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6)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0222。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六章父亲第一次走进小秋心里(是因为

    我?)。

    打开小秋的日记后,发现小秋依然在开头列了一个题目,叫做《第一次思考

    公公》。

    正文写道:在以前,女人打扮得暴露一点,就会招来世人的唾沫,但是,随

    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发现,女人有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点,反而比花儿更鲜艳。

    如果说,以前的女人是粽子,现在的女人则像绽放的花朵。粽子使人能填饱

    肚子,花朵则沁人心脾,让人神清气爽。

    但是,粽子时间久了,会吃腻,会馊掉;花朵时间久了,也会黯然失色,枯

    萎凋谢。

    深爱我的老公,因为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怕我馊掉了,情愿把我送到别人家

    冰箱里冰一会,哪怕也许半夜别人会偷吃上一口;所以怕我枯萎了,即便我白天

    也已经无比鲜艳了,但是在夜晚也会允许别人偶尔添加一点肥料。

    这不是说,老公胃口小,没法吃掉我,而是因为,毕竟就算再丰盛的山珍海

    味,一个人吃久了也会腻,所以哪怕偶尔免费请别人一起吃一点,也会别有一番

    乐趣;更不是说,老公没能力呵护我这朵花,只是精力再好的人,也要偶尔休息

    一下。

    但是,人心叵测,你把粽子放在别人家里,别人也许不还给你了;你休息托

    人照顾花朵的时候,别人也许直接偷走了。

    所以,不是男人自私非要把女人拴在身边,而是害怕代价承受不起。老公,

    也不例外,结婚这么多年以来,夫妻生活不管多开放,都跟大多人一样,都是一

    个人尽心尽力呵护我。

    不过,直到前年年底才变了。因为,我们家,比较特别,我一嫁过来就没婆

    婆,公公又不算很老,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对我相敬如宾,但是,只要我穿的太

    性感,公公看我的时候,总会有点不自然。

    而发生那件「电瓶车」意外,彻底点燃了公公的欲望,而且也开启了老公的

    大胆的实验,更是彻底改变了原本普通宁静的生活。

    很快,色胆包天的公公,心胸宽广的老公,还有夫唱妇随的我,便就开启了

    一段奇葩却又开心的生活。

    倒不是说,对于这样的生活,我们一点不担心,毕竟,公公色胆再大,被老

    公「抓到」后,也依然吓得不敢「造次」;老公也一样,「抓奸」的时候,为了

    面子,拿刀吓唬公公,甚至还「假惺惺」打了我一巴掌。

    但是,女人心态,可能跟男人不一样,女人也许永远都或多或少有点「夫唱

    妇随」的心态,事情没发生之前,害怕的要死,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后,也有了

    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感觉,老公要我怎样生活,我就坦然接受。毕竟,在

    我心中,我感觉老公能把每件棘手的事情都能摆平,我只要听老公话,安心享受

    生活便就好了。

    譬如,超市开业这件事情之后,三个人已经把这种奇葩的生活摆上台面了,

    而且相处的比较融洽,毕竟公公,白天毕恭毕敬,老公更不会鼠肚鸡肠去打听我

    跟公公的事情,所以,生活在外人看来,依然和谐满满。

    只不过,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其中的各种酸甜苦辣,就拿我来说,虽然老

    公不介意,公公更是对我千依百顺,这种「左拥右抱」的生活,理应性福得不行

    才对。

    但是,只有我知道依然还有点「快乐并痛着」的感觉,因为虽然摆上了台面,

    三个人都有点习以为常了,但是对于夹在中间的我来说,我既要满足公公,又不

    好意思被老公看到,同时还要避开小宝。

    所以,当时那种忙里偷闲挤牙膏式的生活,把我折腾得有点狼狈不堪。

    女人嘛,都想有安逸的生活。每次陪公公,就像打游击,当然会疲倦,尤其

    还要每天面对公公的望穿秋水跟死缠烂打。

    所以,我又想到了那个包容我的老公,当我跟老公提议「一个礼拜陪公公一

    晚」时,那个爱我不想让我受一点委屈的老公果然答应了。

    是啊,也许老公一直包容我,让当时乐不思蜀的我,都忘了老公为了我开心,

    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了。

    正因为老公的包容,我才能毫无压力地享受这种生活,只是后来越来越贪图

    享受,有点乐不思蜀了。

    记得,刚跟公公同房的前几次,每次礼拜三下班回来,我都心惊肉跳,忐忑

    不安,所以每次都是关掉灯后被动满足公公。

    但是,相对于我「死尸」般的害羞反应,公公折腾我起我来,可是丝毫不含

    糊,什么「九浅一深式」,「忽快忽慢式」,「重拳出击式」,「垫枕式」,

    「抗腿式」,总而言之,如果不把我干叫床,公公绝不会善罢甘休,好像存心不

    让我好过,不让我装死。

    当然,我最怕的还是公公的组合拳,「上下其手式」,「此起彼伏式」(就

    是,插一下,舔一下奶子「,当然还有最烦人的上面」耳鬓厮磨「,下面」蠢蠢

    蠕动「式,也就是上下一起磨我。

    当然,公公的目的肯定达到了,因为每次都把我弄得娇喘连连,而我呢,其

    实也在那「默默享受」,如果说我不舒服,那肯定是假的。

    所以一开始那段时间,基本上,危险期时,公公一般戴套做两次,安全期时,

    公公就会做三次。唯一不变的,就是每次都会早上起来干我一次,可能是公公年

    纪大了醒得早,也有可能跟公公所说的一样,最喜欢看我被干的满脸红润润,秀

    发凌乱的样子。因为我每次早上起来整理头发时,公公都一脸坏笑,所以后来,

    我才不要在公公房间整理头发呢,我又回到了亲爱的老公房间,那个永远爱我,

    不会嘲笑我的最好的老公。

    以上,都是幸福甜蜜的事情,当然,肯定也会有不和谐的一面,譬如,我回

    房间整理头发,公公就不高兴,可能男人都有征服欲吧。然而公公也有,虽然白

    天毕恭毕敬,但是很多时候,不自觉地想征服我,当然,我不可能因为一点点不

    高兴,就跟老公告状。

    譬如,即便我跟公公约法三章,但是有时候,公公明显想亲我,甚至故意给

    我看那些男女接吻的电视剧。

    譬如,做完第一次后缠绵温存时,公公也会让我摸一摸他的棒棒糖,偶尔也

    会耀武扬威,问我他的大不大?厉害不厉害?。

    譬如,做的时候,喜欢让我搂着他,抱着他的腰,有时候,还让我自己扶着

    他的棒棒糖然后插进去。

    当然,一开始,我都是拒绝的,但是我一拒绝,公公嘴巴上不说,但是心里

    肯定不高兴,一不高兴,就折磨我,什么,边插边舔,牙齿用力咬我奶头。

    就这样,在公公的软磨硬泡,不择手段的情况下,我除了老公交代的底线,

    基本上也慢慢开始配合着公公,毕竟女人有时候在床上挺无助的。总不能跟公公

    翻脸吵架,每次讨价还价吧?。

    所以,后来,我也摸过几次公公的肉棒,累的时候,帮他摸硬,也会在公公

    埋头苦干时,抱着他屁股,鼓励他,也答应公公,虽然不在他房间整理头发,但

    是答应偶尔在他房间洗澡,在他房间刷牙洗脸。

    不过,公公真难缠,还非要跟我用情侣杯,为了这事,我都扔掉了好几个情

    侣杯,因为太鲜艳了,太好看了,比我跟老公用的还好看。

    但是,每次扔掉之后,公公又去买,还把我带过去的杯子藏起来,简直跟小

    孩子一样,后来我只好自己买了很老古董很丑的情侣杯。还骗公公说,我喜欢这

    样的,公公才消停了。

    当然,这些我都没告诉老公,一是因为怕这些小事影响你们父子感情,第二,

    也是自作聪明,感觉自己可以应付公公,自以为自己比公公聪明,所以没必要什

    么事情都给老公添乱,只要守住老公交代的底线就好了。

    但是,有时候,我也会聪明过头,也忘了,男人在床上永远不知足,公公的

    个性更是得寸进尺。因为,在满足了公公这些之后,公公,又要买情趣用品,什

    么情趣内衣,什么狼牙套,各种制服,还美其名曰:这么好看的小夏,我肯定也

    要跟上时代,不能跟年轻人产生代沟。

    我也跟以前一样,一开始,坚决不用,但是公公每次都不高兴,然后我就有

    种「上刑场」被奸尸的感觉,而公公,因为不高兴,每次都好久才射出来,我被

    弄的完全没脾气。

    所以,我又自作聪明,在公公感冒那天,特意跟老公申请了一下,准备给公

    公一个惊喜,算是「讨好」他吧,希望给他点甜头,误以为他会跟老公一样,一

    感动后就乖了。

    所以,那天,我提前把情趣内衣内裤护士服,放到了小宝房间,然后,晚上

    给老公报告了一下,就去小宝房间穿上了「护士服」,接着来到了公公的房间。

    公公,一看到我过去,惊讶得不敢相信,所以我趁机告诉公公:「你不要老

    强迫我做一些事,虽然我答应陪你,可我毕竟是志浩的老婆,所以,以后不要老

    逼着我,当然,我也会在特殊的日子,陪你玩一些刺激的游戏的…」。

    公公一听,连忙屁颠颠说道:「小夏,你真贤惠…主要是你太迷人了,我们

    俩个名不正言不顺,说不定哪天我就没机会碰你了,所以就想着把握机会,好好

    享受小夏带给我的精彩晚年生活…不过,以后一定不会勉强你,可是你看你,亲

    不让亲,更是从来没主动服务过我,每次都是我任劳任怨的,我也苦啊…」。

    我一听公公说得那苦逼可怜样,就觉得好笑,不过想想也是,让我主动服侍

    公公,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丢过很多底线,但是绝对从未主动亲吻过公公耳朵,

    更没亲吻过公公胸膛跟乳头。因为,这些才是爱的表现,如果不爱一个人,你根

    本不会去服侍他,但我就调皮地亲过老公乳头,也帮老公全身舔过。现在想想,

    虽然底线丢了很多,但是或多或少,在内心深处,依然帮老公保留了那份最独特,

    也是无人能取代的深深爱意。

    言归正传,一见公公那搞笑样,我也笑着说道:「呵呵,知道啦,知足吧,

    最起码别人家媳妇,不会床上满足公公」。

    公公一听,龇牙咧嘴说道:「这样想想也对,呵呵…」。

    一看公公有点语塞,我又趁机说道:「而且别人家儿媳,虽然感冒了会照顾

    公公,但绝不不会穿护士装照顾公公…」。

    公公被我说得无言以对,只好龇牙咧嘴一直说得:「是啊,是啊,我也知道

    小夏好,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看,又快要成了一场「说教课」,那样我护士装就白穿了,所以,我便说

    道:「好啦,你不是一直逼我穿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吗?我今晚看你生病,特意

    穿给你看,不过以后就不要叫我穿给你看了…」。

    公公也很识相,立马说道:「好好好,知足了,以后不让你穿了,不过今晚,

    一定要玩的开心点哦…」。

    说完,公公还坏坏地笑了笑,我心想,真是「要舒服不要命啊」,所以我摇

    了摇笑着说道:「好啦,我知道啦,我们开始吧…」。

    公公一听,高兴得一脸想入非非,愣了好久冒出来一句:「夏护士,又漂亮,

    又性感…」。

    一看公公那呆呆的样子我就好笑,然后我就下意识说了句:「不对,现在要

    喊护士姐姐…」。

    我也不知道为啥那时会这样说,可能以前跟老公玩护士扮演时,就是这样玩

    的吧,也许我那时就是想以过来人身份教导公公应该怎么玩。

    但是,没想到,公公在床上可能有天赋,居然粗鲁地来了句:「对对对,护

    士姐姐,护士儿媳你好,大肉棒弟弟生病了,需要你照顾…」。

    公公粗鲁的话,把我一惊,不过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我也不好说什么,所

    以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哪里不舒服啊?让护士姐姐看看…」。

    「头有点痛,护士姐姐帮我看看有没有发烧…」。

    一听公公一口一个喊我护士姐姐,心里感觉真的好奇怪,毕竟以前他一直是

    长辈,但是现在,嘿嘿,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也许这正是角色扮演的魅力所

    在。

    所以,我也有点害羞地看了公公一眼,然后红着脸,伸出手,在公公额头上

    摸了摸,然后有模有样地说道:「是有点发烧,你吃药了没有?」公公此时兴奋

    地说道:「还没吃药,要护士儿媳喂我吃药…」。

    我一听,虽然有点排斥,但是毕竟今晚就是为了逗公公开心的,所以我硬着

    头皮说道:「好啊,那我去倒杯水,然后喂你吃药…」。

    我还没倒水,公公就咽了咽唾沫,估计乐坏了。而我刚倒好水,公公就迫不

    及待说道:「来,我的好护士儿媳,我们一起帮开水吹一吹,这样凉的快…」。

    不过,公公真的好坏,一边吹杯里的白开水,一边吹我头发,弄得我又痒又

    羞。而等到开水凉的差不多了,公公又兴奋地说道:「来,护士都要喂别人吃药

    的…」。

    拿公公没辙,我只好剥了一粒药,公公见状,开心地说道:「太幸福了,感

    冒都好了一半了,你能不能用嘴喂我吃药,今晚一起开心下,以后我就不会老想

    着亲你了。」公公的要求让我很为难,但是转念一想,今晚牺牲点,以后就不会

    老缠着我了,所以我想了下说道:「用嘴喂你可以,但不能亲嘴…」。

    公公一听,激动得立马说道:「行,行,行,如果每个护士,都像我儿媳妇

    这么温柔体贴,那病人的病都好得快多了…」。

    我懒得理公公,白了他一眼,就喝了口白开水,咽了下去,然后又喝了一口

    没咽下去,才把药放进公公口里,含糊不清吱唔了几声。

    公公当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嘴巴一张,笑眯眯地等着我喂他白开水。

    我纠结了一下,但是还是照做了,对着公公的嘴巴,把开水喂给公公了。但

    是,这个挺费巧力,也需要技巧,因为公公嘴巴张在那又不是很大,对准起来很

    麻烦,而公公又大口喘着气,把我折腾的面红耳赤。

    更过分的是,喂了一口之后,公公还取笑我道:「夏护士,你的樱桃小嘴太

    小了,喂的那点水不够啊,药还卡在喉咙那里呢…」。

    公公的话,让我又羞又恼,但是没办法,我又不知道如何拒绝,毕竟药卡在

    喉咙里的确不好受,所以我只好,又喝了一口水,然后又喂公公喝掉了,而这次

    因为又累,又着急,慌乱中还碰到了公公的嘴唇,这可把公公乐坏了。

    公公笑眯眯看了会满脸通红的我后,又说道:「我的好儿媳,你简直是天底

    下最棒的医生了,头一点不疼了,你现在帮我检查一下下面的大肉棒弟弟有没有

    发烧啊…」。

    没想到公公这么会玩,我有点想打退堂鼓,所以敷衍着说道:「头不疼就行

    了,下面就不要管他了嘛。」公公一惊一乍说道:「咦。那怎么行?下面比上面

    重要,我下半辈子幸福就靠下面呢…」。

    公公流氓的话,把我逗得忍俊不禁。这时,公公又说道:「哎呀,快一点嘛,

    你忘了,你现在是护士吗?说好,今晚尽情尽兴玩一下的嘛…」。

    我一想也是,反正公公的性格,不满足他,他又要喋喋不休念念不忘,所以

    我皱着眉头说道:「好好好,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把裤子脱掉,我来帮你检

    查…」。

    「咦。你都说了下不为例,那我不自己脱了,我现在病了,真的想享受一下

    被我这贤惠的天底下最好的儿媳照顾的滋味…」。

    一看公公又要胡搅蛮缠,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我就帮公公脱掉了裤子,然后看到了他那涨鼓鼓的内裤,看那架势,明显

    已经蓄势待发了。

    隐藏在内裤里的大家伙,让我有点心惊肉跳,因为等下肯定要跑到我小妹妹

    里去作怪了。

    就在我手都颤抖的时候,公公激动地说道:「快啊,大肉棒弟弟受不了了,

    快把它放出来…」。

    公公一催,我一慌,就又手忙脚乱去拽公公的内裤,但是还没等完全拽下去,

    大肉棒就「砰」地一下跳了出来,黑黢黢的,在明亮的吊灯下,十分刺眼。

    而就在我刚刚狼狈地把公公的内裤剥掉之后,公公又说道:「快,摸摸看,

    大肉棒弟弟有没有发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不顺着公公,惹公公不高兴

    了,那我今晚的「用心良苦」岂不是「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一咬牙,又把手覆

    盖上了公公那根激动跳动的大肉棒上面,然后轻声说道:「是好烫…」。

    「那用你的小妹妹,帮大肉棒弟弟降降温…」。公公,想也没想,猴急地说

    道。

    而我,也懒得去想,都到了这地步了,根本没有回头路,所以我眼睛一闭,

    就跨到了公公的大腿上。一边扶着大肉棒,一边说道:「就这一次啊,今天我看

    你生病,才特意由着你的,你不要不知好歹…」。

    公公还是老样子,屁颠屁颠地答应了。答应完了,还催我快一点。

    而我,只好拿了一个套子,给公公戴上了,然后自己第一次主动坐上了公公

    的大肉棒,心里有点紧张,还默默祈祷,早点结束好了,再讨价还价下去,公公

    不知道何时才能射出来。

    但是,事情没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一时疏忽大意,没把情趣内裤脱掉,直接

    穿着前面带洞的内裤。

    但是,这反而让我遭了大罪,公公的大肉棒,把我小妹妹撑的满满的,而内

    裤又把我的小妹妹勒得紧紧的,而且每插一下,大肉棒带动着内裤,打在阴唇上

    痒痒的。

    很快,我下面就淫水泛滥,把情趣内裤打湿了,而内裤一湿,更加紧紧地贴

    着小妹妹,快把我折磨死了。

    所以,我不敢动的太快,郁闷的是公公又催我,快一点,快一点。

    这把我急的面红耳赤,感觉真的倒霉死了,第一次主动「观音坐莲」,就遇

    到这么嗅的事情,所以我灵机一动说道:「不来了,累死了…」。

    都说女人爱做小聪明,而我也一样,我没想我这欲盖弥彰被公公看穿了,公

    公一听,看我这娇羞样,兴奋地,爬了起来,然后把我屁股一搂,护士连衣裙一

    掀,然后对准蜜月,毫不含糊地就插了进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而且给人来势汹汹的感觉,那鲁莽的架势真的把我吓了

    一跳。但是很快,发现更折磨人的事情来了。

    相对我刚才的蜻蜓点水温柔地半天动一下,公公一插进来,就是狂风骤雨,

    而我也没法像刚才那样小声呻吟,被公公啪啪啪干的我咬着牙发出了急促的「啊,

    呜,呜」的喘息声。

    而公公则是越战越猛,一个手抚摸我那穿着丝袜的大腿,一只手抚摸我屁股,

    而我也在那咬着牙:「咳呼,咳呼…」喘着粗气。

    可能,因为今晚太丢人了,所以我不想叫床,但是公公却不满意了,把我放

    到床上,然后把手伸到我内裤里,摸我的小肚子,在我大腿之间游走,还捏我屁

    股。

    然后还把内裤,勒进我小妹妹里,每插一下,内裤磨得我的阴唇都挤出来了

    好多水,我被惊得只好「啊,啊…」叫,公公这时才满意地,又安心插我。

    随后,大概做了十分钟,公公才射了,射完后,还趴在我身上巧言令色道:

    「就穿着护士装睡觉,这样有个护士在旁边睡觉,感冒第二天就好了…」。

    而我也懒得爬起来,因为太丢人了,心想半夜起来脱掉了,但是我没想到,

    公公睡眠比我浅,我还睡在迷迷糊糊时,公公就醒了,还在我耳边说道:「夏护

    士,起来照顾病人啦…」。

    我迷迷糊糊没反应过来,这时公公又坏坏地说道:「夏护士累了吧,那我来

    照顾夏护士…」。

    话音刚落,公公,就把我搂了过去,然后亲我耳朵跟脸蛋。

    半夜,寂静得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而半夜,我也能感受到公公那重重的喘

    息声,甚至能感觉公公那呼出来的难闻的气息在我脸蛋跟脖子之间乱钻。

    所以,我本能习惯性地躲避公公的亲吻,但是,就在这躲躲闪闪的时候,我

    的头发又被公公弄得凌乱不堪。

    公公,折腾了一会,看我老躲他,也习惯性地进攻我的乳房,抚摸我的肚子,

    手在肚子上游走,爪子在乳房上肆意揉捏。

    而我,也一样,被动性享受,当然也比较舒服的,现在想想那种感觉,也许

    换成别人,我早就不想做了,但是因为是公公这个禁忌,所以,虽然讨厌,但是

    一想到是公公在糟蹋我,又会莫名的兴奋。

    公公呢,隔着薄薄的情趣护士服,摸得不亦乐乎,而且虽然摸了很久,但是

    依然舍不得脱掉我的护士服。

    相反,直接压到我身上,直接连着衣服大口含上我的乳房。先是用唾液,把

    我乳房那里吻得湿答答的,然后又喝了一口放在旁边的白开水,吐到我乳房上,

    吧嗒吧嗒吸着。

    深夜里,我满脸通红,虽然看不到,但是越来越粗重的「呼,呼」喘息,表

    示着我也越来越舒服。

    公公,一看上面的火候差不多了,又转手进攻我下面,先是把我护士裙撩的

    老高,然后,又用他的肚脐,磨我小肚肚,还不知羞耻地说什么,男人也有两张

    嘴巴,上面嘴巴不能亲我,只能用中间的两个肚脐互相亲吻。每次用他的肚脐眼

    磨我的肚脐眼时,公公都特别兴奋。

    那一晚上,公公对我的小妹妹,不是很感兴趣,因为我穿着丝袜,所以公公,

    兴奋地把抚摸我的大腿,但是公公的手法坏透了,把整个手臂塞到我的丝袜里,

    这样,丝袜紧紧地把我的腿跟公公的手「穿」在一起,而且公公的手,还在里面

    不安分地「掏着」,先是,抚摸我的小腿,然后又努力往里面伸了伸,抚摸我的

    脚背。

    因为大腿肯定比胳膊长,所以,公公把头枕在我小妹妹那作为支点,然后大

    手在丝袜里不停游走,就像「摸鱼」一样。

    最后,公公,居然抚摸我膝盖后面的腘窝,这让我痒的难受,不过公公却霸

    道的不行,还嘴巴压着我小妹妹,手按着我的腿,然后挠我痒痒。

    这害得我,发出了:「啊,啊,啊,…」的叫床声。

    公公呢,见状,用牙齿,把内裤的洞咬得大一点,然后舌头就钻了进来。

    这让我更慌了,「啊,啊,哦,哦…」乱叫。不一会,小妹妹就被公公舔的

    湿答答的了。

    公公一看,上面桃花盛开,下面小溪潺潺,便起身在抽屉取了一个套子,准

    备提枪上阵了。

    但是,插进去之后,我才感觉公公戴的不是普通套子,所以我慌张地问道:

    「你,你戴的什么套子啊?」公公嬉皮笑脸说着:「太黑了,摸错了,戴了狼牙

    套…」。

    「你,…你…」。我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公公,却一边动着一边说道:「算了,让我戴一次吧,这辈子还没用过

    呢!用在我最喜欢的儿媳身上,我高兴死了…」。

    而我呢,被狼牙套,插得正舒服,也没理智拒绝,所以,头一歪,话都不想

    说,任由公公折腾。

    公公,一看我没反对,高兴地扛着我的丝袜大腿插我,边插还边亲吻我的丝

    袜大腿。

    这时,当公公正儿八经插我时,我才知道大肉棒加上狼牙套的威力,狼牙套

    上的颗粒,把我湿热的阴道,搅得淫浆泛滥,数不清的颗粒,更像无数个蚂蚁在

    阴道里乱咬。

    我痛苦地「哼哦,哼哦,」乱叫。

    但是公公,可是丝毫不会怜香惜玉,我叫的越凶,他插得越起劲。最后,我

    实在吃不消了,用手一把捏住公公大腿。公公才放缓了节奏,因为他知道她儿媳

    在求饶了。

    但是,没想到,真的是长痛不如短痛,公公慢下来以后,居然又抚摸我大腿,

    明显对我的丝袜感兴趣。

    突然,公公,灵机一动,把我丝袜往下脱,但是只脱了一半,这让我很疑惑。

    就在我好奇时,公公,居然把他的大腿穿到我的丝袜里,要跟我穿一条丝袜,然

    后用这种丢人的方式干我。

    而我一下就慌了,哭喊道:「不要啊,爸,不要啊…」。

    但是这时,已经迟了,公公已经穿进去了一条腿,虽然,我死活不让公公穿

    第二条,但是公公却也聪明,懂得迂回战术,见好就收,没有强迫我,就是这样

    又插了起来。

    但是此时,已经好丢人了,因为我一条大腿,已经跟公公紧紧穿着一条丝袜

    了,公公的大腿,还在丝袜里,不停地用他的脚丫,挠我痒痒。

    就这样我被公公折磨得,已经在那「哼呜,哼呜」。神志不清地叫床了。

    不过公公,明显玩的很开心,又给我下面垫了一个枕头,然后缓缓地九浅一

    深式惬意地享用我的小穴。

    而我,也挣扎的有点累了,最后也不反抗,躺在那任由公公折腾,这时公公,

    又打起了我另外一条腿的主意,用他的大腿,不停的勾我的腿。

    勾住后,把我的腿压在下面,又想着要往我丝袜里钻。

    我一边「哼哦,哼哦…」叫着,一边无力抵抗着,最后实在累了,就被公公

    大腿钻进丝袜里了。

    这时,我跟公公,两天腿都穿上我的丝袜,可以说下半身,真正的合二为一

    了。

    一开始,还有点羞耻感,但是后来,却好兴奋,因为两条大腿,都被公公控

    制着,公公让我张大一点,我就张大一点,公公想让我合拢一点,我就合拢一点,

    因为我跟公公穿着同一条丝袜。

    这让我莫名的兴奋,嘴里乱喊着:「不要啊,不要啊,不行了,好舒服啊…」。

    公公一听并不着急,先是把他的大腿分开,而我因为跟公公合为一体,也只

    能跟着大腿的张开而张开大腿,这时公公慢慢把大肉棒插进去,插进去后,他合

    拢双腿,我也只能跟着合拢双腿。这时,公公又缓缓把肉棒拔出来。

    我被公公淫荡的玩法,刺激得头晕目眩,大喊道:「亲爱的,真的不行了,

    好丢人啊,…」。

    公公一看我喊他亲爱的,高兴坏了,把他的大腿从丝袜里退了出来,然后,

    扛着我的大腿,就是一顿猛干。

    而我害怕公公用狼牙套,把我小妹妹插坏了,等下老公用起来不舒服,又只

    好叫道:「不要啊,不要啊,狼牙套不舒服…」。

    但是公公,根本不会相信我这么笨的谎言,相反,更加兴奋地插我。

    就这样,小妹妹被公公摧残的惨不忍睹,最后,我已经精神恍惚了,只知道

    有个大家伙,不停地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激情过后,我六神无主趴在床上休

    息了会,眯了会,才起来换了衣服,但是公公,居然还要帮我梳头。

    当时,被干的迷迷糊糊的,还以为公公挺温柔的,现在想想,就是公公的占

    有欲太强,他把我干的衣衫不整,一定要在他房间梳头,他才有成就感。

    而我呢,吃早饭时,第一次偷偷打量了公公,毕竟前一刻,我还被他干的欲

    仙欲死,最主要的还是跟他穿了同一条丝袜,感觉那是情侣之间,跟老公才能那

    样做的。

    以前真的从没思考过公公,因为就如老公说得,一直把公公当棋子。

    但是,后来上班,我整天都心事重重,我也是第一次认真思考起公公,这个

    第二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

    当然,思考最多的还是公公那些玩我的的手段,以及丢人的穿着同一条丝袜,

    亲密无间「合体」式狂干,我也思考着为什么那种状态下会喊他亲爱的。

    但是,说真的,当时想了会后,也没往心里去,因为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爱

    上公公。或者说,我对老公的爱太深。

    如果硬要问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我只能说,穿着同一条丝袜被,被公

    公干,我真的觉得公公就是老公。也只有跟老公才能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但是

    同时公公却又不是老公,所以,我被刺激的头晕目眩,满脑子快感,真的跟爱公

    公,没有半毛钱关系。

    当然,我能迁就公公,也跟爱公公没半毛钱关系,仔细一对比就知道了。我

    惯了公公一年,但是一到深圳,我都一个礼拜都受不了。

    因为在家里时,我爱老公,愿意为老公做任何事情,可能也爱屋及乌,会迁

    就公公一点,毕竟游戏是老公发起的,我当然会听老公话玩游戏。

    但是,到了深圳,我再也没有理由迁就公公了,所以我才那么快就厌恶他了。

    说了一大堆,别人也许不懂,但是相信深爱我,或者说曾经深爱过我的老公,

    肯定能懂。

    爱你的小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