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5集】 第二章 山间浪叫

作品:《仙童下地狱

    转眼间,五十个回合过去了。二人杀得兴起,越打越快,越打越狠。

    旁边的一朗子看得目不转睛,他发现有几次柳妍可以刺中对方,只是因为在关键时,她好象身上有伤似的,导致剑尖失了准头。

    怎么搞的?看她气势,应该一剑就能解决掉石梦玉。

    一朗子看得心急,将怜香轻放在草地上,也想上去帮忙。

    只听“啊”地一声,石梦玉跳出圈外,捂着左手腕,指缝间淌着血。

    他惨笑着说:“好剑法,好功夫。柳妍,我始终不是你的对手。我输得心服口服。我会拜名师,刻苦学艺,直到有一天打败你、得到你。”

    留恋地望了柳妍一眼,身形一飘,向山下掠去,身影在变小的过程中,还留下一句话:“柳妍,我一定要操到你。”

    柳妍并没有追,骂道:“这个臭流氓,跟你一样可恶。”

    一朗子不解地问:“跟谁啊?”

    柳妍的目光转到一朗子脸上,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有谁?就是你啊!你们是一个德性。”训得一朗子直皱眉。

    一朗子满脸苦笑,说道:“嫂子,我和他一样吗?比如今天晚上,我是救人,他却要害人;我是大侠行为,他是淫贼行为。谁好谁坏,是‘小葱伴豆腐——一青二白’啊。”

    柳妍白了他|眼,嗔道:“你比他还可恶。要不是因为你,我刚才早在他身上刺了几个窟窿。都是因为你,让我在最紧急时,内力不能称心发挥,给他死里逃生的机会。我想追都力不从心。那家伙,肯定是个后患。当然了,没有你可怕。”

    洁白的月亮之下,她俏脸晶莹如玉,带着几分妩媚。一双明亮美目,也含着柔情和责怪,神态美极了,仿佛向丈夫撒娇的小娇妻。

    配上珠圆玉润的好身段,配上丰乳肥臀,细腰长腿,真是完美。

    一朗子心里一荡,忍不住靠上去,将她搂在怀里,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口,坏笑道:“好嫂子,我的心肝,你真好看,我都忍不住想操你了。”

    一搂一亲,加上粗话,柳妍芳心一颤,回想二人亲密时的情景,俏脸腾地红了,艳如晚霞。

    但一想到自己的自尊,再想到丈夫,她还是心一横,将一朗子推开,凶巴巴地用剑一指一朗子,怒道:“你要是再敢这么非礼我,我就要你的命。”剑尖上沾着鲜血,在月光下非常醒目。

    一朗子故意缩一下身子,说道:“好嫂子,你可吓死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阴阳怪气的,不像是求饶,更像是调戏。

    柳妍面对这么一个男人,简直束手无策,杀又杀不得,赶又赶不走,只有暗叫命苦。

    她狠狠瞪了一朗子一眼,走到怜香跟前,弯下腰,试试呼吸,听听心跳。当她俯下上身,把屁股翘起来的时候,一朗子一呆,色心痒痒,真想冲上去,扒掉裤子,将她给操了。

    他的身子变热,棒子又撑起裤裆,欲火又烧了起来。是啊,那屁股在这个姿势下,裤子勒紧,形状完全显现出来,又大又圆,又翘又隆,简直是完美的艺术品,男人见了,谁不想插进去啊?

    柳妍还说着话:“怜香只是中了迷香,没什么大碍。回去用水泼一下就好。”

    说完,没有听到一朗子的回音,觉得奇怪,回头一瞧,只见这个小男人双眼发直,眼中射着如狼一般的光芒,不由得一震。

    再看胯下,已经翘起老高。她可以想象到那玩意的可怕样子,回想那男人今晚在炕上对她“侮辱”和“奸淫”,她是又羞又怕,又气又恼,但也有欢喜。那种滋味像蜜糖一样美,让人回味无穷。

    柳妍一呆之,一朗子已经冲过来了,双手环住柳腰,用肿胀的下体蹭着美人的屁股,在那条臀沟里不停地顶,顶得柳妍芳心飘飘,春情膨胀。

    柳妍慌张地说:“不可以,我不要。我有丈夫,我不想再出墙了。”

    一朗子双手前伸,揉着两团大奶子,卖力地玩弄两个奶头,嘴上说:“我的嫂子,我的心肝,我又忍不住了。我一看到你的大屁股,下边就硬得厉害。来,心肝,让我再操一次吧。反正你已经被我操过了,操一次和操十次是一样的,来吧,咱们再乐一次。”又亲吻起柳妍的耳垂。

    一磨,一抓,再一亲,顿时,柳妍身子软得像绸布,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她暗骂自己不争气,太贱了,嘴上还硬撑着:“我不,我不干。你要是再敢强奸我,我就把你剁成肉酱,叫你死无全尸。”心想:这小子简直就是个魔鬼,女人的克星。

    我可以抗拒石梦玉,可抗拒不了他。

    一朗子嘿嘿笑道:“嫂子,等我操完你,你再剁我吧,就怕你下不了手。”双手猛抓数下,感觉奶头已经硬了。分出一手,在她的臀沟里枢着,捅着、挠着、弄得柳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柳腰和肥臀也不由自主扭动起来,呼吸也加快了。

    一朗子当机立断,将柳妍裤子褪下,露出雪白滚圆的大屁股。

    月光之下,两股屁股肉泛着柔和之光。从黑乎乎的臀沟里飘出女性的气息,令男人心醉。

    一朗子I摸花瓣,嘿嘿一笑,说道:“嫂子,你已经流了好多水。”手指抚摸着、玩弄着,又把指头插了进去,使坏着。

    柳妍被玩得直摇屁股,呻吟着说:“小淫贼,我救了你,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变成淫妇啊。”

    一朗子抽回手指,在唇上舔了舔,说道:“我的心肝,我就是要把你变成最淫荡的女人。除了赵青龙和我之外,谁也不能操你。你一定要守身如玉,不然的话,小心屁股。”

    双手抓着肥润的屁股肉,感受着它的光滑和细腻,之后,啪啪地拍打起来。清脆的声音穿过密林,在山间回荡,别有风味。

    柳妍发出啊啊声,柔声骂道:“小淫贼,又打我屁股,你是不是有病啊?”

    |朗子哦了一声,说道:“你这个淫妇,小婊子,小骚屄,居然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又打了几下屁股,见屁股肉红起来,大为满意,又把嘴凑上美人的下体,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吸吮起来,连菊花都不放过。

    柳妍呻吟着,浪叫着,时而高亢悦耳,进而低唱宛转,时而像生病,时而像狂欢,叫得一朗子更为兴奋。

    他口中不时发出唧唧之声,柳妍的淫水都要流光了。

    强烈的刺激,使柳妍再也受不了,她乱扭着身体,红唇发出淫声浪语:“我的好弟弟啊、小祖宗啊,你快点进来吧,不要再亲,再舔了,我要疯了。”

    一朗子在菊花上狠亲了一口,笑道:“你说得再骚些,我好喜欢听。”

    柳妍又羞又喜,紧张没了,很风骚地叫道:“我的好弟弟啊,嫂子求你,快用你的大鸡巴操小骚屄吧。快点操你的淫妇、小婊子吧,她的小骚尸痒得不行了。”

    一朗子听得好爽啊。立刻摆好姿势,掏出大棒子,借着淫水,噗哧一声,一刺到底。

    柳妍娇躯一震,欢呼道:“好啊,好舒服啊,好弟弟,我的好人儿,你操得真好啊。”

    一朗子停了一下,感受着小穴的暖、紧、深,嘿嘿笑着,说道:“我的小骚屄,更美的在后面呢。”说罢,双手抓弄着她的屁股肉,意气风发地干起来,干得很快乐、很开心。

    男人气喘如牛,女人浪叫不断,惊得宿鸟乱飞。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月光下交合着,小腹撞得大屁股啪啪有声。

    一朗子低头,见到自己的大肉棒在女人蜜洞里出出进进,好不得意。一想到她是别人的老婆,更有种满足感。

    柳妍双臂撑到地上,怜香的身子就横在眼前。

    她被操得身子一前一后地耸动,又舒服又羞涩,生怕怜香会突然醒来。要是她毓见到自己翘着屁股,被别的男人操,她柳妍以后可怎么见人?52这个小男人操得真狠呢,恨不得要捅到她的肚里去。操了几千下之后,柳妍的双臂一软,几乎要支撑不住了。

    柳妍感受着男人肉棒带来的滋味,柔声说:“朱兄弟,你快点射了吧,咱们好回山上。”

    一朗子答应一声,说道:“好,我的心肝。”一边插她,一边用手指沾了淫水,搔她菊花。弄得菊花一缩一缩,娇躯一抖一抖的,柳妍嗔道:“好兄弟,别碰那里。”

    一朗子收回手指,望着紧不容指的后庭花,笑道:“好嫂子啊,哪天让兄弟我插你的屁眼好不好?”

    柳妍被一朗子插得好爽,迷迷糊糊地哼道:“随便你了。快操吧,我已经爽过两次了。”

    一朗子兴发如火,解开她的上衣,露出两团大奶子,捏了一阵后,便飞快地动起来。两团大奶子像藤上的瓜,乱摇乱晃着,煞是迷人。

    一朗子猛插不知多少下,就要射了。柳妍叫道:“别射进去啊,会怀孩子的。”

    一朗子叫道:“你就给我生一个吧。”噗噗地全射到柳妍的穴里。

    射完之后,一朗子还舍不得拔出来,趴在她身上不动,肉棒泡在多汁水热润的小穴里,舒服死了。

    柳妍娇喘了一阵,说道:“好弟弟,快起来吧,嫂子累了。”

    一朗子在她的大奶子轻轻揉几下,又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抽出大棒子。

    柳妍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望着他那根半软的湿淋淋的玩意,用手指弹了一下,哼道:“坏东西,害死我了。”淫水黏上手指,也不嫌脏。

    一朗子脸上泛着满足光彩,盯着柳妍娇艳俏脸,说道:“嫂子,只怕你是舒服死了。”

    柳妍水汪汪的美目,白他一眼,说道:“你这个小淫贼,又便宜你了。快点把那脏东西收起来吧,看着就想割掉它。”又娇美又嗔怪的神情,令一朗子心中一荡,差点就想扑上去再干一把。

    一朗子把肉棒收回,系好裤子,将怜香抱起来,见她还没醒来,对柳妍说:“好嫂子,咱们何时再爽一爽啊?”

    柳妍板起脸,很严肃地说:“朱一朗,我可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不是逗你玩。咱们缘分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再非礼我,强奸我了。不然的话,我真会杀了你的。”两只美目也瞪起来。

    一朗子苦笑道:“好吧,只要你能忍住,我也无话可说。”

    柳妍生气了,猛地一拳打来,一朗子笑着躲过,说道:“嫂子,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柳妍瞪眼鼓腮的,说道:“你没有上山之前,人人都夸我是窈窕淑女,是最好的女人,可是你上山之后,把我害成什么样子?在你面前,我连一点面子都没了。干我的时候,什么话都说,还逼我作贱自己,我恨死你这个家伙。”说着话,两眼都红了,泫然欲泣,肩膀抖动,几乎要哭出来。

    一朗子看着心爱的美人伤心,心里一软,说道:“对不起了,嫂子,以后我再也不让你难做然,我会尽快走的。”叹息一声,抱着怜香向山上走去。

    柳妍听了,幽幽一叹,也不知是喜是悲。

    快到山门时,二人展开轻功,回到住处。临分开时,一朗子将怜香交给柳妍,由柳妍照顾怜香,陪了她一夜。一朗子也想陪怜香,可是柳妍不准。

    一朗子问道:“嫂子,为何不呢?”

    柳妍恨恨地瞪他了一眼,红唇一噘,哼道:“你是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吗?怜香也是个小美人啊,让你照顾她,不是羊入虎口吗?她不失身才怪呢。”

    一朗子被说得满心委屈,反问道:“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个正人君子啊。”

    柳妍抱紧怜香,冷笑两声,说道:“你是坏人堆里挑出来的正人君子。”瞪了一朗子两眼,才匆匆离去。

    次日,听说怜香醒来了,一朗子去看怜香。怜香朝他瞪眼睛,骂道:“你给我滚出去,你这个淫贼。”

    一朗子迷惑不解,心想:我怎么成了淫贼呢?昨晚明明是我从淫贼手里把你救出来的,你不谢我也就罢了,干嘛骂我?

    百思不解,去找柳妍问时,柳妍的俏脸红了红,说道:“别理她,姑娘心情不好,闹情绪,过几天就好了。”

    可是过了好些天,怜香都对一朗子冷着脸,令他摸不着脑袋。想跟她说话,她也匆匆避开,像在躲愈疫似的。使一朗子更糊涂了。

    这些天里,柳妍也不和他单独相处,时时摆着“嫂子”的面孔,不给他一点可趁之机,仿佛二人从未有过亲密关系。使一朗子觉得非常郁闷,有下山之意。

    他每天无实事可干,无非是山上山下处处观景,或者看看山寨练兵,或者去跟赵青龙聊天。

    赵青龙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已经可以走动自如,脸也红润起来。有他的地方,就能听到他爽朗如雷鸣般笑声。

    他待一朗子如同兄弟,一举一动,都透着关爱和热诚。

    一朗子面对他时,则是充满羞愧。人家这么对他,而他却干人家老婆,太欺侮人了,使一朗子离意更浓。

    这天上午,一朗子打定主意,要向赵青龙、柳妍夫妇辞行。找到他们时,他们正在前院练兵。

    只见偌大的前院里,周围全是人。院中心站着上千人队伍,排列整齐,衣服同色。

    在他们的一侧,赵青龙坐在I把虎皮椅子上观看。

    赵青龙周围全是亲信,如李铜、小五等人,怜香也站在他身边,脸上净是愁容。

    这个活泼野性的美少女不知怎么了,没一点笑容。

    最引人注目的是柳妍。

    此刻,她站在队伍前方,站在一个木制高台上,一身红色劲装,披着黑斗篷,发髻高耸,俏脸威严,手持令旗,高高举起,一派巾帼英雄的气概,看得众人眼睛瞪得老大。

    随着她令旗摆动,下边的队伍也做出各种动作,时而蹲马步,时而弓步出拳,时而力劈华山,时而秋风落叶,喊喝声惊天动地,周围叫好声、鼓掌声,不绝于耳。

    一朗子看着这样的声威,也是暗暗赞叹。尤其是看到被衣服包裹的柳妍,动人心魄的曲线,引人乱想的腰臀,国色天香的面孔,指挥若定的风度,都叫他顿起爱慕之心,征服之意。回想昔日的缠绵情景,他有一种难以割舍之感。

    无论这个美女多么迷人,多么美好,她都是赵青龙的,不是他的。和他几次销魂,也都是春梦一场,来得快,去得也快。为之伤感、伤怀,也都是徒劳,于事无补。

    要是柳妍和他说,喜欢他,离不开他,他敢带她私奔;可她从没有说过喜欢他。他有时候也怀疑,她对他,是不是只是肉体欲望,没一点感情?而自己绝对是喜欢她的。

    可以肯定的说,自己以后无论走到哪里,不管隔多少年,心中永远有这个美人存在,绝不会随着时地的变化而褪色。

    当他的目光再次望向柳妍时,练兵已经结束了。看着她在台上英姿,下台时端庄表情,一朗子心想:她就是被我操得扭动如蛇,乱喊乱叫的美人吗?就是那个自称婊子、荡妇、小骚屄的女人吗?

    真有些不像,此刻的她是多么沉稳,多么正经,是让人不敢亵渎的女神!谁能想象,她和丈夫之外的男人行过好事呢?

    中午饭后,一朗子去找赵青龙夫妇辞行。走到院门前,正看到多日不见的李铁从那里出来。

    一朗子叫道:“李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找到血痕没有?”

    李铁向一朗子I抱拳,说道:“朱兄弟啊,失陪了,我急着办事去。”一溜烟似的走了。一朗子看着他进了怜香的院子,心里不禁有点醋意,心想:怎么,去找怜香吗?你想干什么?不是想干我和柳妍那样的好事吧?唉,就算是那档事,我#怎么样呢?怜香并不是我老婆,我管得了她吗?我还是尽快下山,忙我的正事要紧。

    他迈步进院里,又看到小五、李铜他们从门里出来,个个心事重重的,好象出了什么事。双方打个招呼,也就过去了。一朗子心里一片迷惑,由于自己不是山上人,也没有多问。

    等他进屋,只见赵青龙和柳妍正坐在炕沿上低语,见他进来,就住口不说。

    赵青龙热情地让坐。柳妍看了一朗子一眼,将目光转向别处,不再看他,想来是铁了心不跟他乱来。

    一朗子望着赵青龙,讲了来意。赵青龙一愣,柳妍则“啊”一声,红唇抖了抖,失声道:“什么?你要走?”

    柳妍忽地站起来,又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脸上一红,忙坐回来,笑着解释道:“有点太意外了。青龙,咱们没有什么对不起朱兄弟的吧?”

    赵青龙点头道:“是啊、是啊,谁让朱兄弟不高兴了,你告诉我,我去打他娘的。”

    一朗子微微一笑,说道:“赵大哥,你待我比对自己兄弟都好,我记在心里了。”

    目光转向柳妍俏脸上,接着说:“赵大嫂对我的好处,我也是一生不忘,刻骨铭心。我已经打扰多日,也该走了。一天找不着父母,我一天不安心。等完成此事后,再来拜会赵大哥、赵大嫂。”说得郑重无比,每一句都透着坚决。

    赵青龙试着挽留,也没成功,最后只有叹息一声,惋惜地说:“好吧。我多希望朱兄弟能和我们在一起。”

    柳妍看了一眼赵青龙,将目光定在一朗子的脸上,幽幽地说:“好吧,我帮你收拾东西,明天早上走吧。”她皱皱眉,心事更重了。

    一朗子站起来,对赵青龙,柳妍一抱拳,说道:“兄弟我先出去了。”转身离去,没再回头。

    赵青龙转头望着没有笑容的柳妍,说道:“柳妍啊,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有一定的头脑和才能,留在咱们山上,绝对是一个好帮手。咱们要不要想个办法,把他留住呢?我怕他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柳妍想象一下他走后可能出现的情景,强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目视窗外茫茫山岭,说道:“他要走,我有什么办法呢?”

    赵青龙想了想,说道:“我看不如这样吧,把怜香给他当老婆,缠住他不放,你看呢?”

    柳研听了,两肩一颤,再也站不住,大声道:“不行,我绝对不同意。”说罢,气哼哼地走出屋去。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窗子,望着群山万壑,云烟渺渺,一朗子满怀惆怅。

    青龙的兄弟情、柳妍的柔情、怜香的温情,都叫他难舍难忘。而此时,两个美女都不睬他了。

    再说了,一个男人也不能总陷在女人堆里无所事事,总得干点正事。身世之谜不解开,他心里总有一个疙瘩在。

    门一响,回头看,只见柳妍一脸忧郁地走来。她穿着蓝色的衣裙,面容端庄,不容侵犯,不像是来寻欢的。

    柳妍停在离他几步远的位置,说道:“你真要走了?为何这么急呢?你就那么讨厌青龙寨吗?”

    一朗子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转向窗外的山岭,说道:“怜香不理我,你也不理我,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也该去黄山了,在这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柳妍轻叹一声,说道:“去过黄山后,又有什么打算呢?”

    一朗子想了想,说道:“我想行走江湖,为天下苍生尽微薄之力。”

    柳妍轻笑两声,说:“朱一朗,我看呐,你以后不如加入我们青龙寨吧。如今的王朝多处官逼民反,我们加入其中是迟早的事情。我们合力将这个狗皇帝推倒,另建一个王朝。那时候,咱们都是功臣呐。”

    一朗子苦笑两声,说道:“改朝换代也不会有多大进步,还是那个制度。你看唐王朝,不也有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吗?还有宋王朝,不也有过繁华期吗?就是本朝的永乐时候,仁宗和宣宗时期,都兴旺过,可是都避免不了衰亡。”

    柳妍提醒道:“本朝还没有灭,朱厚照那小子还活着。”

    一朗子说道:“本朝灭亡也是早晚的事。只是新建王朝也摆脱不了前朝由兴到灭的命运。”

    柳妍笑了笑,说道:“自古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制度吗?还能改成什么样呢?”

    一朗子沉吟着说:“是要改。如果国家的事,不让一个人拍板,国家权力,不在一个人手里,而由一帮人来管,凡事大家一起商量来定,不就行了吗?”

    柳妍笑道:“也不好。一帮人管事,不是乱了吗?”

    一朗子反驳道:“也不然。由一个人当头,其他人围在他身边。当这个头头做错时,或者想法不合大家要求,大家有权将他罢免。新的头头由大家选出来,怎么样?”

    柳妍哦了一声,惊道:“什么啊?这也可以啊?皇帝呢,也要用选的吗?”

    一朗子望着她的俏脸,说道:“有什么不可以?在上一任皇帝儿子里选个继承人,不由皇帝本人选,而由文武百官选,选个最好的当政,就能保证皇帝永远是好皇帝。”

    柳妍又问道:“当皇帝与大臣的意见发生冲突怎么办?”

    一朗子说道:“如果发生冲突,可以用投票来定。一个人一票,最后看哪个意见获得的票多,就听哪个意见。”

    柳妍听了,不禁格格笑了,说道:“我说朱一朗,你的想法真新鲜,不过是不可能的。皇帝是九五之尊,是家天下,你这么一搞,不等于把皇权给削掉了吗?哪个皇帝愿意?”

    一朗子严肃地说:“不像我说的这样搞,另立王朝还会像以前王朝一样,免不了灭亡;造反建立的新王朝只能繁华一时,百姓也只能过一段好日子,以后还得吃苦受难。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发动老百姓选皇帝。”

    一听这话,柳妍忍不住捂着嘴笑了,笑得花枝乱颤,艳丽无比,一对大奶子弹跳不已,隔着衣服也让人淌口水。看得一朗子眼神发直。

    柳妍意识到后,忙止住笑声,俏脸绯红,将一只胳膊横在胸前,嗔道:“小淫贼,你乱看什么啊?没见过女人吗?”

    一朗子心花怒放,向她笑笑,走过来。

    柳妍后退一步,慌张地说:“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跑了。”

    一朗子不敢逼她,说道:“柳妍,难道你以后真的不理我了吗?”

    柳妍心中一苦,退到门口,说道:“朱一朗,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再怎么说我是有丈夫的女人。你难道让我一直和你保持那种关系吗?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呢?你没为我想想吗?”

    一朗子无语,柳妍又幽幽地说:“咱们有过那么几次好事,我已经知足了。你就当是一场梦好吗?”

    一朗子听得心里苦涩,还是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不逼你。对了,怜香呢?我想和怜香告别,她人呢?”

    柳妍回答道:“她跟着李铁下山了。”

    一朗子一愣,说道:“怎么会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柳妍说道:“李铁上山说,血痕失踪了。我们非常着急,加派不少人手和他下山,寻找血痕的下落,怜香也是其中一个。由于事情紧急,来不及让她和你告别。唉,这是我们山上的事情,不该和你说。”

    一朗子哦了一声,目光炯炯地望着柳妍,说道:“我不明白,从那天晚上开始,怜香就不理我,没有和我说过话,我不记得哪里得罪过她啊?把她从石梦玉手里救秘出来,我也有功吧?不该这么对我的。”他觉得好委屈。

    柳妍淡淡地说:“朱一朗,那天救人的事情,我没有提到你。我告诉她,是我救她的,以免她觉得脸上无光。”说到后边,她有点愧疚,不敢接触一朗子的目光。

    一朗子瞪着柳妍,说道:“就算你不提,她也不至于不理我吧?”

    柳妍听了,不由得低下头,轻声说:“朱一朗,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你别再问了。”

    一朗子冲上去,一把抓住柳妍的手,怒视着她,大声说:“你说了什么?你不是中伤我,让她误会了吧?”

    柳妍使劲挣开一朗子的手,俏脸变得冰冷,说道:“没错!都怪你不好。那天晚上,你强迫我干那事,干到后边时,丫头就醒来了。等她事后问我,我就说你强奸我,她自然不理你了。这样不挺好吗?她不会再缠着你了。”

    一朗子听了,心中一震,手指柳妍,说道:“你疯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破坏我和她的关系?”

    柳妍脸胀红了脸,盯着一朗子,说道:“你这么明白的人,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就是不想让她想你,喜欢你,更不想把她嫁给你。你懂了吗?”

    一朗子气得全身直抖,俊脸也变色,说道:“你简直疯了,有病!她想我,喜欢我,要嫁给我,有什么不对?你自己不能陪我,凭什么不让她陪呢?你也太狠心了吧?”

    柳妍被训得无语,之后说道:“我是不能陪你,可我也不愿意让她陪你。她应该嫁给李铁。以你的为人,你会有一票女人,她若是嫁给你,以她的脾气,气也气死了。为了她好,我还是成全李铁。再说,李铁也不差,他绝对是个好丈夫,可不像你,是个花心萝卜,见到漂亮女人就想干。”说到这里,她剜了一朗子一眼。

    一朗子说道:“怜香要是喜欢我,她就得接受我的一切。要是日后我娶一大票女人,她能不能接受,是她的事情,与你无关。”

    柳妍声音变大,说道:“怎么会无关呢?她是我的徒弟,也等于是我的女儿。我不能把她嫁给一个淫贼。”说罢,对一朗子瞪起眼睛来。

    一个大美女发起怒来,激动起来,不见得怎么美丽。只见她的胸脯也一起一伏,煞是诱人,只是这时候一朗子没有欣赏的心情。幼一朗子怒斥道:“错了,我既不是色狼,也不是淫贼。我朱一朗长这么大,从未强奸过女人,都是她们愿意的,我从不强迫任何一个人。就算我是淫贼,就算我是色狼,你为什么愿意和我好、愿意被我亲、被我操呢?”

    柳妍俏脸通红,水汪汪的眼睛也红了,说道:“我有愿意吗?从一开始,就是你强奸我的。”

    一朗子凑近脸就来,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反抗?你的功夫比我好得多,你要是反抗,我能得手吗?”

    柳妍怒道:“我不反抗,你就强奸我吗?”一双美目瞪得老大。

    一朗子叫道:“苍天啊,谁强奸你了?你被我操的时候,不知道有多么享受。”

    柳妍叫道:“你,你,你……”不知说什么好了。

    四目相瞪,鼻子都快要碰在一起,简直像斗鸡般的斗着。

    一朗子突然笑了,说道:“你又何必解释那么多,其实我什么都明白。你之所以挑拨我和怜香,是你的自私心理在作怪,你不想让她占了我这个人,宁可把我晾一旁,也不想让别人碰我。”

    柳妍像被点死穴似的,红唇张着,美目发直,半晌才说:“胡说,放屁。”玉手一翻,啪地一声,就打在一朗子的脸上,留下五个指印。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打得好啊,从此以后,你可以安心地当青龙寨夫人,再不会有人纠缠你了。”解开腰上的佩剑,扔到地上。

    他不再看柳妍,大步往外走。柳妍一呆,脸色变得苍白,伸手拉住他的手,悲呼道:“我的好弟弟、好人儿,你别走啊。我是你的淫妇、小骚屄啊,你不要我了吗?”她声音呜咽。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流个满脸。

    一朗子一咬牙,心一横,甩开柳妍的手,一阵风似的出了屋,也不回头。

    出了后院,昂首阔步,穿过前院,往山下走去。有山上的兄弟向他打招呼,他只点点头,快步而行。

    他孤零零走在山道上,回想着与青龙寨相关一切,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也许和柳妍、怜香缘尽如此了。

    走到半山腰时,后边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声音大叫道:“朱兄弟,等一下。”

    声音洪亮,透着焦急与关切。

    一朗子回头,只见身后山路上,被绿色树木掩映的拐弯处,出现了赵青龙的身影。他骑在一匹大黑马上,向一朗子跑来。

    马蹄飞快,转眼即到。赵青龙一提缰绳,吁了一声,马前蹄离地,骤然停下。

    再看那马,一身乌黑,无一根杂毛,身高腿长,真是一匹良驹。马上驮着一个包袱。

    赵青龙跳下马,拉住一朗子手,说道:“我的好兄弟啊,你干嘛走得这么急啊?

    我还打算晚上大摆宴席,咱们大喝一顿呢。听柳妍说,你急着走,我才追出来。”

    一朗子面对他留恋与真诚的脸,只觉得心里酸酸的,说道:“赵大哥,对不起,我实在是寻亲心切,就连忙下山了,还望大哥莫怪。”

    赵青龙的大方脸和络腮胡子清楚地出现在一朗子面前。他望着一朗子,说道:“朱兄弟啊,你若真是要走,当哥哥的也没法子。这样吧,这匹马和这个包袱送给你。”

    面对这位大哥的深情厚义,一朗子深受感动,看看这高头大马,说道:“赵大哥,这马看来很出色啊。”

    赵青龙怜爱地摸摸马脖子,说道:“是啊。是我的坐骑,骑了好几年。今天你要走,就送给你吧。”马像是听懂主人之语,亲昵地拱他的胳膊,眼中露出悲戚之意。一朗子看得真切,又想:自己会腾云驾雾,没必要夺人之爱。马跟他感情深厚,自己不必接受。

    再说,已经骑了人家老婆,不要再骑人家心爱的马了,便说道:“赵大哥啊,这匹马我不要,就要这个包袱吧。”说罢,将包袱抓过来,背在身上。

    赵青龙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勉强,说道:“好吧,兄弟,我就厚着脸皮不送马了。包袱里有些银子,还有把剑,给你防身,还有些衣服。你嫂子还写封信放在里面,你自己看吧。”

    听到这里,一朗子深感赵青龙为人的仗义,不禁热泪盈眶,与赵青龙抱在一起,叫道:“赵大哥啊,你对兄弟我仁至义尽,苍天可鉴,兄弟却有不是之处,我真是无地自容了。”他几乎要把与柳妍的私事说出。

    赵青龙拍拍他的背,安慰道:“兄弟啊,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了解你的为人,你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好了,青山长在,绿水长流。以后得空,再回到青龙寨看口看吧。还有啊,遇到什么麻烦,只管通知我,大哥一定尽全力帮你。”

    一朗子感受着亲情般的温暖,声音哽咽了,说道:“赵大哥,你待我真好。同样,青龙寨有事,只要小弟知道,也一定飞回来,即使为了青龙寨送命,也死得其所。”

    赵青龙放开一朗子,赞叹道:“兄弟啊,你是我见过最重感情的年轻人,很好。我很喜欢。”

    一朗子向赵青龙挥挥手,大步走向山下,回想着赵青龙对自己的好,心情好沉走到山脚下时,才想起包袱里有柳妍写的信。想起她离间自己和怜香关系,心里有气,可是又回忆起跟她的狂欢蜜爱,气也消多了。

    打开包袱,有几锭大银,有几件衣服;衣服都是崭新的,自然是柳妍亲手所做。

    还有把样子好看的短剑,最底下才是一封信。

    拆开一读,大意都是对一朗子的歉意,歉意来自于在怜香面前对他的不公正言语。还有些祝福话,至于对他是否有情,一字没提。一定是柳妍刻意回避,使一朗子有些茫然。

    不过字里行间仍流露出对他离开的眷恋,使他气都消了。他能感觉到,她对自己不是只有肉欲。

    但,即使有情又能如何?难道我会狼心狗肺地拐跑柳妍吗?她不会跟自己走,自己也不能这么做。

    唉,这段情就当是一场梦好了。

    来到泰安城时,天还亮着。

    斩断儿女私情后,一朗子心里觉得轻松多了。他走在泰安的街道上,发现百姓依然各做其事,没受到前些日子打斗影响,只是街上巡逻的官兵变多。

    一朗子怕人认出,遇兵低头。后来发现,这些兵他并没有见过。见过他的人,多是衙役,再就是胡县令、马忠等人。别人哪知道一朗子是谁啊?

    他随意拐进一家饭庄。见里边并不大,也不过八张桌子,当他走进去时,发现里边只有五张桌子坐人。

    他坐在一张桌子上,点两个小菜,又要了一杯酒。向那五桌看时,有三桌不引人注意,都是百姓和商人打扮,其余两桌的人则很显眼。

    一张桌上是一个公子哥,另一张桌上是一位姑娘。公子哥的桌上放一把扇子。

    他苦着脸,拿着小杯,自斟自饮,显得满怀心事。身穿一套白衣,浓眉虎目,英气勃勃,气度不凡,一看便非等闲之辈。

    他只管喝酒,一杯接着一杯,根本不看别人。

    而那位姑娘更吸引一朗子的目光。她一身黑色劲装,束着一头金色长发。再看长相,更与中原人不同。

    她肤色微黑,显是风吹日晒所致。她的眼窝深些,一双美目竟然是蓝的,蓝得像天空、像碧海,鼻梁略显高些。

    她要了一大碗面,正用大碗喝酒,每一口下去,都透着豪爽之气;相比之下,那位公子哥可显得太没量了。她的腰上挂着一把刀,桌上放着包袱。

    一朗子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这样长相的姑娘。别看她不是中原人,可是姿色很美。蓝汪汪的美目向周围一扫,被扫到的人顿有惊艳之感。

    一朗子多看了几眼,越看越喜欢,只觉得长相似乎比柳妍还胜上一筹。他暂时忘了自己的心事,痴痴地望着金发美人。他猜测她也就十几、二十岁吧。

    姑娘也觉察出他发直的目光,只是瞄了他两眼,也没有责怪之意。

    正这个时候,外边进来一个瘦猴般的汉子。在屋里转了一圈后,见姑娘目光望窗外时,猛然冲上去,抓起她的包袱就跑。

    姑娘稳如泰山,转过头来,喝口酒,朝汉子背上一吐,酒水射在汉子身上,汉子便不动了,犹如木雕像似的,身体仍保持着逃跑的姿势。

    这一手惊呆了饭庄所有人,大家都望着抢包袱的汉子,许多人都不明白,汉子为什么静止了。

    一朗子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点穴功夫,人家用手点,用兵刃点,而这个姑娘则吐口酒水就点了人家的穴道。这一手太厉害了。

    一朗子心想:如果我的无为功不被锁死的话,也应该可以做到吧。

    正在喝酒的公子见了,也是一愣,仔细打量姑娘几眼,拍掌称赞道:“好功夫啊。塞外天娇的美名,果然不是虚名。厉害,真属害。”

    姑娘笑笑,露出一口白牙,说道:“过奖,过奖了。想不到中原四公子之一的扇公子变成酒公子了。怎么,你那位心上人不理你吗?”

    一听这话,那位扇公子摇摇头,说道:“别提了,三天两头的跟我呕气,我跟个孙子似的讨好她。我哪里像一个大侠客?快成奴才了。”

    姑娘听了,笑意更浓,说道:“扇公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啊?”

    公子一脸的苦笑,喝了一口酒,直摇头,说道:“我有那个胆子吗?我天天陪小心,还落得一身不是,要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天就塌了。唉,我是好命,还是苦命啊?”

    姑娘格格笑,清脆而洒脱,说道:“男人嘛,应该拿得起,放得下的。如果实在不好受,就退婚好了,幸好你们还没有成亲。”

    公子苦笑几声,说道:“我哪舍得。我们打小定亲,都多少年了。”

    姑娘一抿嘴角,说道:“那就没办法了,学会享受你这分幸福吧。”

    公子突然说道:“塞外天娇,别老说我啊,说说你,你这趟进中原来干什么?不怕你的仇家跟你玩命啊?”

    姑娘毫无惧色,说道:“反正那件命案,罪不在我,我怕什么啊?谁来玩命,尽管来吧。我塞外天娇绝不是怕事的人。”

    公子露出笑容,说道:“好胆色,我佩服得紧。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来中原呢?总不是为了看风景吧?”

    姑娘眯眼一笑,说道:“扇公子,我可不是你那位啊,你不用操心我的事,你还是想想,怎么把她娶进门吧。”

    公子说道:“不瞒你说,我来到泰安城,是来找她的。前几天,她又跟我生气,听说跑这边来了,我就追来了。还没见着人影呢。”

    姑娘笑道:“我告诉你,今天早上我在泰安北门遇上她了。”

    公子一听,腾地站起来,眉开眼笑,急问道:“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姑娘回答道:“她和我说,要去济南看喷泉。”

    公子听罢,向姑娘一拱手,抓起剑,放下一锭银子,便慌乱的跑了,引得姑娘一阵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