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5集】 第一章 享受美穴

作品:《仙童下地狱

    一朗子使劲地干着,时而八浅一深,时而九浅一深,尽情享受着自己迷恋的大美女的肉体。

    那小穴真好,又深又多水,还很紧,紧紧地包裹着大肉棒,随着肉棒的出出入入,一张一缩,就像在呼吸一样,夹得一朗子大爽特爽,每一根神经都兴奋起来。

    他气喘吁吁的,不时地发出“啊”、“噢”、“喔”、“呀”。这些声音都是舒服的表现,而不是累。

    他的力气用之不尽,激情无穷无尽。他想:一定要操个痛快!既然是己送上门的,还需要客气吗?过了今晚,谁知道还有没有再操的机会?大肉棒像疯了似的攻击着柳妍。

    柳妍从未经历过像一朗子这么大的肉棒,那东西又热又硬,又粗又长,直顶到她花心上。每一下撞击,都撞得她骨头绵软,想要尖叫、呐喊,觉得全身各处无处不爽。

    但女人的矜持,使柳妍阖上嘴,咬紧牙,尽力不发出声,最多只是鼻子闷哼几声。

    但她的呼吸声那么粗重,那么火热,使她心里有愧,觉得自己很可耻,愧对自己的丈夫。

    一朗子见她硬撑着,便减慢了速度,舔了舔她的耳垂,说道:“好嫂子,要是你舒服就叫出来吧,憋着很难受的。”

    柳妍被舔得娇躯直颤,还是违心地说:“哼!我不叫。我只觉得恶心!”

    一朗子见她嘴硬,便将大肉棒抽出,停止攻击。

    柳妍觉得一阵空虚,扭了扭细腰,情不自禁地向大肉棒凑去。一朗子歪着屁股,我就是不进门,逗她说:“想继续吗?自己插进去吧。”

    柳妍恍然一醒,喃喃道:“不、不。是你强奸我的,我怎么会那么下贱?你这个淫贼,罪该万死。”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好嫂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是个欲望旺盛的女人,大哥根本满足不了你,让你很难受。既然他那么爱你,同意你找男人,你为什么不找?难道你是三贞九烈的女人吗?我知道你很正经、很自爱,但是,你应该找个情人,因为你需要男人。在感情上你并没有背叛赵大哥,只要你心里有他就够了。你需要男人干的时候,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把你干得很舒服。但我不会把你抢走,你是赵大哥的。”

    柳妍强忍着欲望的煎熬,轻声骂道:“一派胡言。”她的俏脸因为这番云雨而红晕,双眼充满强烈的渴望,当然也有怨恨和气恼。

    一朗子又开始展开语言攻势:“好嫂子,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我觉得你像仙女下凡,把我迷住了。你不只美丽,武功也好,还能指挥兵马,是一位难得的巾帼英雄。我好欣赏你、好迷恋你,我想把你搂在怀里,疯狂地操你、摸你;摸你的大奶子、摸你的大屁股、操你的小骚屄。”

    柳妍听得又羞又喜,芳心甜甜,听到后边,忍不住骂道:“你这个小淫贼,你妈才是小骚屄。”

    一朗子也不恼火,嘿嘿笑着,说道:“你别乱说啊,我妈不就是你妈吗?你怎么能骂你婆婆呢?”

    柳妍反驳道:“小淫贼,你搞清楚,我不是你老婆。”双手推拒着一朗子,想下床跑掉。

    一朗子笑道:“只要我愿意,你就会变成我老婆。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要不要试试?”

    柳妍“啊”了一声,惊呼道:“不行,绝对不行。你可以侮辱我,可以弄我,但你不能伤害你赵大哥。他那么爱我,我要是离开他,他会死的。而我对他也一样,我一辈子都不会抛弃他的。唉,跟你谈这些,是对牛谈琴。”

    一朗子深受感动,从她的身上翻下,说道:“对不起,你们这么相爱,我不该破坏的。好了,你走吧。”

    柳妍坐起来,用裙子盖住下体,并没有马上下床,而是挥手给了一朗子两个耳光。

    一朗子被打得眼冒金星,说道:“柳妍,你干嘛打我?”

    柳妍瞪圆美目,咬牙骂道:“你这个臭流氓,小淫贼。你把我给奸了,还中途退出来,弄得人家不死不活的,我恨死你了。我要把你砍成几段,扔到山上喂狼。”

    一朗子摸摸被打之处,哈哈一笑,说道:“柳妍,我的好嫂子,我的心肝,你越骂我、越打我,我就越喜欢你。你就算是把我砍成几段,我的鬼魂也会回来找你,对你说喜欢你,而且还用大棒子操你,把你变成小婊子、小贱货、小骚屄。”

    柳妍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见过这么无赖、这么无耻的男人。她指着一朗子的鼻子,说道:“你、你、你这个泼皮,我现在就要杀了你。”说毕,便要下床找剑。

    一朗子猛地将她扑倒,大嘴吻上她的红唇,柳妍扭着头,不让一朗子亲,哼道:“你还想干什么?”

    一朗子笑道:“我还没有干够你呢。我还没有看到你最下贱、最淫荡的样子,一会儿,我还想让你帮我舔鸡巴。”

    柳妍大羞,骂道:“淫贼,你做梦吧。”可是她的反抗并不强烈,只是手脚挣扎了一下,像是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一身的武功。

    一朗子亲吻着她的俏脸,双手揉搓着大奶子。

    柳妍欲望在上升,双手也由推拒改为“袖手旁观”,鼻子里也发出哼哼声。随后,一朗子的手,卷起她裙子,露出泛起水光的下体。

    一朗子伸过手,一指抠小穴,一指揉豆豆,一指还触着菊花,弄得柳妍啊啊直叫,没一会儿就泛滥成灾,淫水多的可以帮男人的手指洗澡。

    柳妍张开嘴,啊啊地叫着,呼吸急促。

    一朗子把舌头伸进去,再度纠缠着她的香舌。随着欲望增强,柳妍再度迷失自己,双手缠上男人的脖子,双腿一曲一伸,心想:对不起,青龙,我要背叛你了,我想让这个淫贼的大肉棒操我。

    一朗子见形势转好,将铁杵般的大肉棒抵在穴口上,磨来磨去,沾了好多淫水,逗得柳妍的小穴也跟着动,想让它进去。

    一朗子在她的耳边笑道:“心肝,要让我操你吗?”

    柳妍被逗得心急穴痒,轻声骂道:“你不操就算了,少来羞辱我。”激动之下,连“操”字都出口了,让她羞不可抑,阖上美目。

    一朗子龟头在穴上顶了几下,便“哧”的一声,进入柳妍的美穴里。当他撞到花心时,柳妍忍不住“啊”了一声,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一朗子轻柔地动着,一抽一插,感受着小穴的美好。多紧、多温暖、多湿润啊舒服得他身体不时发抖,心想:这娘们的穴真好,一夹一夹的,令人销魂。

    柳妍的欲望已经达到巅峰,两腿高举,缠在一朗子腰上,鼻子直哼哼,嘴里啊啊叫,一脸淫荡,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屋内里回荡着男人粗喘声,女人叫春声,肉体的啪啪声,插穴的噗哧声。插到兴奋处,一朗子停下来,将柳妍的裙子脱掉。

    柳妍也没有阻止。雪肤上泛着柔和白光。两只大奶子已经膨胀起来,奶头也硬硬的。

    一朗子惊呼道:“心肝,你的奶子好大啊,我爱死了。”双手各抓一个,猛搓猛按。之后,嘴巴凑上来吮吸着,轮流玩着,下边的肉棒仍然一刻也不停地干着。

    柳妍被他两路进攻,弄得欲死欲仙,魂都飞了,忍不住双手按着他的头,浪叫道:“我的好弟弟,你舔得真好,你操死嫂子了。”又骚媚、又热情,听得男人死在她身上都乐意。

    一朗子爽死了,将双臂撑在她两侧,大肉棒加快速度,干得柳妍娇躯“地震”

    不已,两团小西瓜大的奶子,乱摇乱晃,令人眼花撩乱,垂涎三尺。

    一朗子满脸红光,兴致勃勃,一边干她,一边说道:“心肝,弟弟我干得你爽不爽啊?”

    柳妍不停扭着腰迎合,说道:“好弟弟,我从未这么舒服过啊,你干死我好了,我要死了。”

    一朗子知道她要高潮了,将速度提到最快,像马跑似的,大肉棒在小穴里出出入入,不知挤出多少淫水。

    柳妍啊啊浪叫道:“我要来了,我要死了。美死了,浪死了。”全身乱动,头也乱转,直挺着小穴迎向一朗子。

    一朗子问道:“好嫂子,你是不是我的小骚屄,是不是我的小婊子?”

    柳妍这时早忘了什么尊严和脸面,不知羞耻地叫道:“我是你的小骚屄,是你的小婊子。我的好弟弟,我的好人儿,你操死我好了。小骚屄爽死了。”发出长声浪叫,娇躯乱扭几下后,便泄身了,淌出一股淫水,浇在龟头上,爽得一朗子也忍不住,脊梁一凉,噗噗地射了,全射进柳妍的骚屄里。

    屋里静了下来,只剩下二人的喘息声。一朗子趴在柳妍柔软而温暖的肉体上,充满幸福感、骄傲感。这个大美女真叫人爽死了。

    柳妍稍微清醒之后,懊恼地说:“小淫贼,便宜都让你占尽了,你还不起来?我得走了。”掐掐他的屁股。

    她芳心又苦又愧,对丈夫深感内疚,可是已经被那淫贼的肉棒插过了,即使再拔出来,也不能改变“悲惨”的事实。

    一朗子嘿嘿笑着,说道:“我的心肝,好嫂子,我还没有玩够。我要操你一夜,爽个够。”

    柳妍怒道:“快起来,不然我杀了你。”心想:这淫贼真够贪心,操一次就算了,还要再操,把我当什么?婊子吗?

    一朗子用最甜蜜、最温柔腔调说:“我的好嫂子,操一次也是操,操十次也是操,你让我操个够吧。今晚别回去了,陪我睡吧。”

    柳妍坚决地说:“绝对不行,青龙还在等我。”

    要是让丈夫知道她被别的男人操得淫态百出,不知道会多么难受,肯定会马上杀死朱一朗。算什么好兄弟啊,连嫂子都操。

    一朗子嘻嘻笑,说道:“嫂子,我求你了。”舔了舔她的耳朵,柳妍身子顿时一软,感觉到穴里棒子又硬了起来,倔强地顶着她娇嫩的花心。

    柳妍惊呼道:“小淫贼,你怎么又硬起来了呢?快抽出来。”

    一朗子亲吻着她的红唇,说道:“嫂子,像你这样的美女,我一见就想操。操一次怎么够?一想到你的漂亮和淫样,想不硬都不行。”说着,屁股耸动,“噗哧、噗哧”又插起来了。

    没几下,柳妍娇躯身软如棉,小穴又热又痒,随着大肉棒而动,心想:完了,我完了,青龙,对不起,我又被他给弄得兴起了。

    一朗子越插越快,柳妍的淫水也越来越多,都流到床上了。

    腰臀也跟着男人动起来,四肢缠上男人的身子,配合着他,又哼又叫,沉醉在情天欲海之中不能自拔。

    一口气又干了几千下,把柳妍推上高潮。柳妍小穴收缩着,风骚地叫道:“好弟弟啊,我又不行了,你也射吧。”

    一朗子得意地笑道:“我的心肝,我还要操你呢,不把你操死,我不甘心呐。”

    猛抽猛插,插得小穴直响,像小猫喝水一般。

    柳妍紧抱着一朗子,哼叫道:“我的好弟弟啊,嫂子真要被你给操死了。啊,这一下子真狠,我要死了。”

    一朗子真怕把她操死,便慢下来,说道:“嫂子,咱们换个姿势玩吧。”

    柳妍柔媚地说:“换什么姿势啊?”

    一朗子轻柔地插她,舔着她的红唇,双手握着大奶子,说道:“就来个‘狗爬式’吧。”

    柳妍直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姿势太丑了,我不要。”

    一朗子威胁道:“你不同意,我就加快,把你操死。”

    柳妍被他缠得烦,骂道:“你这个淫贼,不但好色,还是个无赖。好了,好了,我豁出去了,反正在你面前,我已经出尽了丑。”

    一朗子抽出湿淋淋的肉棒,说道:“这才乖嘛,好嫂子。”

    柳妍坐起来,望着那根吓人的大棒子,心里一阵迷惑,心想:我到底是喜欢他呢?还是喜欢他这根比青龙大又长的玩意?

    柳妍转过身,摆出狗爬式。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嫂子,腰放低一点,屁股翘得再高一点,腿弯一点,屁股再往后点。”一朗子伸手,帮她调整姿势,让她头低、腰低,屁股翘到最高。

    柳妍双肘抵着床板,一想到这姿势什么都露了,深感羞耻,嘴上说:“你这个淫贼,羞辱我,你就乐了?等咱们干完后,我要把你千刀万剐,方解我心头之恨。”

    虽已尽力凶巴巴的,却还是不够强硬,隐约还有撒娇之意。

    一朗子满不在乎,说道:“好嫂子,能有这么一个难忘的晚上,无论是把我喂狼,还是千刀万剐,我都认了。这辈子我也没白活,因为我把柳妍给操了,操了聊城女侠,操我最喜欢的女人。”说着,跪到她后方,双手分开屁股,只见绒毛已经湿透,黏成一片。

    柳妍的毛真长,是他见过最长的;又好密,呵护着她的粉红肉穴。小穴经过大肉棒蹂躏,已变成一个迷人圆洞,正往外溢着淫水,亮晶晶的,好不诱人!

    两片花唇正一张一缩的,像在呼唤男人来干。再看菊花,也是水光闪闪,一圈皱肉嫩极了。

    一朗子先来个深呼吸,闻着腥骚的气味,几乎要发疯。男人没有不喜欢那味道他放开屁股,离得稍远些,再看屁股,真是好看。圆得像满月,白得像清雪,光得像瓷器,滑得像绸缎;饱满的屁股肉,是那么悦目,那么肥润。

    那条动人心魄的臀沟里,二穴都展现最美的风采。小穴粉嫩多汁,菊穴纹路清楚,只要是男人,见了这里,没有不想操的。

    再映着那黑毛,玉腿,再加上美好的皮肤,除了嫦娥和鱼姬姐姐之外,一朗子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动人的肉体。

    他激动了,凑上大嘴,舔着,吸着,吻着,吮着,那么忘情,那么疯狂,那么多淫水都进了他的嘴。小豆豆,肉唇,都成了他的大餐。

    柳妍被他的嘴弄得啊啊直叫,说道:“小淫贼,真要命啊,你别这样啊,我会晕过去。啊!哦!嗯!呀!别咬我的豆豆啊,别逗我了。”又摇屁股,又浪叫的。

    虽说她下体也被男人舔过、亲过,但是,赵青龙的本领哪比得上一朗子呢?赵青龙向来不爱女色,没玩过几个女人,自从娶了柳妍之后,更没有背叛过。

    一朗子则不同,经历过一些美女之后,已变成一大高手,一般的男人根本无法与他相比。

    今晚,他把所有技巧都用在柳妍身上了。美好的肉体,难得享受到,怎能不拿出最高的技巧呢?

    他手口并用,手指揉着菊花,舌头舔着肉唇,还努力往穴里伸。敏感的小穴收缩着,淫水流不断。

    柳妍叫道:“小淫贼啊,快来操我吧,嫂子受不了你啊。你真厉害,你一定玩过好多的婊子吧?”

    一朗子将她肉唇分开,津津有味地舔着、吃着,还抽空说:“嫂子,我操过的女人可多了,她们都不是婊子,都是好女人,就你一个小婊子。”

    柳妍这个时候还很要面子,哼道:“我不是婊子,我也是好女人。”

    一朗子逗她说:“那你怎么让我操、让我舔屄呢?”

    柳妍一边扭着大屁股,一边哼道:“是你这个小淫贼强奸我的,我反抗不了。”

    心想:我武功比他强多了,我要反抗,就连十个朱一朗也奸不了我。可我为何不全力反抗呢?结果失身给他,背叛了青龙。

    一朗子也不敢逗得过火,说道:“对,对,对,是我强奸你。那你还要让我强奸吗?”将舌头塞进穴里,一伸一缩的,爽得柳妍一高一低地叫着:“好弟弟啊,嫂子求你,快点强奸我、快点操我。再不操的话,嫂子要死掉了。”

    一朗子听了这话,便收回嘴,舔舔嘴上淫水,说道:“嫂子,你的水好香啊。”

    柳妍觉得又羞又美,说道:“喜欢吃的话,就多吃点吧。”

    一朗子跪好,将大肉棒抵到神秘的臀沟里,柳妍便心急地晃着屁股,渴望快点插入。一朗子一挺屁股,噗哧一声,一下子便进洞里,再一挺,撞到花心了。

    柳妍爽得大叫一声,说道:“好兄弟啊,你的鸡巴真长、真粗啊,爽死嫂子了。”

    一朗子感到好骄傲,好过瘾啊,说道:“嫂子,爽就叫吧。兄弟我会让你爽一整个晚上,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让你以后每个晚上都会找我,让我操你、让我跟你睡觉。”

    柳妍叹息一声,说道:“好弟弟啊,快操吧,操完了我得回去陪他。他要是知道我被你操了,一定难受死了。”

    一朗子一边操着她,一边说:“好嫂子,赵大哥不是同意我操你吗?”

    柳妍扭腰摆臀,说道:“但他是男人啊,总得留点面子给他,你快射了吧。”

    一朗子不再多说,勇猛地干着。这个姿势,两团大奶子垂下,随着男人的节奏摇晃着,煞是迷人。

    两团大奶子抓到手里,揉来搓去的,又软又大,还非常有弹性。

    一下子,他又摸她屁股。在他操弄下,屁股上嫩肉颤颤的,起了皱纹,看得一朗子好爽。

    操到过瘾处,双手拍着她的大屁股,发出清脆响声,很快,白屁股都被拍红了。

    柳妍回头嗔道:“你这个混蛋,敢打我屁股,你不想活了?”

    一朗子将肉棒抽到穴口,然后一挺到底,插得柳妍“啊”了一声,说道:“嫂子,你不觉得这么操,很过瘾吗?”

    柳妍冲他噘嘴,哼道:“你这个混蛋,过瘾的是你,吃苦的是我。”那张俏脸比荷花还美,比桃花还艳,把一朗子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一朗子凑过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柳妍芳心如醉,吐出香舌。一朗子便舔了起来,肉棒子也随意地磨她,爽得柳妍几乎要支撑不住。

    随后,他展开急风骤雨的攻势,操得柳妍忘了尊严,再度浪叫起来,恨不得让一朗子真把她操死。

    一朗子没命地插她,最后痛快地射入她的小穴,爽得柳妍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飘飘欲仙。

    柳妍带着迷醉的心神阖上眼,让一朗子搂着她,躺了一会儿,恢复些元气和理智后,挣脱他的怀抱,穿好衣裳。下床时,眉头紧皱着,咬着银牙。

    一朗子也坐起来,关切地问:“嫂子,你怎么了?”

    柳妍瞪一眼他的胯下,那根东西软了,像只小虫子般卧着。她嗔道:“还不是你这个淫贼,把我这里都给弄肿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人。”

    一朗子听了,大为得意,说道:“好嫂子,你要是长成丑八怪,我就没兴趣了。谁叫你美得跟仙女似的。”

    柳妍芳心一暖,白了一朗子一眼。此刻,她的心中对这个淫贼没有多少恨意。

    本想受辱之后,就把他杀了。但此时,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只觉得每看他一眼,就多一分欢喜。难道是因为彼此欢爱过的原因吗?

    穿戴好了,拿好剑,在如水月光映照下,又变成一位正经的侠女。只是身上只有肚兜和亵裤,以及裸露的两条玉腿,有点不合身份。

    她转脸对着一朗子,像在思考着什么。俏脸红通通的,是欢爱的痕迹,恰似雨后彩虹般迷人。

    一朗子赶紧下床,拉着她一只手,问道:“好嫂子,你傻了吗?”

    柳妍甩开他的手,骂道:“淫贼,你才傻了。”盯着一朗子,担忧地说:“小淫贼,你都射到我的身体里了,万一怀孕怎么办?”

    一朗子很负责地说:“要是有了,生出来就是了。我的孩子肯定不差。他叫你娘,叫我爹,你说多好啊?”

    柳妍突然激动地说:“不行、不行。我怎么能为你生孩子呢?你不是我男人。你是个淫贼。要是我不幸怀上了,我就打掉这个孽种。”说罢,往窗口走去。

    一朗子在她身后说道:“孩子是无辜的。”

    柳妍猛回头,“啪啪”两个耳光。

    一朗子被打得发懵,问道:“柳妍,你干嘛又打我?”

    柳妍晃了晃手中的剑,咬牙切齿地说:“打你是便宜你,我还想杀你呢!你这个淫贼,奸淫了我,我难道不该打你吗?”

    一朗子嘻嘻笑,见她恼怒的样子也是美艳至极,心里痒痒,往前逼近一步,说道:“好嫂子,我喜欢你,我才操你。难道你不珍惜咱们之间的缘分吗?”

    柳妍一举手中剑,剑光闪闪,寒气逼人,颤声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真的下手了。你要记住,今晚之后,你是你,我是我,没任何关系。我明天就叫你滚蛋。你不能再待在山上了。”说罢,身子一飘,来个华丽转身,燕子般地穿窗而去。

    屋中只留下美人的香气。

    一朗子阖上眼,深深呼吸着,觉得一切是虚幻的,像个春梦。得到她身子之后,让他立刻“滚蛋”,真有些舍不得。

    他睡意全无,穿好衣服,往床上一躺,回想刚才的每一个细节,柳妍在自己玩弄下露出的种种淫态,真叫人灵魂出窍、无比自豪。只是那样的好事情不知还会不会有?但看她走时绝情的样子,似乎不能了。

    只是人生之中,有这么美妙的一晚,也该知足了。

    不知过了多久,胡思乱想,难以入梦。月光在窗上变淡,显然已经移动很多。

    静寂之夜,山中之夜,似乎落叶可察。

    这时候,一朗子听到一声瓦响,接着又是一声轻响。一朗子立刻跳下床,抓起剑,飞出窗子,弯身上了屋顶。朗朗的月光下,只见往西去,一个黑影迅速变小。

    一朗子叫道:“喂,什么人,还不站住?”使出腾云驾雾之法追去。那家伙的轻功相当出色,一起一落之间,就往前十几丈。

    一朗子当此关头,也不怕惊世骇俗,快如闪电。离那家伙越来越近,看得越发清楚。那人身法极快,腋下还夹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一朗子叫道:“你给我站住,不然,我不客气了。”追到近前时才看清楚,是一个黑衣男人,夹着一个白衣姑娘。姑娘的白衣不是外衣,而是内衣。

    一朗子心想:难道是采花贼吗?那姑娘是谁?青龙寨的防御也太差了,竟让一个采花贼随意出入。

    一朗子出剑如风,朝他的背上刺去。那人脚步一停,猛地飞起一脚,后踢敌剑。

    若不是一朗子收剑快,早被踢飞了。

    那人转过身来,竟是蒙着面。他双目明亮,透着几分凶气,但配上他修长而匀称的身材,十分谐调。一朗子心想:这人应该长得不错。

    蒙面人抽出剑来,指着一朗子。

    一朗子的剑也指他,说道:“你是谁?到青龙寨干什么?快放下这个姑娘来。”

    蒙面人冷笑几声,说道:“我还想问你是谁。青龙寨何时多了你这号人物?”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你个贼子,竟问起我来了。你把人家姑娘掳走,自然是干伤天害理之事,我岂能饶过你。聪明点,放下姑娘,给我跪下,磕十个响头,再自断一臂,我可饶你不死。”

    蒙面人哈哈一笑,说道:“小子,你倒是挺狂妄的。快点滚开,不然要你命。”

    一朗子笑道:“死的肯定是你。”一抖剑尖,朝他心窝就是一剑。

    蒙面人侧身避过,一剑横削。一朗子身子一退,又一扑,刺他咽喉。又快又急,又准又狠。

    鞦蒙面人身子一矮,一扬头。蒙面布被挑掉了,露出一张俊脸来,面如冠玉,双目如星,鼻高方口,竟是一位气宇轩昂的公子哥,美男子。

    只是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煞气和阴晦,若是和颜悦色,必能迷倒佳丽无数。

    一朗子乍一见到,呆了一呆,因为他有生以来,根本就没见过这么俊的男人。

    一朗子向来以相貌俊美而自负,至今无敌。可一见到这个淫贼,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这人似乎可胜过自己。

    蒙面人差点被削脸,也是惊怒交加,将怀中姑娘往草地上一放,怒视着一朗子,说道:“不杀了你这小子,难消我心头之恨。”一个箭步冲上,挺剑就刺。

    没累赘、没顾虑,他的身法登时灵活起来了。一剑一剑使起来,说不出轻灵、飘逸、变化万千,风格和一朗子的剑法有三分相似。

    一朗子也展开追风剑法,当真是快如闪电,凶如恶狼,将那家伙紧紧罩住。双方打了几十个回合后,都发现对方的缺点。

    一朗子发现,那家伙剑法出色,可是腿法差些,于是专门削他的腿;而那家伙发现一朗子竟然没有内力!他见一朗子剑法出类拔萃,有几次险些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几个窟窿。只是一朗子无内力,关键时刻都被自己身上的内气给弹走,失了准头,使他想不通,接着又窃喜,认为找到一条取胜之路。

    因此,面对一朗子,他不再恐惧。当二人交战到一百多回合时,一朗子一剑劈下,那家伙不再多想,使足内力,往前一挡。

    一朗子收势不急,虎口一疼,剑“唰”地脱手飞出。那家伙哈哈一笑,划了一个弧形,直刺一朗子的咽喉。

    一朗子身子急退,剑像长了眼睛,直追而来。

    关键时刻,一朗子为了保命,用了腾云驾雾之法,闪闪躲躲,穿插避让,可以逃跑,就是不跑。

    为什么呢?因为那边还躺着一个姑娘。不管姑娘是谁,他身为一个侠客,都要救下她,不然的话,练武何用?

    当那家伙转身,要去抓姑娘时,一朗子抓起地上剑,向他刺去,使他无法脱身,气得那家伙的俊脸变了色。

    又战了数个回合,那家伙几招欲逼退一朗子,蓦地出剑向地上的姑娘刺去。一镢朗子大惊道:“淫贼,你疯了吗?”忙飞身去救。

    毕竟离得稍远,不如那家伙快。眼看姑娘完了,一朗子心里好痛,可是,剑尖已行至姑娘身前时,猛地一转,却是向自己刺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一朗子惊愕。原来,那家伙只是声东击西罢了,要刺的人,不是姑娘,而是一朗子。

    一剑直刺一朗子腹部,眼看无法躲过,就是想用传音珠都来不及了。

    生死攸关之时,根本无法犹豫。一朗子提气,刺向对方咽喉,想跟对方同归于尽。

    那家伙也相当机灵,深知后果严重,这一剑是否能要得了对方命,没有十足把握,可是自己的咽喉若被刺中,是必死无疑了。

    这种赔本买卖绝不能干,因此,他身子向后一飘,退出战场。这样,二人都没事了。

    趁此机会,一朗子将地上姑娘抱起来,借着月光,看到了洁白的瓜子脸,小巧的鼻子,眼睛阖着,像是睡着了。

    不是怜香吗?她怎么会落到淫贼的手里呢?幸好被我追到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见怜香还有呼吸和心跳,一朗子才放心。他决定不与这家伙纠缠,管他是什么人,最要紧的是要救下怜香,不能让她出事。

    他想施展腾云驾雾之法,远离是非之地,料那家伙轻功再好,也是无济于事。

    这时候,一个声音叫道:“石梦玉,你好大的胆子。”随着声音,一个美妙倩影从天而降。

    一听威严又柔美的声音,一朗子心中一喜,知道是柳妍来了。

    一听声音,那个叫石梦玉的家伙身子一晃,脸色都变了。他望着站在一朗子身边的柳妍,眼里尽是痴情。

    只见柳妍已经穿戴整齐,一身黑色劲装,披着红斗篷,威风凛凛。美艳的脸上,一双秋水般的美目含着气恼和悲愤。

    柳妍剑指石梦玉,像是随时都要杀过来。

    柳妍看了一眼一朗子和怜香,说道:“你和怜香没事吧?”

    一朗子朝她一笑,说道:“幸好嫂子来得及时,不然的话,我和怜香大概都得在这里变白骨了。”

    见她完全和欢爱时的骚样迥异,心里暗笑,心想:女人,真是不可捉摸。在我身下扭动和呻吟时,是那般的撩人和风骚,叫人发疯。

    此刻,她又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比淑女还淑女。嘿嘿,这样的美人更吸引人,不知道何时能再操她一次。

    柳妍不敢多看一朗子。只觉得他眼神坏坏的,虽没往自己身上瞧,想来心里也脏脏的。她心里骂道:小淫贼,哪天本夫人把你给阉了,省得你老是对我乱来。

    又回想起二人在床上的销魂情景,又羞、又怕、又怀念。毕竟这个俏公子让自己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满足。

    如果她没有丈夫,单从女人肉体上考虑,她并不反对和他翻云覆雨。至于和他之间有没有感情瓜葛,她也说不上来。她不想对他动情,就是那种事,也是下不为例。

    柳妍定定神,怒视着石梦玉,说道:“石梦玉,你不是已经脱离青龙寨了吗?还敢回来作恶?还敢来抓怜香?怜香好歹也喜欢过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她?你怎么能当淫贼?”

    石梦玉对上柳妍目光,说道:“柳妍,我抓她并不是想当淫贼。我想娶她,当她的男人。”

    柳妍很意外,说道:“这么说,你已经想通了?”

    石梦玉嘿嘿两声,说道:“柳妍,我可以老实告诉你,我抓怜香也是因为你,你难道不明白吗?”

    柳妍睁圆美目,属声道:“你抓怜香,分明是想行不轨之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石梦玉发出几声狂笑,双臂张开,仰首向天,接着才看着柳妍说:“我抓她,不是想奸淫她,我是想奸淫你。”

    柳妍呸了一口,骂道:“你这个畜生!”

    石梦玉双目通红,直视着柳妍,大声道:“柳妍,我上山之后,她们都对我好,可是我不喜欢,我只喜欢你一个。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的美貌、能干、武功、性格,都叫我着迷。可是你就是不理我,视而不见。”

    柳妍不为所动,皱眉道:“石梦玉,你脑子有病吗?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你难道没看见我有丈夫吗?我是个有夫之妇,岂能乱来?”

    石梦玉向前一步,大声道:“柳妍,赵青龙虽然是个人物,虽然算是个英雄,有一堆优点,但是他跟你比,简直就是石头比美玉,猴子比凤凰。他怎么配得上你!我这样的男人最适合你。”他一脸激动、深情,目光已经不看别处了。

    柳妍听罢,向一朗子看了一眼,叹息一声。一朗子抱着怜香,闻着她的香气,心想:你看我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想拿我和这个石梦玉比吗?别比了,我肯定比他强,不比别的,起码我已经得到你,我比他有本事多了。

    柳妍清了一下嗓子,说道:“石梦玉,你真是不要脸。你哪里比青龙强?”

    石梦玉呵呵笑了,笑得好帅气,很迷人。他胸有成竹地说:“论出身,我家不比他家强吗?论武功,我也高过他;论长相,他差得远了;论才干,我也不比他差。你应该选我才对。”

    柳妍冷哼一声,说道:“你真是强词夺理。出身有什么,英雄不论出身。本朝太祖还是放牛娃出身,不照样当皇帝吗?你的武功确实高过他,可他还可以练,可以超过你;论才干,他是差点,也可以学;至于长相嘛,你确实可以让一般的女人倾心,可是我不会,因为我不是十八、九岁了,我知道该嫁给什么人。”

    石梦玉双臂乱摇,大叫道:“我不服气、我不服气,我比他强,你应该离开他,嫁给我。”

    柳妍眯了眯美目,说道:“石梦玉,你知道你比赵青龙差在哪吗?”

    石梦玉倔强地说:“我不比他差,是你对我有偏见。”

    柳妍慢慢地说:“即使我现在未婚,面对你和赵青龙两个男人,我最终还是会选他,不会选你。”

    石梦玉听了,像被踩到尾巴似的跳起来,气急败坏地说:“为什么?为什么?我哪里不好?”

    柳妍一字一字地说:“青龙做事光明磊落,而你则喜欢偷偷下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青龙对人是一颗诚心,你呢?阴险狡诈,没有顾虑。嫁给你这样的人,我不放心,你明白了吗?”

    石梦玉像断了骨头似的,身子一软,几乎要倒下,他喃喃地说:“看来我抓怜香,是没有用了。我本想利用她,引你下山,好和你双宿双飞。不料,竟是这种结果。”

    柳妍斩钉截铁地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喜欢你。”

    石梦玉咬着牙说:“我不会放弃、我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我一@就来定要脱光你站的衣服,把你干个够。”

    柳妍听得羞怒交加,忍不住骂道:“你一个公子哥说话,怎能这般下流,这么恶心!”

    石梦玉像要哭了似的叫道:“我不管,我不管什么下流不下流,我就是要得到你,除非我死了。”

    柳妍大骂道:“你是个疯子。”接着脑子冷静下来,说道:“石梦玉,你这次上山,就你一个人吗?你那些同党呢?你上山就为了我吗?”

    石梦玉听了大笑,比受伤的狼嚎还难听,说道:“柳妍,告诉你实话吧,我那些同伙都没来。你放心,我一个人来的,只为了你而来。我还不会为了对付赵青龙,而引官兵上山。我对青龙寨还是有感情的。”

    他们站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周围全是树林。月光由南面洒下来,构成一个银色的世界。

    石梦玉望着周围的山,又说道:“柳妍,我活这么大,爱我的女人多了,我也睡过一些,可是没爱上一个。可是自从遇上你,我就彻底迷失自己。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只想和你说话,更想晚上咱们睡在一起。”

    柳妍啐了一口,骂道:“不要脸,我丈夫是赵青龙,轮不到你。”

    石梦玉剑指星空,郑重地说:“我向苍天起誓,如果我这辈子得不到柳妍的话,我就跳下悬崖,摔个粉身碎骨。”

    柳妍听他说得郑重其事,脸色又庄重无比,不禁有点紧张,向一朗子身边靠了靠。

    一朗子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心里却想:我的心肝、情人,你怕什么?一切有我。

    柳妍这么一个细小动作,引起了石梦玉的注意。

    想到今晚行动失败,全是因为这陌生的小子。但自己还不知道他来历。自己叛逃下山时,山上还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尤其是柳妍居然向他靠近半步,太可疑了。

    石梦玉剑指一朗子,问道:“柳妍,你告诉我他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问话时,语气充满了疑惑和醋意。

    柳妍芳心一沉,怒声道:“他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跟他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芳心跳动加快,像是秘密被人发现似的。

    石梦玉怒视着一朗子,说道:“小子,快说,你是怎么上山的?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喜欢上柳妍了?”

    一朗子听了,大为得意,差点就说:我刚操过她两次,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只是看了一眼柳妍,见她正瞪着自己,连忙说道:“我是骑马上山的,白天上来的。我和柳妍是什么关系?她是我嫂子,我是她兄弟。这下你明白了吧?”还白了对方一眼。

    石梦玉俊脸一寒,眼珠转了转,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凭我直觉,你们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柳妍,你没和他睡过觉吧?”

    柳妍听了,像是伤口上被人抓一把似的,再也忍不住,大声骂道:“你个混蛋东西,满嘴放屁。我要杀了你。”

    石梦玉哈哈笑,说道:“你来杀我吧,你跟他肯定是姘头,错不了。赵青龙啊赵青龙,上次我那么好的计策,把你送官府大牢里都没有死成,命可真大。嘿嘿,现在不用我动手杀你,你很快就会被绿帽子压死了。”说到后来,又是心痛,又是盛怒。

    柳妍飘然而起,剑刺石梦玉,嘴里骂道:“原来真是你害他坐牢。今天,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叮叮铛铛之声频响,二人杀在一起。在皎洁的月光下,两个人影迅速地翻腾、纠缠,一时间难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