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9集】 第一章 三人销魂

作品:《仙童下地狱

    一朗子果然是个君子,没有出手。这一晚风平浪静,连他自己都不禁感慨:我根本不是当淫贼的料。

    这一夜下来,满怀芬芳。大多数女子都喜欢香料,久而久之,香气成为她们身体的一部分。一朗子搂过那么多美女,香气个个不同,但他还无法只凭着嗅觉分辨出她们各自的特色。

    一朗子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映着窗外的光线,他盯着凤竹,越看越好看,虽不像陆小珊那般绝色,也叫人怦然心动。白嫩的脸蛋、俊俏的眉眼,偶尔动一动的睫毛,都说不出的可爱。

    一朗子色心痒痒,再度寻思到底要不要出手,把她变成自己的女?这么想着,一只手伸过去,在她的胸脯上揉起来,哦,够软、够暖、够有弹性。

    凤竹呻吟了两声后醒来,推开一朗子的色手,俏脸红扑扑的,说道:“姑爷,天亮了,快起床吧。要是让人看,我可没法做人了。”

    一朗子嘿嘿直笑,说道:“这是咱们的天地,咱们的洞房,谁要是那么不知趣,我掌他嘴。”

    凤竹挣扎着钻出被窝,急忙穿衣,说道:“我得到前边看看,让他们知道我早就起来了。”

    如玉的四肢、悦目的双肩,将肚兜顶得微隆的胸脯还有微乱的秀发,都令一朗子大过眼瘾。

    他坏笑道:“你的胆子就是小,就是你家小姐回来也没什么,她那么喜欢我,会不知道我的心思吗?”

    就在这个时候,斗打开了,一个人像小猫似地溜了进来。

    凤竹叫了一声,说道:“小姐,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慌忙之中,连上衣扣子都扣错了。

    来人正是陆小珊。她穿着白色衣裳,披着红色斗蓬,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上带着旅途疲劳上的红晕。

    她的美目带着嘲讽之意看着凤竹,微笑道:“凤竹,昨晚把姑爷伺候得挺舒服吧?他一定爱死你了。”

    陆小珊将目光落在一朗子脸上,他仍然脸上带着坏笑,丝毫不乱,只是由躺着变成半躺半坐,正盯着她两眼发光。

    凤竹赶忙看向一朗子,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连忙自己说道:“小姐,你不要误会,我跟姑爷之间什么事都没有。是姑爷太想念小姐了,要我陪他说说话。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是吧,姑爷?”

    一朗子只是嘿嘿直笑,不做什么说明。陆小珊瞪着一朗子,噘起红唇,哼道:“相公,你又怎么说?”

    一朗子眨眨眼,说道:“娘子,咱们三个都是自己人,都是一个被窝里的人,还需要多说什么?说多了,反倒生分了。”

    凤竹长叹一声,说道:“姑爷,你可害惨我了。”

    急得要落泪了。

    一朗子见她如此,只好说:“她说的没错,是我要她陪我的。我们睡了一夜,不过该做的事没有做。我是不是挺正经的?”

    陆小珊忍不住噗哧一声,春光灿烂,说道:“你要是正经,太阳都能打西边升起了。”

    凤竹见小姐笑了,心里一宽,看了一朗子一眼,匆匆出房。

    她一走,陆小珊便又对一朗子瞪眼,说道:“相公,你没点正经,成亲没几天,就要偷我的丫鬟了。”

    一朗子拉住陆小珊的手,说道:“说什么偷,我要是想干她,早就干了,还用得着偷吗?来,过来。”

    一扯陆小珊的手,让她跌进他怀里。

    陆小珊俏脸一热,说道:“相公,你想干什么?”

    一朗子笑道:“自然是做昨晚我没有做成的事啊。”

    陆小珊娇哼道:“我不要。你跟别的女人睡觉,把我的地盘都弄脏了。”

    假意挣扎着。

    一朗子说道:“我根本啥事都没做,哪里脏啊?”

    双手齐动,很熟练地脱她衣服。

    衣服一件件落地,转眼间,一个香喷喷的裸体美人出现了,一身的白肉令人眼前一两具裸体纠缠着,呼吸加快、温升高。他们在床上翻来滚去,都觉得非常愉悦。

    二人嘴唇碰在一起,舌头缠在一起,胸脯蹭在一起,下体也触在一起。欲望使得房间的温度迅速上升。

    陆小珊在这个时候,也不忘了问:“相公,你昨晚真的没干她吗?不许骗我。”

    一朗子将陆小珊压在身底下,双手揉着两团奶子,大嘴亲吻着她的脸,抽空说道:“不信的话,你回头给她验身,我可没有骗你。”

    陆小珊主动亲他一口,说道:“想不到我相公这么君子啊。”

    一朗子笑道:“我本来就是君子嘛,是你不了解我的本性。”

    陆小珊嘻嘻笑,说道:“相公本性风流。”

    一朗子一只手探下去,花瓣已经湿淋淋,便说道:“娘子,是不是很想插进去啊?”

    陆小珊俏脸如火,娇哼道:“相公,插进来吧,我里面好痒啊。”

    一朗子用肉棒子摩擦着她的下体,突然起个念头,说道:“小珊,要我插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能表现得更好,才能让你爽得晕头转向。你要是不答应,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陆小珊挺一挺屁股,让下体触着他的肉棒子,娇喘着说:“相公,你真是坏透了,这个时候还威胁我。你快说是什么条件,太难做的,我可不答应。”

    一朗子狡猾地转着眼珠子,说道:“娘子,你看你的嘴唇多美,就像鲜花一样好看。如果用来吃棒子,相公一定爽死了。”

    陆小珊顿时羞得满脸发烫,忍不住双手捂脸,羞怯地说:“相公,你要羞死人了,棒子那么脏怎么吃?你还是放过我吧,我做不了。”

    一朗子哄她说:“你也知道这几天我天天洗澡,怎么会脏?来吧,给相公吃吃看,吃一下就好。”

    说罢,挺着肉棒,跪在陆小珊的头旁边。

    陆小珊哼了一声,将身子转过去。一朗子笑道:“娘子,来嘛,可怜可怜相公,你瞧它饿坏了。”

    说着,伸手扳她的肩膀。

    陆小珊转过身,见那根大肉棒正在眼前,那么粗、那么大、那么长、那么硬,根根青筋凸出,盘缠在棒上。

    龟头呈暗红色,像鸡蛋一样大,马眼处还沾着一滴黏液。

    陆小珊呼吸间都能闻到那肉棒子特有的气味,虽不反感,但也不大喜欢。

    她回想棒子曾带给她的销魂与甜蜜,芳心乱跳,春情荡漾,不禁伸手握住,感受着它的热量和粗壮,娇声说:“相公,让小珊给你摸摸吧。”

    一朗子瞧着她说话时像花瓣绽开的红唇,感到了强烈的诱惑,说道:“小珊,求求你了,帮我舔几下吧。”

    陆小珊一脸的难堪,小声说:“我还没舔过这东西,我可做不好。”

    一朗子笑道:“就像吃香肠,没什么难的。”

    陆小珊的玉手套弄着肉棒,让它更强壮,说道:“相公,我有个主意,保证你宜口欢。”

    一朗子说道:“娘子,那你说说看。”

    陆小珊说道:“不如让凤竹替我帮你舔吧,她一定会做得很好的。”

    一朗子问道:“她会舔吗?”

    手也不老实,在她的奶子上抚弄着,在她的胯下抠弄着,害得陆小珊扭动如蛇,下体淫水泛滥,口鼻呻吟着:“相公,你害死我了,流了好多水啊。”

    一朗子的大指拨弄着小豆豆,食指和中指塞进花径里,小指还骚扰着菊花,弄得陆小珊的屁股不住上挺着,双条玉腿一下高,一下低,一下直,一下曲,淫水多得流到床单上。

    一朗子嘿嘿笑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让你继续下流。”

    陆小珊哼叫道:“相公,我的好相公,人家都说了,让凤竹帮你啊。”

    一朗子笑道:“可她现在也不在跟前,怎么办呢?”

    说罢,两手同时伸向陆小珊,一只手抓上边的奶子,一只手枢下边的小穴,害得陆小珊实在受不了,嘴里浪叫道:“相公,相公,再别抠了,小珊的骨头都要软了。”

    当春情实在忍无可忍时,陆小珊猛地跳起来,将|朗子一下子推倒,然后跨上去,像蹲马步一样蹲着,手执肉棒子,屁股急急下落,一下子触到大腿根,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一朗子哈哈笑,说道:“娘子,你好猛啊,想干什么啊?”

    头一次看到娘子这么疯狂、这么主动的,没想到女人疯起来,也挺可爱的。

    陆小珊穴口对准棒子,屁股缓缓下沉,一边说道:“你勾引我,让我痒痒的,我就要干你。哼,我一定要干得你再也不敢威胁我。”

    当肉棒全根而入,顶在花心,陆小珊长出一口气,一脸沉醉和美好。美丽远胜过平时,眼角、眉梢都是春色,一双美目也眯了起来。

    她双手按膝,急速地抖动屁股,让肉棒子在穴口快速抽动。由于淫水充足,下边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使交欢的二人都觉得过瘾。

    一朗子被女人骑在下面,虽觉得有失男子汉气概,但看到陆小珊这么热情也就忍住了。

    尤其是看到陆小珊两团白乳房的颤动,大腿的屈动,大肉棒在美妙的小穴里时隐时现,还有被夹的快感,真令人发疯啊!

    一朗子见两团乳房跳得激烈,比波浪还美,忍不住一手一团地把玩、捏弄奶头,又引得陆小珊不时发出尖叫。

    一朗子笑道:“娘子,你今天好狂野,是不是一晚不见,想我想坏了?”

    陆小珊改蹲为骑,自由地动着,妙穴夹着肉棒,说不出的美爽,嘴上说:“相公,跟你成亲之后没有分开过。一时分开还真不习惯。天一亮,还没有等爹回来呢,我就先骑马回来找你。”

    一朗子听了欢喜,说道:“娘子,原来你成亲之后变骚了。”

    陆小珊听得害羞,眨一下长长睫毛的美目,娇声说:“我才不骚,你的贺星琪才骚。”

    放慢动作,细细感受着大棒子带给身体的快感。

    一朗子心里一酸,用手捏了两下奶头,说道:“好端端提她干什么?再说,我和她也没有那关系,不知道她骚不骚。按她的性格,应该没有你骚。”

    陆小珊听了不依,猛夹几下肉棒子,俯下身子,在一朗子的耳朵上轻咬两口,恨恨地说:“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别看那个贺星琪表面上一本正经,心里一定骚得很。”

    一朗子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陆小珊笑道:“想当然的。有人说过,表面上越是正经的女人,骨子里越是风骚。”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小珊,你当初给我的印象也是很正经,越看越正经的。”

    这话又引起陆小珊的一阵娇嗔,说道:“你娶我了当娘子,还护着那个小骚货、小婊子。跟你说吧,你要是不把她抢过来,她就要被扇公子娶走。

    “到那个时候,她就要被别的男人摸、被别的男人亲、被别的男人操了,你受得了吗?”

    这话刺激了一朗子,他心里又气又急,激动得像是猛地窜出一股邪火,使他大吼一声,倏地将陆小珊推倒,压在身下,一阵猛干,跟疯了似的,急风暴雨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疯劲。

    陆小珊被干得又美、又畅、又有点害怕,浪叫道:“相公,你干什么?你要把我干死啊?”

    身子又扭又颤,又挺又晃的,使双方得到更多快感。

    一朗子一边大干,一边吼叫道:“不准你骂她,你才是婊子、才是骚货。”

    大肉棒子胀到极点,猛进猛出,几乎要把陆小珊的下边给干肿。

    没干多少下,陆小珊就有高潮的迹象。她的玉腿抬高,一夹一夹的,浪叫道:“你干死我好了,我就是你的婊子、的骚货。我只跟你一个人好。”

    这话同样很有效,向来能干、持久的一朗子,觉得好象是趴在贺星琪身上似的,好象自己的肉棒子在进出贺星琪的蜜穴,销魂至极。对贺星琪的小穴,他还算熟悉,虽说只接触过一次。

    在一阵猛烈地冲锋之后,一朗子噗噗噗地射出,跟陆小珊一同达到高潮。

    陆小珊高声叫道:“好烫啊,相公。我要帮你生孩子。”

    将玉腿举高缠在男人的腰上,双臂将他搂得紧紧的。

    之后,双方一起呼呼地喘气,此起彼伏,像两条被冲到沙滩上的垂死之鱼。陆小珊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相公,我骂她,你生气了吗?”

    一朗子回答道:“我哪有那么小心眼,没事的。”

    说罢,要从她的身上爬起来。

    陆小珊搂住他,说道:“相公,你不是要我吃棒子吗?”

    一朗子心中一喜,抬头说:“娘子,你想通了吗?你同意了吗?”

    陆小珊微微一笑,俏脸带着满足的绯红,说道:“还是那句话,让凤竹先试试吧。”

    随即叫道:“凤竹,进来一下。”

    外边答应一声,门一声,凤竹进来了。她知道二人在干什么,因此不好意思抬头,低头进来了。

    陆小珊也有点害羞,忙抓过被子将二人遮住;说道:“凤竹,你告诉我,你喜欢姑爷吗?你想象我这样被他压在身下吗?”

    凤竹芳心一颤,抬头看一眼,见二人仍然重叠着,只是身子看不到,看到的是两人的头一上一下的,可以想见,他们的身体也是这样的状态,二人的玩意应该还结合在一起。

    想到香艳处,凤竹忙把头低下,嘴里说:“姑爷是小姐的,不是凤竹的。”

    陆小珊嘻嘻一笑,说道:“凤竹,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就直接说,想不想嫁给姑爷?”

    一朗子想从陆小珊身上下来,但陆小珊搂着他不让他离开。一朗子的棒子还未全软,就顺势在穴里动了起来,陆小珊便啊啊地呻吟起来。

    凤竹好奇地看起头,见小姐一脸舒畅,红唇张开着叫,被子也一起一伏,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芳心又乱又怕,说道:“小姐,我还是先出去了。”

    陆小珊在一朗子的肩膀上轻咬一口,嗔道:“相公,不是刚干过吗?怎么又来了?你真是只色狼啊。快停下,你忘了我刚才说的了?你自己说。”

    又朝凤竹说:“别走,别走,有你的好事。”

    凤竹听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真想看看,被子下边隐藏着的风景是啥样的,毕竟从小到大也没有看过,只是略有耳闻。

    一朗子苦笑道:“小珊,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对她说?”

    陆小珊呵呵笑,说道:“相公,既然你那玩意又硬了,你得再插我一千下,我才让你放开,不然我不要。”

    一朗子听了直笑,在她的耳边说:“小骚货,我操死你吧。”

    陆小珊听了好刺激啊,说道:“好啊,好啊,你只管操死我好了。”

    一朗子打起精神,在她的身上没命地干起来,干得陆小珊一会儿高叫,一会儿低吟,骚浪的声音和粗话让凤竹大开眼界,又大感刺激。

    凤竹想不到一向自爱的小姐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和言语。小姐成亲之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见二人干得那么热烈、那么激情,凤竹抬头看,只见被子晃得厉害,床颤动不已,她真担心二人再激烈一点,会把床震裂。

    随着一朗子的猛烈的进攻,陆小珊也是全力配合,这才叫龙飞凤舞。伴着双方的喘息声、大叫声、啪啪声,被子也渐渐下滑,终于落到腰部以下,男人结实的屁股露了出来,肌肉鼓鼓的,一鼓一缩;缩时是肉棒子在深入,鼓时是肉棒子抽到穴凤竹接着又看到被子全落到一边,二人裸体完全露出来。

    从凤竹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姑爷的大肉棒子在小姐的毛茸茸的小穴里活动着。

    小姐的淫水都流到屁股上。

    这一幕春光,看得凤竹的春情蠢蠢欲动。再看小姐脸上销魂的快乐笑容,更是动了好奇心,她觉得自己的下边也湿了。

    正这个时候,一朗子开始最好的冲击,一直到将陆小珊干到高潮为止。

    一朗子将大肉棒子抽出来,坐到床沿上,一指肉棒子,说道:“凤竹,快来,快来吃棒子。”

    凤竹一愣,以为听错了。她羞怯地看着那根刚从小姐穴里拔出的玩意,湿淋淋的,散着腥味。这就是男人干坏事的东西啊!

    陆小珊有气无力地说:“凤竹,姑爷要我帮他舔几口,可我不会。凤竹,你替我服侍服侍他吧。”

    说着,阖上美目。

    陆小珊的脸上是满足的桃红,说多美就有多美。再加上一身赤裸,玉腿大张着,穴口还流着淫水,是男人都会受到诱惑。

    凤竹听了小姐的话,脸现为难之色,说道:“小姐,我也不会。那东西怎么能吃呢?”

    小姐笑了,说道:“相公,能不能让凤竹服侍你,就看你的本事。”

    一朗子朝凤竹一笑,说道:“凤竹,你过来。”

    凤竹犹豫着走上前,离大肉棒子更近些,连阴毛上的水都看得清楚,肉棒上有层像鼻涕似的东西,腥味也更重。

    一朗子拉着凤竹的手,说道:“凤竹,你不是喜欢我吗?不是想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吗?你只要好好服侍我,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绝不让你嫁给别人。”

    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翘翘的大棒子上。凤竹啊了一声,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见小姐又盖上被子,像是不知道什么似的,便大着胆子将肉棒子握在手里。

    那么大的东西,几乎不能完全握住。

    一朗子安慰着说:“不要怕,凤竹,这东西也是你的。多摸摸吧,摸过再用嘴含着,用舌头舔它。你会很舒服,我也会很好受的。”

    凤竹大羞,蹲下身子,妙目盯着那玩意,说道:“姑爷,这东西可以用嘴吃吗?那是很不干净的。”

    一朗子笑道:“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会服侍男人的女人都喜欢用嘴含,用舌头舔。你没用嘴的时候,可能不喜欢。等用嘴玩过,以后不给你添都不行。”

    凤竹听了,脸上直发烧,白他一眼,说道:“姑爷,你又在耍我了。我才不上你的当。”

    将手缩回来。

    一朗子嘿嘿一笑,站起身来,挺着肉棒,挺到她的嘴边,说道:“好凤竹,姑爷没有哄你。不信的话,咱们就试一下吧。如果真的滋味不好,下次咱们就不这么玩。”

    说罢,将肉棒子触到她的红唇上。

    强烈的男人味令她几乎停止心跳了。凤竹本能地说:“姑爷,不要,我不行的。”

    一朗子劝导说:“你家小姐都愿意为我吃棒子、舔棒子。她是向着你,才叫你打前阵。你要是不愿意,我可要把棒子给她了。”

    凤竹立刻伸手抓住它,一脸的绯红,说道:“姑爷,小姐已经不能再陪你了。”

    一朗子趁机说:“那就你来吧。你表现得好,我就让小姐马上答应你嫁给我,好不好?”

    凤竹对他一眯眼,表示感谢。一朗子又将肉棒挺一挺,说道:“凤竹,咱们开始吧。你看它多想进入你的小嘴。”

    凤竹大窘,颤着手说道:“姑爷,该怎么做,我一点都不会啊。”

    一朗子大喜,一脸的笑容,说道:“凤竹,你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教你。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记住啊,一定要听从指挥。”

    接着,一朗子发号施令。在他的指挥下,凤竹迈上吹萧的学习之路。

    她以单手执棒,另一手温柔抚摸着蛋蛋,伸出粉舌舔着龟头,从上到下扫荡着,把棒上的污迹全部清除,淫靡的画面就足够叫人丢魂。

    想想,一个嫩得能掐出水的俏丫头,张开小嘴,用灵活的舌头服务男人肉棒。

    男人说什么,她做什么。脸上是羞涩、慌乱、窘迫,还带点窃喜、兴奋、喜悦。很快,一双美目便射出动情的光辉来。

    她把肉棒子舔得干干净净,还把大龟头往里塞,一套一套的。由于塞得太深,碰到喉咙,还发出几声咳嗽。虽说是新手,技术太差,但有一朗子这样的行家引路,她飞快进步着。

    作为幸福对象的一朗子,享受着俏丫头最细致的服务。

    他不时地啊啊叫出声,不时粗喘着,不时抖着身体,有时还爱怜地抚摸着凤竹的秀发,有时还夸奖她:“凤竹,好姑娘,你学得真快,瞧啊,你舔鸡巴舔得多好啊。”

    一会儿一朗子又说:“好啊,把鸡巴全吞到嘴里去,用舌头顶它。啊,我简直受不了你的嘴,真会吃啊。”

    凤竹被一朗子的反应给感染,被他的语言给刺激,更加卖力地玩着肉棒。一头秀发随着脑袋的动作抖颤着,不算丰满的胸脯也跟着抖动。

    瞧着凤竹小巧的身材,俊俏的脸蛋,欣喜的神情,半眯的美目,张开的红唇里含着根大肉棒子。

    一朗子爽得不时欢叫出声:“真好、真好,就这么干。好姑娘,我好喜欢你。我真想扒光你的衣服,使劲儿操你,操你的小嫩屄。”

    旁边的陆小珊说:“相公,哪天咱们举行个仪式,让凤竹给你当小娘子吧,那时候你再操她好不好?”

    一朗子转头一看,陆小珊已经坐了起来,身上还系上肚兜,一双美目正盯着凤竹看,看着她的小嘴含着大肉棒子。陆小珊也被这一幕给吸引住。她从未看过这么刺激的场面。

    一朗子向她招手,说道:“娘子,来啊,一块玩。”

    陆小珊翘了翘红唇,嗔道:“你这个色狼,我都叫你给干得全身发软,不和你玩了。”

    一朗子笑道:“来吧,娘子。玩一玩,你就会全身充满力量。”

    陆小珊爬出被窝,来到一朗子的身边坐好。原来她已经穿上亵裤了,她这个打扮比裸体更有一番魅力。肚兜盖住丰满的奶子,亵裤遮住方寸之地,肩膀、细腰、大腿、胳膊都露在外边,很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一朗子将陆小珊搂过来,吻住她的红唇,两手在她的身上乱摸,主要是摸奶子和小穴,还把手伸进亵裤里去抠。不一会,陆小珊便双腿紧夹,鼻子哼了几声,推开一朗子的嘴,说道:“相公,我还想要,我要你干我。”

    一朗子笑道:“娘子,你想怎么干呢?”

    陆小珊眯着美目哼道:“只要相公喜欢,怎么干都行。”

    一朗子说道:“娘子,不如你也像凤竹一样,给我舔几下吧。”

    没等陆小珊回答呢,一朗子便将她推下床。

    陆小珊一瞧凤竹,跪在地上,嘴边沾着一根阴毛,小嘴微张着,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滋味。由于凤竹就在跟前,陆小珊显得特别害羞。

    一朗子鼓励道:“小珊,你看什么?凤竹也是你的好姐妹。你们以后没事时,可以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吃鸡巴、怎么服侍男人。以后,咱们三个一起睡觉好不好?”

    陆小珊白了他一眼,说道:“相公,只要你高兴,小珊没有不愿意的。”

    这话乐得一朗子简直要蹦起来,激动地将肉棒子插进小珊的嘴里。

    陆小珊刚开始还顾忌重重,怕这怕那的,等到她舔了一会儿,就忘记一切,也忘记大肉棒子的腥味。

    陆小珊像凤竹一样,用舌头舔着,用嘴套着,还津津有味地玩起蛋蛋,毫无反感。

    见相公被自己舔得大呼小叫的,随时都要晕过去,内心大有成就感,越发卖力。

    一朗子见凤竹闲着,便说道:“凤竹,你跟小姐一块舔我吧,看谁舔得好。”

    于是,一根肉棒被两个美女竞争着,一会儿进这个嘴,一会儿进那个嘴。四只手也在这个肉棒上忙碌着,探索着。三个人都感到无比快活。

    尤其是一朗子,不只过足眼瘾,还过足被舔的瘾。两张俏脸挤来挤去,两个小嘴吞来吸去,虚荣心大为满足。尤其是他坐在床边,二女都跪在脚下,更使他觉得是人上人。

    当他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时,便叫道:“不要再舔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陆小珊连忙说道:“你不行射,我还要玩呢。”

    这时候也顾不得凤竹在旁,便附地一声跳起来,骑在男人的大腿上,抓着肉棒往里塞,痛得一朗子啊地一声,说道:“娘子,你的裤子还没有脱。”

    陆小珊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忍不住吃吃笑了,说道:“相公,我把这事给忘了。”

    一朗子苦着脸说道:“你可真是个急色女啊。”

    陆小珊急不可耐,伸手一抓,便将亵裤抓个稀碎。

    凤竹赶紧上前将残片收拾掉。

    陆小珊一抬屁股,便将大肉棒子收在穴里。那充实的快感令她大叫一声:“相公,这下插得真深,好象小穴都被你刺穿了。”

    双手扶着一朗子的肩膀,一个白屁股不住地晃着,让大肉棒在穴里横冲直撞。

    一朗子双手扶着她的腰,生怕她不小心掉到地上。凤竹亲眼看到二人交欢,既惊喜又羞怯。她亲眼看到姑爷的大肉棒子塞进小姐的穴里,塞得那么深,从后边看,只见两个蛋蛋露在小穴下边。

    小姐的屁股十分淫荡,扭来扭去,连菊花上都是淫水。小姐还不时地浪叫着:“相公,我好美啊,我要变成小鸟了,飞起来了。”

    一会儿,在一朗子的要求下,陆小珊又换个姿势,改为背对男人,还是坐怀。

    这下子凤竹看得更清楚了,毛驾莺的小穴对上粗壮大肉棒。小姐握住它,一脸春情,急切地往自己穴里按去。

    只见龟头一进去,两片嫩肉便左右分开,小穴便像吃鸡蛋似的鼓起来。肉棒一节节地进去,直到根部。看小姐的那个急劲,像是想把蛋蛋也塞进去。

    接下来,便是小姐的扭动,两团丰满的奶子不停的颤动摇晃,就像两团白棉花在风口乱舞。小姐伸出双手抓着乳房、捏着奶头。小穴里的水无声流着,沿着大腿流得好长、好远。

    一会儿,小姐大声叫起来:“相公,我要来了,要不行了。”

    姑爷笑道:“小骚货、小婊子,这么不经干。看相公我怎么让你高潮。”

    说着,抱起她的身子,身子一转,将小姐放在床上,一按她的腰,小姐便双手扶床,屁股翘了起来,肉棒子也没拔出来。

    于是,姑爷从后边干起来,小姐的屁股翘得好高,大肉棒子将小姐的嫩穴插得红肿,小姐却根本不在乎,没命地向上耸动着屁股。屁股肉颤着,菊花一鼓一缩的,迷死人了。这姿势好羞人,也好刺激。

    姑爷不单只是猛干,还伸手抓那两团摇晃的大奶子。一手一团地握着、揉着,小姐不时地浪叫着:“干死我了,操死我了,相公,我真的完了。”

    在大肉棒子的猛刺下,小姐的的小穴一开一夹。在最关键时,姑爷突然将肉棒抽出来,只见小姐的小穴里猛地喷出一股水到地上。这样的奇景真是前所未见,看得凤竹大为过瘾。

    姑爷哈哈大笑,说道:“娘子,你好厉害。人家说女人也会喷水,原来竟然是真的,真好看。”

    说罢,又把肉棒插进去,双手握着乳房,又大力地干起来。

    在小姐的一声声浪叫中,姑爷也噗噗噗地射了,射完之后,他趴在小姐的身上喘息着不动。

    凤竹见没戏唱,自己胯下也湿漉漉,估计里面可能也湿得不成样子,连忙蹑手蹑脚地出去,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今日发生的美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接下来几天,一朗子大享艳福。白天到陆家的商行里看看,或者和陆小珊、凤竹逛街、练武,晚上就是抵死缠绵,常常是三人同乐,三人同眠。每天早上醒来,望着怀里的两个美女,心里乐得无法形容。

    乐归乐,也有郁闷之处,那就是经常惦记着的身世还有恢复无为功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放不下贺星琪。从那天知道她要赶赴追魂岛追杀铁拳头,自己总担心她的安全,生怕她有个闪失,万一出了什么事,他无法接受。

    他开始想着离家去找贺星琪,最好和她一同去,或者悄悄保护她。作为喜欢她的男人,绝不能看她孤身冒险。在他的心目中,她早就是自己的女人。

    他在想要怎么跟陆小珊开口,万一她反对怎么办?万一她要跟着去怎么办?那将是很头疼的事。偷跑又有点对不住她,不管怎么说,她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娘子。

    这天早上,二女还在酣睡。一朗子从二女玉体的缠绕中挣脱,穿上衣服,佩上剑,替她们盖上被子,无声出了屋,想出去透透气。再不出声,时间上只怕来不及了,也许贺星琪已经上路,往大海去了。

    他一个人出了院子,来到大街上。由于时候早,太阳还没有出来,街上静静的,几乎看不到人影。他一边散步,一边考虑着贺星琪之事。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只听到一个男人叫道:“快拦住它,快拦住他啊,我的钱袋啊!”

    一朗子回头望去,只见一团黑影跑来,嘴上叼着什么东西,带着一股凉风从自己的身边擦过。后边一个男人追着。当他们跑过去,他才醒过来,那团黑影应该是一条黑狗。

    他朝前边看去,发现男人跑得很快,可是狗跑得更快。人狗比快,狗将人落得越来越远。男人在后边越来越慢,都快出声了。

    一朗子也算是一个侠客,急人所急,帮人所急,乃江湖人本色。他连忙追上去,说道:“我帮你把钱袋找回来。”

    说完便展开轻功,追向远处的狗。

    那狗的速度相当快,转眼间就出了城门,向附近的乱山跑去。

    一朗子紧紧跟在后边,并没有马上追上。他想跟这条狗比一比脚力,并不想使出腾云驾雾之术,看看这条狗到底有多强、有多厉害。

    追了一阵子,那条狗速度不减,依然保持原速。一朗子大为吃惊,心想:这是哪来的狗啊,这么邪门?这哪里是狗,简直比马还出色。

    那狗一路曲曲折折的跑,直到跑上山道,往山中进发,一朗子毫不犹豫就跟上去。山中岔道很多,那狗仿佛像会认路似的,从一个岔道拐进另一个岔道,再从另一个,拐到下一个。

    这么拐来拐去,很快把一朗子给拐晕,没多久便失去狗的踪影,连他自己都好象迷路了。他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群山环绕,林木茂密,仓翠无边,天空都变小了。

    自己脚下是一条小毛道。离大路不知道有多远。他想到那条狗就非常生气,自己一个人难道还追不上一条狗吗?那狗似乎是在前方消失,就往前追好了。

    他沿着小径奔跑,脚下的杂草胖人。跑着跑着,隐隐听到前方有哗哗的水声,越跑声越大,想必前方有大水流吧。

    到了尽头,他眼前一亮,只见不远处是一道瀑布,白花花的宽宽一匹,从高而落,从崖上下注到湖里。他没有看清楚湖有多大,因为右前方有树碍眼。

    好奇心使他的脚步向前进。湖越来越大,越来越长,湖水又蓝又清澈,把天空、山林都倒映其中,不提多美多壮观了。

    突然,他发现湖中心水花一开,打水中冒出一个人,湿淋淋的黑发,一张艳如牡丹的俏脸上有着几道水流。她带着矜持的笑容,美目那么黑、那么亮,鼻子那么直,嘴唇那么鲜艳、那么肉感,连脖子也是那么修长动人。

    看年纪,应该有三十岁上下,那肩膀是那么丰腴、那么诱人。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感兴趣的。

    发现一个美女于清晨洗澡,对于一朗子来说,是意外的喜事。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心中涌起一阵窃喜,心想:脸蛋、脖子、肩膀都够美的,不知道其他的部位是不是也同样经典?尤其是胸部和臀部,那可是女人最有魅力之处。

    一朗子以一棵大树为掩体,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着她向岸边游来。

    看来,她是想上岸了。一朗子心想:快点上来,让我瞧瞧你的奶子大不大,阴毛多不多。他像猎人看着猎物似的盯着这具玉体。

    美女缓缓往岸上走,一朗子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心中叫道:快呀,快点上来。

    奶子要露出来了,阴毛也快了。

    美女身子缓缓出现,渐渐露出胸脯来。那是一双巨乳,看来一手都抓不住一团。

    圆滚滚的球体,黑红的乳晕,大大的奶头。一朗子玩过的美女虽多,但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奶子,连鱼姬和柳妍的奶子也没有这么大。

    一朗子的目光在上边贪婪地“舔”一口,忍不住感慨道:“真大啊。”

    这话一出口,马上后悔,连忙转身跑。

    他以为他的声音不大,又有流水声遮盖,对方不会听到。

    哪知道,对方的听觉相当好。听到人声,立刻一手捂胸,一手捂下边,身子快如离弦之箭,向岸边射去。

    落地之前,一只秀足在岸上一勾,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猛地向一朗子飞来,比一般武林人士用手掷的还快、还准,掷向一朗子的后心。

    一朗子也非等闲之辈,听到身后风声,想闪身已来不及,便向前一扑,头上生风,石头飞过,将前方一棵碗口粗的小树拦腰击断,断掉的部分又将前方的一棵树砸歪。

    这一幕令一朗子大惊,心想:这女人这么厉害啊?那她的手劲该有多大?还是快跑吧,要是让她给追上就不好了,不死也脱层皮。

    他爬起来,撒腿就跑,由于着急,也忘记自己还会轻功,还会腾云驾雾。没跑上十步,身后香风袭来,想必是美女追来了。

    只听身后有人叫道:“小淫贼,给我站住。”

    声音又尖又软,充满了愤怒。

    一朗子加速跑动,头也不回地叫道:“站住的是傻子,除非你请我喝酒。”

    美女一个空中翻身,便如仙女下凡般落到地面,正好拦住一朗子的去路。一朗子只好停步,再看对方时,已经穿上衣服了,一身绿色衣裳,头发还没来得及梳,随意披散着。看那身材很匀称,不算很高,也不算太丰满,可是怎么会长一对那么大的奶子?

    一朗子情不自禁看了一眼那美女的胸脯。那美女下意识地一捂胸脯,厉声问道:“小淫贼,你看到什么了。”

    一朗子连忙双手一捂眼睛,说道:“美人姐姐,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只看到那瀑布挺大的,风景挺美的。”

    心想:人比风景更美啊。

    美女近在眼前,与远观不同,更有真实感。一张牡丹般美艳的脸蛋,配上标准的身材,再加上不俗的气质,果然是美得动人心魄。

    美女睁圆美目,瞪着一朗子,冷声说:“像你这种油嘴滑舌的小白脸,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看你的长相跟容,就知道你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欺侮过不少良家女子。”

    一朗子只觉得她愤怒时也很好看,一时间忘了害怕,说道:“姐姐,你冤枉我了。我虽说很有女人缘,也有不少相好的美女,可是她们都是喜欢我的,我可没糟蹋过任何一个。”

    美女哼道:“还在狡辩。不杀你,难消心头之恨。”

    说罢便上前,十指如刀,刀刀刺向一朗子的要穴。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几个回合过去,一朗子就感觉对方无时无刻都可能要他命。对方不但招数精妙,身法也是飘来飘去,像风吹似的。

    要是自己的无为功不被禁锢,还能抗拒一下子,在此情景下,只怕坚持不到二十回合。自己应该想法子逃跑是;只是要是跑了,以后还能见到这位美女姐姐吗?

    这么一犹豫,便失去最好的逃跑机会。

    对方一招快似一招,一招紧似一招,招招不要要害,随时都要弄死他。恐惧之下,一朗子不失时机地抽出长剑来。他认为自己的剑术肯定能支撑一阵子,只要得空,就可以远走高飞。

    他展开追风剑法,再不敢大意。一招连着一招,全力反击。追风剑法的奥妙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这种情形使对方也大吃一惊,想不到淫贼如此不凡。刚开始以为十招、八招能解决问,看来要多费一点工夫。

    美女心想:不管怎么样,有多大的难度,也要杀死他;即使不杀,也要抓住他,狠狠惩罚一番,自己的身子可不能让他白看。这个小屁孩太过分了。我都可当他的长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