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8集】 第二章 艰难苦战

作品:《仙童下地狱

    此时台上两个少年正杀得难解难分,一个使刀,一个用剑;刀光剑影,看得大家眼花撩乱,都担心一个不慎就会血溅三尺。

    一朗子站在参战的人群中,越看越没底。自己无法用内功,剩副空架子,连台上这两位都没把握胜过。

    他还听到身边有人议论:“看到没有,那个使刀的是太原金刀客的孙子,学全了爷爷的刀法,真是英雄出少年。而那个使剑的是长沙一剑的儿子,剑法深得父亲的真传,这个年纪能把剑使到这种地步,也算不凡了,将来肯定比他父亲还厉害。”

    另一个人接话说:“那也不一定。你瞧见没有,两个人的兵刃用得是不错,很像回事,可是他们的内力和兵刃配合得不协调,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

    那个人沉吟着回应道:“这样说也对,想是年纪轻,还得多用功。”

    另一个说道:“别说人家了,咱们这方面处理得也不好啊。”

    那个人听了,不言语了。大家都聚精会神的望着台上。那二人可谓龙虎相斗,龙精虎猛,都大汗淋漓的,一时之间,分不出高低。大家都看得眼睛不敢眨,生怕错过最精彩的瞬间。

    在众人的瞩目中,只听一声:“你给我下去吧。”

    说时迟,那时快,使刀的公子以刀震飞对方的剑后,一脚将其踢下台去。

    那得胜的公子向大家抱拳微笑,非常兴奋,在台上还跳了几下。他连胜三局,可以进复赛了。

    接下来又有几对上去厮杀了,照样是优胜劣汰。比来比去,场上没剩下几个人。

    一看自己的对手,都是相貌堂堂的公子哥,气度不凡。其中一个面如冠玉,高鼻方口,一身白衣,有鹤立鸡群之势。

    一朗子猛然一惊,心想:这不是石梦玉吗?他怎么来了?他又在搞什么阴谋?

    胆子真是够大,青龙寨正在追杀他,他还敢公开露面、还想当陆家的女婿,真是个有胆量的坏人。

    石梦玉也看到一朗子了,满不在乎地向他点点头,好象老朋友打招呼一般。

    一朗子没理他,将目光又转向台上,心想:这家伙武艺高强,身手出众,要是我的对手是他就惨了,连一半的胜算都没有。

    这时陆管家上台说话了,他说道:“由于种种原因的影响,有些想登台的英雄们没有赶上昨天的初赛,怎么办?我跟老爷商量过,对没参加过初赛的英雄们,给他们破个例,凡是连胜四场的,直接进入复赛。”

    这个决定引发了一些武林人士的不满。管家说道:“是英雄,是好汉,要手底下见真章啊。不在乎多打那么一场、两场吧?也不会在乎多一、两个竞争对手吧?大家说是吧?”

    那群武林人士就不出声了,比赛接着进行,这回上台的都是未经初赛的人。

    石梦玉走过一朗子身边,说道:“小子,你几次坏我的好事,我还没跟你算账。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别跟我争。你的身手虽行,但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认命吧。”

    一朗子笑道:“石梦玉,我也告诉你。有我在,你干不了坏事的。”

    石梦玉反驳道:“什么坏事啊?我要当陆小珊的丈夫,这是好事。”

    一朗子哼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还是乖乖地躲起来,以后不要再做坏事,才有条活路。”

    石梦玉说道:“我知道我以前干过不少坏事,可是我现在清醒了。我娶了陆小姐之后,就老实地和她过日子,不再干坏事、不再行走江湖,这下行了吧?难道你不信我吗?”

    一朗子哈哈大笑,说道:“你相信狗改得了吃屎吗?”

    石梦玉俊脸瞬间胀红,说道:“我真是对牛谈琴。好吧,不服气的话,咱们擂台上见。一会儿咱们在初赛中相遇,我就把你踢下去。不信,咱们走着瞧吧!”

    说着,拂袖而去。

    一朗子充满自信地跳上台去。那跳跃的动作相当优美,博得阵阵掌声。他心想:目前不宜和石梦玉交手,力气要留到最后用。

    见他上台了,那个叫凤竹的小丫环也不知从哪跑出来,在台下的一侧向他挥手致意,那张俏脸兴奋得通红。笑容是前所未有的灿烂和漂亮。她很中意这个陌生的公子,盼着他能成为姑爷。

    一朗子向她笑笑,也挥挥手,再向台下的群雄施礼,等着对手上台。

    一个高大的汉子跳上来,说道:“昆明的王铁锁向公子领教高招。”

    一朗子说道:“不敢,不敢,请出招吧。”

    王铁锁没用兵刃,一朗子也不好意思用剑,虽然他的剑术高于拳术,但此时也没有办法。

    王铁锁真是好身手,拳来无声,招招精湛。配合着身法,攻击力极强。

    一朗子小心谨慎,仔细拆招,没过十几个回合,就有点困难了。

    一朗子心想:这是关键时刻,也别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在二人拳掌相碰时,一朗子冷不丁地抽出剑来,直刺王铁锁的心窝。左手掌,右手剑,快如流星,无论如何,王铁锁挺定躲不开。

    此时王铁锁眼睛一闭,准备束手等死了。

    一朗子在剑尖触到他的皮肤时,蓦然收手,分寸掌握得极好,既让王铁锁感觉到生命有危险,却又让他分毫不伤,这绝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做到的。

    一朗子退后几步,说道:“承让了。”

    王铁锁浑身冷汗,向一朗子施礼道:“多谢少侠手下留情。”

    一朗子诚恳地说:“不拔剑我是打不过你的。”

    王铁锁说道:“能取胜就是高人。”

    满脸通红地跳下台离开。

    这之后,又胜了两场,不算太难。但在应付第四场时,一朗子就有点吃不消了。

    对手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自称是少林寺俗家弟子赵力和。在比斗拳脚时,赵力和的少林拳法、伏虎拳法弄得一朗子手忙脚乱。

    当一朗子拔剑威胁时,有人从台下掷来一根棍子给赵力和。

    于是乎,追风剑对阵少林棍法,杀得天昏地暗。对一朗子不利的是,对方不但棍法出奇,更厉害的是内力在控制兵刃上得心应手,使一朗子处于被动,不敢跟他硬碰兵刃,生怕一招不慎,被人家打飞兵刃可就完蛋了。

    他采取的战术是防守,形成四面围墙,将威胁挡在墙外。对方一有破绽,一朗子马上反攻一招。等对方缓过劲来,他再回归防守。

    二人在台上飞来飘去,杀个你死我活,几千个回合都不分胜负。一朗子久经沙场,体力很好,而对方已经汗流浃背了。一朗子心想:好,我跟你拼体力,等你体力不支时,我再收拾你。

    台下人看得大眼瞪小眼的,鸦雀无声。那个胡兄弟也出现在人群后,看得心惊肉跳,生怕一朗子被人家踢下台;要是那样的话,可大大的不妙。先前他以为一朗子武功必不错,但是没想到他的对手们那么顽强、那么难啃。

    赵力和虽是新出江湖的,但实力强大,是新一代少林弟子中的翘楚,下山以来就没遇过对手,今天也是暗暗惊心,没丝毫胜算。

    赵力和知道一朗子的打算,因此,他很想速胜,绝不想陷入持久战。因此,他一招狠过一招,一招强过一招,打到快处,台上人只见二人的兵刃乱响,人影都快看不清了。

    打到激烈处,一朗子左臂中棒,向后退步,背朝台下,一脚踏空,眼看要掉下台去。赵力和趁热打铁,飞起一脚,大叫道:“这回你完了吧。”

    一朗子出其不意地侧身,一把抓住他的棍子,向台下挥去,带动赵力和也扑下台去。

    当双方都意识到不好时,两个人都快落地了,都腰一扭,往台上飞。但一朗子占便宜了,他的轻功不是轻功,实是腾云驾雾之术的变形,在空中挥洒自如,像鸟一样。他的身子转到赵力和头顶,没等赵转过身,便在赵力和头上狠踩了一脚,说道:“得罪了。”

    一脚下去,赵力和“砰”地落地,而一朗子双臂一展,如雄鹰般又回到台上,那分潇洒、从容,简直看呆了台下的人们,呆了半天,才鼓起掌,吹起口哨。

    胡兄弟也松了一口气,刚才简直要吓死了。等一朗子下台时,又找不到这个胡兄弟,也不知躲哪儿去了。一朗子心想:兄弟,大哥为你拼死拼活地抢娘子,你倒不见踪影,也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倒是凤竹姑娘跑上前来,向一朗子祝贺,说道:“公子,你真是太棒了,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神的轻功。什么时候教教我啊?”

    小姑娘笑得面如春花。

    一朗子心情大好,低声道:“想学嘛,晚上一个人来我房间,包准教到你会为止。”

    凤竹听了,羞得飞霞扑面,在地上跺了一脚,娇嗔道:“公子,你好坏,我不理你了。”

    说罢,飞跑而去,留下一阵芳香,让一朗子飘飘然,心想:有这样的丫环相伴,——福不浅,只希望她家的小姐可不要太差了。

    一朗子回到客栈大吃一顿,今日的比武实在太累。冲了一个澡,穿上衣服,往床上一躺,想要休息一下,毕竟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门板上传来几声轻响,老板的声音在外头传来,说道:“公子,有位客人要找您。”

    一朗子坐起来,问道:“谁?”

    心想:我在本地没有朋友啊,该不是石梦玉那个死对头吧?

    老板说道:“他不肯说。”

    门一开,一个魁梧的老汉大步了进来,腰杆笔直,背插大刀,红穗子直摆。生着一张大方脸,透着健康的红润,虎目阔口,鼻子高耸,下巴上有一把黑胡子。

    那对眼睛很有神,但透着冷漠,还怀着敌意地瞧着一朗子。

    一朗子不知老汉是何人,深施一礼,说道:“老人家你好,晚辈朱一朗向你问好。”

    老汉斜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道:“原来你就是朱一朗啊,外表倒是不错,不比他差。”

    这话把一朗子听得一愣,不明其意。

    老汉转过头来,盯着一朗子看,突然伸手向一朗子的脖子抓去。

    一朗子早有提防,双足一滑,身体迅速后移一步,非常老练。老汉像是早就猜到一朗子的动作,第二抓又来,抓向一朗子的胸口。

    一朗子身子一晃,飘然闪过。

    老汉点点头,说道:“小子,轻功不错,有两下子。不过看你面相,像是内力不济啊。”

    一朗子说道:“老人家好眼光,看得很准。晚辈的内力早被人家给限制住了,发不出来。”

    老汉嗯了一声,说道:“你没有内力还能轻松躲过我两抓,很不错。要是内功在身,那家伙早不是你的对手了。”

    一朗子不懂他的意思,也没多问,就说道:“老人家尊姓大名,是来找我的吗?不知道有什么见教?”

    态度很恭敬。在未确定敌友情况下,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老汉冷笑两声,说道:“你不认识我,我也没见过你。但我想你可能听过我的名字。老朽行走多年,也有点小名气。我叫贺北风,人称中原大侠。”

    一朗子的心猛地一跳,他知道贺北风是最出名的老侠客之一,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印象中贺星琪的父亲好象就叫贺北风。

    一朗子连忙行礼,说道:“老人家、老英雄,你一定是星琪的父亲吧?”

    贺北风哼了哼,冷冷地瞧着一朗子,说道:“小子,你叫得倒是很亲热。”

    一朗子面带笑容,说道:“是啊,我跟她关系很好的。我叫她星琪,她叫我一朗。要不是她订亲了,我都想……”

    贺北风听到这儿,脸色一沉,喝道:“姓朱的小子,你住口!你知道我大老远的从金陵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吗?我是……”

    一朗子呵呵笑着,说道:“老人家、老英雄,我再笨也明白,你是为了星琪能认识一个优秀的年轻人高兴,才赶来见我、指点我,我能不明白吗?”

    说罢,一朗子又喊道:“老板,快来,把你店里的好酒拿出来,再上几样好菜。我要和我的贺老伯痛饮三杯。我朱一朗是何等幸运,既认识了大美女贺星琪,又认识了老英雄贺前辈,我真是走狗屎运了。”

    “来,贺老伯快请坐。星琪和我在一起时,没少夸你啊。说你大仁大义,对儿女更好。他们姐弟两个从小到大,没挨过一巴掌,说你是少有的好父亲。”

    说话同时,又是搬凳子,又是递茶水,让贺北风冷漠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点笑容。

    贺北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指着一朗子说:“你这个臭小子,嘴跟抹了蜜似的,一看就不是稳重踏实的青年。你知不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一朗子在一旁陪坐,说道:“那还用说,肯定是和星琪有关,该不是她要成亲,要请我喝喜酒吧?”

    心里恨恨地想:你来还能干什么?无非是听到什么传言,要棒打鸳鸯。

    贺北风板起脸,习惯性地摸了一下大刀上的穗子,说道:“我来找你,确实是为了星琪的事。扇公子和星琪订亲那么久,也该成亲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不要破坏他们的关系,以后离星琪远一点。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不要让她难做,知道吗?”

    说到这时,他已经失去刚才的冷漠和严厉。身为父亲,他自然要为女儿着想。

    一朗子脸上露出苦涩,说道:“你的好女儿早把这番话对我说过了。”

    贺北风噢了一声,说道:“是啊,她倒是挺清醒的。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她人呢?”

    一朗子黑着脸说:“她早就走了,说是要回家,以后不再见我了。”

    贺北风双眉一扬,说道:“她为何要这么做?”

    一朗子苦笑道:“她跟你想的一样,觉得我配不上她,怕我影响她的好因缘,就自己跑了。算了、算了,配不上就配不上吧。她毕竟是个千金小姐,而我只是一个落魄的读书人,本来就不相配。只希望她嫁给扇公子之后能够过得开心一点。”

    说到这儿,心里淌着苦水,真想放声大哭。

    贺北风看他泫然欲泣的样子,也深受感动,他叹口气说道:“年轻人,别那么自暴自弃。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别像个娘儿们似的,让人看不起。”

    一朗子勉强一笑,说道:“老伯说得对,她不嫁我,早晚会有人嫁我的。”

    贺北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才对。”

    这时候,店家将酒菜端上桌子,香气扑鼻。

    一朗子很殷勤地替贺北风倒酒,然后跟他碰杯,说道:“贺伯父,咱们虽然相见恨晚,但是我喜欢你这样的前辈,对晚辈充满了爱心,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一仰脖子,就是一杯酒下肚。

    贺北风夸道:“好小子,像条汉子,够爽快,比那小子强。”

    自己也干了一杯。

    二人一边喝,一边夹菜吃着、谈着,倒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一朗子问道:“贺伯父,你怎么知道我和星琪在一起?又听到什么不好听的话了吗?”

    贺北风严肃地说:“我听说,你逢人就说星琪是你的小娘子。偏偏星琪又不愿意回家,而是跟你在一起。我就急了,赶忙跑过来找星琪,顺便给你点教训。”

    一朗子抱着歉意地说:“像星琪这样的姑娘,哪能当人家的小娘子?我只是一时间嘴快罢了,占她点便宜,我和她经常开这样的玩笑。”

    贺北风批评道:“你这个小子,嘴上没留德啊。对了,你和她开那种玩笑,她不生气吗?”

    一朗子照实说道:“也只是瞪了我几眼,没怎么生气。”

    贺北风惊诧道:“她没有拿剑刺你,说要杀你吗?”

    一朗子嘿嘿笑,很得意地说:“她口口声声说要杀我,说过几百遍了,但没有一次是真的。我敢说,要是没有订亲的话,她一定愿意嫁给我。”

    贺北风听了,不屑地笑,说道:“年轻人,你也太自信了吧?我还不了解我那个女儿吗?眼光比公主还高,她真的会看上你?”

    一朗子很正经地说:“就算是公主也是要嫁人的,要是找不到理想中的男人,她也得将就一下了。”

    贺北风眯着眼睛,喝了酒后,脸更红了,说道:“朱一朗,你觉得你比扇公子强吗?”

    一朗子哈哈大笑,说道:“贺伯父,我跟他之间谁比较强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说,星琪喜欢我的程度一定超过扇公子。”

    贺北风夹了块肉吃下,说道:“你敢这么肯定?有什么根据?”

    一朗子厚着脸皮说:“我敢把星琪抱到怀里亲她、摸她,扇公子敢吗?他做得到吗?”

    贺北风不敢相信地将眼睛瞪得老大,说道:“她不反对吗?她没生气吗?”

    一朗子笑笑说:“女孩子嘛,脸皮比较薄,自然会骂我了,可是她绝不会用剑刺我,也没对我记仇。”

    贺北风长叹一声,说道:“要是真的,星琪以后就惨了。”

    一朗子问道:“贺伯父,你说什么?”

    贺北风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咱们不谈这件事了,只管喝酒吧,不醉不罢休!”

    二人碰着杯,谈起江湖趣闻、前尘往事,不时相对大笑,越谈越投缘。

    一坛子酒不知不觉就喝干了。

    末了,二人都有点醉。一朗子招呼贺北风在自己的床上睡了,自己则在地上铺张席子,再躺上去。

    等到第二天贺北风醒来,见他睡在地上,有点过意不去,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善良、厚道,讨人喜欢。

    他忍不住说道:“孩子啊,要不是我女儿订亲了,我一定不反对她嫁给你。没办法,这都是命啊,谁叫你们认识得太晚了。”

    一朗子翻起来说道:“要是跟扇家退亲会怎么样?”

    贺北风苦恼地摇摇头,说道:“孩子啊,你哪里知道,这里头的关系太复杂了。我和扇公子的父亲是一辈子的朋友,我娘子和扇公子的母亲又是亲戚,还有啊,唉,算了,太乱了。总之,退亲的难度太大,除非……这个更不行。”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除非我跟星琪私奔,是吧?”

    贺北风笑了,说道:“你真聪明,可比扇公子机灵多了。”

    一朗子正色地说:“我要是拐跑你女儿,你会不会恨我?”

    贺北风捋着胡子说:“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她也愿意,我这个当爹的,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朗子欢喜地说:“这就好,我放心了。”

    贺北风连忙提醒道:“你可不能害我的女儿。无论怎么做都不能叫她伤心,知道吗?不然的话,我老头子的刀可不认人。”

    说着话,回手拍拍他的刀柄,刀柄上的穗子正微微颤着。

    一朗子一咧嘴,说道:“瞧你老人家说的,我是那种不会体贴女孩子的人吗?不瞒你说,我为了她连命都可以豁出去。”

    贺北风说道:“年轻人,可不要说大话。”

    一朗子笑道:“贺伯父,我说话是有根据的。前几天她被蛇咬了,是我将她的毒吸出来的;她没事了,我可差点搭上小命。伯父你说,我对她怎么样?”

    贺北风脸色一变,惊讶地说:“居然有这种事?快说,是谁的蛇咬的?”

    一朗子把大概情况讲述一遍,听得贺北风心惊肉跳,脸色一变再变。末了气得一拍桌子,骂道:“铁拳头这个王八蛋,胆敢伤我女儿,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一朗子忙追问道:“老伯,你去哪?”

    贺北风停步回来,说道:“我要先去找女儿。她妈很想她,想要她回家。小子,你记住,以后在江湖上不能乱说话,不能乱讲我女儿是你小娘子。不然我跟你翻脸!”

    一朗子嘿嘿一笑,吐吐舌头,说道:“一定、一定。有空我一定到金陵去拜访贺伯父、贺伯母。”

    贺北风淡淡一笑,一阵风般地走了。老头一走,一朗子长吁一口气,心想:我这个老丈人还挺厉害的,我也没说什么啊,不就是说她是我小娘子吗?也没什么,我还敢当她的面说。

    唉,和星琪分开,倒是挺想她的。这个小娘儿们真是害人,在我跟前晃来晃去,以为我不是男人吗?这不是害我吗?好,你不要我,自有别人要我。我去打擂台,把陆小珊抢来,让你知道,我一朗子可是有本事让美人垂青的男子汉。

    一朗子一想到今天可能会跟石梦玉对阵,自信心就有点不足。比武嘛,自然要以实力竞争了。石梦玉的功夫了得,自己得胜算不大。不过不管怎么样,也要拼一下了。

    他吃完早饭,拿起剑,信心百倍地往擂台而去。

    到擂台时一瞧,人山人海,会聚了四面八方的武林人士,打扮各有不同,手持各式各样的兵刃,看得一朗子眼睛都花了。

    一朗子心想:前两天没有这么多人,今天怎么会这么多人观战?是了,今日是决赛,要决定谁才是陆家的姑爷。毕竟陆小姐名列江湖八艳之一,大家都想看看谁有资格当她的男人。一想到石梦玉,心里砰砰乱跳,心想:那小子要是死了,我的希望就大多了。

    他向自己的那队伍走去,也就是参加角逐的那个人群。那名叫凤竹的丫环又找到他了,将他带到一旁,满怀期待地说:“朱公子,你可一定不要让人失望。要是败了,我一定会恨你的。”

    凤竹像嘱咐心上人的眼神让一朗子觉得沉重,说道:“我会尽力。你也看到了,昨天那些家伙都挺棘手的,不好对付。希望等下分组时,能分到一个比较弱的对手。”

    凤竹微微一笑,说道:“朱公子,那也没有用。最后还是要和最厉害的决斗啊。你可得做好准备。”

    一朗子问道:“要是我不幸失败了,你怎么办?”

    凤竹咬了咬红唇,说道:“如果姑爷不是你的话,就算小姐答意,我也不肯让他碰我一下。”

    这话听得一朗子大为感动,感慨道:“凤竹姑娘,我朱一朗是何德何能,得到你的青睐?咱们今天才第三次见面吧?”

    凤竹俏脸一红,头低了低,说道:“我相信一见钟情。前天一看到你,我便知道你就是梦里的那个人。”

    说罢,向一朗子妩媚地眨眨眼,害羞地似的跑开了。

    一朗子觉得一阵阵心醉,胜利的信心更加强烈了,心想:妈的,石梦玉,老子今天和你拼了!绝不能让你成功!

    凤竹羞着离开的这一幕被好多人看在眼里,看得那些参赛选手心里酸溜溜的,一个个用不友善的眼神瞪着一朗子。一朗子根本不在乎。他目前在乎的是石梦玉。

    此时,陆家的老管家上台说了些客气话,宣布了比赛规则,最后说:“今日是最后一天了,希望少年英雄们加把劲。谁能笑到最后,谁就是我家小姐的丈夫,是陆家的财产继承人。”

    话音未落,台下便欢腾起来了。

    本地人都知道陆小姐不但本人才貌双全,而陆家也是本地的豪门望族,富甲一方,影响深远。谁当了他家的女婿,就是一步登天。陆老爷拼了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位宝贝女儿。他百年之后,财产自然是女儿夫妻的了。试想,这些参赛者哪个不红眼、不疯狂?

    那些未参赛的武林人士们也都连喊带叫,为之助威,尽显粗野之相。陆家真有面子,那么多的江湖人士前来观战,都想看看陆小姐的命运如何?会投进哪个少年按照规矩,今天采取抽签式配对。昨天在比赛中共有八名选手出线,可以分成四对。配对的规矩是一号对八号,二号对七号,其他的以此类推。捉对厮杀后,胜出的四人再抽签对战,剩下的两人于决赛中再进行较量。最后留在台上的就是陆小姐的丈夫了。

    抽签时,一朗子得了个八号,他心想:老天保佑啊,石梦玉可别是一号。他眼巴巴地瞧着现场。

    结果很不幸,石梦玉就是一号。为什么?因为石梦玉没到场,别人先抽签了,剩下的那张签就是石梦玉的。

    负责监督的凤竹说:“朱公子,你太不幸了。那个石梦玉正好和你对阵。哇,他还没有来,是不是弃权了?”

    她瞧瞧远处,看有没有石梦玉的身影。

    一朗子自我解嘲地说:“可能他心虚,怕了我,不敢来。”

    凤竹嘻嘻一笑,没说什么。

    比赛并没有因为石梦玉的缺席而拖延,那三对纷纷上台,捉对大战起来。

    出乎意料地是今天的打斗和昨天不一样。不再是比武了,而是玩命。

    前三组三对的比武不太好看。为什么?昨天比武既精彩,又都尽显程度。今天则不然,一点风度都不顾,为达目的都不管过程了。

    甲组刚打来时还彬彬有礼的,十几个回合过后,二人抡起兵刃,以命相搏。打到后来,二人的兵器也落地了,谁也不管了,空手搏击。后来干脆像流氓地痞一样扭打,在地上翻滚,你捏我脸,我扯你耳朵的,最后翻来翻去,双双掉下擂台。按照规定,落到擂台以外的地方就算失败,失去竞争资格。二人松手后,放声大哭,悔恨得各朝自己的天灵盖上来了一掌,死于非命,引起现场阵阵唏嘘。

    再看乙组,也是打红了眼、打到疯了,竟忘了闪躲和拆招,你打我一掌,我给你一拳。没几个回合,二人都鼻青脸肿,再过一会儿,二人都昏倒了。双双被人抬了下去。

    丙组最为惨烈,打得难分高下之后,二人玩起了暗器,结果是你中我的梅花镖,我中你的索命针,而且上头都抹了毒。然后,又互相要解药,没达成一致,趁着毒发之前,二人又抡兵刃斗起来了。打到激烈处,你的刀扎进我的心脏,我的剑刺穿你的喉咙。二人一倒在地,还保持着杀人的姿势,兵刃仍扎在对方身上。

    大家看得唤声叹气,看着丙组的二人也被抬走了。

    一朗子看得心酸,心想:犯得着吗?值得为了一个女人拼命吗?就是当不上女婿也不该把命留在这儿啊?娶不上陆小姐还可以娶别的小姐啊!这群傻瓜,真是大姑娘要饭——死心眼。我和石梦玉比武时八成也不会比他们好多少,也许有一个会被人家抬走,剩下的一个身体也不会完整。

    既然前三组都没戏唱了,只剩下一朗子和石梦玉这一组,胜败决定着陆小姐一生的悲欢。

    一朗子振作一下精神,一个“旱地拔葱”跳上台去,向台下的江湖朋友拱手致意,耐心地等着石梦玉的到来。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台上台下都急了。

    陆家老管家上台说,要是等到午时石梦玉再不来,朱一朗公子就是陆家的女婿。

    一朗子听到非常高兴,心想:石梦玉,你就别来了,不然就午时之后再来。那样的话皆大欢喜,免了我一场生死之斗。

    台下的人听了都大呼小叫的,也不知是为石梦玉惋惜,还是为一朗子祝福。大家都咬着牙,等石梦玉到来。

    午时将至,从远处有一匹马跑来,扬起一股沙尘。一朗子远远地就看到了,心往下沉,心想:看来这场大战还是不能避免。来吧,我跟你拼了!

    那匹马一溜烟地跑过来,到了近前速度却不减,马上之人一个腾跃,轻飘飘地落到台上。

    一朗子一瞧,这人一身淡紫衣服,腰悬配剑,生得浓眉虎目,英武挺拔,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

    一朗子一瞧发现是熟人,忙笑道:“原来是扇公子?嘿嘿,哥儿们,你也知道我在这里,还赶来为我助阵。”

    这人正是扇公子,只是此时脸上尽是悲愤和气恼。

    一朗子从未见过扇公子这种表情,心想:他该不会也是为了星琪才来找我的吧?

    我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就是玩笑地称星琪为我的小娘子吗?作不得真的,干嘛都每个人都不依不饶啊?

    扇公子抖着手,指着一朗子说道:“我原本当你是兄弟,想不到竟是个无耻的小人!今天不宰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着,“唰”一声拔出长剑。那剑明晃晃的,映着扇公子激动的脸。

    一朗子陪笑道:“扇公子,咱们交情不是挺好的吗?干嘛无缘无故地动刀动剑的伤和气?”

    这时候,一朗子隐约听到台下人的议论:“原来就是这个姓朱的小子乱说话,败坏贺星琪的名声。真够可恶,难怪扇公子会生气。”

    “这家伙品行这么坏,怎么能当陆家的女婿?一定不能让这家伙得逞。要是娶了陆小姐,还不得害了陆小姐一辈子。”

    他们一议论,一朗子顿时明白扇公子的来意了,他连忙说道:“扇公子,你不要误会啊,听我解释……”

    扇公子瞪眼骂道:“口蜜腹剑的混蛋,谁要听你的解释。今天我要在你的身上刺几个窟窿。”

    说罢,不再多话,身子一飘,刺向一朗子的嘴巴。

    一朗子与扇公子对阵可不敢大意,头一歪,身子平移几步远。

    扇公子哼道:“好功夫,再试试这样如何。”

    剑花抖起,连连进攻,招招不离一朗子的要害。

    一朗子左躲右闪,越显危机。其中有一剑贴着他的肋骨过去,使他不禁额头上冒汗,不得已只好拔剑迎敌。他展开追风剑法,剑如狂风,一招一式,变化无穷。

    扇公子小心应付着,不由夸道:“好剑法啊,像你这么好的剑法的人,江湖上的青年人倒不多。可惜,可惜了。”

    一朗子架住扇公子的剑,微笑道:“扇公子,可惜什么?”

    扇公子怒目而视,说道:“可惜你品德低下,这剑法给你用白瞎了。”

    一朗子苦笑道:“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啊!”

    听到一朗子的辩解,扇公子更生气,唰唰几剑连刺,或向喉、肩,或向胸、腹,每一剑都是那么准、快,让人应接不暇。

    一朗子反应极快,总在间不容发中闪避或者进攻,几十回合下来,二人难分高下。

    台下人看得如痴如醉,有人叫道:“好啊,好剑法,这二人都很厉害。”

    有人叫道:“这才是高手。相比之下,以前看到的高手都是他妈的垃圾。”

    有人喊道:“姓朱的,你赶紧向扇公子磕头陪罪吧,他心情一好,说不定还能饶你不死。”

    有人叹息道:“这姓朱的好俊的身手,不知道是哪个师父教的?”

    台上两个忽高忽低,窜来窜去,打成一团,风声飒飒。不但打得快,打得好看,连身法都是那么顺眼。不像是在比武,反而像是在表演,把台下人看得都舍不得眨眼。

    他们为扇公子喝彩,更为朱一朗赞叹。要知道,一个无名小卒能跟一个名剑客打成平手已经是奇迹了,谁能不佩服?这小子能成为陆家比武招亲最后的胜者,绝不是靠运气,是靠实力争来的。

    打来打去,扇公子找到了朱一朗的弱点,他发现了这小子身上没有内力,不然的话自己早就吃亏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以自己之长,击他人之短?这么一想,扇公子的剑法一变,不再刺一朗子的要害,专对他的剑下手。

    一朗子是个聪明人,岂会猜不到对方的企图?可是光会躲还是不行的,突然间,扇公子朝一朗子的剑上一挑,内力运到十成十,只听“铛”的一声,一朗子的剑便朝天空飞去。

    扇公子不容对方喘息,就势一剑砍下,一朗子身子一晃,勉强躲过。等到扇公子还想攻击时,只听台下一个声音叫道:“扇公子,赶紧下台,不然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

    扇公子一听到这个声音,像被点了穴似的,整个人动作停住,剑也挥不下去了。

    他立刻转身跳下台,也不再看一朗子,朝人群中扑去。

    一朗子自然也听到擂台下的声音,他又惊又喜,那声音透着几分冷淡、伤感,正是贺星琪。她不是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台下?

    他向人群中望去,只见扇公子往场外奔去,像发了疯似的。再看远处,有一道白影像一缕轻烟,转眼不见了。

    一朗子心情瞬间变得沉重、难受,心想:贺星琪真的来了,可是不想见我,我又有什么办法?她父亲说的对,不要破坏了她的幸福。可是若她不想离开扇公子,不想跟着我,我也不能硬抢吧?这件事的主导权在她的手里,她要是想跟我,总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的。

    这时候,凤竹上台拾起长剑,交给一朗子,笑靥如花,说道:“朱公子,你真行,果然不负众望,真的成为我家姑爷了,老天真是长眼呢!”

    一朗子看她笑得开心,心情也跟着转好,刚想调笑她两句,突然想到这次上台不是为了自己要当陆家女婿,而是为了那位胡兄弟作替身。要是不能达成他的心愿,传音珠就要不回来了。

    一朗子这么一想,就往台下环视,想从人群中找到胡兄弟的影子,心想:这时候他也应该出现了吧?要不然我可真得成了陆家的女婿。那时候一切都晚了,你可别骂我不是人,抢了你的心上人啊!

    很遗憾,四处瞧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从形形色色的江湖人里找到胡兄弟。一朗子的心中一紧,心想:我的传音珠啊!没了它,我的小命可没有保障啊。

    这时陆家的老管家又上台了。这回他的表情是一脸的喜气,大声宣布:“各位朋友们,经过三天的激烈比赛,最后赢得胜利的是这位朱一朗朱公子,他就是我们陆家的女婿。”

    台下人大声鼓掌,而那些出战没选上的都垂头丧气,瞪着一朗子。

    老管家又说:“我们老爷今晚要为新姑爷设宴庆祝。到时候,请大家随意到本城的饭馆去吃,吃完找旅店去住。一切的开销都包在我们陆家身上。”

    这个决定令台下的人都乐坏了,掌声久久不息。谁不希望白吃白住啊?这样的好事谁不高兴?

    凤竹见一朗子四处张望着什么,忙问道:“公子,不,姑爷,你在看什么?”

    一朗子收回目光,笑笑说:“没什么。有一位朋友说来看我比赛,怎么没有来?这事怪了。”

    凤竹一笑,说道:“公子,请下台吧。我们为你准备了轿子。”

    在凤竹的引领下,一朗子得意洋洋地下台了,坐上一顶轿子,轿子扎着红花,非常艳丽和喜气。最奇怪的是,轿子的上半截还是空的,想必是陆家人想让大家都看看新姑爷长什么模样吧?

    一朗子猜的没错,轿子像游街似的绕了全城一圈,每到一处凤竹就向熟人介绍说,这是陆府比武招亲中选出的新姑爷。大家一瞧这公子还真是仪表不凡,纷纷拱手祝贺。

    一朗子出于礼貌,也不得不一一应付,后来实在受不了,就说道:“凤竹啊,赶紧打住吧,再这样下去,我可要累疯了。”

    凤竹走在轿子旁边,说道:“姑爷啊,我陆家的朋友可是很多的。这才见了几个而已,你以后可要慢慢习惯。”

    她看向一朗子的眼神含情脉脉的,真叫人心动。

    一朗子坏笑着说:“凤竹啊,我不想见那么多人,我只想见你,还有你家小姐。折腾了这么久,也不见你们家小姐出来。”

    凤竹朝他一笑,神秘地说:“等回府我再跟你细说小姐不出来的原因。”

    一朗子一愣,说道:“回府?”

    凤竹说道:“对啊,就是回咱们陆家。”

    一朗子一下子恍然,心想:对啊,我现在可不是外人,我是陆家的女婿,自然得回她们陆家,这种突然有家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他告诉凤竹自己在客栈里还有包袱之类的物品,凤竹忙叫人去取。随后,轿子回到陆府,一朗子下轿时,府门前鞭炮齐鸣,热闹非常。

    陆家的亲朋好友群聚,都满脸堆笑地来看新姑爷。众多的目光使一朗子不好受,像是被人家扒光衣服一样难堪。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这么多热情的目光注视,实在不习惯。

    凤竹引一朗子进了府后,先沐浴更衣,然后领着精神抖擞的一朗子去见陆家老爷。换上一身白衣的一朗子特别帅气,在府中行走时,遇见的一个个丫环都含羞望着一朗子一,脸上晕红,每个丫环对他的印象极佳,这让一朗子的虚荣心再度得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