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童下地狱》【第2集】 第二章 鸳鸯戏水

作品:《仙童下地狱

    鱼姬叫道:“一朗子,你要小心了。等我放倒了老怪,再帮你杀虎。”

    老怪嘿嘿怪笑,说道:“你当我的老虎是一只猫那麽好对付吗?来,看我怎麽把你抓住的。”

    双袖乱舞,急风突起,向鱼姬刮来。

    鱼姬不敢大意,连翻几个跟头闪过。从腰上解下细长的腰带,挥动如蛇,向老怪进攻。虽然柔美,却含着无穷的力量。

    老怪尖声叫道:“来得好,来得好。你的身手还是那麽俊。一会儿在床上时,我更要好好领教你的功夫了。”

    说罢,兴冲冲地欺身而上,跟鱼姬斗在一起。

    他并没有再看黑虎。他知道黑虎的厉害,因此不需要担心它。他不相信,黑虎还对付不了一个年轻人。他想,不等自己和鱼姬分出高下时,那青年早被黑虎给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那黑虎确实了得,朝一朗子倏地一扑,快如疾风。一朗子打斗经验丰富,在关键时刻勉强闪过。只听哧地一声,衣袖已经被去一块,吓得一朗子冷汗都流出来了。

    他嗖地拔出长剑,如临大敌,心说,我若连这只畜生都对付不了,那我还叫什麽男人??我还有何脸面面对无为观的师弟们呢?

    那黑虎低头撅臀,高啸几声,像是吃人的信号,然後,又凶猛地冲过来。这次,是咬一朗子的大腿。那个狠劲儿,快劲儿,猛劲儿,绝不是人间的老虎所能相比。

    一朗子一边闪腿,一边挥剑,一连几剑,都砍在黑虎的脖子上。只听铛铛铛几声,犹如砍在铁上。老虎没伤着,他的剑都要卷刃了。

    一朗子大惊,心说,坏了。我伤不着它,岂不是只有被伤的份。这老虎这麽厉害,用不了多久,我就完了。

    那边的黑山老怪哈哈狂笑,说道:“小子,你这回知道厉害了吧?嘿嘿,告诉你吧,这老虎刀枪不入,岂是你能伤得了的呢?你就等死吧。它已经吃过一百八十个人了。你是第一百八十一个。很幸运的。“鱼姬一边抖着袖子攻击,一边喊道:“一朗子,这老虎的眼睛最弱了。你刺中它两只眼睛,它就死了。“老怪听了,大叫道:“胡说八道。“双掌如山,排山倒海地攻来,逼得鱼姬连退数步。偷眼瞅着一朗子被老虎扑得东躲西闪,却是乾着急没办法。

    老怪笑道:“鱼姬,你跟我走,乖乖从了我。我会放过那小子的。反正那小子是给花王戴的绿帽子,也不是给我戴的。“鱼姬凤目瞪大,痛?道:“放狗屁。”

    腰带一扯,如同棒子一样笔直,快如闪电般向老怪打去。

    老怪哈哈大笑,说道:“好,我就喜欢你这个性子。在床上玩起来,也一定很有味儿。”

    大袖飞扬,一一化解招数。

    那边的一朗子知道老虎的死穴所在之後,在闪躲的同时,传往眼睛上刺。那黑虎也是通人气的,知道一朗子在对自己的要害下剑,因此,进攻得更为猛烈了。

    一朗子眼看着老虎步步紧逼,自己没法伤它,便练起追风剑法来,将自己的周围形成一道无形的围墙。那黑虎虽勇猛,一时半会儿,也攻不进来。双方在激烈地胶着着。

    一朗子心中着急,偷眼看鱼姬那边。正打得云朵乱飞,天地变色,夹杂着老怪的怪笑声,调笑声,以及鱼姬的娇呼声,怒斥声。瞧那架势,暂时是没法分出胜败的。

    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可决定他们二人的胜败。他一边对付黑虎,一边心思百转,思考破解之术。他知道这样下去,绝不是办法。时间拖久了,自己体力下降。黑虎便有机可乘。

    在黑虎袭击他後背,从後边扑上来时,一朗子一矮身,长剑立起,刺向黑虎的阳具。他以为这下又是刺在铁上,不想,这里也是黑虎的软肋所在。这里并没有修炼到刀枪不入。

    这一剑下去,虽没刺穿它,也叫它吃痛,流血了。黑虎受伤,更为疯狂,向一朗子猛冲。一朗子躲过。它的身子擦过,那尾巴一卷,象鞭子一样抽来。一朗子反应奇快,但还是被尾尖扫过左臂,痛得他得差点落泪,以为骨头碎了呢。幸好是尾尖呀。

    黑虎迅速转身,再度嘶咬。一朗子一个侧身,剑紮虎眼。黑虎大啸一声,猛抬头,咬断长剑。嘎吧嘎吧几声,竟把断剑吃到肚子里,还得意地昂头啸几声,像是在向一朗子示威。

    一朗子还握着断剑,双目因怒欲裂。在黑虎再向他扑来时,他一咬牙,一闪一躲,右手一扬,射向虎眼。

    黑虎见他不躲,以为他绝望了呢。想不到他将剑当暗器了。那一剑又快又准。它再躲已经来不及了。虽运气在眼,仍被刺入。

    一声惨叫,那剑身没入一半。从虎眼中淌出鲜血。那边的老怪见虎受伤,心痛不已,大叫一声,转身想过来。

    鱼姬心情变好,嘲笑道:“老怪呀,你别跑呀,你不是还想跟我上床吗?”

    腰带猛缠,斗得老怪手忙脚乱,分不出身?明黑虎。

    那黑虎果然了得,虽受重伤,仍不後退。虎头一甩,那断剑从眼中掉落。又怒啸一声,疯狂地朝一朗子奔来。它要报仇雪恨,全然不顾血流如注。

    一朗子展开身法,赤手空拳地应付。他的身法相当好,在无为观,除了师父之外,无人能比。尽管这样,他也不如老虎快。一个躲闪不及,又被黑虎咬掉一段裤腿,露出皮肉来。

    一朗子火了,向黑虎叫道:“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不然的话,我把你另一个眼睛也捅瞎了。让你变成一只瞎老虎。你现在躲开还来得及。否则,你就没命了。”

    黑虎现在一眼冒血,已失去刚才的威风劲儿了。现在看来,倒象一只疯虎。

    疯虎虽不威风,但是很有杀伤力。

    黑虎不为一朗子的言辞所动,仍然一波又一波的发动攻势。一朗子手中没剑,拳脚功夫虽好,也不敢跟黑虎搏斗。无奈之下,他利用自己的腾云驾雾进行游斗。黑虎也会这个。一朗子飞到天上,它也追到天上。一朗子落到地上,它也跟到地上,基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当他落地时,他希望下边是崇山峻岭,或者丛林茂密。哪想到呀,下边竟是开阔的平地。只稀零零地长着几棵小树,根本不能当保命的掩体。妈的,人要是倒楣,喝凉水都塞牙。

    他在前边时而左拐,时而右转。那老虎速度更快,使他险象环生。好不容易看到树後边有一个湖泊,他毫不犹豫地飞去,落在湖中心。不想,那水太浅,刚没膝盖。老虎猛啸着,也追上来了。

    他又返回平原上。黑虎又不客气地如影随形。一朗子一回头,妈呀,老虎嘴几次伸前,要咬到自己屁股了。

    他只好再度加速,远离虎嘴。他已经满头大汗了,体力消耗不小。又跑了一段,他实在跑不动了,弯腰喘气,看着逼近的老虎。老虎在他对面五六步外停住,也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它身上也给汗润湿了。那只已经不流血的虎眼看起来那麽丑陋,那麽恐怖。

    一朗子一指老虎,一脸的气愤,说道:“咱们今天胜负已分,不用再打了。再打下去的话,你另一只眼睛也完了。”

    老虎的独眼透着怨气,又大啸几声,没有马上进攻。它也大声喘着气。

    一朗子又说:“我能弄瞎你一只眼睛,我也一样能弄瞎你另一只眼睛。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吧。”

    他喘了几口气,又做出马步蹲裆式,一拳在前,一拳在後。还瞪起眼珠,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只是他是一个帅哥,虽努力装扮,凶气究竟差点太多,比黑山老怪可差得远了。

    没等黑虎有所反应,他身後传来一声冷笑,说道:“你吓唬它也没有用。这只黑虎又不是傻子。看来你今天要被吃掉了。小淫贼。”

    这声音又冷,又充满怨气。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一朗子回过头,果然看到朵云走了过来。苗条的身段穿着绿裙,隆起的胸脯随着她的步子微颤。青春洋溢的脸上容光焕发。只是看向一朗子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

    一朗子突然看到她,象在黑暗中看到曙光,象在沙漠中看到绿洲,象在荒岛上看到生机。那种狂喜、兴奋难以言表。

    他完全忘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和过节,剩下的全是亲情的温暖和温馨。

    他大喜过望,跑过去就将她搂在怀里,还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两口,说道:“我的心肝宝贝儿,你可来了。这老虎要吃我呢。”

    朵云大羞,俏脸飞红,心跳几乎停止,犹豫一下,才将他推开,白了他一眼,说道:“少套近乎。我可不是你的心肝宝贝儿。我又不是洛英。你被老虎吃掉才好呢,省得烦人。”

    大敌当前,一朗子一下子勇敢了。朵云的出现,非常必要。一朗子厚着脸皮,拉起朵云的手,说道:“朵云?,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前如果得罪你了,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等解决了老虎,我给你跪下都行。”

    朵云被他握着手,再看他衣服破烂,狼狈不堪的样子,心也软了,但还是说:“你不是讨厌我吗?我不是配不上你吗?你拉着我干什麽?”

    说到心痛处,朵云已经美目含泪,差点哭出来。

    一朗子连忙将她搂在怀里,微笑道:“我那都是气话,是故意气你的。其实你虽然脾气大了点,说话冲了点,可我还是喜欢你的。我恨不得脱光你的衣服,天天和你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呢。”

    朵云俏脸发烧,粉拳砸了他一下,说道:“大色狼,你可真下流。”

    脸上却露出开心的笑容。一切的矛盾和怨恨全都烟消去散了。

    看着她笑得那麽开心,那麽美丽,一朗子真想将她给干了。可是不行啊,跟前还有只大老虎?。

    □    □    □

    朵云在一朗子的耳边问:“怎麽对付这只黑老虎?”

    一朗子心里有数,低声说:“鱼姬姐说了,这黑老虎最弱的部位是眼睛。你看到了吧?它瞎了一只眼睛,就是我刺的。咱们就对着它的那只好眼睛下手。我责任吸引它。你呢,找准机会,将它那只眼睛刺瞎,它就完蛋了。”

    朵云回答道:“没问题。”

    那只老虎见二人窃窃私语,料想是对自己不利。它忍着阳具和眼睛的疼痛,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在这对男女相依相偎之时,它猛地冲了过去。

    二人连忙分开。一朗子叫道:“瞎老虎,我在这儿?。有本事来追我呀。”

    由於瞎了一只眼,它的视力受到影响。一朗子专门往它那瞎眼睛不方便看的角度闪躲。这使黑老虎越发恼怒。它的本事全往一朗子身上招呼。一会儿是狠扑,能扑倒一棵大树;一会儿是虎爪狠抓,能把人抓烂;一会儿是以尾当鞭,使劲一扫。

    因为有了朵云的到来,一朗子精神大振。他已经能有效地应付黑虎了。交战几十个回合,黑虎使连遇凶险,但就是不能伤到它。

    情急之下,老虎使出绝活来。只见它大嘴一张,从嘴里喷出一股火来。一朗子大惊,不曾想这老虎还有这本事呢。他反应敏捷,连忙闪身,还是叫老虎把一部分头发烧焦了。

    在他惊魂未定时,黑虎已电光石火地将一朗子扑倒,双爪按住他的肩头,大嘴咬他的脸。一朗子心惊胆战的。这要是让它咬一口,就算不死,帅哥也变成猪哥了。

    他运起无为功法,双臂叫劲儿,跟黑虎较量。脑袋也左摇右摆。黑虎连咬几口,都不能得逞。

    一朗子知道这可不是办法,连忙叫道:“朵云?,快点砍它,快点杀它。你不弄死它,你可成寡妇了。”

    朵云看得眼花缭乱,何尝不想帮他呢?只是不知从哪儿下手。她见形势危急,便举剑连连砍老虎身上数处,只听铛铛之声响过,老虎啥事儿没有。虎尾巴一轮,差点扫着她。

    她想刺黑虎眼睛,黑虎全力防范,不让她得手。这使朵云不敢乱动,生怕伤着一朗子。

    一朗子心急之下,突然想到法子,说道:“我的好姑娘?,你忘了,你会隐身术的。”

    朵云听了一笑,说道:“我怎麽这麽笨??我都急忘了。放心,黑虎马上就死了。”

    就在黑虎对一朗子进行最後一次嘶咬,一朗子几乎难以躲过时,朵云隐身了,一剑刺入虎眼,直刺到底。黑虎惨叫一声,血液飞溅,还是对一朗子咬了下去。

    一朗子使出全力,一脚踢出,将老虎踢飞,跌进湖水之中。在水中挣扎了几下,便沉没了。水面上冒了几个泡之後,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一朗子长出一口气,往绿草地上一躺,四肢大开,再不愿动一下。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要不是朵云前来相助,自己能不能活下来,真是难料的。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的功夫不错,今日跟老虎搏斗,连只畜生都斗不过,还谈什麽功夫高手呢?要是被睿松师父知道,他一定会笑掉大牙吧?不过自己不能斗败老虎,他也有责任。

    他会那麽多的本领,如果倾囊传授的话,别说这一只老虎,就是十只八只的,也不在话下。作为师父,他实在是太自私了。难道他真要把一身的本事都带到棺材里去吗?

    朵云回到一朗子跟前,说道:“一朗子,黑老虎死了。那个女人又跟黑山老怪斗个不相上下。咱们快趁此机会跑吧。再不跑的话,咱们就跑不成了。”

    说着话,伸手去拉一朗子的手。

    一朗子一使劲儿,朵云便倒下来,落进他的怀里。一朗子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我可没强迫你呀。”

    说着话,向她的脸上亲去。

    朵云又羞又急,嗔道:“一朗子,你个大色狼,死淫贼。这都什麽时候,你还有这个兴趣。快点起来。保命要紧。”

    他的脸被溅上鲜血了。

    一朗子抱着她不放,说道:“朵云?,你让我亲三下嘴儿。我就放开你。”

    朵云直摇头,说道:“你可真是个无赖啊。快点放手,等咱们跑出去,再说亲不亲的事儿。”

    一朗子哪里肯放。朵云又不让他亲。二人搂抱在一起,在绿草地上象球一样,一会儿滚过来,一会儿滚过去的。朵云实在没法子,就一把抓向他的胯下。一朗子有点疼,连忙放开她。

    朵云站起来,幸灾乐祸地说:“看你以後还敢不敢欺侮我。下次,我把你给捏化了。”

    说着,嘻嘻笑起来。

    一朗子站着,捂着胯下轻揉,皱眉道:“朵云?,你真舍得下手啊?要是捏坏了,你师父第一个饶不了你。”

    朵云满面桃红,楚楚动人。她的美目白着一朗子,说道:“你活该呀,谁叫你没安好心。快走吧,跟我回月宫。”

    一朗子望望远外的半空,两个人影仍在缠斗着。他看得出,鱼姬已经落了下风。她是一个女人,又长期昏迷,功力大打折扣。时间一长,自然有些支援不住。

    一朗子对朵云说道:“朵云?,你先回去吧。等我解决了这里的难题,我再回去跟你们会合。”

    朵云双手抱住一朗子的胳膊,凝视着他,说道:“一朗子,有什麽难题要解决呢?不就是你为了救人,把那个女人给干了,那个女人缠着你不放吗?这有什麽难的?你也不是故意要占她便宜。是你救了她,她应该感谢你才对。”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你说得不错,就是这个事儿。可是并不象你说得那麽容易解决。她总认为我对不起她,是强奸她。她心里有气。她让我跟她去冷香谷去一趟。我已经答应了。”

    朵云拉了拉一朗子的胳膊,说道:“你别傻了。你把她给干了。她心里恨着你呢。谁知道冷香谷是什麽地方呢?也许是地狱呢。她要让你下地狱。你还是跟我快点跑吧。别死脑瓜骨了,被人杀了,还偷着乐呢。

    一朗子严肃地说:“我意已绝。你不要再劝我了。你还是先走吧。别在这儿跟我冒险了。“朵云固执地说:“你不走,我也不走。你要是死了,也有个收屍的人?。“一朗子听罢笑了,说道:“我要是死了,你可不准哭啊。“朵云呸了一声,说道:“好人不长寿,坏人活不够。“一朗子满意地点头,说道:“看来我就是坏人了。”

    他望着远处恶斗的二人,有了主意。他轻飘飘地飞到湖面上,探手抓起黑虎的屍体。将长剑拔出交给朵云之後,拎着虎屍向二人腾云而去。

    来到近前,鱼姬见他脸上有血,衣服不整,但还没受大的伤害,非常欢喜。

    一朗子朗声说:“老怪物,你的老虎太没用了。两只眼睛都被我刺瞎了。你也乖乖地投降吧,不然的话,你也会跟你的老虎一样,去见阎王的。”

    说罢,手上用力一掷,虎屍向黑山老怪掷去。

    黑山老怪接住虎屍,涕泪横流。鱼姬把握机会,一脚踹上去,踹中他的胸口,使他连吐几口鲜血。

    他擦擦嘴上的血迹,用手指着一朗子,骂道:“臭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落到我手里,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我要给我的黑虎报仇。”

    一朗子胸脯一挺,傲然笑道:“你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只管找我好了。我一定会给你机会的。”

    黑山老怪狠瞪了几眼一朗子,又深深地望了一眼鱼姬,爱怜地抱着虎屍,失魂落魄地飞走了。

    一朗子看鱼姬时,只见她头发已经乱了,香汗淋漓。可见刚才打斗时用力之多。鱼姬瞅着一朗子,嫣然一笑,笑得好灿烂,说道:“好弟弟,你真行,到底弄死他的黑虎了。真好,咱们胜了。”

    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只觉得热流从对方手上传来,弥漫全身,说不出的舒畅。

    朵云从远处嗖地飞来,将一朗子的手拉开,瞪着鱼姬说:“你这个女人,真是厚脸皮呀,干嘛拉他的手呀。他又不是你男人。你男人是花王。”

    鱼姬这才注意到一位绿衣美女,一副吃醋的表情。鱼姬笑盈盈的,问道:“小妹妹,你是谁呀?一朗子确实不是我的男人。难道他是你的男人吗?”

    朵云哼了一声,以敌视的眼光盯着鱼姬,说道:“我是嫦娥仙子的大弟子朵云。一朗子虽是无为难的弟子,但是他跟我们月宫有着密切的关系。请你自重,以後不要没皮没脸的缠着他。他也不欠你什麽。”

    鱼姬听了这话直皱眉,觉得非常反感。她面带冷笑,说道:“我跟一朗子的事儿,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还是离我远点吧,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伤到你呀。”

    朵云大怒,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叫道:“难道我还会怕你吗?”

    说罢,拔出长剑,挽了个剑花,便鱼姬刺去。

    □    □    □

    一朗子生怕朵云吃亏,连忙叫道:“朵云,快住手。你不能这麽做。大家都是自己人。”

    朵云不听,连刺数剑。每剑都是狠辣招数。鱼姬一边避让,一边笑道:“这剑术还不错,只是火候还差一些。”

    朵云哼道:“虽差一些,也足以刺你几个窟窿了。”

    使起隐身术,连绵不绝地指向鱼姬的要害。

    鱼姬左躲右闪,仿佛能看清她似的。一朗子大感兴趣,不知道她是如何破解隐身术的。如果自己学得了这招,以後就再不用怕朵云发威了。

    没过几个回合,只怕铛地一声,朵云的剑掉落,而她本人也现出身形来,向後倒去,合着眼睛,人事不醒。

    一朗子连忙抱住,关切地问道:“鱼姬姐姐,她怎麽了?”

    鱼姬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笑了笑,说道:“一朗子,你很关心她。你怎麽不问我多麽累呀。对付完老怪物,还得对付你的女人。”

    一朗子解释道:“姐姐误会了。她并不是我的女人啊。”

    鱼姬笑容变浓,凤目望着一朗子,说道:“既然不是你的女人,那就好办了。你说,咱们是把她随便丢下好呢,还是乾脆杀掉呢?”

    一朗子脸都变色了,大声说:“鱼姬姐姐,你绝对不能这样做的。她跟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她虽然爱冲动,爱发脾气,可她心眼挺好的。我可不准你伤害她呀。”

    鱼姬格格笑了,笑得春光灿烂,红唇翘翘,说道:“一朗子,我只是逗逗你。看你紧张那样儿,汗都出来了。如果是个臭男人,用剑指着我,我一定不饶他。可是换一个漂亮的姑娘,我不会计较的。再说了,她也是因为你才向我舞刀弄剑的。她是喜欢你了。”

    一朗子听了,一块石头落了地。别看朵云和自己处处作对,处处为难自己,但是并不表示彼此就是仇人。此刻回想,朵云和自己闹矛盾,主要还是因为对自己有意思。不然的话,她为什麽不跟别人闹呢?女人的心思真是怪怪的。连表达爱意也要这种方式。这样的姑娘真有味道。

    鱼姬遥望一下前方,说道:“离冷香谷不算远了。咱们这就走路吧。”

    一朗子将朵云抱在怀里,望着她熟睡般的面孔,是那麽宁静,那麽甜美,再没有平日的任性和霸道了。她的身体不重,搂着真舒服。若非有人在旁,一朗子真想亲个够;亲她的红润而鲜艳的双唇。

    一朗子抬头望着鱼姬,说道:“姐呀,要不我先把她送回月宫。然後再和你去冷香谷吧。”

    鱼姬听了,脸色一暗,坚决地说:“不可以。你要是回月宫了,你还能出来吗?嫦娥那娘们还能放你出来吗?她怕我伤着你,肯定会看住你的。你哪儿都跑不了。”

    一朗子望着她成熟美艳的脸,说道:“姐姐,你决定没有,要向我怎麽报仇呢?”

    鱼姬眯着凤目笑了,笑得那麽神秘,那麽暧昧,连牙齿都带着笑意。她板着脸说:“怎麽?你怕了吗?我初步打算把你从云朵上扔下去,把你摔成肉饼。你看这麽报仇怎麽样?”

    一朗子苦笑两声,说道:“怎麽报仇都行,不过不要殃及无辜。”

    他低头瞅瞅睡着的朵云。

    鱼姬沉吟着说:“既然不能杀,又不能扔,那麽只好带着她了。放心吧,咱们的事儿和她无关,我不会伤她的。好了,别再浪费工夫了。”

    一朗子嗯了一声。在鱼姬的引导下,两人继续飞行。有了朵云在怀,一朗子再没有机会抱鱼姬了。

    鱼姬不时瞅向一朗子,多少有些不自然。他们中间多了一个姑娘,本来的好气氛被破坏了。

    不久,他们来到了冷香谷。这是个风景优美又人迹罕至的地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是群山围着一个山谷,每一棵树都绿得要冒油。山谷多花,各式各样,花香阵阵。这里的空气也带着凉意。难怪这里要叫冷香谷呢?

    二人按落云头,落在谷底。脚下是毛茸茸的绿草,既绵软,又不影响人走路。四面是长长的山岭。山上长满了奇花异树。抬头望,天空都变小了。

    一朗子观察着环境,说道:“鱼姬姐姐,这里真美呀,跟我们无为观差不多。你是怎麽发现这个地方的?”

    鱼姬陶醉般地合上美目,说道:“那是我和花王刚成亲不久。我陪他出来采药,无意中就发现这个好去处了。我们还在这里盖了一座小楼,在这里度过了蜜月期。”

    一朗子听得悠然神往,追问道:“我的好姐姐,蜜月期间,你是不是很爽呀?”

    双目盯着她的俏脸。

    鱼姬的美目在他的俊脸上一瞪,轻哼一声,娇嗔道:“小淫贼,你真下流。不问别的,偏问这个。”

    横他一眼,快步走了。

    一朗子望着她细腰扭着,肥臀摇着,心里说,她的肉体真好,可以跟嫦娥姐姐一争长短了。也不知道以後还有没有机会再干她几次。这麽美的女人,不干她太浪费了。

    唉,我刚才问她的话,可没有邪意,是她想得太多了。

    鱼姬将一朗子领到一座小楼前。它只有二层,是个竹楼。每层两个房间。外形小巧而精致。楼前是空地,挨着空地是一个小湖。湖水清可见底,水里的游鱼和绿油油的水草看得明白。

    一朗子楼前楼後看了看,夸道:“真漂亮呀。这是谁设计的?”

    鱼姬微笑道:“当然是我了。我设计的,花王动手。”

    一朗子点头道:“果然不错。这小楼背倚青山,门对湖水,还有鸟语花香之妙,真是世外桃源?。”就来

    鱼姬开心地笑了,说道:“你愿意的话,多在这儿呆几天。”

    一朗子扬了扬眉毛,说道:“难道你不找我报仇了吗?”

    鱼姬眯了眯凤目,观赏着山光水色,柔声说:“我并没有说马上报仇啊?”

    接着又说:“你把朵云放下吧,别抱着不放了。你要是真喜欢她的话,我帮你把她变成你老婆。你看怎麽样?”

    一朗子听得心里发痒,笑了笑说:“我把她放在那儿最合适呢?”

    鱼姬抬头望着小楼,说道:“你把她放在楼上的房间吧。记住呀,是西边的那间。不许放错了。”

    一朗子嗯了一声,抱着朵云进楼了,按着鱼姬的嘱咐,放在西边的房间里。

    房间里挺简单的,竹床竹椅的,梳粧台都是竹子的。手工精巧,受看。

    放好朵云,关好门。鱼姬领他进了东边的那间。关上门,打开窗子,那美景仿佛清泉一般涌进来,让人的胸怀为之一畅。

    鱼姬抄起桌上一壶,说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弄点泉水喝。”

    一朗子忙说道:“鱼姬姐姐,还是我去吧。你已经很累了。”

    鱼姬理了理鬓发,淡淡一笑,说道:“让你去,你也找不着。”

    身子如鸟,从窗口飞了出去。动作之快,动作之美,令一朗子佩服。

    好一会儿,鱼姬进屋了。除了水壶之外,还握了一束野花,有红有黄有粉有绿的。她将花放在鼻下闻闻,又插入瓶子。这才倒水给一朗子喝。

    一朗子喝进嘴里,只觉冷香满口,说道:“这简直是琼浆玉液呀。这地方真好。来,鱼姬姐姐,你也多喝点。”

    鱼姬小口小口地喝着,象品茶一样的心醉。她刚才已经洗过脸,梳过头了,越发显得肌肤胜雪,俏脸生春,双眸如水,风情万种。看得一朗子眼睛发直,真想搂进怀里胡来一番。他可没有那个胆子。万一惹恼了她,她真对自己下手可如何是好。

    二人隔桌而坐,坐在竹椅子上,喝着甘甜的泉水,目光不时相遇,心里激起无数的浪花。时而是热烈的,奔放的,时而又是紧张的,冷淡的。

    单独面对这个小男人时,鱼姬无论如何做不到风平浪静,心如止水。

    一朗子望着她黑宝石一样亮的美目,问道:“鱼姬姐姐,那花王会不会找到这里来?他那麽在乎你,肯定会四处找你的。”

    鱼姬放下水杯,站起来望着窗外的绿色,说道:“暂时不会儿,但终究会找到这儿来的。你怕不怕?”

    她转脸对着一朗子,双手抱膀,笑盈盈地瞅着一朗子。那胸脯好突出呀。想到里边的风景,想到自己曾经尝过它的味道,他心里痒丝丝,又非常自豪。

    一朗子不敢造次,努力避开她的目光,说道:“我已经不怕了。因为等他来的时候,姐姐已经报完仇了。我说得对吧?”

    鱼姬开心地大笑,笑得花枝乱颤,丰胸起伏,笑声悦耳,如同仙乐。一朗子不敢多看,生怕受了诱惑,对她无礼。

    鱼姬好不容易止住笑,走过来,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说道:“一朗子呀,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杀你的。虽然,你算是我的野男人,但毕竟也是我男人?。我已经想出最好的报仇方法了,你也满意,我也满意。”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那是什麽法子?说来听听。”

    心说,只要不是伤害我的,我都能接受。

    鱼姬妩媚地一笑,魅力无限。她双臂勾住他的脖子,侧坐在他的大腿上。身上的体香一下子便唤醒了他男人的欲望。

    □    □    □

    受到诱惑的一朗子,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腰,伸嘴要亲她。鱼姬以手挡住他的嘴,笑眯眯地望着他,说道:“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占了我最大的便宜。我觉得好吃亏。我得和你算帐。告诉我,咱们好过之後,你还想不想再和我干那事儿?”她的脸上露出又羞又不安的神情,煞是迷人。

    一朗子的双手下滑,放在她肥美的屁股上,随心所欲地抓着,捏着,两眼放光地说:“想呀,当然想了,想了不止一次两次呢。你的身子真好,让我想把命都搭你身上,我都愿意。”

    鱼姬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你说什麽呢?把我说得跟祸水一样。我现在坐到你怀里,让你乱摸,你心里一定觉得我下贱吧?”

    一朗子连忙表示道:“哪有的事儿呀?在我心里,鱼姬姐姐和嫦娥姐姐一样,都高不可攀的仙子一类的人物。我可没敢瞧不起你。老实说,我早就想勾引你了。可我不敢,怕你不乐意。”

    鱼姬听了满意,问道:“你真的这麽想吗?拿我和她比。”

    一朗子一脸诚恳地说:“是真的。否则,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鱼姬笑得凤目弯弯,说道:“好了,不要发誓,我信你就是了。”

    一朗子一手搂她腰,一手探入她的胯下抠弄。鱼姬吃吃笑,忙从他的怀里挣脱,说道:“小淫贼,又要祸害我了。”

    一朗子一脸的失望,说道:“姐姐呀,我很想再和你尝尝那销魂滋味儿,难道你不乐意吗?”

    鱼姬一皱眉,说道:“我觉得那麽做,对不起花王啊。我可是他的老婆,怎麽能跟别的男人乱来呢?”

    一朗子笑道:“咱们已经有过一次了。这种事儿,干一次,和干十次百次,有什麽区别呢?”

    鱼姬很认真地说:“那可不一样。咱们第一次做那事儿,是为了救人,而且我什麽都不知道。现在不同了,我很清醒的。让我清醒着去和别的男人那个,我缺少勇气啊。”

    一朗子已经察觉她动情了,便站起来,将她搂在怀里,说道:“姐姐,我知道你也想干这事儿。你也是个女人,也很喜欢被男人插进去。来吧,就当是我强奸你好了。花王问起来,就说责任全在我。”

    一手攀上高峰,仔细地揉搓着,对那乳头,自然更不会客气。

    鱼姬被弄得娇躯发软,说道:“我刚才和那个老怪物打了一场,出了好多汗,我得去洗洗。”

    一朗子就势说:“咱们一块洗吧,我可以给你搓背。”

    鱼姬娇嗔地扫了他一眼,说道:“你在我身边,我还能洗澡吗?应付你这个淫贼还应付不过来呢。”

    说罢,快步下楼了。

    一朗子心里痒痒的,也想跟着。他也不忘了看看朵云。这小美女仍躺在床上睡着呢。鱼姬封了她的功力,还点了她的睡穴。估计她得睡好久才能醒来。

    一朗子下了楼,只见鱼姬已经站在湖边脱衣了。在蓝色的天空下,在湖光山色中,一件件衣服从她的身上落下。

    一朗子在她身後暗呼过瘾呢。看美女脱衣服,也是一种享受。

    鱼姬怕羞,剩下肚兜和内裤时,就脱不下去了。她回头嗔道:“你把脸转过去。你看着我,我脱不下来。”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你身上哪块地方我没有见过呀?不如,我帮你脱吧。”

    那裸露的胳膊和细腰、玉背,都看得他阳具一跳一跳的。

    他也不管她同意与否,上来将她的肚兜绳解开。肚兜没了,两只大白桃般的大奶子露出来了。颤颤巍巍的,很壮观?。

    鱼姬忙双手捂住乳头,瞪他一眼,说道:“你看你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标准的大色狼。”

    一朗子一脸的淫笑,说道:“我的鱼姬姐姐,色狼就色狼吧,反正我也不是没有射过你。”

    眼睛在她光光的上身扫视,双手褪她的亵裤。最後一件衣服没了,粉光滑腻的大屁股出现眼前。真够白,真够丰隆,真够翘的。看得一朗子垂涎三尺。深悔当日在床上摸得太少了。

    屁股下的两条大腿,也是美得无懈可击。这成熟、撩人的肉体,让一朗子冲动得想立刻推倒大干特干。

    鱼姬羞怯地说:“你的眼神好吓人?,象一只狼。”

    她的俏脸艳如玫瑰,说不尽的妩媚和勾人。

    一朗子实在忍不住了,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连摸带捏的。没几下,屁股上便出现了红色的手印。真嫩呢,嫩得能掐出水来。

    当他的手指深入臀沟,想探入小溪时,鱼姬一扭屁股,摆脱了他的纠缠,眯眼笑道:“我去洗澡了,不接受你的骚扰。”

    扭腰摆臀地向湖中走去。

    那个大屁股摆动时,细一看,下边还露着一些绒毛呢。只是看不清小溪的现状。估计那里已经流水潺潺了吧?

    一朗子瞅着她走向湖中,水慢慢没着,大腿不见了,屁股不见了,腰也不见了。当她回头冲他笑时,奶子也不见了,只剩下脖子和脑袋了。

    她的笑容是最勾人的那种,是最能挑起男人的欲望的那种。她此时再不是端庄而稳重的少妇了,而是能将男人打入地狱的性感尤物了。

    湖水使鱼姬快乐起来。她一会儿在身上擦洗,一会儿又在水中游泳,快乐得象一条美人鱼。脸上露出着愉快的笑容。

    一朗子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了。几下子就把自己脱个精光,挺着那根翘起多高的玩意,向她冲去,嘴里叫道:“我的好姐姐,我来陪你了。”

    鱼姬看得清楚,一个一丝不挂的青年向自己跑来。那根硬起来的大棒子随着他的跑动,一颤一跳的,标准的淫贼象徵。她知道将会发生什麽。她的芳心跳得厉害。矜持使她向远处游去。

    一朗子大叫道:“我的好姐姐,你不要走啊。我来帮你洗澡来了。等等我。我以前也帮师父擦过背的。”

    鱼姬在水中游着,自由得象条鱼。她回头笑道:“只要你能抓到我,我就从你。否则的话,以後我也不让你碰。”

    一朗子胸有成竹地说:“姐姐,我一定胜利完成任务。”

    鱼姬在水中踩着水,说道:“我可说明白呀。你不准使用武功,也不准飞行。只能凭水里的本事抓到我。”

    一朗子拍拍胸脯,说道:“我要是抓不住你的话,你就主动扑过来吧。我保证我不会跑的,让你干个够。”

    鱼姬笑?道:“你真不要脸,真下流啊。”

    一朗子厚着脸皮说:“嘿嘿,一会儿就会让你下边流的。”

    说着话,已经游起来,快速向鱼姬追逐。

    一朗子的水性还真不错,有模有样的。这都得利於师兄弟闲来无事儿,也到山中的水里嬉戏。日子久了,他们无为观的男人没有水性不好的。

    鱼姬一边娇笑着,一边闪躲着。好几次在关键时刻,都被鱼姬象泥鳅一样逃脱。有时,她乾脆紮个猛子,潜入水里。这可难坏了一朗子。虽说水清澈吧,可是潜得远了,也不容易在这个湖里找到一个人。

    这也难不住一郎子。当鱼姬潜水时,他站立不动。当他发现某此水花闪动,知道她要露面了,便自己也潜水了。朝着她要冒出的地方游去。当鱼姬四处张望时,她突然出现了,在她的後边抱住她,并洋洋得意地说:“我的好姐姐,现在看你往哪儿跑。”

    鱼姬靠在她的怀里,闻着他的男人气息,说道:“我还是落到你这淫贼的手里了。你可得温柔一些,别弄疼我了。”

    一朗子的阳具早硬得跟大炮一样了。此刻抱住她,在她的屁股上磨擦着。不一会儿,那大棒子便顶进她的臀沟,往小溪里进军了。

    鱼姬吃吃笑着,扭腰摆臀,就是不让进入。一朗子说道:“姐姐呀,-就来让我插进去吧。我都憋半天了,会憋出病来的。”

    鱼姬回眸一笑,说道:“你自己没本事,可别怨我没给你机会呀。”

    一朗子吻上她的红唇,激情地亲着,舔着,下边的肉棒子触了几下,便触到穴口上了。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插一点进去,又自动滑出来了。一连几次滑出,连鱼姬都暗叫可惜了。

    下边的性器玩着亲密接触游戏,上边的唇舌也忙得够戗。二人的舌头都伸出嘴外,甜蜜地舔着,撞着。双方的呼吸都象火一样热,眼神都不正常了。

    由於下边总是不能顺利,双方都急了。一朗子喘着粗气说:“我的好姐姐,你别再逗我了。换个姿势,让我干你。”

    鱼姬面若桃花鲜艳,在欲望的作用下,她不再矜持和害羞了。她转过身子,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双腿盘在男人的腰上。

    一朗子托住她的大屁股,下边的器官又开始磨擦。上边的大舌头进入鱼姬的嘴里,和小香舌继续玩着。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不必用手,那根大肉棒就顺利地顶进了小嫩穴。

    当大肉棒完全顶到根时,鱼姬发出欢快的叫声。双臂将一朗子搂得更紧,大屁股也不安分地动起来。那小穴的夹弄,爽得一朗子喔喔地叫着,只觉得魂儿都飘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