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6)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987。

    绝配娇妻小秋106——跟王董酒后畅饮畅谈。

    一看王董坐在了角落里跟一个男的在喝酒聊天,我还不好意思走上去,但是

    想一想,不打一个招呼更不好,所以我便走了上去,谄媚的笑道:「哟,这里也

    能碰到王董啊…」。

    王董在那就像受到了惊讶,还慌张了一下才说道:「啊,是小陈啊,情人节

    来酒吧疯了?」说完对小声对面那男的说道:「这是我们公司员工,你先去别的

    地方玩一下?」。

    我好奇这个男的是谁,但也不敢问太多,想了一下说道:「对了,王董,我

    跟你打个赌?」。

    「好啊,正无聊呢,不过,你小子可要小心点,王董打赌可是很少输哦…!」。

    王董笑眯眯胸有成竹说着,那样子,就像老练的将军,还没打仗,就能把敌人吓

    退三分。

    但是,这正中我下怀,心想,王董你要大意失荆州了,你完蛋了,这下你要

    输了,所以也笑嘻嘻说道:「我猜王董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王董也笑嘻嘻说着:「是吗?那我和谁一起过来的?」。

    而我呢,也笑嘻嘻说道:「而且我还知道,王董跟一个女的一起过来的…」。

    就这样俩个人都「笑里藏刀」在那「短兵相接」。但是突然,王董狡黠一笑:

    「哈哈…」,那轻蔑的笑声,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所以,我又说道:「不光如此,我还知道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的名字…」。

    「哈哈,行,打赌就打赌,猜错了怎么办?」。

    「猜错了,喝二杯…」。

    「那怎么行,惩罚太低了,喝三杯…」。

    王董那架势,感觉她自己一定不会输一样,感觉王董还真不好对付,不过我

    又总感觉王董是在那装腔作势吓我,所以我一咬牙说道:「三杯就三杯,今晚和

    王董一起过来酒吧玩的是莫芬对不对…?」。

    「哈哈,不对,你输了,你要喝酒…」。

    「晕,王董这样不好吧?你说我输了就输了啊?我在酒吧门口都看到莫芬车

    了…」。三杯红酒可不少了,我当然不会轻易认输。

    不过王董却说道:「那好,我让你输一个心服口服。」说完从香奈儿包里掏

    出了一把车钥匙又说道:「看好了,这是马自达6钥匙,今晚我跟莫芬说好了,

    她开我的宝马,我开她的马自达。这下死心了吧,男人愿赌服输,快喝…」。

    这还真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仍然不到黄河心不死,在那最后狡辩道:「换

    车?有宝马不开,你开马自达6?我看是莫芬送你过来,然后她再接你回去吧?」。

    王董一听立马笑道:「小陈啊,你真是鸭子死了还嘴硬,一呢,开宝马车太

    显眼,我不想让熟人知道我在这,二呢,做人要低调,不能显富,三呢,我这也

    算体贴下属啊,多跟下属交流,能增加下属的公司归属感啊…小陈啊,你还年轻

    啊,道行不够啊,不过,你不会耍赖不喝酒吧?」。

    「切,喝就喝嘛…」,说完我并没有喝,而是点了几瓶冰红茶,然后倒了一

    半红酒,一半冰红茶,喝完一杯后说道:「王董啊,我就不明白了,你不开宝马,

    为啥还要带着香奈儿啊?」。

    「小子,你不是喝一杯就不行了吧?」王董那样子根本不想放过我。

    「没有啊…」说完我又喝了一杯,然后又说道:「就是好奇嘛。既然不想显

    富,为啥还要带这么高档的包包?难道王董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哈哈,观察力挺仔细的。不过嘛,你又错了,包包放在这里,那些小混混

    就不敢来调皮,而且遇到聊得来的,我还可以谦虚地说是冒牌的啊。但是开着宝

    马车,想说冒牌的都不行…」。

    听完王董的话,让我真的有点佩服了,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竟然让我

    连续两次猜错,所以我心服口服地喝下了第三杯。

    看我喝完了,王董得意地笑了笑,而我当然有点不服气,想了下说道:「刚

    才那个赌的确我输了,王董敢不敢再打一个赌?」。

    「好啊,尽管出招,今晚输在你这个毛头小子手里,算我输…」。王董还是

    那么一副气定神闲稳操胜券的样子。

    那样子真的让我有点鸭梨山大,不过我依然信心满满拿起了王董桌子旁边的

    卷边羊毛尼帽,盖在了酒杯上,然后说道:「打个赌,我不用掀开你的帽子,也

    能把酒喝掉…」。

    王董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赌我不跟你打,我信了…」。

    这让我很狼狈,打赌投降不算输的,所以我郁闷地问了句:「为啥?」。

    王董笑眯眯说着:「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把酒喝掉,但是你敢打这个

    赌,说明你很有把握,那我不如认输来的合算」。

    王董分析的头头是道,这还怎么玩?到酒吧是来消遣的,怎么碰到王董这个

    奇葩货?简直让我心烦意乱。但是毕竟是王董,所以我礼貌地无奈在那笑了笑。

    俩个人沉默了片刻,王董忍俊不禁道:「投降算输一半,我喝一杯可以吧?」。

    这当然不能抹平我那强烈的自尊心,我想了下说道:「王董,我跟你讲个故

    事…」。

    王董又一次忍俊不禁地笑了笑说道:「好啊,什么故事?」,不过那样子就

    像一个大人在看小孩耍宝,让人看着很不爽,最起码让我看着不爽。但是我依然

    准备礼貌性地把故事讲完,所以我说道:「英国有一个女王叫伊丽莎白,有一天

    办理国家大事,很晚才回家,发现卧室的门紧关着。于是女王站在门前敲门,丈

    夫问:」是谁?「女王回答:」是伊丽莎白女王。「丈夫没有开门。她又敲门,

    丈夫又问是谁,女王回答:」是伊丽莎白。「丈夫还是没有开门。这时,女王似

    乎意识到了什么,最后,她答道:」亲爱的,我是你的妻子伊丽莎白啊。「这样

    过了会门才应声而开」。

    说完这个故事,王董脸上嬉皮笑脸的笑容终于没有了,思考了一下说道:

    「英国,我还真待过一段时间,不过这个典故,我真没听说过,不过说的还是很

    有道理的…」。

    管你有没有道理,在公司受你管,在酒吧,我不能像个爷们吗?所以我说道:

    「那你今晚是要当王董?还是要当一个普通的喝酒聊天的朋友?你要继续盛气凌

    人地当王董,那我就…」。

    「哈哈,有意思啊,那今晚我不当王董,就当一个喝酒聊天谈心的朋友可以

    吧?」王董在那笑的前仰后合。

    而我可能喝了酒,也可能是太郁闷,所以我脱口而出道:「好,那今晚我就

    当你是彤彤,不喊你王董了…」。

    王董一听,一口酒一下喷到了我脸上,在那说道:「什么啊?你喊我彤彤?

    你想被开除吗?」。

    「老婆都跑了,我还怕被你开除?」。

    可能这触发了女人天生的同情心,忘了发火,相反关心地问道:「不会吧?

    怎么啦?你跟小秋感情不是很好嘛?」。

    而我感觉玩笑也有点开过了,所以说道:「也不算是吧?只是一个什么同学

    聚会。小秋非要去,唉。重友轻色」。

    「这年头,同学聚会,你也敢让小秋过去,现在同学聚会,差不多都是搞破

    鞋的」。

    「没办法,我也不想让小秋去,所以吵了一架,不然我干嘛跑到酒吧啊?」。

    「唉,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还一直羡慕你跟小秋呢,唉,没想到啊,

    同是天涯沦落人」。

    王董可能想起了自己的伤心家事,连叹两口气,而我一看这样谈下去,就成

    了诉苦交流会了,所以我话锋一转说道:「王董啊,皇阿玛给你起名字还真有水

    平…」。

    「呵呵,怎么说?」。

    「你看你这名字,叫王胤彤,胤就是子孙后代香火的意思,彤就是红红火火

    的意思,加起来就是,王家后代,都红红火火的…」。

    「哟,我们公司还卧虎藏龙啊,还有人会说文解字?」。

    「说好不提公司啊,王董你又忘了啊?」我不满地说着。

    「哦,那你说聊什么?」这次王董倒爽快了很多。

    一看王董难得放下架子,我赶紧趁热打铁说道:「王董你那么神秘,就聊一

    聊你的童年趣事啊」。

    王董迷之一笑,然后陷入了思考,思考了几秒才说道:「我的童年很简单啊,

    我父亲对我很严格,除了在国内学习啊学习,就是到国外学习啊学习,总之就是

    读书学习」。

    我「哦」了一声,也陷入了思考,然后说道:「从王董这句话,可以雾里看

    花推断出一些东西来…」。

    「哟,还会算命推理啊?来,说说看…」王董饶有兴趣地说着。

    而我也装成神棍那样「正儿八经」般说道:「首先,你称呼老爸为父亲,说

    明你从小的家教的确很死板,而且也有可能你说话,一直保持着严肃,职业习惯

    吧。就是想展现你的威严。不苟言笑」。

    王董笑了笑沉默不语。于是我接着说道:「后面一部分,你说除了在国内学

    习,就是在国外学习,一句话就概括了你的童年,说明你很少与别人沟通心事,

    第二,从语法上来说,也能淡淡地说明王董其实还是一个很诙谐幽默的人,或者

    说,叫英国式幽默吧」。

    「哈哈,说完了?」王董合不拢嘴地说着。

    这让我倒是有点受宠若惊,在那颤颤巍巍回答了一句:「说完了啊」。

    王董收住了笑容,想了下说道:「其实你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当初我不

    想回国的,但是我父亲,不对吧,是我爸说是舍不得我,非要逼我回来,然后又

    自作主张地给我找了个什么」门当户对「的,算了,不说这个。反正,我爸啊,

    对我从小就是狼式巴格达式教育…」。

    说到这,我狡黠一笑,然后忍不住说道:「王董,你欺负我没文化是吧?巴

    格达好像是伊拉克首都,应该是叫斯巴达式狼式教育吧?」。

    「哈哈,我试试你小子是不是肚子里真有点墨水呢?看来你还真有点货啊?」。

    而不管王董是真试还是假试,我听了还是很美滋滋的,所以我故意谦虚地说

    道:「毕竟都是有孩子的人嘛,多少得懂点,不然不是误人子弟,枉为人父嘛?」。

    「哈哈,有道理,不过对了,你不会对你家小宝也用的斯巴达式教育吧?」。

    王董突然一惊一乍问道。

    这让我很奇怪,所以莫名其妙问道:「怎么啦?有问题吗?」。

    「肯定有问题啊,你没听说过吗,穷养儿子,富养女吗?我爸当初对我很严

    厉,其实我是很反感的。女人需要疼爱,我其实特别羡慕小秋这样的女人的」。

    王董在那不无感慨地回忆往事。

    而我既有点认同王董的说法,也不完全赞同王董的说法,我喜欢有自己的主

    见,所以我说道:「呵呵,也对吧,不过,我觉得,不管男孩女孩,都要斯巴达

    式教育,不过不同的是,男孩需要斯巴达式狼式教育,女孩子嘛,则需要斯巴达

    式」猫式「教育…」。

    王董一听,又笑的前仰后合道:「哈哈,还有斯巴达式」猫式「教育?你自

    创的吧?」。

    「对啊,女孩子嘛,既要有斯巴达式的坚强,也要有猫咪一样撒娇可爱招人

    爱的技能,简称斯巴达式猫式教育…」。

    「哈哈,哈哈…呵呵…」王董在那一直笑着,笑了会说道:「你家小宝以后

    肯定很喜欢你…」。

    「那必须的,自己女儿不喜欢自己,那这个父亲就是失败的,女儿可是父亲

    上辈子的情人呢!」。

    说到这,王董突然有一点严肃起来,在那对我说道:「那我跟你说一个我的

    童年趣事吧,我七八岁时,挺喜欢我爸的,毕竟又是军人嘛,英姿飒爽,别人也

    很崇拜他,结果有一次他问我长大的理想是什么?我说长大后想嫁给他,结果你

    猜怎么着?」。

    「你爸把你骂了?」。

    「哈哈,是啊,你是不是也不会让女儿问你这个问题?」。

    「不会啊?女儿小时候崇拜老爸很正常啊。这就是伯父的不对了,伯父对你

    太严厉了…」。

    「是吗,呵呵?从那以后,我就不敢跟我爸调皮了…」。

    「对啊,伯父扼杀了你爱撒娇的天赋…」。

    「屁,是我爸跟我先生一把把我扼杀了,我问我先生这个问题,他也骂我花

    痴脑残…」。说完还补充道:「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会跟你说这个,我从来

    不跟别人说的…」。

    一看王董有点排斥了,我立马解释道:「你乱想什么呢?这样才算聊天啊。

    整天聊赚了多少钱,谈了多少业务,认识多少流弊人物,那不叫聊天,那叫炫耀

    …聊天,就是唠家常…唠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哈哈,也对,来喝酒,今晚我们就聊鸡毛蒜皮的小事,好久没跟别人唠家

    常了,今晚不醉不归…」。

    说完,我跟王董,越聊越起劲,王董也说了很多往事,红酒嘛,越喝越好喝,

    越好喝就越高兴,越高兴就越要喝,所以越喝越多,越喝越晕乎。后来可能乐极

    生悲,或者说物极必反,聊了那些童年趣事之后,俩个人重新又聊到了苦逼的现

    实婚姻生活。

    这时小秋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一接小秋就说道:「咦,老公,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在…堂哥…家…嗨…歌。有…什么…事情吗?」我捂住手机,然后对着话

    筒一字一句说着。

    「没事,就是想跟你说一句,我同学失恋了,情人节心情特别不好,我能不

    能陪她一晚上?」小秋不慌不忙撒着谎。

    因为我知道这百分百又是谎言,估计想跟父亲去宾馆开房狂欢吧,其实那时

    我失望得已经无所谓了,但是有点不放心小宝,所以问道:「你同学失恋的可真

    是时候,那小宝呢?」。

    「小宝啊,同学的老妈在带,我陪同学在外面散心…」。

    我当时觉得真搞笑,女人偷情的话,撒谎功夫一流啊,所以我只说了三个字:

    「知道了…」。

    而小秋一听居然说道:「老公,你真好,就知道你会包容我,下个情人节,

    我陪你好好过…」。

    「拉倒吧…还有下一个情人节?我们之间永远没有情人节了…」我在那心里

    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然后挂断了电话。

    而一旁的王董好像也听出来了点门道,在那皱着眉头说道:「唉,你说的真

    是真的啊,这小秋怎么可以这样,情人节去陪同学?真没看出来,我一直以为你

    们很恩爱呢」。

    而我呢,既然已经对小秋失望了,我就又强行玩世不恭地一副无所谓地样子

    说道:「呵呵,你老公不也不知道在哪个城市,哪个女人的温柔乡吗?」。

    「哈哈,小陈,你说话真的好直接,不过我喜欢听,对啊,家家都有本难念

    的经啊…」。

    「嗯,今晚我们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来,喝一杯,一杯解千愁…」。

    「好,喝一杯…」。

    喝完之后,王董抿了抿嘴巴说道:「小陈啊,不是我说话不好听,我觉得俩

    个人没了感情,还是早离的好,不然一天到晚装成恩爱的样子,一起生活几十年,

    多没意思啊,多痛苦,男人嘛,看开点,我看你能说会道的,不要在一棵你不值

    得爱的树上吊死…」。

    「王董,你说你自己吧?你都在一棵树上吊了不少年了吧?」。

    「我跟你不一样,我们结婚时,没有做过财产公证,离婚了,这财产都不知

    道怎么分…我们离婚,损失太大,离不起,凑合着他过他的,我过我的…」。

    「我懂了,我是在一棵树吊死,而王董是被那红皮老人头吊死了,我觉得一

    辈子这么长,被几张纸就吊死了,也不值得啊…」。

    「哈哈,哈哈,小陈啊,我好久没被别人说得无言以对了,今晚跟你聊这么

    多,真开心,来继续喝…」。

    就这样天昏地暗喝着,不知不觉就11点多了,当时竟然跟王董有那种要生

    死离别的感觉,不知道是聊的太欢,还是害怕一个人回去太孤单,总之当时根本

    不想跟王董分开。所以我说道:「王董,你知道吗?这次情人节,我还特意,亲

    手帮小秋做了一个别出心裁的情人节礼物,可惜啊,没人欣赏…」。

    王董当时有点醉醺醺的,在那含糊不清说道:「真,真的吗?真是,一一个

    好老公,还给妻子准备了礼物,我那,我那,我家那位,电话不会给我打一个…」。

    「要不要去我家看看那礼物,不然一个人回去也太无聊,太孤单了吧?」。

    「呵呵,呵呵,不是吧?去,去,你家?还是在,在,外面开一个房好了…」。

    「怎么啦?王董害怕吗?就当十五六岁读书翘课时,背着父母偷偷去男同学

    家嘛。不过王董读书时那么乖,这种调皮的事情肯定没做过…」。

    这时王董有点站不稳,扶着我胳膊说道:「哈哈,小陈啊,你又又,说对了,

    翘课去男同学家玩,好好玩啊,我也要玩一次,走,去你家,我,我开我的宝马

    车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