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9)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658。

    绝配娇妻小秋109—第一次大吵特吵。

    小秋前脚走了出去,父亲后脚就跟了上来,俩个人一前一后去了父亲房间。

    这让我看的怒火中烧,仿佛看到了小秋偷偷摸摸跟父亲去车库,感觉小秋就

    那么喜欢避开监控?避开我的耳目?然后跟父亲秘密独处?。

    就在我怒不可歇时,监控里的小秋一屁股坐到父亲床上,然后张口就说道:

    「气死我了,志浩太过分了,在外面偷人,还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了…」。

    父亲稍稍迟疑了一下便说道:「志浩真把女人带回家里了?」。

    父亲这么一说,把小秋的怒火点的更高了,小秋怒吼着大声说道:「是啊,

    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莫芬,我就知道她没啥好心,那么喜欢往我家跑,就是想勾

    引志浩。真不要脸啊…气死我了…」。说完,小秋捂住了通红的带有血丝的眼睛。

    父亲见小秋又想掉眼泪,便走近坐了下去说道:「唉,是过分了,…」说到

    这父亲稍稍停了一会后又说道:「我看你跟志浩平时不是挺好的嘛,怎么突然…

    就…」。

    小秋这时又哭了起来,边哭边愤愤道:「俩个人在一起上班,估计早就偷偷

    摸摸勾搭上了,志浩一个月没碰我了,志浩变心了,志浩怎么会这样啊?我从没

    想过志浩会背叛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父亲一看小秋哭得很凶,一边用手拍着小秋的后背,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道:「不要哭了,莫芬怎么能跟你比?志浩怎么可能看得上她?我看志浩是一时

    酒后糊涂…」。

    「哼嗯,怎么可能是酒后糊涂?志浩喝酒从来喝不醉的,那一晚是志浩把莫

    芬抱到家里去的啊」,说到这,小秋好像「联想」到了那晚情景一般,一下哭得

    稀里哗啦道:「呜,志浩怎么可以抱别的女人?还把莫芬抱到了家里,莫芬那个

    小贱人,亏我那么信任她…真不要脸,志浩更过分,偷情还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了,

    啊,啊,我恨死志浩了…」。

    小秋一边哭,一边气愤地说着,甚至开始在那抓狂了起来,父亲见状,稍稍

    用力把小秋搂紧了一点,还快速拍了拍小秋的后背,然后安慰道:「好啦,不要

    哭了,这个家里我认你这一个儿媳妇,不管志浩怎么样,我都不同意的…小夏这

    么贤惠,志浩还在外面乱来,志浩有时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父亲说的「情真意切」,小秋听得更是「如痴如醉」,泣不成声在父亲怀里

    梨花带雨哭着,身子都哭得一颤一颤的,那哭得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这时父亲又把哭得正伤心的小秋往怀里搂了搂,然后小心翼翼心疼地摸了摸

    小秋的头发,接着又拍了拍小秋的后背,那小心呵护的样子,好像生怕小秋会哭

    坏了一样。

    就这样,小秋哭着,父亲哄着,而我看着是又气又恼,女人一跟老公吵架,

    要么找闺蜜倾诉,要么找相好的男人倾诉,倾诉来倾诉去,就容易出事。

    果然,父亲哄了一会小秋之后,手跟嘴巴都有点不安分了,父亲先是用嘴亲

    了亲小秋的脑袋,然后拍小秋后背的那只手,也开始蠢蠢欲动,慢慢的从后背的

    地方,移动到了小秋侧身锁骨的地方,然后魔掌一点点开始「延伸」,而小秋一

    直在那「嘤嘤啜泣」,对父亲的行动一点都不排斥。

    而很快,父亲的魔掌,就覆盖上了小秋的胸部,就在我以为小秋伤心难过,

    父亲「趁虚而入」,俩人会来一个「安慰炮」的时候,小秋一把推开父亲,气嘟

    嘟不满地说道:「都啥时候了,你怎么还想这个?都怪你,叫我瞒着志浩,现在

    志浩都知道了…」。

    小秋一边说着,一边「恶狠狠」直盯着父亲,而父亲被小秋那架势吓得有点

    发怵,结结巴巴说道:「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

    而小秋立马皱着眉头怒呛道:「不怪你怪谁?叫我瞒着志浩,现在志浩什么

    都知道了,他知道我情人节去陪你了,还知道我跟你玩的那些…那些…下流的游

    戏了…」。

    小秋越说到后面越不好意思,估计也知道跟父亲玩的那些事情有点丢人,而

    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也被吓到了,有点惊慌地说道:「不是吧?志浩怎么可能

    知道?我们那天不是去了隔壁吕州市看的电影吗?」。

    「哎呀,志浩在门外听到了,而且早就知道了,估计是志浩知道我骗他了,

    所以报复我,唉,烦死了,怎么办?」小秋眉头紧皱,一脸无计可施焦急的样子。

    而父亲却在那若有所思了一会说道:「门外?……也能听到?…我们说话又

    不是很大声…」。

    小秋一听,又心急口快道:「还不大声啊?」说完小秋脸一红,小声说道:

    「志浩说,我叫的太大,搞不好被邻居都听到了,哎呀,烦死了,要被邻居听到,

    那就完蛋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相比小秋的慌张忧虑,父亲就冷静沉着了很多,不过可能被小秋的忧心忡忡

    感染了,也有点疑惑地说道:「不可能啊?每次窗户窗帘都关好了,而且床都在

    房间最里面,外面应该不可能听到吧?」。

    三人行必有我师,或者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小秋跟父亲的一问一

    答,很快就让我随口的「敷衍」有了漏洞,小秋也开始在那疑惑了起来,皱着眉

    头,眼珠子往上转了转,思考了一会突然对父亲说道:「你出去,看看能不能听

    到我在房里说话?」。

    父亲先是一愣,但是立马明白了过来,赶紧说了一声「好」,然后,就走出

    了门外,并随手关上了门。

    门刚关好,小秋就气试探性随意喊了句:「能不能听到?」。

    但是几秒过去了,门外的父亲丝毫没有反应。这时小秋一脸疑惑地又稍微大

    声了一点喊道:「能不能听到?」。

    但是父亲貌似还没听到,于是小秋大声喊道:「能不能听到啊?」。

    这时父亲才结结巴巴说道:「什么?」。

    父亲说完,轮到小秋没有听到了,小秋还皱着眉头疑惑地大声吼道:「还没

    听到啊?」。

    这下父亲终于恍然大悟,也大声说道:「啊,听到了,听到了…」。然后便

    打开了门说道:「我就说门外很难听到吧?」。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然后说道:「你耳朵不行吧?志浩可能贴在门上听的,

    你进去说话,我来听…」。

    说完,没等父亲反应过来,小秋就自己跑出门外,然后对父亲说道:「你在

    里面说大声点,我看看能不能听到…」。说完,便关上了门。

    这时,父亲跟小秋角色互转了,但是小秋有点不耐烦,听了几次没听到后,

    就跑到房里,把电视机打开了,然后把声音开的挺大的,然后自己又跑到门外,

    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听了会。

    我当然不知道小秋有没有听到,只知道监控里,反正不可能听到,而很快小

    秋就一脸不解地回到了父亲房里,然后疑惑地说道:「好像是听不到…那志浩怎

    么知道的呢?」。

    这时父亲在一旁说道:「会不会是志浩在房间里装了监控?」。

    这时小秋再一次心急口快说道:「不可能,上次那个监控,志浩都…」,说

    到这,小秋好像察觉自己说漏嘴了,所以赶紧说道:「不可能啦,那些监控挺贵

    的,上次志浩在小宝房间装了一个监控,都花了不少钱,没舍得在院子里装,志

    浩就是想装,也没私房钱…」。

    小秋稀里哗啦说了一大堆,只为掩饰刚才的说漏嘴,但是却无法打消父亲的

    疑惑,父亲还在那说道:「一个男人,几千块钱私房钱怎么会没有,就是没有,

    也能借到啊?你比我懂,你检查一下房间里有没有监控?」。

    而这时,父亲的话,再一次影响到了小秋,小秋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说道:

    「好,我去检查一下…」。

    说完,小秋就跑到了有线电视的插孔那里看了看,而且还把头凑了上去,用

    手机仔细照了照。

    而我当时根本不担心小秋找到监控,首先第一次的监控装在那里,第二次避

    免小秋发现,我就没装在相同的地方了。

    但是,会不会被小秋发现监控都是次要的,我生气的是,小秋那么听父亲的

    话,居然「联手」父亲来「对抗」我。这让我看的气愤不已。

    而果然,小秋看了会没找到,然后在那对父亲说道:「我就说没有吧…」。

    但是父亲依然不死心,依旧不甘说道:「再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啊?」。

    小秋一听,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突然眉头一皱,在那思考了一下又说道:

    「好吧…我再看看…」。

    说完,小秋对着房间四周打探了一下,然后一抬头,把目光停留在房顶那个

    烟雾警报器那个盒子那里。

    看了会,搬了一个凳子过来,但是嫌不够高,又出去找了一个小凳子放在大

    凳子上面,而父亲则在那扶着凳子,小秋便站了上去,接着又用手机照了照,然

    后脸色一变,胸口也气得起伏了几下,估计可能发现了针孔摄像头。

    而父亲则在下面焦急地问道:「有没有啊?有没有啊?」。

    但是小秋并没有回答,而是脸色难堪地爬了下来,然后说道:「没有,没看

    到…」。

    「那就奇怪了,志浩怎么知道的啊?」父亲一边嘀咕着,一边把凳子搬了回

    原位了。

    这时小秋,暗暗叹了口气,然后坐到了床上,而父亲放好凳子也坐了过来,

    还喋喋不休道:「那志浩怎么可能知道啊?难不成跟踪我们了?」。

    小秋苦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志浩把我手机录音打开了,我没发现吧…」。

    「手机录音?志浩不是没有你手机密码吗?再说了,他把你手机录音打开,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哎呀,都啥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干什么,反正志浩知道我们骗他了,他

    又不需要我手机密码,他可以远程操控我手机,电脑方面知识你不懂的…」。

    「哦…志浩好像对电脑是挺有研究的,唉,志浩心怎么这么贼,还偷偷录音

    …」。

    此时小秋好像不想跟父亲纠缠下去,不耐烦地说道:「反正都被他知道了,

    我都说了,不能骗志浩的,你非不信…算了,我回去了…」。

    说完,小秋起身就要走,但是突然又问道:「小宝呢?」。

    「小宝在跟小杰玩呢…」。

    小秋这时,挤出一个笑容,但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也好,昨晚我都没怎

    么睡,我累了,今天你带小宝吧…我去睡一会…」。

    「中午做好饭我叫你…」。

    「不用了,不想吃,晚上再说…」。

    「……」。

    随后,小秋便回到了卧室,然后倒在床上趴在那里便睡觉了。父亲则去看超

    市去了。

    而我,也暂时关掉了监控,然后一直在忙着工作,只有在下午时,抽了点时

    间,又看了下监控,发现小秋依然还躺在床上。

    而且,当我下班回到家里时,小秋依然不肯起来,只不过这时盖上了被子,

    侧着身子睡在被窝里。

    晚饭则是父亲煮的,而且吃晚饭时,父亲还颤颤巍巍嘀咕道:「小夏一天没

    吃了,我叫她,她不起来,你要不要叫叫看?」。

    「又不是小孩子,不吃就不吃,你操什么心?」我一脸不悦地说着。

    这时父亲尴尬地笑了笑,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道:「小浩啊,对不起啊,

    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就想着以后找了老伴,就不能对小夏有幻想,不然被外人知

    道了,那不就麻烦了吗?所以过年那一个月,小夏的确偷偷陪了我不少次,都是

    我不好,是我逼小夏求着小夏这样做的…」。

    而我当时,正在火头上,父亲替小秋说情,无异于火上浇油,我恶狠狠一字

    一珠对父亲说道:「我跟小秋的事情,你他妈的不要瞎操心,不要逼我发火,到

    时弄得全村都知道了,大家都不要过了…」。

    而父亲可能知道我的脾气,毕竟当年为了工作的事情,我跟父亲大吵大闹时,

    连父亲的老妈,也就是我的奶奶都骂了,一个一口「草泥马」,就差没动手,而

    且在院子里跟父亲吵得脸红脖子粗。

    所以不但父亲知道我的脾气,甚至隔壁邻居都有所耳闻,就像双鱼座的性格

    解析,平时,只要能让自己和爱人平平安安,有什么不可以忍受的呢?什么尊严,

    什么气节,见鬼去吧。所以只要不把双鱼逼到绝境,你尽可以嘲弄双鱼的懦弱。

    每条鱼的忍受范围都不同,但一般都比正常人多那么一点点。但是如果你不小心

    让一条鱼觉得无路可走了,那么你真的要小心了。双鱼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无视所有道理,更不会考虑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你务必要相信这一点,虽然这种

    时候很少,但那只不过是因为上帝不想让人们经常看到地狱的惨状。肯定会掀起

    一阵血雨腥风。

    所以,一旦让我发火了,什么狗屁,什么底线,全都没有了,而父亲当然知

    道我的脾气,一见我那样说了,便没有再说什么,吃完饭,便去看超市了。

    而我,则是一边吃饭一边带着小宝,不是说小宝特别,最根本的原因是小宝

    又没得罪我,双鱼的另一个性格就是,冤有头债有主,不会怪罪其他人。

    所以,我除了生小秋跟父亲的气。吃完饭,依旧带着小宝出去玩了会,依旧

    给小宝讲故事,哄小宝睡觉。

    把小宝安顿好,我自己玩电脑玩到十点半,然后洗洗刷刷准备睡觉了。

    而就在此时,小秋终于忍不住带着哭腔说道:「你还有没有良心?我都一天

    没吃了」。

    怒不可歇的我,当然不会因为小秋的「苦肉计」就心软,我于是冷冰冰说道:

    「你又不是小孩子,别人又不是不给你吃饭…」。

    「那你去弄给我吃…」小秋故伎重演,霸道地说着。

    虽然平时小秋撒娇很管用,但是此刻却毫无效果,我斥责道:「你有病啊,

    饿了自己去吃…」。

    小秋被我冷冰冰的态度吓了一愣,然后半天才反应过来,眼泪汪汪说道:

    「志浩,你真狠心,你到底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又没虐待你,饿了自己去吃,我又不是不让你吃,但是不

    要撒娇,以前就是对你太好了…」。

    小秋此时不但两眼汪汪看着我,还瞪着我,瞪了会说道:「你以后是不是都

    要这样子?那这样生活还有啥意思?」。

    「爱过不过,随便你…」。我还是懒得理小秋,不屑一顾地说着。

    而小秋此时也被点燃了怒火,大着嗓子说道:「志浩,你有病啊?什么叫爱

    过不过?出轨的是你,我又没出轨,我跟爸的事一开始就是你逼我的…」。

    「呵呵,我逼你的?我逼你喊爸喊老公?我逼你给爸口了?我逼你给爸接吻

    了?我逼你新年第一炮偷偷给了爸?我逼你情人节撒谎去陪爸了?」我早就料到

    小秋会这样说,所以立马把准备好的说辞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这时小秋脸上的神情很不自然。不知道恼羞成怒,还是被我气的,支支吾吾

    半天才说道:「那我是怕你生气,才不敢跟你说,你们俩个男人,我怎么可能都

    顾得过来?再说了…你没骗我吗?偷偷装了监控,你好意思吗?我以为你是正人

    君子,没想到是个假惺惺的小人」。

    小秋的话,听得我头皮都发麻,我冷笑了笑说道:「什么叫俩个男人?是一

    个是你老公,另外一个只是给你带来快乐棋子,你自己不要脸,想同时周旋在俩

    个男人之间,当初你对爸多凶?现在你在床上,爸让你干嘛,你就干嘛,是不是

    把你干舒服了?你啥都听话?」。

    小秋听得气的在那发抖,眼泪再度汪汪,而且还有点怒火,感觉小秋眼里一

    半是眼泪,一半是火焰,冰火两重天让小秋的眼睛在那艰难地睁着,眨巴眨巴着

    说道:「你不要脸,你是不是每次趁我去了爸房间,就在房间偷偷看监控?真没

    想到,你这么阴险?」。

    小秋在那诋毁我的人品,让我很不是滋味,所以立马怒呛道:「我阴险?首

    先是你先骗我的,偷偷给爸口了,也不告诉我,我要不装监控,哪里知道你那么

    下流?还让爸把苹果塞到下面去吃。还有,那时候我都还是相信你的,直到那次

    玩了捆绑,你还主动让爸舌吻,主动跟爸亲嘴,回来居然说没接吻…,我要再不

    装监控,你是不是把我当傻瓜骗?只许你骗我,不许我知道真相?真搞笑了」。

    小秋闭着眼睛在那想着什么,而眼泪也跟掉了下来,想了会睁开湿润的眼睛

    说道:「那我不是存心骗你的,那么丢人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详细的全告诉你?

    但是你,偷偷装监控,就是存心欺骗我…」。

    一开始,我以为小秋会认错,但是小秋的「狡辩」让我再度失望到谷底,我

    摇着头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谁在日志里这道,我什么都要告

    诉老公,把每个细节都说出来的?我不讨厌你跟父亲疯,我最痛恨的是你欺骗我

    …」。

    小秋听完之后在那愣了会,好像陷入了思考,思考了一会说道:「对,我是

    欺骗了你,但是那是善意的谎言,但是难道你没欺骗我吗?把女人带到了家里,

    我问你,你还让我相信你…」。

    我听了之后,再度失望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还善意的谎言,又

    是爸教你的吧?你这段时间跟爸学会了不少东西啊?都会夫唱妇随了…」。

    我没说完,小秋就被气得直打哆嗦,颤抖地说道:「志浩你…你,怎么可以

    这样说我?对,对,我不要脸,我喊爸喊老公,但是也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我喊过

    …而且上次你出差时,我也跟我们卧室那样跟爸玩过角色扮演的,但是我都是以

    为你宠我,喜欢我玩的疯一点,所以我才敢这样玩的,不是我太相信你,我连跟

    爸上床都不会…」。

    「不止床上喊过吧?那晚你跟爸换被套,一口一个老公,喊得还不够亲切吗?」

    我又捅破了小秋的谎言。

    而小秋颤抖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呵呵,你看的真仔细。」然后语

    塞了一会又说道:「行,我是玩的疯过了头,但是你也出轨了,还把女人带到了

    家里来…难道你没错吗?我最起码…」。

    「最起码什么?」。

    「没什么…」。

    「又想骗我,你不知道吗我是双鱼座吗?你心里想说什么我不知道吗?你想

    说你没把男人带到家里是吧?」。

    小秋被我识破了,眼睛有点慌张,但是突然鼓起勇气直盯盯看着我说道:

    「怎么啦,你把女人带到家里你还有理了?」。

    而我也早料到小秋会这样说,所以我说道:「你情人节不撒谎去陪爸,我怎

    么有机会把女人带到家里?在家玩还不够,还有脸出去开房?那晚是不是又疯了

    一夜?爽死了吧?」。

    小秋一听,竟然真的有点慌,深情都有点不自然,甚至忘记顶嘴,相反有点

    认怂般说道:「你厉害,我说不过你,虽然我有错,但是你也有错,以前的事情

    就算过去了,我跟爸说好了,以后都断掉了,你也要跟莫芬断掉,你要把莫芬赶

    出办公室,辞掉她…」。

    虽然小秋误会了,但我也懒得解释,或者说觉得小秋有错在先,自己根本没

    错,所以我说道:「不可能,我没那个权利,我又不是老板…」。

    小秋一听就火了:「怎么没有那个权利?你就跟王董说你跟莫芬合不来,王

    董肯定要你不要莫芬,你不好意思说,我去跟王董说…」。

    「你有病啊?你以为公司你开的?我跟莫芬没什么」。

    我不屑一顾地说着,但是小秋却急了。在那急冲冲说道:「志浩,你到底啥

    意思?还舍不得莫芬是吧?你不会爱上莫芬了吧?」。

    我鄙视不耐烦地看了小秋一眼说道:「那天晚上跟我一起回来的不是莫芬,

    开马自达6的都是莫芬啊?」。

    小秋一听,在那一愣,好像有点相信了,但是立马又说道:「志浩,你当我

    傻吗?这时候还骗我,不是莫芬那是谁?」。

    「酒吧认识的一个女的,失恋了,玩了一夜情不行啊?」我当时不知为何,

    就是不想把王董供出来。可能是平时惧怕王董的威严吧,而且内心深处,根本懒

    得想让小秋知道真相,所以随口敷衍编了一个下三滥的故事。

    当然小秋根本不信,在那嘲笑道:「还一夜情?还跟你回家?你当这里是国

    外啊?哪个女的这么开放?」。

    「你就很开放?情人节还不是丢下老公,陪着爸去过情人节去了吗?」我无

    缝不钻地打击着小秋。

    而小秋也立马被打击得恼羞成怒道:「是,我开放,我随便跟哪个男人都能

    上床,我贱行了吧?」。

    「睡觉,不想跟你吵,明天我还要上班,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觉得过不下

    去你就离婚…」。

    一听离婚二字,小秋就抓狂了,在那吼道:「呵呵,为了一个贱人,你要跟

    我离婚…王八蛋,你还说你没变心,你是不是爱上莫芬那贱人了…?」。

    「要我说几遍?我跟莫芬啥事没有,那晚的女的,不是莫芬,你爱信就信,

    反正我不跟你吵了,我要睡觉…」。

    说完我关了灯就准备睡觉,而小秋被气得够呛也没说话,只是在被窝里发抖。

    第二天早上,小秋可能是累了,居然睡着了,但是明显一脸疲倦憔悴的样子,

    难得安静了下来,但是没想到的是,小秋竟然紧接着又闹出了一阵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