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11)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254。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秋一气之下私奔离家出走。

    而在我把小宝接回家时,大伯还随口问了句:「小浩啊,你爸没事吧?」。

    「怎,怎么啦,什么事?」我莫名其妙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你爸下午说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一下,怎么,没跟你说吗?」大伯略有惊

    讶也问了我一句。

    而我当然知道父亲肯定身体没问题,估计十之八九是为了小秋的事情,所以

    我下意识说了句:「没事,能有啥事…?」。

    这时大妈也凑过来问道:「小夏那丫头呢?好像好几天没看到她了」。

    大妈的突然提问,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支支吾吾说道:「小秋啊,那份工

    作不做了,去她同学公司看看去了…」。

    说完,我就抱着小宝回家了,因为害怕大伯大妈东问西问。但是,回到家里,

    才发现,带着小宝根本没法煮饭。

    而且我心里闷得慌,也根本不想吃。

    所以,我就拿了一点牛奶跟零食,让小宝将就一下,而小宝毕竟是小孩子,

    吃零食要比吃饭要开心,所以在那边看动画片,一边吃着老开心了。

    而在安顿好小宝之后,我开始胡思乱想了,而且是满腔怒火的胡思乱想,气

    父亲不守规矩,都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还依然跑到小秋的宾馆,而且天黑了依然

    不回来。

    而我最懊恼的是,根本不知道父亲是去劝小秋,还是去干小秋,如果这个节

    骨眼上,俩个人还有心思苟且偷欢,那我肯定恨不得立刻就跟小秋离婚。

    但是,没想到发生了比这更可怕的事情。时间一分分一秒秒的过去,天色也

    一点点一步步暗了下来,夜晚也慢慢地悄悄地万籁俱寂,但是父亲依然没有要回

    来的迹象。

    我忧心忡忡气得有点发抖,难道父亲要在小秋的宾馆过夜?而想到这,我再

    也按捺不住了,一想又没跟父亲吵架,所以我干嘛不打父亲电话问一下?

    不过郁闷的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电话,却再一次让我气得快吐血,因为

    父亲手机居然关机了。

    但是,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毫无办法,毕竟小宝还要别人照顾。所以我只能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手机关机,能干嘛?估计肯定是小秋干的好事情,故意把父亲关机,然后彻

    夜狂欢来气我?。

    一想到这,我恨不得立刻把小秋拖到法院然后离婚赶出家门。因为太过分了,

    居然这样来报复我?。

    但是气愤过头,也会心存幻想,后来也安慰自己,心想也许是小秋故意使坏,

    让我担惊受怕,又或者只是霸道的不让父亲回来,故意让我急?。

    但是,无论哪种情况,我都感觉受够了小秋的无理取闹。心里觉得,除了小

    秋跪地认错,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乞求原谅,我才可能原谅她。但是,如今的小

    秋,如此不知悔改,还如此无理取闹,已经让我痛恨厌恶到了极点。

    而这一晚,我再也无法睡着了,甚至躺在床上都不自在,脑海里想了无数个

    版本,但是无外乎,都是希望小秋跟父亲早点回来,我好快刀斩乱麻,结束这个

    痛苦的过程,不然我一个人在家里,就算我精神上撑得住,现实的生活压力也撑

    不住。

    因为,第二天我就没法上班了,超市要人看,小宝也需要别人来带,而我却

    不会分身。

    所以,我就跟王董请了一天假,而且强颜欢笑信誓旦旦保证一天就够了。但

    是,计画永远跟不上变化。到了夜晚,父亲竟然还没回来,电话还是老样子,在

    那关机。

    我当时开始急的有点崩溃了,吃过晚饭,就关掉了超市,心存幻想又给父亲

    打了个电话,却依然打不通。

    而此时小宝终於也开始没那么听话了,哭闹着要妈妈。不过,唯一的好处就

    是,小宝从小就一个人睡,所以不是特别依赖小秋。只是吵闹了一会,然后便睡

    着了。所以,我在想,这就是小孩子从小一个人睡得好处,遇到困难时,也许比

    普通孩子,多那么一丁点的坚强。

    小宝的「听话」让在崩溃边缘的我,感到了一丝丝欣慰,就像绝望中的星星

    之火,让我燃烧了起来,又有了点力气。

    我用最后的力气在那思考了一下,然后做了俩个决定:

    第一个,在超市的门口上面,写上了「因身体不舒服,暂时关闭超市几天」。

    第二个,一大早,我随便找了个藉口,就把小宝让姐姐去带了。

    因为,家里三个大人,有俩个人都已经剧烈脱离生活的轨道了,如果我再窝

    在家里,那外人不知道会怎么想,所以我决定坚持照常上班下班。希望小秋闹够

    了,就回来,可以熬过这段时间。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一天天更焦虑。一开始还期盼着小秋能够早点回

    来,而那时简直度日如年,很快,我就有点茫然绝望了,我感觉小秋跟父亲根本

    不知道哪一天会回来,也许十天半个月不会回来,也许一年半载不会回来,甚至

    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吧。

    但是,绝望中,也残留着希望,或者说,我根本无法面对这可怕的现实。

    可是,这残酷痛苦的现实终究还要面对。因为第三天时,姐姐还打电话问我

    怎么回事,而到了第五天时,姐姐直接开车来到家里了。一看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便去了大伯家里。

    而我晚上,回到家里,一家子人立马围了过来,终於忍不住问我到底怎么了,

    而我那时已经不知如何隐瞒下去,如何撑下去,只好坦白一半,编了一半对姐姐

    大伯堂嫂说道:「跟小秋吵架了,小秋离家出走了,爸说家里妈跟小秋都跑了,

    没脸见村里人,也出去打工了…」。

    而姐姐的第一反应则是:「怎么可能?你跟小秋感情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

    吵到离家出走?」。

    而堂嫂跟大妈立刻就联想到了上次「马自达」的事情,在那拐弯抹角说道:

    「小浩啊,不是我们说你,你元宵节那天,是不是把一个女人带回来了?所以把

    小秋气跑了?」。

    而还没等我开口,姐姐就惊讶得责问道:「弟啊,大妈大嫂说的事是不是真

    的?你怎么那么混帐?把女人带到家里来?」。

    而我也懒得去解释什么,毕竟这个误会,比我编出来的还要完美,所以我淡

    淡说道:「现在去说这些有什么用?人都跑了」。

    大伯斥责道:「跑了就跑啦?」。

    大妈也插一句:「哎哟,这可怎么怎么办啊?」。

    大嫂则寻思半天冒出来一句:「失踪了,大家要不要一起去找找啊?对了,

    要不要报警啊?」。

    大家在那焦虑不安的七嘴八舌说着,而我呢,却担心的要死,因为不能报警,

    我不能带着一家人去找小秋,因为万一找到了,发现公媳俩个人住在一个房间,

    那以后都不用做人了。

    所以我吓得连连说道:「我谘询过派出所了,他们说夫妻吵架跑了没法找,

    而且小秋那么聪明,都跑了10天了,估计不知道跑到哪个城市了,不可能能找

    到…」。

    随后,我又补充道:「大伯大妈,你们不用担心,也许过段时间小秋就回来

    了,你们在外面也不要乱说,就说爸病了去外地看病去了就行了…」。

    「不会乱说,不会乱说」。

    「对啊,这种事情,一家人知道就行了」。

    「是的,先不要让邻居们知道」。

    大家又七嘴八舌在那承诺保证着。

    保证过后,后来大家一顿沉默,过了会大妈说道:「小浩啊,那你这段时间

    怎么办?超市不开了吗?小宝要不我来帮你带吧?」。

    这时姐姐连连说道:「大妈,不用麻烦您了,小傑你还带不过来呢,我来带

    好了…」。

    大嫂这时倒也客气道:「这有什么,妈带一个小傑也是带,带俩个也是带嘛,

    而且小宝特别喜欢跟小傑一起玩耍呢」。

    虽然大伯大嫂一家,说得情真意切,很是客气,但是,我却不愿意麻烦他们,

    所以我说了几声谢谢后,便回到了家里。

    而那晚姐姐也没走,一直担心我一个人生活不了,一直在那念叨:「以后你

    这一个人的日子怎么过啊?」。

    但是在双鱼座的眼里,虽然被逼到绝境,会很可怕,但是双鱼的承受能力一

    般都很强,我并不是很担心自己一个人生活不好,而是担心如何让生活回归平静,

    如何跟邻居解释家里的巨大变故。毕竟,小秋是跟父亲私奔了,而我必须要瞒天

    过海。

    所以,我对姐姐说道:「不要担心我,我你先帮我带半个月小宝,如果小秋

    不回来,我再想其他办法…」。

    姐姐唉声歎气说道:「你能有啥办法?」。

    我随口编了个说道:「那就再找一个老婆呗?」。

    我这句无意中的话,让姐姐如梦方醒般质问道:「志浩,你是不是外面真有

    人了?」。

    这时,我才知道刚才那句随口说的一句话,被姐姐误解了,所以只好解释道:

    「真的没有,小秋误以为我有,然后就莫名其妙跑了…」。

    「唉,如果小秋手机通了,好好跟人家解释解释啊,多么和谐美满让人羡慕

    的一个家,搞成现在这样子…」说完姐姐又歎了口气。

    而姐姐的话,让我听进去了,以前小秋的贤慧孝顺,懂事讨人喜欢,的确让

    我很有面子,很多人挺羡慕我的,这让我不想这个家散了还被人唾弃。

    所以,我打算要维护这个家的最后尊严。第二天,我就留在了超市,见了喜

    欢嚼舌根的八婆,就说父亲生病了,小秋在医院照顾父亲。

    还想最后维护一下小秋的面子,当然更是我最后的尊严。但是白天嘴巴上说

    起来很轻松,跟真的一样。但是只有到了孤零零淒凉的夜晚,我才泪往心里流,

    因为我知道小秋不是在照顾父亲,而是可能跟父亲亡命天涯,逍遥快活去了,这

    下子俩个人终於可以没日没夜在一起夜夜笙歌了吧?。

    刚开始几天,尤其第一晚,我在那气得心绞痛,虽然没气吐血,但是直接气

    吐了,那时我才明白,气吐血,并不是虚构的,因为我在那被气得胆汁都吐了出

    来,然后整个脑袋就像昏死了一样。

    但是,这依然,不能让我安心下来,因为岳母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问我小

    秋去哪了,电话怎么打不通,而我在搪塞了岳母几次后,岳母越来越疑惑了。

    所以,我又只好跑到岳母家里,又编了一个故事,我说道:「小秋在外面有

    了人,跟别人跑了」。

    不是我推卸责任,因为可以跟自家人说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如果跟岳母说,

    我把女人带回家,把小秋气跑了,他们不三天两头来我家里要人啊?所以,我根

    本不敢说是自己的责任。

    而岳母当然不信,发狂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岳父也质问我小秋到底跟谁跑

    了。有什么证据?。

    而我被岳父岳母的电话烦的都不敢回家。而且自己也懒得回到那个让人伤心

    的地方,所以开了一间旅馆,直接睡在了公司附近。

    但是我去岳母家第三天之后,岳母岳父大舅子一家,就气势冲冲来到公司,

    上来就质问我:「陈志浩,你这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在外面偷人,或者打了

    我妹妹,把我妹妹气跑了?今天不交代清楚,老子打不死你…」。

    怪不得说,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一家人,父母不在,兄弟姐妹是亲戚,而我

    感觉,老婆不在了,跟岳父岳母简直就是陌生人,我就算打了小秋,岳父岳母顶

    多教训我几句,小秋不见了,这岳父岳母一家人简直就是要跟我玩命的节奏。

    而我当然继续「抗拒从严」,死不承认道:「都说了,小秋自己出轨,跟别

    人跑了,你们这样反咬我一口有意思吗?」。

    大舅子立马指着我鼻子说道:「你放屁,我问了你们邻居,邻居说小秋陪你

    爸看病去了,还有你爸呢?他不心虚,干嘛装病?还有你为什么要隐瞒?」。

    我苦笑道:「你傻吗?难道我跟邻居说,小秋偷人跑了?我要不要面子啊?」。

    「活不见人的,你说我妹妹出轨就出轨了啊,你放屁,把我妹妹弄没了,还

    反咬我们一口,坏我妹妹名声,我妹妹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再不交代,老子揍死

    你。」大舅子咬牙切齿在那说着,那样子就像要痛扁我一顿。

    而我已经心力交瘁、疲倦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心想要打就打吧?但是就在此

    时,王董站了出来呵斥道:「你们是谁,跑到这里大呼小叫的…?」。

    而大舅子可能看王董比较年轻,以为顶多是一个管理人员吧,所以肆无忌惮

    说道:「你又是谁?在这指手画脚的?」。

    王董冷笑一声道:「这家公司都是我的,你说我是谁?你们到我公司大呼小

    叫什么?」。

    大舅子一听王董这么一说,愣了一下,不过也不慌,在那依然气冲冲说道:

    「你问陈志浩这王八蛋,把我妹妹搞没了,现在活不见人,反咬我妹妹一口,说

    我妹妹偷人了,你们公司管不管的?不管让陈志浩这王八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起

    交代清楚…」。

    王董头一低,然后想了下,意味深长笑了笑说道:「去派出所,我看不用了,

    你们女儿,你那妹妹,的确自己跑的」。

    大舅子一听就急了,急冲冲说道:「你不要乱说,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

    据?」。

    「我有什么证据?那天全公司的人都看到了,小秋来公司闹事,志浩骂她自

    己偷人了,她自己就气跑了,估计是跟哪个男的私奔了吧…」王董波澜不惊地说

    着。

    「你个臭婆娘,不要乱说,你要拿不出证据,我连你一起打…」大舅子有点

    恼羞成怒。

    「来来来,要证据是吧?我还真有,你们来我的办公室,其他人去干活,我

    让你看看那天的视频…」。

    说完,王董就带着我们,一起去看视频了,但是工厂里的视频,都是没有声

    音的,而且王董特别狡猾,快进掉了我打小秋那段,只能看到小秋哭着鼻子跑了,

    而且看完之后,王董还说道:「元宵节那天,你们自己去问你们自己那宝贝女儿,

    元宵情人节那天,她去陪谁了?那么重要的节日,跟情人约会,还到公司来闹,

    结果自己被志浩说得灰头鼻脸跑了,估计一时糊涂,跟情人跑了吧」。

    而岳父此时有点老道:「你这视频没头没尾的,能证明什么?」。

    而我此时有点冷静了过来,赶紧说道:「可以证明,最起码不是我一个人的

    错啊?小秋真不是我打跑的,也不是我气跑的,她那脾气爸你不知道,妈还不知

    道吗?一强起来谁都劝不住。小秋估计一时冲动离家出走了,等气消了,看看能

    不能回来,而且我也报警了,但是员警说,这种夫妻吵架,他们也无能为力」。

    说完,我故意看了看岳母,而岳父跟大舅子也稍微有点平静了下来,所以我

    趁机又说道:「妈,你不要着急。劝劝大舅子,其实,我也着急啊,小秋跑了,

    我一个人看超市,一个人带小宝,还要一个人上班,同时还要瞒着邻居,不能让

    邻居知道小秋是跟男人跑了,其实我比谁都急呢…」。

    而女人,比男人好说话,好哄多了,岳母立马说道:「志浩啊,是妈误会你

    了,是妈打不通小秋电话,才让老头子跟瑞虎(大舅子名字)来问问的,你不要

    介意,我们这不都是担心小秋吗?对了,我外孙女还好吧?要不妈来帮你带?」。

    而我一听,倒也很乐意,虽然小秋不在了,那么小宝比我更会让岳母疼爱,

    毕竟我跟岳母他们没血缘关系,但是小宝有啊,於是我灵机一动说道:「王董啊,

    不好意思啊,我还要请个假,小宝在我姐那呆了好几天了,但是我姐忙,还是放

    在妈那里,我比较放心…我跟我岳母开车去接一下小宝」。

    而王董自然会同意的,毕竟这个事情造成这个局面,她也有点责任,况且有

    了一夜的鱼水之欢,我根本都不怕她。

    所以,一路上,载着岳母,告诉了她一点家里的事情,也解释道,父亲因为

    小秋跑了,气得住院了,后来又安慰了老人家几句,而当岳母看到小宝那开心的

    样子,我知道岳母一家,暂时也算摆平了。

    这时我欣慰得都快哭了,心想这多亏跟小秋生了个孩子啊,没小宝,我这几

    天都不知道如何坚持下去。

    而岳母把小宝接过去那几天,我终於可以安静下来,稍微喘口气了,而没过

    几天,岳母就高兴地跟我说,小秋用另外一个号码打电话给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