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5集】 第四章 占点便宜

作品:《仙童下地狱

    躺在旁边的乌其娜也睡不着。闻着男人的气息,一颗芳心跳得比平时都快。她阖着眼睛装睡,心想:他要是把手伸过来怎么办?我真的要用刀砍他吗?他可是救过我的。

    也许是因为今晚喝酒,过不久,她居然睡着了。在睡梦中,一个男人在追逐着她。

    她变成了一个弱女子,拼命逃跑。男人犹如豺狼,追赶不止。

    当她不小心摔倒时,男人狂叫着扑了上来,将她压住。不理会她的挣扎和哭叫,硬是扒掉她衣服,将一根丑陋的东西刺进去。一刺,疼得她都叫出声来了。

    她仔细一看,那个男人就是用迷香迷倒她的淫贼。她疼得睁开眼睛,觉得身上好疼。

    这才发觉做了一个恶梦。她擦了一把额头上因惊怕而流的冷汗,看身边那个男人,静静地睡着,呼吸均匀。

    借着柔和的灯光,他面孔是那么清秀,那么耐看,表情是那么平和,那么亲切,一点也不像坏人。

    她心想:他要是真对我无礼,想夺走我的贞操,真不知道能不能狠心拒绝他。

    虽说他不符合我选夫的条件,可是他真的挺吸引我。

    论相貌,绝对一流,不比中原四公子差;论活泼有趣,论嘴皮子,也比他们更强,说出的话,有时叫人心甜如蜜,有时叫人恨得牙疼。

    这个臭小子,要是想追求我,我能不能挡住他呢?

    想到梦到的一切,她又有些紧张。她随手将当了界线的长刀拿走,她觉得,这小子武功不行,不会对她有什么威胁。

    再说了,他若真要对自己伸手,岂是一把刀趴㈱挡住的呢?自己同意和他同床,仅仅是呕气吗?这表明对他印象不坏。换了别的男人,自己会这么做吗?是绝对不会的。

    她认真地盯着他的面孔,清秀的眉毛,挺拔的鼻梁,殷红的嘴唇,高贵的气质,都使她评然心动。而嘴角上的一丝坏笑,更令她又羞又怕。

    她心想:他也不差了,人品差一点。他要是向我求婚的话,我会不会答应他呢?

    不会,不会,我要找的男人不是像他这样。

    她轻轻叹气,乖乖躺好,阖上眼睛,又过一会儿,才睡着了。

    睡梦中,觉得呼吸困难,又感到酸痒酥麻,又感到被硬物顶着。睁眼一看,羞死人了。原来她已经落入那个臭小子的怀抱,自己的背靠在他怀里。

    他一只手正按在自己奶子上,一只手捂在她胯间,顶在自己屁股上的硬物正是男人的阳具。那阳具已经“怒发冲冠”,要不是自己合着腿,它就要隔层裤子,顶入自己的羞处了。

    这个情况使她又窘又气恼,怎么会这样呢?一定是这小子故意占我便宜。他见我睡着了,趁机靠近我使坏。

    她羞涩地从他的纠缠中挣脱。看看所处的位置,却是自己滚到他跟前去了。使她脸上一阵阵发烧,心想:难道是自己送上门,贴到他怀抱去的?怎么可能呢。

    她摸摸火热的脸,心想:不是我的错,肯定是他使坏。

    抬头看看窗子已经亮了,她再也睡不着,也不敢再睡。万一再睡着,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怎么办呢?太可怕了。

    她正要下床,一朗子睁开眼睛,说道:“姐姐啊,天色还早呢,咱们再睡一下吧。”

    乌其娜转头瞪他,问道:“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刚才我怎么被你抱着呢?是不是你搞的鬼?”

    一朗子嘿嘿笑几声,说道:“我的好姐姐,天地良心,你功夫那么好,我能搞什么鬼啊?再说了,你没有看出来嘛,是你跑到我这边的,我推又不能推,只好抱着你了。搂你的感觉真好,你身子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我都快忍不住。真想和你做了夫妻。只是一想到君子不能趁人之危,而且姐姐还有一大堆选男人条件。我可不想影响了姐姐选如意郎君的大计。姐姐以后找的条件一定比我强百倍。”

    乌其娜听得心里酸溜溜的,又一肚子气,没好气地说:“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我知道,你对我没安好心。你是坏人堆里选出来的好人,是个大坏蛋。”

    一朗子的俊脸上尽是坏笑,说道:“既然是一个大坏蛋,姐姐为何要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呢?难道不怕吃亏吗?”

    乌其娜为之语塞,半晌才说:“是你逼的我,又反咬一口。”

    一朗子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好吧,好吧,只要姐姐高兴,怎么说都行。来,咱们说说话吧,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也不等她同意与否,就把她搂在怀里。

    两个身子贴在一起,都觉得舒服。乌其娜只是象征性地扭了一下,就不动了,心想:已经被他抱过了,再抱一次也不算什么吧。

    一朗子闻着她气就来息,说道:“好姐姐,告诉我,你来中原想干什么呢?也许我能帮上你。”

    被男人搂在怀里的乌其娜,觉得男人身体挺结实,感觉挺好受,嘴上说:“我主要是要办三件事,一件是赴约,一件是了结一件旧案,还有一件是追杀一个淫贼。”

    I听“淫贼”二字,一朗子大感兴趣,忙问道:“是不是要杀我啊?有不少人都叫我淫贼。”

    乌其娜不禁笑了,笑得百花灿烂的,说道:“你少臭美吧。你也配称淫贼?有个美女在你床上,你都不敢怎么样了。”她拿自己的事情说嘴,又觉得是鼓动他使坏,连忙住嘴。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姐姐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给吃掉。”向她伸了伸舌头。

    乌其娜白他一眼,说道:“你少恶心了。你要那样,我就不让你抱我。”

    一朗子连忙正经地说:“这淫贼是个什么来路?你老远地从关外跑来追杀他。”

    乌其娜叹口气,说道:“说起来,他还是我的亲戚,他是我舅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前几年从关外跑到中原来,糟蹋了几个女人,被武林人士砍掉一条胳膊。中原武林大仁大义,不再追究,只要他不再为害人间就行,于是我舅舅就把他看管起来。哪知道,这家伙狼心狗肺,有一天趁我舅舅睡着了,将我舅舅杀死,又逃到中原来了。”

    一朗子听得毛骨悚然,恨恨地说:“杀自己的父亲,还是人吗?要是落到我手里,我非把他剁成包子馅不可。”

    乌其娜笑笑,说道:“你还是别逗我笑。你要是遇上他,小命都没有了。我跟你说啊,他武功不在我之下,跟中原四公子差不多的。”

    一朗子问道:“他叫什么名字?长得很丑吗?”

    乌其娜回答道:“他长得挺不错,也是一表人才,就跟你似的。谁知道不学好,练了一身武艺,不干别的,专门祸害女人。”在一朗子耳朵上一揪,说道:“我看你呀,也快像他那么坏了。”

    一朗子笑笑,说道:“我和他是有区别的。他是强暴女人,我是等着女人投怀送抱,就像姐姐这样的。”

    乌其娜脸上一热,哼道:“别不要脸啊,是你硬搂我的。”

    一朗子的目光在她脸上转着,说道:“姐姐,我还想和你亲嘴呢,好不好?”

    乌其娜一把捂住他的嘴,冷声说:“你要是那样,可跟你翻脸了。”

    一朗子推开她的手,说道:“姐姐,你继续说吧。”

    乌其娜拍了他一眼,说道:“他绰号是‘绿蝴蝶’。”

    一朗子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叫花蝴蝶,而叫绿蝴蝶呢?”

    乌其娜脸现羞涩,说道:“他最喜欢祸害有丈夫的女人,给人家男人戴绿帽子,才自称绿蝴蝶的。”

    一朗子笑骂道:“真他妈的缺德,他这次到中原来,这些武林人士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啊?”

    乌其娜叹息道:“我家亲人里出了这么一个恶人,我心里好难过,我要亲自宰了他。”

    一朗子说道:“我一定帮你。”说得大仁大义,正气凛然的。

    乌其娜望着他的脸,说道:“其实你这个人不算坏嘛。”向他怀里靠了靠。

    一朗子大乐,说道:“姐姐,我本来就挺出色,是你对我不够我了解。我相信,咱们再相处几天,你一定迫不急待地想当我老婆。”

    乌其娜呸了一声,说道:“真是不要脸,想得美。我会那么没有眼光吗?你和我的条件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朗子摸摸自己的脸,说道:“姐姐,你口水喷到我脸上了。”

    乌其娜睁大美目找着,说道:“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啊?”

    一朗子坏笑道:“在这。”一指乌其娜的红唇,迅速地吻上去,是那么贪婪,那么热情,那么过瘾。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乌其娜大脑一片空白,差点都晕倒了。

    一朗子可是花丛老手了,对付乌其娜这样的新手是绰绰有余。

    别看乌其娜闯荡江湖多年,经多见广,接触过各色男人,但是,都是有限的接触,并没有被男人非礼过。

    那些男人畏于塞外天娇的威名,也不是她的对手,因此,乌其娜纯洁无比,不只是处子,连和男人亲吻、拥抱都不曾有过的。可是,一朗子像豺狼一样,才不怕女人。

    一朗子对乌其娜的唇又亲又吮又舔。那唇真好,又丰满,又红润,又柔软,还带着塞外的寒香。

    乌其娜在男人的亲吻下,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觉得身体好爽快,又软又暖又刺激,长这么大,从未有过如此经历。一股灼热也从她小腹下升起,越来越热,分布的面积越来越大,扩展到全身到处。

    刚开始还有些反抗意识,渐渐的迷失了自己,还把红唇往上凑。她呼吸变粗变急,两条也情不自禁地勾住他的脖子,生怕这——的美好会消失不见。

    一朗子心中大乐,在占尽嘴上便宜的同时,两只手也不老实了,在她后背、腰上、屁股上尽情地抚摸着,感受着她娇躯的美好和弹性。

    他还试图将舌头往她嘴里顶。乌其娜不明白他想干什么,犹豫了一下,就把嘴张开了。于是,粉舌被俘虏,她又享受到二舌交缠的乐趣。她身子已经软如纸片,任他揩油,随便乱摸。

    一朗子够贪婪的,隔着衣服摸了还不满足。一只手解开她腰带,将手探进去,在她屁股上揉捏着。

    真好,屁股弹性真棒,好肉感。接着,手指探进她的臀沟,向前移,漫步芳草地,拨弄小红花,在相思豆上好一顿捏弄,害得乌其娜不时地扭腰晃臀,淫水流成河。

    没一会儿,就来个高潮。

    乌其娜实在受不了,便用力推开一朗子,娇喘吁吁瞪着一朗子,找纸将下边擦好后,系好裤子,举起巴掌。

    一朗子向旁边一闪,看着她红扑扑的俏脸,蓝眼睛要滴出水来,笑道:“你干什么啊?”将刚才枢穴的手指在唇上舔了舔,又腥又咸,是女人的味道。

    乌其娜恨恨地瞪着他,说道:“臭小子,你这么欺侮我,我以后怎么找情郎啊?”

    一朗子哈哈笑,向她挤了一下眼睛,说道:“好姐姐,我向你保证,你嫁不出去,我一定同意你当我的一个老婆。”

    乌其娜美目睁大,问道:“什么叫一个老婆啊?老婆就是老婆,哪有什么I个不一个的说法?”

    一朗子捧腹大笑,说道:“就是说,我会有好多老婆的,你会成为其中一个的。”

    说罢,在那根手指上又吸了一口,发出“唧”的一声。

    乌其娜见他如此,羞涩不已,骂道:“你可真不要脸,我恨死你了。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呢?我都不干净了。”

    一朗子安慰道:“你有什么不干净的?你还是黄花姑娘啊。”

    乌其娜咬了咬红唇,说道:“你比昨晚上那个淫贼还可恨呢。那个淫贼我能用刀砍他,对你,我可怎么办呢?”说罢,她走下床,握着自己的刀,陷入沉思,不时看他一眼。

    一朗子被看得心惊肉跳,心想:这女人该不会发疯要把我给剁了吧?那样的话,我可得快跑啊。

    乌其娜突然将刀插入自己的鞘里,狠狠瞪了一朗子一眼,说道:“你昨晚救我一次,我让你轻薄一回。咱们扯平。”说着,大步走出屋外。

    一朗子不敢追她,心想,这些女人怎么都这样?干嘛不爱上我?像嫦娥、洛英、⑶朵云她们那样对我多好。怜香朝我挥剑、乌其娜朝我抡刀,连柳妍也时不时对我发威。我怎么就遇不到一个柔情似水、文静如羊的女人呢?这些凶女人还是少惹为妙,免得她们发威时,自己送掉小命。

    洗漱完毕,一朗子去乌其娜房间找她吃早饭,见她正坐在床上发呆,目光直直一朗子笑嘻嘻地拥她入怀,说道:“我的好姐姐啊,没有什么的。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有什么错啊?你不如以后就当我的女人,我保证对你好好的,像疼心肝宝贝一样疼你。”

    乌其娜脸刷地绯红了,一把将一朗子推开。一推力量好大,一朗子咻地射了出去。他连忙用一个翻身加上千斤坠的功夫,使其两腿落地,不致四脚朝天。

    乌其娜两眼含泪,怒喝道:“淫贼,不准你碰我。淫贼,今后我再也不理你了。小淫贼,你只会坑我,害我。”

    一朗子大声道:“我不是淫贼,我不是淫贼。”

    这时候外边一个声音响起:“淫贼在哪里呢?我要杀淫贼。”门一响,一个白衣公子哥走了进来,手握折扇,英气勃勃,正气堂堂,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的扇公子。

    乌其娜一愣,说道:“扇公子,你怎么进来了?昨晚谢谢你。听他说,你也帮忙救我了。”

    扇公子朝乌其娜一抱拳,说道:“不用客气。我总算找到你了。昨晚我抓淫贼时,没想到你不见了,我还在奇怪,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乌其娜指指一朗子,说道:“是他把我弄走了。”

    一朗子连忙接话道:“是啊,我看你和那个白衣淫贼打得正激烈,生怕那家伙有帮手,对乌姐姐不利,就赶紧把她抱走了。”

    扇公子哦了一声,说道:“这样也好。只是我一愣神的功夫,叫那个淫贼给跑了,也不知躲哪儿去,再也没找到。我在院里听你喊淫贼,他在哪里?”

    乌其娜瞪了一朗子一眼,脸上一热,轻声说:“没事,我和他闹着玩呢。”心想:这个臭小子比那个淫贼还可恶。

    一朗子朝扇公子一拱手,说道:“在下朱一朗,是京城人氏,久闻扇公子的大名。今日一见,非常高兴,以后多多指教。”

    扇公子也拱拱手,说道:“过奖,过奖了。不知道朱兄弟是哪个门派的。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把人抱走,也不简单。”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功夫不怎么样,就是会点轻功罢了。我抱走她,是你没有注意,专心抓淫贼了。”

    乌其娜插话道:“扇公子,可知道昨晚那个淫贼是谁吗?”

    扇公子望着乌其娜,说道:“已经打听过了。那家伙就是青龙寨里的二当家石梦玉,听说已经和青龙寨闹翻,逃了出来。我听说赵青龙这个人不错,在武林中名气很好。他夫人柳妍也挺了不起的,前些天把赵青龙从官府大牢里救出来,真不简单,连东厂的三个混蛋,也死了两个。”

    乌其娜哦了一声,目光一呆,喃喃道:“又是青龙寨,又是柳妍。”

    扇公子明白其中关节,说道:“乌其娜,你也不用太难过了。有些事情只要解释清楚,就没事了。”

    乌其娜一声长叹,说道:“有些事情是根本解释不清的。”

    一朗子听得如在雾里,说道:“乌姐姐,扇公子,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得一头雾水啊。”

    扇公子笑笑,没出声。乌其娜看了一朗子一眼,也没说什么,而是问扇公子:“你找到贺星琪没有?”

    扇公子脸上笑容消失,露出苦涩,叹息着说:“我运气不错,找到了。”

    乌其娜微微一笑,蓝眼睛一眯,煞是迷人,说道:“恭喜你了,找到她,好好和她说话,是可以和好的。”

    扇公子用扇子敲在手掌心上,说道:“难呢。我见到她时,她正在城外追杀一个恶人呢。我想帮忙,她说哈都不肯,还叫我不要烦她,还叫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乌其娜一愣,问道:“你有做错什么事吗?”

    扇公子想想,才说道:“我都回想一百八十遍了,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在我们闹别扭之前,我也不过和她的姐姐说两句话,让她看见了。这也没什么吧?难道和她姐姐说话也有错吗?”

    乌其娜不禁莞尔一笑,说道:“按理说,你是没有错的。可是在她看来,可能就错了。”

    扇公子抓抓脑袋,皱眉道:“我已经和她解释过一百八十遍了。我和她姐姐说的话,都是武学方面,没有一点男女之私,可她就是不听。唉,我可怎么办才好。”

    乌其娜目光落到一朗子身上,见他正在偷笑,想必是在嘲笑人家扇公子窝囊和无能。她哼了一声,说道:“我说扇公子啊,在对付女人方面,你的本事可不如武功好了。”

    扇公子重重点头,说道:“姑娘说得对啊。我自从认识她以后,活得就不轻松。平时脑袋挺聪明的,可是一看到她,我就变成一个大傻瓜。”他也不隐瞒了,也不怕人家笑话,只觉得说出来会比较痛快。

    乌其娜突然一指一朗子,说道:“扇公子,我给你指条明路吧。在对付女人方面,这位朱兄弟可是高手。你把你的苦处说给他听,他一定会给你想出妙计,包你把贺星琪训得服服帖帖,就跟小猫似的。”

    扇公子听罢,立刻睁大了眼睛,目光转向一朗子,惊呼道:“朱兄弟,原来你是真人不露相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说罢,向他深鞠一躬,显得特别恭敬。

    这使得一朗子很是不好意思,转眼看乌其娜,只见她脸上正带着坏笑,打算看他出丑。

    一朗子心想:想让我出洋相,没门。他还了一礼,说道:“扇公子,你这样可折煞小弟了。有什么话只管说吧。我一定尽力帮你。不过你可别误会,我不是什么对付女人的高手,我可是个好人呐。你可别误解我。”

    看乌其娜时,正对他扮鬼脸,挤眉弄眼,样子不但不难看,还很动人。

    扇公子一派虔诚的样子,说道:“朱兄弟何必谦虚呢?我是虚心向你求教,就像当年唐僧西天取经一样真诚。”

    乌其娜斜视着一朗子,一副不屑的模样,脸上还带着得意,仿佛给一朗子出道难题,她就很高兴了。

    一朗子清了清嗓子,作出高深莫测的神情,说道:“扇公子,我没有多少绝招传给你。凭我粗浅见识,我认为‘打出的媳妇揉出的面’,对贺星琪这种姑娘,你不用客气,骂她几顿,打她几巴掌,她就乖乖听话,跟绵羊一样了。你叫她向东,歙她不敢向西;你叫她打狗,她不敢骂鸡。听我的,没错。”说罢,向乌其娜坏笑着,还一龇牙。

    扇公子听了这话,脸色变得苍白,双腿酥软,差点坐地上,哪有一点英雄豪杰气概啊?哪有一点与劲敌搏斗时的霸气啊?

    乌其娜先表态了。她朝一朗子一摆手,叫道:“不行。朱一朗,你这叫什么法子啊?分明是想毁了他们的关系。再说,你怎么能让他动手对付女人呢?我也是个女人,绝对不赞成你的话。”

    一朗子双手一摊,说道:“你们不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扇公子低头想了想,说道:“请问朱兄弟,你有生以来,有过多少女人呢?我是指有过亲密关系的。”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你是说和我睡过觉,行过好事的啊?”

    乌其娜听了,瞪一朗子一眼,说道:“你可真不是个好东西。”

    扇公子微笑道:“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

    一朗子笑了笑,凑近扇公子的耳朵,说道:“也不多,只有十几个。但都是好女人喔!我可没逛过青楼。”

    扇公子猛地将眼睛睁大,说道:“你没有强迫过任何一个吗?都是让她们喜欢上你的吗?”

    一朗子一挺胸脯,说道:“当然了。她们都是心甘情愿的,对我没话说。”

    扇公子激动地抓住一朗子的手,说道:“兄弟,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征服一帮女人的。”

    乌其娜在旁泼凉水,说道:“我说扇公子啊,你不用这么佩服他吧?我想,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真骗了十几个女人,你也别当回事。他那十几个女人,我看也都是丑八怪,个个长得跟鬼似的。”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没错,没错,长得都跟你很像。”

    乌其娜一咬牙,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敢骂我是鬼,分明讨打。”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杯子,掷了过去。

    不用一朗子出手。扇公子一伸手便接了过来,杯里一滴水未洒。使一朗子大为叹服,心想:有这么好的武功,还怕什么贺星琪啊?

    一朗子一拱手,说道:“谢谢,扇公子。对付这种母老虎,必须拔掉她的虎牙,砍掉她的四条腿,男人才有好日子过。”一脸调笑。

    乌其娜听了更气,玉腿一弹,大雁般飞来,朝着一朗子就是一耳光。一朗子向后一个鹞子翻身,轻松闪过。

    这使乌其娜和扇公子都不由得大惊,想不到他居然身怀绝技。

    只是这种时候扇公子更关心对付女人的法子。他说道:“朱兄弟,你告诉我,除了打她、骂她,还有别的法子吗?”

    一朗子沉吟着说:“既然你心疼她,舍不得打骂她,我看这样吧,你来个‘欲擒故纵’。”上前耳语一番,有意不让乌其娜听到。

    扇公子转动眼珠,说道:“这办法行吗?要是她不在乎怎么办?”

    一朗子说道:“要是她不在乎,我看你也不要勉强了,干脆退婚吧,另找更好的美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她不拿你当一回事,当你是不存在,我看,没必要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扇公子的俊脸立刻变成死灰色,说道:“我就是狠不下心。”向一朗子又行一礼,说道:“朱兄弟,不管成功与否,我都先谢你一声。告辞了,后会有期。”

    一朗子鼓励道:“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我等着听你的好消息。”

    扇公子点头,又向乌其娜打个招呼,快步出屋了。

    一朗子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人长得这么俊,头脑也不笨,武功又这么好,居然会怕一个娘们,真是没用。换了我呀,管你什么贺星琪、贺石琪的,一律按倒,打一顿屁股,让她乖乖地给本公子做就%来饭、洗脚、暖被窝、生孩子。”

    乌其娜走过来,蓝眼睛一扫他,冷哼道:“朱一朗,你可别吹牛。换了你是扇公子,你说不定比他还窝囊呢。”

    一朗子不服气地说:“不可能。要是我出手,很快那个贺星琪就得死心塌地爱上我,非我不嫁。”

    乌其娜的嘴快撇到耳朵了,说道:“反正吹牛不犯法,你可以随便吹。”

    一朗子昂首挺胸,睁大眼睛,说道:“乌姐姐,你不信吗?”

    乌其娜一吸鼻子,叉腰瞪眼,说道:“当然不信了。你不知道那个贺星琪是什么人,就胡吹特吹。你见了她之后,你就知道为什么扇公子会变成这样。”

    歙一朗子很自信地说:“只要她是个女人,我就有办法打败她。”

    乌其娜的蓝眼珠转了转,说道:“一朗子,你既然这么神气,这么能吹,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一朗子豪气满怀,说道:“好啊,你说吧,赌什么?怎么赌?”

    乌其娜一脸的挑衅神气,说道:“你不是对付女人很有办法吗?咱们就试试。你要是能征服贺星琪,我就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要是征服不了她,以后一见面,你就要给我跪下,乖乖地喊几声乌姐姐,再起来和我说话。”

    一朗子摇摇头,说道:“不赌,不睹,我太吃亏了。”

    乌其娜问道:“你有什么吃躬的呢?”

    一朗子一下指出其中不合理处:“我输了,我得跪下磕头,丧失男人的尊严。我要是胜,你只是对我佩服一下,连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我可亏死了。”

    乌其娜很硬气地说:“你想怎么样呢?是不是我输了,你也要跪下,叫几声朱弟弟呢?”

    一朗子脸上露出狡猾的笑,目光在乌其娜美妙娇躯扫瞄着,使乌其娜心里发毛,不禁退了两步,急道:“你可不准太过分,我可不接受的。”

    一朗子摇摇头,说道:“你不赌就算了。我知道你没有那个胆子的。”

    乌其娜胆气一壮,大声道:“什么?我不敢赌,有什么不敢的?姑娘我杀人,眼睛都不眨,没什么不敢。你说吧,什么条件?”又逼近两步,鼓鼓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落的。

    一朗子想想,说道:“这样吧,我要是赢,你就得陪我睡觉,是脱光了,搂在一起干好事的那种,可不像昨晚只睡觉,不干事。”

    乌其娜俏脸一红,啐了一口,骂道:“无耻,下流,不要脸。”

    一朗子洋洋得意,说道:“你要我跪下叫姐姐,比让我失身还难受啊。同样,你也得付出同样大的代价。还是那句话,不赌算了,当没这回事。”

    乌其娜在地上转了两圈,承受着一朗子淫荡目光的打量,最后终于说:“好,我赌。反正我现今还没有找到情郎。你要是真能赢,我就失身好了,反正我的贞操是给英雄、给强人,也值得了。”

    一朗子乐得直拍手,叫道:“好啊,好啊,我很喜欢你的身子。尤其是腿啊,《毅真长啊,应该也很白的。”

    乌其娜脸上发烧,怒道:“朱一朗,你别乐得太早,你还没有赢呢。等你输了,看你怎么鬼叫吧。”

    一朗子很郑重地说:“我怎么会输呢?对付女人,我才不会输呢。只是这么干,实在是对不起扇公子这个朋友了。”

    乌其娜哼道:“你要是怕了,现在就可以认输,乖乖跪下磕头。”

    一朗子盯着她的俏脸,说道:“我可没怕。你就等着脱光衣服,献上处女身吧。”

    乌其娜哼道:“得有个时间限制。万一你用了五十年才成功,咱们这个打赌还有什么意思呢?”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就以一年为期吧。明年这个时候,我若是征服不了她,我就算输。对了,怎么算征服呢?”

    乌其娜想想,说道:“你只要能让她把婚退了,对江湖人宣布非你不嫁就行了。”

    一朗子笑道:“我要是让她乖乖地陪我睡觉算不算?”

    乌其娜回答道:“算数。不过不能强奸,不能搞阴谋啊。”

    一朗子斩钉截铁地说:“好,成交。”

    二人各伸出一掌,击了一下,算是达成交易。

    乌其娜似笑非笑地说:“我就等着看你哭的样子了。”

    一朗子眯着眼睛,说道:“我可是等着看你脱衣服的样子。一想到,你们两个大美女一同陪我睡觉,我都美死了。就是让我作当今的皇帝,我都没有兴趣。”

    乌其娜蔑视地瞪着他,骂道:“小淫贼,真不是东西。”

    一朗子一拍肚子,说道:“好了,乌姐姐,咱们出去吃饭吧。我的肚子都叫了。”

    乌其娜心中有气,哼道:“怎么不饿死你啊,死了就少一个淫贼。”

    一朗子笑道:“我要是死了,你可要当一辈子老处女。”

    乌其娜白他一眼,抢先走了出去。

    吃饭时,乌其娜悄声问:“臭小子,你刚才给扇公子出什么鬼主意了?”

    一朗子故作高深地笑笑,说道:“乌姐姐,想知道吗?你亲我一口,我才告诉你。”

    乌其娜瞪他一眼,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想说就算了吧。”

    一朗子说道:“好吧,不亲就不亲,以后补上。我告诉他,从现在开始,不用理那个贺星琪,只管干自己的事就好,不去管她,冷落她一阵子,她就会注意他。到时候再对付这个女的,也就容易多了。”

    乌其娜不屑地扫了一朗子一眼,说道:“这算什么好法子啊?”

    一朗子笑道:“我的好办法就是打骂,他还不肯听。”

    乌其娜疑惑地问:“对女人打骂,女人不是对你更反感吗?”

    一朗子笑道:“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没感觉,还不如让她反感,让她恨。爱和恨同样都可以刻骨铭心。再说了,爱和恨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恨,也可以随时变成爱。你说我说的对不?”

    乌其娜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说的好象还真有几分歪理啊。”

    一朗子纠正道:“什么歪理,我说的句句都是就(来真理。对了,今天有没有空啊?”

    乌其娜警觉起来,问道:“你又想干什么?我不会同意的。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不会再上你当了。”

    一朗子很潇洒地一笑,说道:“这回不是什么坏事。久闻泰山大名,我还从没有登过它的主峰呢。我想去逛一逛,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乌其娜听得心有所动,还是说:“逛一逛倒是可以的,但你对我得规矩点,不能再占便宜了。不答应我的话,我就不去。”

    一朗子很爽快地一拍桌子,说道:“成,我保证不碰你一下。除非你要求我碰你啊。”

    乌其娜微微一笑,说道:“真是做梦娶媳妇。”

    饭后,二人收拾妥当,一同出发。乌其娜还是一套黑色劲装,身材颀长曼妙,配上她异域的相貌,风采出众。而一朗子则换上一套蓝衫,风度不凡,如玉树临风。

    高贵之气更叫人刮目相看。

    乌其娜仔细看看一朗子,说道:“你长得还不差啊,有点人样儿。”

    一朗子骄傲地一昂头,微笑道:“怎么的,看上我了,你嫁给我当老婆吧。不过可不敢保证是大老婆啊。”

    乌其娜呸了两声,说道:“等我实在嫁不出去的时候,再考虑你吧。”

    一朗子逗她说:“你可得抓紧。要是让我等得太久,你变老了,我可能拒绝你入门啊。”

    乌其娜气得挥拳要揍他,一朗子笑着躲过了。

    二人说说笑笑出了城门,向泰山而去。

    对于泰山,杜甫留下一首名诗《望岳》:贷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皆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读其诗,展开想象,就可知道泰山的风采了。二人抵达山脚,一眼望过去,简直就是一幅规模巨大的水墨画。

    一路上,王母池,斗母宫,经石峪等等,都叫二人赞叹不已,感慨不已。只觉得泰山真是上天赐给人间的最好去处啊。

    走着走着,乌其娜说道:“朱一朗,你不是说你的轻功不错吗?咱们比一下吧。要是你能先我一步到达玉皇顶,我就承认你是英雄好汉。”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当不当英雄好汉,倒也无所谓。如果我胜了,你能让我好好亲一次,我就和你比。”

    乌其娜毫不犹豫地说:“行,我就让你亲了。”她料想一朗子即使练过轻功,轻功再不错,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因此,相信他绝对不是自己对手。

    二人并排站于山道上,都摆好冲的姿势。乌其娜喊完开始后,便抢先冲了出去。

    一朗子随后跟上。二人迅若流星,向山上驰去。

    刚起步时,乌其娜没拿他当一回事,觉得可以轻松得胜。不想,跑出一段后,发现仍不能将他抛下。看他神态自若的样子,分明是个轻功高手。她心里一急,又加快速度,像雄鹰飞翔。即使这样,也不能将彼此距离拉远。

    什么云步桥、一天门、中天门、十八盘等等,都在他们身边跑过。陡峭山路成为他们比武擂台。登天一般的难度,成为他们拿手好戏。

    在最后一段路,也就是南天门那段,乌其娜将身法提到最快。

    一朗子心想:我就要追过你了。一定要光明正大亲亲你,摸摸你。我要让你知道,我是有真本事的。

    他展开腾云驾雾的本事,追到乌其娜身后。

    因为山路狭窄,乌其娜又不让路,一朗子便身子拔高,从她的头顶越过,嘴里还叫道:“好姐姐,我在上边等你了。这回,我一定亲得你喘不过气来。”说着,身子降低,双脚几乎不沾地的向高处跑去。

    乌其娜着急,发全力追去,仍然无济于事。这回,她相信了,昨晚上他确实是靠真本事将自己抱走的,做到了人不知鬼不觉。

    在接近玉皇顶时,一朗子听到上边有人声,是激烈的吵骂声。一个女声叫道:“你这个恶魔,快点放开我。不然的话,我日后找你报仇,让你死得很惨。”

    一个男声嘿嘿笑,透着无比的狂妄和淫荡,说道:“你就认命吧。你一路上追得老子东躲西藏的,差点没死在你手。让我放你,可能吗?要是放了你,我还是绿蝴蝶吗?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动人,我绝对不能饶了你。”

    那女声带着哭腔叫道:“绿蝴蝶,你要是男人的话,就解开我穴道,咱们决一死战。”

    男人一阵狂笑,说道:“我才不会那么傻。”

    女的恨恨地说:“你就不怕我报仇吗?”

    男人又是一阵大笑,说道:“报仇,嘿嘿,你还有报仇的机会啊?我把你玩够了之后,就将你从这顶上扔下去,把你摔得连骨头都不剩下,你还怎么报仇啊?”

    接着便听到女的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拿开你的臭嘴。”

    一朗子见情况紧急,咻地冲过去,叫道:“他妈的,绿蝴蝶,你敢强奸我老婆,你活腻了?”他已经看到,一个男的趴压在一个女的身上乱亲乱啃。女的脑袋乱转,使他不能得逞。而身子却动不了,显然是被点穴。

    一朗子朝男人屁股上就是一脚。男的真是了得,一抓女的肩膀,二人跳起来,躲到一边去了。

    那绿蝴蝶将女的放到地上,淫笑道:“小宝贝,别急,等我收拾了这个混蛋,再和你好好玩玩。”目光转到一朗子脸上时,已经变得非常凶恶了。

    一朗子一看这个人,穿着一套黑衣,长相端正,只是缺了一条胳膊。他笑笑道:“你就是绿蝴蝶啊,长得不怎么样啊。”

    绿蝴蝶拔出腰上的刀,对着一朗子虚砍了一下,说道:“小子,报上名来,老子刀下不死无名之鬼。”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地上那个是我老婆。”一瞧地上的女子,长相真美啊。身段婀娜,眉目如画,红红的嘴唇已经被咬出血来。是她自己咬的,因为不甘心失身于贼。

    那套白衣裙已经脏了几处,不过,还是完好的。可见,淫贼还没有把她怎么样。

    使一朗子放心了。

    绿蝴蝶怪笑几声,比狗叫还难听,说道:“小子,你拿我当傻子呢?武林中谁不知道这娘们还没有成亲呢?再说,她成亲也不是要嫁你,她什么时候成了你老婆了?真是不要脸。”

    这话使一朗子大为生气,心想:那些美女可以骂我不要脸,因为她们喜欢我啊,可是你一个狗屁淫贼,一个劣迹斑斑的坏蛋,有什么资格骂我呢?你才是死不要脸一朗子大骂道:“你这个畜生,敢骂大爷不要脸,活够了吧?识相的,赶紧留下我老婆,快点滚蛋。惹怒了你大爷,我把你卖到青楼去当男妓。”

    绿蝴蝶被气得哇哇怪叫,再不跟他废话了,提起刀,气呼呼地冲上来,当头就是一刀。

    一朗子抽出剑,展开追风剑法,跟他打成一起。

    绿蝴蝶刀法不错,又快又狠,每一刀都想将一朗子砍成两半。

    一朗子也不差,将追风剑法使到极致,活泼而飘逸。只是没有无为功配合,威力大减。尽管如此,仍是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这时候,乌其娜赶到了。她看看交战的二人,愣了一下后,先赶到女子身边,为其解开穴道。

    女子站起来,看清来人后,只哼了|声,连句感谢话都没说。从地上找到自己的剑,飞身而上,也加入战局。

    一朗子见她剑法流畅而精妙,气势惊人,几招就将绿蝴蝶杀得头上冒汗,实在是佩服。一朗子主动跳出圈子,走到乌其娜跟前,指指那个淫贼,说道:“好姐姐,你看看,那小子是不是你要找的你家亲戚啊。”

    乌其娜瞪了绿蝴蝶一眼,一脸的羞愧,说道:“正是那个混账东西。真是罪该万死。”

    那边的绿蝴蝶也看到乌其娜了,大叫道:“表妹啊,你快点来救我,我要支持不住了,这娘们太邪门了。”

    乌其娜将目光转向缥缈的群峰,说道:“表哥啊,就算她不杀你,我也要杀你。你就认命吧。”

    绿蝴蝶听了,几乎要哭出来。对手的剑,一剑快过一剑,尽刺他要害,眼看着就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