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4)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345。

    104章——白加黑两面性小秋。

    一直很喜欢这首小令: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那时我的心情也差不多:妻子隔壁人家,床上激战啪啪,打闹依偎嘻哈。

    寒意四下,断肠人在桌前。

    不过,也谈不上断肠人在天涯,因为并没有那种生不如死的难过,只是心里

    非常堵倒是真的。

    虽然说,我才跟小秋「三令五申」交代过底线,而小秋也立马当了耳边风,

    但是并不是很伤心愤怒,更多的是震惊。

    因为小秋白天看起来丝毫没有太大变化,感觉依然是以前的小秋,但是怎么

    一到父亲房间,就意乱情迷得啥都忘了呢,惊讶得我都不敢相信小秋真的变化这

    么大。

    所以当时的心情,应该是以前对小秋太信任,乍一看到小秋的「谎言」,更

    多的还是震惊。因为我看到了小秋那我从未见过的「淫荡下流」的一面。

    不过想想也是,我跟小秋从来连下流的玩笑也不开,小秋就像一个乖乖女上

    了高中,离开家里人的束缚,被花花世界带坏了。

    但是表面上,依然还是乖乖,同样,小秋白天依然「贤妻良母」做的有模有

    样,就像父亲对小秋说的,白天做志浩称职的妻子,晚上做他的小妖精老婆。

    而小秋把俩个角色都扮演得相当称职。这让我很惊讶,难道女人都是这么善

    变?都是有着很多不同得一面?一个女人的开发潜力是无限的?就像小秋,我跟

    她同床共枕差不多有五六年了吧,还真不知道小秋也喜欢粗鲁下流的做爱。

    这就像凯特王妃,既能跟渣男生活,也能跟王子生活。而小秋难道也一样?

    被父亲那样折腾后,居然还能那么乖顺。还甜甜地答应父亲的「疯狂要求」,要

    做一个月称职的老婆。

    而父亲一看小秋点头答应了,乐开了花地望着小秋说道:「老婆,今晚再玩

    一次」结婚游戏「好不好?」。

    小秋皱着眉,嘟着嘴想了两秒说道:「呜,还玩啊?都没准备怎么玩啊?」。

    还没等小秋说完,父亲就兴奋说道:「这个游戏刺激啊,上次玩了就忘不掉,

    我都不知道你脑子怎么想出来的?今晚看老公来玩好吗?…」。

    小秋在那又尴尬又害羞地:「呵…呜…」嗲叫了俩声。父亲见状则一「咕噜」

    跳下床,然后就从衣柜「东翻西找」拿出来了上次那块「红盖头」。

    然后又「连滚带爬」迫不及待窜到了小秋胸前说道:「来,盖上,今晚小夏

    当小龙女…」。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把红盖头缓缓地盖到了小秋的头上。

    小秋呢,小手在那揪着被子,不安地扭动着,只能在那等待着父亲的行动。

    而父亲,先是往前挪了挪身子,然后用手扶住了小秋的肩膀,又把头慢慢靠近红

    盖头小秋的脸庞部位。接着用鼻子开始摩擦红盖头,又跟上次那样和小秋耳鬓厮

    磨了起来。

    不过,这次有了红盖头,更像是尹志平在侵犯小龙女,果然,父亲摩擦了没

    一会,就隔着红盖头亲吻小秋的小嘴,红盖头一度被亲的凹陷了进去。

    而小秋的呼吸则又开始急促了起来,不知道被父亲亲的,还是想起了尹志平

    侵犯小龙女那个情节,估计小秋怎么也没想到,小时候看的「电视」情节,居然

    在自己身上逼真上演了。

    不过实战跟电影应该还是有区别的,父亲没亲几下,就没亲了,估计是亲布

    没意思吧。所以又开始摩擦小秋的鼻子,小秋的脸庞,甚至跟小秋的头交叉在那

    摩擦脸蛋。而小秋一直在那断断续续「嗯,嗯…」地舒服哼着。

    当然,父亲肯定不甘心于此,摩擦了没多久,就不老实了,竟然慢慢地把小

    秋的红盖头往上「拱」,这让我想起了,父亲以前隔着衣服摸小秋时,也是一开

    始慢慢摸,然后一点点往上拱,直到让小秋的乳房一点点的彻底暴露在父亲的手

    掌里。

    现在父亲又开始故伎重演,一边摩擦,一边把小秋的红盖头往上拱,而这次

    最先暴露在父亲嘴唇下的是小秋的下巴。

    而父亲真的很有耐心,步步为营,把小秋的下巴拱出来以后,就开始用嘴唇

    慢慢在上面游走,但是又没用舌头舔,只是在那小心翼翼一边亲吻一边缓缓摩擦

    小秋的下巴。

    而小秋可能知道下巴露出来之后,父亲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她的嘴巴,所以

    在那激动得「额,额…」不安地喘着。

    当然,父亲没让小秋等多久,很快就「拱到」了小秋红润的嘴唇那里,这吓

    的小秋在那含糊不清地嗔怪道:「好…好…坏啊,又…又…亲,我嘴巴…」。

    但是父亲却不急,就是把嘴巴抵在小秋嘴唇上面,摩擦小秋的嘴唇。

    而小秋估计彻底意乱情迷了,在那难受地喘叫着:「呜,嗯,好会…玩,好

    会…玩啊…啊,额…」。

    父亲缓缓把嘴巴往后撤了几厘米,然后轻声问道:「老婆喜欢吗?这个游戏

    刺激吗?」。

    不过说完了,父亲又把嘴巴抵在小秋嘴唇上,害的小秋只能含糊不清从嗓子

    眼里挤出一句:「嗯,刺激,好刺激,老公好会玩游戏啊…额,额…」。

    父亲高兴地「啵」了一下小秋嘴唇,也已经不是很猴急要亲小秋嘴巴了,估

    计知道已经十拿九稳可以跟小秋亲嘴了吧。

    所以只是简单亲了几下小秋嘴唇,但是仍然把小秋亲的小嘴微张,小秋那样

    子就像大门虚掩,随时欢迎父亲进去品尝她的丁香小舌一样。

    但是,父亲并没有深吻小秋,而是上下其手,多点进攻,估计想这样把小秋

    的兴致挑逗到极限,小秋才会更疯狂。所以父亲把手,伸到了被窝里,应该在里

    面抚摸小秋的小白兔吧。

    摸了会后,突然「兹拉」一声,小秋身子一抖,难受地「啊…」地一声长喘。

    这时父亲又轻声说道:「真碍事,撕掉了好不好…」。

    小秋一听咽了咽唾沫说道:「好啊,撕掉,都撕掉,撕光光的…」。

    「兹拉…」被窝里又传来一声衣服撕破的声音,同样,紧接着小秋「啊,噢」

    难受地叫了一声。

    「兹拉…」一下,又是一声含糊的「啊。噢」声,然后,只见父亲把手伸出

    被窝,把小秋刚才已经撕破的内裤丢了出来。

    这时小秋竟然叫道:「好刺激啊,还要撕嘛…」。

    这时父亲满足地微微一笑,在小秋嘴边温柔地说道:「都撕光了,没有了…」。

    「那我再穿一件…」小秋小嘴微张,吐气如兰含糊不清地说着。

    而父亲就像跟小秋心有灵犀,立马说道:「好的,我去拿…」,说完又爬下

    床,打开衣柜,把上次的情趣内衣拿到了床上。然后帮小秋穿上了。

    小秋穿好内衣,父亲又把小秋盖好被子,而且还用红头盖把小秋眼睛蒙住了,

    然后才又让小秋躺在了床上。接着,又靠近小秋嘴巴那里,故意对小秋说道:

    「我又要撕了噢…」。

    小秋「嗯」地喘了下了才哼道:「额,好…」。

    小秋说完,父亲就把手又伸到被窝了里,然后在那咬牙切齿地发力,小秋也

    嘴巴紧绷,好像俩个人在被窝里酝酿着一场大战。

    果然,过了一会,「兹拉…」一下,紧接着又「兹拉」一下,父亲把小秋内

    裤又撕开了,而且这次丢到了小秋脖子那里。害的小秋激动得「呜呜」直叫。

    就在这时,父亲可能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一口吻上了小秋嘴唇。而小秋也立

    马「哦…」地一声微微张开了嘴巴。

    紧接着就是俩人雨点般的接吻。而小秋不知道是不是被吻舒服了,在那「啊,

    啊,噢,噢」鼓着嘴,喘着粗气,把父亲嘴巴也弄了一嘴口水,不过这可把父亲

    高兴地,在被窝里一用力,又传来「兹拉」一声,估计把小秋得胸罩也撕破了吧。

    这顿时让小秋激动的在那剧烈喘着叫道:「啊,好刺激…」。

    「刺激吗?那老公下次再想别的游戏好吗?」。

    「好啊,好喜欢老公玩的游戏…」。

    说完小秋把手主动钩在父亲脖子上,又主动跟父亲在那接吻。

    这把父亲高兴坏了,立马热情回应着小秋,俩个人在那认真地「咂咂咂」接

    吻,差不多都快把小秋嘴巴亲红了。

    就这样,过了会,突然小秋嘴巴突然张在那不动了,就像下巴掉了一样,而

    仔细一看,俩人屁股那地方的被子,已经一下高一下低了。

    这让小秋的脸蛋都有点抽搐,估计父亲又插进去了吧,果然小秋咿咿呀呀哼

    道:「不行啊,这次真要戴套了…」。

    父亲也有点激动地问道:「那今晚带哪个套子?」。

    「随便啊…」。小秋有气无力说着。

    「那戴狼牙套吧…」。父亲说完,就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满目狰狞」的狼

    牙套,然后戴了上去,接着盖好被子,又压到了小秋身上。

    而父亲刚压上去,小秋就在那咬着牙皱着眉头,淡淡地哼出一声「啊哟…」。

    这时,父亲开始缓慢地在那「小试牛刀」,温柔地动着。不过,这依然让小

    秋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在那要死不活地哼着:「额…呵…」。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2分钟,父亲开始加大油门发力,被子里也传来了「咕唧,

    咕唧」的水声,而小秋早已小嘴张得老大在那剧烈叫着:「啊…!啊,啊…」。

    这时父亲一脸幸福地盯着小秋说道:「老婆,你好紧…」。

    「不是啊,是老公的又大又粗…快一点啊,啊,用力…」。小秋意乱情迷,

    不经意间说话越来越粗鲁,越来越下流露骨了。

    「还快一点啊?小妹妹都红了,等下干坏了,怎么办?」父亲笑眯眯问着。

    「不会坏啊…」「哦,不,已经坏了,啊,啊,以前,还,还是粉色的,现

    在都被你弄的有点黑了…」。小秋语无伦次地叫着。

    父亲一听高兴坏了,又凑到小秋耳边问道:「真的是我弄黑的吗?」。

    小秋「嗯嗯」俩声叫道:「呜呜,就是你弄的,这一年你比志浩干的还多,

    不是你干的谁干的啊?」。

    「真的吗?太好了,以前你婆婆下面也是粉色的,后来也被我干黑了,没想

    到我把儿媳妇下面也干黑了…」父亲兴奋地说着。

    而小秋同样兴奋,咽了咽唾沫问道:「真的吗?婆婆被你干黑了吗?」。

    「你傻啊,肯定我干黑的啊…」。

    「那我也要被你干黑,老公快,用力…!」。

    父亲一听小秋的淫言浪语,战斗力倍增,一把掀开了被子,拿起一个枕头,

    粗鲁把小秋往后一拖,垫在了小秋的屁股底下,然后把小秋的大腿扛在肩膀上,

    对小秋发起了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狂轰滥炸。

    而小秋在那欲哭无泪地死死揪住了床单,然后在那凄惨地「哼嗯,哼嗯」啜

    泣着。后来,甚至头一歪,在那傻傻地「啊,啊,啊噢…」地叫着。

    而父亲又跟刚才那一次一样,丝毫没有想停的迹象,而且这次是梅开二度,

    而且还戴了套子,肯定会持久很多,估计是彻底想把小秋干求饶。

    果然,小秋「啊噢啊噢」惨叫了一会后,竟然说道:「老公,我不行了…慢

    一点啊,」说完就要爬起来。

    但是大腿被父亲抱在怀里,根本爬不起来。而父亲还一把按住小秋,继续大

    力抽插。「啪啪」「咕唧」此起彼伏,小秋一看爬起不来,两只手死死握住父亲

    胳膊,在那疯狂叫着:「啊,啊,不行啦,要死了,要丢了,要丢了…啊,啊…」。

    就这样惨叫了一会,小秋突然一脸愉快的表情,缓了几口气,一脸享受地叫

    着:「啊,啊,好舒服啊,啊,好棒啊,大肉棒好舒服啊,老公好会干,老婆舒

    服死了,我要天天都这么舒服…嗯,额,」。

    而父亲没理小秋,一个劲在那「输出」,不过速度已经降了下来。估计是知

    道小秋挨过「极限点」。现在已经很舒服在享受了吧。

    而小秋果然没有再惨叫,只是一脸轻松愉悦地在那「额,噢,额,噢」叫着。

    但是过了会,父亲又开始加速,小秋也再一次紧紧握住父亲的那握在她腰上

    的胳膊,嘴里喊着:「啊,啊,好舒服,舒服啊,小妹妹被大鸡巴插得好舒服…」。

    而父亲再一次发力,感觉床都在那有点「地震山摇」,就这样「热火朝天」

    了一会,把俩人一起送到了巅峰。

    而经过这么一次激战,俩人都累得够呛,父亲帮小秋简单擦了一下,自己去

    卫生间也简单洗了下,俩个人便睡觉了。而且这期间小秋一直没有把套在眼睛上

    的红布取下来,估计一是累得不想动,二是不好意思吧。

    而我当然也没有精力再看视频了,所以关了视频,然后就也躺到了床上。而

    此时我发现小宝又自己一个人乖乖地睡着了。我心想,长大后千万别跟你妈咪一

    样调皮啊。

    我傻傻乱想了一会,帮小宝盖好了被子,然后叹了一口气便睡觉了,不是我

    不生气,而是震惊得忘了生气,感觉小秋难道会变身?为啥在父亲房间的小秋跟

    白天的小秋差距那么大?我倒是要仔细看看白天的小秋到底是啥样。

    带着这样的心态,第二天早上小秋一回来,我就醒了在那仔细观察小秋,只

    见小秋在那一扭一扭地回来了,而且走路时,还特别小心翼翼,估计下面又被啪

    肿了。所以我忍不住问小秋:「怎么啦?啪肿啦?昨晚是不是又很疯?」。

    「滚,才做了二次呢?哪里疯了?」。

    听到小秋的回答,我连发火的欲望都没有,因为失望到谷底。昨晚都不疯狂?

    那什么叫疯狂?还好意思说才俩次。

    而且说完,可能小秋心虚,「蹬蹬蹬」跑去煮早饭了,不过后来依然笑嘻嘻

    叫我起床吃早饭,不过没有撒娇。

    上班时,坐在车上,也相对比较安静。

    这时我才发现,小秋白天其实也有变化的,每次去父亲房间大战过后,回来

    很少跟我腻歪肉麻,会安分个一天后,才会真正活泼起来。

    果然,在三天后的礼拜天,小秋再一次活蹦乱跳了起来,大清早就对我说:

    「哈哈,老公,今天不陪你了,今天我去跟同事买年货去…」。

    然后就把小宝丢给了我,而我一看小秋走了,我也懒得呆在家里,因为中午

    肯定要烧饭,其实不是我懒,只不过父亲对小秋那么「坏」,我才懒得烧给他吃,

    所以我就带小宝也跑出去玩了。

    但是实在有点无聊,这个城市都住了几十年了,什么旮旯角落都逛腻了,所

    以,吃完饭,稍微逛了会,我就回来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但是小秋到了5点多都没回来,我一打电话过去才知道,

    小秋跟同事们在吃晚饭去了。

    挂完电话,我就在那纠结了,小秋竟然晚上都不回来,而我又十分不情愿烧

    饭给父亲吃,因为我想着小秋都被父亲玩了,我才不要还烧饭给父亲吃。

    所以,我抱着小宝走到超市,对父亲说道:「爸,今晚小秋不回来吃了,你

    去烧饭吧,我不太会烧…」。

    「哦,那我去烧…」。父亲回答得倒也干脆。

    而让我奇怪的是,父亲烧好菜,还破天荒地搬了个小桌子,然后把菜端到了

    超市,一边拿酒坛一边笑眯眯说道:「小浩啊,今晚我们喝一杯…」。

    我心里觉得挺搞笑的,不过想想也好,其实我也话想跟父亲谈谈。

    父亲端好菜,然后又热了一点泡好的枸杞黄酒,还说道:「来,黄酒不错,

    冬天喝了暖和…」。然后自己舀了一点,就把汤勺给我了。

    而我当时心情有点淡淡得郁闷,所以便就舀了一碗,准备喝完睡个好觉。

    就这样我跟父亲各自喝了几口后,父亲首先打破沉默说道:「这小夏不在家,

    还真感觉缺了个人哈…」顿了下又说道:「小夏,现在烧菜比我都好吃,现在真

    贤惠…」。

    我莞尔一笑,想了下敷衍道:「呵呵,是超市开起来了,你没时间帮她,她

    没办法偷懒了吧?」。

    但是父亲立马维护道:「其实,也不是吧,我看小夏真的有点上得厅堂下得

    厨房的样子…挺贤惠得…就是…」。

    「呵,怎么啦?」。

    「就是太招人喜欢了,这么晚都不回来,你不着急啊?这丫头跟谁去吃饭了

    啊?」。

    父亲的话,让我有点不满意,当初老妈在的时候也一样,回来晚了,就会问

    东问西。所以我不悦地说道:「你瞎想什么?小秋回不回来,你操那心干嘛?」。

    父亲看我说话语气有点不好,立马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怕被人拐跑了

    嘛。我看小夏经常跟那什么同桌聊天」。

    「哎呀,你担心什么?你是怕小秋跑了,没人陪你吗?」。

    「没有,没有,那你们俩个得事情,我不瞎操心了…」。

    「……」。

    俩个人一阵沉默后,我淡淡问道:「平时小秋去你房间,都怎么陪你的啊?」。

    父亲正在那喝酒,一听我这么问,惊得呛了下结结巴巴说道:「这,这个怎

    么说呢?」。

    「哦,听小秋说,你还把她捆了?」。我直截了当问道。

    就在我期待父亲的回答时,超市来了几个人买东西,不过晚上,又看我跟父

    亲在吃饭,买完东西便就匆匆走了,而我怕父亲转移话题,所以我又问道:「你

    是不是真把小秋绑了?」。

    「这,这,这个啊,这个啊,」父亲结结巴巴说着,在那想了会说道:「就

    是个游戏嘛?不是真绑,你们年轻人不都是很爱玩吗?我看我都老了,所以也想

    尝试一下…」。

    说完,父亲慌里慌张看着我,想了下又结结巴巴补充道:「小夏好像床上也

    挺会玩的,跟,跟,…算了,这个时代,不都是及时行乐吗?小浩啊,我看我你

    跟我当年一样,好像有点太…太…唉,小夏是个好女人,你要好好珍惜…」。

    大多数人,都讨厌被父亲说教,而我也一样,一听父亲在那「唧唧歪歪」,

    我在那说道:「好啦,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不要跟小秋玩」。

    父亲立马尴尬地笑道:「不会,不会,就玩了一次而已…」。然后慌里慌张

    喝了一口酒。

    而我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又来了一个人买东西,父亲便去忙去了,

    而我也「无聊」地又喝了点,就这样断断续续后,父亲又吞吞吐吐问我:「小浩,

    其实挺感谢你的,给了我这么好的晚年,不过…有句话我有点想问问你…」。

    我好奇地看了父亲一眼说道:「不用谢我,你该谢谢小秋…」。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对了,我还是想问你一下,你是觉得我太孤单,还

    是有,有那个,什么,什么,绿妻癖啊?」父亲结结巴巴小心翼翼问着。

    我想了下反问道:「小秋没告诉过你吗?」。

    「没有,没有,小夏跟你一样,我一问你们俩个之间的事情,她就要骂我…

    我哪敢问」。

    我叹了口气冷笑一声道:「你忘了吗?不是你吃了熊心豹子胆,脑子发昏下

    药玷污了小秋吗?小秋陪你,只是觉得这样你才不会整天骚扰她,家里才能安宁,

    而我,只要小秋快乐就行了…不就是你所说的,人生要及时行乐吗?但是真正的

    及时行乐,不是自己及时行乐,而是让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开心地及时行乐。你只

    顾你自己及时行乐,而我只在乎小秋能快乐」。

    「对,对,对,你做的是比我好多了…」。

    一看父亲被我说的无言以对,我还是有点美滋滋的,但是感觉有点过分,毕

    竟栽赃嫁祸给父亲按了一个罪名,所以我又「心软」地补充道:「好了,还是那

    句话,只要你对小秋好,不要伤害小秋就可以了…」。

    「这个不会,这个绝对不会,我疼小夏还来不…」父亲说到一半可能觉得在

    我面前说这个不太妥,所以就打住了。

    就在这尴尬的时候,超市又来了人,看来到了年底,生意还是可以的,而我

    也趁机匆匆吃了几口,就带小宝回房间了。

    而小秋果然如父亲所说,招人喜欢,又被同事拐跑到了KTV,直到10多

    点才回来,当然还带回来了一后备箱衣服。

    而我对这些「年货」衣服根本不敢兴趣,我担心的是,第二天我上班,小秋

    在家跟父亲,能不能憋住,稍微老实一点。对小秋的失望够多的了,真的不想绝

    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