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雕】四十一章

作品:《笑傲神雕

    作者:zwkooo。

    字数:7720。

    四十一章 龙游浅水。

    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在中年汉子左肩,说是中年,面相却

    也不显老态。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那中年

    汉子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

    拆了三招,中年汉子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少年顶门。那少年避向右侧,左手剑诀

    一引,青钢剑疾刺那汉子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搏。

    小小的药铺,东面站着两个绝色美妇,其中一个身着雪白的纱衣,神色淡定,

    身材凹凸有致,胸前一对乳房高高耸起,直欲破衣而出。另一个则略显焦急,不

    停的来回踱步。西面则立着一个老者和一个矮子,那老者约莫五十来岁的年纪,

    头带方巾,身着黑布长衫,手拿一根长长的大烟杆,正好整以暇的抽着烟。而那

    矮子则面容阴鹫,深沉可怖,在他二人身后还有一个中年男子,面容枯槁,头发

    散乱,一条绳索牢牢的绑住他,将他吊在屋梁上面。双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场中二

    人的角斗。

    眼见那少年与中年汉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突

    然中年汉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幌,似欲摔跌。那东边美妇见状

    「啊!」的一声道:「相公小心」。

    便在这时,场中少年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

    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

    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汉子已还剑入鞘,笑道:

    「左兄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那少年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

    谢兄台剑下留情」。

    那老者见中年男子胜了,呵呵一笑道:「胜平,做的好。」胜平抱拳一礼道:

    「多谢掌柜的夸奖。」那老者拿起烟杆吸了一口,面带陶醉之色,然后又说道:

    「龙女侠,刚刚这位小兄弟已经输了,你还有何话说?」。

    小龙女神色依然平静,不去看那老者,淡淡的问道:「清儿,伤的重吗?」。

    左剑清此时已退到小龙女身边,摇摇头道:「我没事」。

    小龙女闻言微微颔首,朝那老者说道:「方大夫当真不肯放了令狐大侠吗?

    那晚辈只好得罪了」。

    这几个人自然就是小龙女左剑清一行人,他们自从离开曼娘家之后,很快就

    来到了林家药铺,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一番周折才能找到方林,没想到刚一进药铺,

    小龙女就发现了令狐冲正在被一个矮子凌辱,忙出言喝止,不想惊动了后堂的方

    林,双方对峙起来,这才有了左剑清大战胜平,那胜平自然就是曼娘的丈夫。

    方林悠然长叹道:「教主有令,令狐冲是神教的贵客,让我们好生招待。咱

    们做属下的焉敢不从?老朽已是风烛残年,还请龙女侠手下留情」。

    这时吊在梁上的令狐冲道:「龙姑娘千万小心,此人功力深厚,善于用毒,

    你不可大意。」原来令狐冲自被东方不败擒获之后就让岳不凡看管。而魔教在扬

    州与蒙古密使结盟之事事关重大,且关系到副教主之职,岳不凡野心勃勃,不甘

    心只做一个小小的堂主,他深知令狐冲乃是东方不败重点看管的对象,故而带着

    令狐冲也来到了扬州。所幸他与方林相熟,就暂时将令狐冲交给方林照看,不想

    今日竟然让小龙女找到了。

    小龙女抬头看了看令狐冲道:「多谢令狐大侠提醒,小女子理会得。」说着

    手臂一抖,双手之中已经多了两柄长剑。她知方林武功高强,故而一开始就要用

    双剑合璧的玉女剑法来对敌。

    方林见小龙女双手持剑,站在那里,浑身毫无破绽,虽未交手,却知对方极

    为难缠。不禁心中暗暗佩服,口中说:「素闻古墓派的玉女素心剑法天下无双,

    而双剑合璧又是玉女剑法的最高境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剑法虽

    厉害,却未必是老夫的对手」。

    小龙女闻言也不着恼,只知要救下令狐冲,非将眼前这个高手驱开不可,冷

    冷的道:「既不肯让,我可要得罪了!」一言甫毕,剑光闪处,突听一片声响,

    悠然不绝。响声未过,小龙女已向后跃退丈余,回到药铺中心站定。众人脸上均

    各变色。尤其是方林,更是心下骇然。原来这一记长声乃四十余下极短促的连续

    打击组成。这顷刻之间,小龙女双剑已刺削点斩,一共出了四十余招,只因方林

    烟杆挥舞,守得滴水不漏,每一招均撞在兵刃之上,在众人听来,只不过一下兵

    刃碰击的长声而已。小龙女威名远播,方林对她绝无小觑之心,只是这等快速无

    伦的剑法,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好在他功力深厚,反应敏捷,才能一一化解。令

    狐冲在远处看着也是暗暗惊叹,他身怀独孤九剑,对天下剑法尽皆了然于胸,玉

    女剑法自然也不例外,他自忖若是自己,也未必能刺出如此快捷的速度。

    她这攻招如此迅捷,方林心中更是惊惧。适才所以能挡住剑招,全凭他将兵

    器舞得滴水不入,全无空隙,若待她一剑既出,再举起兵刃挡架,身上早已中剑

    了。小龙女急攻不下,也佩服这方林守得竟如此严密,微微一顿,轻飘飘的向后

    略退,脸孔兀自朝着方林,双剑募地反转倒刺,叮叮叮叮十二下急响,纵是琵琶

    高手的繁弦轮指也无如此急促,方林的烟杆始终没闲着,终于将这十二下也都挡

    了回去。

    两番攻守一过,两人心中均已了然,小龙女吃亏在内力不强,剑招上的劲道

    不能□开对方兵刃,若能与这方林的真力大致相仿,他早已守御不住。小龙女提

    剑回到原处,寻思破敌之计,只见方林的兵刃越舞越急,却那里寻得出半点破绽?。

    她想:「如此迅疾舞动兵刃,内力耗费极大,定难持久,我只须静以待变,

    时刻一长,总能寻到破绽。」于是双剑微颤,似攻非攻,蓄势待发,却不出击,

    教对手不敢稍有弛缓。可是方林内力极是深厚,这般舞动兵刃,一时三刻之间气

    力并不消减。小龙女见无隙可乘,便静静的站着,神色娴雅,风致端严。她性子

    向来不急,此时便再多待一天半日,又有何妨?二十年古墓中寂静自守,早练成

    了无人能及的耐心。

    方林见她仗剑直立,旁若无人,他年纪比她大上很多,见她如此轻视自己,

    早已沉不住气了,猛地虎吼一声,烟杆挥出,向她疾冲过去。他一出手攻击,身

    左便露出空隙,小龙女长剑抖动,方林烟杆急撑,跃了回来,但觉肩头微微疼痛,

    俯眼一瞥,只见左肩衣服上已刺破一个小孔,鲜血渗出,若非小龙女也防他烟杆

    进袭,他这条左臂此刻已不连在身上了。

    方林抢攻无功,反受创伤,心中虽怒,却也不敢贸然再进。小龙女站在中央

    全不理会。连番出剑,小龙女已知她的招式精妙远在方林之上,只是内力尚不及

    对方,如今只须防备他的全力一击即可,方林则是心中越来越急,此时突然一个

    尖利的声音想起:「方大夫,需不需要在下帮忙?」这声音极为刺耳,犹如指甲

    刮在铁皮上一般难听,小龙女闻之微微皱眉。这个声音正是令狐冲身前的矮子所

    发出。

    令狐冲道:「桃兄,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你若要打,就放我下来,我奉陪

    到底。」那人正是桃谷六仙唯一幸存的桃根仙。他与令狐冲有深仇大恨,知道令

    狐冲被擒,就匆匆赶来扬州,欲杀之而后快。没想到被小龙女搅局,此刻闻言冷

    哼一声。

    方林自视甚高,闻言说道:「此等小事,何须桃兄出手。」再斗得片刻,小

    龙女招式连绵不绝,攻势更加凌厉,好在小龙女只想救人,无意杀人,所以才能

    勉力支撑。方林烟杆连动,手指在烟杆尾端底部轻轻一按,烟杆的前端瞬间射出

    十二根牛毛细针。他是用毒使暗器的大行家,在这根烟杆上更是下足了功夫,小

    龙女见暗器飞到,长剑飞舞,将暗器尽数挑落,她见方林如此卑鄙,心中不禁微

    微动怒,手上更是剑招加紧了,突然她觉得一阵恶心欲呕的感觉袭来,手腕顿时

    泄了力,剑尖垂下,心中一惊:莫非自己中毒了?。

    方林见状嘿嘿一笑,自己的烟毒终于发挥出了效果,原来他在小龙女进屋之

    时就已经点燃了手中的烟杆,抽烟之际烟杆之中的迷烟便会散布开来,弥漫着整

    个药铺,而他自己常年累月的制毒用毒,身体有极强的抗药性,小龙女虽然时刻

    提防他放毒,又怎么想的到他自己抽的竟然是毒烟,这一时疏忽,就着了道儿。

    小龙女忙屏住呼吸,手下再不容情,内力催动,将双剑合璧的威力发挥到极

    致,方林并不硬接,展开轻功四处游斗,时间一久,小龙女体力不支,忍不住开

    口喘息,又吸入了不少毒烟,她头昏脑胀,心中焦急,知道这样下去必然全军覆

    没,忙用双剑划个大圈,逼退方林,身形向后纵跃,拉住左剑清的手臂道:「走!」

    两人随即冲出药铺。

    方林岂容他们就此逃走,手臂一挥道:「胜平,追」。

    胜平闻言就要追出去,却不料曼娘挺身站在门口她也吸入了一些迷眼,身形

    摇摇欲坠,张开双臂堵住房门道:「相公,放过他们吧」。

    胜平眉头一皱,伸手推开曼娘,曼娘身无武功,此刻早已是酸软无力,这一

    推之下身体随即软倒,斜靠在药铺门口。胜平跨过曼娘,走出门外,却哪里还有

    小龙女的踪迹。他回身就拎起曼娘举手就要打下去,方林笑道:「唉…住手,只

    要令狐冲还在这里,他们就一定会来的」。

    胜平闻言放开曼娘道:「是,掌柜的」。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方林见了忙迎上去笑道:「岳兄,事情可办妥了

    吗?」。

    那人正是岳不凡,他踏进门来,叹了口气道:「唉,柳三娘已经死了」。

    方林道:「这不正好?没有了她,岳兄做副教主就更有把握了」。

    岳不凡摇摇头道:「别提了,我去晚了一步,那黄蓉假扮柳三娘去见了蒙古

    密使,把蒙古人给东方教主的金策也拿走了,密使还死在了叠翠居,蒙古人凶悍

    残暴,万一让蒙古人得到消息,别说是结盟不成,恐怕日后神教在中原将无立足

    之地」。

    方林摸摸下巴:「咱们就将这件事推到黄蓉头上,反正蒙古人对襄阳城的人

    是恨之入骨,黄蓉杀死密使也是合情合理,就让他们两家火并,我们好从中渔利」。

    岳不凡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蒙古人也绝非那么好糊弄的,要想扭

    转局面,就必须先抓住黄蓉,逼她交出册封金策,再把她交给蒙古人处置」。

    方林点点头道:「岳兄说的不错,其实刚刚小弟这里也来过一个客人,不过

    可惜,岳兄来晚一步,不然咱们可以合力擒住她」。

    岳不凡闻言惊讶的问道:「以林兄的手段,竟然还让此人走脱,她是何人?」。

    方林笑道:「终南山下,活死人墓,此人就是古墓派小龙女」。

    岳不凡闻言说道:「原来是她,素闻她武功高强,已不在当世五绝之下,难

    怪连你也拿不下她。听说小龙女天姿国色,是不是真的?」他也是好色之徒,一

    听说是小龙女,真恨不得自己能早点过来。

    方林哈哈一笑道:「得见此姝,余者皆粪土尔」。

    岳不凡听得心痒难耐,说道:「日后若是再见到她,必叫她尝尝我的厉害。」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日前收到消息,任盈盈也来了扬州,这下黄蓉,小龙女,

    任盈盈三大美女齐聚扬州,咱们正好将她们一网打尽。」说着,得意的笑了起来。

    方林一指对面的令狐冲道:「有令狐冲在这里,不怕她们不来,到时候我们

    来个瓮中捉鳖」。

    岳不凡闻言摇摇头道:「令狐冲不能呆在这里,小弟这次来就是来提令狐冲

    的」。

    方林问道:「哦?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更适合?」他自恃使毒天下

    一绝,将人囚禁于此处是最为稳妥的,故而不服。

    岳不凡道:「非也,只是扬州一年一度的花魁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向

    左使抓了曾经在柳三娘身边的一个小子,此人与黄蓉关系匪浅,咱们把令狐冲带

    去,和那小子关到一起,不怕那三个女人不来。而且……」岳不凡说着将嘴巴凑

    到方林耳边低语了几句。

    方林闻言惊呼道:「连她都来了,那自然是万无一失了。我也跟你一起去。」

    说着两人将令狐冲手上绳子解开,方林为了防止令狐冲逃跑,早就给他吃了神仙

    散,如今的令狐冲全身没有一丝真气,比普通人还不如。

    岳不凡看着令狐冲笑道:「令狐老弟,别来无恙啊!老哥哥这就带你去个好

    地方」。

    令狐冲目龇欲裂,双眼喷出愤怒的火焰,苦于浑身无力,受制于人,不然早

    就将岳不凡碎尸万段了。

    岳不凡道:「方兄,咱们走吧」。

    方林道:「胜平,你看着店铺,还有桃兄,你也跟我们一块去,凑个热闹」。

    桃根仙璨璨一笑:「令狐冲去哪,我就去哪。他只有我能杀。」说完,自己

    主动背起令狐冲,三人随即走出药铺,快步离开了。

    小龙女带着左剑清一路飞奔,左剑清腿受了伤,小龙女则中了毒,好在古墓

    派轻功天下第一,小龙女拼尽全力,终于还是逃了出来。左剑清伤势虽然不重,

    但是全力奔行之下,伤口破裂,血液不断的流出来。小龙女带着他走上一条小路,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休息。

    小龙女将左剑清放下,见他脸色苍白,双唇禁闭,不禁心中一惊,关切的问

    道:「清儿,你没事吧?」。

    左剑清失血过多,神情恍惚,闻言说道:「徒儿没事,师父你有没有受伤?」。

    小龙女见他重伤之下还那么关心自己,心中感动,当下试着运气调息,发现

    身体并无大碍,说道:「为师没事。」她见左剑清左腿尚自鲜血淋漓,忙低头去

    检查,发现那里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若再不处理,只怕会失去性命。当下也顾

    不得男女有别,伸手就将他的裤子扯下,只见左剑清左腿上被划了一道口子,伤

    口虽不深,却是鲜血直流,整条左腿上都沾满了鲜血,小龙女忙拿出手帕帮他擦

    干净血迹,又从随身包裹里找到金创药,倒在他伤口上,她见没有什么可以巴扎

    的东西,于是只好再从自己的衣裳上扯下一块白布,仔细的为左剑清包扎起来。

    左剑清见小龙女将头伏在自己的大腿内侧,不由的想到那日在山洞里,小龙

    女也是这个姿势为自己口交,那小嘴温柔的吮吸吞吐,让自己舒服的犹如飞上云

    端一般,想到此处,胯下肉棍不由的硬了起来。

    小龙女眼见左剑清的胯下慢慢的抬头,将内裤撑的像个帐篷一样,帐篷的顶

    端就快要触碰到自己的嘴唇,她心中大羞,刚想抬头避开,却感觉到一只大手轻

    轻的按压在自己的头上,手指轻抚着自己如瀑练般的秀发,小龙女娇嗔道:「清

    儿,你做什么?」。

    左剑清不答,手指撩动着小龙女的青丝,手上微微用力,将小龙女的螓首向

    下压去,同时屁股抬起,小龙女猝不及防,肉棍随即顶开樱唇,粗大的龟头冲了

    进去,肉棍被温暖的嘴唇包裹,左剑清长出一口气,双手捧住小龙女的头,胯下

    开始连连挺耸。

    「呜呜……」粗大的肉棍前端隔着内裤在小龙女的小嘴里进进出出,不一刻,

    内裤上就沾满了小龙女的口水,小龙女心中羞耻难忍,开始挣扎起来,不一会儿,

    左剑清挺动的速度慢了下来,原来他失血过多,终究少了气力,手上也没多少力

    气,小龙女头部猛的抬起,「啪」肉棍脱离了嘴唇,小龙女终于抬起头来。她呼

    吸急促,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剧烈的起伏,左剑清见了气血上涌,肉棍变得

    更加坚硬。

    小龙女见左剑清如此对待自己,心中恼怒,抬手就打了他一下,这一下不偏

    不倚,正打在左剑清的伤口上,「啊!」伤口被打,左剑清顿时疼得嚎叫出来。

    小龙女本想给他一点苦头吃吃,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痛苦,心中不忍,柔声道:

    「清儿,没事吧?」。

    左剑清疼的额头冒出冷汗,嘶声道:「师父,徒儿好疼」。

    小龙女见左剑清表情痛苦,只好又低下头去检查伤口,发现止血的白布早已

    经被鲜血染红,她知道伤口被自己一打,又已经裂开了,心中颇过意不去,忙用

    手轻柔的按压住伤口。左剑清的手指勾住内裤边缘,屁股稍抬,手指顺势向下一

    钩,一根黝黑粗大的肉棍顿时跳了出来,在小龙女眼前来回晃动着。小龙女心中

    大羞,轻声说道:「清儿,你又胡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老实?」左剑清嘻嘻

    一笑,并不接话,只是让肉棍来回摇动。

    那肉棍又粗又大,龟头渗出不少粘液,散发出一股腥臊的气味,小龙女见了

    只觉脸红心跳,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男性特有的雄性气味让小龙女浑身燥热,身

    体犹如点燃了一团火。她忍不住将鼻子凑了过去,开始闻起肉棍来。

    「嗯……哈……」小龙女鼻尖紧贴着肉棍,小嘴张开,贪婪的吸嗅着,急促

    而灼热的呼吸全部都喷在左剑清的肉棍上,她心中羞耻难当,觉得这种行为太过

    淫乱,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反而越来越喜欢

    这种味道。小龙女双手握住左剑清的肉棍,手指撸动,将左剑清的包皮拉了下来,

    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旋即露出,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臊气味,小龙女随即深吸一口

    气,腥臊的气味直冲脑门,小龙女只觉大脑一片空白,娇躯一颤,下体一股暖流

    涌了出来……。

    「噢……」小龙女娇哼出声,娇躯变得滚烫难忍,她美目迷离,看着手中的

    大肉棍,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小嘴也变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液。但

    是她生性娇羞,终究不敢主动去亲吻肉棍。

    左剑清轻轻的抚摸小龙女的秀发,低声道:「师父,想要徒儿的大肉屌吗?

    徒儿随时可以满足师父。」声音低沉,却一字一句的传入小龙女的心坎,原本这

    些污言秽语只会让小龙女心生厌恶,杨过也从来不会对她说这样的话。但是此刻,

    左剑清大胆粗鲁的话语小龙女非但不讨厌,还有一种莫名的新鲜刺激感,心中不

    由的变得更加渴望。左剑清见小龙女双颊绯红,扶住坚挺的肉棍,在小龙女的绝

    世容颜上来回摩擦,灼热的龟头不时在小龙女的唇边滑动。

    「嗯……不要……」那龟头又热又硬,似乎要将小龙女灼烧一般,小龙女泯

    紧双唇,晃动美丽的螓首,躲避着左剑清肉棍的侵犯。

    「师父,清儿好难受。」左剑清见小龙女迟迟不肯张开小嘴,灵机一动,就

    将龟头贴在小龙女的鼻孔上,小龙女顿时呼吸困难,忍不住张开小嘴大口的呼吸

    起来。左剑清见状龟头下移,再向上一挺,「嗷……」左剑清长出一口气,肉棍

    终于得偿所愿,直接插入了小龙女的嘴里。

    「终于还是……」小龙女心中羞辱不堪,左剑清轻轻的挤压小龙女的螓首,

    小龙女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小嘴含住腥臊的肉屌,就开始吞吐起来。不一刻,

    左剑清的肉棍上就全都是小龙女的口水了。

    「滋滋」小龙女的头部上下摆动,吮吸着左剑清的肉屌,不时发出啧啧的响

    声,左剑清见小龙女头发散乱,忍不住伸出手指,将小龙女的头发拨开,仔细的

    欣赏小龙女口舌服务的姿态。小龙女心中大羞,左剑清直直的看着她,眼光灼热,

    被如此看着让她颇为难堪,她小嘴含住肉棍,含糊不清的说道:「清儿……别这

    么看……为师……」。

    左剑清见小龙女如此羞怯的模样,不禁欲念大炽,全身涌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双手捧住小龙女的头,下体用力的挺动,把小龙女的小嘴当做肉屄抽插起来。

    「呜呜……咳……」左剑清的肉棍在小龙女小嘴里快速无比的进进出出,粗

    大的龟头刮擦着口腔内壁,有时还会直冲入小龙女的喉咙深处,让她非常难受。

    她羞辱异常,却口不能言,忍不住贝齿微微一合,咬住了左剑清疯狂抽动的肉屌。

    「啊……」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女子的小嘴叼住,左剑清大吼一声,双手忍

    不住更加用力,将肉棍插入小龙女的喉咙深处。肉棍暴涨,在小龙女嘴里有灵性

    的跳动起来,龟头一热,马眼张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在小龙女的嘴里爆发出来。

    「呜呜……」小龙女的小嘴里塞满了肉棍,头颅被左剑清死死的按住,喉咙

    承受着一波一波的精液洗礼,那灼热滚烫的精液射满了小龙女的小嘴,她呼吸急

    促,忍不住喉咙闔动,将一股股精液都吞了下去。那灼热的精液流入身体,让小

    龙女四肢百骸都滚烫起来,她娇躯颤抖,一股浪水猛地喷了出来,打湿了亵裤。

    良久,左剑清才喷射完毕,依依不舍的将肉棍从小龙女嘴里抽了出来,同时

    满足的叹了口气。小龙女双手支地,张开嘴巴,一阵干呕,吐出不少白灼的液体。

    左剑清轻轻的拍着小龙女的背,笑道:「师父,对不起……徒儿一时没忍住……」。

    小龙女咳了半晌,好多精液都已经被吞下肚去,再也吐不出来了,她伸手擦

    擦嘴唇,此刻她的娇躯滚烫难耐,下体变得泥泞不堪,闻言瞥了左剑清一眼道:

    「你竟敢……射到为师嘴里……」。

    左剑清笑道:「师父的小嘴实在是太舒服了嘛……徒儿实在……」。

    小龙女打断他的话道:「你是舒服了……可为师……」说着面颈皆红,低下

    头不敢看他。

    左剑清闻言呼吸急促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徒儿……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