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少女(观月舞衣)的日常生活(06)

作品:《援交少女(观月舞衣)的日常生活

    同人-援交少女(观月舞衣)的日常生活06。

    在舞衣把老人关进房间之后舞衣突然一阵乾呕,舞衣皱了皱眉头看了自己的

    凸起小腹不出所料果然怀孕了照这样生长的速度明天大概就生出来了而且时间大

    概是老人射出第一发的时候就怀上,我怎么能生出这些髒东西的孩子呢……要赶

    快把这个杂种给弄掉…,舞衣咬牙想要控制触手靶子宫里的胎儿给吸收掉,可是

    被触手传来的强烈意志给反抗掉了。

    脑怒的舞衣在触手反抗自己的意志后心中升起一股气想要仗着自己强大的恢

    复能力想要用着刀具直接破坏掉肚子里的胎儿,但是舞衣快速挥舞着刀具当刀具

    正要接触到肚子的时候,穿在身上的触手就强行制住舞衣的身体并且控制舞衣的

    身体把刀具丢在一旁,触手见舞衣直到没有想要破坏胎儿的念头之后才停下控制

    舞衣身体。

    而破坏胎儿失败的舞衣一边找乾净可以睡觉地方一边皱摺眉头心想难道只能

    把胎儿生下来了……舞衣不自觉的摸着自己那孕育生命突起的肚子,那算了就让

    这个村落恐惧的开始延后几天吧想到这,刚找到地方准备睡着的舞衣跪在地上又

    再次乾呕起来……。

    次日窗外一抹阳光照射躺在还算乾净沙发上赤裸的舞衣,挺着大肚子的舞衣

    小心翼翼的伸懒腰,舞衣感觉到阳光刺眼伸手遮着想着被关起来后不知道多久没

    有见到太阳了,舞衣就继续躺着享受阳光照身上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舞衣感

    觉到肚子饿了才缓缓起身离开沙发去寻找食物。

    在舞衣找到食物之后舞衣带着食物进入关着老人的房间里,在舞衣很自然的

    今日房间跟老人打招呼后,当老人看见全身赤裸又挺着大肚子的舞衣一脸不可相

    信怎么可能肚子就这样大了起来,明明才过了几小时而已肚子怎么可能跟怀孕好

    几个月的孕妇一样大。

    舞衣看到老人的反应白了他一眼说着「就是那个伊藤把我改造成这样的你以

    为昨天在跟你说假的吗?等等我分挽的时候帮忙一下别动歪脑经肚子中那可是你

    的孩子啊」。

    在舞衣跟老人一边闲聊吃完早餐之后没多久,舞衣突然感觉到肚子一痛脸色

    一变大量的羊水从舞衣下身流了出来,舞衣一脸慌张又痛苦的表情「好……好像

    ……羊……羊水破了……」,老人见状把舞衣抱了起来放在客厅的桌上,在一阵

    手忙脚乱之下舞衣肚子里的婴儿顺利的生了下来,老人抱着舞衣刚生下来的婴儿

    对着躺在桌上十分疲倦的舞衣说着「是个健康男孩呢」,舞衣看到孩子平安生下

    后想要伸手抱抱孩子但是一股强烈的疲倦袭来让舞衣不自觉的睡着了。

    在舞衣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压在身上乳头的地方被轻轻咬着吸允着,

    感觉到身体有点虚弱的舞衣用手轻轻摸着儿子的背。

    舞衣缓缓挺起上半身继续喂食着母乳不自觉说着「好可爱的孩子啊!真期待

    儿子长大后的样子阿」,舞衣也不自觉的脑补儿子长大后的样子和以后自己勾引

    儿子的日常生活,就这样舞衣在屋子里跟老人十分温馨的照顾着孩子直到舞衣身

    体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在舞衣身体恢复的隔天晚上舞衣静悄悄的打开窗户出门,此时舞衣酝酿已久

    的复仇正要开始。

    舞衣一边走着一边欣赏久违的星空直到今晚目标的住处,舞衣看着眼前木石

    搭建的住宅而手上拿着避孕药吃下后舔了舔嘴角「希望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啊

    …A哥哥……」。

    舞衣轻松的从一旁的花盆下拿出这间房子的备用钥使打开上锁的门走进A哥

    哥的家毕竟以前来了很多次了,舞衣驾轻就熟的一声不响的上到二楼A哥哥的房

    间门前,舞衣故意弄出声响打开房间门要让房间里的A哥哥听到。

    在门被打开后房间内的人揉揉眼睛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舞衣,手指着舞衣说

    着「舞衣你……你不是被它们抓起来了吗?怎么可能在这里」。

    舞衣不语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走向在床上的A哥哥,A哥哥见状情况不

    对正要起床逃跑没想到舞衣快了一步把A哥哥推回了床上并跨坐在A哥哥的腰上。

    舞衣满脸笑容说着「哥哥想要哪边阿……想要逃出去吗?那可不行呢?今天

    晚上哥哥只能在这个房间里面跟我一起独处呢」。

    A哥哥慌张说着「我……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对我只是想要上个厕所

    而且厕所在外面我要出去房间才能上厕所阿……所以舞衣让哥哥去厕所吧」。

    舞衣一脸微笑的趴在A哥哥身上一边说着一边把A哥哥的肉棒给掏了出来

    「没关系呢就让舞衣把哥哥的尿液处理掉吧?舞衣可以当个称职的肉便器呢」。

    A哥哥一边说着不用想要起身逃跑一直被骑在身上的舞衣给压了回床上,舞

    衣看A哥哥暂时没有了反抗故意提起了裙子让A哥哥看裙子里面甚么都没有穿,

    舞衣故意用力坐在肉棒上用着阴户一直磨蹭着刺激着A哥哥的肉棒。

    「A哥哥来嘛……以前来找你的时候不是最喜欢揉我的胸和捏我的乳头吗?

    现在怎么不揉呢……是在嫌弃我吗?」舞衣把A哥哥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一脸伤

    心欲绝的样子。

    A哥哥手被舞衣放在胸上时手下意识的捏了捏舞衣的胸,正当A哥哥要说出

    甚么的时候被舞衣阻止了。

    「哥哥什么都别说呢……安静就好呢……」舞衣把手指放在A哥哥嘴上而下

    体继续磨蹭着。

    在舞衣不断的磨蹭下过了一会「诶?!……没想到哥哥这样就不行了阿……

    那天不是还很勇猛吗?在舞衣的小穴里射了好几发呢……那天有谁舞衣都记得很

    清楚呢……谁都不能跑掉呢……哥哥你说是吧」舞衣用手指沾了沾A哥哥射出的

    精液舔了舔做出抚媚的动作给A哥哥看。

    A哥哥听到后再次拚了命想要起身逃跑可是自己用力起身却起不来,一回过

    头看着骑在身上满脸笑容的舞衣正在把自己坚挺的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湿润的肉

    穴。

    舞衣的肉穴再把A哥哥的肉棒吞没后舞衣开始不断的一边动着耸动着腰一边

    小声的娇喘着彷彿要把A哥哥的精液给搾取乾净。

    「哥哥要是能够让人家满足的话,人家不是不能考虑把哥哥留下来当禁脔呢,

    让哥哥每天操着舞衣的肉穴呢」舞衣一边耸动着腰舔着嘴角说着。

    此时A哥哥发现身体终於可以动了不像刚刚身体被压住的沉重感,A哥哥抱

    住舞衣翻转让两人的位置对调了。

    「我一定会用我的肉棒让舞衣你满足的」A哥哥开始卖力的在舞衣身上耕耘

    着。

    在A哥哥努力耕耘下舞衣不断的微微喘气闷哼着以及不时间间隔越来越短的

    呻吟着,不久后舞衣压抑不住了放声呻吟出来身体不自主的抖动了一下蜜汁也从

    交合处不断的流出A哥哥见状开始加速的抽动着,随着A哥哥的肉棒越来越快的

    抽动舞衣也忍不住随着大声呻吟着,直到A哥哥突然停下了动作舞衣感觉到有一

    股热流流进了子宫里。

    就在舞衣以为结束的时候在肉穴里面的肉棒又回复了坚挺的状态在舞衣一阵

    惊呼声之后再次回到了不断放声呻吟的状态,这次一双手不断地抚摸舞衣敏感的

    部位让舞衣更快的高潮了,直到A哥哥在舞衣体内再次射进了精液后肉棒才抽离

    开已经累瘫在床上舞衣的肉穴。

    A哥哥看到舞衣已经累瘫的样子从角落拿出手铐跟绳子把貌似无力反抗舞衣

    的双手放置背后铐上手铐双腿弯曲成m字型固定了起来,在做完这些A哥哥认为

    安全的绑法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瘫坐在床上。

    「这……这样应该没有办法挣脱了吧……这些都是极难施力的点……待会一

    早就把舞衣给交出去吧……太危险了……可是舞衣是怎么跑出来的……难道……

    不太可能吧……」A哥哥躺在床上冷静地思考着。

    就在A哥哥思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绳子及手铐被破坏的声音,一抬头就

    发现赤裸的舞衣正骑在自己的身上而舞衣正露出一脸真是可惜的表情然后意识就

    开始缓缓地消逝。

    「A哥哥真是可惜啊……要到早上了呢……没有时间可以玩了……永远不见

    了呢」一脸十分遗憾的舞衣正看着慢慢被触手吸收变成虚无的屍体。

    舞衣让触手回复成衣服后缓缓地走出A哥哥的住所哼着小调快步走回家,回

    到家时孩子跟老人都还没睡醒舞衣悄悄进了浴室沖洗身体。

    进浴室沖洗身体时舞衣用手撑住墙壁让莲蓬头的水任由水从头流下,此时舞

    衣脸上已分不出是泪水来是来自莲蓬头的水,洗好澡后舞衣有如贤慧的妻子一般

    准备着餐点等着老人及孩子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