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7)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222。

    绝配娇妻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七章禁忌游戏的两种极端面。

    看完小秋的日志,我首先想到的是,上次我去父亲房间「查看」的时候,衣

    柜里的确只有「护士装」拆封过,所以跟小秋现在说得,还是很相符的。

    最让我感触的则是,看完小秋的日志,第一次有点憎恶父亲。因为,小秋说

    父亲占有欲强,我还是深有体会的。毕竟年轻时,也是那样疑神疑鬼对待老妈的。

    以前,我只知道,父亲在床上会突破小秋底线,我还觉得挺好玩的,但是没

    想到父亲占有欲这么强,还要从心理上征服小秋。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整个游戏的刺激的地方就是,父亲拼命想突破小秋,

    这样有征服感,才爽;

    而我,则是,拼命让小秋守住底线,守住底线说明小秋非常在乎我,我则有

    骄傲感。

    小秋呢,从她本身出发,其实,她是喜欢被父亲突破的。但是,的确夹在俩

    个人中间。

    所以,这个游戏一开启,就注定只有俩个结果,要么父亲跟小秋成为赢家。

    要么,我成为赢家。

    如果,能有第三个完美的结果,就是,父亲突破了小秋的部分底线,但是最

    后突不进去。

    但是结果却是,小秋底线越丢越多,所以有挫败感的我,才越来越失望。可

    不是吗?小秋是我老婆,在我心中,她理应站在这边才对。

    巨大的挫败感,让我,开始把责任归咎于小秋,觉得她不争气,然后独自生

    闷气,任由着小秋一个人独自跟父亲厮杀。

    但是,又如同小秋日记里所说的,女人在床上只能防守,根本没有反抗的能

    力。相反,父亲耐心技巧十足,又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譬如,如果换成外人,给

    小秋下药,估计早报警了,捆绑小秋,更是会让小秋暴跳如雷,但是因为父亲是

    我爸这个特殊原因,小秋才会对父亲一再包容,所以父亲才能这样勉强突破小秋

    吧?。

    而且,仔细一想,小秋的抵抗力还是可以的,譬如游戏一开始,父亲为了讨

    好小秋,手段用尽,结果都不行,最后黔驴技穷,使用损招,给小秋下春药。

    小秋更是哭的梨花带雨,但是当我要跟父亲算账时,小秋依然顾虑重重,不

    愿意因为她,让我跟父亲闹翻,所以小秋善良敦厚的本性,还是由来已久的。

    就算后来,我闷闷不乐故意生闷气的时候,小秋依然很坚决地取消了礼拜三

    陪父亲,父亲没办法,征服不了小秋,又开始用损招捆绑小秋。

    看着,小秋在越来越凉的寒夜里,辛苦写作的背影,让我还是有几分动容的,

    尤其想到父亲在床上用各种手段突破小秋底线,小秋死命抵抗的样子,还是有点

    心疼的,所以那晚我想了很多。

    但是,唯一的遗憾,则是小秋最终被父亲突破了底线。不然,我肯定爱死她

    了。也许,这正是禁忌游戏的魅力所在。

    要么,让相爱的人,越来越相爱,感情越来越牢不可破。

    要么,就像我跟小秋一样,婚姻都被冲的支离破碎。

    是啊,是啊,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还有啥办法?小秋已经被突破了太多,姿

    势都被父亲解锁光了。还有啥好说的?。

    所以,我懒得去想,倒头就睡。

    现在,想想,也许这就是男人女人的区别,当我躺在床上睡觉时,小秋还在

    辛苦地坐在电脑前试图挽回婚姻。

    这也是女人为什么更能轻易的原谅男人出轨的原因。男人遇到问题,则是,

    老子要离婚,一了百了,女人遇到问题,则会想法设法补救婚姻。

    但是,也许,只有经历过,才能深有体会,当时的我也一样,根本不会考虑

    那么多,心想过不下去离婚就是了,多方便多轻松。

    所以,小秋的日记,就像过眼烟云,心疼了小秋一会,第二天就忘了一干二

    净。还是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还是「无忧无虑」生活着。

    但是,就在我这「潇洒」的几天,小秋又写出了几篇日记,还在礼拜六晚上

    对我说什么:「老公,明天礼拜天了,我今晚多写一会,明天你在家无聊时,看

    看我写给你看得日记啊」。

    我嘴角微微一笑,随意地说道:「明天我有事,我去陪莫芬办点事…」。

    一提到莫芬,小秋脸色立马黯淡下来,悻悻地说道:「怎么又跟莫芬出去办

    事啊?」。

    我本性难改地戏谑道:「那你还不是一样,怎么又管我的私事啊?」。

    小秋听后一愣,估计没想到这个时候,我还跟她冷幽默,所以也自嘲道:

    「没办法,管了六七年了,管习惯了…」。

    小秋淡定回答,让我有点意外,但是很快又反感地不想继续跟小秋扯下去,

    所以我默不作声。但是这时小秋又笑眯眯笑着说道:「放心吧,虽然我很介意。

    但是,我不会无理取闹的,因为答应过你的…」。

    小秋那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让我很不爽,所以我趁机又挖苦小秋,鄙视地

    说道:「怎么突然间这么识大体了?」。

    小秋尴尬地收住了笑容,有点不满地说道:「老公,这你就错怪我了吧?嫁

    给你五六年,隔壁邻居,亲戚,没人说我这个老婆做的不好吧?」。

    「是吗?表面一套做的的确可以,但是实际呢?事情还没搞清楚,就去我公

    司撒泼打闹…」。

    小秋一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要错怪我好吗?

    那天去你公司,我一开始,是想着去看你的,跟你缓和关系的,根本没想过要跟

    莫芬吵架,可是刚走到你办公室门口,就看到你跟莫芬打情骂俏,我才一时没控

    住脾气的」。

    小秋的话,让我大感意外,吃惊的根本不相信,语塞了好久,才说道:「巧

    舌如簧,你真想好好跟我谈,干嘛不把小宝带过来?一个人过来,明显想闹事…」。

    小秋一听有点急,愣了半秒后,急冲冲说道:「呵,我也想带小宝过来,可

    我有车吗?我用拉货面包车带小宝过来吗?再说,那段时间,刚过完年开工,公

    交车里,都是打工的,都带着大包小包的,我带着小宝不受罪啊?再说了,我不

    可能在你那待一下午,我回去买点东西,买点菜什么的,我怎么带小宝?你以为

    我没想过啊?我一开始也想带小宝的,最后爸说,大老远不方便,我想想也是,

    才没带的。不信你有机会你问爸,那天我是不是一开始想带小宝过去的」。

    小秋的话,根本让我不信服,相反听到「爸」这个字来来火,我厌恶地讽刺

    小秋道:「出门之前还学会了跟爸商量一下了?」。

    小秋一听,两眼汪汪还有点怒火,好像受了很大委屈,咬着牙气愤地说着:

    「呵呵,是,是跟爸商量了行吧?真搞笑,一家人,出门之前,爸随口提个建议,

    就成了商量了?我难道不跟爸说话了?那时,你没要求我这样做啊?我这样算不

    算听爸的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越来越小鸡小肠了,那段时间我跟爸已经断

    了,我是他儿媳,小宝是他孙女,出门关心一下,也有罪?」。

    小秋的伶牙俐齿,让我很不爽,所以我也火气也上头了,怒斥道:「断了,?

    真的断了?跟我吵架,爸有没有抱着你,想跟你那个?」。

    「他想又怎么样?只要我不想就行了,我问你,爸抱着我,那我有没有跟他

    做?爸到宾馆哄我,我也没跟他做,因为,我还想着跟你修复关系的」。

    小秋说得头头是道,让我十分恼火,所以我又说道:「对,对,对,想跟我

    和好,结果离家出走,跟爸私奔,这叫跟我修复关系?」。

    小秋叹了口气说道:「你又来了,我都承认了,离家出走是我不对,但是不

    能因为我离家出走,我别的优点就一无是处了吧?再说了,你口口声声,不让我

    说」你家,你爸,你姐「,非要让我把这里当成唯一的家,但是,你有把我当家

    人吗?我是你家人,你把我打跑了,我自己说想回来,你让我回来了吗?要知道,

    都说,男人打女人,打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你已经是第二次打我了,虽然

    第一次是假装打我,但我也害怕啊。」说到这,小秋叹了口气,话锋一转道:

    「我现在想通了,就是你打我,我也认了,但是,你打完了,总该把我哄回家吧?

    你把我一个人放在外面三四天,不管不问,你好起来,比谁都好,狠起来,比谁

    都狠心…」。

    「搞笑,谁不让你回来了?我有不让你回来?我看你是被宠坏了,吵架了,

    难道还要我把你请回来?」我有点恼羞成怒。

    「你请我回来了吗?你请了吗?不但没请,我主动给你发信息,你都不回,

    哪怕你回一条,太忙了,你自己回来也行啊?你也知道我被宠坏了,那我还被你

    吓坏了呢,以前那么宠我,突然,又是打我,又要跟我离婚,在外面三天三夜,

    你都不问不顾,我难道不慌不迷茫?我简直不相信,对我那么好的老公,会这样

    绝情地对我…」。

    小秋的滔滔不绝,而且貌似句句在理,真的让我难以招架,我又气又急愣了

    会,才想出一句话反驳小秋,我故作平淡地对小秋说道:「呵呵,我懂了,只要

    我做的不够完美,做错了点事,你就要离家出走对吧,那我还真怕了你…」。

    小秋一听一愣,终于挤出了一滴眼泪,醒了醒鼻子,叹了口气说道:「呵呵,

    我也懂了,离家出走,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死刑,怪不得那些气头上离家出走的

    女人,等她们想回来时,也回不来了,因为就算回来了,也永远翻不了身。不想

    说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做错事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我本想说「你受那么大委屈,你还回来干嘛?」,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因为我不想这样互相指责胡搅蛮缠下去。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餐,在家无聊时,莫芬就发来了信息:「今天下午有空

    吧,三点钟,两岸咖啡见,我有点私事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就我们俩个好了,

    带小孩说话不怎么方便…」。

    莫芬,搞的这么正式,有点让我心神不宁,所以我中午没在家吃饭,11点

    多,就开着车子去了市区,然后逛到了下午三点跟莫芬约定的时间。

    随后来到咖啡厅,点了两杯咖啡,莫芬就开口说道:「好久没有来咖啡厅喝

    咖啡了,好久心情没这么放松了…」。

    而我也不知道跟莫芬说什么好,毕竟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所

    以我随口附和道:「呵呵,是啊,上班累了,偶尔咖啡厅坐一坐,看一看书挺好

    的,听说墨尔本人,经常一杯咖啡喝一下午,懒懒的边休息,边看书…」。

    莫芬一惊一乍道:「是啊,是啊,早知道带一本书过来好了…」。

    莫芬,就这样,一惊一乍,不过乍完了,后面就没话题说了,所以我有点尴

    尬地喝了一口咖啡也没说话。

    俩个人沉默了一会,为了打破尴尬,于是我又只好主动说道:「在国外,好

    像有一个地方,你可以把咖啡点到墙上…」。

    莫芬一听,惊讶地问道:「咖啡还能点到墙上?」。

    「对啊,譬如,我们俩个点三杯咖啡,一杯你喝,一杯我喝,还有一杯用牌

    子挂在墙上,那样有些喝不起咖啡的流浪汉,就可以免费喝我们点在墙上的咖啡

    了…」。

    「呵呵,陈哥懂得真多,我还真没听说过咖啡还能点到墙上…」。

    莫芬,老是附和我,让我有点腻,我以为她会说,哇,好有爱心哦,但是没

    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称赞我。

    就在此时,莫芬又说道:「对了,陈哥懂得这么多,所以,我才有事情要征

    询一下陈哥的意见…」。

    「什么事啊…?」。

    我随口问的轻松随意,但是莫芬却支支吾吾了起来,结巴了几下才说道:

    「还记得礼拜三吧,我跟你说得那首吗?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歌词」,

    就是那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莫芬的挤牙膏式谈话,让急性子的我,有点不耐烦,所以我索性调侃道:

    「干嘛?喜欢这句歌词怎么啦?你想上」。

    莫芬一下被我逗乐了,不过笑了几下,又一本正经道:「不是啦,我哪有那

    本事,直接告诉你吧,我前夫想跟我复婚,可我觉得婚姻不是买卖,想和好就能

    和好,陈哥你说,我要不要考虑一下前夫的意见?」。

    莫芬的话,让我一惊,而且有点亚历山大,如果我跟小秋没闹离婚,我很容

    易就能回答莫芬这个问题,可我现在自己都跟莫芬暧昧不清,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以,我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这个,这个问题啊?你问我不太好吧?我自

    己的婚姻都一团糟,我怎么给你提意见啊?」。

    莫芬一听,眉头一皱,想了下有点不满地说道:「我特意把你叫出来,就是

    征询你的意见的。你就随便给我个提示呗」。

    莫芬的追问,把我问的焦头烂额,这个问题,本来我就不在行,所以我又扭

    扭捏捏半天才说道:「那就先不要答应他,观望一段时间…」。

    莫芬一听,好像有点失望,脸色也不太好,皱着眉头居然反问我:「你呢,

    你现在怎么样?是不是也在等小秋回来?然后观望一段时间?」。

    莫芬的话,已经让我满头大汗了,我十分不自然说道:「我跟你性质不一样,

    你们是性格不合,小秋是跟别的男人私奔,很难再复合了」。

    「很难,就是还有机会喽?小秋一直不联系你吗?」。

    莫芬的连环炮式发问,让我难以招架,所以我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呀,我

    现在不想提小秋,难得休息一天,提这种烦心事干嘛?我希望小秋永远不要来烦

    我…」。

    莫芬这时,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跟着我的笑容,也变得喜笑颜开道:「呵呵,

    那倒也是,不管那些烦心事了,过好现在才是王道。陈哥,要不等下,我们去看

    电影吧。反正现在回去还早…」。

    而我,对于莫芬的热情,实在不知道如何拒绝,所以喝完咖啡,俩个人就又

    来到了万达影视城。

    俩个小年轻,一起看电影,绝对是彼此有点心动;而,俩个成年异性看电影,

    更多的还是心跳,毕竟有种心照不宣的暧昧;如果俩个刚认识不久的异性一起看

    电影,还会有激动,毕竟看完电影就有可能上宾馆约炮了。

    我跟莫芬一起看电影,则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毕竟一个单身那么久的离异

    少妇坐在你身边,近在咫尺,你不可能一点不胡思乱想。

    我也一样,第一次幻想了莫芬,不知道亲莫芬什么感觉,莫芬衣服的乳房,

    会不会很软很白?下面那么久没做,会不会比小秋还紧。

    我感觉自己挺淫荡的,就在胡思乱想之间,莫芬选好了电影,而且居然选了

    一部国产的。

    倒不是说这部电影不好看,只是以前跟小秋一起看过,感觉小秋挺像里面的

    马冬梅的,不过却又比马冬梅会撒娇多了。

    所以,有点排斥这部电影,但是莫芬却说什么「电影院怎么都是国外影片啊?

    我还是支持国产剧…」。

    莫芬的话,让我苦不堪言,真后悔刚才说什么「随便你,你爱看什么进看什

    么…」。

    不过,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我也只好咬着牙陪莫芬去了电影院。但是,莫

    芬看电影喜欢感慨,说什么「唉,男人就这样,不知道珍惜眼前的人;漂亮女人

    也不见得多好,老婆还是顾家实在点好…」。

    相反,小秋在看这部电影时,就一句评论:「不好看,夏洛一点都不爱马冬

    梅,老公,我不喜欢看,我带你去钻小树林啊」。

    所以,这部电影也算没看完,就被小秋逼着钻小树林了,不过却成了我跟小

    秋独特的回忆。

    当然,我不喜欢听情歌,自然也不怎么爱看肉麻假惺惺的爱情片,所以,就

    在那浑浑噩噩陪着满身投入的莫芬看着电影。

    但是,也还没看完,大嫂就打电话过来,电话一接通,大嫂就急冲冲说道:

    「志浩你去哪了啊?小秋在家出事了,你怎么一点不顾家啊?」。

    大嫂的话,听得我心惊肉跳,而莫芬又在一旁,我又怕莫芬听到,所以急的

    一头是汗,小秋怎么啦?能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