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六章)

作品:《漂亮妈妈唐雅婷

    作者:heimowang。

    2011/0/2本站首发。

    第六章。

    「妈妈,你不吃饭吗?」看着拿着筷子对着一盘糖醋排骨发怔的妈妈,我疑

    惑地问道。

    「哦……」妈妈似乎清醒了过来,冲我微微笑了一下,伸出筷子给我夹了一

    块排骨,然后自己低头少少的吃了一口饭。

    这几天妈妈经常这样发呆,原因我大概也猜得到。不过,尽管早就预料到妈

    妈会有反应,但我还是有些心惊胆颤的。

    那天下午,妈妈起床之后神情就怪怪的,红润的脸颊还带着三分疑惑。

    下床之后稍稍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我:「小杰,中午……嗯,」似

    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犹豫了几秒钟,才接着问道:「你一直在医务室吗?」。

    我当时一个激灵,有些后悔因为一直在心里意淫,甚至还渴望再看一次刚刚

    的事情,所以没有出门。

    但以防万一,免得被怀疑,我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我出去的,刚回

    来。」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妈妈的神情,问道:「有什么事吗?」。

    妈妈俏脸一红,随即又变得有些苍白,眼睛微微避开我的视线,低声说道:

    「没事,没事」。

    本以为妈妈不会意识到自己失身的事情,或者最多就是心中有些疑惑,以妈

    妈的个性也不会大张旗鼓弄得满城风雨。

    可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妈妈还是时不时的发怔,让我感到她确实是心事重重。

    「该不会,赵进当时没有把痕迹清理干净,后来让妈妈发现了?」我有些担

    心的想着,「不,不会的,要是妈妈当时就发现自己被迷奸了,之后不可能还那

    么冷静」。

    我还是十分了解自己妈妈的性格的,如果是遭遇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对那种

    退无可退的局面,她的反应肯定会非常激烈。比如,如果有人要强暴她,必然会

    遭到她激烈的反抗,不会像AV中那样半推半就。

    但像现在这样心事重重却又没什么其他反应,我就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到底怎么回事?那天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妈妈当天都没什么大的反

    应,怎么这几天开始这样了?」。

    坐在崭新的医务室内,妈妈怔怔地看着对面雪白的墙壁,心里不断的纠结着。

    上周末儿子来单位呆了半天,本来挺开心的,可中午由于喝多了,竟然睡到

    下午三点多才醒。要知道妈妈本来对自己酒量还算有些自信的,只喝了几杯红酒

    无论如何不至于醉成那样。

    「难道工作了几年,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

    不过这不是让她烦心的事。

    那天下午刚醒一会儿,她就觉得身体不对劲。不过头还是晕晕的,一时也说

    不出哪里不对,直到整个人坐起来后才感到下身似乎有些状况。

    从蜜穴深处传来的那种酥软,那种酸麻,那种微微充血的感觉,分明就是

    ……。

    可是,自己只不过睡了一个午觉啊,怎么会这样呢?。

    闭着眼睛轻轻揉了揉额头,妈妈有些搞不清状况:明明一个人午睡的,怎么

    身体会有做爱后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喝多了,在梦中自渎?」想到自己睡着了竟然做出平时万万

    不会去做的羞人的事情,妈妈的粉脸不禁涨的通红。

    「难道,没有老公在身边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想要……竟然下意识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自渎都能带来这么……这么强烈的感觉……真是的……可

    是,自渎不应该这么……」。

    正想着,妈妈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怎么床上这么干净?连内裤都没有一丝潮

    湿?。

    要知道,她的身体十分敏感,每次做爱都被爸爸那并不强大的阳具弄得洪水

    泛滥。如果是自渎的话,怎么会没有弄湿床单和内裤呢?。

    但如果说只是熟睡中无意识的轻微触碰下体所以没有「春水横流」的话,那

    现在下体就不该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实际上,阴唇已经有些肿胀了。

    被这些情形弄得脑袋发涨的妈妈猛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答案:自己被侵犯了,

    事后那人把痕迹都擦去了。

    被这个念头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的妈妈连忙弯下腰,褪下内裤仔细查看。可是

    内裤上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腿上的长筒丝袜也是干干净净的。

    再检查周身衣物,同样,都是穿戴整齐。

    确认没有什么异样,松了一口气的妈妈暗骂自己淫荡,竟然会想到那么丢人

    的可能。

    「再说,儿子出门之前就在医务室,哪有人敢破门而入啊」。

    可是,身体的感觉也假不了,本身是医生,又已身为人母的妈妈当然知道下

    身现在那种肿胀和酸麻确实像是做爱之后的情形。

    「可能……自渎的时候身体没有像和老公做爱时那么反应强烈吧,所以,没

    弄湿床单。」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合理」的解释,妈妈也就不敢再多想了。

    但是现在,妈妈却秀眉微蹙。

    这周二上班的时候她中午照常午睡,可是,那一觉竟然也睡到下午三点。

    医务室清闲的工作根本不会让妈妈如此疲倦,因此午睡时间完全不应该这么

    长,更何况这一次也没有喝酒。

    更让她害怕的是,当她起床的时候,竟然又感到下身十分的酥麻,和上周末

    一样,就仿佛刚刚做完爱似的。身上的衣物仍然没有异样,床单什么的也没有留

    下体液的痕迹。但阴唇的肿胀却明明白白的告诉妈妈这绝对不是她的幻想或者春

    梦。

    「天啊,究竟怎么了?」妈妈在心底喊着。

    作为一名出色的医生,她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突然变得十分嗜睡,而且

    睡熟之后还能自渎。

    可剩下的那个选项就太可怕了:她,唐雅婷,被人下药迷奸了。

    只要稍微想想这种可能,妈妈就觉得整个人呼吸都不顺畅了。尽管如此,她

    还是试着安慰自己:医务室的门是锁好的,实际上根本没有人能进来的。

    可是,下身清晰的感觉却是妈妈无法回避的现实。

    「难道,难道真的有人给自己下药,等自己睡着后再偷偷跑进医务室,将熟

    睡中的自己给……」妈妈越想越怕。

    「我该怎么办?去报警吗?可是那个人,每次都把痕迹给消灭了。这样一来,

    根本就抓不到证据啊……难道要警察来单位调查吗?不!不行!那样的话肯定弄

    得满城风雨,所有人都会知道我被迷奸了,那还怎么见人啊」。

    连续几天,妈妈都因为思前想后而倍感忧虑,不知该怎样应对才好。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暂时不要报警,以免把事情闹大而让自己没法见人,

    而且从内心深处,妈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被侵犯了。

    好在等到了周五,装修一新的医务室就正式使用了。新医务室是在三楼的中

    央,有一个正对大街的阳台,门外是宽敞明亮的走廊,隔壁不远处是洗手间。另

    一边隔着楼梯口是几个小办公室,虽然人不多,但至少不再是让妈妈一个人与世

    隔绝了。

    「有这么多人在附近,应该……不会再出事了吧。」咬了咬牙,妈妈决定这

    两天好好休息,不乱吃东西,「休息好了肯定就没事了,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真的不会有事吗……。

    「唐医生,早啊」。

    「早……哦,赵主任啊。」回过神来的妈妈发现赵进正笑眯眯的站在医务室

    的门口,右手作者敲门的动作。

    「怎么样,新的医务室还习惯吗?」赵进笑着问道。

    「哦,挺好的,很不错啊,谢谢赵主任」。

    「那就好。你看看还缺点什么,跟我说,回头让后勤给你添上。」赵进左右

    张望了一下:「要不要再添一张床?」。

    「嗯,不用了。」妈妈摇了摇头:「两张诊疗床足够了」。

    「那还需不需要别的什么器材?」赵进想了想:「好像医院里有那种人半躺

    在上面的椅子,腿架在两边……」。

    「呵呵!」妈妈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大多数都可以用诊疗床代替的,那

    种椅子主要用于妇科检查的」。

    「哦,这样啊。」赵进挠了挠头,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咦,这是,」妈妈看到了赵进随手丢在写字台上的东西。

    「哦,这是我新买的DV,索尼的」他打开盖子,为妈妈演示着:「那,效

    果不错吧?」。

    「嗯。」妈妈淡淡的点了点头。

    赵进得意的继续说道:「画面清晰,拍摄时间也长,很好用的。」说着还摆

    弄了几下。

    换了以往,妈妈多半会和赵进就这个话题聊上几句,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那种不正常的午睡和醒来后下体怪异的感觉让妈妈心里十分烦乱,所以也没有

    多说什么,一时间,医务室里有些冷场。

    不过赵进显然也没介意,转身拿起一旁的热水瓶,给妈妈泡了一小杯咖啡。

    接过冒着热气的咖啡,妈妈朝赵进点点头表示感谢,只是表情依然有些沉重。

    看着妈妈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咖啡,赵进问道:「唐医生,怎么了,我看你

    这几天精神状态不怎么样啊,还是头晕吗?」。

    妈妈听到这句话,身子一滞,过了几秒才低声说道:「没事,只是有点不舒

    服。」怀疑自己被人迷奸了这种话妈妈当然不可能说得出口的,即使赵进是她最

    信任的上司。

    赵进笑了笑,眼睛盯着妈妈手中已经快要见底的咖啡杯,说道:「唐医生,

    你可能是最近身体太劳累了,需要好好放松放松」。

    「嗯。」妈妈心不在焉的答应着。

    赵进也不多问,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

    「嗡……」手机震动的声音从赵进身上传来,他连忙站起身来,边接电话边

    朝门口走了几步。

    「喂,哦,老王啊,什么事……啊?这个时候?!」似乎听到了什么意外的

    事情,赵进眉头皱了起来:「可是现在……那好吧……」。

    挂了电话,赵进有些无奈的对妈妈说道:「市委又给我们下绊子了,我得去

    老王那儿了」。

    「哦,赵主任,那你去忙吧。」本就无心聊天的妈妈站起身来,把赵进送出

    门外。

    等到赵进走远,妈妈转身回到医务室,关好门,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门上。

    周二之后的两天,虽然没有遇到那种莫名其妙的长时间午睡和起床后下身异

    常的感觉,但妈妈还是时不时的会感觉到困倦。

    再加上昨天碰到邻居老宋,那个据说生活作风不怎么样的老头,竟然笑眯眯

    的夸妈妈最近气色不错,虽然工作辛苦但是脸色很红润,明显是话里有话……。

    揉了揉额头,妈妈慢慢的走到办公桌旁坐下:难道真的被人……。

    自己该怎么办?。

    当初没报警,现在反而要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吗……。

    在新医务室,是不是应该就没问题了?。

    「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妈妈的沉思,「哦,请进」。

    「嘿嘿,唐医生,你好。」滕子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猥琐的样子让妈妈心

    里涌起一阵厌恶。

    「你有什么事吗?」。

    「哦,唐医生,嘿嘿,最近,那个,我有点不舒服啊」。

    「哪里不舒服?」妈妈问道。

    「哦,就是最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有力气没地方使……」滕子华一边

    说着,一边偷偷打量着妈妈,「唐医生,要不要紧啊?」说着,身子朝前靠了过

    来。

    知道滕子华又是借故来在这里套近乎,心里本就讨厌他,再加上最近的遭遇,

    妈妈不禁皱了皱眉,冷冷的说道:「没什么大事,滕副主任只要平时好好休息,

    没事不要到处乱跑就好了」。

    滕子华却装作完全听不懂妈妈的话,身子反而又朝前挪了一点,两眼色迷迷

    的盯着妈妈齐膝裙下露出的穿着丝袜的修长双腿。

    妈妈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香奈儿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齐膝裙,由于天气微微

    转凉,腿上穿了一双加厚的肤色天鹅绒连裤丝袜,外面再罩着一件白大褂,脸上

    只化了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秀素雅。

    「哦……唐医生,我这个病情……严不严重啊?」看着妈妈那双修长结实的

    美腿以及天鹅绒丝袜特有的诱人光泽,滕子华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说话的声音

    都有些发颤了。

    看到滕子华这副样子,妈妈俏脸一沉,说道:「行了,滕副主任,请早点回

    车间吧。」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示意滕子华立刻离开。

    「这个……是SONY的吧……」滕子华却没有反应,反倒是拿起了桌上的

    一样东西仔细观察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嗯……幸好我会用」。

    妈妈回头看去,发现那是赵进刚刚丢在这里忘了带走的DV,哼了一声:

    「那是赵主任的,正好,麻烦你把它送还给赵主任」。

    滕子华笑了一声,拿腔拿调的说道:「不麻烦不麻烦,雅婷小姐吩咐我做事

    那是我的荣幸啊,呵呵,呵呵」。

    听到滕子华改了称呼,说话口气也十分的无理,妈妈心下暗暗生气,正想呵

    斥他出去,却猛然感到小腹里有一股热气直传上来,瞬间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

    四肢无力,头晕目眩,不由得踉跄了一下,双手扶住门,微微喘息着。

    见此情景,滕子华眼睛一亮,把DV放到办公桌上,镜头对着办公桌对面的

    诊疗床,自己慢慢的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问道:「雅婷小姐,怎么了?是不是

    哪里不舒服?」说着,双手就朝妈妈的肩膀搂过来。

    妈妈正被自己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搞不清状况,没有注意滕子华的靠近,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滕子华搂在怀里了。

    「你……你干什么?!」妈妈又惊又怒。

    「嘿嘿,雅婷小姐,我不干什么,我只是……想干你……」滕子华一边

    用身体将医务室的门关上,一边将两只手往上一伸,隔着衬衫一把抓住妈妈饱满

    挺拔的乳房,慢慢的揉捏起来。

    「啊!」胸部突然被袭击的妈妈不由得叫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呼救,

    可身体却越来越热,意识也渐渐开始变得模糊,两只手根本无力阻挡在自己傲人

    胸部肆虐的咸猪手,只能勉强抓着滕子华的手臂,低声呵斥着:「不要……啊

    ……快放手……」。

    终于将自己朝思暮想的美艳少妇搂在怀中,滕子华怎么可能放手。

    他用力将妈妈搂住,一边低头闻着妈妈秀发上传来的淡淡香气,一边解开妈

    妈衬衫上端的扣子,露出被淡紫色胸罩包裹住的丰满胸部,接着用手一拉,将胸

    罩的罩杯拉扯下来,托住雪白诱人的乳房,嘴里还不忘羞辱妈妈:「哎呀,雅婷

    小姐,都当妈妈的人了,怎么你的奶子还这么挺啊!,一点都没有下垂,哈哈,

    这么大的奶子,还真是无法一手掌握啊……」。

    「不……不要啊……」。

    滕子华根本不理会妈妈的哀求,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用力揉搓起来,一会儿

    托住乳房的下侧抖动着,一会儿用手掌按住乳房做圆周运动,妈妈弹性十足的美

    乳则随着这些动作在滕子华手中被不断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啊……放手啊……」妈妈扭动着身体,可是却无法挣脱出滕子华的怀抱。

    如果平时遭遇到这样明目张胆的非礼,她早就拼命反抗了,可今天不知为什么,

    妈妈的身体变得十分燥热,随着滕子华对自己乳房的无耻揉弄,妈妈竟然感到一

    阵快感自胸部传遍全身,差点舒服的呻吟出来。

    「天啊,怎么会这样……」。

    滕子华可不在乎妈妈的反应,继续用力揉搓着妈妈弹性十足的乳房。似乎还

    觉得不过瘾,他伸出右手,将妈妈的黑色齐膝裙撩到腰间。被滕子华抚摸的浑身

    发软的妈妈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双修长诱人的美腿正被暴露出来,直到感觉到

    有一只手隔着连裤丝袜的裆部在自己的敏感地带肆意揉捏,这才惊叫起来:「啊!

    你……你做什么!放手啊……」。

    「放手?哈哈,」滕子华淫笑着说道:「雅婷小姐,你叫我放手,可为什么

    你的下面已经开始湿了?啧啧,看来你下面的嘴比上面的嘴要诚实啊,哈哈。待

    会儿哥哥要好好奖励奖励你下面诚实的小嘴,哈哈」。

    他一边调笑着,一边用手继续隔着天鹅绒连裤丝袜在妈妈的裆部肆虐,灵巧

    而有力的手指时而揉捏,时而抠摸,有几次,甚至隔着丝袜和内裤微微捅进了蜜

    穴之中。身体敏感的妈妈哪能忍受得了这样下流的挑逗,下身早已是汪洋一片,

    拼命并拢的丝袜美腿也阻挡不了滕子华的手指,反倒是由于并拢双腿的动作而将

    滕子华的手夹在了她丰盈结实的大腿之间,更加方便了滕子华对她的侵犯。

    「呜……你……你……放手啊……」由于上下同时遭到侵犯,妈妈连话也无

    法完整的说出来,整个人靠在滕子华怀里,上身微微朝前弯曲着,娇躯随着滕子

    华的抚摸不断的颤抖着。

    「放手?呵呵,好,好……」滕子华笑着答应道,停止了对妈妈胸部和阴部

    的侵犯,两手搂住妈妈纤细的腰肢,抱着她朝后退去,接着一转身,将妈妈抛到

    了诊疗床上,紧接着自己也跟着爬了上去,笑嘻嘻的蹲坐在妈妈的两条丝袜美腿

    中间,笑嘻嘻的说道:「雅婷小姐,既然不让我动手,那我就不动手,呵呵,君

    子动口不动手嘛,我动口好了」。

    说着,滕子华抓住妈妈的脚踝,将她两条修长的美腿朝上提起,使得妈妈的

    下半身腾空,包裹在天鹅绒连裤丝袜中的美臀完全暴露在滕子华的眼前。滕子华

    双手扶住妈妈的腰,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在肤色丝袜加厚的裆部舔了一下。

    「呜!」下身再次遭到袭击,妈妈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要知道妈妈为人素

    来端庄,房事方面也保守的很,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男性口交的经历,而眼下,

    自己正以这种羞人的姿势让一个男人用舌头在自己下身那儿舔弄,虽说隔着丝袜,

    但那种要命的麻痒仍然一阵阵的从下身传来,让妈妈几乎想要大声呻吟。

    「啊……啊……不……不要……啊……」。

    听到妈妈呻吟着求饶,滕子华更加卖力的用舌头蹂躏着妈妈的下体。埋在两

    条丰盈的大腿中间的头部有节奏的朝前一伸一缩,舌头在妈妈的裆部隔着肤色丝

    袜和内裤用力的舔弄着,仿佛正在品尝着什么美味佳肴。

    很快,连裤丝袜的裆部就变得湿润了,似乎要被滕子华的舌头给弄破了似的。

    滕子华一边舔着一边笑道:「呜,雅婷小姐,你下面的味道好极了,呵呵」。

    挣脱不开的妈妈只好双眸紧闭,用牙齿要住下嘴唇,避免自己因为滕子华无

    耻的猥亵而呻吟出来,可是,尽管心理上想要挣扎,身体的感觉却骗不了人——

    此刻的妈妈只觉得浑身燥热,一阵阵快感自下体传遍全身,蜜穴内由于滕子华的

    舌头的骚扰早已是洪水泛滥,此刻,妈妈甚至觉得自己想要被插入……。

    「不……」她在心底悲伤的叫着。

    「呼……」在妈妈大腿之间辛勤劳动了半天的滕子华抬起头来喘了口气,嘿

    嘿笑道:「怎么样,雅婷小姐,舒服吧?现在是不是想要哥哥我的大鸡巴来让你

    更舒服舒服?」。

    妈妈把头转到一边,依然紧闭双眼,秀眉微蹙,根本不去理他。

    「嘿嘿,还装!」见妈妈不理他,滕子华也不介意,用左手按住妈妈的膝盖

    里侧,接着伸出右手,抓住已经被他的口水和妈妈的蜜汁浸透了的丝袜裆部用力

    一撕,「嗤」,肤色的天鹅绒连裤丝袜被撕开了一个洞,露出了里面被淡紫色小

    内裤紧紧遮住的诱人下体。

    见此情景,滕子华迫不及待的将内裤拨到一边,紧接着就将右手的中指伸进

    了妈妈的蜜穴之中。

    「啊!」虽然已经被猥亵了好一阵子,但蜜穴突然被异物插入的感觉还是让

    妈妈大吃一惊,吓得惊叫起来:「不要!快,快住手」。

    妈妈的惊叫显然让滕子华感到更加兴奋,他左手按住妈妈结实的大腿,右手

    的手指便开始有节奏的在妈妈的蜜穴中进进出出,每一下都让手指完整的插入妈

    妈的阴道,同时不断揉弄着阴道内娇嫩的肉壁,混合着不断分泌出的蜜汁,发出

    淫靡的「咕、咕」声。

    「哈哈,骚货,装的一脸清纯,下面竟然都已经流了这么多水!雅婷小姐,

    是不是老公不在身边,得不到抚慰啊,哈哈!」随着滕子华的手指在妈妈的阴道

    内插弄,更多的蜜汁顺着阴唇和滕子华的手指流淌了出来,滴在了连裤丝袜上和

    白色的制服内侧。

    声音越来越响,仿佛滕子华的手指正在充满了液体的容器中搅动一般,妈妈

    的身体也逐渐绷紧,后背朝上弓起,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滕子华的两侧颤抖着,似

    乎想要并拢,先前的惊叫也变成了让人心跳加速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啊……嗯

    ……嗯……」。

    「啊」。

    终于,在滕子华的手指的疯狂抽动下,妈妈身子一僵,下身好像山洪暴发一

    般喷出一股蜜汁,接着,整个人一软,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时不时抽搐一下,一

    双美眸无神的盯着医务室的天花板,脸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潮红。

    「靠!」见自己仅仅用手指就将这个美艳的少妇弄到高潮,滕子华不禁又惊

    又喜。

    看着妈妈高潮时的动人表情,他只觉得下身仿佛都快要涨裂了,一分钟也不

    想多等,急匆匆的将自己的衣裤脱下,两手扶住妈妈的大腿,青筋暴绽的阳具对

    准被蜜汁浸润多时已经微微张开的阴唇,淫笑道:「雅婷小姐,我来了!」说着,

    身子一挺,粗大的阳具凶猛的插进了妈妈的蜜穴之中。

    「啊……」虽然之前被滕子华用手指猥亵到了高潮,但已经空旷了数个月的

    下身突然被丈夫以外的陌生的阴茎插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妈妈还是从心底涌

    起一丝羞耻感,而且这支阴茎的尺寸……。

    「啊……不要啊……啊……」她拼尽力气叫道。

    「哦……真紧啊……」滕子华舒服的低吼了一声。终于插入自己朝思暮想的

    娇艳少妇,而且已为人母的对方阴道竟然一点也不松弛,仿佛小姑娘似的紧紧的

    裹住他的阳具,那种舒爽的感觉以及身心的激动让滕子华差点就要射出来。

    他连忙调整了一下呼吸,将妈妈的双腿扛到了肩膀上,吸了口气,抬起身子,

    接着猛的向下一沉,用腰部发力,粗大的阴茎完全没入了妈妈的阴道中。

    「哦……疼……太……太粗了……」。

    妈妈喊疼的举动极大地满足了滕子华的虚荣心,让他只觉得意气风发。只见

    他两手撑在妈妈体侧的床上,上半身与床平行,腰部不断的上下起伏着,坚硬的

    阴茎仿佛打桩机似的自上而下凶狠的在妈妈的下体抽插着,每一下都深深捅入蜜

    穴的深处,直抵妈妈娇嫩的花心。

    「啊……啊……啊……」久旷的身体突然被如此毫无怜惜的蹂躏,敏感的妈

    妈早就难以忍受。下体一次次被超过丈夫尺寸的阴茎粗鲁的贯穿着,那种充实饱

    胀的滋味让她无法思维,无法反抗,甚至连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无助

    的发出仿佛哭泣一般的呻吟。

    「哈哈,骚货,开始叫床了?!唐雅婷,唐医生,平时一副三贞九烈的样子,

    怎么才干几下就叫床了?哈哈,是不是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大很多,你吃不消啊,

    哈哈哈!」滕子华一边兴奋的用言语羞辱着妈妈,一边继续用力抽插着,粗大的

    阴茎在湿润的阴道内毫无阻碍的驰骋着,摩擦着阴道内侧的嫩肉,酥麻的感觉从

    阴茎传到大脑,让滕子华几乎陷入疯狂的境地。他恶狠狠在妈妈身上做着活塞运

    动,每一下都用尽全力,似乎是想要用他那粗大的阴茎直接贯穿妈妈:「干死你,

    骚货!干死你」。

    可怜的妈妈被粗暴的奸淫着,身体越来越热,意识越来越模糊,事实上,滕

    子华粗大的阴茎已经让她渐渐地沉沦在肉体的欲望中了。

    因为来自下身的强烈冲击,妈妈面色通红,双眼紧闭,头部不断的左右轻轻

    摇动,仿佛在求饶一样。两手则死死抓着诊疗床洁白的床单,张开的小嘴里发出

    如泣如诉的呜咽声,似乎是不堪忍受奸淫的痛苦,又好像是极端享受做爱的快感。

    两条穿着肤色连裤丝袜的修长美腿在滕子华的肩膀上僵硬的微微弯曲着,绷得笔

    直的玉足随着滕子华的动作有节奏的上下起伏。

    「呜……呜……呜……」。

    「爽不爽,唐雅婷?被老子干的爽不爽?啊?」滕子华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妈妈脸上那柔弱而痛苦的表情以及仿佛哭泣一般的叫床声都让他在心理上得到极

    度的满足,一想到这个平时端庄高贵的女医生现在正被自己按在胯下粗暴的凌辱

    着,滕子华就仿佛磕了药一般的精力充沛,更加卖力的在妈妈下体抽插着。每一

    次抽插都让妈妈的阴道分泌更多的蜜汁,顺着两人性器官的结合处滴落下来,将

    妈妈身下的白色制服都浸湿了一大块。

    「看你那副骚样,水流的那么多,哈哈」。

    「哦……哦……哦……」。

    「对嘛,爽了你就喊啊,平时那么闷骚,哈哈」。

    眼见妈妈的呼吸越来愈急促,同时感到包裹着自己阴茎的温暖湿润的阴道正

    微微收缩着,滕子华得意的笑道:「骚货,这么快就又要高潮啦?哈哈,哈哈」。

    他正打算加一把劲,让这个美丽娇艳的女医生再一次高潮,突然,背后传来

    了敲门声,同时有人在门外说道:「唐医生?唐医生?你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