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4集】 第三章 狂欢不尽

作品:《仙童下地狱

    朵云的体力很好,以这个姿势干了几千下,也不会累。只是她青春的肉体非常敏感,在男人强而有力的抽插下,在长声浪叫中达到高潮。

    朵云安静下来,大口喘着气。一朗子双手搂着她的白屁股,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感受着她身体的美好。那根大棒子仍在小穴里泡着呢,泡得好舒服。别的女人小穴所具备的好处,她那里都有。

    一朗子松开手,想把棒子抽出来,朵云搂着他不放,娇声说:“相公啊,插在里面,不准出来。”

    一朗子笑问道:“为什么呢?小娘子。”

    朵云眯着美目亲吻他的脸,柔声说:“我喜欢你的大鸡巴插在里头,胀胀的,撑得小屄都大了。”

    一朗子最喜欢她放开后浪荡的骚样,说道:“好娘子,我就喜欢你发骚,迷死我了。”

    朵云睁开美目,用绯红的脸在他脸上磨蹭,小声说:“淫贼相公,我只对你一个人发骚,你喜欢吧?”

    一朗子笑道:“这还差不)就来)[email protected]_uo.多。”一手搂她的腰,一手抓弄着她的屁股。屁股肉好软、好有弹性啊。手指再滑到她的阴沟里,在骚穴上拨弄一下,来到菊花上,在紧凑的皱肉上骚扰着,朵云“哦”了一声,皱肉不住地收缩着。

    朵云伸手掐一下他的手臂,娇嗔道:“我的淫贼相公啊,不准碰我那里,你还想走后门啊?”

    一朗子笑嘻嘻地说:“让我插进去,好不好?”

    朵云瞪他一眼,说道:“水道不走,非要走旱道,你太邪恶了。”

    一朗子在她微张的红唇上吻一下,说道:“要不,用你的小嘴帮我舔一舔,好不好?”

    朵云直摇头,说道:“不好,我不喜欢。你想的话,还是让我师父帮你舔吧,她有经验。”

    一朗子“唉”了一声,说道:“我说朵云哪,你到底是不是我娘子啊?一点都不听话。你看人家洛英,百依百顺的,多有女人味啊。”

    朵云的俏脸一寒,说道:“难道她什么都帮你做过吗?”

    一朗子说道:“是啊、是啊。怎么样,你比不了吧?”心想:我激激她,她也许就什么都肯呢。

    朵云芳心不悦,说道:“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能让你胡来。”

    一朗子大喜,说道:“我的好妹子,你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心想:你要是让我去摘星星,我可有心而无力啊。

    朵云的美目一转,悄丽的脸蛋上露出媚笑来,轻声说:“你得把我干舒服,干得我心服口服,我才考虑考虑。”

    一朗子豪兴大发,说道:“有什么难的?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朵云的眼角、眉梢都是春意,芳心如蜜,说道:“淫贼相公啊,咱们用什么姿势啊?”新婚小娘子的表情和笑容是非常耐看和诱人的。

    一朗子一手捏着她的乳房,一手抓着她的屁股肉,说道:“我的小娘子,你为什么老叫我淫贼相公呢?你相公我和淫贼有什么关系啊?”

    朵云噗哧一笑,露出满嘴白牙,说道:“你不就是一个淫贼吗?还用我说。”

    一朗子皱一下眉,将一根手指塞到她的小穴里,出出入入的,弄得朵云下面又流水,腰臀也微微扭动,眯着美目,娇喘着说:“难道不是吗?你头一次见到我,就看直了眼,一副色狼相,心里想的事情肯定挺脏的。我质问你时,你还解释得头头是道,把自己说的和圣人似的,真是一个可恶的淫贼。你敢说,你那时安了什么好心眼吗?”

    一朗子听了,坏笑道:“我的好娘子啊,你倒是挺了解我。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穿这条裙子,身材那么好,脸蛋那么美,走起路来,轻盈而优美,像仙女似的。我那时候就想过要把你扒光,狠狠地操你。”

    朵云白他一眼,说道:“你这个大淫贼。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算计我,最后我还是没逃过你的魔掌、还是让你糟蹋。一想起这事,我就恨死你了。”说着话,伸过小嘴,在他的肩膀上轻咬一口。

    一口咬得好疼,一朗子“啊”了一声,在她的屁股上拍一下,屁股肉直颤。朵云一摸屁股,怒道:“大淫贼,你敢打我?”

    一朗子笑道:“我都敢操你,还不敢打你吗?对了,我怎么又成了大淫贼呢?你的词还真多。”

    朵云怒中含笑,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屁股微微转动,使肉棒在穴里活动着,说道:“你对我不安好心,又把我干了,你就是一个小淫贼。可是呢,你还不满足,又把鱼姬干了,还干我师父和洛英她们七个。你说,不是大淫贼是什么啊?”

    一朗子得意地大笑,说道:“你这嘴呀+小(说就来-o!dex(iaoshuo.,就是不饶人。”说着,将那根手指抽出她的穴,放到她的嘴边,说道:“舔一舔,小娘子,尝尝自己是什么味道。”

    朵云犹豫着,一朗子哄道:“乖乖地听话,等一下,相公卖点力气,把你干舒服了,舒服得你几天下不了床。”

    朵云笑了,白他一眼,说道:“就会胡说八道。”伸出舌头,温柔地舔起那根沾满淫水的手指来。一边舔着,一边抬眼望着一朗子。眼神又热烈、又羞涩,还有些兴奋和渴望。

    一朗子看着心上人这骚样,哪里忍得住呢?将她猛地推倒,压在她身上,没命地干起来。那根大肉棒急促地动着,干得朵云淫水四溅、欲死欲仙、浪叫不绝。

    平日里总是和他对着干的美女,这时候被这个男人干得大爽特爽,两条玉腿抬高,一下夹他的腰,一下屈张着、踢瞪着,如花似玉的脸上带着浪笑,要说是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两条玉臂早就勾住男人的脖子,浪哼道:“我的好相公,大鸡巴相公,你干死朵云,干死你的小娘子了。啊,这一下真好,要插到我的肚子里了。”

    在女人最爽的时候,平时说不出的话,这下子全说出来,早忘了什么是羞耻和矜持,把男人乐得大干特干,恨不得变成被子长盖在她的身上。

    当朵云又达到一个高潮后,一朗子停了一会,抽出肉棒,将她翻起来,摆成狗爬式。朵云轻微反抗道:“相公啊,这姿势不好,像狗在交配,不好看。”

    一朗子将她腰按低,让屁股撅得更高些,说道:“我的好娘子啊,管他好不好看,舒服就行。”

    朵云没法子,双臂前撑着,屁股撅得比头还高。这可便宜了一朗子,从后面一瞧,美女的秘密一览无遗。

    朵云的屁股不算大,不算壮观,比不了嫦娥和鱼姬,但圆润、厚实、挺翘。洁白的肌肤简直光洁可鉴、滑不溜手。因为她的大腿没并拢,两个穴孔全在男人的眼中。

    淡色的菊花是紧绷绷的一圈,也闪着水光,显然是沾了淫水。那个小淫穴羞耻的张开来,露出里面的粉红嫩肉,像一张微笑着的嘴,嘴里还淌着口水。

    小穴的周围,分布着卷曲的绒毛,一根根都湿漉漉的,是刚才二人欢爱造成的。

    由于姿势的原因,小穴显得特别突出。

    一朗子越看越喜欢,欲火大盛,感慨道:“你们女人怎么会长这么个玩意啊?哪个男人见了不想操呢?真美啊。”

    说着,便凑上嘴,连亲带吸的,弄得朵云的小穴不时收缩着,屁股直晃,嘴里浪叫道:“相公啊,不要啊,我受不了你的嘴,你的舌头一舔我,我的魂都要飘起来。啊,不要进来啊。”

    原来一朗子的舌头已经探入穴里,一伸一伸的,像火焰似的。

    异常的刺激,使朵云在沉醉的同时,也不由地娇躯震颤着,嘴里“伊伊、呀呀”地叫着,声音高低起伏,每一声都风骚入骨,抽空还喊道:“我的好老公啊,朵云求你,别再折磨我,快点插我吧,再这样下去,我要疯了。”

    一朗子贪婪地舔着、吃着,不知有多少淫水进嘴里。他的活动范围还扩大到菊花上,用舌尖探索着小菊眼。

    朵云实在受不了,双臂一软,身子朝前一扑,整个上身都趴在地上,嘴里还喃喃地说:“相公啊,求求你,快点操我吧,操死我好了。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我更喜欢你的大鸡巴啊。”

    由于她的身子前扑,身子趴下,屁股合上,两个穴孔变了形状,更有神秘感。

    他将嘴边的淫水舔干净,说道:“小娘子,我来了,非把你操死不可。”便趴上去,挺起大肉棒子,对着风流穴就是一插。“唧”地一声,一插到底。

    朵云软弱无力地说:“你操吧,用力操吧,操死我,我也不后悔。我是你娘子,就该被你操死的。”

    一朗子气喘如牛,意气风发地大干着。那条大肉棒子粗壮如臂、坚硬如铁、强健有力地在嫩穴里进出,不一会便磨得晶亮,带出的淫水也越来越多。

    朵云娇喘着、浪叫着,本能地摆臀扭腰,以便使自己更舒服一些,让大肉棒不放过穴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一男一女,尽力配合著,都在梦境般的交欢中沉醉,不想醒来。幸好是在地上,要是床的话,定会四分五裂的。

    一朗子趴在朵云的屁股上,正干得兴起,这时候,香风吹来,一只玉手拍拍他的肩膀,一朗子没理她,说道:“你也要我干吗?那就快脱衣服,朵云正被我操得爽呢。”他以为是洛英诸女。

    那只手按住他的肩膀,没其他动静。一朗子停下动作,转头一看,那女人身材丰满、体态撩人、面目艳丽,嘴边还有一颗痣呢。眼神媚媚的,带着勾,像是发骚。

    一朗子一愣,因为这个美女他不认识。他的目光上上下下在她的身上打量着,一套黑色劲装,包裹得胸脯和屁股特别突出,也特别迷人。

    一朗子淫笑两声,在她的胸脯上抓两把,真软,弹性良好。他说道:“我知道,你是柳妍。来得好啊,柳妍,快躺下,让我操你。我一定把你操舒服了。”

    想不到,“啪”地一声,脸上挨了一个耳光,又“啪”地一声,另一边也了挨一下。他猛地睁开眼,原来刚才的好事是一场好梦。

    什么朵云,什么杏花飘飞的院子,通通都没了,自己还穿着衣服躺在土炕上。

    可是脸上火辣辣地疼,显然是被打。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一朗子隐约看到炕前站着一个人,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也灼灼有光。

    一朗子一惊,猛地坐起来,问道:“你是谁?想干什么?是不是你打我的?”

    黑影“哼”了一声,恨声道:“朱一朗,你这个色狼,我要杀了你!”拔剑就刺。

    一朗子身子急退,“刷”地一声,剑砍在土炕上,灰尘扬起。

    一朗子惊出一头冷汗,说道:“怜香,你有毛病啊?干嘛一见我就动剑?我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要杀我。”从声音已经听出来,就是怜香姑娘。自己已经回到凡间,不是月宫或无为观。

    怜香咬牙大骂道:“你这个混帐东西,该杀的淫贼。我来叫你起床,你不但不起床,还对我师父不干不净的。我弯腰拍你肩膀时,你这个家伙在我的胸上抓了两把。你个小淫贼,我一定要杀了你!”说罢,又是“刷刷”两剑刺过去。

    一朗子前窜后跳的,总算躲过。他跳下地来,离她远点,隔着桌子,说道:“怜香姑娘,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他努力回想着被打醒前的一切。

    不错,是有摸到胸脯,难道是她的吗?糟了,我说那些操柳妍的话,难道她也听到了?要是告诉柳妍,那女人一气之下,也会刺我两剑吧?

    怜香气得说:“你还敢说?你还有脸问我?自己干的事不知道吗?你摸我,还说要对我师父怎么着。我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一朗子不再怀疑,便歉意地笑笑,说道:“对不起啊,怜香姑娘。我刚才睡着,在做梦呢。我也不知道我干什么、说什么。你度量大点,别和我计较。这件事算了,就当没发生。”

    怜香气得呆了一下,半晌才说:“什么?不跟你计较,当没发生过这件事?你胡说八道,你在放屁!我的胸白白被你摸了?我师父白白让你侮辱了?不行、不行,绝不能放过你。我被你占了便宜,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呢?我师父还怎么做人呢?你必须付出代价。”

    一朗子也生气了,说道:“我是无心之过,头脑并不清醒。你说,你想怎么办呢?难道你真想杀我不成?”

    怜香用剑尖敲着桌子,冰冷地说:“就算我心软,不砍掉你的脑袋,我也要剁掉你乱摸的那只爪子,还要割掉你胡说八道的舌头。”

    一朗子稳定一下心神,说道:“我哪只手摸你?”

    怜香想想,说道:“好像是左手。”

    一朗子嘿嘿笑了,说道:“等你想清楚再砍我手吧,以免砍错。”

    怜香断然喝道:“不行!为了不放过你摸的那只手,有必要两手全砍了。”

    一朗子嘻嘻笑,说道:“对我多么不公平啊?再说,你说我摸你,有什么证据吗?我的手上留下什么痕迹吗?”仔细回想,还真不知道是哪只手摸的,滋味如何,更不太清楚。

    怜香被说得一愣,怒道:“你这个无赖!”

    一朗子觉得自己占了主动权,又说道:“你要割我的舌头,凭什么呀?”

    怜香激动地说:“谁叫你说师父脏话,不割你的舌头,割谁的?”

    一朗子来劲了,哈哈笑着,说道:“你说我说她的脏话?有证人吗?”

    怜香急道:“屋里就我们两个人,上哪找证人去?”

    一朗子理直气壮地说:“没有证人,我也可以说你是诬陷好人。再说,就算我在梦里说那话,我也是对你师父说的,并没有说你。真要割我的舌头,也得由你师父来割,跟你有什么关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怜香气急了,不再和他废话,“刷”地一剑,只听见“哗拉”一声,好好的一张桌子,被劈成两半。

    她剑不停歇,人随剑向一朗子刺去,又快又狠,看来是真想废了他,嘴里还叫道:“淫贼,纳命来!”别看半夜屋里黑,练武之人的眼睛比常人好得多,她隐约能看见一朗子的影子。

    一朗子一惊,“飕”地侧身,一剑走空。那剑并不撤回,顺势横削,又快又急。

    虽在黑暗中,一点也不影响剑的准确度。

    要是被削上,等于腰斩一朗子。一朗子心一紧,猛地退后,说道:“怜香妹子,有话好好说。”

    怜香怒道:“谁是你妹子,淫贼!”剑风微动,她一个箭步又冲上来,把一朗子逼到墙角,退无可退。

    要是无为功不被锁,对付她还不绰绰有余吗?单就身手而言,法术不算在内,她还不如朵云厉害。

    可是此刻,怜香剑如急雨,内力外放,随时都可能一剑将他刺穿个窟窿。不是比武,怜香会对他客气吗?

    当一朗子又躲过一剑后,怜香逼得一朗子都靠在墙上了,这时候,她反而笑了,说道:“小淫贼,你没有退路,别怪本姑娘心狠呢。你摸我,坏我的名节,我不杀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呢?如果说你守口如瓶的话,我也可以饶你一命,不过嘛,有个条件。”

    一朗子紧张的心蓦地一松,说道:“什么条件?”心想: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大喊大叫,不信柳妍她不过来救人。

    怜香玩着剑,像猫戏老鼠般地看着黑地里的一朗子,说道:“很简单,我不砍你的手,不割你的舌头。”

    一朗子笑了,说道:“当然好。”

    怜香的声音一冷,说道:“只要你跪到地上,磕我三个响头,并说:姑奶奶,我错了这样。”

    一听这话,一朗子心头火起,差点跳起来大骂,但他忍住了,嘿嘿一笑,说道:“看来,我是无路可走。好,我就跟你磕头,反正咱们也不是外人。”说罢,跪到地上。

    怜香忍不住笑了,笑得直捂肚子,说道:“你真是个软骨头、窝囊废,刚才的气魄和风趣哪里去了?真丢男人的脸。我要是你,还不如喝口水气死算了。”说罢,将头一歪,像是不愿看他磕头的丑样。

    一朗子笑道:“我要磕头了。”,然后听见“咚”的一声。

    怜香干脆把眼睛都阖上,让她一个大姑娘接受男人的磕头实在受不了。一朗子见此,知道时候到了,身子突然跃起,往她手腕上就是一掌,怜香吃痛,剑落了地。

    一朗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搂住她,张嘴向她脸上亲去。不料,却亲到布上,原来她蒙面。

    一朗子不等她反应,一把扯掉她蒙面的布,吻到她的嘴上。来不及看她长什么模样,这时候,正事最要紧。

    在此同时,两只手也放肆起来。一只手搂她的腰,一只手摸上她的乳房,有节奏地在两只乳房上抓、揉、捏、搓着,很有技巧地施展。

    一朗子心想:你不是说我坏你的名节吗?我根本想不起来。那么,让我彻底地坏你的名节,这样我才不冤枉,当得起“淫贼”这个称谓。

    怜香想不到一个刚屈服的男人会突然反抗、反击,这已经让她措手不及。更没想到的是,这家伙根本不怕死,竟然冲上来,对她的身体下手。她一个黄花闺女,哪经过这种阵仗啊?

    她的红唇被他亲着,失去了初吻;她的乳房被他摸着,也不再圣洁了。她想反抗,可是身体却让他弄得有点异样,生不出强烈的反抗之心,她不禁有点犹豫。这么一犹豫,更让男人有机可趁。

    一朗子在她的唇上亲、舔、蹭、拱着,还试图撬开她的牙齿,和她的香舌交流,但怜香就是不张口。

    可是,两只乳房被这男人玩得颤抖起来。被男人摸乳房的感觉真好,痒丝丝、麻酥酥的,汇合成快感传到大脑,那种特别的快感她从未有过,真叫人又喜欢又害羞。

    两粒奶头被他隔着衣服捏得微疼,但是她还受得了。她感觉到两粒奶头不争气地硬起来,但少女的矜持仍在,双手无力地推他,鼻子也“哼哼”着,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呼吸变得更粗重。

    怜香被一朗子连亲带摸的,几乎晕眩,娇躯忍不住扭动着。突然受不了的震颤一下,原来他的一只手在她的胯下枢了一把。之后,手停在那里作怪,那些下流动作弄得她下面都湿了。

    当她被吻得喘不上气时,才勉强推开他。本想狠狠打他两个耳光,结果手臂都没了力气。

    一朗子是个行家,心中大乐,弯腰将她抱起,抱到土炕上。

    若无意外发生,一朗子肯定会一鼓作气,将怜香变成少妇。不料,这时门外一响,一个轻柔且威严的声音响起:“怜香、朱公子,时辰到了,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呢?兄弟们都等着呢。”

    怜香连忙推开一朗子,说道:“师父啊,朱公子睡得和猪似的,我叫了半天,他刚刚才醒。”

    柳妍“哦”了一声,说道:“快点来,大伙都在等你们。”

    一朗子很留恋怜香的肉体,将她搂住,又亲嘴、又摸奶,过一会才放开她。

    怜香下了炕,等呼吸平稳之后,才冷笑道:“朱一朗,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还怕什么啊?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怜香很倔强地说:“我不是你的人,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蓄意侮辱我。这个仇,我一定会报,你等着瞧吧。”

    一朗子懒洋洋地说:“随便,既然你说咱们没有任何关系,等今晚的行动完毕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咱们当不认识。”

    怜香听了又气又苦,情不自禁地骂道:“放屁、放狗屁!”

    一朗子呵呵笑,说道:“我说怜香啊,一个姑娘家,说话要注意啊。不然,哪有男人娶你啊?当心一辈子嫁不出去。”

    怜香气得要跳起来,怒道:“朱一朗,我告诉你,我要是嫁不出去,你也休想娶娘子。你认识一个,我拆散一个;你娶一个,我杀掉一个!”冷哼一声,在黑暗中找到布把脸蒙好,便往前厅去,再不理这个无赖流氓。

    一朗子也不生气,整理一下衣服,才迈着方步走向前厅。

    前厅灯火辉煌、群雄共聚,大约有几百人,都是青龙寨的好手,也是本次救人行动的骨干。

    他们分站两侧,个个提刀佩剑,黑色劲装,脸色凝重,目光都望着夫人柳妍。

    柳妍在厅中站着,微微皱眉,像在思考着什么。

    怜香站在人群的前面,被明亮的烛光照着,有点发呆。若非蒙面,还能看到她的脸色。她身边站着李铁,精神抖擞,不时以爱慕的眼光看着怜香。他哪里知道怜香刚才发生什么事。

    一朗子进了前厅,找个角落站好,心想:等救人之事一了,我就离开,离这个疯丫头远点,免得遭殃。

    柳妍见成员都到齐,便说道:“朱公子,请上前来。”

    一朗子走出人群,来到柳妍身边,说道:“嫂子,兄弟我能力有限,也不知道对于这次行动能有多大用处。”

    柳妍很和气地说:“朱公子谦虚,你有你的长处。”然后对大家说:“这是我和大当家新结识的兄弟朱一朗,他也参加咱们这次救人行动。他的身手也相当不错,别看是读书人,他的勇气不比任何人小。”

    众人皆是粗豪汉子,乍见一个读书人面孔的公子,也不怎么在意。只看两眼,又将目光转到夫人身上。

    在他们的眼里,夫人如同仙女下凡。一朗子不知道夫人的相貌,他们可是很清楚的。每个人都渴望着每天见到夫人,夫人每次看他们一眼,都会叫他们当夜失眠可是他们从不敢对夫人胡思乱想,更不敢对夫人胡说八道,对夫人是敬若神明。

    没一个像一朗子那样,刚认识就一肚子花花肠子。如果怜香将他的梦中话说给柳妍听,一朗子就惨了。

    柳妍在厅中徘徊,目光依次看过每一张脸,都是黑脸、黄脸、红脸、粗糙的脸、威武的脸,没有一张像一朗子那样的脸:白净、俊俏、文雅,还带着几分让女人心动的邪笑。

    所谓的“邪笑”,是柳妍的看法。并不是一朗子的笑容有多邪恶,而是笑容中有“好色”和“贪婪”的成分,未必会去强暴女子;可是柳妍对这种笑容很敏感,称之为“邪笑”。想到他说过很快就会走,去黄山寻亲,柳妍的芳心一紧,又不禁暗道: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

    此刻,她身形笔直,站在众人面前,气度豪迈,目光炯炯有神,像一个骄傲的女王。她说道:“兄弟们都知道自己的职责了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众人齐声又小声地说:“没有。”

    柳妍说道:“那就好,开始行动吧。李铁,你带人先走,一定要万分小心。”

    李铁答应一声,向怜香一笑,便领人往外走。怜香临走时,回头瞪了一朗子一眼。

    一朗子视而不见,心想:你这个疯丫头,我可不要娶你这样的,太可怕,动不动就朝我挥刀子。朵云虽然凶了点,对我很好,不敢这么放肆。像你这样的母老虎我才不要,占点便宜还是可以的。唉,今晚不巧,否则,早已经得手。对付你这种黄毛丫头,很轻松的。

    李铁带走一大半人,柳妍对一个身材细高的的汉子说:“孙杰,这次朱公子编入你们组里,和你们一起放火。你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啊,他可是咱们青龙寨的贵客。”

    叫孙杰的大汉恭敬地一抱拳,说道:“夫人请放心,只要孙杰活着,朱公子就不会出事。”

    柳妍“嗯”了一声,看了一朗子一眼,说道:“朱公子、孙杰,你们放完火后,只要抵挡一阵,等火势起来了、不易救了,就赶紧撤走,和李铁李铁他们会合,尽快出城,不可恋战。”二人点头。

    等交待完毕,孙杰和兄弟们带着所需之物,先出门。一朗子望着柳妍,她也正望着他,四目相对,都觉得心跳加快。

    柳妍脸上红得厉害,幸好别人看不到。她强作平静,说道:“一切小心了,朱公子,等救出大当家,青龙寨大摆宴席,帮各位庆功。”

    一朗子朝她微笑,低声说:“最好夫人能跳舞助兴。”这话就有点调笑之意。

    柳妍瞪起美目,一朗子已经转身,要推门出去。

    柳妍“哎”了一声,说道:“等一下。”追到门口。

    一朗子心中大乐,心想:怎么着,是不是想亲我一下,再放我走?

    失望的是,柳妍递上一把剑来,说道:“带上它,用来杀敌。”

    一朗子“嗯”了一声,在接剑时,顺便在她的手上摸一下,心道:真滑啊!然后一朗子就跑了。

    柳妍脸上一热,想骂什么,还是忍住了,心想:这小子,是个大色狼。不占女人便宜才奇怪。

    屋外万籁俱寂,吹着凉风,连一个行人都没有。这个时候,正是人们躺在被窝里,好梦正甜。

    一行人小跑着,脚步很轻,几乎无声。他们绕到县衙前面,只见围墙高而厚,墙上拉着铁网,不易跳入。大门紧闭,两盏大灯笼发着红光,随风飘荡。

    一行人蹲在一家店铺的墙角观察。他们看到,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支巡逻队绕门巡视,每一支队相隔不远。他们想放火、想达到最好效果,首先就得过这一关。

    孙杰凑到一朗子耳边,说道:“朱公子,你看怎么办好?”

    一朗子望着红灯笼,说道:“好办,把这些巡逻的干掉就是。”

    孙杰心里发笑,心想:我当然知道干掉,问题是怎么做?一朗子不等他问,说道:“在这一片地上浇上迷药粉,他们就全倒了,不会发出一点声响。”

    孙杰听罢微笑,夸道:“好办法。”打开包袱,掏出几个瓶子来,说道:“朱公子,咱们迷倒他们之后,马上放火。你看在外面放火,还是里面放好?”

    一朗子笑道:“自然是里面放好了。县太爷也住在里面吧,放把火,一定吓得他尿裤子。”

    孙杰说道:“好。”

    一朗子继续道:“这样吧。孙兄你领人撒药粉。之后,我跳墙进去开大门,到时候,一窝蜂进去,烧它个干干净净。”

    孙杰也有心看看这个朱公子的本事,说道:“好,就这么办。”

    孙杰等巡逻队的人一走,带领人马上前撤药粉,接着躲起来。巡逻队的人走来,纷纷倒地,连一声都不发,和死狗似的。

    一朗子便跑到围墙前,“飕”地跳到院里。府里很静,没有灯火,应该也都睡了。

    他刚想去开门,只见前方一个黑影跑来,从高度上看,便知道是狗。可怕的是,它“汪汪”叫起来,当它叫到第五声“汪”时,一朗子猛地冲过去,一臂夹住狗脖子,一手捣住狗鼻子,狗蹬几下腿,便不动了。

    一朗子拉着狗尸来到一个花坛后,倾听着动静,见没人过来,心里一宽。他将狗尸抛进花丛,接着去开门。不料,大门不是插着,而是锁着的,他心里暗暗叫苦。

    可是既然进来,就不能空手而返,就这样出去也让孙杰等人笑话。要是换以前的一朗子,使上无为功,用手就可以捏碎锁头。

    但现在怎么办?他随手抽出柳妍所赠之剑来,照着大锁头砍去。“砰”地一声,锁头落地,看来这把剑相当不错。

    一朗子大喜,将大门拉开,门外一百多人在外等候。他们兴高采烈地冲进来。

    但砍锁之声,还是惊动了不少人。只见各屋灯火亮起,看来很快就会有人跑过来察看。

    一朗子说道:“孙兄,你领一半兄弟去放火,我收拾那些不怕死的狗崽子们。”

    孙杰答应一声,和大家拿着放火之物,四散而去。而县衙的官兵和衙役刚冲出来,就被一朗子带人拦住。

    一朗子带着人堵住各个房门,人出来就杀。他的无为功被锁,敌不过高手,但杀那些官兵和衙役还真如切瓜削菜一般,轻轻松松!

    胡县令也从一个房间跑出来,官服不整,连乌纱帽都歪了,他叫嚷道:“兄弟们,杀掉山贼,赶紧救火啊!”

    一朗子笑道:“连你的命都保不住了,还想救火吗?”便挺剑冲向他。胡县令“妈呀”一声,转身就跑,恨不得多生两条腿。

    当此情景,不是杀狗官的时候,一朗子只是吓吓他罢了。那些官兵和衙役们见门难出,纷纷跳窗而出。一朗子这边终究人太少,没法阻挡,眼看着就要陷入包围之中。

    他这么一拖延时间,孙杰那边已经大肆地放起火来。他们为了让火势更大,烧得更快,往上倒不少煤油。于是,四面都是火,越烧越旺,火光照亮天地,发出“劈啪劈啪”之声。

    孙杰和一朗子看看差不多了,下令放信号弹。信号弹犹如烟花一般,不但在空中绽放出硕大的花朵,还能停留一会,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附近的人都能看到和听到。

    李铁他们见了,大呼一声,领人向衙门后院冲去,一边冲,一边叫道:“救大当家,把官府这帮疯狗全都杀掉!”

    地牢的大门就算够结实,也挡不住火药。惊天动地的一声响过后,青龙寨的山贼在李铁和怜香的率领下,如潮水般涌入。

    东厂的两个高手都在后院,见此情形,都感头疼。救火重要,守牢也同样重要。

    七、八百人虽多,可是毕竟不全是能人。

    无奈之下,马忠和熊义商量,分出一小部分人到前面救火。不救火不行,火若烧到这边后,会把赵青龙等人烧死;他若是死,山贼没了顾虑,便可倾巢而出,拿下一个泰安城都不成问题。

    他们两个人,一个守在后院里,挡住山贼,另一个守在大牢,以免赵青龙和李铜被救。

    这次,马忠和熊义来泰安城,并非只有他们三人,除了那个倒楣被一朗子压死的苟仁之外,还有武功不入流的手下,一共七、八个人,这些人平时都守在大牢。

    现在,情况危急,七、八人调出一半来,以助马忠一臂之力。熊义和四个人守在牢里,盯着赵青龙。

    关押赵青龙的监牢栏杆,都是精钢打造,普通的兵刃绝不能砍坏。就算是牢门的锁头也是特制的,可保万无一失。

    这样,熊义紧张地领人在监牢里看管赵青龙。马忠在外面领着六、七百人和凶神恶煞下凡似的的山贼恶斗。

    那些山贼真不简单,都训练有素,又是身经百战,战斗力极强。别看只有官府的一半人数,真的打杀起来,以一敌二都不含糊。

    现场一片混乱,双方都杀红了眼。李铁和马忠战在一处,双方功夫在伯仲之间,一时分不出胜负来。

    怜香杀起人非常例落,鲜血早染红她的衣服。幸好蒙面,不然的话,会满脸是血。

    东厂的几个家伙见她像母豹一样厉害,便分过两个人,抡刀阻挡。没过几招,就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因此,第三个、第四个也加入战团,使怜香渐渐处于下风。

    官府将数个灯笼挂起,照得后院通亮,不至于误伤同伙。残肢断臂乱飞,人头也像滚瓜似的在地上滚动,不时就有尸体倒地;喊杀、怒喝、长啸、惨叫声混成一片。

    山贼也好、官府也好,伤亡人数急剧上升。堂堂的县衙后院,成为战场。双方都不肯退缩。

    前院是大火燃烧,房屋不时倒塌;后院是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只有大牢里是安静的。熊义焦躁地在走廊里转来转去,心急如焚。虽然他相信官府人多势众,那些山贼再强,也不好攻入,可是他仍然皱着眉头。

    他不时盯着牢中的赵青龙、小五,还有李铜。李铜是后来关进来的,本在前院受审,实在问不出什么来,就把他塞到这里。

    熊义听着外面的喊杀声,看到冲天的火光,心情越来越糟,他觉得还是架把刀在赵青龙脖子上最保险。于是,他叫人来开牢门。大板牙答应一声,沿着走廊,向牢里走来。

    才这么个工夫,忽然听见“锵锵”之声。一开始,熊义还没有在意,接着声音渐渐变大,熊义暗想:是什么声音啊?好像从地下传来。

    突然,熊义的心一沉,大叫道:“不好,快开牢门。”对着慢吞吞走来的大板牙瞪眼睛。还没等牢门打开,牢里的地上便现出一个大洞。接着,几个人先后跳出来,其中就有蒙了头脸的赵夫人柳妍。

    柳妍叫道:“大当家,你们快下地道。”

    小五和李铜扶起赵青龙往洞口走去。赵青龙笑了,说道:“夫人,你真有办法,这招妙极了,我都没有想到。”

    柳妍一笑,说道:“大当家,快走吧。”

    赵青龙深情地望着她,说道:“你也要小心,打不过就跑。”

    听见柳妍“嗯”了一声,赵青龙便和小五、李铜下地道。柳妍和几个人守在牢里,阻挡敌人。

    熊义见此情景,气得哇哇大叫,白脸都气成了铁青色。人犯在他的手里逃走,无论如何难辞其咎。

    牢门一开,他抡着刀,第一个冲上去。柳妍拔出剑,直刺他的心窝。熊义不敢大意,后退一步,以刀封剑。原以为一下子就可将剑震飞,不料,剑纹风不动。

    他心中一惊,心想:柳妍不愧是聊城侠女,果然身手不凡。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二人一交上手,熊义心就一凉,知道不是对手。但他没有后退,反而拚命往前冲,把刀舞得风雨大作、威力无穷。

    柳妍的剑术更妙,遇“墙”拆“墙”、遇“网”破“网”。熊义使尽浑身解数,就是无法冲进牢里追人。由于牢门不大,柳妍往那一站,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熊义几个手下人只能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几个山贼见夫人一招一式,都杀气腾腾,丰满的身子在战斗之中摇曳生姿,心中大为佩服之外,暗恋她的人专往她的胸臀上看,看得都呆了,忘了自己的任务。

    柳妍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一边逼退熊义,一边说道:“走吧!大家都可以走了。”

    几个人特别忠心,都不肯走,说道:“夫人,你先走,我们才走。”

    柳妍了解他们,便一个箭步折回,先跳进地道,几个人才随后跟上。熊义也速度够快,几步就躐了上来,看到有一个山贼半截身子才刚下地道,熊义大吼道:“去死吧!”刀光一闪,山贼的脑袋已搬家,鲜血溅了熊义一脸。

    熊义气极败坏地将尸体拖出来,要四个人下去追。四人不情愿地进地道,熊义则最后进去。

    柳妍领人在前面跑,他们从后面追。越追越近,距离百尺时,柳妍下令道:“用火药。”

    后面一人答应着,从旁边的一个穴里掏出一包东西,放在地道中央,用火石点了。引线闪闪地闪烁着,山贼笑道:“龟儿子们,尝尝火药的滋味吧。”说罢,全力奔逃。

    稍后,只听“轰”地一声闷响,地道坍塌,将前四个人全部埋了。熊义跑在最后,见势不妙,转头快跑,总算捡回一条命。

    地道封死,没办法追,他只好向牢房跑去。

    再说一朗子和孙杰他们,见火势够大,不好扑救,也不再恋战,领人往后院去。

    经过刚才一场恶战,他们损失一半人。一朗子还好,没有受伤。而孙杰的腿上和臂上,都留了数道伤口,幸好都是轻伤。

    他们来到后院,见到李铁他们已经被人包围。有一群官兵拿弓箭,在圈外比划着,不敢大肆放箭,生怕伤到自己人;但还是有零星地放,有些山贼就死在这些暗箭之下。

    孙杰见李铁还能支撑,而怜香就狼狈多了。围攻她的四个人被她用内力震死一个,剩下的三个将她缠住不放,打定主意要活捉她。

    怜香的裤腿和衣袖都被划破多处,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一朗子虽然不喜欢她,可是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他转头对孙杰说:“孙兄,你带人对付那些弓箭手,务必全歼,我去救怜香姑娘。”

    孙杰说声好,带人冲向目标。只听怜香“啊”的一声大叫,大腿挨了一刀,活动不灵,又挨了一脚,倒在地上。三个汉子淫笑着,就要扑过去活捉怜香。

    一朗子迅若流星地飞过去,喝道:“孙子们,受死吧!”跳到怜香身前,一式“百花齐谢”,将三人手中的刀全都削断,差点断了他们的手腕。

    在他们愕然后退时,一朗子已将怜香扶起,说道:“没事吧。”

    怜香被他搀着手臂,遇上他的目光,脸上一热,说道:“我没事。”

    那边的李铁叫道:“朱公子,快带怜香走,我们断后。”他被马忠缠得脱不开身子。

    一朗子答应一声,身子一蹲,让怜香快上来。怜香犹豫一下,一朗子催促道:“你不想死,就快上来。”

    怜香趴上他的背,双臂搂上他的脖子,心跳是平时的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