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6集】 第一章 圣人相公

作品:《仙童下地狱

    二人干得忘情,连门外溜进一人都没发现。他们干那种让人飘飘欲仙的好事,男的气喘如牛,女的叫春似猫。淫声浪语波涛起伏,一波波扑来,令人为之动容。

    到底柳妍武功高、反应快,一转头,便看到屋中多了一人。若是陌生人,她第一个动作就是摆脱与肉棒的连接,扯过被子遮住肉体,然后再对付不速之客;可是,偏偏这人不是陌生人,而是最爱她的丈夫,赵青龙。

    赵青龙看了有一会儿了,亲眼看到心爱的娘子替别的男人舔棒子,看到她那么痴迷、那么热情、那么快乐,又见她像母狗似的跪伏着,被别的男人操得心花怒放,淫叫不已。自从二人成为夫妻以来,还没见她这么快活、这么疯狂过。

    他的脸上有惊讶、有痛苦、有震怒,还有一点莫名的兴奋。照理说,他的第一个反应该是声色俱厉的怒斥奸夫的罪行,同时冲上去了结他的狗命。

    或者再狠点,不叫他速死,而是像猫戏老鼠似的,玩够了后再弄死他。又或者在悲愤之下,连这个出墙的淫妇也不放过,二人一起干掉。

    当然,他此时的功夫肯定不是她对手,即使在他身体康复的情况下,二人公平决斗,他的武功也比娘子逊色。但至少,这个奸夫应该必杀无疑。

    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门口呆看着,看那个男人如野兽般操他娘子,而他娘子也乐得跟飞上天似的。激情如火的淫声浪语,都是在他操弄时没有的,叫他心里不是滋味。

    这个时候,他还有了逃走的念头。他怕什么?他怕自己的出现会使娘子难堪,更怕娘子因此干傻事。

    可是,此刻想走却走不掉,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跟娘子对上了。

    他望着柳妍,说不出话;柳妍也瞠目结舌地望着他。只有一朗子兀自未觉,还挺着肉棒,一下又一下干着,柳妍的肉体因此前后耸动,奶子摇摆不定,和刚才的配合不同。

    一朗子顺着她的目光,也发现赵青龙了。

    “啊”的一声,抽出肉棒,将被子盖在柳妍身上。

    柳妍这才蓦然清醒过来,也顾不得擦拭,连忙拥被而坐,摆出良家妇女的端庄姿势。

    虽说一朗子有点紧张不安,但却没被吓得面如土色,更没有跪地求饶,而是站在床上,对赵青龙说道:“对不起,赵大哥,你要恨就恨我,要杀就杀我。从头到尾,都是我勾引她、强暴她,与她无关。”

    一低头,见自己那东西还昂首挺立、淫水斑斑,连忙抓过裤子套上。

    一朗子的目光又望向赵青龙,想知道他会怎么处理这件家丑。

    赵青龙一脸的阴沉和悲伤,对一朗子叹息一声,没说什么。

    他认为一朗子是个男子汉,在这种时候并没有逃避责任、为自己辩解,而是主动将担子扛在肩上。

    他将目光转到柳妍脸上。柳妍也对一朗子的表现大为赞赏,心想:我没有看错人,他是个有勇气、有担待的大男人。

    柳妍朝一朗子淡淡一笑,说道:“不,朱一朗、好兄弟,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轻浮、淫荡、下贱,我不是个好女人。”说着,她带着惨笑,美目闪烁着泪光,令人怜爱。

    两个男人同时叫道:“不!”

    赵青龙干脆走上前来坐在床边,深情地望着柳妍,说道:“柳妍,朱兄弟说的对,你是个好女人。你的长相、你的才能,都是顶尖的,你的为人也是。”

    柳妍的泪珠溢出眼眶,在俏脸上滑落,晶莹剔透,说道:“可是我偷汉子、背叛你!”

    赵青龙咬了咬牙,扫了一眼一朗子,悲声说:“柳妍,这不能全怪你啊。我知道你的欲火很旺,而我的能力又不够强,满足不了你,你偷汉子也很正常。”

    柳妍望着赵青龙,大为感激,说道:“青龙,我、我实在愧对于你……”芳心百味杂陈。

    赵青龙伸手搂住柳妍的肩膀,望着她脸上残留着被别的男人操弄时产生的红晕,说道:“记得咱们在干事时,我问过你想不想被别的男人干的事吗?”

    柳妍瞥了一眼一旁光着上身、穿条裤子,有点不知所措的一朗子,娇羞地说:“我记得。可那不过是夫妻行房事时的笑谈,怎么能当真?”

    赵青龙郑重地说:“我当真了。”

    柳妍凝视着他留着络腮胡的黑脸,说道:“你见到我被别的男人那样,你一点都不生气、不难受吗?”

    赵青龙看了一眼一朗子,说道:“我也是个人,会生气、会难受。可是,我看到你被他干时又是叫、又是笑,又那么疯,更别提你有多开心、多舒服了。看到你开心、舒服,我还计较什么?对我来说,只要我喜欢的女人高兴,我就高兴了。”

    这一番话听得柳妍感动不已,往他的怀里靠了靠,尚未盖住的双脚洁白如玉。

    一朗子没想到赵青龙会说出这与众不同的话来。他扪心自问,假如自己是赵青龙,自己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更做不到。自己对女人再疼、再爱,也不允许她红杏出墙。

    对一个有尊严的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就是私有财产,不容他人掠夺,也不容他人窥视。相比之下,赵青龙太了不起了。别说这辈子,就算下辈子也做人,自己也当不了这种“圣人”。

    柳妍长出一口气,微笑着望了一朗子一眼,又看着赵青龙说:“青龙,你真好,你会把我宠坏的。你不怕我会习惯成自然,让你戴更多绿帽吗?”她笑面如花,柔声细语,脸上犹带着泪痕,让身为丈夫的赵青龙,看得心神摇荡。

    他的脸上也露出笑容,说道:“柳妍,我知道你不会。你这辈子除了朱一朗外,就不要再找男人了。”

    柳妍吃吃笑,说道:“你呀,有时候一点都不傻。”

    赵青龙说道:“在你跟前,要我当个傻子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

    柳妍转头,看看窗外的一片黑以及跳动的烛光,说道:“青龙,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回去睡吧。”

    赵青龙瞄了一眼一朗子裤裆处的鼓起,说道:“柳妍,回去干什么啊?你和他还不是没干完吗?接着干吧。”

    柳妍脸上一阵发烧,说道:“青龙,你这样说,可要羞死我了。难道我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吗?”

    赵青龙微笑道:“我知道,你还没有干够呢,别委屈自己了,想干就干吧!而且,我看了半天,也想干了。”说着,一只手在遮着被子的胸脯上按了一把。

    柳妍“啊”了一声,说道:“青龙,你要真想的话,咱们回去干吧。有第三个人在场,我实在放不开。”目光看向一朗子,有点慌乱。

    一朗子也被赵青龙的话震住了,心想:难道赵青龙真想在这里干柳妍吗?难道他要我再次插柳妍吗?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设什么陷阱吗?

    不过想到三个人一起玩,肯定很刺激。尤其是柳妍这样的浪货,在丈夫和情人联合的玩弄下,不知道会浪成哈样?

    赵青龙的手在柳妍的胸脯上轻轻抓着,说道:“柳妍,就在这儿干吧。反正你跟他都干过了,还怕他看吗?咱们俩从没有和第三个人一起玩过,不知道滋味好不好。”

    柳妍瞪了赵青龙一眼,哼道:“你真是个混蛋,要和别的男人一起玩你娘子。你就不怕我迷上他,被他拐跑?”

    赵青龙苦笑道:“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又有什么办法?”

    柳妍看看赵青龙,又看看一朗子,心里突然有一种满足感。她觉得自己很像个女王,可以同时拥有两个男人,而他们又都当她是心肝宝贝。

    这个时候,她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要是他还活着,也在场的话,就不可能四个人一起玩。那个死鬼心眼小,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情况。那家伙要是活到现在,自己也没有与第二个男人亲热的机会。

    赵青龙搓了搓手,傻笑道:“柳妍,咱们开始吧!”也不问她同意与否,伸手扯掉她身上的被子。

    柳妍原被遮住的肉体再度呈现,白如玉,软如绵,还飘着迷人的芳香。那丰乳、细腰、长腿、黑毛,犹如磁石般,吸引了两个男人的目光。

    柳妍哪有过这样的场面,被他们火一般的目光看得羞怯了。

    一手遮奶,一手捂住下身的茂密。遮遮掩掩的动作,含羞带辱的神态,更增加了她的魅力。只要是男人,都很难忍住。

    两个男人忍无可忍,像是见到鱼的猫,心里痒丝丝的。

    一朗子心想:柳妍毕竟是赵青龙的娘子,自己总要顾及一下他的面子,因此,他硬是忍住了“饿虎扑食”的动作。

    赵青龙看了一眼裤裆顶得老高的一朗子,自己也顾不得什么,抢先冲上去。那架势不像柳妍的丈夫,倒像一个刚掳到美女的淫贼。

    赵青龙趴到柳妍的身上,像条饥饿的狗,伸长舌头,在柳妍的身上舔起来,由上而下,到处扫荡,痒得柳妍不时发出笑声,娇躯直扭。

    一朗子在旁边看得清楚,没来由地心里发酸,心想:这不是我的娘子,而是赵青龙的娘子,赵青龙玩柳妍是应该的,我只是多余的人。

    赵青龙双手握着柳妍的大奶子,一边揉搓、一边赞叹道:“好娘子,这奶子真白,真好看,可便宜朱兄弟了。”

    柳妍娇笑道:“也便宜你了。”一双媚眼向一朗子直抛,勾得他色心直动,但又有点不意思上前,而胯下的鼓起,撑得更高了,毕竟刚才还没有尽兴。

    赵青龙舔着一边的奶头,舔没几口,奶头就湿淋淋的。

    柳妍浪叫道:“青龙,你的胡子扎得我好痛啊。”

    赵青龙笑道:“好娘子,我知道你很喜欢。”又把嘴移到另一边的奶头。

    柳妍按了一下他的头,哼道:“朱兄弟在呢,也不怕他笑我们。”

    赵青龙抬头看看一朗子,说道:“我的娘子,我是你男人可不假,可是,你们都已经干过了,他不也是你的男人吗?你还怕什么,我的小淫妇。”说着,又低头吃奶子。

    由于有一朗子在旁边,夫妻两个都觉得特别过瘾,既兴奋又有点紧张,多少还有点放不开。

    只是当赵青龙大大分开柳妍的玉腿,抬高她的屁股,凑上大嘴,像喝水般地吸吮她下体时,柳妍的浪叫声提高了,所有的矜持全不见了。

    “青龙,我的好丈夫啊!你舔得我好象要飞起来了。对,就这样啊,舔吧、舔吧,让我飞得更高些,只是别咬我啊!”浪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特别诱人,听得一朗子都忍不住了。

    他走近一点,看到赵青龙的大嘴抵在柳妍的美穴上,吸得唧唧有声,把淫水都吃得干净,还用舌头在她的穴里穴外扫着,轻咬那颗小豆豆,乐得柳妍浪水连绵不绝,流到了屁股上,形成浅浅的一滩。

    柳妍扭腰摆臀地叫道:“我的好丈夫啊,你什么时候嘴上功夫这么好了?真要了我的小命。”红唇张合着,媚眼一个接一个地抛向一朗子。

    一朗子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参战。

    这时候,柳妍向一朗子招手,娇哼道:“朱兄弟,你过来啊。青龙已经同意你干我了,你快过来,先亲亲我。你不是还没爽够吗?”

    一朗子听得心花怒放,看了看赵青龙,见他正忙于“喝水”,没空理自己,便大着胆子凑近柳妍,伸过嘴,在她的脸上亲吻着。柳妍阖上美目,感受着两个男人的爱抚和刺激。

    一朗子比较温柔,嘴唇在她的脸上滑过。当吻上她的红唇时,便加大了力道,使劲摩擦丰满的红唇。柳妍娇喘着,张大了嘴,男人的大舌头便塞了进去,两条舌头缠在一块。

    这可把柳妍乐坏了。既能尝到唇舌的快感,又能得到小穴被玩的美感。她不停地哼着、扭着,还挺着屁股,雪白的肌肤都变成粉色。

    三人各忙各的,都觉得异常亢奋。尤其是赵青龙,抬头看时,见到别的男人正亲吻着自己的娇妻,舌头像两条蛇缠在一起,娇妻的脸上是那么淫荡,又那么甜美,这就是幸福吧?

    这种情形并没有让他更愤怒,反倒是多了一种窃喜。也许自己潜意识里盼着有一个男人能帮忙干柳妍。这样,自己的娇妻得到了满足,自己的心里也会好过一些,毕竟喂不饱自己的娘子也是一种失败。

    这种情形也使他的欲望空前的强烈。当他抬起身看向裤裆时,发现那里已经硬得一塌糊涂,让他觉得自己状态很好。急匆匆地脱光衣裤,瞧见自己的肉棒子比平时更大、更粗,他自己摸了一下,觉得好骄傲啊!

    抬头看时,只见二人不亲嘴了。

    柳妍白了赵青龙一眼,望着一朗子说:“好兄弟,快插进来吧,嫂子想要你操了。”

    这使赵青龙有点失落,心想:我娘子应该让我先干才对,怎么能叫别的男人先来呢?

    他抢先压在柳妍的身上,不经柳妍同意,便将大棒子一挺,插了进去,插得柳妍啊地一声叫,哼道:“青龙,你也不打声招呼就进来了。”

    赵青龙耸动着屁股,让肉棒子在穴里活动着,感受着美滋味,嘴上说:“好娘子,你就让我作一回主吧。好些天没有操你,我都想死了。”说罢,陪着笑,猛劲地抽插,干得柳妍不时发出声声浪叫。

    一朗子分外激动,看着赵青龙的黑棒子在柳妍的小穴里出出入入,自己却没有用武之地,便说道:“好嫂子,我也想操你。你瞧,它都这样了。”一朗子将裤子扒掉,往柳妍跟前一跪。

    柳妍伸手握住,心想:好俊的一根货啊!说道:“好兄弟,等你赵大哥完事了,你再干吧。你今晚不是我干过我了吗?”她的声音有点不稳,肉体微颤着。那是因为身上有个男人正在她身上“干活”。

    这时候一朗子没了顾忌,伸手抓捏着她的奶子,说道:“好嫂子,我等不及了。不如这样,让我操你的嘴?”也不等柳妍同意,便将自己的大家伙塞进她的嘴里。

    赵青龙眼睁睁看着别的男人的肉棒插入娘子的嘴里,心里有点嫉妒。作为丈夫的他,婚后也很少有这个待遇,尽管偶尔有那么几次,也惹得柳妍不太高兴。

    可是现在他看到一朗子的肉棒进去后,柳妍哼了几哼,边用一手握着,边用小嘴套弄,一脸的喜悦和爱恋,那双美目望着一朗子,有着说不出的深情。

    她还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把肉棒子上上下下全都舔个遍,还把两个蛋蛋含在嘴里玩。那分认真和执着,让赵青龙心里有气,心想:原来她对他这么好啊?难道就因为他长得比我俊俏,肉棒比我大吗?

    赵青龙心里不平,在干的时候,更加把劲,肉棒快如急风。

    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像一朗子的待遇,让自己的鸡巴在娘子的红唇里出出入入,就像操穴一样。

    柳妍被赵青龙干得舒服,吐出肉旧哼道:“青龙,你今天好厉害!家伙好硬,比以前强多了。”

    赵青龙气喘吁吁的,说道:“等我身体完全康复了,我会更厉害。”望着娘子手里那根被舔得干干净净的大棒子,心里好酸。

    柳妍笑道:“这次可不准你提前射了。”凑上嘴,将一朗子的肉棒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玩着,又是套、又是咬、又是顶。

    赵青龙受到刺激,像疯了似的干着柳妍,每一下都顶到底,每一下都充满力量。

    柳妍吐出龟头,眯着美目,叫道:“青龙,你今天真像个禽兽,好能干啊。”

    一朗子亲眼看到柳妍被干得一脸淫相,两团奶子也跟着一晃一晃,心里又过瘾又失落,好象柳妍是自己的娘子似的。

    受此影响,一朗子自作主张,再度将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四肢撑床,下身悬空,像插穴似的插她的嘴,插得柳妍的两腮一鼓一鼓的,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她双手爱怜地摸着他的毛、他的蛋蛋,嘴角还流出一些口水来。

    赵青龙看到娘子的淫态,兴奋得两眼直冒光,像疯了似的猛干了几十下后,便叫道:“我不行了,我完了!”身子一停,噗噗地射出去。

    之后,他趴在柳妍的身上,望着那根白昏的肉棒在娘子的嘴里进进出出,柳妍不时还发出几声哼叫。

    赵青龙心想:我娘子不是变心了吧?她是不是喜欢他比喜欢我多呢?搞不好哪天她真会跟他跑,那自己可真成了孤家寡人。

    这时候,柳妍抓住肉棒拉开,长长地喘了几口气,说道:“好兄弟,你大哥不行了,但我还没有乐够。你快点操我,操我下边的洞吧。”

    一朗子爽快地说:“好的,我一定叫嫂子满意。”说完,便从她的头上移开。

    柳妍拍拍赵青龙的屁股,说道:“青龙,快下来,让朱兄弟干个够吧。”

    赵青龙向她苦笑,说道:“柳妍,你对他好象比对我好,我才是你的丈夫,你不能这么冷落我啊。”

    柳妍安慰他说:“你自然是我的丈夫,可是我现在需要男人干,你却干不了。快点,听话,你不是很疼我吗?”

    赵青龙向来对娘子百依百顺,只得叹口气,从她的身上爬起来,跪到娘子的脑袋前,看着这个俊俏的小子趴上柳妍的身上,将那根干净得像洗过澡似的玩意插进了原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妙穴里。

    他看得清楚,当大肉棒往里塞时,柳妍的眉头还皱了皱。是啊,这小子的玩意比自己大多了。

    柳妍叫道:“好兄弟,快点操我,让你赵大哥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能把柳妍操成淫妇和贱货。”

    这话听在一朗子的耳朵里,再加上赵青龙在旁观战,他更是热血沸腾,不能自控,那根大肉棒胀到极致,将小穴完全撑开。

    他打起精神,如狼似虎地干起来,乐得柳妍浪叫不绝,四肢像藤条似的缠住他,屁股也一挺一挺地迎合着,淫水流成小河。

    这一干就是半个时辰,把柳妍干得呼天喊地,爽到骨子里。

    赵青龙看见自己的娇妻在别人的操弄下表现出种种淫态,又是动心又有些羡慕。

    他很清楚自己可没有这个本事,望着一朗子的眼神也复杂得多,其中还含着敬佩之意。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干”的男人。

    见一朗子干得热火朝天,两眼放光,尽是舒爽得意,自己也受到感染,便将肉棒挺到柳妍嘴边,说道:“娘子,也替我舔舔吧。朱兄弟的都舔了,我可是你的丈夫啊。”

    柳妍呻吟着说:“青龙,我的嘴已经累了,舔不动了,改天吧。我用手给你玩玩好吗?”握住黑黑的棒子,一边套弄着,一边享受身上小男人的冲击和玩弄,那种快感让她简直忘了自己是谁的娘子。

    她浪叫道:“好兄弟,你真会干,真能干,干死嫂子了。”一会儿又叫道,“你的玩意真大啊,要把嫂子的骚屄给捅穿了。啊……这下子捅到屄心上了!”声音有说不尽的骚媚,听得一朗子兴致勃勃,连赵青龙都心动神摇,想再次上马。他心想:这是我娘子吗?平时的正经不知去哪了。

    在一朗子的攻击下,柳妍已经泄过两次身,但还没有投降的迹象,还在积极配合,腰臀活跃得很,双腿一夹一夹的,像要把棒子夹断似的。

    双方正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看得赵青龙眼睛都直了,因为那张床都快被二人折腾到塌了。

    然后,一朗子将柳妍的一对玉腿扛在肩上,自己则四肢在床,中间悬空,把肉棒子插入淫水四溢的骚穴里。

    当插入的刹那,柳妍快活地叫道:“好兄弟,你真棒啊!你要操死嫂子了。”

    她的双腿几乎弯到胸上,屁股朝天,大肉棒强而有力地插弄小穴。小穴早被一朗子弄成大圆洞,里边的穴肉翻入翻出,看得见里头的颜色鲜艳。

    整个屋里充满了叫声、哼声、喘气声,还有肉体的相撞声以及小穴的水声。那浓郁的春意,连赵青龙这观众都兴奋起来。

    他跪在那里,看着撩人的活春宫,自己的肉棒一挺一挺的,不再怪罪一朗子。

    他知道,自己根本比不上他,至少在床上差多了。

    自己不能让娘子满意,娘子找他干,也是应该的。以后自己得加强床功训练,不然的话,这小子肯定会拐跑娘子不可。

    接下来,一朗子又将柳妍摆成拘爬式,分开她的大屁股,将大棒子一插到底,干得柳妍前后耸动,大奶子乱晃。

    赵青龙见娘子以最羞耻的姿势被人家干着,就跪到柳妍面前,一下子就将肉棒插到她的嘴里,一下下地插柳妍上下两口都被堵上,被男人狠干着,有说不出的快乐。一朗子也感觉分外刺激,大肉棒噗哧、噗哧地插动,双手抚摸着弹性良好的屁股肉,偶尔还伸长手,摸摸她的大奶子,捏捏奶头,更让柳妍觉得好美。

    最好玩的是,一朗子在观看自己肉棒入穴时,手指还沾了淫水,在她紧凑的菊花上来回抚弄,弄得柳妍屁股直扭,想叫还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声。

    一朗子经过多次试验,还是将指尖塞进去,一捅一捅的,心想:听说后庭花也可以玩,不知道插进去是什么滋味?只是赵大哥在一旁,自己也不好硬来,谁知他会不会不高兴。自己占了他娘子的上下两个洞已经够过分了,再干那里,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

    有了这个想法,一朗子便只是用手指骚扰,终于还是将整根手根插到底。

    柳妍的叫声变得更大声,一朗子沾了更多的淫水,直往里捅。当赵青龙的目光射过来时,一朗子只是笑了笑,照样捅她的菊花。与赵青龙对视,一朗子多少还有点不自然,干人家的娘子还是有些理亏。

    赵青龙太兴奋了,在柳妍的嘴里插了一会儿,便要射了。最后关头,柳妍还是将肉棒推出来,白花花的精液便射到她脸上。

    射完后,柳妍一脸狼藉,嗔道:“你这个混蛋,弄了我一脸,快点替我擦擦。”

    赵青龙答应一声,便去找布。这边,一朗子呼呼地干着,手指也不再捅菊花。

    双手不时拍打她的大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看着大肉棒干得小穴一张一缩,菊花也如呼吸般的在动,满意的很。

    等赵青龙擦净柳妍的脸,柳妍已被一朗子干得全身发软,再也支撑不住,双臂一弱,向前一扑,下巴靠在床上,屁股撅得老高。

    一朗子大为兴奋,叫道:“柳妍,小骚屄,我操死你。”

    柳妍也叫道:“你操死我吧,好兄弟,嫂子就喜欢被你操死。”大屁股不停摇摆,尽显淫态。

    一朗子将速度提到最高,猛插了几十下后,精关一松,也“噗噗”一声射进去那射精的舒服感,简直像要成仙。

    柳妍浪叫道:“好热啊,好有力啊!”

    一朗子兴奋地叫道:“好嫂子,你替我生个孩子吧!”

    柳妍极乐中,也忘了丈夫的感受,说道:“那就生吧,肯定和你一样俊。”身子向前一扑,完全平趴在床。

    一朗子顺势压在她身上,肉棒泡在多汁的小穴里,二人重叠在一起,呼呼地喘气,眯着眼睛,感受着云雨的美妙。

    赵青龙作为丈夫,眼看娘子被人压着却束手无策。有什么办法呢?娘子非要人家干,自己也挡不住。算了,只要娘子开心就好。

    一朗子见到赵青龙复杂的眼神,也不好一直压着柳妍不放。他从柳妍的身上爬起来,歉意地笑了笑,说道:“赵大哥,赵大嫂,你们回房吧。”

    柳妍趴在那儿不动,柔声说:“青龙,我还回去吗?”她的裸体在烛光的照射下,洁白中透着一层粉红。身体的曲线起伏,诱人至极。尤其是腰臀处的曲线,更叫人销魂,腰的纤细,更衬托出屁股的硕大和圆美。

    玉腿并没有闭实,露出神秘的股沟,沟里边的菊花湿湿的,紧紧的一圈花纹。

    而微开的粉穴里布满了牛奶般的精液,说不出的淫靡,空气中也散发着腥味。

    赵青龙将这一切看得清楚,心想:要是柳妍真怀了朱兄弟的孩子,那可怎么办?真要当自己的孩子养吗?但愿不会有那个机会。

    见柳妍有留宿之意,他的心一狠,说道:“好吧,娘子。你留下来跟朱兄弟睡吧。我先走了。”

    这话令一朗子有点愧疚,忙说道:“赵大哥,还是我走,你们一起睡。你们才是夫妻啊。”

    赵青龙利落地穿好衣服,朝柳妍的娇躯一指,说道:“朱兄弟,你好好照顾她。我还有事要办,今晚就出发。”说罢,扯过被子,盖上柳妍的裸体,然后匆匆而去。

    屋里剩下两个人后,一朗子长出一口气,说道:“嫂子,他走了。”

    柳妍仍趴在那里,软软地说:“知道了。”

    一朗子叹口气,说道:“嫂子,我实在对不起赵大哥。我这样太欺负人了。”

    柳妍翻过身子,冲一朗子一笑,说道:“这话不该你说,要说也是我说。我并不是一个好妻子。来吧,吹了灯,咱们一起睡吧。”

    一朗子灭了灯钻进被窝,和柳妍搂在一起。肉贴肉的感觉真爽,比起干事儿,另有一番韵味。

    柳妍说道:“我的好兄弟,今天过瘾了吧?”

    一朗子笑道:“真过瘾,从来没这么爽过。”

    柳妍笑道:“我也是啊。想不到三人一起玩会这么有趣。只是有点委屈青龙了。对了,要是让你也把娘子拿出来和别的男人一起玩,你干不干呢?”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只怕有点难度,我还没有娘子呢。”

    柳妍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小坏蛋,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你可以玩别人的娘子,人家碰一下你的娘子就不行。你看你赵大哥对我多好,为了让我快乐,他什么事都答应我。”

    一朗子感慨道:“像赵大哥这样深明大义,把娘子的快乐放在第一位的男人,世上能有几个呢?”

    柳妍突然问道:“朱兄弟,你是不是觉得嫂子太骚、太贱了?”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没有的事。我知道你骨子里是个很正经的女人。只不过你碰上了我,想不动心都不行。我好喜欢你在我跟前骚和贱。你要是不骚、不贱,我哪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柳妍伸手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笑骂道:“你这个小淫贼,我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你以后要是敢对不起我,我一定宰了你,就跟宰一条狗似的。”

    一朗子也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说道:“嫂子,你难道不让我娶娘子吗?总不能让我一辈子只守着你一人吧?你要是没有相公,我马上娶你都行。”

    柳妍悠悠地说:“我不可能离开青龙的,你以后娶个好娘子吧。不过你娘子心眼得大些,不然的话,你老是在外边拈花惹草的,气也被你气死了。”

    一朗子笑道:“我看你干脆把怜香给我好了,我看她对我挺有意思的。”

    柳妍沉吟着说:“不行。那样会搞乱我们青龙寨的。”

    一朗子辩解道:“李铁若是个忠臣,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背叛青龙寨,除非他不是一个可靠之人。”

    柳妍想了想,说道:“别提这个了,咱们睡吧,我要夹着你睡。”说罢,引导一朗子将肉棒塞进小穴,二人侧抱着,四肢交缠。

    次日早上醒来,欲望再度升起,二人又痛快淋漓地干了一回。

    一朗子很想开发她的后庭花,可柳妍说什么都不肯,说道:“你想让我痛死啊?你要是真喜欢我,以后再也不准提这种要求了,不然我会很生气。”

    一朗子很无奈,点点头,再也不敢提出这种要求。

    早饭后,一朗子本想和柳妍去黄山,一则为了寻亲,二则也为了和她一起游山玩水。有美女相伴观景,感觉绝对不一样。

    不想,一个青年汉子来到柳妍跟前,跟她低语几句之后快步离开。

    柳妍一脸焦急,对他说:“朱兄弟,我得走了。我们得到消息,那个东厂的马忠就在附近,我要赶去解决他。这个朝廷恶狗,咬死我们不少兄弟,不宰了他,怎么对得起九泉底下的兄弟?”说着,一拍桌子,震得桌上茶碗乱蹦。

    一朗子望着她满月般的俏脸、将军般的目光,说道:“嫂子,要不要我去帮你?只是我武功不行,但总能打杂吧?”

    柳妍微微一笑,在他的肩膀上轻拍一下,说道:“好样的,小伙子。不过嘛,这次不用你,有我和青龙,再加上十几个弟兄,马忠必死无疑。”说罢,向门外走去。

    一朗子突然感到一阵失落,在她身后叫道:“嫂子,你还会回来吗?”

    柳妍转头,茫然地望着他,说道:“我也不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要保重自己。咱们的好日子还长着呢。”语毕,给了个甜甜的笑容,接着就不见影子了。

    那艳若桃花般的笑容留在一朗子的心中。他心想:也许晚上她还会回来,也许晚上她还会陪我乐乐。

    柳妍一走,他立时觉得身边太冷清、心灵太孤独。他想起自己的正事,便系好剑,信步出门往黄山而去。

    黄山名扬天下,名气不比五岳小,有“黄山归来不看岳”之说。历代的骚人墨客,都以游览黄山、歌颂黄山为荣。

    黄山不是一座山,而是由群峰组成,各峰有各峰的妙处。假如换个角度观看,它们的形状又会发生大变化。

    一朗子登上光明顶,望着云海和雾海,赞叹着天工造物之神奇,赞叹着自然奇观之美,恨不得自己变成一位诗人,也能胡诌几首诗出来。

    他一边呼吸着山顶的新鲜空气,一边观望远近的景观,只觉得心神皆醉。这种醉和痴迷美女完全不同。

    这时候,他听到身边有轻盈的脚步声,走得不快不慢。

    凭直觉,一朗子知道来者是个女人。回过头一看,一位身穿水粉色衣裙的少女走来,不过不是走向他,而是走向他的正南方。

    尽管只看了一眼,一朗子也觉得这姑娘挺漂亮。看年纪大约十六、七岁,身段苗条,腰身亭亭,瓜子脸上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看起来满腹心事,眉头皱得很紧。

    一朗子不愧是色狼,一瞧见美女,兴趣马上转移,由风景转到人身上。

    他的目光投向美女时,只见美女已经站在山的边缘。山风吹得她裙子飘起,秀发乱舞。

    一朗子看到一个背影,见她的肩膀微颤着,像是哭了。隐约听她说:“义父、义母啊,孩儿对不住你们,实在不知该怎么赎罪,我还是死了算了!”

    一听这话,一朗子的心猛地一沉,全身打了个颤,大叫道:“姑娘,你不可这样啊。”身形一飘,窜了上来。

    那少女身子一纵,便像一团棉花般向山崖落下。

    等一朗子赶到悬崖边时,姑娘已经落下十几丈,只看到黑影迅速下坠。

    一朗子看不过去,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香消玉殒。他来不及多想,也往崖下冲去,耳边劲风鼓荡,眼前风景急速变化。

    姑娘落得快,他更快。因为他使出腾云驾雾之法,在姑娘快要落地之时,及时揽住她的细腰,然后,身子一转,又倒飞回山顶的平地。

    落地后,一朗子长出一口气,回望那不见底的深渊,他的心还砰砰乱跳着,心想:幸好自己懂得腾云驾雾之法,如果光会轻功,跟一般武林人士一样的话,自己不但救了不人,还会给这陌生战娘陪葬。

    低头看怀里的姑娘,已经晕过去了。睫毛长长的,眉毛弯弯的,一脸俏脸变得苍白,连嘴唇都少了血色。

    一朗子心想:她不会被吓死了吧?也难怪,换了其他人跳崖自杀,也会不适应。

    毕竟她以前没有跳过崖,不用等到落地摔死,已经被这处境给吓死。

    他将手放到她鼻子下试试,还有呼吸;又想试她的心跳,可是一想到要触及少女的胸脯,还是放弃了。

    一朗子虽是个好色之徒,但绝对和淫贼有不同的区别。他绝不会趁人之危。要玩也得光明正大的来,这才叫男子汉,这才叫真本事。

    为了不让这姑娘误会,一朗子在山顶找了个背风处,将她放到一块稍微平坦的石头上。回想这姑娘的身子,觉得挺软、挺香的。之后,他饶有兴趣的观察她的脸和身子,等待她醒来。

    看着她隆起的胸脯、笔直的双腿,以及皎好的脸蛋,他心里直痒痒,心想:要不要占点便宜呢?即使不那个,亲亲摸摸也是好的。她长得挺水灵的,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死?等她醒来后,我可得好好开导她。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真是大姑娘要饭——死心眼。

    也不知道她是谁家的傻妞,这么小心眼、想不开。就算要死,也应该选择一个舒服、痛快、不影响形象的死法才对。

    从黄山跳下,这法子一点都不好。试想,从高处落下,固然能使人死得很干脆,但是身体摔得七裂八瓣,太惨了,惨不忍睹。尤其是她还是个挺美貌的姑娘,更不应该如此愚蠢的死掉。

    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越看越觉得这姑娘有味道。红红的小嘴比樱桃还诱人,如果我亲亲她,如果我舔她的舌头,如果她能含着我的肉棒,如果她让我射在她的嘴里……

    一朗子越想越下流,越想越过瘾。但只是胡思乱想,并没有什么无礼的举动,只是他的目光充满了邪气,跟真的淫贼没什么两样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姑娘睫毛颤了颤,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很大、很文静,带着悲伤和绝望。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后目光落到一朗子的脸上。

    一朗子一惊,连忙收起淫贼之意,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

    姑娘盯着一朗子,喃喃地说:“我死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有点像黄山那处我刚才跳下的地方。”

    一朗子一会儿看看大好风光,一会儿看看她,说道:“你已经死了。这里是阴间,阴间也有好风景看。”

    姑娘摸摸头,又摸摸腿,从石板上下来走了几步,说道:“这里是阴间吗?那怎么没看见奈何桥、黑白无常,也没看见阎罗殿、阎罗王?”

    一朗子板着脸道:“这里离你说的地方还很远。阎罗王他正在忙,忙着纳小妾。他的原配生不出儿子。”说到这儿,忍不住笑出声。

    那姑娘瞪着一朗子,说道:“你在骗我。我还没死,这里是黄山。”说罢,又向刚才跳崖前的落脚处走去。

    一朗子“喂”了一声,说道:“姑娘,你想干嘛啊?”

    那姑娘头也不回,淡淡地说:“我要去死。”说罢,腰一弯,又要跳下去。

    一朗子连忙叫道:“慢着、慢着。你没有还完债,怎么能去死呢?”

    姑娘回过头,望着一朗子,不解地说道:“什么债?我没欠别人什么债。”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你欠不欠别人的债,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知道你欠了我的债。”

    姑娘想了想,说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一朗子向她招招手,说道:“小姑娘,你过来,我说给你听。”

    姑娘犹豫着,一动也不动。

    一朗子微笑道:“小姑娘,我知道你忙着去死。不过呢,先等我把话说完,你再去死好不好?反正死也不在乎这么一会儿,等等再死也来得及,这又不像投胎,晚了可能沦落到畜生道。”

    姑娘也不傻,瞪大了眼睛,几乎要骂出来。她快步走回,站在一朗子眼前,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不欠什么人债。”

    一朗子眯着眼,看看她,并没有马上说话。

    那姑娘向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这个人,不像好人。”

    一朗子逼近一步,说道:“你怕了吗?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一个男人?”

    那姑娘又退一步,鼓起香腮,怒道:“你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说着,举起手掌来,缩成一个粉拳。

    一朗子见她文静的脸还是那么柔美,不禁笑了,说道:“怎么,难道姑娘还是练家子吗?”

    姑娘冷哼道:“是不是练家子,你马上就会知道了。”说着话,脚尖一扬,踢中旁边一块盆大的石头,砸向一朗子身后,将另一块石头砸成几半。有几块碎石就势翻滚落到崖下。

    一朗子一愣,看着姑娘气定神闲的样子,忍不住拍起双掌,称赞道:“好功夫、好本事,只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