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7集】 第五章 处女快乐

作品:《仙童下地狱

    一朗子吸一口血,吐一口血。渐渐感觉自己的嘴唇开始发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救活她,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丧命。

    当一朗子见到贺星琪的血变成鲜红色时,他惨然一笑,说道:“星琪,好了,你没事了,事后要运运内功,把余毒排干净。”说着,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他只觉得身体无力,往她旁边一躺,脑袋越来越昏,随时可能要失去知觉。相反的是贺星琪,当毒血一除,她的头脑一下子也清醒了,眼色也亮了,再运运内功,排净余毒。

    她刚才看到一朗子为她所做的大为感动,美目含泪,拉着一朗子的手,呜咽道:“朱一朗,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一个女子去死值得吗?何况还是一个从来没给过你好脸色、口口声声说讨厌你的女子?”

    一朗子淡淡地笑着,说道:“当然值得。为心爱的女人去死,这辈子也值得了。原本我是不想接近你、不想喜欢你,可是我做不到。和你相处时间越久,就感觉自己越离不开你。我多希望娶你,亲你,摸你,更想操你。”

    粗话羞得贺星琪捣住了双耳,说道:“你不要吓我呀,只要你好过来,都可以商量的。”

    一朗子瞧着她,微弱地说:“我要是死了,你也不准忘了我。安心嫁给扇公子吧,虽说他这个人有点傻、有点呆,但会是个好丈夫,也比我强。”说到这,感觉呼吸困难。

    贺星琪见他脸变黑了,嘴唇也黑了,目光都暗了,再不是自己所认识的生龙活虎的朱一朗。

    贺星琪悲从中来,忍不住泪如雨下,悲声大作,纵是石人见了,也会心碎。

    点点滴滴的泪水都落在一朗子的脸上,他露出笑容,说道:“可惜,咱们还没有洞房呢。”

    贺星琪哭得梨花带雨,说道:“只要你醒过来,你想怎么样都行。只求你不要死。你死了,我这辈子哪还有快乐的日子。”

    一朗子心潮起伏,感觉死神的临近,迷糊的大脑里自然现出月宫诸美女。他怎么舍得死?他的责任还没有尽到呢,他得照顾她们的。

    他感觉阴曹地府的小鬼在拉他走,但他咬紧牙关就是不肯走。他突然间想到传音珠、想到喊救命,可是他张大嘴,抖着唇,就是发不出声音。他大为恐惧,心想:坏了,难道我真的完蛋了吗?真的要死了?我不想死。唉,光顾着和贺星琪说话,影响大事了。

    这时候,他恍恍惚惚看到两个小鬼来了,戴着白色的高帽子,手持铁链,向他脖子套来。之后,他双眼一阖,失去了意识。

    贺星琪见一朗子阖上双眼,一点反应都没有,可吓坏了,她伏“尸”大哭。哭了一会抬起头,心想:不行,我不能让他死,我得想法子救他。想到客栈里还有两位侠女,本事超人,肯定有法子。

    贺星琪将一朗子抱起来,向客栈飞奔,一路上不知道吓坏了多少行人,但她也顾不得了,展开轻功,发挥到极致。

    当她把失去意识的一朗子抱进房间放在床上时,叶蒙蒙忙问怎么回事,叶静静也凑了过来。

    贺星琪强忍悲痛将事情讲了,又问道:“他有没有救?”

    叶蒙蒙唉了一声,说道:“我先帮他刺穴吧,一会再和你说。”拿出一盒针来,脱掉一朗子的上衣,先用手在他的上身探了一会,在几处部位上刺了下去。

    贺星琪问道:“这样就能好吗?”

    叶蒙蒙回答道:“我这只是为他排除一部分毒素,也是把他的毒封住,不使它扩散。要救他,还是挺困难的。”

    贺星琪看着光着上身,扎了几根银针的一朗子,柔肠寸断。她不敢相信今天的事是真的。

    一个向来自己所看不上的小淫贼,竟为了救她而不惜搭上自己的命。无论他以前有多坏,有多可恶,自己都应该承认这家伙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无可怀疑。会有那么傻的人用生命开玩笑吗?

    她生怕他死了。她明白这家伙在自己心目中有一定地位,不然的话,自己为什么对他那么客气?非礼了自己,自己却没有刺他几剑来报复;还有,自己也想和他走在一起,即使吵嘴也是一种享受。当他倒下之后,她一下子明白不少问题。

    贺星琪说道:“蒙蒙姐,怎么救活他?我不想这小淫贼死掉,这家伙欠了我许多呢。”

    叶蒙蒙朝她笑笑,说道:“星琪,你真幸运,有人肯为你去死。如果我们姐妹遇到这样的痴情人,只要这人不是太差,我们肯定会嫁给他的。”说罢,幽幽一叹,似乎在伤感自己的命运。

    贺星琪心里一暖,说道:“蒙蒙姐,你不要取笑我了。你看,该怎么救活他呢?不就是蛇毒吗,有那么厉害吗?”

    叶蒙蒙拉着贸星琪的手,说道:“好妹子,你对武功有一套,可能你没有研究过毒药。一般的蛇毒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邪道无脸毒尊的蛇毒,他自己养的蛇的毒,经过不少秘方配制混合而成,只有他自己有解药。”

    “前些年老毒物病死了,本来他还有一个师弟和徒弟,可惜的是,在正道围剿邪派时,他师弟被杀死了,徒弟也不知所踪。”

    “这个铁拳头早年有当过毒尊一段时日的徒弟,后来犯了门规被赶出师门,他发过誓不会再用毒。可是毒尊死了,没有人管他,所以他这次就敢用了,但连他都没有解药。”

    贺星琪看着脸、唇黑黑,没有一点知觉的一朗子,说道:“难道他一点都没有救了吗?”

    叶蒙蒙想了想,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怕你不愿意。”

    贺星琪大喜,握住她的手,欢道:“蒙蒙姐,你快说,只要是能救活他的法子,我都愿意去试的。”

    叶蒙蒙淡淡一笑,说道:“星琪,先别把话说得太满。我问你,为了他让你失去女子最宝贵的东西,你也愿意吗?”

    贺星琪一下子俏脸全红了,比红苹果还娇艳。她别过脸去,说道:“潆蒙姐,你说什么?我还是黄花姑娘呢。”

    叶蒙蒙很正色地说:“如果为了解毒,让你献贞操给别的男人,你也愿意吗?”

    贺星琪一下子脸色都变了,坚决地说:“不行,那可不行。我是有未婚夫的,失去贞操我怎么嫁人?”心里想:要是失身给这个小淫贼,可以救他的命,倒可以考虑一下;让我失身给别的臭男人,想都别想,我情愿去死。

    叶蒙蒙呵呵笑了,说道:“你就眼睁睁地看他死吗?”

    贺星琪看了一眼一朗子的惨样,长叹一声,说道:“蒙蒙姐,你就说吧,除了那老毒物,还有哪个男人能救朱一朗?”一想到要献身给别人,她心里特别痛苦。

    叶蒙蒙说道:“你根本不愿意,我还说它干什么?”

    贺星琪双手互抓着,语气沉重地说:“你说吧,要找哪个臭男人?”

    叶蒙蒙呵呵笑了,说道:“好妹子,我刚才和你开玩笑的。”

    贺星琪一皱眉,失声惊叫道:“蒙蒙姐,这种事你也和我开玩笑,这都什么时候了。”

    叶蒙蒙淡淡一笑,说道:“星琪妹子,虽是个玩笑,但也有一点真实在里面。我是想说,你要救他的话,只怕要献出你的贞操。不过不是献身给别的臭男人,而是躺着的那个。”说罢,一指直挺挺躺着的、像尸体的一朗子。

    贺星琪“哦”了一声,也指着一朗子说:“你是说,让我用我的贞操换他一命?让我把初夜给他吗?”

    叶蒙蒙说道:“是啊。我刚才查过了,他的毒从嘴进了肚子,不去别处,都积聚在下体,也就是阳具上。嘿嘿,真是奇怪,这个人有点与众不同。”

    贺星琪疑惑地说:“为什么非得用我的身体,我替他找个妓女不就成了吗?相信她一定很喜欢妓女服务的。”说着,狠瞪了一朗子一眼,好象看过他进过妓院似的。

    叶蒙蒙摇摇头,说道:“不行。妓女和他交合之后,岂不是被毒死了吗?”

    贺星琪说道:“我和他那个,我也会中毒的。”

    叶蒙蒙解释道:“不一样的。妓女不会武,而你会武。毒经过几次转移后,到你身上的就已经不多了,你可以用内力把毒逼走,明白吗?还有,妓女不是处女,不合条件。”

    贺星琪艰眉道:“为什么非得是我呀?为什么还得是处女?”

    叶蒙蒙说道:“处女的元阴具有解毒之用,效果极好。像朱公子身上的毒转移到处女身上,又可以减轻许多;要是转移到非处女的身上,只怕不能救活朱公子,反倒搭上了另一个。”

    贺星琪想了想,说道:“蒙蒙姐,我有办法。我去找一个会武的处女替我不就行吗?”

    叶蒙蒙笑了,说道:“星琪妹子,你说得容易,可是要找到一个处女,还武功不凡、内力深厚,只怕不易吧?再说了,时间紧迫,若三天之内不能解朱公子的毒,他就惨了,神仙也救不了他。”

    贺星琪沉吟着说:“是不容易找。”

    叶蒙蒙点头道:“对呀,最合适的就是你了。”

    贺星琪长叹道:“蒙蒙姐,我有难处啊。我是有未婚夫的,我要是把贞操给了小淫贼,我以后怎么嫁扇公子?”

    叶蒙蒙问道:“星琪,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朱公子,还是扇公子?”

    这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问题,倒把贺星琪问住了。

    贺星琪想了想,说道:“这个实在不好说啊。扇公子和我定婚了,他给我的印象当然不会差。虽说朱一朗这家伙是个淫贼,我也把他当朋友了。”

    叶蒙蒙不禁笑了,说道:“星琪妹子,你不会这么糊涂吧?”

    贺星琪皱着眉,苦着脸,说道:“我要是将贞操给了朱一朗,我在江湖上就完了。扇公子一家人不会原谅我的。他们家会娶一个失贞的姑娘吗?他们家的颜面何存呢?”

    叶蒙蒙说道:“但朱一朗可是为了而你中的毒,这分情意天高地厚,哪一个男人比得上?”

    贺星琪看了看朱一朗,说道:“蒙蒙姐,这个我很清楚的,可是,唉,我该怎么办?献身也难,不献身也难。我得找一个符合条件的替代我呀。”她一脸的沉重,在屋子里踱步。

    贺星琪那样子和风度应该是不差的,只是其中一条裤管被澌掉三分之一——一条白生生的玉腿非常悦目。不但白,那样嫩、圆润、水灵、风情,令旁边的叶静静看了都觉得美极、诱惑极了。偏偏贺星琪自己没有意识到。

    当她顺着叶静静的目光低下头,才发现不对,惊叫一声,赶忙打开包袱,换了一条裤子。换裤时,下体留下小亵裤,映着两条冰清玉洁的大腿,动人极了。

    可惜的是一朗子看不到,否则,很可能会把眼珠子瞪出来。

    贺星琪瞧瞧纹风不动的一朗子,又看看“一声不吭”的叶静静,突然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并发出笑声。

    她不由一拍巴掌,但只是瞬间,她的笑容又凝固了,觉得这个主意也不太高明,尤其是让自己心里酸酸的。

    叶蒙蒙听到她的声音,说道:“星琪妹子,怎么了?你想通了吗?”

    贺星琪叹口气,说道:“蒙蒙姐,我觉得这里符合救他的女子,不只我一个啊。咱们三个哪一个不适合?我、你,还有静静姐,哪一个不是处女?哪一个不会武功?你说是不是?”

    蒙蒙听了,脸唰地变成红布,继而摆摆手,说道:“星琪,不要开玩笑。我们不只一把年纪,还可以当他妈了。再说,我们和他昨天才认识,关系远远达不到献出贞操的地步。这事还是算了吧。”

    贺星琪哎了一声,开导道:“蒙蒙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身为侠女,难道你们忍心看着他死吗?我要不是因为定亲了,有了扇公子这个未婚夫,我一定会献身的。他会这样全因为我呀,我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叶蒙蒙向着叶静静转了一下脸,说道:“我们姐妹虽非贵族人家,但也是自尊自爱,守身如玉。我们当然喜欢救人、喜欢帮人,可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把自己的贞操随随便便地献出去,我们可不干。”

    贺星琪一想也是,幽幽说道:“是,这事本来就是我引起的,不该连累你们的。还是让我多想想吧。我去他屋待一会儿。你和静静姐也商量、商量吧。”

    叶蒙蒙说道:“可以。只是我可得提醒你呀,不要考虑得太久,过了三天,他就彻底没救了。到时你就是找来十个符合条件的女子也无济于事了。”

    贺星琪嗯了一声,深深地看了一眼一朗子,才黯然出屋。她走了之后,叶蒙蒙开始和叶静静沟通。叶蒙蒙打手势,偶尔在她的手心上划字,而叶静静则必须靠写字表达意思了。

    叶蒙蒙讲了贺星琪的提议,叶静静吓了一跳,不但连脖子都红了,还登登登退了几步,把俏脸捂上,转过身去,不时还偷眼瞧瞧床上半裸的男人,心想: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昨天才认识,我可不答应。

    她把心意告诉姐姐,叶蒙蒙点点头。叶蒙蒙说:“现在怎么办呢?难道就看着他死吗?要是星琪不肯牺牲贞操,我们该怎么做?”

    叶静静说:“先看星琪怎么做,她要是真的不救的话,咱俩再想办法。”

    叶蒙蒙说:“要是星琪铁了心不肯救人的话,你肯不肯为了救他而献出贞操?”

    叶静静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姐姐你呢?你愿意不愿意?”

    叶蒙蒙也在摇头,说:“姐姐和你一样,也很为难呢。为了救一个陌生的男人而献出贞操,实在划不来;可是要是不救,又于心何忍?姐姐真的被难住了。不知道妹妹对这小子的印象如何?”

    叶静静望着一朗子,说:“他是个很热情、有礼貌的公子,不过看得出来,也挺风流好色的,但他不是坏人。”

    叶蒙蒙呵呵笑,说:“这么说,妹妹是喜欢他了。不如这样,你献身给她,让他娶你当娘子好不好?”

    叶静静飞霞扑面,咬了咬红唇,脸上浮出悲哀的神情,用手指说:“我是个残疾的女子,就算我舍身救了他,他娶我吗?我不想做这个梦了。这么多年以来,咱们在婚姻大事上不总是失望的吗?咱们遇上的男人,要嘛太差,要嘛太坏了,要嘛太好了,咱们不配。咱们没有那个福气啊!”

    叶蒙蒙问叶静静:“你看朱公子是不是符合咱们的条件呢?”

    叶静静说:“论长相,朱公子是一流的。论头脑,也不错。武功听说也不差,又很会说话。尤其是对女性,他很体贴、很在乎。只是花心了些。总之,他完全符合当咱们丈夫的条件,只是把贞操献给他,万一他醒来了,不认账怎么办?”

    叶蒙蒙说:“当你行走江湖救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在救之前就想着人家报答你?”

    叶静静说:“我们救人是出于侠义精神,根本不是为了要回报才救人的。”

    叶蒙蒙说:“这就对了。你就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救了朱公子吧。至于他以后娶不娶,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叶静静直摇头,说:“那可不一样。以前救人是用武功,这次救这小子的话,要用女人最宝贵的贞操,可得好好想想。姐姐,你也得好好想想,要知道,我无论嫁谁都和你有关系。咱们姐妹说好了,要一同嫁人的。”

    叶蒙蒙长叹息,说:“咱们想不嫁同一人也不行啊。我离开你,我怎么办?你离开我,又怎么办?咱们得相依为命,男人都未必可靠的。”

    叶静静说:“对呀,姐姐。咱们都好好想想吧。这可是关系到咱们两个后半生的大事啊。”

    吃早饭的时候,三女坐在一起,都心事重重的,也都没有什么胃口。

    尤其是贺星琪,随便吃几口就放下筷子,陷入了沉思。看了半天一朗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上前拉着他的手,觉得没凉,芳心一宽,心想:小淫贼,这可怎么办呢?现在有三个美处女在你身边呢!我是顾虑到扇公子而有点为难,而那两位呢,又因为和你刚认识,也不好救你,你的命怎么这么苦?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叶蒙蒙走到她身边,说道:“星琪妹子,你想好了没有?”

    贺星琪放下一朗子的手,回头看着叶蒙蒙,说道:“没想好。不过还是有了一个主意,这主意对你们有好处的。”

    叶蒙蒙抿了一下红唇,说道:“你该不是还想让我们姐妹献身吧?”

    贺星琪郑重地说:“正是。我觉得你们姐妹中的一个,无论哪一个都挺合适的。你们不是一直想嫁个如意好郎君吗?朱一朗挺适合你们的。”

    叶蒙蒙说道:“难道你不吃醋?”

    贺星琪说:“他的命比任何事都重要。”

    叶蒙蒙带着几分凄凉地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失去贞操之后,把他救活了,万一他是个陈世美,拍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哭?”

    贺星琪哼了一声,说道:“他不敢,我会替你们做主,他要是敢那么没良心,我就宰了他;至少我也会一辈子不理他。”

    叶蒙蒙笑几声,说道:“星琪妹子,以后你就嫁扇公子了,不理他也正常。你要是总理他的话,扇公子会只看不管吗?”

    贺星琪淡淡一笑,说道:“姐姐,我知道这事让你们为难。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没必要把你们都卷进来。”

    “我都想好了,你们不肯救他的话,我宁可被我家和扇公子家骂成淫妇、贱货,宁可被他们抛弃,无论如何我也会救他。毕竟他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说这话时,语气变得异常坚决,再没有刚才的举棋不定了。

    叶蒙蒙拍了下巴掌,说道:“说得好,这才对嘛。你欠了人家一条命,救他也是应该的。再说了,你心里有他,我也看得出来。我敢说,假如他现在清醒着,想要你的身子,只要把你搂在怀里,给你两句甜言蜜语,你不失身才怪呢。”

    贺星琪大声道:“说什么啊,蒙蒙姐,我是那种姑娘吗?我是那种没有反抗力的姑娘吗?不管我喜欢谁,不娶我就想占我便宜,休想。”说罢,又大步出屋,大概又去隔壁深思了。

    叶静静也过来了,姐妹俩站在一朗子身边观察着他。叶蒙蒙是用耳朵和心灵观察,她又用手摸摸一朗子的身子,见他没事才放心。

    她告诉叶静静说:“妹妹,姐姐已经想好了,要是贺星琪真的觉得为难,不肯救人的话,我肯定会救朱公子。献贞操就献贞操吧,反正咱们已经过了半辈子,不那么值钱了。”

    “反正这辈子已经嫁不出去了,留它干什么呢?咱们也不需要对未婚夫负责任。在老了之前,献身给自己并不讨厌的男人也可以,总比当一辈子老处女强吧?至少这辈子还有过男人,总比没有强些。”

    叶静静知道她的意思后,都呆了,一向保守的姐姐怎么会突然间有这种大胆的想法呢?

    这一天三个美女都心绪不宁的,都有点拿不定主意。

    叶静静和叶蒙蒙和一朗子不熟,下不了献身的决心;贺星琪是因为顾虑太多,1会儿想到自己的名声,一会儿想到自己前程。

    到了晚上,贺星琪终于铁了心,银牙一咬,心想:这淫贼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我欠了他的人情,用我的贞操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也是应该的,我不能太自私。

    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她不寒而栗,觉得自己的贞女生涯要到尽头了。那时候周围的人会不会用口水把自己淹死?不想那么多了,先把淫贼救活再说吧。

    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无论是胸臀,还是大腿、胳膊,都是那么美,自己都很满意,想到要把这么好的身子让淫贼享用一次,还要主动把宝贵的第一次献出去,她实在有点惋惜。

    她心情沉重地走向隔壁。推门进去,叶静静和叶蒙蒙所在的屋里已经点起几根蜡烛,烛影摇红之下,一朗子平躺在床上,赤裸上身的银针已经拔掉了,光光的、白净的,又很匀称。

    一朗子像睡着了似的,只是俊脸仍是黑的,鼻子、嘴巴和耳朵都是黑的,像是抹上了锅底煤灰。

    只见姐妹俩站在床边,目光都瞧向一朗子。叶蒙蒙脸色凝重、深沉,叶静静是坚毅、淡定,又有几分羞涩。她的目光扫过一朗子的身上,不时还咬咬红唇。

    贺星琪芳心一震,心想:难道她们已经同意救人了吗?对于初见面的男人,这么做也太为难她们了。

    叶蒙蒙和叶静静还以手势和手心划字的方式交流着,叶蒙蒙的表情越来越不安,而叶静静则是越来越轻松。

    末了,叶蒙蒙点点头,一边打着手势,一边说道:“好吧,你以后可不要后悔啊。”

    叶静静重重地点着头。

    姐妹俩已经发现贺星琪来了。叶静静羞红着脸低下头,跟个少女的,虽说已经年近四旬了。

    叶蒙蒙朝贺星琪一笑,说道:“静静决定牺牲自己的贞操来救朱公子一命。”

    贺星琪又是欣慰又是迷惘,芳心一宽,说道:“那就好,只是太对不起你们了。按理说,应该由我来的。你们放心,我会告诉朱公子,让他对静静姐负责任,娶静静姐为妻。”

    叶蒙蒙轻轻摇头,俏脸上带着微笑,说道:“我们这么做,只因为他是个好人,不是非得要让他报答什么。想我姐妹身有残疾,至今都没有成亲,我们一直想找个如意的男人,可是没有那个福气。这回遇到朱公子,没指望他娶我们。不过静静失身给这样的俊男人、好男人,也不算亏了。女人嘛,早晚都要失身的。”

    贺星琪凄然一笑,说道:“蒙蒙姐说得是,女人早晚都要失身的。”想到自己,心里空荡荡的,若有所失。

    叶蒙蒙又说道:“救过朱公子之后,不要让他知道静静失身的事。”

    贺星琪一怔,问道:“为什么?救了他就应该让他知道。”

    叶蒙蒙回答道:“要是朱公子不想负什么责任,岂不是让静静更为苦恼吗?所以呀,我们相信缘分,要是有缘的话,我们和他还会重聚的。”

    贺星琪感叹道:“他要是不要你们的话,他这家伙就不可救药了。”

    叶蒙蒙笑笑说:“也该开始了。早了总比晚了强。”

    贺星琪一想那事的羞人,连忙说道:“我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我。”说罢,红着脸转身想走。

    叶蒙蒙哎了一声,说道:“星琪妹子,你还是留下来吧。万一有什么不速之客闯进来,你也可以帮忙护法啊。”

    贺星琪问道:“蒙蒙姐你呢?”

    叶蒙蒙说道:“我要指点静静怎么做,还要随时为朱公子疏通穴道。”

    贺星琪嗯了一声,心想:就算我留下来也不要看那羞人的场面。我可是一个未婚的姑娘,看那种事会羞死人的。

    叶蒙蒙微笑道:“星琪妹子,你和扇公子定亲那么久,难道没有过肌肤之亲吗?”

    贺星琪脸上发烧,说道:“自然是没有了。成亲之前,我不会让他碰我的。”

    叶濠蒙捂着红唇笑,说道:“那你正好学学经验,以免日后成亲之后什么都不懂,会闹笑话的。”

    贺星琪强抑羞意,带着几分忸怩说:“濠蒙姐,你也没有成过亲,难道懂得男女之事吗?”

    叶蒙蒙正色地回答道:“我虽没有成过亲,没有男人,但我是个杂家,什么书都看,连房中术之类的也看。”

    贺星琪说道:“蒙蒙姐真是博学,不但懂得武功、医学、音乐,还懂得房中术。以后哪个男人娶了你,可是艳福不浅。”

    叶蒙蒙苦笑几声,说道:“只怕找不到好男人。”说着,她拉拉叶静静的手,指指床上的一朗子。

    叶静静明白姐姐的意思,深吸了几口气,让心跳得慢一些,努力让情绪平稳些,然后,脱鞋上床,咬了咬牙,才伸出纤纤玉指帮男人脱裤。

    她哪里有这个经验,半天都没有褪下来。

    叶蒙蒙笑了,说道:“妹妹好笨。这样怎么当新娘子呀?还是让姐姐来帮你吧。”

    用手势说着。

    叶蒙蒙站在床边,弯下腰,用手摸准,没几下就将一朗子的下体脱光,露出男人的本色来。

    叶静静见到男人的裸体,尤其是大腿间的一团黑毛,毛丛中还半软半硬的一根东西,虽没全硬,但已有一尺多长了。这要是硬起来,很难说多大呢。

    叶静静忍不住张大嘴,要叫出来,可惜她叫不出声音来。

    那边的贺星琪也好奇地将目光看过来,见了一朗子下体的样子,芳心狂跳,用双手捂上眼睛,心想:原来男人的东西是这样子的,太丑了。可是过了一会,又忍不住张开指缝偷看。毕竟她对男人的身体很陌生的。

    叶静静看着一丝不挂的男人裸体,见他结实、白皙,又有阳刚之气,心里又羞又怕,又有些欢喜,想到即将要把保留了半生的童贞献给这个小男人,芳心乱得很。

    她想伸手摸摸他的身子,又有点不敢。

    叶静静目光转向姐姐,说道:“姐姐,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叶蒙蒙坐在床边,说道:“你先抚弄他的阳具,要把它弄得勃起,完全立起来,然后,再将它插进自己的阴户,明白吗?”这些话也是一边说,一边打手势。叶静静听不到,但是能看明白。

    贺星琪听到这些话,羞得想把脸藏起来,心想:这种事怎么能做呢?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不要脸了?她低下头,站在旁边,有点不敢看了。

    叶蒙蒙过去拉住她的手,说道:“小丫头,有什么害羞的?将来你不也一样要看男人的光身子,要和男人睡觉,要和男人行房吗?过来,好好看看男人吧。”

    贺星琪扭着腰,说道:“不,我不要看,他不是我男人,我怎么能看他?”

    叶蒙蒙笑了,说道:“他也不知道你在看他。他要是知道你在看他,不知道会乐成什么样?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看看他肯为了你去死,你多幸运呢?要是他这次是为我们死,我们俩会毫不犹豫地全献身给他的。”

    贺星琪身受震撼,故作平静地说:“只是为了报恩吗?”

    叶蒙蒙说道:“不,这样的男人是值得我们喜欢的。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汉子。”

    贺星琪装作不在意地说:“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就把他让给你们好了。”

    叶蒙蒙呵呵笑了,说道:“小丫头,你将来肯定会后悔的。”说着,强拉着她过来观看。

    叶静静正握着男人的阳具揉弄着,见二女过来了,害羞地看了她们一眼,继续旋转揉动。大龟头已经渗出一滴水来,可是阳具还不见“起立”。

    叶蒙蒙问道:“静静,那阳具硬起来没有?”

    叶静静从姐姐的表情能猜到内容,便向贺星琪眨眨眼,又指指阳具,贺星琪便替她代答道:“蒙蒙姐,静静揉了好一会儿了,那丑玩意也没硬啊。”

    叶蒙蒙说道:“看来他的感觉不那么灵了,也许是静静没有经验啊。”她转头看贺星琪,说道:“星琪妹子,我看你帮着揉吧。”

    贺星琪扑腾一声跳起来,连连摆手,说道:“蒙蒙姐,我也没有经验。我也是头一回见到男人的丑东西啊。”一想到要碰男人的那东西,她就羞得要命,很想夺门而出。

    叶蒙蒙悲叹一声,说道:“星琪妹子,他为了救你连命都不顾了,只是让你献出童贞,你也应该献出来。现在只是要你动动手,你就不肯,你的心也太狠了吧?”

    贺星琪被训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是理亏的。她点点头,说道:“让我来吧。”心想:这淫贼这辈子和自己是纠缠不清了,即使有一天自己嫁给扇公子,也不可能摆脱他的影子。

    叶静静看到姐姐的手势了,松了手,瞧着自己的手发呆。

    贺星琪凑上去,心一横,抓住那半硬的东西,乱揉起来。东西滑滑的、暖暖的,就是不够硬实。

    叶蒙蒙还在一边说:“你最好一边揉它,一边叫他的名字。他可能会听到。”

    贺星琪没办法,只好一边揉着,一边叫道:“朱一朗,快点醒来。朱一朗,我是贺星琪,你快醒来吧。”芳心乱蹦。这男人的阳具带给她无限的遐思,心想:这淫贼真是好命,能得到我的抚摸。要是让扇公子看到了,只怕这门亲事马上就吹了。

    说也奇怪,没过一会儿,在贺星琪的抚摸和呼唤下,阳具像铁棒似的硬起来,直竖着,像一根大旗杆。

    这突然的变化,使贺星琪惊叫一声,忙放手,退得好远,像被蛇咬似的,美目望着那青筋缠绕的玩意,芳心又怕又慌,心里生起一个念头,想再玩玩它。

    叶蒙蒙问道:“星琪,它硬起来了吗?”

    贺星琪胆怯地说:“硬起来了,硬得好吓人呢,好象比我手腕还粗。”

    叶蒙蒙喜道:“那就行了。静静,快脱衣服上吧。”她打起手势。

    叶静静在一一人的目光下,缓缓脱衣服,因为害羞,她只把下身脱了,露出迷人的身子。

    别看叶静静已不是青春少女了,但是身材是一流的,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白花花的,肉香四溢。

    贺星琪睁大了美目,盯着静静看,惊叹说:“静静姐的身子真好呀,腿那么直溜,皮肤又那么白。”胯下是一丛微黑的毛,掩映着暗红的浅沟。

    叶静静鼓足勇气,跨上一朗子的身子,以下蹲的姿势,缓缓下落,单手执棒,对着自己的穴口。

    这个姿势让大腿分开,使小穴充分地张开,是紧紧的一条缝,两片唇并没有张大,而穴口已经渗出少许的水来。

    大龟头顶在穴口上,叶静静屁股下落,大龟头就是进不去。叶静静无奈向二女求助,心中又急又羞。

    贺星琪悄声说:“蒙蒙姐,淫贼的丑东西太大了,静静姐的玩意又太小了,那东西进不去呀。”说这话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这么羞人的事。

    叶蒙蒙指挥道:“星琪,你去帮她吧。你握住朱公子的阳具,使棒子不动,让静静将自己的阴部扒开,再把阳具套进去。”

    鲜贺星琪刚想说拒绝,又一想,能保住处女身已经很不错了,不能再说别的了。

    她皎了咬红唇,凑上前,双手握住大肉棒。那样热、硬、长,叫贺星琪芳心震颤,心想:女人这辈子都要和这个东西打交道吗?太羞人了吧?

    叶静静得到姐姐的指点,两手扒开肉穴,让自己的穴口完全露出。

    ―贺星琪看到了,小穴真鲜艳,里面红艳艳的,穴口里还有白色的薄膜呢,是处女膜,自己也有。

    叶静静将龟头触到穴口上,磨来磨去。

    贺星琪一见,便退到一边去。

    叶静静的目光不敢与她相碰,忙阖上美目,一个白屁股扭来扭去的,使二人的玩意摩擦着。

    随着她的动作,淫水越来越多,悄然滑下。贺星琪睁大美目瞧着,亲眼看到那么大的龟头缓缓塞入。突然,从穴里流出一道鲜血来,顺着肉棒子淌下。叶静静身子一颤,停了下来。

    贺星琪惊叫一声,说道:“蒙蒙姐,静静姐她出血了。”

    叶蒙蒙露出笑意,说道:“她成功了,她已经变成少妇了,不再是大姑娘了。她等了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又向叶静静打手势,让她趁热打铁,继续努力。

    叶静静疼得几乎要淌下泪来,张着嘴叫不出声。她的眉头皱着,鼻翼吸着,泪水就在眼里打着转。处女开苞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她咬咬牙,屁股下落,这次很顺利,大肉棒全部进来了,顶到自己从未有人光临过的花心上。大玩意将她的花径撑得满满的,顶得花心一颤一颤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又疼又涨的。

    她长出一口气,上身前倾,伏在一朗子的胸膛上。结实温暖的胸膛,让她突然觉得很充实,又很幸福。她忍不住亲一下小男人的脸,心想:我也有男人了,我们姐妹不再是孤单的了。原来男人是这个样子啊。

    叶蒙蒙打着手势告诉叶静静,要动起来,先别歇着。

    叶静静便直起腰,双手按着一朗子的肚子,一下下地动起来。贺星琪亲眼看到男人的肉棒子在女人的小穴里出入着。那么大的棒子,把小巧的穴撑得鼓鼓的。每次肉棒子出入都使淫水流得更多。

    从后面看,叶静静的屁股又白又圆,屁股肉在她的动作下微颤着,特别好看。

    小穴繁忙着,连淡紫色的菊花也随之一收一收的,特别迷人。

    贺星琪看着这活春宫,又羞又怕,心中还有一种犯罪的刺激感,心想:原来男女交欢是这么回事啊。不知道将来我这好身子是属于这淫贼的,还是扇公子的?不过在她的意识中,觉得自己已经背叛扇公子了,她都玩过朱一朗的肉棒子了,还有脸再嫁给别人吗?

    再看看叶静静,一开始的动作还比较笨拙和缓慢,可是没过一会儿,她的动作像样了,加快了,腰臀特别活跃,鼓鼓的胸部随着她的动作一涌一涌的。

    她的表情也有变化了,眉头舒展,面露喜色,半开的美目射出春光,一派欢天喜地的样子。红唇张合着,一动一动的,很想发出欢声来。她的痛苦已经过去了,交欢的快感传来,让她初步体验到了欲死欲仙的滋味。

    贺星琪看到了她的表情,心里犯起崎枯:怎么,滋味很好吗?刚才还疼得要死,现在舒服了?是什么滋味呢,看起来她挺满意的。

    叶蒙蒙看不到,可是听到了啪啪声,是肉体相撞的声音;还听到噗哧声,旺盛的淫水越来越多。

    叶蒙蒙也有点兴奋,脸上好红,说道:“星琪,静静是不是挺快活?”

    贺星琪看着猛烈套棒的叶蒙蒙,说道:“是,我从未见过她这么快活的表情。”

    瞧着一一人交流的下身,造得一片狼藉,阴毛都被淫水弄湿了。

    可是,叶静静完全不管不顾,贪婪地扭腰摆臀,脸上全是风骚和幸福。有时还伏下身子,摸摸这男人的俊脸,亲亲他的唇,像爱护宝贝似的,再也没有刚才的害羞和胆怯,好象旁边没人似的。

    叶蒙蒙感叹道:“就算朱公子不对静静负责任,我想静静也不会怪他,毕竟这事是她愿意的。”

    贺星琪看着这淫靡的一幕,既觉得兴奋、过瘾,又感到有点失落,说道:“我想这淫贼会负责任的,他虽有许多的缺点,但他并不是坏人。静静跟了他,一定会得到女人需要的一切。”

    叶蒙蒙说道:“那就太好了,静静总算没有白等。”

    贺星琪苦笑着,说道:“濠蒙姐,你也不差啊,静静姐跟了他,你不也得嫁他吗?难道你让她一个人嫁吗?”

    叶蒙蒙轻轻摇头,说道:“只是朱公子他会要一个瞎子当娘子吗?”声音好凄凉啊。

    贺星琪说道:“可是你比有眼睛的人看得都清楚、都明白。”

    叶蒙蒙笑了笑,没说什么。她来到床前,打着手势,让叶静静直起身来,她伸手在一朗子上身的几处大穴上按摩着。

    一边按着,一边感受与男人接触的异样感。她也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子,也有过渴望,现在接触了,觉得好新鲜,有点怪怪的,但还想接触得更多。

    她们姐妹在男女之事上是张白纸,身有残疾毕竟很难找到如意的男人,太差劲的男人她们都不喜欢,所以一拖就这些年。

    这时候,叶静静的动作快起来,双手拄在男人的肩膀两侧,下身像通了电似的,小穴飞快地套弄着大肉棒,娇躯都颤抖起来,表情是无限的焦急,又是无限的美好,白屁股肉颤得厉害。

    有时候,肉棒从穴里脱离,叶静静忙伸手握住,让它回到正轨,再迅速地动起来,也不管手上湿不湿了。激烈的情景,看得贺星琪芳心骚动,并紧玉腿,好象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叶静静猛套了几十下,伏在一朗子的身上不动了。从后面看,又白又隆的屁股分开着,粉嫩的小穴夹着黑肉棒子,流出了大量的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