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3集】 第五章 众美失身

作品:《仙童下地狱

    嫦娥仙子听得春心荡漾,飞霞扑面,用下体直蹭一朗子的胯下。一朗子被蹭得痒丝丝的,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抓弄着,感受着那饱满和弹性,微笑道:“仙子姐姐,你发骚了吗?想操吗?”

    嫦娥很柔媚地“嗯”了一声。这一声嗯非常勾人,一朗子的肉棒已硬到最大,在裤子上顶着有点疼。

    一朗子也有了冲动,说道:“姐姐呀,让我干你吧。”

    嫦娥抬头看看窗子,说道:“小坏蛋啊,这大白天的,让人看到或是听到多不好啊?而且现在你已经成亲了,我再让你干,不太好吧?”她心里千肯万肯,表面上还是要演戏的。

    一朗子笑道:“我是她们的丈夫,也是你的相好啊。我可以操她们,也可以操你的。来吧,咱们爽一爽。”

    嫦娥听他用了粗话,更为兴奋,说道:“你昨晚操了她们俩,还没有操够吗?”

    声音好骚好媚啊。

    一朗子在她的胯下抠着,说道:“她们俩是处女刚开苞,我只一人操了一次,怕她们受不了。操姐姐你就不同了,怎么操都不怕的。”

    嫦娥眯着美目笑着,说道:“好吧,就让你操一次。不过,要快一些呀。操两下就拔出去,你赶紧走人吧。”

    一朗子说道:“好。”

    嫦娥解开一朗子的裤子,掏出那根硬邦邦的大肉棒。那棒子翘起,像门大炮。

    那龟头红红的,尽露狰狞之态。它还散发着男人的气味,处女反感,熟女喜欢,嫦娥更是爱它。

    她用手握着、套着,望着为自己带来无穷快乐的玩意,她芳心欲醉。她蹲下来,忍不住伸出香舌,无限爱恋地在龟头上舔着、在棱沟里舔着、在棒身上上下翻飞着。

    那妩媚的眼神不时抬起头望着男人,见他爽得直喘粗气,不时发出喔喔之声,心里非常满意。

    她又将大肉棒子吃进嘴里,一下一下地套弄着。用自己能想到的方法,尽情地玩着、乐着,她要用女人最大的本事让心爱的男人舒服。

    一朗子被她弄得欲火熊熊的,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头见到仙子姐姐用嘴也用舌头在服侍肉棒。那艳红的嘴唇,那灵活的舌头,那艳丽的俏脸,那淫荡的眼神,都叫一朗子又骄傲又得意。

    能得到仙子的身子已经不易,还能有得到仙子的芳心,还能让仙子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吃肉棒,那太了不起了。

    他一边享受着那汹涌澎湃的快感,一边望着这仙子在自己的胯下玩着、吃着,只觉得这才是活着最大的乐趣啊。

    他实在忍不住了,按着她的头,屁股耸动,把她的嘴当小穴插了,插得嫦娥仙子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嫦娥用力挣开他的束缚,吐出了被舔得干干净净的肉棒,风骚地白了他一眼,说道:“小坏蛋,你真会折磨人呢。你可别射了,把正事儿耽误了。来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说着话,她将手伸到裙子里,将亵裤脱掉,然后卷起裙子,弯下腰,双腿扶床,将一个白晃晃、圆滚滚、粉嫩嫩的大屁股撅了起来,那阴沟里的风景让人吃不消。

    毛莺耷的森林,粉红的花瓣,流淌的溪水,羞涩的小菊花。平时难以见人的美景,都和心爱的男人见面了。不只如此,嫦娥还回过头,艳丽的面孔露出勾魂的笑容,还轻轻的摇屁股,使那道裂缝一大一小的变化着,嘴里发出骚媚的声音:“亲爱的小坏蛋,快点操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操小骚屄。小骚屄骚得要死了。”她忍不住伸手到那里抠弄,结果淫水溢出得更多。

    一朗子哪受得了这个呀?这简直要了他的命。一个平时端庄得像圣女般的女人,到床上就展示出荡妇的风采来,哪个男人能忍住呢?何况一朗子在女色方面并不算君子的。

    他挺着大肉棒子,最快速度冲过来,低下头,在嫦娥的下体吃、舔,发出了唧唧溜溜的淫靡声音,爽得嫦娥大呼小叫的:“小坏蛋哪,别再整我了,快操吧。一会儿,我的胳膊都软了。”

    一朗子这才抬起湿淋淋的嘴,将肉棒抵在湿漉漉的穴口上,一挺屁股,唧地一声,进去大半根,再一挺,便插到尽头了。

    一个肉套子般的小穴,包住男人的大棒子。二人同时感受着那美妙的滋味。一朗子不再犹豫,抱着她的细腰,噗哧、噗哧地干起来,次次到底、次次用力,干得嫦娥的娇躯前后晃着,嘴里发出淫声来:“好弟弟啊,真舒服啊,用力操我吧。我可不是大姑娘,不用怕的。”

    一朗子在她的呼唤下,生龙活虎地干着,简直像是野兽。但嫦娥一点都不反感,非常喜欢这种暴力般的感觉。一个叫、一个呻吟,可谓旗鼓相当,将遇良才。

    就来-odexi)[email protected]  一朗子还将嫦娥的奶子解放出来,低头看着在自己的操干下,两团白棉花般的奶子悠悠荡荡的,特别开心。偶尔还伸出手去抓它们、去捏它们,又替嫦娥仙子添了不少快感。

    一朗子一口气干了几千下不射,而嫦娥仙子已泄了两次身。在她的告饶下,一朗子才恋恋不舍地射了,射进那千人爱、万人迷的小穴里。

    嫦娥坚持不住了,双臂一软,身子干脆趴在床上,一朗子也随着趴在她的身上。

    那肉棒刚才已经脱落了,可是趴在床上后,嫦娥仙子扭了扭屁股,那玩意像长了眼睛似的,又重新进来了。再度被充实的嫦娥仙子露出了满足的微笑,说道:“这玩意,真好玩啊。”

    一朗子的肉棒虽说已经射过了,但还有一定的硬度,泡在湿滑紧凑的小穴里,是一种享受啊。

    一朗子趴在她的娇躯上非常爽快,说道:“我的好姐姐,你在人间时,你那个男人不也经常干你吗?他的肉棒好玩吗?”

    嫦娥叹了口气,说道:“他的肉棒也不差的。只是他的女人太多了,不能天天陪我,他要经常陪着那些新欢,我经常要一个人睡的。他一年到头,也陪不了我几次,我早把肉棒子长什么样都忘了。想不到上天多年之后,又遇到了你这个小坏蛋,把我好端端的一个女人变成这样了。”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这叫缘分哪,躲都躲不过。”干完美女的男人,心理很满足,生理也满足啊。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嫦娥说道:“你走了之后,我又得习惯一个人睡了,这就是命啊。”

    一朗子听了心酸,说道:“你不是说有办法让咱们以后团聚吗?”

    嫦娥沉吟着说:“办法是有的,能不能见效,我也没有把握。”

    一朗子问道:“是什么办法?我能帮你什么?”

    嫦娥回答道:“这事的确需要你帮忙的,不过,现在还不需要。等需要你时,自有人去找你。”肉棒放在里面,真是舒服。

    一朗子见她不肯说,也就不问了。嫦娥看向窗外,说道:“一朗子啊,快起来吧,你应该出去了。”

    一朗子从嫦娥的穴里抽出肉棒。棒子一出,清楚地看到嫩穴里充满了男人白花花的精液。嫦娥一站起来,那精液便沿着大腿往下流。

    嫦娥用手抹了一把,嗔道:“你呀,真是害人。你要是把我肚子搞大了,玉帝不会放过你的。任你跑到任何地方,他都会派天兵天将抓你。”

    一朗子挺了挺半硬的肉棒子,说道:“我操我的娘子,关他屁事?”

    嫦娥笑道:“你操了他的心上人,他会放过你吗?”

    一朗子说道:“咱们两厢情愿的,用不着他管。来,姐姐,帮我舔干净。我知道,你现在喜欢舔我的鸡巴了。”肉棒上沾满了淫水,泛着水光呢。

    嫦娥笑骂道:“你可真缠人哪,以后到了人间,又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女人呢。”

    说着话,她又蹲下来,伸手握着,伸出舌头,津津有味地舔起来,吃起来,弄得一朗子啊啊地叫着。这种销魂之美是无法形容的好,棒子又硬了起来,又想干了。

    没过一会儿,一朗子又按着她的头抽插起来,越干越快,最后把精液又射进嘴里,嫦娥很乖巧地全吃进肚里,还把肉棒舔个干净。

    等她站起来时,发现地上有一摊水,不知道是从穴里流出的精液,还是淫水。

    她瞪了他一眼,哼道:“小坏蛋,就会害我。”

    一朗子见她如此深情地对自己,深感幸福。他将她搂在怀里,静静地感受着温馨的气氛。作为男人,有如此佳人爱他,如此佳人疼他,虽死而无憾,何况她还把两个弟子嫁给他了呢?

    过了好久,一朗子才在嫦娥仙子的催促下,慢慢地走出屋子。

    一出屋子,便见朵云站在跟前的一棵杏树下。满树的粉白杏花映着她的曼妙身材,俏丽的脸,楚楚动人。那眉目间新添的少妇风韵,更叫她多了几分魅力。此时,她正瞪向这边,那娇嗔薄怒的样子,让一朗子很想将她搂进怀里。

    朵云见他出现了,快步走过来,一把拉住他,哼道:“相公啊,是不是刚才累着了?”语气中醋气十足,一双杏眼睁得好大。

    一朗子提起她的手亲了一下,说道:“现在和你洞房都不成问题。”

    朵云的俏脸一下子红了,骂道:“淫贼相公,你又胡说八道了。”勾起他的胳膊,依偎着他,只觉得芳心变得踏实了,嫁了人和当姑娘自是不同的。

    欢乐总是太短,寂寞总是太长。一转眼,就到了一朗子出发的日子。众女自然恋恋不舍,不想他走。不用说嫦娥和他的两个娘子,就是那六个美女,也忍不住想大哭一场。月宫有史以来,也不曾有一个男人在这里住这么久。众女都已经习惯了每天看到他,和他说话,和他练功。

    出发的前两天,嫦娥领着洛英和朵云出去办事,其他六位美女可找着机会了。

    六位美女将一朗子约至偏僻之处,和他道分别。她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都穿上最好看的裙子,可是她们的脸上尽是不舍之意。

    一朗子安慰道:“各位师妹啊,你们不必这样,咱们以后又不是见不着。你们的师父说了,会派你们在合适的时候去凡间找我的。”

    荷痕眨着勾人的大眼睛,说道:“那有什么用呢?也不能天天在一起。”

    碧宵站在一朗子身边,个头和一朗子差不多。她说道:“要是能天天去找你就好了。”

    轻雾说道:“我真想变成你的一件衣服,天天伴着你。”她娇滴滴的声音充满了忧伤。

    风花望着一朗子,轻轻地说:“你还没有告诉我想知道的事呢,唉,就这么走了吗?”

    雪月劝道:“姐呀,你就别难过了。以后要是他不把咱们弄下凡间,咱们就偷溜跑下去找他。”

    红棉扭腰摆臀地靠在他的身上,说道:“一朗子师兄啊,你可不能抛弃我呀。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你不能当陈世美啊。”她向一朗子抛着媚眼,一脸的骚媚,叫人受不了。那高耸的胸脯,圆翘的肥臀,充满了诱惑力。

    一朗子想到不知何日再见,心里也是苦涩。他搂住红棉的腰,说道:“我也舍不得你们啊,可是我必须得下凡间哪。我不能一辈子就这么活着,我得查清楚自己的身世,还想为人间做点好事。不然的话,我的本领可不是白学了吗?”

    红棉也不怕众女笑话,双手搂住一朗子的脖子,娇声说:“只怕你除了这些之外,也想下人间玩美女吧。人间的人多,美女也多,你准备玩多少个?”

    一朗子一笑,说道:“红棉啊,不准瞎说啊,我不想干那缺德事。”

    红棉双腿一蹬,双腿已缠在他的腰上,很像是云雨交欢时的一个姿势。她还不老实,用自己的下体拱着他,磨得一朗子的阳具都硬了。

    一朗子受不了,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说道:“快下来,姐妹们看着你呢?你可别勾引我呀,当心我把你给强奸了。”

    红棉美目都湿润了,哼道:“我不下来。你想要我的话,不用强奸,我现在就给你。你这个死人,这一走何年何月才能见到你呀。”说着话,两颗晶莹的泪珠都落下来了。

    其他的美女在平时见红棉这样,一定会笑她不要脸的,可是现在,她们不了,反而羡慕她的勇气和大胆了。自己也想这么干,跟他肢体交缠着。就是他想干的话,也欢迎他就是了。

    一朗子也两眼泪汪汪的,他知道这次离别不是普通的走开。如果糟糕的话,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而她们将来能不能如愿地定居人间呢?这是个难题啊。

    他看看站立的五女,也都是两眼红红的,很容易就会哭出来。红棉亲了亲他的脸,说道:“一朗子,我的好哥哥,红棉喜欢你。你要走了,你亲亲我,摸摸我,好吗?”

    一朗子非常感动,在这离别之际,也顾不上旁边有观众了,便吻上她丰满的红唇,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手在她的胸脯上按着、抓着、捏着,弄得红棉娇喘吁吁的,鼻子直哼哼,屁股往阳具上直挺。

    两条舌头互舔着,发出唧唧之声。那些美女看得面红耳赤,都低下头去。但一会儿又忍不住偷看了,见二人如此狂热火辣,都是又羞又喜,又是羡慕。这事儿,她们干不出来。

    稍后,红棉挣开一朗子的嘴,美目仿佛流出水来,坚决地说:“好哥哥,抱我到那边杏花树下,没人看到的地方,你敢吗?”

    一朗子经过红棉的勾引和挑逗,已经热血沸腾,肉棒翘翘了,很想干她。但是当众不好说,便问道:“干什么呀?”

    红棉阖上美目,嗲声嗲气地说:“你好讨厌啊,还用问吗?当然是干你想干的事了。”

    众女惊呼:“红棉,你疯了,没师父的允许,你这不是胡闹吗?”

    红棉固执地说:“我不管。我就要当他的女人,哪怕杀了我,我也不后悔。”

    一朗子大为震撼,只觉得有股烈火要把自己烧着。他也顾不了别的,抱着红棉向花树茂密处,杏花灿烂处飞去,在众美惊讶的目光之下。

    众女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红棉这么勇敢、这么疯狂,她们自问没有那个胆子。

    正胡思乱想间,从那边已经传出了红棉痛苦的叫声,叫得那么大声,又那么热情。

    没过多久,她又呻吟起来,那么缠绵、那么诱人,嘴里还大呼道:“我的好哥哥呀,你的玩意儿真硬啊,要顶死我呀,我可是第一次啊,别插那么深呢,妹子受不了。妹子的玩意儿太小、太浅了。哦,这下真好啊,撞到我的最深处了。哦,快些吧,不疼了,可以大力干了。”

    淫声浪语,分外销魂,听得众女脸上发烧,全身难受,玉腿并紧,下面都忍不住湿润了,她们都凭着自己的想像力想象着那二人在狂欢的情形。她们知道,那肯定是最快乐的事儿。

    雪月听得受不了,看看其他的姐妹也都差不多,心中有了主意,对风花说道:“姐姐,你想不想当一朗子师兄的新娘子?”

    风花的脸已经红如草莓了,两只天真的美目也上了雾,说道:“想啊!可是那事儿怎么做呀?听红棉的叫声好像挺不错的。”

    雪月露出狡猾的笑,说道:“到时候就知道了。红棉都能那么干,咱们有什么不可以的?走,你带头,我跟你走。”

    风花虽然单纯,但在对待一朗子的事儿,非常有主意,说道:“好吧,我们去找他,我也要。”说吧,身子一跳,向那片花海飞去。

    雪月还不甘心,环视一下余下的姐妹们,说道:“师妹们,连风花都去找他了,咱们还等什么呀?难道你们不喜欢一朗子吗?难道你们不想当他的新娘子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谁知道他这一走,还会不会回来呢?大家别傻了,好吧,你们不去,我们姐妹可去了。”说罢,也随着风花的背影迅速飞去了。那三位愣了愣,也不再犹豫了,一齐向雪月追去。

    雪月回头看到大家,心里大乐,心想:一朗子师兄啊,这回看你怎么办?想甩了我们都不行。这回你的艳福可来了,不把你累得趴下才怪呢。

    于是,一朗子的艳福来了。在那片花树的遮掩下,一朗子开始闯关了,把那些美女全给收拾了。每位姑娘都在他的胯下变成了少妇,处女之血染红了落花。在她们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中,一朗子大为过癃,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这下子没得说,她们都是自己的娘子了。

    当他干红棉干得正欢时,没注意剩下的五位都在旁边看着,结果是,她们都凑了上来。当红棉一泄身,就有美少女代替她。他本想拒绝,可是意志不坚强,而且雪月的激将法来了:“你是不是男人呢?你身体不行了吧?不行算了,我们以后嫁别人去,也不一定非得嫁给你,我们只喜欢强壮的男人。”

    一朗子被激怒了。他放过了躺下的少女,而是将雪月拉过来,脱掉衣服后,扑了上去……从她开始,一会儿换一个少女,等到天黑嫦娥她们回来时,每个少女都被他干了好几回,过足了瘾。虽说体力好,也有些疲劳,其中有三位少女被他内射,也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事后,这些少女个个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怨恨了。这回,她们和洛英、朵云一样,都是他的女人了。只是嫦娥那边怎么交代,才是问题。

    一朗子殷勤地将各位“受伤”的姑娘送回房休息,然后心情沉重地去见嫦娥。

    嫦娥刚回来,和两位徒弟又去拜见王母娘娘了,商量一件秘密的事。这事没让一朗子知道,他不知道这事与他有关。

    嫦娥换上家常的衣裙,见到一朗子之后,面带笑容。一朗子伸手抱她,她却脸一板,躲了开去。一朗子问道:“仙子姐姐,你怎么了?”

    嫦娥哼一声,嘴角抿了抿,说道:“一朗子啊,你真是胆大妄为啊,把我那六个徒弟都干了,太厉害了。”

    一朗子意识到事态严重,扑通一声,跪倒在嫦娥的脚下,连磕了几个头,说道:“仙子姐姐,你要骂就骂吧、要打就打吧。此事与六位师妹无关,是我想破她们的处女身的。”

    嫦娥唉了一声,双手将一朗子扶起,面带愁容地说:“算了吧,不用跪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只是想不到会这么快。她们也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很多事我已经做不了主了。”

    一朗子由衷地说:“仙子姐姐,谢谢你了。如果她们有谁怀孕了,请替我养着,大恩以后再报。”

    嫦娥哼了哼,笑骂道:“你这个小坏蛋,玩我徒弟,我还得替你照顾一群娘子和孩子,什么好事都让你给占了。不过,这事不能算完,今晚你还得陪我睡,明晚,你再陪你两个娘子。”

    一朗子听了心动,将嫦娥抱起,向床上走去。别看今天连干数女,他可还能“战斗”的。

    次日,一朗子陪伴两位妻子,在离别之际,他们都沉默了,不知道以啥样的话来抒情,似乎所有的语言都失去了力量。

    两位妻子送他一件衣服,是她们亲手所做就^@来-odexia=oshuo.,这是一件蓝色的公子衫,照人间的服饰做的。她们还将一朗子的头发解开,重新梳理,挽成一束,用公子巾系着。

    穿好新衣,打扮一新,往人前一站,再不是过去的小道士,而是翩翩的俊公子,文雅而高贵,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不但两位爱妻看了心醉,连那些师妹们也心中大乐。虽说,她们并不是他的正式妻子,可是已经献身了,还不都一样吗?自从她们失去贞操之后,她们已经当一朗子是自己相公了。

    嫦娥看了也连连点头。她看中一朗子,除了其人品不错外,也与外形有关系,哪个佳人不爱俏呢?如果一朗子长得像一焰子那样没个人样,嫦娥就算中毒而死,只怕也不会让他乱来了。

    离别之前,嫦娥特地将一朗子叫到自己住处,拉着他的手,郑重地说:“下凡之后,你是一个人了,我们月宫离你远了,要靠你自己照顾自己了。人间和天上一样,到处充满了坏人和好人,你要多长几个心眼。”

    一朗子深情地望着嫦娥,望着这个疼他爱他的仙子姐姐,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是傻子。”

    嫦娥再次嘱咐道:“人间充满了诱惑,到处都有陷阱,你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可别上了当。”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我一定听姐姐的话。”他觉得嫦娥不但是自己的女人,也是自己的亲姐姐,甚至是母亲,只有她才会对自己说这些话。

    嫦娥凝望着一朗子,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双手有些颤抖,美目不禁湿润了。她知道以后见面的日子不多,离别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一朗子安慰道:“仙子姐姐啊,你不要哭,我会经常想念月宫,想念你和八位姐妹的。”是啊,现在她们都是自己的女人了。红棉这小家伙真可恶,起了不良的带头作用。(就来-!而雪月这小丫头也可恨,竟煽动众位师妹乱来。唉,我欠的情债太多了吧?如果不发生那种事,她们还可能另嫁别人。可是现在都变成少妇,都不行了。

    这对我来说,是幸,还是不幸呢?

    那些师妹也真是死心眼,世上的好男人多得是啊,没必要只守着我这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啊!你们这么做,可增加了我的牵挂、我的负担、我的内疚啊,我的生命又多了一份责任。

    嫦娥轻声说:“你为了我们,你也得保重自己,可不能出什么事啊。你要是有意外,这些女人可怎么活啊?她们都盼着有一天和你团聚,一生相守呢。”

    一朗子强作笑脸,说道:“我一定争取活上千年。”

    嫦娥摇摇头,说道:“有一件事儿我忘了告诉你。天上的人,在天上可以活上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可以万年不死。可是天上的人到了人间以后,就失去了这个能力。对了,我给你的延寿丹还在吗?”

    一朗子说道:“在呢,我拿着呢。”

    嫦娥说道:“有了它,你可以多活百年。”

    一朗子不屑地说:“我只要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活个几十年就够了,不必活那么长。活得只要快乐,几十年就行。不快乐,千年万年,也没啥意义。”

    嫦娥听了一笑,说道:“小坏蛋啊,你说得对、说得好。想我活了不知多少年,快乐之日又有几天呢?还不如寻常百姓的快乐多呢。”

    嫦娥想起一件事来,便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来,递给一朗子,说道:“小坏蛋,这个送给你。”

    一朗子接过,见是一串白色的珠链,由几十颗珠子穿成,并不耀眼,适合戴在手腕上。

    一朗子疑惑了,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姐姐怕我到人间饿肚子,没钱买东西吗?”

    嫦娥笑了笑,说道:“小坏蛋啊,这东西名叫传音珠,是用来救你命的。这是我专门为你制作的,经过实验,是很灵验的。”

    一朗子眨着眼睛,翻来覆去地把玩着这个看起来平常的小链子,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奇特之处,大概卖也卖不出高价。

    一朗子问道:“它怎么救我命呢?难道我一遇到危险了,它就会帮我杀敌和摆脱困境吗?”

    嫦娥摇头,说道:“你误会了。是这样的,当你遇到危险之后,只要喊仙子姐姐,我就会立刻派人救你的,救你的人能迅速找到你的位置。”

    一朗子睁大了眼睛,说道:“这么厉害吗?那真是太好了。那你会派什么人去呢?没有腰牌怎么下凡?还有啊,下凡需要多久能找到我?”

    嫦娥解释道:“我们月宫有专用的腰牌,不用玉帝送来,只是不能经常下凡。还好,那天我见了王母娘娘之后,经她帮忙,我月宫的人拿了腰牌可以自由下凡了,但是我不可以随便给。”

    一朗子听了目光一黯,说道:“原来玉帝那个家伙还是在限制你呀,真不是东西,那我的女人们可以随便下凡了?”

    嫦娥说道:“每次只能下凡一人,且一月不能超过一次,下凡者在人间逗留也不能超过三天。”

    一朗子听了脸色沉重,说道:“这也太过分了吧?”

    嫦娥微笑道:“这已经是玉帝最大的恩赐了,这还多亏了王母娘娘和两位贵妃的帮忙呢,你知足吧。”

    一朗子点头,说道:“有机会的话,我应该当面拜谢王母娘娘和两位贵妃的恩德。”

    嫦娥嗯了一声,将一朗子将珠链戴上手腕,又说道:“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对了,这块腰牌是你的。”她又拿出玉帝送来的腰牌。

    一朗子拿起腰牌,想起即将到来的离别,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嫦娥帮他擦干眼泪,轻声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相信吧,咱们会有团圆的一天的。”

    一朗子咬着牙,忍着眼泪,将嫦娥仙子拥在怀里,只觉得亲情之温暖,爱情之伟大,心中干净得像一张白纸。

    在离别那天,嫦娥仙子告诉了一朗子天门的位置,让他将腰牌交给守门的将军。

    到时,他们会放他下凡,并将腰牌缴还。

    嫦娥要求徒弟们,只送出月宫大门,不必远送。她不希望徒弟们多受离别之苦的折磨。

    一朗子先是搂着两位爱妻亲了亲嘴,又一一搂着各位师妹亲了亲。她们脸上虽强露笑容,但笑容背后的凄凉还是清楚可见。

    一朗子最后勇敢地搂住嫦娥仙子,吻住她的红唇,还将舌头伸了进去。嫦娥平常是绝不在徒弟面前表现和一朗子的关系的。可是今天,她也抱住一朗子,也和一朗子纠缠起舌头来。两条舌头缠来缠去的,说不尽的火热和深情。众女看了,没有脸红,而是忍不住落泪不止,只是没有哭出声。

    二人亲吻结束,一朗子向大家挥手,望着她们哭泣的俏脸,正要跳下云端,红棉喊了一声,跑了过去,说道:“你等等。”

    一朗子问道:“红棉师妹,你还有什么事吗?”

    红棉咬了咬红唇,说道:“一朗子,你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说着话,扑进一朗子的怀里,呜呜哭起来,不再有什么顾忌了。众女除了嫦娥之外,也都大放悲声。

    嫦娥很坚强,过去将红棉拉过来,说道:“走吧,一朗子,别叫我们失望啊。到人间去,当一个拯救苍生、行侠仗义的大人物。”

    一朗子嗯了一声,扫过每一张俏脸,飕地一声,跳上云头,很潇洒地来个转身,向天门方向飞去,再不敢回头。他怕回头后,再没勇气离开了。

    他不回头也知道,那些美女们仍在看自己呢。他是个男人,要做男人应该做的事。天天泡在花丛里无所事事,只怕美女也会烦的。

    他站在云上,风驰电掣,任天风吹起自己衣衫,想到人间可能出现的经历,不禁放下离愁,心潮澎湃。他心想:我到底是什么人的孩子呢?我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地步?我的父母是谁?他们是不是还活着?当年抱着我跳崖的老人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呢?如果活着,我应该到哪里去找他呢?

    眼看离天门不远了,即将脱离天界,他不由得兴奋起来了,还有点紧张。在经过天门附近的一座大山时,他听到一声长嚷。他低下头,寻声望去,山顶赫然站立着一个道人。凭背影,他也能看清那是谁。

    他心想:不好,这个老家伙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为了我吧?我得快跑。这么想着,便加速飞行。他心想:只要出了天门,他就不可能那么容易抓到我了。

    哪知道,那道人身子一拔,闪电般向他追来,一边追,一边冷笑道:“一朗子,你跑什么呀?为师已等候你多时了。你就算要走,也应该和我打声招呼啊。”说着,那道人已经追上了。

    一朗子没法子,只好停下身,回过头,强装笑脸,恭敬地跪下,说道:“师父在上,徒弟一朗子给你磕头了,刚才没注意到你老人家。”他心想:这老家伙肯定是来找我算帐,一焰子是他的私生子,他会饶了我吗?

    来人正是他的师父睿松。他接受了一朗子的跪礼之后,说道:“起来吧,咱们的帐也得算算了。”声音冷得像寒风,令一朗子惴惴不安,不知道该不该呼唤仙子姐姐。

    一朗子有些紧张,说道:“师父,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认为你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朗子冷峻的黑脸上露出一点笑意,说道:“一朗子,说得好,总算我没有白养你。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对一焰子那么狠?你们好歹也是师兄弟一场。”

    一朗子情绪稍定,说道:“师父,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和一焰子是什么样的个性,你应该很清楚。从小到大,他害过我多少回?我就是看在同门的分上,才不跟他计较,可是他收敛过吗?他什么时候拿我当师弟了?一次一次害我。就说那次争夺信使的事吧,他竟然在我的茶里下泻药。要不是我机灵,他就得逞了。”

    “按理说,他应该从此改过了吧?可是没有,他还特地到月宫找我挑战,而且把新学的隐身术都用上了,要不是我反应快,我早就成了他的剑下之魂。师父不去责备他,反而责备我,这是什么道理?”他说得理直气壮,有理有据,睿松也无法反驳。

    睿松沉思不语。一朗子又说道:“师父,同样是你的徒弟,为什么你教了一焰子隐身术,而不肯传给我们呢?这又是为什么?”

    睿松老脸一红,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一焰子和我什么关系吗?”

    一朗子盯着睿松,不再惧怕,仿佛是有理者走遍天下的架势,说道:“师父,他跟我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是真的吧?”

    睿松别过脸,面露窘态,说道:“是真的,是我当年还是个浪子时造的孽,没几个人知道。”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师父的私事我管不着,可是一焰子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我,你说我能坐以待毙吗?我上次和他决斗,最后我胜利了。以我和他的过节,我应该要他的命,就是考虑到师父你的感受,我才饶他不死,砍他一条胳膊,已经够仁慈的了。”

    睿松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好,就算一焰子是自作自受,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侮辱过嫦娥仙子?”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变大,眼珠子瞪大,目光中充满了杀机,袖子都不禁颤抖着。虽说嫦娥的回信里说过了,他仍旧怀疑。

    这个问题可令一朗子皱眉。他对师父的性格非常了解,是很要面子的人。如果自己承认的话,便非死不可。为了顾全师父的面子,他只有死不承认。

    他一脸赤诚地说道:“没有的事,是哪个混蛋在你面前诽谤我呀?师父告诉我,我废了他。”

    睿松眯着眼睛,哼道:“真的没有?”

    一朗子嘴很硬,说道:“真的没有。”

    睿松的目光在一朗子的脸上和身上扫来扫去,说道:“不对吧,我看你的身体根本已经不是童男之身了。这个你怎么解释?”

    一朗子一惊,想不到师父这么厉害,连这个也能看出来。他只听说有的人会识处女,但是没听说能识别处男。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师父啊,你真有眼光。不错,弟子的确不是童男之身了。”

    睿松抖着山羊胡子,厉声道:“难道你不是侮辱了嫦娥仙子才失去童男之身吗?”

    一朗子立刻否认,一脸的委屈,说道:“师父啊,我失去童男身,与嫦娥仙子有什么关系啊?师父请想,我若是真的侮辱了嫦娥仙子,那后果会怎么样?我还能活到现在吗?”见睿松的脸上杀气淡了些,又接着说道:“再说了,嫦娥仙子是什么样的人物?是仙子,武功好、法力高,虽不如师父,但是弟子这样的货色,百个千个,也不够人家收拾的,我凭什么去污辱她呢?”

    睿松“嗯”了一声,脸上的阴霾散了不少,但又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失去童男之身的?”

    一朗子眯着笑道:“师父呀,这是弟子的秘密,还用说吗?”

    睿松脸一沉,怒道:“必须说。”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既然师父非要知道,那弟子就招认了。弟子已经与嫦娥仙子的弟子朵云成亲了,就是上无为观送信的那位。”

    睿松大感意外,说道:“原来你成亲了?”

    一朗子说道:“是啊,师父,弟子已经有家室了,这婚事是嫦娥仙子亲自主持的。”

    睿松哼了一声,扫了一眼一朗子,说道:“成亲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师父一声?”

    一朗子回答道:“弟子不敢。我知道师父对弟子一直怀有成见,生怕师父知道后又要生气,因此弟子便悄悄地成亲了,嫦娥仙子也没请任何人。”

    睿松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确实到了成亲的年纪。一焰子年纪也到了,只是他这辈子完了。”说到后面,已有悲伤之意。

    一朗子心中高兴,心想:一焰子的胯下被朵云重重踢了一脚,肯定踢废了。这家伙活该遭报应啊!留条命已经是大幸了,不过朵云这娘们也真够狠。

    想到朵云在床上的各种动作和裸体风情,一朗子的心里便暖洋洋、痒丝丝的,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度享受到她的温情。

    睿松对着他嘿嘿冷笑,说道:“一朗子,这么说,你是一点过错都没有了?既对得起一焰子,又对得起嫦娥仙子,也对得起我了?”

    一朗子回答道:“大致如此,弟子问心无愧。”

    睿松双眉一扬,目光锐利,说道:“我问你,你去月宫送信之后,为什么不回无为观?为什么看到我的书信,也不肯回来?你这不是造反吗?”

    一朗子见他凶相,退了一下,沉吟着说:“弟子不敢回去。一怕师父怪罪,二怕被人所害。”

    睿松嘿嘿两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作为无为观的弟子,不听师命,一意孤行,这就是大不敬。所以,你难逃惩罚。”

    一朗子心中一冷,说道:“师父想要我的命吗?”他可不想死。

    睿松打量着一朗子,说道:“你是我二十名弟子中长相最好,武功最高,头脑也最不错的一个。要我杀了你,我做不到,而且你罪不致死。”

    一朗子心中稍安,说道:“那师父打算怎么惩罚我呢?”

    睿松哼了哼,没有马上回答,说道:“你下凡是为了查身世吗?”

    一朗子回答道:“一是为了查身世,二是为了普及师父的武功,我要让师父的武功天下尽知。”

    睿松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虽然笑得不好看。他说道:“好、好,难得你有如此孝心。对于你的身世,我可明白地告诉你,你的身世不简单。据我判断,你家若不是王侯之家,也是官宦之家,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脸上看起来有股贵族之气的原因。”

    一朗子望着睿松,说道:“师父啊,你手里不是有我的东西,可以帮我查出身世之谜吗?”

    一朗子冷声说:“有是有的,不过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给你。”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这样,弟子先行告退了。”

    睿松呵呵笑了,说道:“一朗子,难道你忘了吗?我还没有处罚你。”

    一朗子胸脯一挺,说道:“没有师父的抚养,便没有今天的我。师父你想罚我,只管来吧,我的命也是师父给的。”他认定他不会杀自己,处罚也不会太重。

    睿松举起巴掌,说道:“好吧,我就轻罚于你。”身子一闪,像一道光般在他的周围绕了一圈,一朗子只觉身上有几处疼了一下。

    睿松回到原地,放下手掌,说道:“好了,我处罚完了,你可以下凡了。”

    一朗子试探着运气,发现丹田之气无法凝聚。他一急,问道:“师父,你把我怎么了?你废了我的武功吗?”

    睿松哈哈大笑,说道:“一朗子,别看你不听我的话,还改了公子哥的打扮,我作为你的师父,没有那么狠心,我不想把你赶出师门。既然你没有侮辱嫦娥仙子,一切就好办。我网开一面,轻轻处罚你。我只是锁住了你的功力,让你的无为功失灵,你现在已经成为普通人了。”

    一朗子听了,脸色一变,说道:“师父啊,你把我变成普通人,那我不成为一个废人了吗?出了天门,我下凡时岂不是要摔死了吗?”

    睿松摆了摆手,说道:“我的乖徒弟,师父哪舍得让你死呢?我把你腾云驾雾的本事还保留着。不然的话,你现在就摔下去了。”

    一朗子心情稍好,说道:“师父,你把我变成普通人了,那我到人间之后,我如何对付敌人呢?”

    睿松摸了摸山羊胡子,一副事不关己的超脱样子,说道:“那就看你的造化和运气了。”

    一朗子双眉紧皱,突然恨透了这个把自己养大的老家伙,说道:“那这功力会被封多久?”他以为这跟点穴一样,时辰到了,自动解开呢。

    睿松得意地笑道:“没有人解的话,永远解不开。”

    一朗子睁圆了俊目,说道:“这么说,我永远没有希望了。”

    睿松眯眼望着远方,淡淡的说:“那也得看你的运气。我这手法,有一个人能解,不过他现在是不是活着,还不好说啊。”说到这,他咬了咬牙,显然是恨透了那人。

    一朗子真想扑通跪倒在地,大声说:“师父,你快帮帮我呀。”但是他忍住了,只是说道:“看来我的命只有靠天了。”他是一个有骨气的男人。

    睿松哈哈狂笑,说道:“一朗子,好自为之吧。你出息那天,我也会为你骄傲。”

    说罢,哼着小曲,得意洋洋地驾云而走。

    一朗子望着他的背影,暗骂了几声,自我鼓舞几句,便接着向天门飞去。不过功力被锁的他飞行速度一下子变慢了。

    到了天门,交了腰牌,天门便徐徐打开,一朗子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天界,然后纵身一跳,跳向凡间,也跳向未知的命运。谁知道他的明天是什么样子呢?只有鬼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