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奉先】(17)

作品:《吕奉先

    第十七章。

    好吧,我终于把这部写成了历史架空,其实我本来想按照史实来写

    的,但写着写着就写成这样了,只能继续架空了。

    以下是正文。

    随着离陈留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和卞氏也不再那么放肆了,如果卞氏回家被

    曹操发现满身的伤痕,那曹操不把她撕了才怪。

    陈留城外,我和卞氏依依惜别,虽说可能这一别就是永别,我们还是互相拉

    了手指,约定了一定要再见到对方。

    我带着亲卫在陈留城内漫无目的的游荡着,那辆马车我在入城前就已经卖了,

    城中到处都是过年的气氛,热闹的很,我带着亲卫上了一座酒楼。

    也许是快过年的缘故吧,酒楼空荡荡的,没有几个客人,我上了二楼,一个

    人坐了张桌子,拿起酒杯浅酌慢饮,亲卫们则坐在楼下大呼小叫的喝酒。

    陈留并不是很大,也没有长安繁华,我一个人慢慢的喝着酒,想着心事,直

    到楼下打闹的声音惊动了我。

    我并没有起身,还是坐在桌前喝酒,有个亲卫上了楼来,附在我耳边说楼下

    有个醉鬼闹事,而且指明说要见我。

    醉鬼?还要见我?我可不认为我在陈留这里还有什么认识的人,不过闲来无

    事,去看看也好。

    我下了楼,看见亲卫们围着一张桌子,桌前坐着一个青年,浑身脏兮兮的,

    正举着酒壶往嘴里倒酒。

    亲卫们见我下了楼,纷纷让出一条道,我走到青年对面坐下,看着他一言不

    发。

    青年似乎没有看见我,只是拿着酒壶不停的往嘴里倒酒,倒得胸前衣襟上完

    全湿透了。

    我皱了皱眉,伸手把青年手中的酒壶抢了过来放在桌上,沉声问道,「听我

    的亲卫说阁下想要见某,怎么某来了之后阁下却一言不发只顾喝酒?」。

    青年见酒壶被夺,遗憾的叹了口气,擦了擦嘴笑道,「将军胆子倒是很大,

    竟然来到这里,如果我向曹太守禀报一声,怕是将军就出不了这座城了」。

    我冷笑一声道,「本将想去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能拦住,同样的,如果本将想

    走也照样没人能拦得下」。

    「哈哈哈哈哈,」青年放声大笑,忽而又压低声音道,「听闻飞将军吕布乃

    是天下第一的猛将,如今看来,似乎有些言过其实啊」。

    我心里一惊,但脸上却未动声色,暗里打了个手势,亲卫们会意,将那青年

    团团围住。

    「我和阁下好像从未谋面吧,不知阁下何以认为我是那吕布?」。

    青年嗤笑了一声,拿过酒壶倒了杯酒,一口喝干,然后慢慢说道,「将军虽

    然改换了装束,但那一身气质却是改变不了的,再者门外那匹赤兔马虽然也改头

    换面了一番,但那马中之王的气势也是无法改变的」。

    我愣了一下,笑着说道,「阁下就凭这个就断定我是那吕布?不觉得太武断

    了吗?」。

    「单凭一样当然无法判断,但我听闻今日曹太守的妾室已经回城,据说这位

    妾室曾被将军抓走,如今将军和她同时出现在城中,怕不是巧合吧」。

    「哼,这同样无法断定我是吕布,也许我只是恰好碰到那妾室从吕布营中逃

    出,然后一路护送回来呢」。

    「哈哈哈哈,将军刚才还在自夸天下第一,现在又说被那女子从军营中逃出,

    如此一来,将军这天下第一岂不是很可笑」。

    你!!!我怒极反笑,「好,就算我是吕布,阁下又想如何?」。

    「我吗,」青年又喝了一口酒,「我现在身无分文,只想着拿将军去换几壶

    酒喝」。

    「哼,就只要几壶酒吗,若真是如此,本将还是能够满足你的,本将府中的

    酒足够你这辈子喝了」。

    青年眼睛一亮,笑着说道,「那我就先谢谢将军了,以后的酒就全靠将军了」。

    「以后?!你莫非还想赖着我不成?」。

    「将军可别耍赖,将军可是说好让我喝一辈子的酒的。」这青年居然还开始

    耍无赖了。

    「这,好吧,我收留你就是了。」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在下郭嘉郭奉孝,见过主公。」青年整理了一下衣服,郑重的

    向我行了一礼。

    郭嘉郭奉孝?!没听说我,我撇了撇嘴。

    不得不说,这个郭奉孝还是有点本事的,他让我快速出城,说我的装束肯定

    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一旦被曹操发现,那就很难再出城了。

    我听从了他的建议,又跟着他从东门出城,一路上我已经看到有不少曹军士

    卒往酒楼那边赶去,而且随身还携带了不少的强弓硬弩。

    果然被发现了,我暗自侥幸道,幸好这个郭嘉还算有点才智,只是为什么我

    们要绕远路从东门出城呢。

    郭嘉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说道,「长安在西,陈留在东,曹操料到主公出

    城必回长安,而走西门回长安更快,所以曹操必会派兵在西门外拦截。但曹操此

    人多疑,南门北门也会派兵拦截,而东门出城却是前往兖州腹地,他觉得我们不

    会自寻死路」。

    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曹操啊曹操,你终究是让我走脱了,不仅如此,我

    还玩了你的妾室,说不定现在卞氏已经怀了我的种。

    大笑过后,我问郭嘉下一步的行动方向,郭嘉无语了半晌,然后说道,「嘉

    初来乍到,不知主公此次出门目的,还请主公先说明目的,嘉才好为主公谋划」。

    目的?好像没什么目的,我讪笑了一下,和郭嘉说明了实情。

    郭嘉愣了一会,然后摇摇头笑道,「既然主公此次出门并无目的,那我们还

    是随便到处走走吧,或许主公也能有其他收获」。

    如此正合我意,我带着郭嘉和亲卫到处游山玩水,郭嘉对风景毫无兴趣,每

    到一处必先找酒楼,然后喝得酩酊大醉。

    这一年的年关我是在山中过得,那时整日和亲卫们射猎,晚上就将猎物烤了,

    再配上一壶好酒,真是让人无限快活。

    一日我带着郭嘉和亲卫们狩猎,来到了一处村庄,我正想进村要点水喝,忽

    然听到一声怒喝,「贼人安敢前来」。

    我定睛一瞧,村子里冲出来一个壮汉,手持一柄大砍刀,威风凛凛。

    我刚要解释几句,就见那壮汉冲了上来,对准我举刀就砍,我随身并没有带

    着画戟,情急之下只能先行闪开,那大刀劈在地上,将那地面砍出了一条裂缝。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厮好大的力气。

    那壮汉见一击未中,怒吼一声,再次欺上前来,刀势由砍变扫,想要将我一

    刀两断。

    这时亲卫已经将我画戟拿来,我接过画戟,千钧一发之间挡住壮汉的刀,反

    手一撩化掉他的攻势。

    壮汉咦了一声,再次举刀猛砍,我画戟在手信心大增,抖擞精神和他大战起

    来。

    几招过后我就瞧了出来,那壮汉只是仗着力大,其实毫无招式可言,我轻轻

    松松的就化解了他的攻势。

    又是十余招过后,那壮汉已是浑身大汗淋漓,力气也不如一开始那么大,挡

    了我几招后,忽然怪叫一声跳出战圈拔腿就走。

    「你仗着俺没有马匹,不算什么英雄好汉,待俺找了马再来和你打过。」那

    壮汉临走还放了句狠话。

    我对那壮汉甚是喜爱,很想将他收为手下,但又想不出什么法子可以活捉他,

    凭我的武艺要杀他简单,活捉就比较麻烦了。

    郭嘉知道我的心思,凑到我耳边说了几句,我眼前一亮,招来亲卫让他们马

    上去办。

    第二天我再次一人前往村庄,那壮汉早已在那等着,胯下骑了匹肥马。

    我见状耻笑道,「这人胖就算了,骑的马也这么胖,果然很相配啊」。

    壮汉听了大怒,拍马舞刀冲上前来和我大战,我听从郭嘉的建议,并未使出

    全力,只是和他游斗。

    转眼三十招已过,我假装体力不支掉头就跑,那壮汉哪里肯舍,拍马直向我

    追来,追出约五百步后,轰隆一声,那壮汉连人带马掉入坑中。

    那坑当然是我事先挖好的,周围的亲卫见那壮汉掉入坑中,纷纷围上前来,

    一会就把那壮汉绑了带到我的面前。

    我一边呵斥亲卫一边给那壮汉松绑,然后再从郭嘉手里抢过酒壶,给那壮汉

    倒了杯酒,壮汉闻着酒香,嘴边早已流下口水,我哈哈一笑,将那酒杯递给壮汉。

    壮汉也不推辞,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还觉得意犹未尽,一直盯着那酒壶。

    我又倒了杯酒给壮汉,笑着问道,「壮士好身手,可否告知姓名」。

    壮汉撇了撇嘴道,「俺叫许褚,字仲康,这里叫许家坞」。

    「仲康,我们素未谋面,为何仲康一见我就叫我贼人呢?」我好奇的问道。

    「这里有一伙山贼,整日里欺男霸女,只是这许家坞因为有俺在,所以贼人

    一直都不敢前来,那日俺见你们一伙几十人,以为你们是那贼人,还想着怎么胆

    子变大了呢」。

    我和郭嘉对视一眼,俩人都是啼笑皆非,我们这打扮哪里像是贼人。

    我又试探着问道,「仲康一身武艺不俗,可曾想过投军?」。

    「投军,俺要是去投军,那俺庄子里的乡亲怎么办?」许褚瓮声瓮气的问道。

    「这个好办,让庄子里的乡亲一起都去,我在长安的府邸也需要一些人」。

    「如果这样的话,那俺去问问乡亲们,如果乡亲们都去,那俺也去。」许褚

    抓了抓脑袋说道。

    我让亲卫陪着许褚回了村庄,一炷香过后,许褚带着全村老小走了出来,表

    示愿意和我一起去长安。

    我听了心情大好,立即派了亲卫先行赶往长安,让张辽派人火速前来接应,

    一边带着许褚和郭嘉陪着众乡亲前往长安,离家快两个月了,我也愈发想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