和本事吗? 要娶娘子,就要娶妳们这种,绝不娶平庸的女人。”这话虽有几分夸张,但也是出 于眞诚。他心里倒眞有把她们收在房里的念头,只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

    叶蒙蒙听了他的话,看着他的健美的身材和俊秀的面孔,以及眞诚的表情(自然看不到,凭感觉的。〉,眼中忍不住闪着泪花,贝齿咬着红唇,双肩微微抖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叶蒙蒙心想:朗弟弟的心地眞好,我们没有看错人,他没有鄙视我们的意思, 不枉我们犠牲自己救他。妹妹失身给他很値得,他确实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美少年。 叶蒙蒙忍着泪,透过手势告诉叶静静。

    叶静静呆了呆,顿时泪如雨下,哭得如梨花带雨,美态令人倾倒。哭到后来, 竟喜极而泣到露出笑容,看得一朗子双眼发直。

    叶静静被看得羞怯:,打了个手势道:“我去洗把脸。”一阵风般的跑了。

    一朗子望着柳腰圆臀的扭摆,衣裙飘飘的样子,不禁色心骚动,又一想:也许 她有心上人了,我可不能自作多情。

    叶蒙蒙看在眼里,说道:“朗弟弟,喜欢静静吗?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把她嫁 给你好了。”

    一朗子一脸的喜悦,说道:“我要她,我也要妳,妳也愿意跟我吗?”

    叶濠蒙脸上发烧,将俏脸侧过一边,并不答话。羞涩而兴奋的表情就是答案。

    一朗子心中激动,牵着她的手,将她揽入怀里,无限幸福地阖上美目。

    一朗子搂着她的腰,闻着她的香气,感受着她肉体的美好,激动得都要流鼻血了 靠在男人怀里的叶蒙蒙,柔声说:“朗弟弟,快放开我。大白天的有很多过往 的船只,会被人看到。”

    一朗子紧搂着她的细腰,说道:“我可舍不得放手,这么好的女人,我想一直 抱着。”

    这时候,叶静静洗干净脸后跑过来,见二人如此情景,在旁边站着,不好近前。

    一朗子向她招招手,示意她也过来。

    叶静静羞怯地笑了笑,目光扫过湖面过往的船只和游人,还是勇敢地跑来,靠 在一朗子身上。

    一朗子一手搂一人,心里眞是爽快又骄傲。风景再美,也不如美人的魅力大。 蓝天、阳光、小岛、碧水,毕竟没有贴身的肉体柔软、弹性、温暖,更有销魂的春 宵叫人乐不思蜀呢。

    一会儿,二女被过往的行人看得芳心不安,还是挣脱出怀。

    一朗子见了,哈哈大笑,说道:“两位姐姐,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 够!”还是拉着 一女的手。

    叶蒙蒙哼道:“你啊,不是个好男人,花心大萝卜。”

    一朗子在她的耳边吹着气,说道:“那妳喜不喜欢?”

    叶蒙蒙叹息道:“只要你喜欢,我们也没法反对。”

    这时叶静静向叶蒙蒙打个手势,目光尽在一朗子身上。

    一朗子不解其意,望着叶蒙蒙。

    叶蒙蒙说:“静静提到你的内力问题。你的内力被限制了,大为不妙,要是遇 到强敌肯定会吃亏。为了你以后好,你要想法子尽快恢复内力。”

    一朗子见女脸上全是关切,心里暖洋洋的,说道:“我也想,但不知道找谁 帮忙。”心想:连师父的师弟叫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找到可以打听的地方。

    叶蒙蒙说道:“我检查过你的身体,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点穴手法,中原的这些 武林名家恐怕没有办法。最有可能帮你恢复的人应该是黑道的那个大魔头,不过这家伙在江湖上消失几十年了,不太好找。”想一想,又说道:“这个黑道的魔头跟 绝代三娇之一的乌其娜家有关系。我想,你可以问问她。”

    一朗子心中一喜,心想:是乌姐姐,那可是熟人了,上次见面差点摘了她的处 女之花。她不是跟我打赌吗?她输定了,等着乖乖替我暖被吧!恢复内力的事,她 一定会帮我的。

    一朗子问道:“那个大魔头年纪应该不小了吧?‘”

    叶蒙蒙回答道:“那个魔头大略也有二百岁了吧?听说当年他的武功是天下第一。后来被人击败才退隐江湖。”

    一朗子说道:“他会帮我吗?”

    叶蒙蒙安慰道:“不用急,咱们慢慢想办法好了。”

    叶静静在旁边一会看这个,一会看那个,透过二人的表情猜测着意思。明亮的 眸子移动着,配上弯弯的眉毛,润泽的红唇,荷花般鲜一一的俏脸,眞让人想亲上几口。

    一朗子一会看看姐姐,一会瞧瞧妹妹,心想:只要能活着,只要能和美女们相 伴,内力恢复的问题我不急。目前最要紧的是找到星琪的下落,再把她抢回来。我的女人怎么能嫁给别的男人?

    这时候,一艘小船从岸边朝大船划过来。船头站着一人,距离远所以看不大清 楚,凭着柔美的身影,可以判断是个年轻女子。

    等船再靠近一些,看到那个身影穿着嫩绿色的劲装,高挑婀娜,腰上挂剑,秀 发用一条红手帕包着,整个人英姿勃勃中透着几分女性的秀美。

    到了近前,可以看清楚她的脸。瓜子脸,尖下巴,一双大眼睛比湖水还清澈。 只是目光充满怒气和杀气,而她愤怒的对象是一朗子。

    一朗子喜欢看美人,见这妞挺美貌,特别想看,只是不明白她为啥对自己这么 凶,杀气腾腾的似乎想咬自己几口。他敢很肯定的说,他不认识她,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叶静静和叶蒙蒙也知道有人来了。叶蒙蒙看到叶静静的手势,轻声说:“朗弟 弟,这个姑娘叫余慧燕,人称苏州一燕。”

    一朗子听得胡涂,心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姑娘耳朵很尖,说道:“没错,我就是苏州一燕余慧燕。”声音清脆,带着几分苏州味,特别好听。

    说完,在离大船几丈处,双足一点,像燕子一般落在大船上,悄然无声,姿态 好看,看得一朗子眼睛发直。

    那姑娘瞪着一朗子,很不喜欢他这种色狼目光,指着一朗子问道:“你就是朱 一朗吗?”

    一朗子微笑道:“正是在下,小妹妹找我何事?看她的年纪,跟自己相仿。

    姑娘脸上一红,轻呸一声,说道:“谁是你妹妹,不要胡说。”

    一朗子笑了笑,目光在她身上打转,说道:“那么,余侠女,找我什么事?” 余慧燕回答道:“杀淫贼!”

    一朗子听了纳闷,前后看看,除了那些船家水手远远地站着外,没有其他男人, 就问道:“淫贼在哪?”心想:难道是我吗?我何时淫过妳了?

    余慧燕“唰!”一声拔剑,干净利落。剑尖指向一朗子,说道:“淫贼就是你!” 旁边的叶蒙蒙说:“余姑娘,妳一定是搞错了,朗弟弟他不是淫贼。妳一定找 错人了。”

    余慧燕哼了两声,说道:“眞想不到叶氏姐妹会跟淫贼混在一起。妳们可是一 直洁身自爱,名声很好,可别犯傻啊丨‘”

    叶蒙蒙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说:“我们姐妹好歹也活了大半辈子,看人方面 是不会错的。倒是姑娘妳,做事太过于冲动。”

    余慧燕大声道:“我做事哪里冲动?我来杀淫贼,是为武林除害,妳们可不要 阻止我。”

    一朗子说道:“妳口口声声说我是淫贼,妳有什么根据吗?我淫过谁?我淫过 妳了吗?”见她态度蛮横,一朗子也不跟她客气了。

    余慧燕大叫道:“放屁!你要敢对我那样,我把你碎尸万段。”

    一朗子微笑道:“那妳倒是说说,凭什么诽谤我是淫贼?”

    余慧燕尽力抑制自己的情绪,说道:“我当然有根据,你淫了陆小珊和贺星 琪!”

    一朗子愣住,忍不住笑道:“姑娘,妳脑子没问题吧?陆小珊是我娘子,我跟 她亲热,那是淫吗?至于星琪,我何时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二心想:后半句倒是不太准确,除了没干过她,别的便宜可是占过。

    余慧燕哼道:“你用卑鄙的手段赢了比武招亲,骗陆小珊嫁给你,这就是淫; 贺星琪一定是被你糟蹋了身子,要不然为什么不肯跟我哥哥成亲?”

    一朗子被栽赃得脑子一片胡涂,说道:“妳哥哥是谁?”

    余慧燕骂道:“淫贼,你受死吧!姑奶奶懒得跟你废话。”说罢,身子一晃, 剑尖一颤,便向一朗子刺来。

    叶蒙蒙叫道:“哪来的丫头这么野蛮无礼?”手一扬,便向剑锋抓去。

    余慧燕感受到叶蒙蒙手上的力量,生怕丢剑,忙将剑撤回,说道:“这事跟妳 们无关,请妳们让开。

    “你这个小淫贼也不会靠女人保护过日子吧?是男人就跟我单打独斗。”

    一朗子哈哈大笑,说道:“小姑娘,妳倒眞是个有心眼的人。好,我不用她们 保护,跟妳单挑就是。不过嘛,咱们不能这么胡涂地打,把事情说清楚再打不迟。 妳说呢?余慧燕急了,咬着牙说:“跟你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怕脏了我的嘴。”

    一朗子在她隆起的稣胸上瞄了瞄,说道:“妳的嘴脏,一定是吃了臭豆腐。” 余慧燕叫道:“你才吃了臭豆腐。”

    一朗子不跟她计较,说道:“在打之前,我要解释清楚,我跟星琪是好朋友, 我可没糟蹋她的身子,不准妳乱造谣,冤枉我没做的事、败坏星琪的好名声。” 余慧燕冷笑道:“一 口一个‘星琪,的,她跟你只是好朋友吗?要只是朋友, 你干嘛说她是你的小娘子?她还什么都不肯对我们解释,是不是默认?鬼才相信你。 你告诉我,为什么她说什么都不肯马上和我哥哥成亲?难道和你没关系吗?”

    一朗子很有耐性,说道:“我说她是我的小娘子,那是戏言,做不得眞。她不 做解释,可能是因为没有解释的必要。

    “以她的人品和性子,有可能当谁的小娘子吗?我倒是很想让她当一次试试, 可是她肯吗?

    “还有,妳哥哥是谁?我认识吗?”心想‘ ‘不会是扇公子吧?

    余慧燕严肃地说:“我哥哥是扇公子,我是他妹妹,明白了吧?我哥哥心胸宽 大,不计较贺贺星琪的过去,非要娶她,但我可不同意。

    “我哥哥是个痴情人,看上她、要娶她过门,可是贺星琪不识抬举,三番五次 拒绝他。这次虽然同意了,但我看她也没有什么诚意。”

    一朗子心一沉,说道:“什么!她答应和妳哥哥成亲?”心想:这可不好了。 余慧燕盯着他的脸,说道:“这回急了吧?两个月之后你可以到我家喝喜酒。 那天是大喜日子,连要饭的都可以去白吃白喝。”

    一朗子听了,皱起眉头,心想:不行,不行,我不同意。

    一朗子盯着凶巴巴的余慧燕,说道:“如果她能嫁得成,我肯定会去喝这杯喜 酒,并且送一件大礼过去。”

    这引起余慧燕的怒吼:“姓朱的,你什么意思?存心不想让我哥哥成亲吗?我 告诉你,有我在,你休想乱来。”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余侠女,既然日子都定好了,妳还来找我干什么?我 可没有阻止他们成亲!”心想:只要星琪喜欢我,她甭想嫁给别人。她嫁给谁,我 都会去把她抢过来。

    余慧燕哼道:“我来是杀淫贼的,我已经说过了。”

    一朗子放声大笑,看看叶氏姐妹,她们都很关心自己,随时都想上来帮忙。

    一朗子说道:“妳这个丫头眞有意思,连我淫过谁都不清楚,凭什么杀我?” 余慧燕叫道:“就凭你破坏我哥的亲事,我就可以杀你一百次。淫贼,今天我 就叫你陈尸在玄武湖里。”说罢,一个箭步冲来,剑光闪闪。

    一朗子轻轻一退步,说道:“等一下,还有一句话要说。”

    余慧燕气得哇哇直叫,说道:“朱一朗,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这么多废话? 快说!”

    一朗子并不着急,说道:“我可以和妳打,不过嘛,不能白打,得有赌注。” 余慧燕没好气地说,“我是来杀淫贼的,和淫贼有什么好赌的?”

    一朗子笑道:“说我是淫贼,只有妳一个人说,我不承认。如果妳能把我淫过 的女人叫到我跟前指证我,我才服气。不然,妳就是乱说。”

    余慧燕没话说,叫道:“我可没工夫去找受害者,我直接把你宰了就完事。”

    一朗子瞇着眼睛在她的身体上扫一遍,有点不怀好意,说道:“余侠女,妳有 自信可以杀我吗?”

    余慧燕很硬气地说:“当然了,你一个淫贼能有多大本事?”

    一朗子胸脯一挺,说道:“妳可别忘了,我在比武招亲中击败所有的对手。陆 小珊是我凭本事赢来的。”

    余慧燕嘴一撇,说道:“你还有脸提?那些人都是饭桶。”

    一朗子笑道:“这么说,余侠女的功夫很厉害啰?”

    余慧燕满脸骄傲,说道:“我爹是武林盟主,我哥是扇公子,我本人嘛,可是 江湖八艳之一,你说我行不行?‘”说着,也挺挺酥胸。

    一朗子看了 一眼,发现余慧燕胸脯还不算小呢。他没有多看,目光回到她的脸 上,说道:“既然妳有眞本事,咱们就赌一下。妳要是不敢,怎么来的就怎么走, 我可没空陪妳玩。”

    余慧燕银牙一咬,说道:“我有什么不敢和你赌的?你说,要赌什么?”

    一朗子做出很大方的样子,说道:“妳是女的,自然由妳说。”

    余慧燕斩钉截铁地说道:“好。你要是输了,随我处置。好了,开始吧。”

    一朗子笑道:“妳要是输了呢,妳想怎么办?余慧燕说道:“也随你处置。这样公平吧?”

    一朗子点头道:“确实公平。我正好缺一个使唤丫头,扫地、做饭、洗衣服、 暖被窝什么的。”

    余慧燕骂道:“淫贼、无耻,我要取你狗命!”说罢,像只豹子般扑过来,剑 尖直刺对方胸口,又快又狠。

    一朗子叫道:“好家伙,眞凶!小心嫁不掉啊!”身子向后一滑,剑尖停在胸 口前几寸处。

    叶蒙蒙关心地说:“朗弟弟,小心点,这姑娘的功夫不赖。”

    一朗子朗声一笑,说道:“蒙蒙姐,妳不用担心我,我正想送妳一个使唤丫头呢。”

    叶蒙蒙听了,噗喃一笑。对叶静静做个手势,叶静静却笑不出来,目光始终盯 在一朗子身上。

    余慧燕骂道:“淫贼,眞是气死我了。我要把你变成奴才,天天倒夜壶。”抖 着手腕,使剑连刺他几处大穴。

    一朗子一边躲闪,一边说道:“要我天天陪在妳身边,我很乐意,说不定时间 久了,妳会嫁给我。反正也没人敢要妳,谁叫妳这么凶。”

    余慧燕骂道:“狗屁,放狗屁!你才没有人要。姑奶奶我早就有好人家了,人 家可比你俊俏多了,有身分多了。”剑法越来越快,将一朗子罩在剑网之中。

    一朗子笑道:“比我俊俏?我才不信。比我有身分,也是靠老子才有的,不过 就是个寄生虫。”

    余慧燕哼道:“你管得着吗?小淫贼。”身形曼妙,挥剑如风,杀机重重,逼 得一朗子手忙脚乱,越来越难应付。毕竟他手中无剑,只靠拳脚功夫是差了点。

    旁边的二女着急。叶蒙蒙指指叶静静腰上的剑。

    叶静静一扬手,剑已出鞘,射向一朗子。

    余慧燕立刻挑向来剑。

    来剑受阻,又飞回叶静静身边。

    叶蒙蒙听声后,在剑身上手指一弹,剑复向一朗子射来。

    余慧燕再度以剑一挑,这次居然没挑动!

    一朗子一个窜身,将剑握在手里,说道:“姐姐好功夫。”

    叶蒙蒙微笑道:“朗弟弟,专心比武,可不能输!姐姐还惦记着你的礼物呢。” 余慧燕哼道:“只怕偷鸡不成铀把米。”剑法一变,疯了似的向一朗子刺去, 那架势分明是想一剑结束他。

    一朗子握剑在手,信心大增,展开追风剑法,和她战在一处。由于没有无为功, 他尽量避免和对方硬撞,避实击虚,看准机会,进行反攻。

    十几个回合下来,二人难分高下。余慧燕剑法纯熟,攻守有道,身形灵敏,一 招一式有板有眼,绝非等闲之辈。

    一朗子心想:这姑娘不好对付,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看来得加倍小心。要 是有无为功在身,几招之内必能胜她。

    余慧燕见久攻不下,也暗暗着急,心想:淫贼还眞有两下子,倒是低估了他。 我要使出我的绝招,这样才能出其不意胜过他。

    双方再度击战,只见人来剑往,令人眼花撩乱。那些船家和水手远远看着,大 气都不敢出。过往的船只,也停在跟前看热闹。

    有人认识余慧燕,说道:“余大小姐发威了,看着,今天那小子一定要倒大楣。 不死也得扒层皮。余大小姐的本事,在江湖的侠女里可是一流。”

    还有人说:“眞是大胆,连余大小姐都敢招惹,眞是活腻了。要知道,大小姐 未来的夫家也不得了,也是名门望族、武林世家。随便派一个高手来,也能撂倒这 小子。”

    交战双方哪有心情听这些闲言碎语?每一剑交手,都是胜败的关键。打着打着, 余慧燕哼道:“姑奶奶有事,今天打到这,改天再陪你玩。姑奶奶走了。”

    一朗子笑道:“别走,侠女,咱们还没有分出胜负呢。我挺喜欢跟妳玩的,就 算陪妳玩到床上,我也奉陪到底。”

    余慧燕听了,气得咬牙直响,说道:“你不得好死,淫贼。”说着,猛刺两剑后, 身子一转再一飘,向船边奔去。

    一朗子随后就追,说道:“我的使唤丫头,妳别跑,咱们再玩玩,包妳舒服。” 充满挑逗之意,连叶蒙蒙听了都有醋意,心想:我这个心上人,太轻浮了,这话传 到那丫头家和她夫家,就是大祸。

    余慧燕见他追来,暗自叫好,猛地回头,说道:“去死吧,淫贼。”从怀里一抓, 向后一扬,几道银光射向一朗子。

    一朗子早想到了,笑道:“小把戏,算什么!”手腕连抖,发出铛铛声。

    余慧燕连连挥手,藉此良机回杀过来。暗器打法五花八门,种类也丰富多采, 像大雨淋来。再加上余慧燕提剑回刺,万无躲开之理。

    当此千钧一发之际,叶静静露出焦急忧伤之色,闭上眼睛。周围的看客也惊叫 起来,叶蒙蒙立刻知道事情不妙,欲援救时为时已晚。她简直想冲上去替他抵挡, 但她是个盲人,无法行动自如。她知道,即使心上人不被剑刺着,也会被暗器伤着, 因为轻功再快还是不能躲开。

    她在心中悲呼道:朗弟弟,刚才姐姐应该上前帮你,也就不会失败了。

    说明迟,那时快,一朗子在生死攸关之际,也使出绝招,准确地说,这是种赌博。 他使出腾云驾雾之法,跟暗器比快。这当然是赌了,要是赌输了可会很惨,会被暗 器打得不像人样,或者被细针扎成马蜂窝。

    在暗器打到之前,他的身子像电光一样射向身后,众人只觉得一朗子凭空消失。

    再看到他时,他已折身而返,趁余慧燕一怔之时,将剑架到她的脖子上。

    事发突然,众人眼神没跟上,像变戏法似的,余慧燕的小命已经被一朗子掌握住。

    余慧燕回过神后,又惊又怕,但她还是伸直脖子,说道:“朱一朗,你要是男 子汉的话,就尽管杀了我吧。”说着,愤怒地斜视着他。

    刚刚化险为夷的一朗子听到这话,不由地露出笑容来,小声说:“余侠女,我 不想杀妳,我跟妳远无冤近无仇,为何要杀妳?妳长得这么漂亮,身材也这么迷人, 只要是男人都舍不得杀妳。”

    余慧燕心里一松,哼道:“你总算开窍了,还能看得清楚。你快放了我,今天 就这么算了,咱们之间的债两清,以后我不找你算账就是了。”

    一朗子嘿嘿冷笑,说道:“什么?放了妳?暂时不可能。”

    余慧燕咬了咬红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气派,说道:“那你杀了我吧,姑奶奶不 怕”

    余慧燕这么一说,倒让一朗子两头为难,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一朗子想了想,朝叶蒙蒙喊道:“濠蒙姐,过来点她穴道。”

    叶蒙蒙会意,过来在她的身上点了几下,还将她的剑缴下。

    余慧燕只觉得全身无力,无法运行内力,便瞪着眼叫道:“这是绑架,你会付 出代价的。”

    一朗子朗声笑道:“我不想绑架妳,只想跟妳好好谈谈,谈过后就放妳走,不 会把妳怎么样。”

    余慧燕说道:“跟你这淫贼有什么好谈的?”

    一朗子扫视着她的肉体,说道:“妳口口声声说我是淫贼,我总得做点什么吧? 不然怎么也对不起‘淫贼,这个称谓。”

    余慧燕俏脸一变,怒视着他,说道:“你敢?”

    一朗子收了剑,说道:“余侠女,跟我进船舱吧。”

    叶蒙蒙也说:“进去吧,我们不会为难妳的。”

    余慧燕朝着一朗子叫道:“我看你敢把我怎么样?”

    一朗子笑着对叶蒙蒙说:“蒙蒙姐,吩咐下去,端上好酒好菜,咱们好好乐一乐,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残红将天空映得通红。

    叶蒙蒙微笑道:“好,不过我们姐妹没有什么酒量。”

    一朗子说道:“没关系,余侠女可以陪酒。”

    余慧燕没好气地说‘ ‘“你做梦,把我当什么人了?‘”

    押着余慧燕进了船舱,要她坐下。一朗子说道:“余侠女,妳可不能不守规矩, 咱们说好,输的一方要由对方处置,妳怎么能不讲信用呢?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 难追。”

    余慧燕哼道:“我是女的,不是大丈夫。”

    一朗子一怔之后笑了,说道:“妳还眞有意思,很合我的胃口。对了,妳的未 婚夫是干什么的?是哪家的狗少?”

    余慧燕叫道:“你才是狗少!跟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一朗子抱着膀臂,说道:“我就不明白,我根本不认识妳,和妳没有半点关系, 妳凭什么找我动武,还要杀我?”

    余慧燕说道‘ ‘“就凭你勾引贺星琪,我就该杀你;还有,她不肯跟我哥哥完婚,也一定是因为你。”

    一朗子略有所思,说道:“那也是我跟妳哥哥之间的事,妳用不着参与。毕竟 我没有伤害妳。”

    余慧燕板着脸说:“不对,我家的事,也就是我的事。”

    这时候,酒菜上来了。叶蒙蒙柔声说:“朗弟弟,可以用了。”

    一朗子说声好,又对余慧燕说:“余侠女,打了半天,妳也饿了,一起吃吧。” 余慧燕斜视他一眼,鼓着桃腮说:“谁知道你的酒菜干不干净?丨”

    一朗子哈哈笑,说道:“算了,妳就坐着饿肚子,我们先吃。”跟两位美女坐 到桌边。叶静静倒好酒,又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