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1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254。

    绝配娇妻小秋110——小秋被打跑。

    向来吃不了多少早餐的我,早上起来,刷了个牙,洗了个脸,随手拿起了几

    个蛋黄派,准备去上班的时候。

    父亲,却把早餐做好了,还嘀咕道:「我把早饭做好了,在家吃一点吧,吃

    完再走…」。

    我冷冰冰笑了笑道:「不用了,我吃不了多少,你自己吃吧…」。

    其实,我知道,父亲做早饭,不光光是因为小秋不煮早饭,也不光光是为了

    我,估计也是担心小秋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吧,所以我敢肯定,我走后,父亲肯

    定会盛点过去给小秋吃。而小秋应该还没有要到「绝食」的地步,肯定会吃一点

    的。

    我胡思乱想之间,便驱车来到了公司,然后浑浑噩噩上班了,当然根本不用

    看监控,一是因为小秋暂时估计也没特别大的心思想那个事,再者,最起码小秋

    知道了家里跟父亲房里都有监控,肯定不敢「胡来」了。

    所以,我就比较「安心」地上着班。不过虽然没以前那么心神不宁,但是依

    然有点的魂不守舍,毕竟第一次跟小秋吵得这么厉害,也是第一次对小秋这么凶,

    更是第一次提离婚。

    而我最担心的就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俩个人都互相撒谎隐瞒,以后可能

    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亲密无间绝配的恩爱样子了。

    毕竟,直到现在,小秋还在那一口一个说什么都是善意的谎言,而这不正是

    父亲教她的吗?可见小秋依然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把我以前跟她说

    的「配偶隐私权」,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我不知道「善意的谎言」这句话,为啥这么流行,但是最起码我不喜欢,因

    为我曾经跟小秋说过,我喜欢国外那种「配偶隐私权」。

    具体意思就是,夫妻之间,有一方就算做了杀人放火的事情,也可以告诉对

    方,即便是以后夫妻失和要离婚,对方告状说你曾经杀过人,那也不要紧,因为

    有「配偶隐私权」的保护,那么警察就不能因为这句「翻脸」的证词就去立案调

    查。

    如果夫妻之间享有「配偶隐私权」的保护,那么就是说配偶之间的所有秘密,

    永远都属于俩个人的秘密,枕边的任何窃窃私语,都享有法律的保护。

    金庸里阿朱对乔峰所说的:「就算以后杀人放火,也要跟着你」,

    虽然是里的美好誓言。但是,在国外有些国家,真的把里的美好誓言变

    得「美梦成真」了。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夫妻之间如果没有了亲密无间,那样的婚姻到底还有

    啥意思?夫妻之间如果都变成普通朋友,甚至都跟陌生人一样,有隔阂,互不信

    任,那样还要整天睡在一张床上,该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更何况,双鱼座的人特别敏感,又特别追求完美,就像星座解析里说的那样:

    鱼在意的东西很少,所以很不幸,鱼对于他在意的东西就是完美主义者的态度。

    对于鱼来说,完美的情人不是忠贞不二的情人,不是事业爱情兼顾的情人,

    也不是外形完美的情人。鱼要求的是「完美的爱」。

    你可以不经常说我爱你,但是你说的时候,一定要是真心实意。

    你可以很少陪他逛街,但是你陪的时候,一定要是真的开开心心。

    你也可以对他说很少的情话,但是你要保证,你对别人说的情话更少,而且

    你对他说的是真心的话。

    对于双鱼来说,欺骗和做作是最不可原谅的。更何况,是最爱最在乎的小秋

    在欺骗我。

    所以,一时半会,我不但无法原谅小秋,甚至,这一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重

    新对小秋那么信任了。

    我焦头烂额,想得有点头昏脑胀,所以中午吃完饭,我有点疲倦地趴在了办

    公桌上面小憩了一会。

    而醒来的时候,我还有点迷迷糊糊在那打盹,或者说心累,懒得睁开眼睛,

    所以便傻傻呆呆地坐在椅子闭目养神。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后,莫芬把我吵醒了,而且还端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在那微笑着说道:「昨晚去偷人还是去偷银行啦?大冬天的还敢趴在桌子上睡觉,

    也不怕冻感冒…」。

    说实话,当时还真有点冷,所以莫芬的咖啡,无异于雪中送炭,「寒冷时送

    热水」,最重要的是,还是在我心情不好时,送来了温暖的关怀,所以我的心就

    像三月的雪,立刻就被融化了,觉得莫芬好温柔好体贴,莫芬的声音也像一股暖

    流,传遍我全身。

    而我就像病人,或者说植物人刚被美人醒,在那惬意地享受着那股暖流好久

    才缓缓张开嘴角微笑道:「我偷银行,你还给我倒咖啡,你这不是助纣为虐

    吗?」。

    莫芬忍俊不禁「呵呵」笑了笑,一时半会接不上我的话,毕竟莫芬属于安静

    型女人,不善于跟男人嘻哈打闹。

    所以我只好把玩笑又说得通俗了点,我补充道:「如果我偷了银行,你还给

    我递茶送水,那你属于窝藏罪犯,属于同案犯啊」。

    这时莫芬终于从忍俊不禁变成了笑出了声,「哈哈」了俩下后说道:「那你

    偷了多少钱?是不是也该分给我这个同案犯一点啊?」。

    就在我想说「我可没偷到钱,只偷到一颗心」,但是又犹豫着不好意思说时,

    只见小秋脸色铁青地站在办公室门口。

    而我立马也紧张了起来,因为小秋那怒气冲冲的样子,明显「来者不善」要

    闹事。

    但是,背对着小秋,面对着我的莫芬,丝毫没注意到小秋就在门口,还在那

    笑嘻嘻说着:「小气,一提分赃就板着脸,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同案犯的啊?」。

    莫芬刚说完,小秋就「大步流星」飙到莫芬面前,然后一巴掌推开莫芬,恶

    狠狠说道:「臭不要脸,自己老公跑了,就来勾引别人家老公…」。

    莫芬自然被惊得一愣,在那一头雾水傻傻望着小秋,下意识说了句:「小秋

    你怎么啦?」。

    而我也怕小秋闹事,所以立马「警觉」地站了起来,但是此时小秋却气势汹

    汹对莫芬说道:「还装傻,贱货,趁我不在家,还跑到我家跟我老公上床,你要

    不要脸啊?」。

    莫芬被小秋说得一脸懵逼,而我则赶紧对小秋说道:「你有病是吧?都说了,

    根本没莫芬什么事的。你要我说多少遍才信?」。

    小秋当时根本听不进我的话,立马急冲冲说道:「你当我傻瓜啊?刚才我在

    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你们俩个奸夫淫妇,还挺恩爱啊,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这

    样你侬我侬的…」。

    我正考虑怎么解释小秋才能明白时,莫芬抢先开口说道:「小秋,你是不是

    误会了?刚才陈哥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怕他冻感冒了,才倒了杯咖啡给他喝的…」。

    莫芬的解释,无异于火上浇油,小秋立马火冒三丈怒吼道:「死贱人,你狗

    拿耗子多管闲事啊,一个臭寡妇,我老公要你关心干嘛?干嘛要你倒咖啡…」。

    小秋说话也太重了,「臭寡妇」三个字,把莫芬骂的眼泪都出来了,气得也

    直打哆嗦说不出话来。

    为了不让事情闹大,我只好怒斥小秋大声说道:「你闹够了没有,再这样无

    理取闹,我要发火了…」。

    而已经在火头上的小秋根本停不下来,继续怒呛道:「臭志浩,你还帮那个

    死贱人是吧?」。

    小秋的「肆无忌惮」。让我满腔怒火,所以我凶神恶煞地瞪了小秋很久,才

    恶狠狠一字一珠说道:「这…事…跟…莫芬…真没…关系,我回家再跟你解释,

    刚才就是莫芬倒了一杯咖啡而已,你不要无理取闹,这是上班的地方,不是家里,

    你识点相,不要把事情弄得难堪,不要逼我发火把你赶走…」。

    但是小秋却依然不听劝告,我行我素撒泼道:「哼,有本事你赶我走啊,我

    就是要把事情闹大,要么你辞职,要么莫芬辞职,我不准你们俩个奸夫淫妇在一

    起上班…」。

    「白痴,你他妈的闹够了没有,都说了回家给你解释…」。虽然爆了粗口,

    但是我依然压制着火气,不想在上班的地方跟小秋吵架。因为围观的同事越来越

    多了,我被小秋闹得已经狼狈不堪,肯定臭名远扬了。

    但是没想到小秋却依然不依不饶地吼道:「志浩,你敢骂我…」。说完眼珠

    子四周转了转,好像在搜寻什么。

    搜寻了一会,小秋突然往我这冲了过来,就在我疑惑小秋这来势汹汹想要干

    嘛时,小秋突然把咖啡一下子打翻在桌子上,还说道:「叫你骂我,叫你骂我啊

    …」。

    一看咖啡把桌上的文件键盘打湿了,我当时一生气,一个巴掌甩在小秋脸上,

    然后恶狠狠说道:「骂你怎么啦,不打你,你无法无天了,这是上班的地方,不

    是让你来撒泼无理取闹的…」。

    小秋一下被打的蒙在那里,过了几秒眼泪流了出来,像泄了气的皮球,哽咽

    着说道:「志浩,你为了莫芬这个贱人,居然打我…」。

    而我当时正在气头上,而且人这么多,也没法跟小秋解释,但是小秋却继续

    哽咽着说道:「如果这里是你上班的地方,我肯定不会来闹,可你是在跟莫芬在

    偷情,我能不闹吗?」。

    这时被小秋骂傻的莫芬,也终于缓过神来,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对小秋说道:

    「小秋,你是不是误会了啊,我跟陈哥真的什么都没有?我跟你关系这么好,我

    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虽然莫芬说了很多,但是小秋根本听不进去,甚至都没看莫芬,只是用水汪

    汪的眼睛满眼怒气的盯着我。

    而我为了让小秋消停,我又恶狠狠说道:「神经病,听到没有,你不要恶人

    先告状,天天在家偷人的那个人是你,不要来反咬我…」。

    这时,小秋深吸一口气,然后眨了下满是泪水的眼睛,然后生无可恋般叹了

    口气说道:「呵呵,对,偷人的是我,不要脸的是我…我走行了吧?」。

    说完,小秋捂着脸冲出了办公室。而随着小秋的离去,看热闹的同事,也都

    「各就各位」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只留下莫芬,在那莫名其妙地问道:「陈哥,

    怎么回事啊?我就给你倒了杯咖啡,小秋怎么反应这么大?是不是误会了啊?」。

    莫芬的问题,让我还真没法回答,我总不能说王董开你的车,让小秋误会了

    吧?所以我叹了口气说道:「是误会了,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对吧,?还有真不

    好意思啊,闹出这么个笑话,让你受委屈了…」。

    莫芬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没事,小秋说得也对,我本来就是离异的,

    是不该跟你走的太近,小秋紧张也是应该的…」。

    我本想说「小秋要有你一半通情达理就好了」,但是想一想,又觉得不妥。

    所以改口说道:「那谢谢你大人有大量…有机会再跟你赔个不是…」。

    莫芬笑了笑没说什么,接着也去工作了,而我当然要收拾一下狼藉不堪的桌

    子。

    但是就在我擦洗桌子的时候,王董走了过来,装成若无其事地随意问道:

    「你跟小秋没事吧?」。

    我苦笑了笑说道:「没事,小秋以为那晚是莫芬呢,不过没事…」。说到这,

    我小声说道:「她自己都偷人了,不会把事情闹大的…估计过几天就消停了…」。

    「那就好…有什么困难,我能帮上忙的跟我说一声,不要担心同事的眼光,

    安心上班…」。王董的话简短明了,最起码工作上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不过,小秋却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消停。

    那晚,当我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小秋根本没有回来,而父亲还嘀咕道:「小

    夏呢?中午说去公司找你,怎么没一起回来?」。

    当时,一听父亲的话,我就感觉不妙,这说明小秋下午一直没回来。

    看来小秋一看苦肉计行不通,闹也没效果,难道使出了新的花招,躲到丈母

    娘家里去了?。

    但是,正在气头上的我,也很倔,管你去哪了,爱回来不回来,所以我一个

    电话都没有打给小秋。

    而小秋也一样,直到天亮,也没回来,也没发信息给我。

    不过,这依然吓不倒我,因为在我眼里,要么不吵架,吵架就一定要达到效

    果,小秋这次不彻底认错,那就随便她怎么闹。我心想,再宠,岂不是要上天了?。

    就这样,我依然照常去上班了,然后照常下班,接着吃饭,带小宝。

    不过,就在此时,父亲坐不住了,一看第二晚了小秋都没有回来,就又忍不

    住颤颤巍巍跟我说道:「小夏都俩个晚上没回来了,你要不要去哄哄啊?」。

    小秋对我的话,充耳不闻,父亲,对我上次的警告也当耳边风,这让我顿时

    就气冲冲说道:「你有病啊?都说了我跟小秋的事情你不要管,你要舍不得,你

    去哄…」。

    「你这孩子…唉…」。

    父亲说完扭头就走了,估计知道搞不好我又要凶他。

    就这样,第二晚小秋依然没有回来,甚至第三天晚上,小秋还是没有回来。

    而父亲还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又结结巴巴说道:「我,我,今天白天找了一

    下小夏,她在宾馆里,我哄不回来,她说你不哄她回来,她永远不回来了……」。

    没等父亲说完,我就不耐烦说道:「那就不要回来了,一吵架就要跑出去,

    要她回来干嘛?」。

    「你这孩子这么倔干嘛?都三晚上没回来了,一个女的在外面,你不怕出啥

    事啊?」。

    父亲忧心忡忡说着,而我听着却很恶心恼火,在那咬牙切齿说道:「又不是

    你老婆,你担心个屁啊?实在不放心,你去接好了…」。

    父亲再一次被我气得扭头走开了。而我,又继续回到房间,哄小宝,带小宝

    睡觉。

    但是就在我哄好小宝准备睡觉时,小秋发来了信息,这让我还是很惊讶的,

    所以急切地打开一看,只见只有一行字:「你真这么绝情是吧?」。

    而我看了一眼,实在想不出怎么回小秋,所以把手机往床边一丢,然后灯一

    关,埋头便睡了。

    可能因为睡的早,可能一个人睡觉多少有点不自然,也可能多少有点牵挂小

    秋,早上我很早就醒了,打开手机,下意识看了下短信跟微信,不过遗憾的是,

    这下小秋没再发信息了。

    早上的人,总是稀里糊涂的,所以,我依然没有回小秋信息,而是半睡半醒

    眯了会,随后便去上班了。

    而到了下午三四点时,我又收到了小秋的短信,不过依然只有一行字:「志

    浩,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说实话,当时看了心里咯噔一跳,但是立马被怒火攻心,觉得小秋居然敢吓

    唬我,而因为还在上班,所以我把手机往口袋一塞,再一次对小秋「不屑一顾」。

    后来一度气得甚至懒得查看手机,只是在下班回到家里时,我才隐隐感觉有

    点不对,因为超市的门是关着的,小宝则在大伯家里跟小杰在看动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