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7集】 第四章 激战不休

作品:《仙童下地狱

    一朗子伸手握住两团奶子,放肆地揉动,说道:“血痕,你的奶子真棒,你的小穴也好,那么紧,包得我的棒子好舒服。”

    血痕瞪了他一眼,本能地扭动,让肉棒在穴里活动。一动一动的,爽得她轻轻地呻吟出声。

    一朗子不时地向上挺腰,让棒子时不时地插到她的最深处,使血痕发出啊啊声,意味着惊喜和舒服。

    当血痕意识到骑位不够自己的需要时,她便改骑为蹲,双手按膝,马步蹲裆,屁股一起一落地套着大肉棒。

    一朗子低头一看,粉红色的小穴一高一低,紧包着大肉棒子,棒子一会儿露得多些,一会儿露得少些。两片阴唇随着血痕的动作一张一缩,把肉棒子磨得光光的、水水的,从一一人的结合处流出不少淫水。

    这一幕太诱人了,使一朗子大为骄傲,心想:怎么样,口口声声说我强奸她,可是她现在却玩起我的肉棒来了,到底是谁玩谁?算了,管那么多干嘛,只要舒服就好啊!

    他将手置于腰侧,看着血痕的表演。她的屁股起起落落,两团不算壮观的奶子摇摇晃晃的,十分好看。那个小巧的妙穴像吃肉肠似的,那么贪婪,又那么可笑。

    一朗子伸出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又滑腻、又滋润,手感真好。

    血痕被他摸得多了几分快感,嘴上说:“你这坏人,又在使坏了。”

    一朗子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捏弄着,说道:“血痕,我的娘子,你也在占我的便宜啊。”

    血痕嘴硬道:“哪有?”身子大动着,声音有点不稳定,还带着呻吟的调子,特别骚媚。

    一朗子一指下面,说道:“血痕,你看,你下面的小嘴吞了我半截呢。”

    血痕白了他一眼,将穴抬起龟头处,又猛地压下,张大嘴喔了一声,才说道:“都是你逼我的,我这是报仇。”又忙着玩肉棒了。

    血痕的小穴磨得一朗子全身大爽,一波波快感不时袭来,让他不时发出欢呼声:“血痕,你真行,第一一次就做得这么好。照这么看,你以后肯定能成为高手。”

    血痕面红耳赤,一边套着棒子,一边说道:“你这坏人,占了便宜还说风凉话。看我不折断你的臭棒子才怪。”扭着腰左摇右摆,带给一朗子更多的快感。

    等血痕的速度稍慢时,一朗子便猛地坐起来,将血痕搂在怀里,又是一阵猛插,插得血痕直叫:“坏蛋,你这坏蛋,轻一点,你想要我的命啊?”

    一朗子笑道:“我的好姑娘,你这玩意真紧,包得我好想射了。你这玩意里水好多,泡得鸡巴头好美啊。”双手搂着她的腰,没命地顶着,每一下都撞在她的花心上。

    血痕大呼道:“你这坏蛋,快点射了吧,我又要不行了。”

    一朗子笑道:“等一下,咱们一起高潮啊。”说罢,将血痕推倒,躺在床上,自己扛起她的两条玉腿,铿锵有力地干起来,干得好有力,下身悬空,每一下都像要将她的花心撞碎似的。

    血痕啊啊直叫,脑袋左右直转,双臂勾着他的脖子,双腿在他的肩上乱颤,猛挺着自己的下体。一棒一穴,一离一合,交流密切,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又为双方增添了几分舒服感。

    在最舒服的时刻,一朗子叫道:“血痕,我操,我操,我操你这小骚屄。”

    血痕叫道:“你操死我好了,不然,我以后一定会夹断你的鸡巴玩意的。”她在快感之下,也不管什么矜持了,只觉得这么说出来好舒服,好痛快。

    一朗子只觉得小穴夹的力量变大了,一个忍不住,噗噗地射了。

    血痕浪叫道:“坏蛋,好烫,好多啊。”她也同时泄了身,只觉得像花开一样。

    之后,一一人紧紧搂在一起,再也不提什么仇恨了。一朗子拉过被子,将他们一一人盖上。

    血痕一挥手,那看了半天戏的蜡烛便熄了。一一人在黑暗中搂着,听着对方的呼吸慢慢恢复平静。

    一朗子好久才说:“血痕,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干。你的穴真棒,夹得我好舒服。”半软的棒子触动着,还想钻洞。

    血痕紧并双腿,不让他得逞,没好气地说:“不是刚刚才做过吗?还想做?你真想让我死?”肉棒在她的腹下乱碰,挺滑稽的。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我只想放你里面泡泡,不再干了,求你了,只泡一会儿就好。”

    血痕在销魂之后心很软,腿一抬,棒子便趁虚而入,又充实了小骚穴。

    血痕“啊”了一声,那玩意已经顶到深处。她的腿曲着放到他的腰上,感受着肉棒的好处。

    一朗子享受着艳福,抱着这娇躯,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谢谢你了,血痕。咱们以后就当夫妻好不好?不要再打打杀杀了。”

    血痕芳心又乱又甜,说道:“我才不干。自从咱们认识以后,我就掉进你的陷阱了,什么好梦都被你破坏了。”

    一朗子笑道:“我不是为你好吗?这下子你知道我比那小子强了吧?”

    血痕说道:“你比他还是差远了。”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我才不信,你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血痕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只觉得穴里的棒子突然变大、变粗,并且不安分地动起来,一抽一插的,虽不像别的姿势那么大幅度出入,也让她感觉到一定的美感。

    她惊呼道:“你这坏蛋,怎么东西又硬起来了?”

    一朗子一边缓缓地干着,一边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呀。因为喜欢你,干你一夜它都不会软的,不信,咱们试试看。”

    血痕呻吟着说:“你坏死了,我不要试。”

    一朗子笑道:“来,咱们亲亲嘴。”说着,大嘴吻上血痕,又开始占便宜了。

    一只手还在血痕的腰上,还在屁股上摸着、抓着,大肉棒子又是一阵攻击。

    血痕忍不住叫道:“坏蛋,坏蛋,你简直是头牲口,这么能干,真要了我的小命了。快呀,再插得深一些。”

    一朗子笑道:“好娘子,我一定要让你舒舒服服的,一辈子离不开我。”说着话,一翻身,又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又是一阵猛抽猛干,把血痕弄得销魂蚀骨,彻底领略了男女之事的美妙,让她美得一刻都不想停歇。

    他们大呼小叫的,忘了所有顾虑。

    刚开始一朗子还怕人听到,但干到爽快时都忘了。血痕也一样,把少女的矜持都忘掉了,只知道拼命享受。什么报仇,什么恩怨,通通不记得了。他们忘情地干着,几乎震破了棚,几乎搞塌了床,都在男女间的乐事中沉醉。

    这一晚也不知道干了多久。血痕泄了好几次身子,一朗子又射了两回。直到身子软得像豆腐,他们才停下来。

    在被窝里,一朗子将她搂在怀里,从后面搂着,一一人紧紧贴在一起,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出汗了。

    一朗子问道:“血痕,你这次离开青龙寨要干什么去?”

    血痕阖着美目,感受着高潮之后的余韵,说道:“我要去金陵办件事。什么事就不能告诉你了,这是我们山寨的规矩。”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要不要我帮你呢?”

    血痕心里一甜,说道:“不用了。我领着十几个弟兄出来的,他们都在对面的客栈里。”

    一朗子笑道:“你一晚上不回去,他们会不会担心?”

    血痕脸上一热,说道:“不会的。他们知道我的本事不差。”

    一朗子又说道:“你现在告诉我,青龙寨现在怎么样了?”

    血痕想了想,说道:“不算太好。这阵子被官府派兵围了两回。”

    一朗子一惊,说道:“竟然还有这种事,要不要我赶回去?”他很担心赵青龙、柳妍、怜香他们。

    血痕说道:“不用了。在我义母的指挥之下,把官兵打得落花流水,官兵暂时不敢来了。”

    一朗子夸道:“柳妍真厉害,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血痕说道:“我义母的本事可不是等闲男人能赶上的。这次是因为有了她的指挥才取得胜利。我们全寨的弟兄都佩服她,把她当神仙。连我义父都说,这次多亏她了,说他这辈子娶了我义母是最大的福气。”

    听到这里,一朗子有了几分羞愧,心想:赵大哥对我情深义重,而我却把柳妍拉到床上快活,有点过分了。

    血痕喂了一声,说道:“坏蛋,你怎么不叫我义母为嫂子呢?你对她是不是有想法?”

    这种事不抓到现行是绝不能承认的,因此一朗子回答道:“哪有的事呀?我和她不是很熟呀。我不叫她嫂子是为了你和怜香考虑。你想,我要是叫她嫂子的话,咱们不是差一辈吗?”

    血痕一想,可不是吗,自己叫柳妍义母,怜香叫柳妍为师父,都是小辈。要是朱一朗叫柳妍嫂子,明显是比她们俩高一辈,这关系还真乱了。

    一朗子说道:“你出来执行任务了,怜香呢?她是不是也出来办事了?”

    血痕回答道:“我往南走,她往北去。”接着又补充一句:“她是和李铁一块去的。”

    一朗子立刻感觉到危险。血痕说道:“不过也没什么,李铁是个规矩人,不像你,见到美女就和苍蝇叮血似的,想着法子要拉人家上床。”

    一朗子哈哈笑,亲了她一个嘴,说道:“别把我说得那么坏。我要是那么坏,你会看上我吗?”

    血痕哼了一声,没有出声。

    一朗子又说道:“你知道和贺星琪同屋住的两个女人是谁吗?”

    血痕问道:“是什么样的两个女人?”

    一朗子说道:“她们俩像是一对姐妹,不过一个像是不能说话,一个像是看不见东西。”

    血痕又问道:“她们俩长得好看不好看?又是什么打扮?”

    一朗子回答道:“她们一个是道姑打扮,一个是民妇打扮。”

    血痕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叶氏姐妹吧?”

    一朗子说道:“对、对、对,我听贺星琪叫她们叶姐姐。”

    血痕冷声说:“她们长得还很漂亮,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对吧?”

    一朗子微笑道:“对、对、对,不过不像到三十岁。”

    血痕嗯了一声,说道:“那就对了,她们是叶氏姐妹,今年将近四十岁了。”

    一朗子不敢相信,说道:“她们瞧着比我大不了多少?”

    血痕说道:“她们可以当你阿姨了。”

    一朗子笑道:“看起来倒是很年轻的,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血痕说道:“她们在一一十年前就已经成名了,都是侠女。姐姐眼睛有问题,看不见东西;妹妹是聋哑人。但她们都长得漂亮极了,许多男人都喜欢她们。”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她们俩个有没有丈夫?看来不像嫁人了。”

    血痕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色狼的眼力真不错。她们的确没有嫁人。妹妹的武功较好,是一流高手;姐姐的武功不如妹妹,但是多才多艺。虽说她们已经差不多四十岁了,但一直没有出嫁。”

    一朗子猜测道:“想是身有残疾,男人们不愿意娶她们?”

    血痕说道:“这个就不大清楚了。我对于她们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接触过。你想知道她们怎么回事的话,可以自己去问。你长相不错,又很会讨女人喜欢,她们肯定会对你说实话的。”

    一朗子听她有些醋意,心里大为好受,将她搂得紧些,用阳具顶顶她的屁股,说道:“我对于阿姨辈的女人可是不感兴趣的。”

    血痕又问道:“不喜欢她们,一定是喜欢贺星琪了?不然怎么会和她搞在一起?”

    一朗子听她言语不善,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和她可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只是偶然认识的,你不要吃醋。”

    血痕轻声一笑,说道:“我误会什么?吃醋什么?你又不是我的男人。我只是提醒你,少和她搅合在一起,对你不好。”

    一朗子不解地问:“有什么不好?”

    血痕缓缓地说:“贺星琪是什么人物,你还不知道吗?她可是比我义母名气还大的侠女,名列绝代三娇之一。家里有背景,喜欢她的男人又多,未婚夫是名满江湖的扇公子,你和她走在一起,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的不满。我劝你,还是远离她的好。”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谢谢你提醒我,我会小心的。你也知道,我虽然坐怀不乱,可是若贺星琪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非得往我怀里扑的话……你也知道,这样的姑娘不容易拒绝,而且出于好心,我也不能伤害她啊。”

    血痕忍不住呸了一声,用屁股使劲顶了一下处于半硬半软、不怀好意的阳具,娇嗔道:“大色狼,人家都被你给干得全身发软了,你那玩意还想干坏事?老实点吧,你再这样的话,我以后不让你乱来了。”

    一朗子用阳具顶着她柔软的屁股,嘿嘿笑道:“血痕,好娘子,我只是想磨一磨,不想干坏事的。”

    血痕又说道:“我和你说的话,你得记住了。要是因为贺星琪受到伤害,可犯不着的,而且你也不是人家什么人,少在我跟前装君子,你是什么人,我和怜香可清楚得很。”

    一朗子的脸上不禁一热,说道:“知道了,我全记在心里了。要是她实在离不开我,非得给我当小娘子,我也没辄啊。”

    血痕呵呵笑起来,笑几声后便忍住了,说道:“朱一朗,你又在瞎吹牛了。贺星琪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吗?是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姑娘,她会看上你吗?你和扇公子比起来还差不少呢。她会舍高就低吗?她又没有毛病。”

    一朗子有点不服气,说道:“怎么,血痕,连你也认为我不如那个扇公子吗?我见过那小子,没看出来哪儿比我强?不就是武功比我高吗?论别的他可未必胜过我。”

    血痕说道:“你说说,你哪里比扇公子强?”

    一朗子很自信地说:“论长相、论风度,我不比他差;论武功,要是我的内功不受点穴限制的话,他绝不是我的对手;论追求美女的本事,我也强于他。他连贺星琪这样的丫头都对付不了,他还能干什么?所以他绝对不如我。”

    听他厚着脸皮的乱吹,血痕再次笑了,说道:“倒是,要说对付女人,他还真不行,可是这也算是本事吗?”

    一朗子不以为耻,反而为荣,说道:“血痕,你好好想想,这难道不是本事吗?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管得像儿女似的,这样的男人会是强者吗?会是有出息的货色吗?”

    这话使血痕陷入了沉思,半天没有出声。

    一朗子接着说:“假如你是贺星琪的话,你在我们两个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血痕说道:“要是让我选的话,我肯定会选扇公子。”

    一朗子很失望,说道:“为什么?血痕。”

    血痕振振有词地说:“不为别的,人家扇公子是公认的君子,哪像你,一见到美女就想上人家、干人家。找丈夫,当然要找个可靠的,不能找色狼。”

    这话令一朗子很不舒服,不禁有点恼了,大声道:“我就不信我不如那小子。 就凭你这句话,我非得把贺星琪就凭你这句话,我非得把贺星琪抢过来,让她给我当小娘子,让她天天陪我睡觉。”

    血痕见他火了,反而高兴,说道:“可要看你的本事了。不知道你凭什么本事抢她呢?总不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吗?是灌酒,还是下药呢?”

    一朗子坚决地说:“我要光明正大的把她抢过来,让她心甘情愿地和我睡觉。我要当一个君子,不当淫贼。”

    血痕夸道:“有骨气,我就看看好了,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

    一朗子笑了,说道:“我的本事有多大,你还不知道吗?”说着话,那根肉棒突然硬起来,像铁棒一样顶在血痕的臀沟里。

    血痕惊呼道:“坏蛋,你怎么又硬起来了?真要命啊。”

    一朗子将她的一条腿上曲,大棒子在她的穴口磨了数下,磨得那里淫水流淌,再一耸屁股刺了进去。

    血痕被干得“啊”了一声,娇嗔道:“你这坏蛋,你还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觉。”

    一朗子亲吻着血痕的脖子,说道:“好娘子,再让我干一次吧,我很想再干你几次,也好让你知道我的本事有多大。”

    血痕“哼”了一声,往后一拱屁股,说道:“你这个坏蛋,我以为你想征服贺星琪的本事是什么,闹了半天是这个啊!”

    一朗子轻轻抽动,让肉棒在少女的穴里活动着,舒服得他直喘粗气,说道:“难道这个本事不好吗?我要用我的棒子刺得她一辈子都不想离开我,刺得她这辈子不嫁给我就活不好。”

    血痕嘲笑道:“这算什么本事?这也叫本事吗?”

    一朗子将肉棒插到底,停了停,感受着她的紧凑、多水、温暖,有些气喘着说:“血痕,这当然叫本事了。你想想,咱们从上次干过之后,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有没有想过再和我干这件事呢?”

    趁着血痕在回想的时候,一朗子也没闲着,伸手握着她的奶子抓着玩,大肉棒在后面强有力地干,干得血痕啊啊直叫,充满了快乐。她承认,从上次被一朗子破身之后,等到身子恢复了,欲望也强了起来。每晚睡着之前,都会想起被男人干的快感,也会想起男人粗壮阳具的可怕和可爱。

    血痕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那么淫荡。她也不敢问怜香,怕她取笑自己,只能闷在心里没有答案。

    今天,当她听说一朗子的落脚之处后,就有了来见他的冲动。虽是拿着兵刃,但明显不是来报仇的。她骗自己说是来报仇的,可是当他把自己扒光了,并干了几次后她才明白,自己来的目的只是想旧梦重温,希望被他再次“糟蹋”。她也很想那件事的,她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这可是有损少女的矜持啊!

    当她想通这一点以后,觉得脸上无光。她心想:我难道变成坏人了吗?难道我是淫荡的姑娘吗?就和怜香一样?

    一想到淫荡这词,血痕就觉得特别羞涩,也特别兴奋。随着男人肉棒的抽插,她的淫水越来越多,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她盼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一当这个姿势无法令自己满意时,她嘟囔道:“你就会欺侮我,我要报复你。听杂我的,你躺下,我要夹断你。”

    测一朗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平躺下来。

    血痕像一个女骑士一样,勇敢地跨上去,骑上去,把男人的大肉棒收伏到自己的洞穴里。

    一一人直玩到天亮之前才鸣金收兵。相拥睡了一会,血痕便悄然离去。离开时,既没有热烈的情话,也没有冰冷的怨言,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一朗子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心满意足地醒来。洗脸吃饭后,到隔壁去敲门。他想,这个时候贺星琪一定在屋里收拾好了,正等他一起上路。

    哪知门一开,看到的是道姑,美目正瞧着自己。从她的肩膀上看进去,民女在桌前朝自己微笑呢,桌上放着一张纸,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东西。只是没有看到贺星琪。

    道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一朗子也不客气,走进屋里。

    民女听到脚步声,说道:“朱公子来了。”

    一朗子笑道:“两位叶姐姐早上好。”走近她,向纸上一瞧,却是写着一首诗,是李商隐的无题诗。字体娟秀,灵活流畅,很有韵味。

    民女忙把纸卷起来,俏脸羞红。一朗子心想:这姐姐思春了。他看到了其中的两句: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这也难为她了,她年纪已经不小了,还没有男人。只要是正常的女子,哪一个不想嫁人?哪一个不想和男人亲热?哪一个不想用小穴套肉棒子呢?这是人的本能啊。只是她的眼睛盲着,写字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好象比正常人写得还好呢。

    民女微微一笑,艳光耀眼,不叫人觉得妖媚,而是清新、柔和。她说道:“朱公子,你请坐。”

    一朗子说道:“两位姐姐早上好。”坐到她的对面。

    民女说道:“公子好。我叫叶蒙蒙,舍妹叫叶静静。”

    一朗子嘴甜,说道:“蒙蒙姐、静静姐,很荣幸认识你们。你们和贺星琪一样,都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民女轻声笑,说道:“朱公子,谢谢你的夸奖了。我们姐妹哪有那么美,真是那样的话,怎么会没有男人娶我们?”说到这,俏脸上露出苦笑来。

    叶静静过来,站到姐姐跟前,拉着姐姐的手。一会儿看看姐姐,一会儿看看一朗子。脸上一派的天真和迷惑,似乎是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一朗子呵呵一笑,说道:“蒙蒙姐谦虚了,以两位姐姐的姿色,以你们的人品,找个如意郎君还不成问题的。”

    叶蒙蒙叹口气,眼睛向妹妹转了转,说道:“我们姐妹的残疾,想必你也知道吧?”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我已经听说了,你们真是苦命人。我听说之后,心里好难受,真是天妒红颜,要是你们不嫌弃,我想照顾你们。”

    叶蒙蒙露出开心的笑容,俏脸上像充满了阳光,说道:“朱公子,能有你这样一句话,我们已经很感激了。谢谢你,我们姐妹可以照顾自己的。”

    一朗子说道:“蒙蒙姐,我真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没有嫁人呢?”

    叶蒙蒙幽幽一叹,说道:“不瞒朱公子说,如果我们姐妹要求不高的话,早就嫁了。只是我们姐妹有些自不量力,虽说身有残疾,可是我们不肯像别的残疾人那样,随便一个什么男人都嫁的。”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不知道姐姐们要求什么条件?让我也听听。”

    叶蒙蒙带着几分羞涩笑了,说道:“朱公子,你听这个干什么?我们的年纪可以当你的母亲了。”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我是好奇嘛。”

    叶蒙蒙抿了抿红唇,说道:“好吧,就和你说了吧,反正你是个小孩子,不怕你取笑。我们姐妹俩虽是残疾人,可是我们不想找个残疾的男人,或者是糟糕的男人,我们要找个长相英俊、风度翩翩、人品端正,既能保护我们,又心疼我们的好男人。”

    “结果,多年过去了,我们并没有找到。倒是有不少男人对我们有意思,可是差的男人我们不要,够条件的又不肯娶我们,这一拖,就这样了。我妹妹都气到作了道姑打扮。要是四十岁之前再找不到,她就真会去做道姑。”

    一朗子深深同情,说道:“两位姐姐真有骨气和志气,兄弟我很佩服。”

    蒙蒙格格一笑,说道:“只要你不取笑我们就行了。如果我们年纪相仿的话,你是不是也会嫌弃我们呢?”说到这,她面红耳赤,脸上发烧,毕竟这种话有点厚脸皮。

    一朗子没一点嘲笑的意思,说道:“不瞒两位姐姐说,我看到你们的时候,觉得好亲切,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你们长得这么漂亮,人又这么善良、随和。我见了你们,都想娶你们当娘子呢。”

    叶蒙蒙听了一愣,瞪大美目瞧着一朗子一会儿,在妹妹的手心里划了划,妹妹也明白了。姐妹俩面面相觑,突然都笑了起来。叶静静发不出声,可是脸上笑成一朵桃花,姐姐则笑声清脆,说不尽的柔媚,光听声音就叫人沉醉了。

    一朗子望着这两张脸,感觉心魂飘飘的,心想:如果这姐妹俩愿意,我倒愿意娶她们当娘子。又好看、又和气,虽有残疾,也不怕的。她们两个正好可以互补,你是我的眼睛,我是你的耳朵和嘴巴。二人在一起,就是两个完整、健康的人。

    一一人脸上绯红,都像怀春的少女,她们看起来比青春少女多了几分成熟和深度。

    一朗子的目光在一一位姐姐的脸上扫来扫去,色心骚动,禁不住想:这两位姐姐脸蛋好,身材也好,要是不穿衣服应该也特别迷人吧?

    接着又有点愧疚,心想:她们已经够不幸了,我应该特别的同情她们,怎么能对她们胡思乱想,有所企图呢?不成了禽兽了?

    他的目光引起了妹妹的不悦。她朝他瞪着美目,带着怒火,使一朗子心里一醒,不敢再看她了。

    叶蒙蒙说道:“朱公子,谢谢你了。只是你一个孩子,不要再讲这种疯话了。我们姐妹注定是苦命人了,这一生可能都完了。只是有一个更大的心愿未了。”

    一朗子追问道:“是什么心愿呢?”

    叶蒙蒙犹豫了一下,换了话题,说道:“对了,朱兄弟,你来是不是来找贺星琪的?”

    一朗子如梦方醒,腾地站起来,说道:“对呀,对呀,和两位姐姐说起话,就一时间忘了这个事了。姐姐,贺星琪呢,她去哪儿了?是不是一个人走了呢?”

    叶蒙蒙笑了,带着捉弄之意,说道:“她出去了。她说她昨晚没睡好,想出去走走。也没具体说散步的地方,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吧。”说到这,她羞怯地将脸转向一边,芳心跳得厉害。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去找她。”

    叶蒙蒙“嗯”了一声,说道:“这就对了。朱兄弟,你要是喜欢贺星琪的话,就好好对她,不要用情不专。”

    一朗子说道:“她是有未婚夫的,而且她也不喜欢我。她只喜欢正人君子,而我不是。”

    叶蒙濠说道:“年轻人风流并不是大错,只是别因为风流而堕入邪道,也不要因为风流而误了一生。”

    一朗子说道:“谢谢姐姐教导,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把她找回来。”

    叶蒙蒙微笑道:“这才对嘛。瞧着你们感情这么好,真替你们高兴。”

    一朗子问道:“姐姐怎么知道我们感情好?”

    叶蒙蒙幽幽地说:“昨天她对我们没少说起你,虽说都是些讨厌你的话,可是我们听得出来她挺在乎你的。我们了解她,眼光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眼,也不知道兄弟你怎么这么强,让她动了心。看起来她对你比对扇公子还好呢。”

    这话听得一朗子非常骄傲,说道:“知道了,姐姐,我现在就把她找回来。”

    说着,向两位美女拱拱手,匆匆出去了。

    他走之后,叶静静在姐姐的手心划了划,意思是说:这家伙是个色狼,咱们别理他,更别支持他追贺星琪。

    叶蒙蒙在她的手心里说:虽说这个年轻人有点色,但不算坏人。人家年轻人互相有意思,咱们不应该反对的。

    叶静静在她的手心里说:难道姐姐喜欢这个色狼?我可是讨厌这种人的。咱们当初说好了,要嫁给同一个男人。你要是相中他,我可不同意。

    叶蒙蒙说:他只是个小孩子,年纪太小了,不适合咱们。再说了,就算我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我,彼此的差距太大了。还有,你也看出来了吧?这小色狼很有女人缘,连贺星琪都对他动心了,你能说他没有本事吗?他要找女人的话,也会找年轻的、健康的、漂亮的,和他相配的,不会找咱们这样的。咱们姐妹俩是不会找到咱们所要求的好郎君了。

    妹妹了解她的意思之后,柔肠寸断,告诉姐姐:咱们已经快四十岁了,又不健康,看来这辈子真的完了。连一个小色狼都不会要咱们,咱们还有什么指望?

    她们抱在一起,悲从中来,都不禁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回头再说一朗子,满大街找贺星琪,找得满身是汗,也没有找到。他心想:难道这个小娘儿们生气跑了?我也没得罪她呀,她不应该这样的。你就是想躲开我,我也不让你如意了。我缠定你了。

    找个没人处,施起腾云驾雾术,飘在半空,俯瞰着这个小城,追寻着贺星琪的踪影。

    一朗子以趴伏的姿势,在半空中飘荡着,向前扫视着。四面八方地寻找着,寻找着负气而出的贺星琪。他观察着城里,从大街到小巷,从饭馆到旅店,就连美女比武招亲的擂台都看到了。凡是引人注目的东西都逃不他的眼睛,但就是看不到贺星琪的影子。

    一朗子在半空中吹着凉风,心想:这娘儿们是不是一气之下独自往黄山去了。

    可太不讲理了,我和别的女人亲热,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犯不着吃那个干醋啊。

    正寻思着从半空中落下,不再找寻时,这时候,他发现城外的路上有情况,一个美妙的身影在追着一个男人。

    由于离得远,看不大清楚。一朗子忙飞向那个方向。拉近距离,才看清一一人。

    男的离开大道,正往旁边的一所破庙奔去,而后面的女子紧追不舍。

    男子的轻功不算高强,但他狡猾,一会儿绕着大树,一会儿又绕着郊外的破房子。再不行时,他就作脱裤的姿势,在女子一转脸、一低头时,他就势窜出老远,女子再从后面追上去。

    离得近了,一朗子看清了,后面那个白衣如雪,身形曼妙的女子,正是美人贺星琪。而那个狼狈不堪的黑脸汉子,正是上回差点要了贺星琪命的铁拳头。

    看到这人,一朗子又惊又喜,心想:这回可不能让你再跑了,我一定要帮贺星琪宰了你。达到目的之后,贺星琪一定会对我更有好感,说不住就此她爱上我,死心塌地地跟我,把扇公子退货。

    当他落地时,铁拳头已经逃进破庙里。贺星琪正要追上去时,铁拳头在庙里叫道:“贺星琪,你不要进来啊。这庙里我布下天罗地网,你要是不怕死,不怕被糟蹋的话,只管放马进来吧。到时候只怕扇公子都不肯要你了。”

    贺星琪站在庙外,抽出长剑,剑尖指门,说道:“狗贼,有种你给我滚出来,咱们光明正大地打一场。”

    铁拳头怪叫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就是不出去,你要有胆子就进来啊!咱们来个野合,大爷我多少天没有尝到女人味了。”

    贺星琪怒不可抑,骂道:“狗贼、淫贼,姑奶奶会怕了你吗?”她迈开步子,正要冲进里倒歪斜的庙门。

    一朗子从后一拉她的左手,说道:“贺星琪,你不要上他的当,当心有诈。”

    贺星琪没防备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吓了一跳,美目注视到他的脸上时,心里有气,玉手被拉,芳心跳得更凶,便甩开他的手,哼道:“你也不是好人。今天和这个女人睡,明天和那个女人睡,像什么样子?我都觉得脸红。晚上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害我昨晚失眠了。”

    一朗子见她俏脸通红,一副怪责的样子,真像吃醋的娘子,说道:“星琪,你不要生气啊。昨晚那个也不是坏女人,也是我的一个娘子。”

    贺星琪圆睁美目,喝道:“朱一朗,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娘子?你为什么那么色?就不能像扇公子那样只对一个女人好吗?”

    一朗子嘿嘿笑,瞧着她恼怒的样子,说道:“好男占九妻嘛。放心,我把你也算在娘子堆了。”

    贺星琪呸了一声,说道:“朱一朗,你别自我感觉良好,我可对你没那个意思,更没有兴趣当你的娘子之一。以后,你少和我套交情_就来。”

    一朗子嘿嘿笑几声,瞧瞧那所破庙,说道:“星琪,这种私事咱们回家,到被窝再去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对付庙里这狗贼。”

    贺星琪骂道:“你给我滚蛋,谁和你一个被窝。”脸红得像晚霞,芳心简直要跳出胸腔。昨晚那噪音实在太大声了,贺星琪虽不明白其中的妙事,但也大体明白。

    反正每次一知道这小子和别的女人乱来,她就不舒服。

    贺星琪有种冲动,要冲进去杀了一朗子那淫贼,可是,她不能那么做,毕竟那些女人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听听她们在床上的叫声就什么都明白了。她不明白的是,那些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为什么要和一个淫贼干那羞耻的事?

    她强行压住猛烈的心跳,将目光转向破庙,说道:“这狗贼半天没有声音,是不是从别处跑了?”

    一朗子说道:“我转一圈瞧瞧。”说着,学那轻功的样子,沿着破庙转了一圈,回转原地说:“没跑。这庙里的窗子是铁栏杆,人钻不出去。”

    贺星琪脸上一喜,说道:“那就好,这回一定不能放他跑了。上回实在太危险了。”想到上次可能出现的后果,她的芳心直往下沉。

    要不是一朗子的两个娘子及时赶到,她贺星琪只有自杀一途,自己的身子可不能让淫贼羞辱了。

    一朗子说道:“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将他抓住或者干掉。”

    贺星琪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把住庙门,我进去抓他。”

    一朗子沉吟着说:“最好是叫他滚出来。咱们在门口劫杀他。”

    贺星琪嗯了一声。一朗子朗声叫道:“铁拳头,你出来吧。你在里面待着也不是办法。我们派人把庙围上,饿也把你饿死了。”

    铁拳头阴森森地说:“刚才贺星琪不是说要和我光明正大地打一场吗?好,我同意了。我就和她打一场。不过咱们事先说好,可不能搞阴谋啊。”

    贺星琪接话道:“你只管滚出来,咱们打好了,谁怕谁。我们不会搞阴谋的,只是你就不好说了。”

    铁拳头叫道:“好,我出来了。”从庙里往外走。

    贺星琪退后几步,叉腿凝神,剑尖指他,说道:“来呀,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看你的本事了。”

    一朗子在她的耳边说:“星琪,不如这样,咱们两人一同夹击他,以免他玩诡计。”

    贺星琪哎了一声,低声说:“我有把握杀了他,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哎,你的嘴别离我这么近,口水都喷到我脸上了。”事实是男人吐出的热气让她很不适应。

    一朗子嘿嘿一笑,耳语道:“当心,这家伙眼神闪烁,肯定不怀好意,你要多长个心眼。”

    贸星琪说道:“好了,你不要再废话了。小心他偷跑。”一朗子闪到旁边,为她观敌掠阵。

    一一人也不打招呼,上前就战。铁拳头揄起拳头,风声咻咻,照贺星琪身上就砸。

    贺星琪舞起长剑,杀气腾腾,将他罩在剑网之中,每一剑都刺向他的要害,很想一剑将他解决掉。

    铁拳头真的不凡,手上功夫比绿蝴蝶强多了,几十个回合都还没被伤着。再往下看,只听哧地一声,铁拳头的袖子被划出一道口子。他“啊”了一声,连忙后退。

    贺星琪趁胜追击,说道:“纳命来吧!”双足一跳,像大雁般朝对方飘去,长剑直刺对方的喉咙。

    铁拳头向后一倒,勉强躲过来势,然后球一般滚了几圈,站起来就跑。

    贺星琪随后就追上,说道:“今天你死定了。”

    一朗子在旁边盯着,本能地感觉不好,叫道:“星琪,别追他,小心他有诈。”

    贺星琪求胜心切,奋起直追。眼看着铁拳头后背就要挨剑了。那家伙突然向旁一倒,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袱扔向贺星琪,叫道:“吃我一招。”

    贺星琪早防着暗器,身子往旁边一闪,剑尖抖了几下,将包袱劈个稀碎,连带里面的东西也劈成数段。当她看清里面的东西时,吓了一跳。

    一朗子看得清楚,大叫道:“星琪,快跑,是蛇啊!”

    原来包袱里面包了一群蛇,有黑的、有白的、有带花纹的、有干干净净的。它们从包袱里出来,有的被劈死了,可是有的还活着。其中有一条蛇身首分离,可是蛇头跳过来,在贺星琪的大腿上咬了一口。

    贺星琪大怒,一剑挥下,将蛇头削掉,落地。贺星琪只觉得腿上一疼,脑袋有点晕。

    一朗子忙跑过去,扶住她,问道:“星琪,你怎么样,你怎么样?”贺星琪的脸刹那间变得惨白,没有说出声来。身子变得好弱,靠在一朗子的怀里,差点把剑掉地了。

    铁拳头从地上爬起来,哈哈大笑,说道:“贺星琪,这蛇毒是没有解药的。三天之内你就会死,除非有人肯为你死。”说罢,哼着小曲走了。

    一朗子顾不得追他了,搂着贺星琪,关切地说:“怎么样?怎么样?”

    贺星琪美目无神,像丢了魂似的,剑也掉地上了,虚弱无力地说:“我觉得好晕、腿好疼,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一朗子看着心上人命悬一线,九死一生的样子,大叫道:“星琪、星琪,你是我娘子,我不会让你死的。”

    贺星琪脸上露出惨笑来,望着一朗子说:“朱一朗,我死以后,你一定不要忘了我呀。我虽然讨厌你,可是也忘不了你。”

    一朗子咧大嘴叫道:“你不准死,我还要和你成亲,还要和你洞房。”

    贺星琪无奈地笑着,不肯说话了。

    一朗子想到铁拳头临走时说的话,突然明白了,忙把贺星琪放平在地上,将她伤口处的裤管扯掉,露出白花花的玉腿来。在靠近亵裤的雪白肌肤上,有一个小小的伤口,有点黑了。

    一朗子毫不犹豫地将嘴贴上去,使劲猛吸。

    贺星琪大惊,大声说:“你这个傻子,你不要这样,我不想要你这样的。”

    一朗子不管不顾,专心地吸着,也不管什么后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