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4集】 第一章 大牢风云

作品:《仙童下地狱

    天地之间的距离有多大?一朗子不知。从天门跳下,只觉耳边风声呼呼、身体冰凉,身边都是雾气,什么都看不清。幸好他师父只封了他的无为功,并没有封掉他腾云驾雾的功夫。否则,他这一跳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

    在他落地之前,便听到耳边传来激烈的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似乎正在哪里搏斗着,还能听到“砰砰、啪啪”的兵刃相撞声。

    有人在喊:“兄弟们!抓住这伙山贼,一个都不要让他们跑了!抓到的重重有赏!”

    还有人在喊:“兄弟们!再加把劲,打倒这些朝廷狗腿子,救出大当家!别忘了大当家对咱们的恩情!为了大当家,大家往前冲啊!使劲杀啊!”

    听那个意思,好像是山贼在和官府打斗;自己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离他们远点为妙。

    这时候,已经离地面很近,雾气也已消散。往地面一看,只见地面黑压压的都是人,有的捉对拚杀,有的两个打一个,有的三个打一个,有的乱了套,一群人打一个。各个都拿着兵刃,有的拿刀、有的拿剑、有的拿棍。

    一朗子只顾着看,忘了要控制自己的身形,突然听到身下惨叫一声,自己胸部猛地一痛,眼前发黑,便晕了过去。当他清醒过来,忍痛站起时,只见地上趴着一个武官装束的男人,已经一动也不动,显然死了。

    一朗子心想:怎么,难道这人是被自己压死的吗?看穿戴,可不是一般的小兵啊。

    此刻,恶斗仍在继续。一朗子扫视周围,才看清楚,大约有上千名官兵围着几百名山贼打扮的人在舞刀弄剑的。

    山贼为首的是一个瘦子,脸上全是血,全身衣服没一处是完好的,身上也多处挂彩。他正和一个身穿武官服的长脸汉子恶斗,二人杀得难解难分;另外一名穿武官服的白脸汉子则和另一个黑脸汉子恶斗。两对都杀得昏天暗地的。

    这些事和一朗子没什么关系,他想走得远些。一打量环境,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院落里,三面是墙,一面是大门,现在都已被打得破碎。

    一朗子心想:管他谁是谁非,走为上策。我现在可不是武功高手,已经成为普通人,没有无为功垫底,光会招数有什么用呢?

    他从人群的缝隙中穿插行走,才刚走没几步,从大门外传来凌乱成群的脚步声,转眼间,就见好几十名官兵从门外冲进来,个个杀气腾腾。为首的穿着县官服,头戴乌纱帽。

    县官一脸的杀气,说道:“把这些反贼都抓起来!不服的,格杀勿论!”这些官兵答应一声,立刻投入战局。本来官军就人多势众,稍占上风,再来这一下,对山贼们更为不利。

    为首的山贼见形势不好,猛砍几刀便跳出圈子,大吼道:“兄弟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撤,咱们改日再来!”说完便首先向门口冲去。

    那些山贼们便一窝蜂地冲向大门。县官大喝一声道:“全部抓起来,一个都不能放,尤其是贼首李铁更不能放过!”说着眼睛扫视全场,咦了一声,说道:“咦,苟厂卫呢?怎么不见了?怪了。”

    他来到两个武官跟前,满脸陪笑,接着和他们嘀咕几声后,其中一名长脸武官悄悄向一朗子走来。一朗子感觉到有人靠近,一转身,武官抡起一手向他劈来,一朗子忙乱地闪躲开。第一掌过去,第二掌又来。只听“啪”一声,一朗子被打中后脑,眼前一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屋子里,躺在草上。借着高高的小窗子透进的微光,能看到眼前有一排铁栏杆,原来自己是躺在地牢里。

    他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想起刚才的事:自己被一名长脸武官打晕了。妈的,第二掌我竟然没躲过去。唉,要怨睿松这个老牛鼻子,要不是他封我的无为功,使我失去内功,让我反应迟缓,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天哪,我怎么办?我怎么这么命苦。

    这样子,要是让嫦娥姐姐、月宫八美看到了,还不笑掉大牙?还有啊,我的鱼姬姐姐见了,也会很心疼的吧?

    我变成普通人,还怎么当侠客、怎么为人间造福啊?想到这里,一朗子开始哇哇大叫,叫得撕心裂肺、如猿泣血。

    这时,一个声音吼道:“小子,你鬼叫什么?别影响我们老大休息。”

    原来这个牢房里还有别人。一朗子寻声望去,只见靠窗的右侧角落有两个人。

    走近一点,看到其中一个是个矮个子,正帮另一个人擦汗;而另一个人坐在那里,披散着长发,看不到模样。他的手脚都锁着铁炼,可见是个重犯。

    一朗子心想:他们不会和山贼是一伙的吧?也不知道刚才外面打到最后是什么结果,那些山贼可能凶多吉少。

    一朗子来到他们跟前,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好,小生朱一朗有礼了。”

    矮个子笑了,说道:“原来真是个酸书生。”

    那个重犯说:“小五,别那么看不起读书人,读书人比咱们有出息。”又对一朗子说:“原来是朱公子,幸会、幸会。我他妈的是泰山上青龙寨的大当家赵青龙,也是朝廷的重犯。我就不还礼了,身上让那些狗官打得全是伤,内力也提不起。今天我的两位好兄弟带人来救我,也不知怎么样,只怕是凶多吉少啊!我真是罪人呐。”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咽起来。

    小五劝道:“大当家,你不要这样说。咱们哪个没受过你的恩惠啊?你比宋江还要及时雨。咱们为了你,就是丢性命,没有一个后悔的,反而很高兴啊。”

    赵青龙拍拍小五的肩膀,说道:“小五啊,要不是为了我,这次你也不会被抓。唉,咱们都被抓,柳妍她会更着急的。”

    小五恭恭敬敬地说:“大当家,夫人正计画要来救你呢。这次是三当家和四当家背着夫人来救人的,夫人和二当家不知道。大当家,自从你被抓之后,夫人多次提出要救人的事,可是二当家说什么都不同意,找出种种借口,不让我们来。你说,他安的什么心呢?我看到他常常有事没事去找夫人说话,嬉皮笑脸的,不是个东西。”

    赵青龙叹息一声,说道:“也许咱们都误会他了。”

    小五说道:“误会个屁啊?他对夫人没安好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还有啊,你这次被抓,我怀疑和他有关。因为当时只有他和三当家、四当家不在山上,还有……”

    赵青龙阻止道:“小五啊,没有证据的事,可不要乱说。官府对咱们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将咱们剿灭,咱们不能自己乱了阵脚,知道吗?”

    小五不情愿地说:“知道。”

    他们聊天,把一朗子晾在一边。一朗子觉得没意思,正想离远一点,以免有偷听的嫌疑。但赵青龙注意到了,说道:“朱公子,请坐下说话。”

    一朗子坐下,心里不禁满腹怨火。在天上时,一朗子是何等的英雄人物;在月宫时,又是何等的风流人物,想不到这次一下凡,就被人家老鹰抓小鸡似的抓个正着。他妈的,睿松这个牛鼻子师父真也够狠,分明是想害死我。早知道我狠心一点,把一焰子干掉,让你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刚才离得远,现在才看到赵青龙是一张大方脸,留着少许落腮胡,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只是现在鼻青脸肿,身上多处血痕。

    赵青龙问道:“朱公子啊,你怎么会到这里的?”

    一朗子看着这个宽绰的牢房,说道:“这里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赵青龙目光炯炯地望着一朗子的俊脸,说道:“这里是泰安县衙后院的牢房。你刚才看到是我们青龙寨就来-+ode+xi%aos_huo.和官兵在打斗,那个县官是泰安县令胡一霸。这个狗官,妈的,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荡平泰安县城,杀掉狗官,奸了他女儿。另外两个武官是京城东厂的狗腿子,他们是要来把我押解到济南府处死的。”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我是到了这里。”心想:自己压死的那个八成就是厂卫。

    赵青龙问道:“不知道朱公子是哪里人,怎么会到了泰安呢?”

    一朗子知道这个时候需要说假话,便说道:“是这样的,我是京城人氏,自小和父母失散,在今年的会试中,我落榜了,心情很糟。我的仆人告诉我,说我老家在黄山一带,我就出来散心,顺便寻找父母的下落。结果,走到泰安就迷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这个院子里,连进了牢房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小五的听了大笑,说道:“你们读书人真是没有用,大白天的也会迷路,还不如咱们这些大老粗呢。”

    一朗子也不在意,说道:“这位大哥说得对,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早知道这样,当初我还不如上山当土匪呢。”

    话音未落,赵青龙和小王对视一眼,都大笑起来。在他们的记忆中,还没有一个读书人想当土匪的。

    笑罢,赵青龙说道:“朱公子,你也不必难过,我赵青龙要是能出去的话,一定帮你去黄山寻找父母。”

    一朗子抱拳说:“我就先谢过赵大哥了。”

    赵青龙很豪爽地说:“朱公子,你虽是个读书人,但很直爽,没有那么多的酸气,我很喜欢,我把你当成自己兄弟。他们要杀的人是我,和你没关系,我得想办法把你弄出去。”

    一朗子听到这里,心里暖洋洋的,简直要流泪。一个人处于逆境中,能有人这么和你说话,你心里岂能无动于衷呢?

    一朗子很感动地说:“赵大哥,谢谢你。虽说你是山贼,但听你的话,和江湖好汉没什么两样。”

    小五接话道:“朱公子,并不是江湖人所以不知道,我们大当家在江湖上被人称为及时雨,哪个人落难了有求于他,他向来是有求必应。别看我们是山贼,提到大当家,谁不比大姆指称赞一声。”

    一朗子笑道:“小弟今天真是太荣幸了,结识了一位江湖好汉。”

    赵青龙摆摆手,手上的铁链子跟着发出“当啷、当啷”的声响,说道:“朱兄弟,这些都是江湖朋友们的抬举,说起来,恨我的人也不在少数。”

    小五接着说:“是啊,因为大当家义薄云天,又嫉恶如仇,凡是作恶的家伙,没有不怕他的。就是泰安狗官胡一霸,听到我们大当家名字都会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赵大哥一定是本领超群。”

    赵青龙苦笑着摇摇头,而小五说道:“是啊,我们大当家以铁沙掌和五虎断门刀名扬江湖,他对那些恶人向来不手软。这次要不是被人出卖,中人家的奸计,也不会被抓。”说到这里,小五悲愤交加、胸脯起伏、气呼呼地直喘。

    一朗子开始对赵青龙这个人感兴趣了,说道:“赵大哥,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赵青龙豪爽地说:“朱兄弟啊,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一朗子郑重地说:“赵大哥,有你这般本事,为什么不为官家效力,而去当山贼呢?不是明珠暗投,太可惜人才吗?”

    赵青龙听这话,带着伤疤的脸上肌肉动了动,沉声说:“你问的这个问题,我很不想提,这是我心上的一道伤。小五,你替我讲吧。”说着,他头一低,肩膀颤抖,像是伤口破裂一般的痛苦。

    小五恼怒地白了一朗子一眼,说道:“我说朱公子啊,这个问题你根本不该问。我们大当家当年上山时,和大家说过一次,以后再也没有提起。得了,大当家有话在先,我就替他说吧。

    “大当家是本省济南府人,他的父亲是位教书先生。大当家从小不喜欢读书,喜欢练武,就出去到处访师学艺,很少回家。

    “大当家有一个妹妹,长得很漂亮。十八岁那年,在路上遇到了济南府的总兵王世才。这家伙都五十多岁了,见人家姑娘好看,就派人向大当家的父亲提亲,可是被老先生臭骂一顿。

    “这个总兵恼羞成怒,晚上带人去抢。老先生说什么都不答应,拚命保护女儿,结果被那个总兵用刀砍死,大当家的妹妹则被轿子抬走。

    “这位姑娘也是个性情刚烈之人,半路上经过一条河时,便跳水自尽。有的人说死了,有的人说没死,总之没找到她的尸体。

    “大当家听说这事之后,匆忙赶回来,安葬好父亲之后,就跑到济南,想伺机刺杀王世才。但那家伙武艺高强,身边卫兵又多,不好下手。大当家盯了他一年,才找到机会。

    “有一天,王世才去逛窑子,大当家就埋伏在屋里。当那家伙在女人身上快活后,身体软得像面条,大当家才出手。拚了十几个回合,才将王世才捅死。为了解恨,将他大卸八块后,一块块扔到门外。

    “这件事情连狗皇帝都惊动了,下了通缉令抓捕大当家。大当家到处躲避,交了一些好朋友。后来他躲进一个小村子,改名换姓,想当个普通百姓。

    “但是,村子里有个财主,人品不好,抢人家的房子和地,一分钱都不给。大当家看不过去,挥刀将那个贼财主砍死,把他的财产让村民分了,然后领着大伙连夜上泰山,当起山寨王。

    “有件事值得一提,就是大当家杀死财主之后,放过了财主的家人。本来村民的意思是将他全家杀光,可是大当家不同意,说冤有头,债有主。练武,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的。”

    一朗子听到这里,拍手称赞:“赵大哥,你是好样的。你说的没错,冤有头,债有主,不可乱杀无辜。只是,当了山贼之后,也不知道日子好过不好过。”

    赵青龙清了清嗓子,说道:“当山贼之后,我们自然和别的山贼一样,有时也得做几笔生意。但我们当贼,也是有规矩的。我们专门劫那些为富不仁的人,或是劫那些鱼肉百姓的狗官。对于一般的商贩,我们只收点过路费,绝不轻易为难他们;对于百姓,绝不拿人家一针一线。”

    小五接着说:“就是啊,附近的百姓都称我们是义军,来投靠我们的人越来越多。这才几年,我们就有五、六千人了。有好几次,官兵来围剿我们,都被我们大当家和夫人打退。你说厉害不厉害?搞得整个山东省的官员都头疼。”

    一朗子听得热血沸腾,说道:“原来赵大哥、赵嫂子这么厉害。有机会,一定得见识一下。”

    赵青龙听了,爽朗地笑了笑,说道:“朱兄弟啊,不瞒你说,我娘子比我强多了。武功比我好,做事也比我有头脑,对付官兵也比我有办法。这几年要不是有她,我们青龙寨早被官府铲平。”

    小五也附和道:“是啊,我们夫人可是女中豪杰,不只武功好,会领兵打仗,长相更是美丽,像是画里的人似的。江湖上的侠女,最有名的,有武林三娇和江湖八艳。我们夫人就在八艳之中,人称聊城侠女。”

    赵青龙听到这里,呵呵笑了,说道:“我赵青龙活大半辈子,最骄傲的事是啥啊?不是有一身好武艺,也不是当山贼的头,而是找了个好婆娘。他妈的,老天爷待我还是不错的。”他说得豪气大发、口水乱飞,仿佛娘子就在身边似的。

    一朗子听得悠然神往,说道:“赵嫂子这么厉害啊,有机会可得见一见。”

    赵青龙“哎”了一声,说道:“朱兄弟啊,别人见都可以,可是你就别见了。”

    一朗子不解其意,问道:“赵大哥,是为何呢?为何其他人可以,我却不行?”

    赵青龙笑道:“你长得太俊俏,我怕我娘子喜欢上你,和你跑了,我怎么办呢?”

    说罢,哈哈大笑。一朗子和小五也跟着笑起来,大家都很开心,好像都忘了现在还在牢房里。

    不知不觉间,天都黑了。有一个狱卒到门外,将几个油灯点了,牢房里就明亮多了。狱卒随后又将食物送来,从栏杆外送入,说道:“赵青龙,好好吃几顿吧,你也吃不了几顿了。”

    小五骂道:“大板牙,少在那里幸灾乐祸。我们大当家可是恩怨分明的人,你要是对我们不好,等我们出去了,有你好看的!”

    狱卒长着两颗大板牙,样子很丑陋。他说道:“你们还能出去吗?别做梦了。我们县令说,要快点将你们处死。今天来劫牢的人,除了那个李铁领着几十人跑了外,李铜被抓住,其他人都被当场杀了。”

    赵青龙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挣扎着站起来,几步跑到栏杆跟前,用铁链子狠砸栏杆,发出“匡匡”之声,大叫道:“我的兄弟们啊!我的好兄弟,不要再来救我!不要为了我,把你们的命全赔上,我赵青龙怎么对得起你们家人呐!”

    大板牙笑道:“赵青龙,我可真服了你,有那么多人为你死。本来,还有几十个土匪可以不死的。京城来的两个厂卫都说,投降的不杀。可是这伙山贼还真有种,没一个投降的,结果怎么样?都被厂卫用乱刀砍死。”

    赵青龙泪流不止,咬牙切齿地说:“狗官胡一霸,还有东厂的两个狗崽子,老子不出去便罢,要是出去,非把你们千刀万剐不可!”

    大板牙的脸在油灯下显得特别阴沉可怕,冷笑几声,说道:“我说赵青龙,你在里面好好做梦吧。你是茅坑前摔跟头——离屎(死)不远。”

    赵青龙昂首挺胸说:“有种现在就把我杀了,我赵青龙绝不皱一下眉头。”

    大板牙笑道:“按照我们县令的意思,是打算就地处决,可是朝廷不答应,两位厂卫也不肯。他们说,放长线钓大鱼,要把你们这伙山贼一网打尽。”说罢,他摇头摆尾地走了,消失在走廊的黑暗里。

    狱卒走之后,赵青龙高大、魁梧的身躯无力地软下,跌坐在地上,因为他想到了最可怕的下场。

    小五和一朗子连忙一左一右扶住他,将他扶到里面的干草上坐下。赵青龙大口喘气,说道:“柳妍呐、柳妍,你要是聪明的话,千万别来救我呀!我可不想把你也赔上,把更多的兄弟赔上。”

    语气间浓浓的深情,让一朗子深受感动。没想到钢铁般的汉子,竟也有这般的似水柔情。

    听他们讲了这么多,一朗子兴致勃勃的,真想快点见到赵青龙的妻子柳妍。不知道这位巾帼英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再好也比不上嫦娥姐姐,鱼姬姐姐,以及月宫八姐妹吧?

    初到人间,他就觉得人间要比天上复杂得多、凶险得多。

    小五把食盒端过来,说道:“大当家,你吃点东西吧。”

    赵青龙抓过一个窝窝头,勉强吃几口就放下,说道:“真难吃啊,哪比得上咱们山寨的东西。”

    小五劝道:“大当家,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还是吃点吧,有力气,才好想法子出去。”

    赵青龙指着窝窝头,说道:“朱兄弟,这些东西虽不好吃,你也吃点吧,总比没有强。等到了我们山寨,我请你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一朗子满口答应。他也真的饿了,拿过一个窝窝头,大口啃起来,又用勺子捞白菜汤喝,说道:“是不太好吃。窝窝头太粗糙,难以下咽,白菜汤又太苦。”

    小五骂道:“这帮狗娘养的,拿这东西糊弄咱们。在我们山寨,这些都是喂狗的。”说到这里,看着一朗子正在吃,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啊,朱公子,我可不是骂你,我说的都是真话。”

    一朗子苦笑道:“没关系、没关系的。我落到这个地步还真不如一条狗。”回想在天上的日子,真是两个世界啊,难怪天上人不愿下凡。

    他大口地吃着、喝着,直到饱为止。见他吃,赵青龙和小五也打起精神吃一些。

    赵青龙抬起头,看着一朗子,说道:“朱兄弟,你要是出去,一定要告诉我夫人,叫她千万不要来救我。要救我的话,得保证万无一失才能出手,我不忍心再让兄弟们为我丢命。”

    一朗子望着他那张坚强、刚毅,且满是正气的脸,大为钦佩,说道:“要是我能出去的话,一定捎话过去。只是我怎么出得去呢?”

    赵青龙微笑道:“我有种预感,你一定会很快出去的。你只是一个局外人,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为什么要关着你呢?”

    一朗子撇撇嘴,说道:“他们把我和你们关在一起,是摆明了怀疑我和你们有关系。”

    赵青龙沉声说:“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

    小五感慨道:“大当家,我看是会越描越黑,越解释嫌疑越重啊。”

    赵青龙小声说:“你若出得去,到龙门客栈,在后院附近……”

    一朗子正想细问时,这时候,走廊里响起成群的脚步声,寻声望去,在几只火把的照耀下,两名武官领着几名衙役来到栏杆外,大板牙则跟在最后。

    在火把的跳动下,两名武官的脸分外狰狞。他们都身穿黑衣服,披着红披风。

    一个长脸,一个白脸,正是一朗子进牢之前看到领头围剿山贼的人。

    他们朝着赵青龙嘿嘿一笑。长脸的说:“赵当家,白菜汤好喝吗?”

    赵青龙稳稳地坐在草上,冷笑道:“马忠,白菜汤好喝极了。可能你们东厂的人天天都喝这个,不然怎么说话做事那么臭呢?”

    白脸的哼道:“赵青龙,不要给脸不要脸,有得吃就不错了。依胡县令的意思,还想饿死你,是我们阻止他。”

    赵青龙嘿嘿冷笑,瞪视着他,喝道:“熊义,你们两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变成好人了?怕是没安好心眼吧?对了,你们来时不是三个人吗?怎么少一个?苟仁呢?一定是阎王爷想他,请他喝酒去了。”说着话,一阵狂笑,笑得铁炼当当作响。

    熊义的白脸红了红,说道:“苟仁兄弟他另有任务,不用你操什么心!我告诉你,你没几天可活。知道为什么不让你马上死吗?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在等你的兄弟们来救你,主要是你的娘子。谁不知道聊城侠女貌美如花,楚楚动人?我们可是慕名已久。等我们抓到她,让你亲眼看着我们是怎么样玩她的。等玩够了再公事公办,将你们夫妻两个一起杀了,你说好不好?”说罢,便嘿嘿嘿地淫笑起来,说有多嚼心就有多顾心。

    赵青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猛地跳起来,冲到栏杆前,双手抓着栏杆乱摇,铁炼急促作响。他向熊义狠吐一口痰,大骂道:“熊义,你个王八羔子,老子操你妈、操你奶奶!你敢碰我娘子,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熊义连忙躲远些,见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不敢向前。

    马忠微微一笑,说道:“熊兄,你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吗?和他生什么气啊?他都是快死的人。”

    熊义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地说:“可不是嘛。要不是马兄弟提醒我,我都忘了正事。”说着便指指牢房的锁头,吩咐大板牙道:“把锁头打开,把那个书呆子押到前院的大堂上。咱们得把他放放血,这家伙肯定是山贼的同党。”

    一听他们要带走一朗子,赵青龙连忙闪到一边,说道:“原来是找这个书呆子的麻烦,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以为要修理我。”他一瘸一拐地走向里面,到一朗子跟前,在他耳边说:“你千万别说你和我们是一伙的,不然死定了。”

    一朗子会意地点点头,心想:谢谢赵大哥,这可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只要他们防范松些,我就可以逃之夭夭。

    大板牙很俐落地打开锁头,拉开门,说道:“那个朱一朗,快出来。”

    一朗子看一眼小五和赵青龙。赵青龙朝他关切地笑笑,那张黑瘦的脸上全是温情,令一朗子心里暖暖的。他心想:赵大哥,我若能脱身,一定会回来救你出去的,咱们相处时间虽短,但你是一个有血性、有情义的好汉,兄弟喜欢你这样的人。

    他走出狱室,立刻有两个衙役上前,各扳住他一只手臂,使他双手往背后,一朗子轻微挣扎,叫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有功名的举人,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小心我上朝廷告你们。”

    熊义阴笑道:“我们东厂从来不怕人家告。就算你不是山贼,真是举人,嘿嘿,落到我们东厂的手里,不死也得剥层皮。”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冷冰冰的,让人不寒而栗。

    一朗子装作害怕似的身子颤了颤,心想:妈的,你们两个混蛋,敢威胁你大爷我。要不是我的无为功被锁死,哼,你们两个早就有自己的墓碑。

    在两个衙役的押解下,熊义在前,马忠等人在后,押着一朗子出牢房、走廊,走进后院。在星光之下,一朗子一眼就认出就是白天打斗之处,也就是自己从天而降的地方。此刻,他也还能闻到这里的血腥之气,真不知道白天时,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

    此时,院子静静的,周围的院子、围墙黑鸦鸦的,后院门又换上大铁门,关得紧紧的。院中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还可以看见巡逻队在院里巡着。可以说,就是飞过一只鸟都能被发现,更别提进来一个人。

    除了人之外,后院里还跑动着几条狼狗。是为加强戒备,生怕人有所疏忽,容易大意。

    一朗子看了,心想:想要从院子救人,真是难于上青天呢。赵青龙的夫人柳妍可别领人来啊,来了是自投罗网。要是落到他们手里,肯定比死还难受。一个大美人,他们这群饿狼岂能放过?

    在天上的时候,就听师父和嫦娥说过,东厂的人比豺狼还可怕、比虎豹还凶恶。

    死在他们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们的恶名可以和锦衣卫相比。

    这两大组织都是皇帝的忠实奴才,为什么朝廷能有效地控制天下?和养了这帮狗腿子有直接关系。

    嫦娥姐姐不是让我下凡之后,为人间造福,多干点好事吗?只要时机成熟,一定将这两伙狗腿子斩尽杀绝、连根拔起。

    现在被人押着,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我一反抗,押我的人就会动手。

    他们不可怕,但那两只朝廷的鹰犬……他们要是知道我懂武,就惨了,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还是等待时机吧。机会一到,就是我逃跑之时。我的希望全在腾云驾雾之上,只要我施展起来,无人能追上。

    一行人押着一朗子从后院的一个小门进入,走过一幢幢房屋,好一阵子才进到县衙的大堂之上。

    只见大堂上胡县令身着官服,冷脸端坐,衙役们各持杀威棒分列两旁。等看到一朗子被押进来之后,便个个握把,将棒头触在地上,嘴里喊出“威武”。

    大堂的威严之气令人心惊胆寒、双腿发软,可是一朗子不怕。当押着他得人放开他时,他镇定自若,负着手,笑吟吟地迈着方步走上前,悠闲自得的样子,不像个囚犯,倒像是县令的上级,或者主子。

    胡县令看到一朗子这样子,就非常生气,脸一沉,一拍惊堂木,大喝道:“大胆山贼,还不跪下认罪,更待何时?”

    一朗子临危不惧,朝着他笑笑,作个揖,说道:“胡大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啊。我是个读书人,大人无凭无据怎能说我是山贼呢?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看我这么坦荡,会是山贼吗?岂有此理。”

    胡县令被他一番话驳得哑口无言,一会才醒过神来,说道:“就算你不是山贼,你也是个百姓,为何不跪?”

    一朗子刚想说,你看我这打扮分明是个举人,可是又一想,我身着公子衫,不是举人装啊,这话还是免了吧,便笑道:“大人,我膝盖有病,跪不下的,都生了疮。要不,大人你亲眼看看。”他眼光扫了扫两旁开着的窗子,心中有了打算。他还注意到,两个厂卫站在堂外,更好。

    胡县令忍着气,又拍惊堂木,怒问道:“东厂厂卫苟仁苟大人,可是你害死的?”

    一朗子直摇头,说道:“苟仁是什么?不认识,难道是条狼狗吗?”

    胡县令怒不可遏,咬牙切齿地说:“大胆刁民,竟敢戏弄本官,竟敢辱骂东厂。来人啊,打他一百大板,往死里打。”

    说完便有四个衙役从两边如狼似虎地过来了。

    一朗子笑道:“你们想打我,没那么容易,我的轻功可是一流的。不信的话,你们往堂外看看。”声音宏亮、有力。

    众人不明所以,齐向堂外看去。一朗子趁机一展身形,使出腾云驾雾之法,穿窗而出,比鸟还快。众人只觉眼前影子一晃,便不见了。

    等马忠、熊义冲进来时,一朗子早已不件踪影。他们大喊道:“快追!不能让他跑了。”

    一朗子使出腾云驾雾之法后,穿窗、过后院、越墙,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来到大街上,才刚落下身子,只见眼前一黑,一张大网将他缠住,越缠越缠,几个大汉将他拉向旁边的楼房。

    外面黑漆漆的,连行人都没有,和墓地似的。

    这个变化,使一朗子来不及反应。他恨恨地想,想不到官府这么属害,在墙外还预备大网。妈的,我怎么这么倒楣呢?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被人家推进一个楼里。眼前一亮,原来楼里点着油灯。

    蒙眬间,看见是一个宽绰的大厅。一群黑衣汉子横眉竖目的,手执大刀,杀气腾腾。

    一朗子躺在地上,刚要挣扎起身,一个汉子将刀架他脖子上,怒道:“别动,要是动了,要你命!”

    一朗子皱眉道:“你们不要乱来啊,我不是坏人,我是好人。”汉子哼道:“是不是好人,由不得你,我家主人说了算。”一朗子暗暗苦笑,心想:这才叫避坑落井呢。刚逃出官府的坑,又落进这伙不明身份家伙的井里。不知道是哪个帮派的,看样子不像官府。

    一个汉子跑向后堂禀告,而这边,一朗子脖子上被架着刀,不敢乱动,生怕小命不保,虽心里不服气,可是没敢出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须臾,一个女子走过来,看样子年纪不大,腰上佩剑,身穿黑色劲装,身材娇小,走起路来,柳腰灵活,尽显柔美。蒙着头面,只露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亮晶晶的。

    执刀的汉子说:“就是他,我们刚刚抓到的。他是从县衙里出来的,很可疑。”

    一朗子心想:他们会不会是青龙寨的人?这个女子会不会是赵青龙的娘子柳妍呢?

    女子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从县衙里出来?不会是官府的探子吧?”

    一朗子见到女子,心里稍安,他最喜欢和女人打交道了。凭直觉,他知道这女子不会太丑。拥有这双好看眼睛的女子,怎么会丑呢?回想和自己交好的女人们,她们的眼睛都挺漂亮,因此,她们都是美人。

    一朗子朝她笑笑,说道:“小妹妹,你能不能让他把刀拿走?我胆子小,有刀逼着,说不出话来。”他尽量笑得帅些,尽量吸引女子。

    女子挥了挥手,刀就撤掉了,冷笑道:“你少对我这么笑,好恶心。”

    一朗子一怔,说道:“我笑得很难看吗?”心想:不会啊,我的女人们都喜欢我这长相、笑容,没道理她会有反感,难道凡间的人和天上的人在对“美”的看法上有差距吗?

    女子转过身,只让他看到背影。黑色的劲装清楚地把她的细腰和圆臀勾勒在一朗子的眼里。嘿嘿,这女的腰臀挺吸引人的。圆屁股不算大,但紧绷绷、鼓溜溜的,弹性极好。

    女子哼道:“我师父说过,越是英俊的男人,越不是东西。越是对你笑,心里越肮脏。”

    一朗子听了,大为丧气,苦着一张脸,说道:“你师父谁啊?也太偏激了吧?那话不对,你若信,一定一辈子嫁不出去。”

    此话一出,那些大汉都呵呵笑起来。女子猛地转过身来,娇叱一声:“小子找死!”拔剑就刺,气势汹汹。

    一朗子连忙在地上滚动,只是被大网限制着,不太自由。女子连连挥剑,或刺、或斩、或削、或挑,出手极快,剑法娴熟,想是受过高手指点。

    眼看一朗子躺在地上险象环生,狼狈不堪,就要丧命。一朗子赶紧叫道:“我是赵青龙的朋友。”

    女子一呆,停手收招。周围的大汉们也都严肃了起来,收起看戏之心,一派肃然。

    一朗子站了起来,望着女子,说道:“请问,你是赵夫人柳妍吗?我有急事找她。”

    女子并未回剑入鞘,而以剑尖指他,冷声说:“胡说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说是赵青龙的朋友?”

    一朗子笑笑,很坦然地说:“我和他被关在同一个牢里,我是今天被抓的,亲眼看到青龙寨和官府中人拚杀。对了,你们三当家、四当家应该认识我,我可是因为青龙寨被人抓的。”

    众人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女子审视一朗子几眼,说道:“去,叫李铁过来。哼,是骡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要是你敢说谎,我把你砍成十八块,扔到黄河喂鱼。”

    恶狠狠的语调和眼神,让一朗子想起他的娘子朵云。不同的是,朵云已经成为自己床上的人,不敢随意发威。这女子凭什么威胁我呢?难不成她也想当我娘子吗?

    可以肯定的是,女子绝不是柳妍,那么她又是谁呢?

    过一会,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瘦高个子走进来。一朗子一瞧,正是今天为首救人的山贼。

    一朗子心中一宽,说道:“三当家,你应该见过我,我今天在县衙后院,你见过我的,对吧?”

    三当家李铁凝视一朗子半天,恍然道:“对、对,是见过你。我们和东厂、官府的畜生们拚命,你也在场的。也不知道你什么来路,听说你被抓去。其他被抓的兄弟都死了,可是他们没杀你,真是奇怪啊。你是怎么出来的?”

    一听这话,一朗子想哭,心想:妈的,你这什么人?我叫你来,是想让你证明我是个好人,和东厂和官府没关系。你倒好,这番话不但不能证明我的清白,还叫人起疑心。

    果然,女子的眼神更冷了,说道:“像你这种油腔滑调、不太可靠的人就应该杀掉,免得以后作恶害人。”说罢,手腕一抖,就要刺过去。

    三当家阻止道:“怜香姑娘,不要乱杀人。他说被抓,和大当家关一起,想必知道一些事。我看,这事还是慎重点好。”他的声音柔得像水,一点也不像当时在后院厮杀的硬汉。

    女子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件事确实不好办,咱们做不了主。等夫人来再说吧。”之后便下令道:“将这个可恶的色狼押下去,好好看管。”

    一朗子听了就有气,心想:我又没非礼你,凭什么骂我是色狼呢。

    有两个汉子连人带网地将他扛起来,往后堂走去。一朗子叫道:“我要见夫人,我有重要的事要说,如果夫人听不到,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怜香姑娘哼道:“先关起来再说。”

    一朗子又被关起来。是个小屋子,连窗子都没有,但有盏黯淡、无力的油灯,像人死前的眼睛。

    在一朗子的要求下,二人才将大网撤掉,没绑绳子。之后,便把门关好,锁头锁好。在油灯的火焰晃动下,一朗子颓丧地往土炕上一躺。

    屋里有面土炕,上面铺着竹席,躺上去比牢里的干草舒服。

    一朗子舒展着四肢,俊脸尽是苦笑,心想:我是怎么搞的,刚下凡就这么坎坷和曲折,这就是我想返回的凡间吗?

    说来说去,把我害成这样的都是睿松。要不是他锁我的无为功,我怎会如此呢?

    可恶,这叫什么师父嘛!

    不过,他再差、再不是东西,也对我有救命、抚养之恩。俗话说得好,“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平静多了,对目前的处境也能泰然处之。这么一放松,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门一响,有人走进来。一朗子一惊,立刻坐起来。不用睁眼睛,也知道来的是个女人。因为香风已经扑来,细细、淡淡、韵味悠长。

    睁眼一看,眼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蒙面的怜香,另一个也蒙着面,身材颀长、体态丰满,高耸的胸脯,令人想入非非。

    她也露着两只眼睛,眼睛比怜香的更亮、更有神、更有内涵。一袭黑色劲装,披着斗篷,像个领袖人物。

    她往凳子上一坐,凝视着一朗子,没说什么。一朗子从炕上下来,弯腰行礼,说道:“朱一朗见过赵嫂子。”

    她站起身还礼,说道:“不敢当,妾身正是柳研。朱公子请坐。”自己归座,一朗子也坐在炕上,望着成熟、迷人的美女,将自己的假来历和下凡后的所见所闻讲一遍。

    至于逃脱,他则说是趁人不备,用轻功跑的。看二女的眼神,对此不大信。

    一朗子特别将赵青龙嘱咐她不要去劫狱,以免伤及更多的兄弟之言作了强调。

    柳妍听罢,不禁站起来,手扶桌子,肩膀颤抖,双目含泪。

    怜香连忙扶住她,说道:“师父啊,你别激动。大当家这么说,还不是为咱们着想吗?”

    柳妍颤声说:“要是咱们不去救他,他不是没命了吗?”

    怜香说道:“怎么办?我们都不怕死,怕的是死也达不到目的啊。”

    柳妍沉吟着说:“计画不会改变,成败在此一举。”

    一朗子从炕上跳下来,说道:“夫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嘛,若没有十分把握,可不要轻举妄动啊。”

    柳妍抬头望着一朗子的脸,说道:“朱兄弟,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怎么做。”

    怜香看看一朗子,又看看夫人,说道:“师父啊,你就那么相信他的话吗?”

    柳妍笑笑,说道:“我这双眼睛很少看错人,朱兄弟是一个可信的好人。”

    怜香说不出话来,实在想不通师父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毕竟双方相识还不到半个时辰。

    一朗子听了柳妍的话,心花怒放,心想:终于遇到一个相信我的人,凡间的人到底不全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