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9集】 第四章 以武交流

作品:《仙童下地狱

    大侠女见了一朗子的呆样,得意地一笑,向前走去。一朗子忙跟在后面,看看她要将自己带到哪。

    他以为从待客之道上讲,应该是引向客厅才是,然后上茶、攀谈。等到了地方一看,不是客厅,而是演武场。挺大的一个院子,摆着兵器架子,沙袋、石球、梅花桩等物一应俱全。

    大侠女停步,指了指兵器子,说道:“朱一朗,选一样吧。”

    一朗子瞧瞧兵器架,又看看大侠女,说道:“美女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要考验我的武功吗?”

    仔细看她,越看越美,只是她秀发梳成髻,显示已是少妇了。

    大侠女注视着一朗子,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星琪是你的小娘子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这么吹牛,是不是武功绝顶?”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美女姐姐,我的武功平平,没必要较量的。我向你认输不行吗?”

    大侠女俏脸一沉,说道:“不行。要是武功不行的话,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我家可从来不允许废物进来。”

    一朗子陪笑道:“美女姐姐,我不是废物。”

    大侠女说:“那好,选一样兵器吧,不必啰嗦。”

    一朗子望望兵器架,说道:“美女姐姐,兵器不长眼睛,万一伤到姐姐,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一定会痛苦得想自杀。”

    目光回到她脸上,观察着她的脸色。

    大侠女脸上一热,圆睁美目,哼道:“臭小子,少来甜言蜜语。我可不像星琪,那么容易上男人的当。我可是有丈夫的女人。”

    说到这儿脸上一暗,又咬了咬红唇,像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似的。

    一朗子见此,说道:“好吧,美女姐姐,那我就得罪了。”

    走过去,挑了一把剑握在手里。还好,这把剑不像自己想象得那么低劣,握着还颇顺手。

    大侠女脸色瞬间恢复正常,说道:“小子,你嘴巴挺甜的。我不想为难你,只要能在我的手里走上三十个回合,我就让你拜见贺老爷。”

    一朗子分腿弓步,横剑当胸,说道:“好,美女姐姐,你也挑样兵器,请进招吧。”

    心想:你也太小看我了,以我的追风剑法的威力,有几个人敢说这样狂话的?

    只怕到时候你吃败仗,脸上很难看。

    大侠女向一朗子一招手,说道:“来吧,不必客气。”

    仍然气定神闲地站姿。

    一朗子不再犹豫,一个滑步,手腕一抖,刺向对方肩膀,看看她的反应如何。

    只见大侠女不闪不避,当剑尖要触及肩头之前,突然伸指向剑身夹过去,动作看似寻常,却又快又准。

    一朗子连忙变招,剑一翻,横削她的手腕。大侠女相当敏捷,头一低,当剑过去后,伸指向剑身弹去,正弹个正着,一股强力由剑身传来,震得一朗子手腕生疼?

    一朗子大惊,想不到美艳少妇是个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

    当下不敢大意,展开追风剑法,连绵不绝地发动进攻。他攻得有张有弛,有板有眼,处处凭智慧应付,绝不冒险、蛮干。

    女子的反应和应变能力,也令一朗子暗暗敬佩。只见她在剑网中飘来荡去,潇洒自如,不但应付恰当,使自己不能前进,而且身法极美,令人沉醉。那扭腰、抬腿、曲臂、耸肩,在柔美之中还透着几分刚劲,真令人服气。

    一朗子觉得和她交手,不是在武斗,而是在欣赏艺术。因为过于陶醉,一个不慎,被大侠女再度弹到剑身,握不住剑,咻地一声,剑脱手向半空射去。

    大侠女直起腰,斜视他说:“好色之徒,你不要命了。”

    一朗子一呆,心想:我可不能随便就被打败啊!要是败了多没面子。这么想着,双足一点,朝剑追去。剑速虽快,但一朗子更快,不等那剑力尽,已经抓在手里,并像片树叶似的落回地面。

    身形之快、之美,令人刮目相看。

    大侠女看得一呆,长吁一口气,望着一朗子说:“不必再打了。”

    一朗子眨了眨眼,说道:“美女姐姐,难道我输了吗?”

    大侠女直视着他,目光中多了几分钦佩,说道:“你已经通过我的考验,可以见贺老爷了。”

    一朗子听了大乐,随手一抛,剑便稳当地落回原位,像没有动过似的。

    大侠女瞧着他,说道:“朱一朗,你的武功不错,年轻人达到如此程度的,也是难得。只是有致命弱点。”

    一朗子说道:“谢谢姐姐夸奖,我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

    大侠女嗯了一声,说道:“可惜啊、真可惜,你要是内力不被限制的话,我敢说,在江湖上的年轻人里你是第一高手。就是把全天下的人都算上,能打败你的人也不会太多。”

    一朗子听了这话,心里大爽,向大侠女深施一礼,说道:“谢谢姐姐夸奖。”

    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和身上,不想挪开。越瞧这女子越美,身材惹火,长相绝色,再想到她不同凡响的武功,更叫人着迷。她究竟是谁啊?是星琪的什么人呢?是她的亲戚吗?

    大美女被他的目光瞧得芳心乱跳,脸上发烧,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说道:“朱一朗,你看女人总是这样吗?一会儿看脸,一会儿看胸脯,一会儿又看下面吗?这是君子所为吗?”

    一朗子干笑几声,说道:“我这个人虽然算不上君子,但算是好人。我对女子还是挺尊重的。只是一见到姐姐这样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忘了有什么顾忌,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怎么想就怎么想。这样我心里才痛快。我可不是那种当面像君子,背后是淫贼的男人。”

    大侠女听了忍不住一笑,又像玫瑰花开般,艳光照人,令一朗子大饱眼福,心想:这是星琪的姐姐吗?最好能天天见到她,就算不能上床,心里也舒坦。

    大侠女脸一板,说道:“你倒是真坦白,果然是与众不同的男人。这种话还没有几个人敢在我面前说的。你倒是真有胆子,不怕我杀了你吗?”

    一朗子很坦然地说:“我只是说了心里话,难道姐姐会乱杀无辜吗?会乱杀一个诚实的男人吗?”

    大侠女叹息一声,说道:“星琪遇上你,也是她的命。相比之下,你的嘴可比那小子会说多了,星琪不变心才怪!”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姐姐说的小子是扇公子吗?还有,星琪真的变心了吗?喜欢上我了吗?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在哪里?在家吗?”

    心里暖洋洋的,只觉得离贺星琪越来越近了。

    大侠女淡淡一笑,说道:“小子,想套我的话?门都没有。你想知道什么,就等见到主角再问吧。不过看在你武功不错,也很会耍嘴皮子的分上,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一朗子鼓掌道:“好啊,小弟恭听芳名。”

    大侠女像是有几分羞涩,双掌互搓一下子,说道:“我叫贺星玖。”

    一朗子听了,叫道:“好名字,好名字,我很喜欢。不知道姐姐跟星琪是什么关系。”

    贺星玖面带微笑,说道:“你不是挺聪明吗?倒是猜猜看。”

    一朗子摸着头,试探着说:“从名字上看,你应该是星琪的亲姐姐。”

    贺星玖掠了一下秀发,摇头道:“错了。许多人开始也都是这样猜的,结果还是猜错了。”

    一朗子又猜道:“那你一定是星琪的妹妹了?”

    贺星玖呵呵直笑,笑得花枝乱颤,胸脯起伏,看得一朗子两眼放光。她发现了一朗子的目光,便止住笑,横臂挡胸,嗔道:“你这小子真不老实,星琪遇上你,算是遇到克星了。”

    一朗子笑了笑,像是没听到,把目光移回她的脸,说道:“既然不是她的亲姐姐,也不是亲妹妹,那一定是堂姐妹了。”

    贺星玖摆了摆手,说道:“我看呐,还是别猜了。你就算想破脑袋,也猜不到我和星琪的关系。”

    一朗子苦着脸,说道:“姐姐这个问题太难了,能不能给点提示啊?”

    贺星玖笑着摇头,说道:“我先不告诉你,就让你猜不到,这样才有意思,就像你追一个女人一样,追上之前,她像一件珠宝;追到之后,她就成一块石头。要是你永远追不上,她永远是宝,对吧?”

    一朗子笑了,说道:“姐姐啊,我这个人和别人不同。我要是喜欢一个女人,无论是能不能得到她,在我的心里她永远是宝。”

    贺星玖问道:“你对星琪也是这样吗?”

    一朗子坚定地回答道:“是的。她永远是我的心肝宝贝,永远是我的宝。”

    贺星玖瞧了一会儿一朗子的脸色,说道:“你这小子,我也看出来了,就会用甜言蜜语哄人。要是女人真跟了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抛弃了。”

    一朗子一脸的委屈,说道:“姐姐,不要乱说啊,哪有这事啊?”

    贺星玖缓缓地说:“你刚娶了兰花妙手陆小珊,就出来找星琪,这是不是背叛呢?”

    一朗子一愣,解释道:“我跟小珊打过招呼的,她同意我来找星琪。她是个好娘子。”

    贺星玖叹息道:“这要是真的,陆小珊也太傻了,哪有让自己的丈夫去找别的女人的道理。”

    一朗子瞧着她的脸,不敢乱说话,生怕被抓住什么把柄,说道:“姐姐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小珊。”

    贺星玖一笑,说道:“小子,你拿我当傻子?好端端的,我问她这个干嘛啊?”

    一朗子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说道:“姐姐,既然已经通过了你的考验,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见贺老爷子了?”

    心想:主要是得打听出来星琪的下落,是在家呢,还是已经去大海了?

    贺星玖瞧着他的俊脸,说道:“真不巧啊,朱一朗,贺老爷子今天有事出去了,可能晚上才能回来。你要是没有耐性的话,就请便吧。”

    一朗子连忙说:“我等他好了。”

    星玖嗯了一声,喊:“李妈,进来一下。”

    很快,一个青衣老妇人走进来,说道:“大侠女有什么吩咐?”

    星玖说道:“找个住处给他,再准备些吃的。”

    一指一朗子。

    李妈答应一声,说道:“朱公子,请随我来。”

    一朗子望望星玖,说道:“姐姐,那你去哪里啊?一会儿能见到你吗?”

    星玖呵呵一笑,说道:“我啊,要回房间换衣服,你要不要跟呢?”

    向一朗子抛了个媚眼,虽然美极、艳极,但一朗子也不敢吭声了。碰上这样的火辣美女,他还真有点顾忌。

    离开演武场,拐了几道弯,走了好一会儿,才进入一个房间,宽敞、干净,里面的摆设很质朴、很耐看。

    当李妈正要出去时,一朗子忙说道:“李妈,我有一事想请教您。”

    李妈停住脚步,一张生满皱纹,但很慈祥的脸对着一朗子,说道:“朱公子有事只管吩咐。”

    一朗子行个礼,说道:“李妈啊,我是您的晚辈,吩咐可不敢当。我想问一下,星琪小姐在家吗?”

    李妈听到星琪的名字,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说道:“她不在家,前些天就已经走了。”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心里有点发凉。

    李妈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仆人们说,小姐好象去扇公子家谈婚事去了,说是和太太一起去的。”

    一朗子说道:“太太?”

    李妈说道:“是啊,就是我家小姐的妈。小姐跟扇公子订亲好久了,前些天那边又催着成亲了,太太才带着小姐去谈婚事的。”

    听到这个消息,一朗子只觉得眼前一黑,都要摔倒了,心想:她要是嫁人了,我还有什么希望啊?最好是去阻止这亲事,只是我该怎么去阻止?难道仅凭我的反对就能阻止吗?

    李妈出去了,稍后才端着饭菜送来。

    一朗子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心事。饭后,他意识到自己不该再待在这里了。星琪不在这里,自己留下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去扇公子家,想法子阻止他们的婚事。

    他想到此,就想告辞而去。没等他走出房门,迎面香风乍起,只见贺星玖快步而来,二人差点撞上。

    一朗子根本不想躲,最好让她撞到怀里才好。

    但贺星玖反应灵敏,像羽毛般飘到一边,娇嗔道:“小子,想占我的便宜啊?”

    一朗子连忙一脸正经地说:“岂敢,岂敢。”

    抬头再看贺星玖,已经换了套衣服,现在身上是一套粉红色的劲装,越发显得妩媚、妖娆。尤其那诱人的身材,被包裹得起起伏伏的,惹人犯罪。

    一朗子看得眼都要直了。贺星玖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小色狼,你还没有看够吗?”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像姐姐这样的大美女,我一辈子都看不够。”

    贺星玖淡淡一笑,美目扫了一朗子一眼,说道:“小子,又来灌迷汤了,对我没用的。我不像星琪那样的小姑娘那么好骗。”

    一朗子微笑道:“姐姐,我看你也比星琪大不几岁啊。”

    贺星玖抿嘴笑,说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媚眼直在一朗子的脸上打转,使他的心都加快跳动了。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说句老实话,面对姐姐这样大美女,如果没有一点感觉,那这个男人不是太监,就是木头。”

    贺星玖听了,笑意更浓一些,说道:“那你说实话,我和星琪相比,谁更美一些?”

    说着,她一手掐腰,下巴微扬,还挺挺胸脯。

    一朗子假意地上下瞧瞧,故意不出声。贺星玖哼道:“小子,别往我身上乱瞧。我会喊非礼的。”

    一朗子苦着脸说:“姐姐,像你这样的武功,咱们俩在一起,吃亏的会是你吗?”

    贺星玖听了,一指一朗子的鼻子,笑骂道:“臭小子,又拐弯占我便宜。我实话告诉你,我对你这么大一点的小毛孩子没什么兴趣。”

    一朗子顺势说道:“这么说,姐姐是对糟老头子感兴趣了?”

    贺星玖不禁嘻嘻笑了,又呸了一声,说道:“你少恶心了,姐姐我除了忠于自己的丈夫之外,不会理睬别的男人的。”

    一朗子鼓掌,夸奖道:“姐姐,你真是三贞九烈的好女人。姐夫他太有福了。想必姐夫一定是一个相当优秀的男人了?”

    贺星玖听了,不由得叹口气,摆摆手,说道:“得了,别提他,提起他,我就有气。”

    一朗子对这事很感兴趣,说道:“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生气?说出来,让小弟我帮忙排解一下苦恼。”

    贺星玖想想,挥了挥手,说道:“好端端的,提那事干什么?不是没事找事吗?咱们还是谈点别的吧。”

    说着话,她坐在桌旁的一张凳子上。

    一朗子也坐在她的对面。面对如此绝色的美人,一朗子真有秀色可餐之感。

    贺星玖盯着一朗子,眼波微动,说道:“小子,刚才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一朗子问道:“什么问题?”

    贺星玖提醒道:“就是我和星琪比美的问题啊。你说老实话,我俩谁好看?”

    这可叫一朗子有些为难,想了想才说:“你们俩都是绝代佳人,可以说是各有千秋,难分高分,美的风格不同,就像诗中的李、杜,文中的韩、柳一样,都一样的优秀。”

    贺星玖大为愉快,满面春风,说道:“小子,你倒是有眼光的男人,不像许多男人,有眼无珠,非说什么她比我好看。”

    一朗子笑道:“还好,我不是有眼无珠啊。”

    心想:这两个美女美法不同,一个是少女的风采,一个是少妇的风韵,如何能比?星琪属于清新秀丽的,而星玖属于艳丽妩媚的,各有各的诱人之处啊。不过嘛,相比之下,星玖这样的女人更吸引男人。

    一朗子盯着迷人的少妇,一会儿看胸,一会儿看脸,心里乐陶陶的,说道:“姐姐,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贺星玖眨着美目,说道:“问是可以,不过不能问那种粗俗下流的问题。”

    一朗子立刻变得脸如苦瓜,说道:“怎么,在姐姐的心目中,我就是个粗俗、下流的人吗?”

    贺星玖嘻嘻笑,说道:“反正至今没看出来你是正人君子。”

    一朗子说道:“以后会慢慢看出来我的君子面目的。”

    贺星玖一笑,露出满嘴白牙,说道:“但愿吧。”

    一朗子说道:“姐姐,你说我跟扇公子,我们俩谁更出色?”

    贺星玖不马上回答,说道:“小子,你的脸皮够厚,敢拿自己跟扇公子比较?”

    一朗子傲然道:“有什么不敢比较的?他是人,我也是人;他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有什么不敢跟他比的呢?”

    贺星玖的妙目在一朗子的脸上和身上转着,缓缓说道:“你们两个,在身材和相貌上,应该说都是一流的,都很俊;不过论风度,他是富家公子哥,你呢,像是贵族少年;论气质,他比较斯文,你比较潇洒;论武功,要是你的内力能发挥出来,他肯定不是对手。”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姐姐说得好。”

    贺星玖又说道:“要论人品,你好象不如他。他是一个标准的正人君子,至于你,依我看,是个好色之徒。”

    说着,白了一朗子一眼,但并未表现出反感。

    一朗子自我解嘲道:“古人都说过,食色性也,男人不好色,肯定有毛病。”

    贺星玖沉吟着说:“他是个君子,由于正经过头了,就有点呆板了,少了吸引力。你呢,能说会道,很会哄女人开心,相比之下他的魅力就不如你。但他有他的优势,除了现在武功胜于你之外,还有他显赫的家世、不同凡响的名声,这些都是你比不了的。”

    一朗子并不因此而丧气,而很爽朗地笑着,说道:“姐姐说的是实在话。姐姐,如果你是星琪的话,你会喜欢我们哪一个?”

    贺星玖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星琪,没法说出她的感觉。”

    一朗子又问道:“那姐姐喜欢我们两个哪一个?”

    贺星玖寻思一下,说道:“依我看,如果他能再灵活一点,你再正经一点,那就算完美了。”

    一朗子追问道:“那你喜欢谁?”

    贺星玖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个有丈夫的女人,只能喜欢我男人了。”

    说着,她的脸上现出愁云来,令一朗子一肚子迷惑。

    一朗子正要往下问,想不到,贺星玖站起来,说道:“不说了,我走了。”

    一朗子不解其意,也站起来,说道:“美女姐姐,你怎么说走就走啊?谁来陪我啊?”

    贺星玖说道:“你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要人陪?得了,你在屋里歇会吧。晚上贺老爷子回来了,会派人来叫你的。”

    说罢,长叹一口气,便快步而去。

    一朗子望着贺星玖的细腰圆臀,一阵阵地苏口水,心想:她的身子可比星琪的更诱人。但我相信等以后星琪变成少妇了,不会比她差的。

    贺星玖走了,一朗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的是贺星琪的事,一会儿想的又是自己身世的事;一会儿想月宫众美,一会儿又想柳妍、怜香她们,一会儿又想陆小珊和凤竹。

    实在等得无聊了,便在房外自己练起武。每次需要运用无为功时,照例是无力可用。一朗子忍不住长长叹息一声,心想:也不知道师父那个老不死的师弟还活着吗?他要是死了就糟了,今后我只能以这样的身手在江湖混,小命没有保障,说不定哪天遇到强敌就废了。

    直等到晚上掌灯时分,一个洪亮有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朱一朗,是你来了吗?”

    随着声音,一个魁梧的老汉大步走进来,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一部黑胡子由于兴奋而微微抖着。

    一朗子一见,可不正是贺北风!连忙要跪下磕头。

    贺北风将一朗子扶起,说道:“小子,咱们不是外人,行什么大礼?我一听说你来了,赶紧过来。看看,连刀都没放下呢。”

    一朗子一瞧,可不是嘛,大刀还在背上,红穗子那么醒目。

    一朗子说道:“前辈对一朗真是太好了。我到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样;见到前辈就像见到自己的父亲一样。”

    说着话,心中一酸,泪光闪闪。倒不是演戏,这是真的,他很渴望有这么一位父亲。

    贺北风一拍一朗子的肩膀,说道:“小子,你说对了,这就是你的家啊,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好了,别像个娘儿们似的哭哭啼啼,走,咱们去喝酒。我已经让星玖准备酒菜了。今晚上咱们爷俩一定要喝个痛快!谁也不准装假啊。”

    一朗子微笑道:“我这点酒量像小河而已,哪比得了老伯的海量?”

    贺北风放声大笑,说道:“小子,你真会说话。我跟你说啊,虽说我酒量不错,但在我家我可不是最好的,我家可有一位出了名的酒中圣手。”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前辈啊,这位高人是谁啊?我能见见吗?”

    心想:他们家还有这样的人物,没有听说过。

    贺北风神秘一笑,说道:“小子,你不用急,到时候我一定在酒桌上介绍给你。现在咱们去喝酒吧。”

    他将一朗子引到一个宽缚的饭厅,仆人将酒菜上齐,香气扑鼻,使人食指大动。

    一朗子请贺北风上主位坐了,自己陪在一边。

    贺北风指着满桌的好菜,说道:“小子,想吃什么吃什么,不用拘束,我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一朗子笑道:“那可谢谢前辈了。”

    替贺北风夹了菜后,自己才尝了尝,连连称赞,果然是行家水准。

    贺北风对他很喜欢,用慈爱的眼光瞧着他,说道:“小子,新婚生活不错吧?陆小珊也是出了名的美女,你当了陆家女婿,可是大喜事。不在家好好陪娘子,怎么会跑到金陵呢?不是吃着碗里,还望着锅里的吧?”

    一朗子收起玩笑的脸,很正经地说道:“前辈,自从上次跟你相识之后,很惦记你,很想来看看你,也想见见星琪,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贺北风望着他的脸,叹息一声,说道:“小子,你倒真是个多情种子。星琪能遇到你是她的福气,只是你们相遇得太晚了。她她妈去扇公子家,去谈婚事了。

    “我老头子拜托你,都到这个地步了,就不要去破坏他们的婚事了。再说,你不也娶娘子了吗?难道还对星琪有什么念头吗?”

    一朗子一脸苦涩,说道:“前辈,如果星琪很高兴嫁给扇公子,我是无话可说。我喜欢她,当然希望她过得幸福快乐。要是她不同意嫁,或者嫁了一肚子不高兴,我可看不下去啊!”

    贺北风轻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子,你倒是一个性情中人。但她的命运已经定下来了,只怕你也改变不了什么。要是她死活都不同意嫁,我也不会勉强她的。一句话,看她自己的选择。”

    一朗子说道:“能听到前辈说这句话,我很高兴。来,前辈,我敬你一杯。”

    二人碰了一下杯,都一饮而尽。

    这时候,一朗子想起他说的酒中圣手来,说道:“前辈啊,你不是说有酒中圣手吗?在哪里?他家离这儿远吗?”

    贺北风哈哈一笑,说道:“马上到了。”

    朝外喊了一声:“快叫酒中圣手来。”

    话音未落,一个美女飘然而入,一身红色衣裙,发髻高挽,艳光照人,正是贺星玖。

    一朗子一愣,说道:“星玖姐姐?她就是酒中圣手吗?”

    贺北风哈哈大笑,说道:“是不是,一会儿就知道了。我来替你介绍一下吧,可能你还不认识呢。”

    一朗子瞧着贺星玖的俏脸,扫了一下高胸脯,说道:“我知道美女姐姐的名字,但是不知道她跟贺家是什么关系。”

    贺星玖一脸的笑容,说道:“他很笨,猜了好几回都没有猜到。真是个笨小子。这么笨的家伙还想娶星琪当小娘子,肯定脑袋被门给挤了。”

    说着,捂嘴呵呵笑,风情动人。

    有贺北风在场,一朗子可不能多看,让人家留下坏印象。

    贺北风笑道:“你看,这女人就是调皮,在晚辈面前还这么不严肃。”

    一句晚辈,让一朗子迷糊,弄不明白怎么回事。

    贺北风一指一朗子,说道:“不用介绍了吧?”

    目光在二人脸上一扫。

    贺星玖语声清脆,说道:“不用介绍了,我已经认识他了。他叫朱一朗,是兰花妙手陆小珊的男人,刚成亲。这小子说过狂话,说我家星琪是他的小娘子,真是做梦做疯了。”

    贺北风笑骂道:“你这个女人才疯,也不怕晚辈取笑你。”

    目光转向一朗子,说道:“她叫贺星玖,并不是星琪的姐姐,虽说名字上挺像的。实际上她是我的亲妹妹。”

    这可使一朗子大惊,目光落到星玖的脸上和身上,瞧个没完,似乎想知道她是前辈的秘密。

    贺星玖朝他白了一眼,说道:“小子,乱瞧什么,再瞧我也是你长辈。”

    脸上摆起长辈的威严来。

    一朗子拱起手行礼,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晚辈拜见姑姑。”

    心想:没听星琪说过她还有位姑姑啊!既然你已经嫁人,还待在贺家干什么啊?不回家去陪自己男人?

    贺星玖一脸不悦,连忙摆手,大声道:“小子,不准叫我姑姑,我有那么老吗?就像刚才一样,你还是叫我姐姐。我最不喜欢人家叫我前辈了,我才多大啊。”

    一朗子为难地看着贺北风。贺北风倒也开明,说道:“各论各叫吧,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姑爷,叫她姐姐也成。”

    一朗子便叫了一声:“星玖姐姐好。”

    贺星玖听了,眉开眼笑地说:“这个我爱听。这才是好孩子。”

    目光在一朗子的脸上打着转,欢喜不尽。

    贺北风介绍说:“她是我父母晚年生的,虽是我妹子,但她是我养大的,在感情上她像我的女儿一样。所以替星琪取名的时候,就跟她的名字有些像了。”

    一朗子噢了一声,说道:“是这么回事啊!对了,星玖姐姐这么美貌,武功又那么好,在江湖上一定很有名气吧?不知道绰号是什么。”

    贺北风打趣道:“她的绰号是喝酒无敌手贺星玖。”

    说罢自己都笑了,一朗子也跟着笑。

    贺星玖噘了一下嘴唇,哼道:“哥哥,哪有这么取笑自己妹子的。”

    贺北风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好吧,哥哥就把你在江湖上的美名告诉她。”

    贺星玖又摆了摆手,说道:“哥啊,别说这个了,没什么可炫耀的。来吧,咱们喝酒。我是后进屋,追追你们的进度。”

    说罢,倒了一杯,一饮而尽。接着,又连干两杯。喝了三杯酒,眼睛都不眨一下,脸色也没变。

    一朗子不禁鼓起掌来,说道:“星玖姐姐,你这么厉害啊?难怪前辈说你是酒中圣手。”

    贺星玖微笑道:“我这是天赋啊,你比不了的。”

    贺北风介绍说:“她的名字被有些江湖人改了,明明是王字旁的玖,有些人硬改成喝酒的酒了。”

    一朗子听罢笑了,说道:“这些江湖人真是无聊啊。”

    贺星玖喝了酒之后,脸虽没有变色,但是眼神多了几分朦胧,更有诱惑力,瞧着一朗子,说道:“朱一朗,你在江湖上是什么绰号啊?”

    一朗子笑道:“小弟我行走江湖日短,还没有绰号呢。”

    贺星玖手拄下巴,作沉思状,说道:“我送你一个绰号吧,就当见面礼。”

    一朗子连连摆手。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贺北风摆摆手,说道:“星玖,我看你还是别说的好,你那脾气我还不知道吗?怎么可能会帮人取个雅致的称呼?”

    贺星玖笑嘻嘻地说:“我取这个名,保证好听。”

    一朗子替彼此斟满酒,说道:“星玖姐姐,咱们还是喝酒吧,绰号的事,咱们就别提了。”

    贺星玖不端杯,笑眯眯地瞧着一朗子,说道:“那不行。我跟你说啊,要是不说出来,我会憋坏的。你说,你让不让我说啊?”

    贺北风叹口气,说道:“得了吧,星玖,别难为一朗了。”

    贺星玖哼了一声,固执地说:“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一朗子硬着头皮说:“好吧,星玖姐姐,你想说就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心想:万一她给我取个臭狗屎、癞蛤蟆、小流氓等外号,怎么办呢?

    贺星玖眯了眯美目,说道:“我给你取的绰号是花间猛虎,怎么样,好听吗?”

    一朗子长吁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不是采花大盗。”

    贺星玖用手点指一朗子,说道:“你呀,比采花大盗厉害。”

    贺北风白她一眼,说道:“丫头,不要损人。”

    一朗子苦着脸说道:“星玖姐,你又在损我。”

    贺星玖说道:“我哪里是损你,是夸你。你想,采花大盗对女人下手,属于强迫性的,不干也得干,霸王硬上弓。你呢,专门对女人的心下手,非让女人自己心甘情愿上钩不可。”

    贺北风听了,都捋着胡子大笑起来。

    一朗子长吁短叹的,说道:“听姐姐这话的意思,好象挺了解我的,但咱们才刚认识啊。”

    贺星玖不客气地说:“别看刚认识,我一眼就看出你什么样的人了。”

    一朗子噢了一声,说道:“这么说,姐姐看人一定很准啰?”

    贺星玖得意地说:“多数时候挺不错的。像你这个人,还没见到你之前就听人说过了;再加上星琪回家以后,不时说起你,我就能断定你是什么类型的男人。”

    一朗子大感兴趣,说道:“姐姐,不知道星琪是怎么说起我的?是好话还是坏话啊?”

    转头看贺北风,并没有什么不悦,才放下心来。

    贺星玖哼了两声,说道:“想套我的话,门都没有。来,喝酒。姐姐我要是喝高兴了,守不住口才会喔。”

    三人举起杯,一朗子和贺北风都喝了半杯,而贺星玖却是一口气干掉。放下酒杯,残滴从嘴角滑下,尽显豪放之风。映着艳媚、成熟的俏脸,别有一番风味,令人倾倒。

    大家边说边谈,不知不觉,一朗子和贺北风喝下去五、六杯,而贺星玖喝了十杯,还是没事,只是脸上浮起一层绯红,更为动人。

    一朗子感觉有一点头晕,总算清醒着,而贺北风则睁不开眼睛了,不时打嗑睡。

    二人一见,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扶着,将他扶进一个房间,就在一朗子那间的附近,同属一个院子。

    交待仆人照顾之后,一朗子想回去休息,哪知被贺星玖拦住,说道:“姐姐我还没有喝够呢,你再陪我喝好不好?姐姐还有不少关于星琪的事要说。”

    本来已经入夜了,对方又是极具杀伤力的美少妇,一朗子再好色,也想和她保持距离,万一自己情绪失控,做出点无礼之事,可坏了大事,于得到贺星琪之事可是大大不利。

    他本不想去的,可是对方说到贺星琪,使他拒绝的立场动摇了。他说道:“好吧,星玖姐姐,就再坐一会儿吧,太晚了可不好。”

    贺星玖借着屋外的灯光,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有什么不好的?怕我吃了你吗?”

    一朗子诚实地回答道:“不怕你吃我,我是怕自己忍不住吃了你。”

    贺星玖听了格格直笑,笑得娇躯乱颤,哼道:“毛头小子,你有那个本事吗?我贺星玖长这么大,认识的男人多了,想吃我的男人多了,可是到头来,我只有一个男人,就是我丈夫,怎么样,你还敢吃我吗?”

    一朗子被逗得心里痒痒的,情不自禁地回答道:“只要你愿意,我就敢吃。”

    说着话,伸出一手想搂她的肩膀。贺星玖伸手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子,身子一闪,娇嗔道:“小毛孩子,不能占姐姐便宜。”

    一朗子笑道:“我只是吓吓你罢了,哪敢搂你啊?我的武功怎么样我最清楚。”

    贺星玖吃吃笑,说道:“你呀,总算有自知之明。你的武功跟我比,就是想当采花贼都不够格。”

    说到“采花贼”一词,脸上一热,再也说不下去了,径自往饭厅走去。

    二人重新坐下,坐下对面,这次贺星玖看着一朗子喝酒。她喝一杯,让对方跟一杯。一朗子受不了,才喝了两杯,告饶道:“姐姐,你饶了我吧,再喝下去,我连当采花贼的能力都没有了。”

    贺星玖听了,呸了一声,笑骂道:“小混蛋,混小子,你要是敢对我起那个念头,我非宰了你不可。”

    一朗子一脸痛苦,说道:“星玖姐姐,你长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别说喝了酒,就是没喝酒,我都会胡思乱想。更何况在你灌我酒之后呢?我的手脚可不听大脑指挥啊!”

    贺星玖笑道:“手来,我砍你手;脚来,我斩你脚,一点也不会客气。”

    一朗子皱眉道:“那你还叫我喝吗?”

    贺星玖说道:“喝啊,干嘛不喝?你是不是男人啊?连个女人都不如。”

    一朗子说道:“你是个酒神、酒仙,我能跟你比吗?像你那么喝,没几杯,我就得找阎王爷报到去了。”

    贺星玖点头道:“好吧。我喝一杯,你喝半杯,这下行了吧?”

    一朗子咬了咬牙,痛苦地答应了。

    贺星玖喝了一杯,美目越发朦胧,像长了钩子一样,说道:“你知道吗?我和星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是姑侄关系,可是感情上跟姐妹一样。我俩从小就是对手,什么都争。武功上,我们是对手;相貌上,我们也是劲敌。虽说都不有意地争,但也是争。”

    她又倒杯酒,喝了一口,说道:“就连嫁男人,也在争。当初我和她同时认识扇公子,星琪对他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觉得不错。而我呢,看上扇公子了,但是扇公子喜欢星琪这样含蓄的少女,我一气之下才嫁给徐公子,嫁了不久就后悔了。”

    一朗子问道:“这徐公子不好吗?”

    贺星玖咕咚一声喝完杯中酒,又看着一朗子喝了半杯,才说:“徐公子是中原四公子之一,你说他会差吗?他家家世好,又很有钱,本人不但武功好,也长得俊,人也够聪明,朋友很多。只是我就是不喜欢他,小家子气,很爱吃醋,我跟别的男人说句话,他都会不高兴好几天。”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想必是他太在乎你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的。”

    贺星玖摇摇头,说道:“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我喜欢的男人应该是胸怀像大海,像天空一样的男人,拿得起来,放得下的。男人要有个男人样。”

    一朗子插嘴道:“我好象就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朝她眨了眨眼。

    贺星玖朝他呸了一声,说道:“少厚脸皮了,我更不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一朗子嘿了一声,说道:“我这样的男人有什么不好?知冷知热,不乱发脾气,不爱吃醋,对自己的女人关心。”

    贺星玖撇了撇嘴,说道:“女人嫁给你不气死才怪。今天爱这个,明天喜欢哪个,我要是你娘子,早跟你决裂了。”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所以,咱们俩不合适。”

    贺星玖轻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根本不是一路人啊。我可不敢跟花间猛虎结成夫妻,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越想越觉得“花间猛虎”这绰号极好,不由得笑了,又痛快地喝了两杯。

    一朗子提醒道:“姐姐啊,我实在喝不下去了。再喝的话,明天你就得给我立块碑了,碑文就写——和美女喝酒,酒量不及,半途喝死,世人皆笑,永垂不朽!”

    贺星玖听了,笑得前仰后合的,用手点指,说道:“你这样的男人,既叫女人喜欢,又叫女人恨。喜欢你,是因为你讨人喜欢;恨你,是因为你用情不专。”

    一朗子笑道:“你用不着恼火,反正你也不是我娘子。”

    贺星玖哼道:“你想得倒美。”

    又喝了两杯。一朗子头晕,往桌子上一伏,说啥也不起来了。

    贺星玖笑了,说道:“没用的家伙,才喝多少啊?连我酒的一半都没有喝到,真是不行。得了,我把你扔回床上去吧,要不然明天哥哥会怪我没照顾好你这个晚辈。”

    说着,将一朗子拉起来,扶着往外走。

    一朗子虽头疼,但没有那么严重,趁势搂着贺星玖的肩膀,蹒跚着往外走。美人在怀,香气扑来,掺着酒气,很令人动心,再加上肉体的丰满和柔软,想不乱想都不行啊。

    一朗子心想:要是星玖姐姐能陪我睡一夜该多好,哪怕什么都不干都行。当然,要是能享受一下她肉体的滋味更是完美啊,只可惜她有老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