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9)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478。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九章小秋想过三人世界。

    打开日记,小秋的标题是。正文写道:跟公公穿了情趣护士

    服之后的几次,我对公公还是比较冷淡的,因为老公交代过我,对公公要打一巴

    掌,给一个枣,不能太惯着。

    但是,老公,却隔三差五让我写日记,老是问我,跟公公有没有啥刺激的事

    情发生?这让我很为难,怎么可能每次都有刺激的事情发生呢?难道每次跟公公

    做爱,都会热火朝天吗?那时候的我,根本不可能那么放得开。

    就像女人嫁给男人,一开始肯定都是扭扭捏捏的,但是老公你又想看我跟公

    公火爆刺激的淫荡事,公公恰巧巴不得我跟他放开手脚做,我夹在中间怎么做?。

    不是怪老公,你又想听淫荡的事情,又不想我太淫荡,你真的让我好难把握。

    所以,后来,我就由着公公,陪他玩了次车震,老公看了之后,果然觉得刺激,

    我心想,这样自己爽,公公爽,老公看了也爽,岂不是挺好的?但是,有时候,

    是我自己不好,舒服的时候,的确淫荡过头了。

    譬如,公公生日那天,我已经晾了他有段时间了,但是老公却跟公公,有说

    有笑,还要把我借给公公一晚上,额外赠给公公一晚上福利。

    虽然,听了之后,我表面上有点火大,但是内心却激动的不行,因为三个人

    相处越来越融洽,真有种「一妻两夫」的淫荡感觉:老公的爱满满的,公公这坏

    蛋白天也无比宠着我,晚上还经常玩点刺激的小花样,我真的有点乐昏了头。

    所以,我一想,这样挺好,跟公公做的刺激点,让老公也听到,看看老公啥

    反应,因为这游戏一开始,老公就说过让我过一妻两夫的生活,让我被俩个男人

    疼爱,一三五,二四六,礼拜天一起来的。

    我当然知道老公是说说玩的,但是,这最起码反应了老公胆子也很大,所以,

    我有点误判了老公的意思,过度放纵自己,游戏被我玩砸了,因为,我又忘了老

    公交代的底线,居然帮公公口了,还吞了。而且事后,自欺欺人,说什么都忘了,

    强迫自己说那晚都不是真的。但是,记忆不会骗人,那晚的放纵,偶尔还会浮现

    在心头。

    记得那晚,老公答应把我借给公公之后,我就拉着公公,去了他房间,然后

    仅仅一门之隔,我跟公公在里面激战,而且还是第一次陪公公站着做爱。

    而我一想到心爱的老公在外面,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我胆子大多了,也就

    在那时,我真的不害怕跟老公玩3p,因为好喜欢老公就在旁边的感觉,因为我

    爱老公,老公也爱我,参与进来肯定很有意思。

    所以,我又时隔好好个月,主动让公公吻我了,还对公公,说爱他,说了好

    多下流的话。当然,不管老公有没有听到,我都觉得是说给老公听的。

    尤其,每次放纵,都是因为想到了老公,真的,第一次陪公公脱光,是知道

    老公在监控里看,第二次主动跟公公接吻,也是知道老公就在门外。

    不能说,这完全都是巧合吧?只能说,你太宠我了,所以,我有种撒娇的感

    觉,我觉得,我淫荡一点,老公根本不会介意,还会觉得刺激。

    所以,那一晚,一来是公公的生日,又有老公在「旁边」,所以我那一晚,

    做的真的心里跟身体,都非常舒服。

    但是,我又玩过了头,记得跟公公激战洗完澡之后,公公看我今晚那么主动

    配合他,自然也开心,可能觉得机会难得,所以居然吃伟哥想跟我多来几次。

    而我,当时纯粹开心过了头,就像小孩子一样,好奇地吃了催情药,而且还

    特意加大了药剂,结果把底线就丢了。

    记得吃完药,我跟公公在那等着药效发挥作用,但是,这个药效没那么快,

    等了三分钟之后,公公就等的不耐烦,让我到床上跟他一起慢慢等药效全部发挥。

    而一到了床上,我就被公公搂了过去,我也懒懒地躺靠在公公怀里,等着药

    效发挥,等着再一次的翻云覆雨。

    后来药效,也跟上一次差不多,过了会,头首先开始有点晕,然后身子开始

    发热,脸蛋开始变红,下面也开始感觉好久没做一样变得异常空虚想要。

    公公一看我脸蛋有点发烫,就开始轻轻地温柔地抚摸我身子,而我的后背,

    胳膊,被公公抚摸得,越来越发烫,我的呼吸也开始急促,比月经过后,还想要

    男人的疼爱。

    随着药效也越来越强烈,我也越来越不安分地公公怀里扭动着,甚至把发胀

    的乳房,主动在压在公公身上,因为我难受得全身都想被抚摸,感觉只要有个男

    人来抚摸我都可以。

    但是公公居然不着急,只是偶尔把双手伸到后背的衣服摸一下,象征性抚摸

    几下我的小蛮腰。这把我急得很难耐,于是我随口说道:「哎哟,差不多了,药

    效发挥了,好热啊…」。

    其实,公公的伟哥也应该发挥了药效,毕竟裤裆鼓鼓的,但是公公却故意说

    道:「别急啊,伟哥还没怎么发挥效果,要不你帮我摸摸啊…」。

    虽然当时有点饥渴难耐,但是并没有欲火焚身,所以我还有点犹豫,但是公

    公这时却一把握住我的手,然后放到他裤裆那里。

    当我不知所措的小手一碰到公公的肉棒时,就像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里丢进

    了一根木棍,顿时俩个人烧的噼里啪啦的。

    首先公公的肉棒在内裤里一跳一跳的,而我也开始心猿意马,把手伸进了公

    公的裤裆,然后心惊胆战地「捉住」了公公的肉棒。

    巨大的肉棒握在手里,就像小时候捉住了一条黄鳝那般让我好奇无措,更可

    怕的是,这根黄鳝,肯定会钻到我身体里。

    在药效的作用下,我开始天马行空胡乱想象,说实话,很不喜欢摸公公的肉

    棒,因为一摸这根肉棒就会想到公公这根大家伙,在我身体里钻进钻出好多回,

    所以我又恶心,但是又有点兴奋,因为公公这根黄鳝,一到了我的小妹妹里,就

    跟巨龙一样会翻江倒海。一想到,小妹妹要承受这样的折腾,我就越来越面红耳

    赤。

    但是,很快,胡思乱想变成了,纯粹的欲求不满,什么跟什么啊?只想下面

    有人来戳一下,就跟上次一样,纯粹的想要做爱了。

    所以我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腿,架到了公公的大腿上,然后把小妹妹顶在公

    公的腰间,接着一边抚摸公公越来越坚挺的肉棒,此时,这根肉棒就成了满足女

    人欲望的一个必需品。感觉自己的小手,跟公公的肉棒,都快要把公公的内裤撑

    破了。

    后来,摸着摸着就越来越没有罪恶感,可能是越摸越熟悉的缘故吧,就像小

    妹妹一开始也不喜欢这根肉棒,但是接触多了,谈不上喜欢,但是慢慢地也不排

    斥了。

    可能女人都这样吧,做多了,会习惯,摸多了,也会习惯。所以,后来,我

    把公公的肉棒,从上到下摸了个遍。

    公公其实挺享受我对他的服务的,毕竟舒服时,也会用力握住我的腰。而我

    虽然在帮公公服务,但是已经难受得把胸部紧紧贴在公公身上,下面也在公公大

    腿跟腰间的地方轻微的摩擦,因为下面痒得已经开始流水了。

    就这样,床上已经不是公公跟儿媳了,而是俩个欲火焚身的狗男女了。吃了

    春药,激发的原始欲望,根本无力抵挡,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吃了春药,老公如

    果说,失身就要离婚,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能不能忍得住。也许能,也许不能。

    但是,老公根本不会这样要求我,所以,我一点都忍不住,真的好想立马有

    人来下面戳几下,塞点东西进去也行。

    但是公公一点不着急,还要重头开始做,说什么:「小夏,你的脸蛋,红的

    跟苹果一样」。

    一听公公这么说,我有点不耐烦,所以闭着眼睛,蹙眉紧皱,下面为公公服

    务的小手也停了下来,不想为公公服务了。

    而公公呢,一下子翻身骑到我身上,然后压了过来,又调戏道:「哇,女人

    脸蛋真的可以红的跟苹果一样,小夏你真是尤物啊,来,让我咬一口」。

    话没说完,公公就大口咬到了我那红扑扑的脸蛋上了,而且还霸道地用手把

    我的头固定着,然后像吃东西一样,啃着我的脸蛋跟发烫的耳朵。

    亲完了脸蛋,公公还想吻我,但是我还有点最后的理智,或者说本能的不想

    配合公公,但是公公,却很坏,来了个围点打援:死死压住我,不让我动,然后

    把我上衣卷了起来,然后用他的奶头顶住我的奶头,而且还把俩个人内裤都急匆

    匆拽了下去,那架势,我稍微有点反抗,差点把我内裤扯破了。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烤熟的待宰羔羊,上面,只有脖子稍微能动一下,乳房

    死死被公公压着,下面大腿更是门户大开,被公公用枪顶在门口。

    而且,公公不知道使用的是什么招数,磨了几下,就插进去,但是立马就拔

    了出来,而我被弄挑逗得神志不清歪着头「啊,啊,嗯,嗯,啊,」叫着。

    公公一听,又兴奋地说道:「小夏,你今晚全身红透了哦,太诱人了,说完,

    一把把我熊抱了起来,然后紧紧搂在怀里,大手在我火辣辣的身上游走了一遍,

    边摸还边说:」年轻女人的身子就是嫩啊,宋阿姨皮肤都是皱的,小夏身子又嫩

    又光滑,摸起来太舒服…」。

    而我光秃秃的赤条条的,被公公摸得全身发软,越来越头晕目眩,含糊不清

    叫着:「额,哦,额,哦,好想要啊…」。

    但是公公,摸了会,又把我平放在床上,然后盯着我坚挺峭立的乳房看了会,

    就在我以为公公会啃咬我的乳房的时候,公公居然蹲了过来,要我帮他乳交。

    当然虽然有点排斥,但是意乱情迷得已经没力气反抗了,所以任由着公公一

    边说什么:「这么美的身子,不好好用用太可惜了」。然后一边,捏住我乳房,

    就插到乳沟里了。

    不过,乳交如果女人不配合,男人动起来还是很麻烦的,所以公公,吃力蹲

    在我身子上,然后费劲的动着,而且,就像跨坐在我头上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有种被公公骑到头上的感觉,所以我歪着头,没理公公,

    而且还半侧着身子,不让公公得逞。

    但是,公公,又把我「摆正」,而且索性不插乳沟了,而是用龟头插我乳头,

    而且很用力,把我乳头都顶了乳房里去了。所以我本能地拿手去保护乳房。

    没想到这时公公趁机握住我的手,然后让我自己握住乳房,还说什么:「来,

    握住乳房,就不插你奶头了,让我体验一下小夏的乳交,这么迷人的身子,让我

    用一次吧…」。

    而我,当时头昏脑胀的,而且自己握住乳房的姿势好丢人,但是同时兴奋的

    不行,公公见状看我不是很排斥,立马一下双手撑在床头,跪在我身上,然后激

    动地插我乳沟。

    公公就在我头上,自己还下贱地握住乳房,虽然丢人,但也刺激的不行,也

    许这就是女人出轨后,为啥跟情夫玩的比较放得开的原因,,在老公面前,一直

    高高在上,所以偶尔的下贱,居然莫名的有种刺激的感觉。所以我羞愧地:「哼

    …呜呜,哼…呜呜」乱叫。

    但是,公公插得可勤快了,一边插我,还一边得意地低着头瞅我。最后,居

    然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插了我下面一下。

    就在我以为公公忍不住时,公公又回到了上面,还说道:「小夏,你下面都

    是水,你看,这样插在乳沟里了更舒服…」。

    我一看,果然是的,整个肉棒都梨花带雨水淋淋的,龟头上面都湿答答的,

    淫荡死了,看到这一幕,我死活也不肯握住乳房了,因为那样太下贱了,让公公

    插完下面,又自己握住乳房让他插,那算什么?这种丢人的事情,除了跟老公做,

    其他人真的不行,可能我本来就不喜欢跟公公乳交吧,刚才也是一时兴起的下贱

    罢了。

    而公公呢,也没为难我,而是说道:「好啦,差不多了,今晚小夏破例服务

    我这么多了,现在该我为小夏服务咯…」。

    说完,又压了过来,一口含上了刚才被他糟蹋过的乳房,而我呢,因为今晚

    吃过药,乳房本来就一直胀胀的,所以被公公嗦的很舒服,甚至巴不得公公把我

    乳房咬掉。所以被公公舔了没几下,我就忍不住说道:「用力点,使劲揉…」。

    是的,公公本来技巧就很好,没几下,就让我欲火焚身了,乳房真的被公公

    舔上瘾了,真希望公公可以用力咬我乳房。

    公公则是一点就通,大手使劲掐我乳房,感觉都掐到肉里面去了,后来甚至

    用牙齿给我乳房做「刮疗」。锋利的牙齿,刮在发烫的乳房上面,感觉就像一根

    针顶在气球上面,一不小心,就能把乳房刮破,所以我也在那咬牙切齿地叫着:

    「啊,哦,啊,哦。不行了,用力,乳房好舒服」。

    这时,公公还有点疑虑重重,居然问我:「还用力啊?乳房上都有手抓印了,

    志浩知道了不要紧吧?」。

    而我想都没想就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志浩很爱我,喜欢我被干爽…」。

    公公一听,高兴坏了,下面就又插了进去,而我也仰着头,长喘了一声:

    「……噢……」。子宫也随之收缩了一下。

    但是,公公插进去之后,立马又退了出来,这害得我全身都发抖。见状,公

    公立马,调转了一下身子,把头埋在我跨间,然后把他的大腿也骑在我头上。

    公公第一次,这样舔我,我的头被公公大腿压的呼吸都困难,但是公公一舔

    上去,我就舒服得什么都忘了,所以也不管公公的肉棒就在我脖子跟脸蛋之间晃

    来晃去了。

    因为被折磨得太久了,加上春药的功效,公公一舔上去,我的大腿就瑟瑟发

    抖。这时,公公还用手把我的小妹妹掰得很开,感觉两片阴唇都要被扯开了,就

    在我被分开得有点痛时。

    一条湿润热乎乎的舌头舔了上来,而且因为阴唇被公公分得很开,所以下面

    湿答答的阴唇,跟公公黏糊糊的舌头实打实来了个亲密接触。我都能感觉到公公

    的两片嘴唇在我阴道里的嫩肉上面亲来亲去。

    舔起来有时候比做爱还舒服,而且公公的胡渣就像狼牙套,下巴毛茸茸的

    「刺」更是把我小妹妹顶的七荤八素的,感觉自己都被舔得晕了过去。我也的确

    神志不清本能地叫着:「啊哦,好舒服,不行了,再进去一点,真的好想要啊,

    真的好想要嘛…」。

    但是公公就是不进去,相反大肉棒故意在我脸蛋跟脖子那里磨来磨去,甚至

    还想往我嘴里靠近。但是,都被我躲了过去。

    就这样,准「69」把俩个人累的汗都出来了,所以我又胡乱叫道:「啊哟,

    好热啊,不行了,不要玩咯,热死了,做完睡觉吧…」。

    但是,公公却好坏,居然故意说道:「是好热,热起来,药效才能发挥啊,

    我把空调关了好不好,今晚我们好好做一次,累的满头大汗最好,最喜欢跟小夏

    累的全身是汗了…」。

    而我也想到了跟公公车震那次,汗如雨下的痛快淋漓的畅快感,所以我迷迷

    糊糊应道:「好啊,关了空调,好好做一次…」。

    公公一听,随手关了空调,而没过一会,俩个人,就全身是汗,尤其是我,

    本来全身就滚烫滚烫的,关了空闲,立马,全身冒汗。

    公公,见状,抱着滑不溜秋的我,「咕唧」一下,就插了进去,而我嘴巴张

    得老大,感觉终于被塞满了。

    这时,公公,就像「打桩机」,马不停蹄在我下面「啪啪啪」插着,而我,

    脑袋一片空白,真的只要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就行了,管他谁的呢,插进去就很

    舒服了。这是最原始的舒服感,塞得满满的,被插得舒舒服服的,真的可以止痒。

    很快,公公,就累的汗如雨下,然后汗就吧嗒吧嗒滴在我脸上,流到我乳房

    上,有些估计甚至流到了小妹妹里。

    而我,双眼迷离,满脸的汗水,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公公的,最刺激时,

    公公头上的一滴汗,吧嗒一下,滴到我迷醉的眼睛里,让我,彻底沉醉在欲望里。

    不知道是热昏了头,还是药效彻底发挥了,后来我真的迷糊不清了,只知道

    公公插我一下,又跟我69,说什么出不来,让我舔一下。

    而我,小穴已经被插得一塌糊涂,脑袋一片空白,公公湿答答的大腿架在我

    头上,湿答答满身汗的跨间骑在我脸上,还有黏糊糊都是淫水的肉棒,让我完全

    分不清了,我稀里糊涂就含上了,因为我已经被热的,或者被刺激得分不清东南

    西北了,满身是汗的俩个滑不溜秋的赤条条身子,交叉在一起,真的有种合二为

    一的感觉,所以,公公插我一下,舔我时,我也舔了他。

    那味道,又咸又腥,咸的可能是汗水,腥的话,可能是俩个人的淫液了。而,

    印象最深的则是,我都没怎么舔,公公的肉棒就在我嘴里剧烈跳动。

    后来,不知道公公,是在我下面射了,还是在我嘴里射了,感觉应该是,在

    我下面射了,然后让我帮他舔干净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事后,因为又累又热又丢人,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后来,半夜我就迷迷糊糊醒来,但是不敢洗澡,也不敢刷牙,因为玩的太过

    分了,没想到吃过药,小穴被公公干的一塌糊涂,嘴巴也被公公糟蹋了。

    所以,我不敢面对现实,就像女人遇到强奸后,努力强迫自己说这不是真的。

    所以,我也安慰自己,昨晚不是真的,就当什么没发生过。

    就这样自欺欺人,我憋到第二天早上又跟公公做了一次之后,才去刷牙洗澡

    的,当然,早上那次,已经没什么疯狂的了,纯粹满足公公而已,公公问我舒服

    昨晚不舒服时,我还装糊涂说「吃完药,啥都不记得了…」。

    我事后,本想告诉老公的,但是,一听你说「不要给爸口交,头都不许起,

    一次也不行时」。我吓得又不敢说了。心想,以后绝对不犯就是了。因为,跟公

    公亲吻,老公都接受不了,如果被老公知道帮公公口了,老公肯定会不高兴的。

    所以,那时开始,除了情人节陪公公最后一次,我就再也没帮公公口过。

    唉,怎么说呢,感觉这就像男人缠着女人一样,缠久了,底线就会一点点不

    知不觉丢掉。而女人就这样,丢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总想着,以后不会了,

    安慰自己只是失误而已。

    事后,我也的确这样做的,跟公公又回归了平淡,都是简单做几次,有时候

    做完了无聊,我甚至玩手机,发漂流瓶玩,因为睡在公公房间太无聊了,跟公公

    也没啥共同语言。

    但是,也不想回到老公房间,一是怕公公怀疑不高兴,第二,也喜欢这种跟

    老公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天天跟老公睡一起,虽然一点不厌恶,但是多少有点太

    平常不过了。偶尔在公公房间睡一晚,感觉真的太新鲜咯。

    所以,这种每个礼拜三陪公公一次的生活,也有三五个月了,其中有快乐,

    也有我不喜欢的。但是,都被老公强大的宠爱给掩盖了。

    譬如,虽然不喜欢在公公房间过夜,但是一想到很快就可以回到老公身边,

    也就无所谓了,譬如,跟公公感觉有点平淡,或者出格时,老公又会给我带来快

    了。

    就在我迷茫时,该跟公公如何发展下去时,老公,又让公公改口喊我小秋,

    还调戏我,让我喊公公为老公,我当然不肯这样做。

    不过,说实话,心里感觉还是挺刺激的,因为老公要让我玩3p。虽然有点

    排斥,但是想想也不错,因为快一年了,跟公公真的有点平淡了。

    除了偶尔放纵一下,大多时候,都是公公在我身上开垦,又不能让公公吻我,

    我又更不可能服侍公公,公公不可能每次都玩我很长时间,有时候累了,也就跟

    普通做爱一样,直接啪啪啪。

    所以,那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刺激的可以写给老公看。

    可能老公也感觉到了,后来有一段时间,老公都在积极策划三人行,当公公

    面调戏我,而老公的话,我当然最乐意去听,所以也配合老公,当面调戏公公,

    甚至在三个人看电视时,当着老公面,摸了公公。

    就这样,三人行,越来越接近,三个人的「和睦相处」也接近了顶峰,所以

    当老公出差时。

    我第一次喊公公喊了老公,可是亲爱的,你真的不能错怪我,是你开玩笑让

    我喊公公为老公的,但是,当着你的面,这样做,我真的没办法做得到。所以,

    当你出差时,我才安排了一场跟公公的「角色扮演」,就如同当时日记里开头所

    说的,这场角色扮演游戏,真的是演给你看的。

    但是,老公跟我一样,嘴巴上说着好玩,但是真的听到我喊公公为老公时,

    又吃醋了。闭口不谈3p的事情。还叫我,不要玩的太过火。老公不能乱喊。

    但是,你忘了吗?叫我喊公公为老公的是你,不让我喊的还是你。我已经努

    力做到最好了,只有床上角色扮演时才喊,而且辛辛苦苦全部告诉你了,你却翻

    脸就说我做错了。

    唉,这次,有点推卸责任了,但是,我只想告诉你,很多时候,我并没有不

    听你的话,只是太听你的话了。

    当然,我一点都不会怪老公,你要一点不吃醋,那你就不是爱妻癖,而是纯

    粹的淫妻癖了。

    因为,你爱我,有时候,才会如此琢磨不透时而吃醋,时而又不吃醋对吗?。

    而我,最不应该的还是,时而对你无限坦白,时而又隐瞒了一点。

    唉,唉,唉,如果我不隐瞒,跟游戏一开始时一样,不管什么丢人的事情,

    都没羞没臊的告诉老公多好,真的好怀念跟老公那段没羞没臊的生活。

    女人最大的失误,可能就是,在情夫面前,有时候不要脸,但是在老公面前

    反而假惺惺要脸了。

    这个游戏让我学到了很多,但是我情愿什么都没学到,还是喜欢跟以前一样,

    傻乎乎被老公宠着多好,我真的不想长大。我以后再也不瞎操心了,什么事情都

    交给老公管,多省心啊,我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