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一章)

作品:《漂亮妈妈唐雅婷

    作者:heimowang。

    2011/ 07/ 20本站首发。

    第一章。

    「我知道我知道,在家听妈妈的话,在学校好好学习……好了,我要

    去上学了,爸爸再见!」我将电话丢给妈妈,转身抓起书包,一阵风似的冲出门

    去。

    妈妈见此情景,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电话,耳边顿时传来丈夫的温柔声音:

    「婷婷,最近上班感觉怎么样啊?」。

    「呵呵,放心吧,单位里有王叔叔照顾,平时都很清闲的,毕竟是企业,不

    像在医院里有看不完的病人。」感受到爸爸的关心,妈妈心里一阵甜蜜:「嗯…

    …你放心好了,家里有我,小杰的学习也不用烦神,一切都没问题的……嗯,知

    道了,你在那边要注意身体啊。好的,好的,那我挂了。再见!」。

    挂上电话,妈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她本来以为从医院换到现在这个单位,没有了繁忙的工作就可以有更多的时

    间和家人相聚,没想到爸爸突然被调到迪拜,而且一去就得一年多。虽然说家庭

    的收入因此大大提高,可是总不能把还不到12岁的我丢给亲戚照顾而她自己跟

    着爸爸出国吧。但这样一来,为了照顾我,夫妻两地分居就在所难免了。

    想想丈夫出国已经快5个多月了,自己还不习惯,妈妈有些伤感的同时也不

    禁有些好笑:自己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刚谈恋爱的小女孩似的。

    她自嘲的摇了摇头,随即发现时间也不早了,于是拿起包,匆匆打开房门走

    了出去。

    「哎,小唐啊!早啊!上班去啊?」一个声音突兀的从左上方传来,让正在

    锁门的妈妈吓了一跳。她转过头去,只见住在楼上的老宋正站在楼梯上笑眯眯的

    看着自己。

    「哦,宋师傅,早!」。

    「呵呵,小唐,这么早去上班啊?」。

    「是啊,虽然路不远,但是要转一次车,所以要早点走了」。

    「啊,对了,」老宋一拍脑袋:「你现在在红丰上班了」。

    妈妈点了点头,冲老宋微笑了一下,转身朝楼下走去。她还得上班呢,不像

    老宋已经退休在家,可以悠闲自在的聊天。

    由于急着下楼,妈妈的动作稍微有些快,没注意到自己鹅黄色长裙的裙角飘

    了起来,露出了一段裹在肤色丝袜中的小腿。

    老宋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动不动的盯着美女邻居裙下纤细的丝袜美腿,

    直到妈妈靓丽的身影转过楼梯角,这才意犹未尽的咽了下口水:妈的,这妞真是

    个尤物,都三十五了看上去才二十多岁。每次看到她都穿丝袜……要是能让我摸

    一下她的腿……。

    对于邻居拿自己的丝袜美腿意淫全然不知的妈妈此刻正在朝地铁站快步走去。

    每天这个时候都是上班的高峰期,地铁虽然不会晚点,但能否挤进车厢就要看运

    气了。有好几次,妈妈都不得不放弃上车,眼睁睁的看着挤满了人的车厢停在面

    前,再变魔术般的塞进一两个人后开走。

    今天的情况也差不多,看着仿佛装满了沙丁鱼的罐头似的车箱,讨厌拥挤的

    妈妈只好决定等下一班。这个决定直接的后果就是30分钟后,她几乎是一路小

    跑着冲进了位于红丰集团A楼西边的临时医务室。

    「还好……」看了一眼手表,妈妈确认自己没有迟到,心里总算踏实了。她

    自尊心很强,不愿意让同事认为自己是那种喜欢仗着有熟人的照顾就肆意迟到早

    退的人。

    收拾了一下本就十分整洁的桌子,端着咖啡的妈妈略有些无聊的望向窗外。

    这个临时医务室原本是个机房,所以位置并不算好,在A楼最西侧的角落,

    附近只有另外两间机房和一个小仓库,平时根本没什么人来。整间医务室只有一

    扇朝北的窗户。从这里望出去只能看见远处的厂房,而另一边的B、C两楼以及

    它们与厂方之间的空地则刚好处于死角。

    简而言之,风景糟透了。

    「好在半个月后正式的医务室就要装修完毕,到时就可以在宽敞明亮的大办

    公室里工作了。」心知医务室的装修是王德忠因为自己要来上班而特意安排的,

    妈妈心中十分感激这个王叔叔对她的照顾。

    实际上,来红丰也不过是一次吃饭时外公提了一句妈妈在医院工作太辛苦,

    第二天王德忠就让妈妈来红丰的医务室上班。工资比医院高不说,每天的工作更

    是清闲无比:只不过偶尔给人开开病假,发发药而已。哪像在医院里有看不完的

    病人,自己整天忙得饭都来不及吃。

    至于厂房里可能发生事故导致工人受伤什么的,就不是妈妈一个医务室医生

    需要担心的了——那自然会有附近医院来处理。

    只不过这种悠闲有时候也会变成无聊,就像现在,妈妈就觉得周围太安静了,

    再没有事情做的话自己恐怕就要睡着了。

    「砰砰」一阵敲门声令昏昏欲睡的妈妈顿时清醒了过来:「请进」。

    「唐医生,早晨好!」进来的中年男子彬彬有礼的和妈妈打着招呼。

    「哦,赵主任早!」认出这是红丰的第二号人物,副总裁兼办公室主任赵进,

    算得上是医务室的顶头上司,妈妈连忙起身相迎:「怎么,赵主任,您有什么事

    吗?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赵进哈哈一笑:「怎么,非要生了重病才能来这儿吗?那我看来以后是见不

    到唐医生了,呵呵」。

    妈妈一愣,心想这个赵主任看来还挺好说话的,不像上周自己在食堂吃午饭

    时听说的那样啊,而且满风趣的,要是自己原来工作的医院的领导,见了下属就

    喜欢摆架子。这么一想,她也就不那么拘谨,笑着问道。

    「那赵主任大驾光临是为了?」。

    看着眼前的美艳女子这么一笑,赵进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其实,自从妈妈第一天来红丰上班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女医生不仅容

    貌迷人,而且性格也很不错,温柔善良。自命风流的赵进已经打算尽快把她弄上

    手。

    此刻真的和妈妈近距离面对面的说话,他更发现对方比自己平时从远处匆匆

    一瞥感觉到的还要漂亮,而且有一种别的小姑娘身上没有的吸引力。看着妈妈娇

    艳的容颜,白色衬衫下高耸的乳房,鼻子里闻着她身上飘来的淡淡的香水味,一

    时间久经「沙场」的赵进也有点把持不住了,脑袋里顿时就联想到了床和沙发…

    …。

    不过他到底是红丰集团的副总裁,商场上的风云人物,什么大场面没经历过,

    微微一定神便笑着说:「唐医生来红丰也快一个月了,怎么样,还习惯吗?这里

    不像医院,你还有同事帮忙,总部这边的医务室可以说就是你一个人负责了,可

    能会比较忙些。」说着故意用领导作报告的语调说道:「有什么困难就要提,年

    轻人,不要不好意思,呵呵,世界说到底还是你们的嘛」。

    妈妈被逗得笑出声来:「赵主任这么说,我岂不是变成刚毕业两三年的小丫

    头了?」。

    「难道不是吗?」赵进笑道:「看你样子应该研究生刚刚毕业吧?刚刚踏出

    校门,可能还有点不适应单位的感觉。当然,红丰集团内部虽然纪律严明,但对

    年轻员工不会过分苛求,所以小唐同志不要有什么负担……」。

    话还未说完,妈妈就已经笑着打断他:「赵主任,我孩子都快12岁了……」。

    「啊……啊?」正为自己的妙语连珠将美人逗得笑靥如花而得意的赵进听到

    这句话后怔住了:什么,都有孩子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不会吧,唐医生,

    你看上去最多也才二十六七的样子,怎么可能孩子都12岁了?」。

    妈妈摇了摇头:「我在市立医院都工作了九年多了,怎么可能才二十几岁?」

    不过,被人误认为自己还很年轻,妈妈就像所有女性一样,心里十分开心,而且

    刚才那一段话让她觉得赵进虽然是一个大集团的副总裁,但跟下属也能这么自如

    的开玩笑,人一定很好相处,所以也就半开玩笑的说:「您要不信,过几天我把

    我儿子带过来证明一下?」。

    「啊……好啊,好啊。」赵进即使掩盖住了自己的失态,心说:难怪这个唐

    雅婷虽然看上去年轻貌美,身上却有一股成熟女性才有的迷人风韵,原来已经三

    十多了。

    想到对方已经是一个12岁孩子的母亲却还如此美艳动人,就仿佛一颗熟透

    了的甜美果实,赵进不禁觉得喉咙有些发干,恨不得立刻就将妈妈按倒在办公桌

    上,撕开她的裙子将她就地正法。

    想归想,赵进知道时机还未到,万不能如此鲁莽:对方不仅已经为人妻,而

    且连孩子都有了,自己原来那套骗小姑娘的手段得稍微调整一下。想到这里,他

    便捡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和妈妈聊着,希望能多了解她,拉近些距离,以此来增加

    对方对自己的好感。

    聊着聊着,赵进一抬头,突然发现医务室中两个装满药品的大橱被挪开了,

    之间拴着一根绳子,上面还搭了一块布帘,遮住了后面的一点空间。

    「唐医生,这个是?」。

    「哦,这个啊,」妈妈看了一眼白色布帘,笑着说:「我把隔壁仓库的木板

    床拿到这儿来了,放在墙边,正好够放。再用这两个橱将床遮住,中间加一道帘

    子,这样中午可以睡午觉」。

    妈妈对自己的「创举」还是有些得意的:自己有午睡的习惯,如果不这样重

    新布局的话,自己就得睡在办公桌旁边的诊疗床上了,相比之下,布帘后面的狭

    小空间则给她一种安全感,让她能够在这个简陋的临时医务室睡得香甜一些。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医务室还要几天才能装修完毕,现在条件实在是差

    了点。不过,唐医生,你真是有创意啊」。

    赵进有些夸张的称赞着妈妈:「看来老王把你招进来真是做对了。以后你要

    有时间,其他部门也可以去看看,那帮小子们做起事情来太死板了」。

    「呵呵,做生意我可不行,我爱人倒是比较在行。」提到丈夫,妈妈的声音

    略微低沉了些。

    「哦,能做唐医生的爱人,一定是青年才俊啊」。

    「哪里,赵主任过奖了,他也只是他们公司里一些海外项目的负责人。」妈

    妈谦虚的说。

    赵进目光一闪:「那,他岂不是要经常出差?」。

    「是啊,现在还在迪拜呢。要一年多才能回国。」妈妈表情有些落寞的说,

    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哦,独守空房?赵进心中暗喜: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样的成熟美女长

    期得不到滋润,自己要是下手就会容易的多,看来,不用拐弯抹角了,倒不如直

    接……。

    他抬头又看了一眼布帘,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唐医生一个人就比较辛苦了,

    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里。这样好了,平时工作上有什么事情记得跟我说,老王是

    一把手,有些事他可能反而照顾不到。」说着,忍不住偷偷打量着妈妈高耸挺拔

    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肢,心说:当然,我是要在床上好好「照顾」你,把你「喂饱」。

    「谢谢赵主任!」妈妈哪里想得到赵进此刻心里的龌龊念头,只觉得这个赵

    主任确实是个好上司。

    企业里的医务室确实很清闲,一天工作下来,除了赵进,一个人也没来。看看马上就要到下班时间了,妈妈以为不会来人了,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医务室的门被一下推开了。

    「嘿嘿,雅婷小姐!」进来的是一个看上去颇有些流里流气的青年,头发染

    成了黄色,一边搓着手一边笑着说:「雅婷小姐,抱歉啊,快下班了还来麻烦你」。

    「叫我唐医生!」妈妈颇有些不悦的看着眼前青年。她知道这是厂区一号车

    间的副主任兼研发部副部长滕子华。

    一号车间是集团总部中最重要的生产区,需要专人监管以防出现事故,滕子

    华身为研发部副部长,其实也就是做这个监管工作。他和赵进算是远房亲戚,从

    小跟着赵进混,进红丰其实是也赵进帮的忙。不过他不学无术,研发工作是干不

    来的,技术指导也不行,只好做个监管工作,在一号车间根据仪器显示来按按钮。

    妈妈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因为滕子华看女生总是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在单位

    偶尔碰到妈妈还会开些无聊的玩笑,算是妈妈进入红丰以后最讨厌的人。不过,

    讨厌归讨厌,妈妈可没忘记自己的身份:「怎么,滕主任,你哪儿不舒服吗?」。

    「哦!」正在偷偷打量妈妈丰满胸部的滕子华被问的一愣,随即回过神来:

    「我?哦,对对……我这两天头有点痛,就是这个地方。」他用左手拨开额前的

    头发,右手指了指额头上方:「会不会是脑震荡啊,雅……唐医生?」。

    「你坐下,我来看看。」虽然看滕子华怎么也不像是有脑震荡的样子,而且

    医务室也没有相应的设备,不过出于医生的责任心妈妈还是决定检查一下他头部

    有没有外伤。她哪里知道滕子华来这儿纯粹就是因为垂涎自己的美色,想要套套

    近乎,至于脑震荡什么的不过就是随便找的借口罢了。

    「把头低一点。」妈妈双手轻轻扶住滕子华的头部,时不时的拨开几缕头发,

    仔细观察着他的头皮有没有伤痕。感受着妈妈的柔嫩的手指在自己的头上拂过,

    仿佛在为自己做按摩一般,滕子华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而且现在这个姿势正好使

    得妈妈高耸的胸部呈现在他眼前,让他可以从近距离名正言顺的观察这一对心仪

    已久的丰满乳房……。

    「咦?!」正在享受之中的滕子华无意中惊讶的发现,由于离妈妈的胸部实

    在太近,借着灯光,自己竟然能够透过妈妈的白衬衫看到她的胸罩!不……不仅

    仅是罩杯的形状,甚至连上面的花纹也勉强能够看清,而衬衫的阻隔反倒变成了

    一种若隐若现的诱惑。

    「好大啊……」看着被饱满而挺拔的乳房撑起的白色胸罩,滕子华觉得自己

    快要流鼻血了:有D罩杯了吧!好想就这样……。

    一把抓住,再狠狠揉捏啊……。

    「你头部没有受过外伤,如果是头痛的话,可能是……」妈妈说了一半,却

    发现滕子华两眼发直,显然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虽然不知道自己刚刚让滕子华的眼睛痛快的吃了一顿冰激凌,但对方这种猥

    琐的表情着实让她有些厌恶。

    微微皱了皱眉,妈妈转身打开药橱,打算挑一两种合适的药给滕子华然后就

    结束这次诊断。还没有从刚才的视觉盛宴回过神来的滕子华立刻又被眼前新的美

    景吸引住了:由于要弯腰找药,妈妈的臀部正对着滕子华。鹅黄色的长裙剪裁极

    佳,将妈妈浑圆的臀部衬托的淋漓尽致,而两瓣翘臀中间则是一条凹陷的痕迹…

    …。

    「靠,屁股又圆又翘!真想从后面抓住她的腰,狠狠的干她。」连续两下视

    觉冲击,滕子华感到自己的下面已经快要涨爆了。

    「那,就是这个,」妈妈转过身来递给滕子华一盒药:「每天三次一次两粒。

    如果三天后还没有好转就再过来。喂?」。

    「啊!谢谢雅……唐医生!」被妈妈的声音一惊,滕子华从意淫中清醒过来,

    连忙站起来从妈妈手中接过药。

    「那个……唐医生,时间不早了,该下班了吧?」把药装进上衣口袋,滕子

    华讨好的问道。

    妈妈点了点头,心说不是你的话自己这会儿早就在路上了。其实滕子华恨不

    得不上班,一整天就泡在医务室,不过车间的生产安全很大程度上就靠他,无故

    离开很可能要出大事,所以才会在快下班的时候来医务室。

    「那我送你下楼吧。这边楼道的灯好像坏了。」滕子华继续讨好着。

    「那个灯啊,我来的时候就已经不亮了。」妈妈本能的不太愿意与滕子华呆

    在一起,不过人家在单位里也算身居要职,虽然一副流氓相,可跟自己说话的时

    候也很客气,倒也不便直接驳了对方的面子。于是妈妈收拾好东西,和滕子华一

    起出门。

    虽然时间并不算很晚,但A楼西侧并没有什么窗户,再加上唯一的走道灯又

    是坏的,所以随着妈妈将医务室的门关上,整个走廊顿时一片漆黑。滕子华见状

    赶紧拿出手机为妈妈照明。

    其实这条路妈妈也走了快一个多月了,本来早就习惯了。今天又有了手机那

    不算特别明亮的光照着,加上希望早点回家,妈妈快速的朝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

    去,反倒是滕子华有些担心,一边留意脚下,一边又不愿落后妈妈太远,走的有

    些便扭。

    谁知,一个多月来干干净净空无一物的走廊,今天由于医务室的装修,居然

    散落着着一些木料。虽然木料都不大,也不算占地方,可妈妈走得快,并没有多

    注意,一个没留神,被拌了一下。

    一旁的滕子华见状赶紧伸手去扶。

    在他想来,妈妈这样一个苗条的美女,自己随手一扶也就扶住了。哪知他的

    手刚碰到妈妈的腰,妈妈就立刻浑身颤抖了一下,仿佛触电一般,本来只是轻微

    的一拌,现在却一个站立不住,朝滕子华身上倒来。

    没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也压根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女竟会朝自己投怀送

    抱,毫无准备的滕子华被妈妈一撞,也站立不稳,朝右边摔了下去。只不过他双

    手还不忘搂住妈妈的纤腰,这样一来,妈妈便摔在他的身上。

    「哎呀!」两人同时惊叫了起来。

    滕子华感到妈妈硕大的乳房正压在他的胸口,那种饱满和挺拔的感觉让他的

    「小弟弟」一下子就昂首待发。而由于摔倒,他的双手则刚好划过妈妈的腰部,

    指尖搭上了从刚才就让他念念不忘的美臀。一瞬间,温香软玉在怀,指尖感受着

    妈妈翘臀的弹性,惊喜异常的滕子华一时间直觉得如登仙界。

    「喂!」倒在除丈夫以外的男人怀里让妈妈觉得脸上犹如火烧,她吸一口气,

    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保住自己的滕子华毫无反应,似乎根本不想从地上起

    来,于是喊了他一声。

    「哦!」虽然极不舍得放弃这样和大美女的亲密接触,滕子华还是忍住了—

    —他可还没有胆子就这样在单位的走廊「吃掉」

    妈妈。

    不过能占的便宜他还是要占。只见他装作要帮妈妈站起来的样子,伸手去扶

    妈妈,但是却并不去扶肩膀,而是从腰部两侧向上抱。这样一来,借着扶起妈妈

    的机会,他摸了一摸妈妈那对丰满乳房的外侧。

    妈妈本已经快要站起身子了,突然感到自己傲人胸部的外侧被滕子华托住,

    顿时又觉得身子一软,再次朝下跌倒,摔在滕子华身上。

    「啊?」滕子华本来只是打算占个便宜,没想到妈妈又摔下来,而且这次,

    那对丰满的乳房正好压在他脸上。

    「呜……」被妈妈硕大的美乳压住,脸上传来的温暖和弹性让有点喘不过气

    来的滕子华觉得就这样窒息而死貌似也不错……。

    不过妈妈显然没有要杀死他的想法,而是在摔倒后就迅速爬了起来,而且似

    乎担心滕子华再碰到自己,她还朝后退了两步。

    一时间,气氛颇有些尴尬。

    滕子华担心妈妈因为自己刚才的咸猪手而生气甚至叫人,那样的话,自己在

    单位可有点难混了。没想到,妈妈只是站在那边,微微的喘着气,并没有发怒的

    迹象。

    见此情景,滕子华试探的问道:「唐医生,刚才没摔坏吧?」。

    「啊!没……没事!再见!」黑暗中,妈妈满面通红,转身匆匆跑开了。滕

    子华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猜不透原因的他很快就沉浸在对刚才「幸福时光」

    的回味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