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0)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478。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十章小秋的难言之隐。

    看完小秋的日记,感觉并不吃惊,因为,这些事情,以前小秋也坦白过,只

    不过没有这次这么详细,这么全。

    我跟小秋一样,也的确很感慨,一开始三个人相处得的确很融洽,尤其小秋

    娇滴滴的都快捏出水了。

    从无比恩爱,到突然不和谐。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小秋的日记,倒让我

    回想起了不少事情。

    也许正如小秋所说的,上一秒,我还在「兴高采烈」筹划三人行,下一秒,

    就翻脸说小秋玩的过分了。

    不过,小秋说得也不完全对,其实我不是怪小秋玩的过分,而是怪小秋帮父

    亲口了,却没有告诉我。

    而小秋之所以从跟我无话不谈,到有所隐瞒,也的确有我一小部分原因。我

    先是毛骨悚然告诉她,岳父知道了会打断她的狗腿,又板着脸严肃要求她一次不

    能口。

    这就是,为啥有时候在常人眼里看来傻乎乎的脑残情侣,反而无比恩爱,有

    些有板有眼的夫妻,却经常吵架。

    脑残情侣,因为无脑,所以俩个人经常没羞没躁,无话不谈,自然矛盾就少

    了。相反,一些条条框框道理一大堆,道貌岸然的夫妻,因为意见不合,但是又

    要虚伪地装成尊重彼此,反而有时候缺少沟通,才会貌合神离吧。

    所以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有些东西看似不合理不合拍,反而非常

    合理;看似很般配的,反而一点不融洽。想的越多,有时候反而越烦恼。

    我如果当初不想那么多,不去自寻烦恼捕风捉影地试探小秋,而是直接问小

    秋,也许又会是另外一种结果,毕竟试探性问小秋,小秋也坦白她帮父亲口了,

    也没否认吞了。而且还吓哭了。如果,我直接问她,安慰她,帮她解决问题,也

    许能回到当初那般恩爱也说不定。

    都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也有人说,男女之间的矛盾,不少都是男

    的不自信造成的。我想,也许,世界上百分之99的人,都是凡夫俗子吧。所以,

    小秋的日记,还是起到了效果,最起码让我挺有感触的,不过心里依然矛盾重重,

    对小秋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

    就这样,我在那很矛盾,小秋写的,让我不置可否,不知道说小秋写的对,

    还是小秋写的不对。最后,我还是下意识,打开了小秋的第二篇日记,只见小秋

    列的题目叫做,正文写道:老公出差,我在家跟公公玩

    角色扮演,本以为老公看了会觉得很刺激,本以为老公回来后,会玩没羞没臊的

    三人行。

    但是,老公的反应让我有点意外。因为我写了三篇日志,老公却只看了一篇,

    我心想肯定是老公觉得这次玩过火了。

    但是问题,远不止那么简单,老公回来后,居然第一次找借口不碰我,这真

    的让我又慌又伤心。

    以前不管怎么跟公公疯,老公非但不吃醋,而且从来不东打听西打听,可以

    说,如果老公不这么宠着我,任何女人都不敢玩的这么随心所欲吧。

    但是,这次老公,的确不高兴了,我跟公公隔三差五就夜夜笙歌,老公却不

    喜欢跟我做了。

    任何一个女人可能都会慌吧,毕竟要跟老公过一辈子的,跟老公如果性生活

    不和谐,那夜晚俩个人还要同床共枕睡在一起,那种貌合神离的生活该多折磨人

    啊?

    所以,那时的我,还是挺有理智的,既然老公不喜欢,而且也陪公公这么久

    了,也陪他玩了那么多了,该玩的都陪他玩了。是时候应该慢慢疏远公公,然后

    再给公公找个老伴,彻底断掉。

    激情过后,然后完美回归平常的生活。所以,那时的我,想的就是这么简单。

    而且,我也那样做了,礼拜三,不再留在公公那里过夜,就是陪他,也不配合他,

    就是希望公公把我慢慢断忘,不再迷恋我的肉体。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我也不知道公公怎么想的,都陪他近一年

    了,陪他疯了那么多次,居然还不知足,一个小时,还要折腾我两次。

    这让我苦不堪言,因为那段时间,我纯粹是满足公公,一点没配合他,所以

    每次他在下面抽插的时候,我都有种「慰安妇」的感觉。

    当然,快感还是有的,尤其安全期无套时,每次都被公公整的面红耳赤,不

    过,这很折磨人,因为做完了,又急着回到老公旁边,又不敢披头散发红着脸回

    去。

    而且,以前在公公房里过夜,第二天直接去上班了,这样不算直接面对老公。

    但是,刚陪公公做完,回到老公身边,就算直接面对老公了。

    有时候,下面滑滑的,还有公公的精液,回到老公身边时,有点淡淡的厌恶

    感,偶尔一次还觉得刺激。次次,带着别的男人精液回到老公身边,真的就有点

    肮脏了。

    但是,又不能不让公公无套,毕竟我突然不顺着他,已经让公公很不高兴了,

    再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真的是边做边吵架了。

    所以,我两头不敢得罪,只好做完默默去洗个澡,但是老公晚上又喜欢安静,

    有时候,连洗澡时,我也不敢动静太大。

    不是我怕老公,只是知道老公那段时间心情不好,不想惹老公不高兴。因为,

    那段时间不止怎么搞的,总是自作聪明,觉得自己该长大了,不能老让老公操心。

    但是更要命的则是,我在哄老公的时候,公公也在哄我。譬如,买点小恩小

    惠的礼物,给小宝买衣服买鞋子,买玩具,甚至后来,都给老公买礼物了。公公

    这种老掉牙的小伎俩,我当然见怪不怪了。

    公公一看我这次真的动真格了,怎么都降服不了我,怎么都突破不了我的底

    线时。你猜公公被逼急了后怎么说的?公公说:「小夏啊,当初你嫁到我们家里

    来,房子都没能给你买一个,你看现在年轻人都在城里有房子,不是说城里房子

    多好,只是这小宝以后上学也方便点啊…」。

    最郁闷的是,公公,还真做到了。老文叔过来时说让我们打欠条买他房子时,

    我还真吓了我一跳,不过也算又惊又喜吧。毕竟,这年头,谁不想在城里有一套

    房子。最主要的还是,这样小宝可以在市里读书了。

    所以,我对公公,又多了几分感激,也跟前跟后陪着他办理手续。但是,现

    在想想也搞笑,我嫁过来时,不帮忙买房子,反而哄我时,想方设法弄房子讨我

    开心。

    真不知道他是娶儿媳,还是自己娶老婆。有些男人,对你好,总是有着很多

    自私的目的,只有老公能这么无私地包容爱我宠我。

    可我当时,哪能理解这么透彻?虽然知道公公刻意讨好我,但是,女人的想

    法能怎么样?不就是拿肉体补偿吗?。

    但是,没想到公公的要求,又过分又合理,居然跟我说什么:「你看,你跟

    志浩好歹现在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早晚也会搬出去,小宝也长大了,咱

    们这关系,迟早要断,但是,能不能最后这几个月,一些开放的玩法,都陪我玩

    一下啊?这样我也算没白活啊」。

    我一听,头有点大,诚惶诚恐地问公公:「啊?陪你玩的还不够多啊?你这

    个年纪,有几个在床上玩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别说你了,有些年轻人,床

    上都不像你这样。你已经没白活了,你还想我怎么陪你啊?」。

    说完,我有点忧心忡忡,难道公公还要「走后门」?,还要69?还要啥玩

    法嘛?但是公公却龇牙咧嘴说道:「就是AV里的那些玩法呗?」。

    AV里的玩法?我一听,脸就红了,连忙说道:「不行,不行,志浩我都没

    陪他那样玩,绝对不行」。

    这时公公不慌不忙说道:「别急啊,看把你吓得,不玩那些变态的,就玩一

    下简单的过下瘾,图个新鲜…」。

    我蹙眉紧皱看着公公,这时公公又说道:「譬如,轻度的捆绑,那个什么滴

    蜡啊,还有女奴女仆啊…」。

    亲口听公公说出来,还是把我吓到了,我难以置信地说道:「我晕,你这一

    大把年纪了,怎么老想这些变态的东西啊?」。

    其实,这东西,也不变态,之所以当时觉得变态,是因为老公文雅,不喜欢

    玩,我自然也不喜欢玩了,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居然不排斥的,女人偶尔

    也喜欢一点暴力。

    我想,这就是男人不喜欢让老婆跟别的男人接触的原因吧。以前,我所有的

    想法跟喜恶都跟老公一模一样。

    但是,不得不承认,公公在床上开发了我不同的爱好。我愿意承认,但是,

    同时我也要说,老公对我的影响,却是深入骨髓,深入灵魂的。如果,你硬要吃

    这个醋,我也没办法,因为在公公的影响下,我的确偶尔也喜欢暴力一点的性爱。

    唉,但是当时,一开始我的确是拒绝的,因为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会喜欢。

    不过,公公却花言巧语说道:「咦,这哪里变态了?足浴店都有的,什么女奴女

    仆,制服诱惑,还有一龙二凤,好多招数的,放心好了,不是我老不正经,只是

    小夏你太迷人了,如果我是志浩,肯定天天晚上好好疼你,这么美丽年轻的身子,

    不用真的可惜了…」。

    公公说得很露骨,但是又有几分「浪费可惜」的味道,加上又是赞美我,拍

    我马屁,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公公又说道:「放心,玩点简单的,不过过分的,滴蜡,滴在

    你后背上好不好,捆绑也就简单捆一捆,衣服也不脱,行不行?」。

    公公的时而得寸进尺,时而战略性「让步」,把我搞的狼狈不堪,我依然皱

    着眉头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反对,毕竟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公公帮忙买了

    一套房子,我心想,不奖励他,肯定说不过去。

    所以,公公抓住了女人优柔寡断的心理,在那又说道:「这些,又不过分,

    最起码比亲嘴,肛交,强多了吧?」。

    公公赤裸裸的话,把我说得面红耳赤,所以我慌忙地说道:「好,不能亲嘴,

    不能肛交,也不能让我给你口,简单的我可以满足你,不过,你也该收点心了,

    我毕竟是你儿媳妇,不可能陪你到老吧?我们这关系,早晚要断的…」。

    公公一听我答应了,自然又连忙唯唯诺诺道:「放心好了,这段时间,你陪

    我尽兴,明年你都要生二胎了,以后也没啥机会了,自然会断了…」。

    就这样,第一次简单跟公公谈了一次判,也简单陪公公做了一次制服情趣诱

    惑,虽然没脱衣服,不过也算穿的很性感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房子的手续刚办好,礼拜三那晚,公公,就要我陪他玩

    捆绑。

    我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已经牺牲那么多了,就像走路走了百

    分之90,最后不到终点,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况且也的确答应过公公,所以,我就叹了口气答应了,而且安慰自己,公公

    他捆他的,我不理他不就行了?。

    但是,没想到,公公,可能干过农活,居然把我捆得可严实了,先把我裤子

    脱了,然后把我双脚捆在一起,然后绕到我手臂那里,把我双手紧紧捆住了,然

    后又绕到我腰部那里捆了下,可能这时绳子太长,公公又把多余的绳子捆在了床

    头的木柱上。

    公公「粗鲁」绑架式捆法,吓到了我,因为老公捆我时,总是担心把我捆疼,

    我还嘲笑老公,说什么:「就你这捆法,如果让你捆罪犯,那都跑光了,还调皮

    地做到一半,自己把绳子挣开了」。

    但是公公这捆法,基本上让我动弹不得,又紧张,也有点刺激。有种任人宰

    割的无助感。

    很快,公公,就大展拳脚。一脸坏笑地爬上了我的身子,还嬉皮笑脸说道:

    「哇,真好看,这下跑不掉了…」。

    我又羞又急,可是真的没办法反抗,此时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捆绑」,让你

    毫无还手之力,就叫捆绑。

    而且,这时,公公好坏,故意跨站在我腰上,然后「高高在上」地脱掉了衣

    服,而我只能无助地躺在那「仰望」这头野兽,除了祈祷他温柔点,你还有其它

    办法吗?。

    脱掉衣服,公公可能故意不躺下来,大肉棒,在「高空中」耀武扬威,就像

    拿下了「制空权」,我见状,羞愧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公公不知何时,拿起了剪刀,剪掉了我的内裤,我

    被吓得不敢动,公公却说:「捆起来了没法脱衣服…」。但是,后来,内衣也被

    公公剪开了,我想反抗,却没有办法反抗。

    这时,我全身就剩下一个胸罩,还有耷拉在胸罩上被公公剪坏的内衣,这把

    我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公公看我这狼狈不堪的样子,肯定高兴坏了,因为他在

    那龇牙咧嘴,挺兴奋的。

    后来,公公也没亲吻我,直接压在我身子上,就要插进来,但是因为,我的

    双腿被捆在一起,又分不开,所以,公公就像强行要往里面挤一样,我都能感觉

    龟头顶进去跟肉摩擦出来的「沙沙」声响。

    但是终归是双腿合拢的,我怎么努力分开大腿,公公,都只能插进去一个龟

    头,但是公公却并不是很着急,最后反而不插进去,就在门口顶我的阴唇跟小豆

    豆。

    因为双腿并拢的,所以每一次都是实打实顶在阴唇跟小豆豆上,而且就算再

    用力,也不怕用力过头插进去了。

    这插得我,顿时头晕目眩,嘴巴都下意识张得老大,以前都是里面嫩肉承受

    着公公的撞击,但是这次阴唇跟小豆豆,却要承受公公猛烈的抽插。

    就这样,我又被公公干的瑟瑟发抖,公公毛茸茸的大腿,把我绑在那的两条

    细腿冲击得都快禁脔了。最要命的是,公公在那「鲁莽」的顶着,感觉把我阴唇

    都插得东倒西歪,都被插翻到了阴道里,甚至连毛毛都被插进了阴道里,而小豆

    豆就变成了豆芽,一被插,就会被顶的冒出水。

    所以,我又时隔一个月,被公公干得忍不住叫床了,感觉只要稍微给公公一

    点发挥空间,就会把我干的够呛。

    公公一听我忍不住「咿咿呀呀」叫床了,则高兴坏了,把我双腿往天上一提,

    然后两只大手握住我的脚踝,那样子就像掀开了裙子,然后把整根肉棒慢慢挤了

    进来,怼了进来。

    我被刺激仰着头在那「额,额,额,」娇喘。而且双手被捆在床头,想把头

    歪起来都歪不了。而公公呢,用双手握住我的大腿,然后大幅度的插我,一下全

    根没入,一下全部退出,我知道公公很享受这种跟我紧密摩擦的感觉。

    我何尝不是呢?公公退出去时,我能清晰感觉到就像打针时被拔出了针管,

    而肉棒活生生挤进去时,更像在我下面强行塞进了一根东西,进进出出非常「刻

    骨铭心」,因为这种双腿并拢的方式,别说阴道了,连大腿根部都感觉有东西在

    进进出出。

    公公的感觉,应该也差不多,因为公公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粗,感觉从

    木棍变成钢管,而且跳动得很厉害,但是公公却没有减缓速度,而是加快了速度。

    顿时,里面嫩肉的快感,越来越火热酥麻,我也被刺激得叫出了:「啊,啊,

    好大,好舒服…」。小肚子也跟着喘着粗气。

    可能我的叫床,让公公有点得意忘形,一巴掌打在我大腿上。这把我吓了一

    跳,老公可从来舍不得打我。

    所以我停止了叫床,怒瞪着公公,但是公公却龇牙咧嘴说什么:「不打你不

    行,下次还敢不敢做完就跑回去了?」。

    我被弄得狼狈不堪,心想,被绑着没办法抵抗,如果反抗的话,搞不好还会

    激发公公的「兽欲」。所以又闭上了眼睛,没理公公。

    但是,公公却「得理不饶人」了,又打了我一下,这让我很恼火,不满地责

    问道:「你干嘛呀?」。

    公公坏笑着说道:「快说,以后听不听话了?」。

    我没理公公,但是公公却追着我说道:「不说话,我就强吻你了…」。

    我下意识来了句:「你敢…」。

    但是公公一脸坏笑道:「你看我敢不敢,你现在又反抗不了…」。

    我一听,感觉不妙,怪不得公公刚才把我捆得这么结实,难道真要强行吻我,

    就在我越想越担心时,公公嗖地一下把肉棒拔了出来,然后把我衣服一扯,扔到

    了地上,然后把我胸罩用力一拽,两只乳房就像惊弓之鸟,晃晃荡荡弹了出来。

    就在此时,公公又凶神恶煞地扑倒了我被绑着的双手之间,也就是我面前。

    我被这架势吓得下意识喊道:「爸你干嘛啊?你疯了吗?」。

    这时公公又画风一变地笑嘻嘻说道:「这就是捆绑游戏啊,你答应听话我就

    不亲你了,不然我可真要亲你喽…」。

    我当时惊魂未定,眼泪都快吓出来了,就像花钱买平安一样,我傻乎乎说道:

    「哦,听话就是了,你不要亲我…」。

    公公一听高兴坏了,又笑眯眯把我双腿提起,然后专心插了起来。而且边插

    还边啰嗦地问我:「小夏以后乖不乖?」。

    而我为了早点结束这场「梦魇」。只好由着公公附和道:「哦,乖,小夏以

    后会乖的…」。

    「今晚干的你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爸好棒…」。

    「老公鸡巴大不大?」。

    公公突然冒出来这句话,把我吓了一跳,不过也是,上次陪公公玩过角色扮

    演,公公就一直念念不忘,估计今晚高兴过了头,感觉公公明显说这句话时,肉

    棒跳动得很厉害。我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是,真的希望早点结束,所以我想了下

    也说道:「老公鸡巴好大,干的我好舒服…」。

    我刚说完,公公肉棒剧烈跳动,说实话,做了那么多次,我知道公公要射了,

    但是没想到了公公这次居然拔出肉棒,站在我身上,然后对着我射。

    当时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被绑在那里,所以只能下意识头扭过去,任由

    公公在我胸前发射,而且因为量太多,还射到我脖子跟脸上还有手臂上了。

    这把我气得够呛,所以刚射完,我就怒斥道:「你神经病啊?怎么这么过分?

    下次别想我陪你玩这些了」。

    公公发泄过后,可能恢复了理智,立马躺过来,把我脸上的跟脖子那里的精

    液擦掉了,边擦还边说:「对不起啊,本来只想射到你乳房上的,但是没想到这

    么多…」。

    我又不傻,其实知道公公的坏心思的,不就是想颜射我吗?可是又不敢光明

    正大的颜射我,所以才编出这么个借口。所以我恼火地说道:「少废话,我还不

    知道你的花花肠子吗?快把我解开,我要回去了…」。

    公公一听,有点惊讶,居然说道:「不是吧?刚才不是说很舒服吗?不是说

    今晚不回去吗?」。

    公公的话,让我很不耐烦,所以我厌恶地说道:「什么啊?刚才叫床只是配

    合你,今晚给你的奖赏而已,好了,现在陪你做完了,我要回去了,志浩还等着

    我呢…」。

    没想到,我说完,公公脸色不好看,居然气嘟嘟不满地说道:「今晚还回去

    啊?房子手续都办好了,你就破例陪我一晚不行吗?」「不行?你怎么那么烦?

    刚才不是陪你吗?你怎么老得寸进尺?哪个女人会陪你这样陪你玩捆绑?你再不

    解开绳子我喊志浩了…」。

    不知道那晚公公怎么了,居然跟我翻脸了,也发火道:「你怎么那么绝情?

    为了你,我欠了老文一大堆人情,房子也都送给你们了,你陪我一晚难道很过分

    吗?你跟你婆婆一个样,都是这么绝情的人,你喊志浩好了,我反正不放你回去,

    反正这样也没啥意思…你一点都不感恩…」。

    公公的话,把我说得云里雾里,现在感觉,这才是公公的本性,他就是这么

    自私,付出一点,就要得到回报,所以当时我被气得吼道:「你他妈的今晚发什

    么神经?我是你儿媳妇,不是你老婆,你有病吧你…」。

    我都骂娘了,公公听了,居然只是一脸伤心了起来,落寞地说道:「我去外

    面抽根烟,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要喊志浩,你就喊…」。

    我真不知道触动了公公哪根神经,后来才知道,公公说我太在乎你,一听我

    说志浩在房间等我,我做完就急着回去,公公居然吃醋了,唉,说我一点没爱过

    他,哪怕爱一点点也行。

    当时我真的懵逼了,眼看着公公穿着衣服,气嘟嘟走出了房间。而我冷静过

    后,也不敢喊你,因为大老晚的撕破喉咙喊你,邻居听到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么,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把事情弄的一团糟。

    所以,我缓了缓,就自己用嘴巴在那咬绳子,但是咬了好久,才解开了一个

    结,然后我又接着咬,当我咬开了床头的绳子,我嘴巴都麻了,手腕更是弄得生

    疼。

    但是,公公捆得实在太多了,解完了床头的结,后来又要解腰那里还有手腕

    的结,就在我慢慢快解完时,公公居然垂头丧气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