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三章)

作品:《漂亮妈妈唐雅婷

    作者:heimowang。

    2011/07/22本站首发。

    第三章。

    「那么,漂亮的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一头卷曲的棕色头发随意的垂在耳旁,衬托着那副仿佛雕塑一般的面部轮廓。

    米歇尔对自己的容貌一直十分自信。自从来到中国之后,他已经凭着自己迷人的

    意大利式微笑俘获了不少东方少女的芳心和身体。与韩国那些娘娘腔似的男人相

    比,意大利人俊朗的面部线条显然对小女生更具诱惑。

    时候一长,米歇尔也就习惯了每次自己一露出微笑,中国女生的眼神就变得

    灼热。所以,在看到一个容貌清秀的性感美女带着一个男孩走进自己餐厅的时候,

    他立刻迎了上去,一边朝美女露出自己迷人的微笑,一边把客人引到一张空着的

    桌边,然后绅士般的询问有什么自己可以效劳的。

    虽然之后对于这位美女还没坐定就询问洗手间的位置接着就匆匆离去感到有

    些奇怪,不过职业素养颇高的他还是保持微笑的站在桌边等着这个美貌女子

    从洗手间回来,并在等她坐定之后再询问点餐的事宜。

    同时,就像以往遇到的情况一样,他敏锐的发现这个绝色丽人对于自己会说

    一口流利的汉语显得很吃惊,于是更加卖弄似的用播音员一般的标准口音说道:

    「美丽的小姐,我叫米歇尔,在这个古老的国度已经生活很多年了。上个月决定

    在这个城市开一家餐厅,以便让这里的人们能品尝到我家乡的美食」。

    说着,他微微欠了欠身,再次对妈妈露出微笑:「当然,也能让我交到更多

    朋友,认识更多向您这样出色的东方美女,呵呵!」。

    被一个高大英俊的西方帅哥当面称赞,性格保守的妈妈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而「美女」这两个字又让她不禁想起刚刚在地铁里那不堪的一幕,那个高中生,

    也叫她「美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美女」没有像过去别的中国女生那样对自己做出热情的

    回应,反而有一些脸色发白,细心的米歇尔还是赶紧结束自己暧昧的开场白,转

    而开始正式介绍餐厅的招牌菜式。

    「除了意大利面,我个人推荐火腿起司牛排,茄汁鲈鱼,还有……呵呵,这

    些,一定会让您和您的弟弟感到满意的!」。

    「嗯……什么?!」妈妈对米歇尔介绍的那些拥有让她眼花缭乱菜名的食物

    感觉还不错,但最后这句话却让她愣住了。

    「弟弟?」好在被别人误认为是大学刚毕业的女孩子也是常有的事,妈妈总

    算及时反应过来对方所谓的「弟弟」指的是我。

    「呵呵,这个是我儿子,不是……弟弟啊,呵呵!」。

    「啊?!」。

    虽然早就觉得东方女生看上去都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但是听到眼前的娇艳女子都已

    经有孩子了,米歇尔还是大吃了一惊。他偷偷打量着妈妈衬衫内挺拔的胸部和直

    筒裙下露出的修长丝袜美腿,心里暗道自己对东方美女的识别本领还不够……。

    不过,这个小小的插曲倒是让妈妈的心情好了许多。

    「妈妈,这个牛肉味道不错哦!」。

    「呵呵,那你就多吃一点好了!」。

    「妈妈,你也吃啊」。

    「好的,我家小杰最懂事了!」妈妈爱怜的看着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从十分

    钟以前米歇尔就一直在我们这一桌附近徘徊。当然,如果她看到的话,就会发现

    米

    歇尔蓝色双眼中有着与刚刚在地铁上非礼她的高中生眼中完全一样的赤裸裸的欲

    望。

    来中国已经很久了,与中国女生玩「藏香肠」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可妈妈显

    然和那些女生不同,让米歇尔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恨不得现在就用手抓住那

    对挺拔的乳房用力揉捏,再把裙子掀起来,撕开那双肤色裤袜……。

    咦?。

    米歇尔似乎是十分惊讶的盯着妈妈修长的小腿,仿佛有了什么意外的发现。

    「奇怪,那个老外干什么老盯着妈妈看啊?」坐在妈妈对面的我注意到了米

    歇尔的奇怪表情。

    虽然还不到12岁,但自己的妈妈是个前凸后翘的迷人少妇,这点我早就注

    意到了。毕竟,有时候甚至爸爸都会半开玩笑的说不放心让妈妈单独出门,而在

    我眼中,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的妈妈更是没有一个有妈妈漂亮的。

    因此,走在街上,经常可以看到男人对妈妈行注目礼,我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但是这个洋鬼子的眼神,分明就有点过了吧!「看得那么入神,你难道还能

    透视?」。

    我抬头稍稍仔细打量着桌对面的妈妈。清秀的容颜,温柔的笑容,上身穿着

    蓝色的香奈儿衬衫,下身是同一品牌的白色齐膝裙,整个人散发出端庄却又迷人

    的魅力。

    不过,这也没什么啊,不至于看得眼珠子快掉下来吧?。

    「对了,刚刚在地铁上……我碰到你同桌了,就是那个……哦,陈伟。」妈

    妈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仿佛下定决心般的对我说道。

    「啊?陈伟?!」正在想着米歇尔奇怪行为的我突然听到妈妈的话,不由得

    微微一惊:「他,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什么也……没有,呵呵,就是随便聊了两句。」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的紧张,妈妈反倒是略有些慌乱的说道。

    「哦。」我长出一口气。

    自从和陈伟成为同桌以后,我见识到了不少「好东西」。光是陈伟提供给我

    的那些成人漫画和就不下1G了。想想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和文字,我

    暗暗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绝对不能被妈妈发现。

    一时没有人说话。

    「哎呀!」。

    原来我不知不觉中想到了昨晚刚看的漫画中那个美艳的妇人穿着吊带丝袜被男人

    干的浑身香汗的场面,虽然只是静态的画面,人物的造型也实在有些夸张失

    真,但那画面对于对性交还完全陌生的我而言已经是十分震撼了,以至于今天上

    课时都还时不时的回味着。这时,由于妈妈提到了陈伟,我不禁又想起那些刺激

    的画面,一个没留神,左手的叉子掉在了地上。

    我连忙弯下腰去捡,眼光却扫到了桌子另一端,裹在肤色丝袜中的两条线条

    纤细的小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

    「啊,丝袜……对啊,妈妈每天都穿丝袜的。因为妈妈性格比较保守,穿裙

    子就一定要穿丝袜。不过,不是那种吊带的,而是连裤袜,嗯,有时候也穿长筒

    袜……哎呀。

    我在想什么啊!这是妈妈啊!「我摇了摇头,似乎要把」妈妈穿着丝袜的美

    腿比漫画里的女人要漂亮「这一想法赶出去。

    不过……「咦?!」我突然注意到了妈妈小腿上的奇怪痕迹。

    「这个……白色的,像已经干掉的鼻涕似的,是什么?」看着妈妈穿着肤色

    丝袜的小腿上的白色液体痕迹,我猛然想到:「等一下,这个……难道是里

    写的那个……

    不,不,不,不可能的!妈妈怎么会……」。

    想到了上个月陈伟给我看的一篇描写电车之狼的里的情节,我只觉得心

    跳突然变得很快很快……。

    「小杰?」估计是见我半天还没直起身子,妈妈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哦,妈妈……嗯,那个,叉子掉了。」我赶紧直起腰,慌慌张张的解释着,

    眼睛不敢朝妈妈看去。

    「那就换一个好了。」妈妈温柔的笑着说。

    一直在对妈妈的身体行注目礼的米歇尔立刻凑上来,为我换了一把干净的叉

    子。

    「对了,本店的调酒师是一流的,美丽的女士要不要小酌一杯?」米歇尔转

    过身对妈妈说道。

    「嗯……好的。」妈妈略一犹豫也就答应了。毕竟她酒量在女性当中其实还

    不错,而在西餐厅喝一杯鸡尾酒也不会像朋友聚会那样被迫喝很多。

    「哦,吧台在这边,请允许我为美丽的女士带路!」米歇尔一边说一边夸张

    的伸手摆了个pose。

    妈妈被他逗得微微一笑,优雅的站起身,跟着米歇尔朝餐厅深处走去。

    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修长的双腿以及丝袜上的可疑痕迹,我这才意识到米歇尔

    一直盯着妈妈看的原因:「原来,他也在偷看妈妈的腿,还有……那个痕迹……」。

    想到妈妈被一个人高马大的洋鬼子这样偷窥,我觉得心跳得更厉害了。眼看

    着妈妈和米歇尔渐渐走远,我更是不禁想起了好几部读过的强暴的情节……。

    「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为自己竟然幻想妈妈

    被强暴而有负罪感。可下一秒,我又忍不住想到:「那个老外会不会真的对妈妈

    下手,如果……他把妈妈堵在洗手间,或者骗到没人的地方,然后……哎呀,不

    要再想了!」。

    然而,不知是不是最近看了太多强暴类的的缘故,无论我怎么努力,妈

    妈穿着丝袜被陌生男人强暴的幻想就是牢牢占据在脑海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怎么样调一杯酒也不至于要这么久啊,难道妈妈选

    择在吧台饮酒?还是……」。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米歇尔就和妈妈回来了。

    看着妈妈微笑着重新坐下而米歇尔却去忙别事情,我放心的同时也不禁觉得

    有一丝……失望……。

    「喏,这是刚刚那个意大利人给我办的VIP卡,以后来这儿吃饭可以打折,

    呵呵!」妈妈朝我晃了晃手里的卡片。

    「啊,好啊。呵呵。」我开心的回应道。心里却想:以后还会来这儿?那岂

    不是,那个老外又能见到妈妈了吗?再说了,第一次来就给办VIP,哼……。

    「哎,伟哥!」我笑着朝正走进教室的同桌打招呼。

    「拜托!不要喊我伟哥!否则,哼哼,」陈伟不满的威胁道:「新下载的小

    说就不给你看了,

    这次是你喜欢的类型哦!绝对经典」。

    「哎呀,我错了!」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哦,对了,昨天,你在地铁上碰到我妈了?」。

    陈伟正在往书包外拿课本,听到我的问话动作突然一滞,但很快就若无其事

    的说道:「是啊」。

    「哦。」想想陈伟也不可能将自己看成人的事说漏嘴,我本来不打算再

    说什么了。

    不过,想到妈妈丝袜美腿上的可疑痕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问

    道:「当时,就我妈一个人吗?」。

    「什……什么,一个人,」陈伟语速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地铁上,当然到

    处都是人了!」。

    「不是,我是说,嗯……我妈,她……没和同事在一起吗?」我斟酌了一下,

    继续问道。

    陈伟摇了摇头:「没有啊」。

    虽然很疑惑妈妈丝袜上的痕迹到底是不是里描写的精液,不过,总不能

    直接问陈伟有没有看到妈妈被别的男人非礼吧?。

    见问不出什么,我也就换了个话题:「对了,你又下到什么新?我可不

    喜欢那些乱伦的,看了就恶心!」。

    「哦,这个啊,」陈伟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嘿嘿,这回可是经典,不是乱

    的……而且,你肯定喜欢,有强暴情节哦!喏,我拷了一份在盘里,你回家自

    己看吧。对了,我堂哥昨天来我家了,他下了好多A片在移动硬盘里带过来,到

    时候你过来看啊,这可比漫画精彩多了……」。

    「多谢伟哥!」我欣喜的接过盘。

    「不要叫我伟哥!」。

    吃过午饭后,中午不回家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回到略显空旷的教室里。

    我正在埋头做作业,一旁的陈伟突然开口说道:「那个,小杰,你妈妈看上

    去很年轻啊」。

    「哦,那是,好多人都不相信我是她儿子呢。其实,她生我有点迟,现在都

    已经快三十六岁了」。

    我头也不抬的回答道,这类问题听的多了。

    「三十六了?」陈伟有些惊讶:「不会吧,一点都看不出来啊!对了,你妈

    妈是OL吧?」。

    「嗯?」对于这个里常见的词一下子用到自己妈妈身上还有些不适应的

    我怔了怔:「不是啊,我妈是医生」。

    「医生……差不多啊……她在哪个医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陈伟似乎呼

    吸有点粗了。

    「怎么?你家有人生病啊?」我抬头问道。

    「哦?对……对啊,要是行的话,就让你妈治一下。」陈伟说完后似乎有些

    紧张,小心的打量着我。

    「不行啊,我妈不在医院干了。现在去企业里面的医务室工作」。

    「哦……」陈伟似乎有些失望:「什么单位啊?」。

    「红丰集团」。

    「哇,那么强!又是OL又是女医啊,哦,不,我是说,红丰是咱们市里第

    一大集团,省里都很有名的」。

    「有什么好的?虽然大多数时候很轻松,但我妈说有时候必须去车间,那儿

    温度很高的。据说最热的时候接近40°呢」。

    「那就让你妈只穿内衣进去啊……」两眼有些茫然的陈伟几乎是下意识的低

    声说着。

    「靠!你他妈说什么呢?」。

    「啊?!对……对不起对不起!」陈伟一时说漏了嘴,赶紧连声道歉:「对

    不起啊!就,就是随口开个玩笑。你不要生气」。

    「哼。」我低下头,继续做功课。

    见我竟然没发火,觉得侥幸的同时陈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关于妈妈的话题了。

    他可不知道我心中正犹如波浪滔天的回响着他刚刚的那句话:「让你妈只穿

    内衣进去啊」。

    天哪,要是妈妈只穿着胸罩和内裤进入车间,哦,还有丝袜……对,妈妈只

    穿这些内衣就走进那个车间的话……。

    一时间,我的眼前浮现出妈妈身穿白色胸罩和蕾丝内裤,腿上穿着肤色丝袜,

    走进热气腾腾的车间的画面。还有,满身大汗的粗鲁的工人们走了上来,把妈妈

    围在中间……。

    「怎么不吃菜啊?想什么呢?」妈妈看着端着碗发愣的我问道。

    「啊,没……没有。」我惊醒过来:「正在吃呢」。

    其实下午上课时就是这副模样了,老师说了什么完全没听进去。从中午到现

    在,脑子里全是那天吃西餐时看到妈妈的丝袜美腿以及那个可疑的痕迹,还有,

    因为陈伟的话而引起的幻想。

    「呵呵,你该不会是担心周末的家长会吧?」妈妈笑着打趣道:「每次都是

    作为优秀学生被老师表扬,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该不会,今天在学校犯了什么错

    误吧?」。

    「才没有」。

    「呵呵!对了,这次你是不是又要发言啊?像上次那样,介绍学习经验什么

    的?」妈妈一边替我夹了些菜一边问道。

    「是啊。」我暂时把那些幻想扔到一边,有些无奈地说道:「还不是因为李

    老师是新来的,有些不熟悉班级情况,否则根本就没必要老是让我去发言,家长

    估计都听腻了」。

    「你不发言谁发言呢?」妈妈被我郁闷的表情逗乐了。

    「别的班也有家长代替学生介绍经验的啊,」我愤愤不平的说道:「本来嘛,

    家长对家长说才对等啊」。

    「嗯,我家小杰很有自己的想法呢。」妈妈微笑着说道:「这次就这样吧。

    下次家长会的时候我替你发言好了,这样你也可以早点放学回家,呵呵」。

    「好的……」我没精打采的点了点头,心说那也是下学期的事情了。

    「呵呵。」妈妈站起身,揉了揉我的头发,端起盘子朝厨房走去。

    我心里还在想着妈妈的丝袜美腿以及陈伟的话,下意识的朝妈妈看去,却意

    外的发现妈妈此刻腿上没有穿丝袜,光洁白皙的大腿就暴露在家居短裙之下。

    「怎么回事?」我有些奇怪,通常妈妈在洗澡之前整天都穿丝袜的:「难道,

    丝袜被扔掉了?

    还是……被什么人……拿走了?」。

    一想到妈妈的丝袜可能被一个男人「拿走」,以往几部里的情节又在我

    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那股兴奋感再也无法遏制。我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从书包

    中摸出陈伟给的盘,插进笔记本电脑,熟练的打开文件夹……。

    「嗯??」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电子书,本来期待是强暴

    题材的我有些失望:「看这名字,该不会又是什么母子乱文吧?那就没意思了。」

    不过既然陈伟保证过这是合自己口味的经典,那姑且看一看吧。

    见我急匆匆的跑回房间,妈妈以为我是去忙功课了,心里颇有些欣慰。

    把厨房收拾干净后妈妈也回到自己的卧室,将身上的T恤和短裙脱了下来,

    准备洗澡。实际上刚刚她也觉得不适应,毕竟穿惯了丝袜,突然不穿,双腿那种

    裸露的感觉让她即使在家也觉得缺少安全感。

    不过也没办法,最近几天一直下雨,今天的那双又被淋湿了,到家时就脱掉

    了。而前几天的换洗衣物都还没干,昨天的那双又扔掉了……。

    想起昨天的事情,妈妈还不禁脸色通红。当时她一路上都没有发现合适的地

    方,所以在到了餐厅之后就立刻直奔洗手间,用卫生纸擦拭被那个高中生色狼射

    在自己丝袜美臀上的精液。

    本来妈妈也想过直接将裤袜脱掉的,不过这样一来又怕会变得容易引人注意,

    毕竟刚刚是穿着丝袜进来的。而且她在臀部擦拭了一番,发现那个高中生色狼射

    的量似乎并不大,只在臀部右侧有两点痕迹罢了。如此一来,妈妈也就觉得没必

    要把连裤丝袜给脱掉。

    但当她和米歇尔去吧台的时候,似乎无意中踩到了地上的一点油渍,似乎是

    侍者端盘子时无意中洒下的。米歇尔对此大为抱歉,虽然妈妈觉得这没什么,但

    他还是立刻表示要为妈妈办理VIP卡作为补偿。

    不过,当妈妈低头查看自己的白色高跟鞋是否沾上污渍的时候,却意外的发

    现右腿的丝袜上沾着一道可疑的痕迹,吓得她花容失色,赶紧辞别米歇尔,朝洗

    手间跑去。至于会不会因为两次匆忙的去洗手间的行为而让意大利的帅哥误会她

    身体不适,那也顾不上考虑了。

    冲进洗手间,关好门之后妈妈再次仔细检查,这才恼怒的发现原来那个高中

    生在射的时候动作偏了一点,大部分都射在妈妈右腿上。随着妈妈离开地铁站一

    路走来,这些精液也就顺着她的肤色裤袜从大腿朝下流去,一直流淌到小腿上。

    又羞又恼的妈妈赶紧拿了几张卫生纸用力擦拭,但无奈精液已经干掉了,那

    些羞人的痕迹无法彻底从丝袜上抹去。好在也因为干掉的缘故,痕迹变得很淡,

    不是近距离倒也不易发现。

    妈妈生气的同时也不禁暗暗后怕:幸好自己今天穿的是肤色透明丝袜,如果

    是黑色或者深褐色的,那这些白色痕迹就太明显了。那样的话,穿着被别人一眼

    就能看出沾着精液的丝袜在闹市区一路走来,那自己也没法做人了。

    「嗯,不知道那个意大利人有没有发现?」妈妈犹豫了一下,不过想到米歇

    尔温文尔雅的笑容,她还是否定了这个猜测。

    「这个人还不错,以后可以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去他的餐厅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