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五章)

作品:《漂亮妈妈唐雅婷

    作者:heimowang。

    2011/07/2本站首发。

    第五章。

    「作业做完了?那咱们去吃饭吧。」妈妈拍了拍我的脑袋,温和的说道。

    现在已经快12点半了,平时这会儿妈妈应该差不多已经吃完饭了。不过难

    得今天中午我愿意来她的单位,又坚持要把上午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看到我这

    么用功,妈妈当然不介意把午餐时间推迟半小时。

    脱下白色的医生制服放进衣橱,妈妈微微伸了个懒腰,驱散一下在医务室坐

    了一上午带来的疲倦,接着拉起我的手朝外走去,全然没有注意到刚刚伸懒腰时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饱满硕大的胸部上。

    昨天,妈妈提到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单位,正好今天下午学校因为准备给

    专业技术考试做考场而放假,所以她建议我中午去她的单位吃饭。

    刚开始听到妈妈提议的时候,我反应一点都不积极。去妈妈单位吃饭什么的,

    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鬼头,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再说,难得下午没课,我还想趁机去陈伟家呢,一来可以看看他堂哥又下了

    哪些A片给他,二来也可以好好的问问上周家长会结束的时候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上周末我回家后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妈妈就回来了,虽然样子有些疲倦,

    但气色却似乎不错。

    妈妈的按时到家意味着除了参加家长会之外,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

    的事情,至少,不可能像我幻想的那样,妈妈因为裤袜裆部的跳蛋被发现而遭遇

    什么「意外」……。

    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在意:妈妈的跳蛋是哪儿来的?。

    另外,在我离开之前,妈妈脸上的那种销魂的表情就表明她的身体已经是不

    堪骚扰了,如果在我走之后这种骚扰持续下去,会不会导致什么激烈的身体反应

    从而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还有,陈伟那小子,会不会趁机对妈妈做什么?。

    不过这几天虽然我也有旁敲侧击的问陈伟那天的事情,但他的回答和妈妈回

    家后告诉我的「官方说法」完全一样:妈妈在家长会结束后突然感到身体不适,

    有些头晕,在学校差点摔倒了,幸亏有陈伟扶着,后来妈妈才缓过劲来,重新站

    起来。妈妈为此还要我谢谢陈伟。

    谢他妹啊。

    妈妈分明就是被那个跳蛋折磨的两腿发软,怎么可能是头晕?再说了,陈伟

    不仅偷拍了妈妈的裙底春光,按妈妈的说法,还趁妈妈「头晕」的时候抱了她一

    会儿,天知道有没有趁机揩油呢,还谢他?。

    不过,想想自己的同桌和妈妈可能有些亲密的接触,我还是有些兴奋的。

    但最让我在意的是,妈妈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有一些不自然,明

    显是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想将这件事轻松的揭过去。至于陈伟,我倒没看出

    什么,不过这小子现在只要一提到我妈,眼神里就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异样。

    因此,虽然从时间上看应该没出什么事,不过我还是打算借下午没课的机会

    去陈伟家找他问个清楚的。

    不过看着妈妈似乎十分想让我去她的单位的样子,(按她的话:「见识一下

    红丰的高级餐厅」,)我也不好拒绝,虽然在我看来红丰餐厅的食物恐怕也未必

    比得上学校食堂。

    「算了,下周再找机会弄清楚吧」。

    然而,今天在学校的整个上午,我对于去妈妈单位这一提议开始变得十分感

    兴趣了,因为早晨我无意中看到了「惊艳」的一幕。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大早,妈妈像往常一样帮我准备好早餐,然后就回

    她的房间收拾打扮,准备出门了。

    我咬了几口面包,突然想起妈妈昨天刚买的橙子,于是打算去弄一个来尝尝,

    补充一点维生素。但是在冰箱里翻找了好一阵子也没发现橙子的踪影,无奈之下,

    我只好去妈妈的房间问她。

    没想到,妈妈一直拿我当小孩子,无论睡觉还是换衣服都不锁门。结果,当

    我推开卧室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美景:妈妈站在床边,正一条腿踩

    在床沿上,双手顺着修长结实的大腿那诱人的曲线往上穿着一条深肤色带蕾丝花

    边的长筒丝袜。更让我心跳加速的是,此时的妈妈身上只穿了白色的胸罩和内裤。

    其实,换了以前,我也有很多次撞见过妈妈换衣服的经历,但都是匆匆一瞥,

    并没有觉得怎么样。

    但是现在,受了之前陈伟的话的影响,以及在意大利餐厅时的所见,我开始

    对这类事情变得敏感,而上周家长会那惊艳刺激的一幕更是让我这几天觉都睡不

    好,越发的渴望看到妈妈性感的身体,甚至……。

    这种情况下,我只觉得眼前妈妈身着内衣,弯着腰往光洁的大腿上穿丝袜的

    动作诱惑无比。那对丰满挺拔的半球形乳房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骄傲的向上挺

    着,似乎要从白色的胸罩中跳出来一样,而下身配套的蕾丝内裤则使得妈妈本就

    浑圆的翘臀看上去更加的诱人。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妈妈,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样。

    倒是妈妈不以为意的转过头,笑着问道:「怎么了?」。

    「哦,那个……我……我想吃点水果」。

    「哦,就在冰箱的那个抽屉里面啊」。

    「啊……知,知道了……」我颇有些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卧室,满脑子都是

    刚刚看到的场景:妈妈真美,乳房好大啊,腿也漂亮。那些AV里的女优哪里比

    得上妈妈。难怪陈伟对她不怀好意……只怕不只是陈伟,别的男人说不定也……。

    想着想着,对今天去妈妈单位吃饭的事,我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期待:说不

    定还能再看见妈妈换衣服呢。

    红丰集团作为纳税大户,总裁王德忠是常常和市政府领导吃饭的大人物,外

    界都传说他是市长的心腹之一。

    这也就是为什么尽管在城郊已经拥有占地超过500亩的研发基地,红丰集

    团依然能够把包括整整一栋楼的旧厂房在内的总部放在离市中心不到2公里的地

    方。要知道,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即使是效益还不错的企业也大都只是找一

    间写字楼占上那么一两层用来办公,绝没有像红丰这样还有地方保留厂房的。

    据说保留厂房是常务副总裁兼办公室主任赵进在很多年前提出的。

    赵进不仅是总裁王德忠的至交好友而且还是他的得力助手,是个做事深思熟

    虑却又常常胆大妄为的家伙。在他看来,保留这间集团总裁和部分元老曾经工作

    过的厂房颇有纪念意义,而且还令整个集团总部大院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朝气,而

    王德忠自己也早已习惯了几十年来伴着低沉的机器轰鸣声办公。

    因此,尽管这间拥有20来个车间的厂房每天生产出来的收益还抵不上把地

    租出去的租金的5成,而且其中的几个车间的生产在某种意义上还有一定的危险

    性,本不该出现在离市中心这么近的地方,可谁也没有对此有什么意见。

    不过,现在妈妈却是有意见了。

    因为有厂房,所以总部除了各部门主管以及统属的白领员工外,也有不少技

    术工人,结果就是,虽然只是比平时吃饭晚了半小时出门,妈妈就发现红丰餐厅

    的一楼和二楼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虽然平时与普通工人关系也不错,不过看着人头攒动,抢座位跟打仗似的餐

    厅,妈妈显然觉得还是不要挤进去为好。

    「算了,小杰,我们去三楼吧」。

    我对在哪吃根本没什么意见,反正来妈妈单位也不是为了品尝美味佳肴。

    不过刚来的时候我也听妈妈提起过红丰餐厅的三楼是比较豪华的。虽然只是

    「单位食堂」,但内部装修肯定达到了四星级标准。实际上,各部门的经理乃至

    总裁都常常用三楼来招待生意上的伙伴,既节约时间——餐厅就在总部大院内部,

    又可以显得低调——瞧,总裁也是吃食堂的。

    当然,这里的价位就比楼下的两层高得多了,而且按妈妈的说法,由于领导

    都常来这儿吃饭,所以一般员工根本就不来,也正因为如此,三楼这会儿人不会

    多,肯定有空位子。

    「看看想吃点什么?」妈妈微笑着问我。

    「哦……」看着眼前橱窗内各式各样不下五十种点心,我开始觉得红丰餐厅

    的豪华三楼的确名不虚传,甚至有点夸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初次来到妈妈的单位有些紧张,或者说由于脑子里的那些

    幻想而有些兴奋,我到并不觉得很饿,所以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几个窗口摆放的

    各地口味的美味佳肴。

    「唐医生!」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微微转过身子,就看见一个五十岁不到的男人正一脸笑容的站在不远处朝

    妈妈打招呼:「唐医生!难得在三楼看见你。哟,这个就是令郎吧?果然一表人

    才啊」。

    「呵呵,赵主任你好。」妈妈也笑着回应道,显然和这人关系不错。

    「叔叔好!」赵主任?那应该就是集团二把手赵进了。

    「好,好。真有礼貌!」赵进笑容满面的拍拍我的肩膀,抬头对妈妈说:

    「怎么,还没吃饭,过来一起吃吧。我们这桌人太少了,滕子华都被拉来凑数了」。

    「不用了吧。」妈妈有些犹豫的说。那张桌子上还坐着王德忠和不知是哪家

    公司来的客户,显然有生意要谈的样子。

    「没关系没关系,」赵进摆了摆手,压低声音得意的说:「那个吴总已经搞

    定了,就是吃顿饭。不过也不容易啊,新来的市委书记好像跟我们不对付,总找

    麻烦,要不是今天这笔生意,说不定资金链就要受影响了」。

    我抬头看了看妈妈,只见她似乎还是不想过去。

    就在这时,「婷婷啊,哎,来,来,过来一起坐吧。」王德忠也看到了妈妈,

    朝她招了招手。

    见此情形,妈妈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王德忠不仅是集团一把手,更是外

    公家多年的朋友,可以说是看着妈妈长大的长辈。

    「妈妈肯定不会驳了长辈的面子。」我暗想到。

    果然,妈妈笑着说道:「好的,王叔叔,那就打搅了。」拉着我走了过去。

    「王爷爷好」。

    「哎,好!哈哈,小杰都这么大了,上次看到他的时候才三岁呢,哈哈!」

    王德忠笑着说,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来,我介绍一下,」眼见王德忠和妈妈说完家常,赵进便开始为妈妈介绍

    桌上唯一的非红丰员工:「这是源通公司的吴总,吴仁雄。这次来跟我们谈合作

    出口到日本的事。大家合作很愉快的」。

    虽说这些生意上的事和妈妈一个医生毫无关系,但她还是彬彬有礼的朝吴总

    点头微笑。

    「这位漂亮的小姐么,是我们集团医务部的医生,唐雅婷。」赵进继续热情

    的介绍着:「唐医生医术高明,说的上是妙手回春。是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市立医

    院挖来的人才。这是她的公子,孙小杰,今年上六年级,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听着赵进夸奖我,妈妈也不禁露出笑容。

    吴总站起身来,朝妈妈伸出手:「哎呀,唐小姐,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佩

    服,佩服,呵呵。」虽然这番话在我听来颇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妈妈还是站起来

    与他握手。

    「嗯?」本来只是礼节性的握手,我却发现这个吴总似乎正捏住妈妈的手不

    放,甚至轻轻的揉捏,而且还有些色迷迷的偷偷盯着妈妈的胸部看。

    「哼。」妈妈秀眉微蹙,用力将手抽了回来,吴总一怔,见妈妈已经自己坐

    下了,也只好跟着讪讪坐下。

    「来来来,大家吃菜。」赵进仿佛根本没看见这一幕,热情的招呼着,坐在

    他一旁的叫滕子华的黄发青年赶忙附和着:「是啊是啊,哎,吴总,这个开水白

    菜做得很好,您尝尝?」。

    吴仁雄顺势下台,夹了一片菜叶放在嘴中,边嚼边说:「好的……嗯,不错,

    不错。」眼睛却不时朝妈妈看去。

    桌子上的推杯换盏对我而言根本没有意思,不过,看到妈妈和赵进似乎颇为

    熟悉,我心里的一些本就生动的记忆更是完全复苏了:上次吃饭的时候妈妈腿上

    的痕迹,家长会时的跳蛋,会不会,这个人就是……。

    而刚刚那个吴总握住妈妈手不放的行为更是让我心跳加快:这家伙也对妈妈

    不怀好意啊,难道,妈妈该不会被……。

    想到这里,我强压下心中的兴奋感,转而开始留心桌上几个男人的表情。

    王德忠虽然年过半百,但仍然颇有气势,酒到杯干,时不时与吴总说上两句

    合作的事情。而那个吴总每次都回答的十分简短,有些心不在焉,显然心思正放

    在坐在我身边的妈妈身上。

    而一旁的赵进举止沉稳,时不时也活跃一下气氛,但我却发现实际上他也偶

    尔偷偷打量妈妈高耸的胸部。

    至于那个染了一头黄发的滕子华,则看上去好像在低头吃东西,但眼睛却朝

    斜下方偷瞄。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纯棉的T恤,收束的腰身使得她本就丰满的胸部更

    加突出,靠近看的话甚至能看出胸罩的一丝轮廓。外面罩了一件天蓝色的雪纺衫,

    整个人显得既雅致又妩媚,吸引着这些色狼行注目礼。下身则穿着一条淡粉色的

    百褶裙,一双修长结实的美腿紧紧包裹在深肤色的长筒丝袜之中。

    「他们……哼……」我意识到这些男人大都对妈妈不怀好意。作为儿子,本

    来对此应该很生气。可是,看着这些男人色迷迷的盯着妈妈的胸部和大腿看,我

    却越来越感到兴奋。

    「来,唐医生,我敬你一杯!」吴总又站起来,朝妈妈举起酒杯。

    在女性当中妈妈也算是略有酒量的,而且在座的男士也没人起哄要她干杯,

    所以喝上几口倒也没什么。只是和这种猥琐的家伙……。

    妈妈微微一仰头,把杯中剩余的一小口红酒一饮而尽。我一怔,随即反应过

    来妈妈其实是看王德忠的面子。

    「好!爽快!」见妈妈这么给面子,吴总不禁喜笑颜开。

    「那是。我们唐医生酒量很不错的。」赵进笑着拿起妈妈的空杯替她的倒酒,

    仿佛自己是餐厅服务员似的:「来,唐医生,我们也来喝一杯」。

    若是不认识的人见到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恐怕不会相信这就是每年为红丰

    集团带来八位数收益的赵副总裁。只不过,妈妈显然对这位赵副总裁印象极佳,

    所以当赵进朝她举杯的时候,妈妈丝毫没有犹豫,一口就喝掉了半杯红酒。

    我注意到,由于连续几次的敬酒,妈妈的脸上开始露出一层红晕,显然已经

    有了几分醉意。

    「来,唐医生,我……我也敬你一杯!」滕子华有些讨好的朝妈妈举起酒杯,

    接着抢先将自己的酒喝完,说道:「你随意啊,呵呵」。妈妈看了他一眼,也没

    说什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毕竟对方先干为敬了,她也不愿失礼。

    之后,酒桌上的气氛一直十分融洽,但我却心里怦怦乱跳:「他们这样…

    …该不会是想把妈妈灌醉吧!」环顾四周,豪华的三楼餐厅不像一楼二楼那样人

    满为患,除了少数几个员工外只有远处三两个主管,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难道,这些人敢在这里就把妈妈……」。

    「小杰!」妈妈的声音把正在胡思乱想的我吓了一大跳,赶忙抬头问道:

    「妈妈,什么事?」。

    「怎么样,吃饱了吗?」显然没有注意到我刚刚走神,妈妈依旧语气温和的

    问道。

    「嗯。」我点点头。

    「那就好。」妈妈微笑着帮我整了整衣服,说道:「你还有作业要写吧?先

    回医务室好了」。

    「我作业差不多都写完了……」现在就走,那待会儿妈妈万一有什么事的话

    ……。

    「呵呵,街对面有个书店,你可以去看漫画的?」妈妈显然替我考虑,觉得

    让我呆在这我会无聊,「这样吧,你先回去,如果想去书店也可以,」她低下头,

    靠近我耳边轻声说道:「门口右边的垫子下面有备用钥匙,你到时候自己拿了开

    门锁门,我身上这把就不给你了」。

    闻着妈妈身上飘来的淡淡香水味和红酒混合的气息,我不由得脸微微一红,

    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妈妈笑了笑,抬头对王德忠说:「王叔叔,我让小杰先回医务室了,他还有

    作业要写」。

    「好的,呵呵,让小杰先回去写作业吧。」王德忠笑着点点头。

    「怎么,小杰,吃饱了?」除了开始打个招呼,之后差不多就忘记我存在的

    赵进这时插了一句。

    「嗯,吃饱了,赵叔叔。」我回答道,却发现原本打算站起来帮我理一下衣

    服的妈妈此刻正用手揉着额头,似乎有些不舒服。

    「哎呀,唐医生,是不是喝多了?」见此情形,赵进十分关心的问道:「红

    酒后劲比较大。来来,先坐一会儿。」说着他站起身来,朝供应食物的窗口走去。

    「唐医生,没事吧?」滕子华依旧讨好似的说。

    王德忠也问道:「婷婷,还好吧?」。

    「哦,王叔叔,不要紧,就是有一点头晕,呵呵。」妈妈解释道。

    「这个我会治!」吴仁雄似乎要抓住机会表现一下:「到一点茶水或者牛奶,

    最好加几滴醋,喝下去就没事了」。

    滕子华也表示支持,并自告奋勇要去找点牛奶。但这时,赵进已经端着一个

    小碗回来了:「给,唐医生,这是餐厅专门做的醒酒汤,喝下去一会儿就好了」。

    「哦,谢谢!」妈妈接过碗来喝了几口,很快就把一碗醒酒汤全喝了下去。

    一会儿工夫,她的气色就明显好了一些,于是我放下心来,在朝赵进道谢之后,

    又跟王德忠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回到医务室,一边用备用钥匙打开门,我一边暗笑:这都什么年代了,妈妈

    还用这种方法藏钥匙,真是的。

    在医务室坐了一会儿,喝了杯水,我起身在屋里绕了一圈,东张西望,觉得

    有些无聊。正打算离开,眼角却扫到一个放在墙角的大橱。

    「哦,是妈妈的衣橱啊!」想起妈妈把白色制服脱下来放进去的情景,我有

    些期待的将出门整个打开,伸出脑袋朝里面望了望。

    「切,就只有医生制服和换洗的普通衣服啊。」本来还想看看有没有妈妈的

    胸罩或者丝袜呢……。

    不过因为没放什么衣服,所以这个衣橱显得很空,我一弯腰,「果然,」整

    个人都能钻进去。

    「嘿嘿,不如躲到这里,等妈妈回来的时候吓她一跳……嗯,说不定,还能

    看到妈妈睡午觉前换衣服呢……」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早晨看到的那香艳的一幕

    ……。

    突然,门口传来人声,接着就是开门的声音。正在幻想的我被吓了一跳,下

    意识的将衣橱的门关上,整个人缩在里面。

    「靠,什么破橱,门都关不严……」抱怨归抱怨,我还是从门缝中朝外看去。

    只见赵进扶着脚步略微有些蹒跚的妈妈走了进来。

    「来,唐医生,慢点……」他扶着妈妈坐下,然后给妈妈倒了杯热茶,放在

    妈妈身旁的写字台上。

    妈妈又变回了刚才喝多了的样子,而且情况好像还更严重了,坐在椅子上手

    扶着额头,两眼闭着,似乎头晕的厉害。

    「这帮人,之后难道还让妈妈喝酒?」我皱了皱眉。

    赵进做好这一切,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咦,这么快就走了。」我微微有些诧异,本来以为就算他不趁人之危,起

    码也应该趁机献献殷勤,照顾一下妈妈,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

    听到赵进远去的脚步声,我从衣橱里跳出来。

    妈妈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见我是从衣橱里钻出来的,虽然还是不舒服

    的表情,但也不禁笑了一下:「你藏在橱里干什么?怎么,不打算出去转转吗?」

    但她随即又用手揉了揉额角。

    「妈妈,你没事吧?」我关心的问道。

    「嗯,没事,」妈妈慢慢站起来,走到药橱之间拉开白色的帘子,坐到帘子

    后面的床上,抬起头对我说道:「妈妈有点头晕,要睡一会儿。你出去玩的话记

    得锁门,」一指门边的诊疗床,「回来的时候要是困了的话,可以睡那里」。

    我点了点头,妈妈便放下了帘子,整个医务室就安静了下来。

    「这下是没机会看到妈妈穿内衣的样子了。」我无奈的想着:「算了,待会

    儿还是出去转转吧」。

    抬头看了看窗外,脑子里却是刚刚几个男人对妈妈不怀好意的猥琐眼神。再

    加上之前几周的那些事情,我现在终于确定了真有不少男人在打妈妈这个美艳少

    妇的主意。

    「妈妈会不会也像那本里那样,被垂涎她美色的男人迷奸、强暴……」。

    远处厂房偶尔传来的一阵阵低沉的机器轰鸣声,使得整个医务室更显得安静。

    「嗯?怎么这会儿有人来?」走廊上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接着……竟然是

    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

    我的心猛的跳了一下,鬼使神差的一闪身快速钻进衣橱。

    刚关好橱门,「吱啦……」,医务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哦,这不是那个赵进吗?」我通过橱门的缝隙好奇的观察着这个男人,

    「他怎么会有妈妈医务室的钥匙?!而且,这会儿过来做什么?他不是刚刚才离

    开吗……」。

    赵进轻手轻脚的关好门,朝前走了几步,低低的喊道:「唐医生?唐医生?」。

    妈妈显然睡得很熟,一点回应都没有。

    「哼哼!」见此情形,赵进冷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按耐不住得意的心情,自

    言自语的说道:「前几天都没机会,嘿嘿,今天总算让你把足够的量喝下去了」。

    「足够的量?什么意思?」我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心跳却猛然加速,因

    为赵进已经掀起了白色的布帘,弯腰爬上了单人床,接着就将布帘放了下来。

    「天哪!他想趁妈妈睡着了……不行的,妈妈睡觉很浅,一点响动就会惊醒

    ……再说,酒喝得也不多啊,如果被侵犯了肯定会醒过来的……到时候,到时候

    该怎么办……」。

    已经受过AV洗礼的我当然知道一个男人趁妈妈熟睡的时候爬上床去是要做

    什么,不过毕竟无法看见布帘之后的情况,又不敢起身靠近,只好睁大眼睛盯着

    布帘。

    「唐医生,现在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布帘后传来赵进压低的声音,

    语气充满了得意:「嘿嘿,进口药就是好用啊」。

    「进口药?」我一下子就想起中午吃饭时赵进递给妈妈的那杯醒酒汤,「那

    里面被放了东西?那就是说妈妈暂时不会醒了!就像那些里那样……」不过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赵进的这种下流的语气,连我都听得出来,充斥着赤裸裸

    的淫欲。

    「妈妈真的要被强奸了吗?」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妈妈要被强奸」,我顿

    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道白色的布帘。

    「啊……奶子真他妈大!」布帘后传来赵进吃惊的声音:「36D」。

    我听了赵进的话,却又完全不知道布帘之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面仿佛百

    爪挠心,不禁有些焦躁。

    但接下来我就愣住了,因为我看见赵进的左手从布帘上方伸出来,把两件衣

    服搭在串着布帘的细绳上——「那是妈妈的衣服」。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白色的T恤和天蓝色的雪纺衫,全然忘了掩饰自己的存在,

    差点把衣橱的门推开。

    很快,赵进再次伸出手来,把一条粉色的百褶裙搁在了T恤边上。

    「赵进……在脱妈妈的衣服」。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赵进的手再次出现在布帘上方,把两件闪着诱人光泽的

    衣物搭在了裙子上。

    午后的阳光从右边的窗户直射进来,正好照在白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和配套

    的内裤上,产生了耀眼的反光。看着那闪闪发光的呈弧形的罩杯和轻薄小巧的内

    裤,早晨无意间撞到妈妈换衣服的香艳画面顿时又浮现在眼前,我的身体突然有

    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我好想……好想……看一下……」。

    就在这时,赵进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哦……」。

    我吓了一跳,缩在衣橱的门后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但我很快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因为赵进并没有从布帘后面出来,反而

    是单人木板床好像被摇动似的,发出了有节奏的「吱、吱、吱、吱」的响声。

    「奇怪了,床为什么会响?哦……赵进,他开始强奸妈妈了!」我的呼吸一

    下子粗重起来:「赵进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还把妈妈的衣服脱光……就像A

    V里那样把妈妈压在身体下面吗……」。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一件事,妈妈并没有被脱光衣服——那双深肤色

    长筒丝袜并没有被赵进拿出来放在布帘上……。

    一个清晰的画面仿佛正浮现在我眼前:「哦……妈妈……平时那么漂亮端庄

    的妈妈……现在正赤裸着身子,只穿着长筒丝袜,被爸爸以外的男人压在身体下

    面狠狠奸淫……」。

    「要去阻止吗?」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的我似乎刚刚才想起这个问题。

    稍微犹豫了一下,「算了,我只是个小孩子,根本阻止不了大人的。」我给

    自己找了一条非常充分的理由。

    事实是,虽然明知道妈妈正在被侵犯,但是一想到此刻赵进的阳具正在妈妈

    的蜜穴内用力的抽插着,两只手说不定还在揉捏妈妈丰满的乳房和穿着长筒丝袜

    的美腿,我就从内心深处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甚至很渴望能够看一下布帘之后

    到底是怎样一幅情景。

    单人床猛烈地摇动了接近二十分钟之后,声音越来越响,而随着床的剧烈摇

    动,赵进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色的布帘,心中想象着赵进强奸妈妈的动作,同时

    也有些担心床会不会坏掉。

    好在很快,赵进就发出了「啊」的一声低吼。

    在这完全没有压抑克制的声音之后,床的摇动停止了,医务室内又变得像赵

    进进门之前那样安静。

    「呼……呼……真是个骚货,妈的,这么多水,害得老子擦半天,幸好把衣

    服垫在下面……」布帘后传来赵进有些气喘的声音,明显有些疲惫,「嘿嘿,平

    时还装得那么正经……看来以后要经常这样好好照顾你了!」伴随着似乎是

    擦拭床单的声音,赵进低低的自言自语,仿佛十分满足,又仿佛十分遗憾。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赵进的手又伸了出来,把妈妈的衬衫裙子胸罩内裤都拿

    了进去。

    意识到他已经「完事」了并且正在给妈妈穿上衣服,我心底不禁产生一丝失

    望,似乎是嫌赵进奸淫妈妈的时间太短,又似乎是为没能亲眼看到具体的情景而

    感到遗憾。

    但残留的一丝清醒告诉我,赵进给妈妈穿好衣服后就会出来,因此我马上屏

    住气息,静静的躲在衣橱门后。

    果然,很快赵进就从布帘后退了出来,接着便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以及赵进

    离开的脚步声。

    又躲了一分钟,好奇心最终占了上风,我忍不住推开橱门走了出来,轻轻地

    来到布帘旁边,用手拉起帘子,探身朝里瞧去。

    让我有些失望的是,床上并没有AV中女优被中出后下身流淌着精液的场面,

    更不用说漫画中那过渡夸张的浑身都是粘稠液体的情形。

    相反,只见妈妈衣衫整齐的躺在床上,白色的T恤下高耸饱满的胸部正缓缓

    的起伏,显然睡的正香。裙下的美腿自然的伸直,深肤色的丝袜上也没有一丝精

    液的痕迹……只是身下的床单似乎有些湿润。

    「哎,妈妈的脸好红啊……」。

    看着妈妈脸颊上比家长会那天还要深的红晕,我咽了下口水,忍不住伸出手

    去,在妈妈脸上轻轻摸了一下,接着,手不由自主的朝下移去,按在了妈妈挺拔

    的乳房上。

    「啊,好……好爽……」手心传来的坚挺和弹性让我舒服的差点呻吟出来,

    「难怪那个赵进刚刚一脸满足的表情……」。

    我歪过头去,目光又落在妈妈修长的丝袜美腿上。

    「哦,妈妈今天穿的是长筒丝袜……嘿嘿……这样赵进干她的时候……还真

    是方便啊……」我想象着赵进奸淫妈妈时将这两条美腿分成M型的景象,不知不

    觉又伸出手去,顺着线条柔和的小腿朝上慢慢抚摸起来。

    一瞬间,从我的指尖和掌心传来妈妈腿部那柔嫩而结实的肌肤在丝袜的包裹

    下产生的奇妙触感,「呜……」,那种柔软,那种光滑,那种弹性,我忍不住叫

    出声来。

    左手抓捏着妈妈的美乳,右手抚摸着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一时间我大脑都

    是一片空白,只觉得今天来妈妈单位的决定无比英明……。

    「咦,有点湿啊……」右手触到了妈妈的内裤,我一下子就发现妈妈的私处

    周围还有些湿润,似乎是没有被擦干净。

    「不过这点程度的湿润在妈妈醒来之前就会完全消失了,到时候妈妈肯定发

    现不了。」想到这里,我随手掀起百褶裙,露出白色真丝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妈妈

    的私处。

    反光的内裤表面和耻丘微微凸起的形状加在一起,构成了一股致命的诱惑。

    想象着不久之前这隐秘而圣洁的部位正被赵进的阳具肆意侵犯着……「讨厌的帘

    子……嗯……要不然就能亲眼看到妈妈被强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