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公媳实验(14-15)

作品:《荒岛公媳实验

    作者:性与情。

    字数:5467。

    第十四章。

    尼莫和两个黑人随从交媾完毕后,站起了身子,此时她胯部的拉鍊还没有接

    好,还未完全闭合的阴唇中间不断滴落著浓浓的白色精液,显得十分的淫荡,此

    刻她的两片阴唇颢的有些晶莹剔透。

    像尼莫这么淫乱的女子竟然还有如此粉嫩的阴唇,实在让人想不通原因。

    「看你看得如此入神,我都有些於心不忍了,从今天开始,这间密室就归你

    了,你就住在这里好了,监控一直看着,你可以随时观察你老婆和父亲的动态。

    当我有时间,会来和你一起欣赏的,说实话,这些画面可比那些电视电影好看多

    了……」。

    尼莫对于地方露著疲软的阴茎的林冉说道,似乎显得自己很近人情一样。

    说完这句话后,尼莫就带着两个随从走出了密室,独自留下了犹如烂泥一样

    的林冉。

    随着密室的关闭,林冉终于摆脱了所有的束缚,他站起了身子,之后拉好了

    了自己的跨部拉鍊,他走到了沙发的边缘上,呆呆的看着萤幕中的两个身影流着

    眼泪,他此刻想大喊,告诉父亲和梦雪自己并没有死,只是萤幕中的两个至亲根

    本无法听到他的声音。

    林冉此时什么也不想,就是那么看着萤幕,看着心爱的妻子,缓解自己的相

    思之苦,两人新婚燕尔就分別了,甚至连蜜月都没有度完。

    画面中,梦雪就那么坐在那具尸体面前,做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子,她此时一

    点也不在乎面前那具尸体散发出的恶臭,她就那么深情的,伤心的,看着那具其

    实不是自己丈夫的尸体,眼中多了一丝死寂。

    看到这一幕,原本颓废的林冉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多愁善感的梦

    雪露出这种表情意味着什么,梦雪的性格他很清楚,如果说梦雪为他殉情,他一

    点都不会感觉到奇怪。

    林冉一下子着急了起来,他想通知父亲注意梦雪的安全,只是他此时除了著

    急,根本帮不上其他的。

    此时林冉的父亲坐在篝火旁边,犹如木偶一般偶尔给火堆加点柴火,整个小

    岛除了海水和大风的声音,显得十分的寂静。

    到了晚饭的时间,一个黑人随从走进了林冉所在的密室,之后把一些海鲜和

    海菜放在了林冉旁边的桌子上,自从住进了这个基地后,每天都是各种海鲜和海

    菜,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吃的还是很好吃,但是架不住天天吃,弄的林冉刚开始的

    时候天天拉肚子,差点拉虚脱了,还好现在适应了过来。

    林冉看了一眼旁边的食物,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小岛上的夜色已经黑

    了,正常的时候已经是父亲準备晚上食物的时间,只是父亲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心

    思去準备食物,或许画面中的两人和林冉一样,已经忘却了时间。

    梦雪看着尸体发呆,父亲看着篝火发呆,时间就这么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冉坐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时

    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而画面中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小岛

    上天亮了,父亲乃然在庇护所前面坐着,梦雪依然守候在尸体旁边。

    此时的两人都显得十分的憔悴,心里的伤痛加上没有休息,两人的眼中都佈

    满的血丝。

    父亲毕竟是一个长者,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经过了一夜的调整,最先接受

    了现实,他的目光终于发生了变化,不再盯着篝火,而是看向了另一边的梦雪,

    当他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眼中一痛,他赶紧又移开目光,尽量不去看那具让他

    无比伤心的尸体。

    父亲起身,到海边的礁石上拿了一些鱼干,父亲平时的时候尽量多打一些鱼,

    吃不完就晒成鱼干,这样可以保存很久。

    父亲此时相信也没有力气去打鱼了,所以只能鱼干对付一些,父亲拿着鱼干

    回到篝火边上,之后用篝火开始烘烤。

    不一会,鱼干烤好了,父亲拿着鱼干来到梦雪身边,父亲一言不发的把鱼干

    递到了梦雪跟前,并且在梦雪眼前一晃一晃。

    定身了一夜的梦雪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她的眼睛转动了一下,看了一眼父亲,

    只要轻轻的摇了摇头。

    「吃点吧……」。

    父亲看到梦雪摇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本来父亲失去母亲后,就只剩下了

    儿子,现在儿子也没有了,唯一剩下的只有这个也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媳,而且父

    亲没有意外的话已经绝后了,所以父亲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但是为了梦雪打气,

    他还是装得很坚强,但是他已经沙哑的嗓音已经把他的内心暴露了。

    梦雪还是没有说话,她还是摇了摇头,之后转到继续看着那具已经分腐败不

    堪的尸体。

    父亲看到梦雪这个样子,没有说话,把鱼干放了回去,他本来想把鱼干放在

    梦雪身边,等梦雪想吃的时候再吃,只是父亲看了一眼尸体,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腐烂的尸体有病菌,万一污染了食物就不好了,小岛上没有什么药物,可能一个

    小小的感冒就能要了两人的性命。

    父亲回到庇护所附近,之后简单的吃了一些鱼干,看得出来,父亲也没有什

    么胃口,但是为了生存和体力,他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些,看得出来,他吃的很

    勉强。

    吃了一点东西后,父亲就开始忙碌起来,看来他是想用劳动来转移自己的注

    意力和麻痺自己。

    父亲平常的时候捕鱼还是很顺利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不在焉的原因,竟

    然忙乎了半天才抓了很少的鱼。

    之后林冉的父亲又继续找海菜,采集果子等,似乎一刻也不想停下。

    到了中午的时候,父亲把食物送到梦雪跟前,梦雪照例摇了摇头。

    到了晚上,父亲把食物和水送到梦雪跟前,梦雪还是摇了摇头。

    「梦雪,妳不要这个样子,妳这样子下去也会没命的,在这个小岛上,咱们

    的营养本来就不足,妳再不吃东西……唉……」。

    晚上的时候,梦雪还是不吃东西,父亲有些心急了,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道,

    只是梦雪就是不为所动。

    最后父亲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他理解梦雪的内心,也知道梦雪吃不下饭的原

    因,同时他也很感动,至少证明梦雪十分的爱自己的儿子,不像一般的女人那样。

    父亲这次没有嫌弃什么,只好把食物放在了梦雪身边,希望她能吃一口。

    父亲回到了篝火跟前,照顾篝火不让熄灭,因为小岛上要生火需要钻木取火,

    每次钻木取火都十分的辛苦,而且岛上潮溼,更增加了取火的难度。

    画面中的梦雪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密室中的林冉也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

    黑人随从把食物换了一盒又一盒,林冉就是是丝纹没动,似乎是想隔着萤幕隌著

    梦雪一起绝食,梦雪吃他就吃,梦雪不吃他就不吃,梦雪死,他就死。

    到了再晚一些,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尼莫终于来到了密室里。

    「我真的小看了你们夫妻俩,竟然对于爱情如此的忠贞,竟然想一起绝食?

    看的人家怪心疼的……」。

    尼莫坐在了林冉旁边的沙发上,林冉此时眼睛只盯着萤幕,懒得搭理尼莫,

    所有的这一切还不是这个女人害的。

    「其实你不用这个样子,放心,你老婆不会有事的,她会吃东西的……」。

    尼莫喝了一口红酒,面无表情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喂,你还是乖乖的吃饭吧,我可不想你有什么事情,那样我会心疼的……」。

    这个时候尼莫来到了林冉附近,在林冉的耳边吹著热气,声音黏黏的。

    「啪……」。

    虽然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但是林冉此时因为恨意充满了力气,他使出所有的

    残存力气打了尼莫一个响亮的耳光,整个密室都回向这这声脆响,由此可见刚刚

    林冉这一巴掌打的是多么恨,在尼莫不注意的时候,离他如此近的时候,林冉终

    於第一次突袭成功……。

    第十五章。

    「你敢打我?」。

    尼莫被林冉一耳光打蒙了,捂著火辣的脸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目光阴

    森的看着林冉,之后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带着阴森的寒光。

    林冉认识尼莫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尼莫出现如此愤怒的恐惧气息,如果

    要是平时的时候,林冉肯定会害怕的,只是现在的林冉已经伤心欲绝,所以根本

    不在乎尼莫的眼神,他淡淡的扫了尼莫一眼,之后继续看着监控萤幕,此时萤幕

    中的父亲和妻子才是他的全部,就算马上被尼莫杀死,他也要多看父亲和妻子一

    眼。

    「你知不知道?自从我出生以来你是第二个打我的人?」。

    尼莫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之后把匕首的刀刃抵在了林冉的脖子上。

    林冉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一阵刺痛,不知道皮肤有没有破,但是此时脖子上的

    伤痛远比不上林冉的心痛。

    看着视频中梦雪和父亲的样子,林冉的心都要碎了。

    「杀了你似乎太便宜你了,我要你下面这玩意割下来,就算你回到你妻子和

    父亲身边,你也只能看着妻子和父亲做爱,你永远无法和你妻子做爱,我让你成

    为一个废人……」。

    尼莫看着林冉毫不在乎的样子,眼中的寒气更盛,她突然用手拉开了林冉胯

    部的拉鍊,把匕首抵在了林冉的胯部。

    冰凉的匕首挨在自己的阴茎上,刀刃让自己的阴茎传来一阵凉意和疼意,只

    要尼莫的匕首一个翻转,林冉就会马上变成一个现代版的太监,但是林冉也没有

    丝毫的在乎,死都不怕,害怕变成太监?「你信不信我把你大卸八块,刴成一千

    块?」。

    察觉到林冉没有丝毫的恐惧,尼莫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而林冉从始至终没有在看尼莫一眼,眼睛就是死死的盯着监控屏幕。

    「呵呵呵呵……」。

    正在这个时候,原本愤怒至极的尼莫竟然捂著嘴笑了起来,而且看样子笑得

    十分开心。

    刚刚还冰冷阴森的尼莫现在突然开怀大笑,前后的反差实在太过厉害,不过

    对于林冉来说,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在他的眼里,尼莫本来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喜恕无常,完全就是一个精神病加变态。

    正在看视频的林冉此时也转过头看着尼莫,尼莫发觉他感觉正常,现在她大

    小,林冉反而感觉不正常。

    「亲爱的,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我现在高兴啊……」。

    尼莫终于停止了大小,之后跨坐到林冉的腿上,双手捧著林冉的脸颊,意外

    的含情脉脉的看着林冉。

    但是此时尼莫却挡住了林冉的视线,林冉不得不挪动自己的脑袋去看尼莫脑

    袋后面的萤幕。

    「难道我没有你的妻子好看吗?」。

    尼莫看着林冉一直追寻著梦雪和父亲的身影,脸上露出一丝不悅,甚至带着

    一份醋意。

    这一幕被林冉捕捉到了,林冉这次真的惊讶了,在尼莫的眼里,自己就是一

    个玩具,一个随时可以杀死的宠物而已,可是尼莫竟然露出了一丝醋意,她在吃

    醋,难道她爱上了自己?林冉不敢想像这,是不是尼莫装出来的?不应该,尼莫

    是一个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人,根本不会伪装,也用不著去伪装。

    「妳到底想要干什么?」。

    此时林冉终于说话了,只是他此时的嗓子已经沙哑了,一天一夜没吃没喝,

    己经让他身心疲惫,嗓子都已经干了。

    刚刚的那一抹醋意太反常,林冉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我发现我对你越

    来越有兴趣了……」。

    尼莫摆正林冉的脑袋,和她对视,深情的说道。

    难道这个女人是虐待狂?打了她一巴掌,反而对林冉含情脉脉?想到这些,

    林冉打了一个冷颤。

    「你別乱想,我可没有什么受虐倾向……虽然本小姐的爱好很广泛……」。

    尼莫看到林冉疑惑的眼神,猜到他可能想到了什么,所以赶紧开口解释道。

    「你知道吗?从我出生开始,只有两个人打过我,一个是你,另外一个人就

    是我的弟弟,刚刚那一巴掌的感觉和年我弟弟给我那一巴掌的感觉一模一样,而

    且打过我之后,面对我的暴怒,你俩的淡定也一模一样。其实刚开始看到你的时

    候,我之所以决定没有销毁你的意识。让你变成一个活死人,就是因为发现你身

    上有一丝我弟弟的影子,原本只认为有一点点,结果这段时间你俩越来越像。你

    俩的坚强,你俩的不屈,还有你两对于自己所爱的人的忠贞,简直是一个模子刻

    出来的……」。

    尼莫看着林冉的眼睛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像是在回忆,也像是在说给自己

    听。

    这个时候林冉才了解到,原来尼莫的心中还有那么一个秘密,竟然从最开始

    就把林冉当成了他弟弟的替代品,今天林冉打了她一巴掌,结果让尼莫对于林冉

    的认可达到了新的高度,所以尼莫才会显示出那一抹醋意。

    尼莫爱上林冉了吗?应该是爱她的弟弟,把林冉当成了她弟弟的替代品。

    想到他弟弟那昏迷过去的样子,林冉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变成我弟弟的那个样子的,我弟弟变成那个样子是我

    的疏忽,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似乎查觉到林冉身上打的那个冷颤,尼莫不由得柔情对着林冉说道。

    习惯了尼莫的冷酷,现在他用这么温柔的眼光看着自己,林冉反而感受到了

    不寻常和不舒服。

    「乖乖吃饭吧……」。

    尼莫看到林冉还在盯着萤幕,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尼莫走出了密室,应该是

    有事情需要去做。

    而林冉继续看着监控视频,视频中当再次到了晚上的时候,梦雪还是没有吃

    东西,父亲拿着东西走到梦雪身边苦口婆心的劝著梦雪吃东西,只是梦雪就是摇

    头,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具不知道是谁的尸体。

    在海洋环境下,尸体腐烂的很快,炎热潮湿,尸体又被海水浸泡了那么久。

    「梦雪,小冉,小冉该入土了……」。

    眼看观不动梦雪吃饭,父亲不得不转移话题,尸体已经恶臭,分不清五官了,

    再不掩埋就要产生病毒和细菌了,万一影向到两人的健康,那么很可能是致命的,

    毕竟这个小岛上没有任何的医疗设施。

    梦雪虽然十分的不舍,但是也知道中国人讲究早日入土为安,这么下去也不

    是办法。

    梦雪点了点头,父亲看到梦雪终于点头,就拿来一个白天做好的木担架,之

    后把尸体弄上担架,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而梦雪犹如行尸走肉一般跟在父亲后面,她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此时身

    体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是她依然强撑着。

    到了离俩人庇护所不远的地方,父亲拿着树枝,石头还有飞机上拆解下来的

    一些金属棍一起做成的工具开始挖坑,小岛上没有任何的现代工具,两人好像彷

    彿回到了原始社会。

    父亲挖好坑之后,就把那具尸体放了进去,之后在梦雪万分不舍,泪眼朦胧

    的注视下,把土慢慢填平,最后尸体消失在梦雪和父亲的视线中。

    「等咱们将来有一天获救了,咱们在一起带走他,把他带回家,放心他不会

    孤单的,咱俩就在这附近陪着他……」。

    父亲看着梦雪的样子,不由得出声轻轻的安慰梦雪,当父亲回过头的时候,

    也轻轻抹了抹自己的眼角,他心中的伤心不亚于梦雪,毕竟父子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