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3)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9087。

    103章——黑色礼拜三之小秋的要当称职的老婆。

    都说女人像白纸,请不要在上面乱写乱画,因为即使有橡皮擦,那也会留下

    痕迹的。

    而父亲那黑黢黢的大棒棒就像一把巨大的粗鲁的刷子,在每个礼拜三夜晚,

    都会在小秋全身胡写乱画,一度让小秋粉红的花蕊渐渐变得暗了起来。

    如果说我的画风是文雅的,让小秋在白天春风得意;那父亲的画风应该就是

    下流的,那样子,就像一副美丽的彩画下面,还藏着一副露骨的春宫图。

    尤其,小秋生完小宝这俩年,经历着一个女人人生中必须经历的蜕变,但是

    此时却有两种风格的男人,在小秋这幅洁白无瑕的白纸上画画。

    小秋不知道父亲在她身上留下了那么多痕迹,乃至于无形中改变了她的言行

    举止以及人生观,而我当时也不知道,父亲俨然从一颗棋子升级成了粗鲁的画家,

    已经在小秋身上大展拳脚了。

    甚至我一度错以为,小秋变成了「变色龙」,变成了「白加黑」,因为礼拜

    三白天,小秋还是那个小秋,但是晚上的小秋又让我有点陌生。

    记得那晚,小秋晚上很早就洗了个澡,然后穿了个保暖睡衣,坐在床上,一

    边玩手机,一边带小宝玩。

    而我也坐在床上看着类似的杂志,当然也会时不时瞄一瞄小秋,发

    现小秋时不时地,小手在手机上「摁」不停,手机每过一会也会「嗡嗡」响一下,

    看那样子,应该是在跟别人聊天。

    说实话,我不喜欢干涉小秋的自由,但是同样也有底线的,譬如玩手机聊天

    都可以,但是不能在床上聊天,因为我觉得晚上在床上,就是夫妻俩个人的「私

    密」领地,所以我嘀咕着对小秋说道:「好啦,不要聊天了,要聊天麻烦坐到椅

    子上去聊…」。

    但是小秋头也不抬的随口回道:「没聊天啊,我就跟同事聊聊放假了去哪买

    衣服,去哪买年货呢」。

    「哦,啥时放假?」。

    小秋看了看我,有点开心地迷之一笑道:「可能这个礼拜六或者礼拜天吧…」。

    看小秋那高兴的样子,应该是放假了开心。

    但是我却心里犯嘀咕了,是啊,小秋放假肯定比我早,唉,到时小秋肯定要

    跟父亲朝夕相处好几天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秋蓦地说道:「对了,老公,今晚礼拜三了吧,

    你说我要不要去陪爸啊?」。

    什么叫今晚礼拜三了吧?连我都清楚的知道今晚是礼拜三,难道小秋还不知

    道今晚是礼拜三?我隐隐不喜欢小秋这种「委婉」地说话方式,感觉小秋连说话

    方式都跟我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就像,人们在恋爱时,不但觉得彼此的性格相合,彼此的爱好一样,眼神

    交流也默契,更是彼此心有灵犀,甚至说话的方式都亲密的一个「调调」。因为

    俩个人完全在同一频道上。

    但是后来,慢慢发现,彼此不在一个频道上,就像列车出轨前,轨道慢慢偏

    移的前兆。而我当时就是这样觉得跟小秋不在一个频道,没有了亲密感,那样子,

    就像我跟小秋心电感应之间,有着父亲这个巨大的电磁干扰波,所以我有点不悦

    地随口敷衍道:「随便你啊,你想去就去呗…你自己做主就好…」。

    而小秋可能被我这句随口敷衍的话,也弄得情绪不好,所以也眉头一皱在那

    说道:「哦,那我不去了…」。而且小秋的语气明显有点淡淡的不高兴。

    这让我有点好奇,郁闷地问道:「怎么啦?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你跟爸的事

    情你做主啊,我又不管你…」。

    我刚说完,小秋就「迫不及待」「呛道」:「谁说没管?上个礼拜三不就不

    让我去,这个礼拜三我不问你一下,我还哪敢去?」。

    是啊,上个礼拜三,我的确「管过」小秋,小秋不说,我还都忘了这茬子事

    情,所以我尴尬地说道:「上个礼拜三不是跟你吵架了吗?现在不都和好了啊,

    你想去就去呗…」。

    说完,我自己都心虚,是啊,上个礼拜三才发过火,不让小秋去,这个礼拜

    三,小秋「于情于理」在去之前肯定要跟我「汇报」一下,但是,我却忘了这茬

    子事情,这也是因为小秋跟父亲的事情让我很烦躁,很多时候,我都懒得去想,

    潜意识在规避。

    而小秋果然被我的回答愣在那半天不知道说什么,估计在纠结到底是该去,

    还是不该去。

    而我一看小秋真的不好意思去时,不知道是以前养成的习惯,还是下意识想

    看看小秋去了父亲房间会不会很乖,能不能按我说的不要玩的太过分,所以我又

    劝小秋道:「要不,你去好了,都半个月了,等下爸要憋疯了」。

    我说完,小秋尴尬地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我也不好意思再劝下去,就这样俩

    个人尴尬了一会后,小秋的手机突然「嗡嗡」响了。小秋打开一看,噗嗤一笑,

    那笑声在小秋愁云密布的脸蛋上溅起了朵朵喜悦的浪花,小秋笑眯眯说道:「呵

    呵,被你乌鸦嘴说中了,你们父子说话有时还真像哦…」。

    小秋说完把手机塞到我手上,我莫名其妙看了下,原来是父亲发过来的:

    「小夏,志浩早就没生气了吧?你再不过来,我可能要憋疯了…来还是不来啊?

    给个痛快的答案吧。不然今晚要失眠了。」。文字后面,父亲还添加了一个大哭

    的表情。

    看完后,我有点尴尬,父亲竟然忍不住赤裸裸地向小秋求欢,但是同样说了,

    不来就回答干脆点。我心想父亲果然有点老道,发的信息说过分也过分,说不过

    分,也不算过分。

    就在我思绪神游时,小秋突然一把把手机夺了过去,然后一边下床穿拖鞋,

    一边说道:「唉,我还是去吧,反正明年也没时间陪爸了,老公你说对吧?」。

    什么叫明年没时间陪爸了?当时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因为我被小秋突然下床

    要去父亲房间的举动惊到了,所以我下意识随口说道:「呵呵,是吧…」。

    穿好拖鞋,小秋回头看了看我迷之一笑道:「嘿嘿,那我去了…」。说完,

    又转过身去,趿拉着拖鞋慢悠悠走出了房间。然后又是「咔嚓」一声,关上了房

    门。

    我在床上愣了几秒,突然想到,父亲已经憋了半个月,今晚会不会把小秋生

    吞活剥了呢?想到这,我也「嗖」地一下窜下床,急匆匆打开了电脑。在等待电

    脑开启的过程中,我想着,面对「穷凶恶极」的父亲,小秋是牢记我的「嘱托」

    呢,还是又一次沉沦在父亲的淫棒之下啊?。

    带着这样忐忑的心里,电脑刚打开,我就打开了监控,但是,奇怪的是,父

    亲房里并没有小秋的影子,只有父亲「无精打采」躺在床上拿着手机。

    这让我很好奇小秋哪里去了?难道又到小宝房间换情趣内衣了?我疑惑不解

    地看了看其它监控,但是其它监控一片漆黑,啥都没有。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父亲也「嗖」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这让我很奇怪多看

    了几眼,发现父亲兴冲冲往房门方向走去,然后「咯吱」一个开门声,接着听到

    父亲屁颠颠地说着:「哎呀,想死我了,小夏,你可算来了…」。

    父亲话音刚落,小秋「姗姗来迟」出现在监控里,不过立马就被父亲一把熊

    抱到怀里,还乐滋滋道:「哎呀,想死了,半个月没闻到这个味道了…」。

    小秋还是很抗拒的,用力推开了父亲,然后说道:「干嘛啊?」。

    父亲狡黠一笑道:「嘿嘿,你说干嘛啊?」然后居然蹩脚了唱了句:「我等

    到花儿也谢了…」。

    父亲那滑稽样,我心想美好甜蜜的爱,真的能使人年轻吧。尤其能博红颜一

    笑那种美滋滋的感觉。

    譬如,小秋听完还真没忍住,我感觉小秋笑点越来越低,竟然在那忍俊不禁

    扑哧一笑道:「呵呵,别说等到花儿谢了,就是等到老树开花谢了,也要先等下,

    我先给你说个事…」。

    父亲眼睛一亮道:「老树开花,不就是老来得子的意思吗?」。

    小秋脸一红道:「哎呀,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等到老树开花比等到花

    儿开花等的时间还要久,但是也要等,哎呀,跟你讲不清…」。小秋在那狼狈地

    解释着,但是在读书不是很多的大老粗父亲面前怎么可能解释得明白呢?。

    果然父亲不耐烦地说道:「管它哪个开花呢?反正都没有小夏开花香」。

    父亲就这样拍马屁糊弄着过关了,而且把小秋拍得尴尬地「呵呵」了笑了俩

    声才说道:「那我跟你说个事吧」。

    但是父亲憋了半个月,哪里有耐心去听,一把把小秋拦腰抱起,接着把小秋

    扔到了床上。

    小秋在床上弹了一下,然后「哎呀」一声,估计被摔的不轻。而与此同时,

    父亲已经在那「火急火燎」三下五除二就把脱得就剩下一个保暖上衣,估计是怕

    冷。

    而小秋一看父亲那架势,吓得胳膊往后撑了撑,艰难地缩到床头说道:「哎

    呀,急什么,等一下啊。我跟你说个事」。

    「有事等下再说,还有什么事情比生孩子重要?宝贝来吧…」。

    小叔瞪了父亲一眼说道:「神经…不要乱说…」。

    但是此时父亲两眼放光,就像一只饥饿的狼,眼里只有小秋这块美肉,所以

    「嗖」地一下,就窜到床上去了,然后伸出「魔爪」把躲在「床角」的小秋拖到

    了床中间。

    「等一下…」。小秋这时说话的语气坚决重了很多。

    但是正在精虫上脑的父亲哪里管得了这些,摆出了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样子。

    小秋一看父亲没停下来,在那叫道:「我叫你等一下听到没,再这样我不做

    了…」。

    父亲看了小秋一眼,然后两眼冒火地说道:「今晚你不给我,我就强奸你…」。

    小秋也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父亲,然后说道:「你敢…」。

    父亲眼里继续燃烧着火焰道:「你看我敢不敢?」说完,就窜到下面去了,

    要强扒小秋睡裤,「拖拉压拽」父亲都用上了,而小秋小脚也在那踹父亲,但是

    不知道是舍不得,还是什么原因,反正踹的不是很用力。

    所以,父亲虽然费了点力气,但是依然把小秋睡裤给扒了下来,而就在父亲

    准备扒小秋内裤时,小秋两只手死死抓住内裤,不让父亲脱。

    父亲试了两下,没脱掉小秋内裤,眼珠子一转,对着小秋内裤两只手一发力,

    只见一声刺耳清脆的「兹拉」声,小秋的内裤被撕掉了。

    小秋被吓得「啊」地一声,居然说道:「要死啊,你把我内裤撕破了…」。

    看到这,我很郁闷,都啥时候了,小秋还在那纠结一条内裤,女人的思维就

    是不一样。果然,父亲也不管小秋内裤,直接压了上去,还把手伸到了小秋胸里

    面。

    这时小秋才想起来反抗,在那叫道:「我叫你停,听到没有,你再这样我要

    喊了,我让志浩听到…」。

    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停下了手里的「活」,笑嘻嘻看了小秋一眼说道:

    「你喊吧,等下志浩没听到,路过的邻居都听到了…」说完父亲又跟一句:「你

    叫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

    「你…无耻…」,小秋圆眼怒瞪,但是感觉明显不像父亲那般有杀气,感觉

    小秋没了底气一样。

    就在小秋跟父亲互相「恶狠狠」瞪着对方时,只听「吧嗒咔嚓」一声,父亲

    伸在小秋胸里面的两只手一抖。紧接着,小秋就又「啊」地惊叫道:「哎呀,你

    有病啊,把我胸罩又撕破了…」。

    小秋虽然在气嘟嘟地骂父亲,但是父亲却听的美滋滋在那说道:「小夏,你

    骂人都那么好听…」。

    父亲说完腾出一只手,然后身子压了过去,看样子像是要亲吻小秋。

    「不要啊…等一下啦…」小秋又开始双手在那推父亲。

    但是小秋哪有父亲力气大,挣扎了几下,就被父亲摁的死死的。就在我以为

    小秋无力挣扎时。小秋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只手,然后用尽吃奶力气在父

    亲脸上「啪」地打了一下,但是感觉同样没用很大力气。

    因为父亲都没感觉到很疼,只是惊讶地看了小秋一眼,然后观察了一会说道:

    「小丫头,来劲了哈?」。

    说完父亲「嗖」地一下爬下床,然后麻溜地打开衣柜,从小秋的浴袍下面,

    拿出来了上次捆绑的红绳子。

    看到这,我有点郁闷,上次找了半天,原来小秋就把红绳藏在了浴袍下面,

    小秋果然傻的可爱,而我还误以为小秋有专门藏东西的地方。

    「你干嘛?你干嘛?」小秋连叫俩声,把我思绪拉回到了「监控直播」里,

    而我发现小秋又蜷缩着身子躲在床头。

    「你手不老实,要捆起来。」父亲说完就要去捆小秋。

    但是小秋并没有「束手就擒」。先是吓唬父亲道:「你还想挨巴掌是吧?」。

    父亲「嘿嘿」贼笑了两下道:「喜欢被小夏打啊…」。

    「你…」。

    小秋没说完,父亲又扑了过去,然后真的要捆小秋,但是小秋也真的在那反

    抗,连打了父亲两个巴掌,不过很快被父亲「手脚并用」征服了。

    父亲捆完小秋的双手后,就急忙忙的掀开小秋的睡衣,然后要亲吻小秋的小

    白兔,但是小秋一直在那咬牙切齿地拿被捆的胳膊锤父亲的头。

    父亲可能被锤的有点疼,亲了几口,就一下把头缩了回来,还害的小秋锤了

    自己一下。

    而父亲眼看小秋不给亲,就准备强行分开小秋的大腿,要亲小秋的小妹妹,

    但是小秋死命不配合,父亲刚把头伸到小秋胯间,小秋就用腿夹住,不让父亲动,

    或者直接翻个身,俩个人就这样在那斗智斗勇了一会后,父亲又换了套路,不用

    头了,而是把手直接伸到小秋胯间。估计用手在那挖小秋。

    这时,小秋眉头紧锁,嘴里气的翘在那,恶狠狠盯着父亲。但是父亲也不害

    怕。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小秋突然开口说道:「知道今晚为啥我来这么迟吗?志

    浩不让我过来,说你太过份了,以后不让我陪你了,他看我到现在没回去,搞不

    好等下要找来了」。

    父亲一听在那一愣,停止了动作,脸上也是立马晴转多云阴云密布,呆了几

    秒才说道:「不会吧?志浩真的不让你过来了?」。

    就在我佩服小秋的聪明才智时,小秋自己竟然在那忍不住「噗嗤一笑」,不

    对,准确的说,是哈哈大笑。父亲被小秋的笑声愣了三秒,立马反应了过来道:

    「小丫头片子,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把小秋的大腿一分开,就把头埋了进去,而小秋也条件反射般,或者说

    惯性一般夹住了父亲。而且嘴里还说道:「没骗你,没骗你,等下志浩真的要来

    找我了…」。

    「鬼才信…」父亲一边吃着小秋小妹妹,一边含糊不清说着。说完又继续

    「咂咂咂」吃了起来。

    小秋「啊,啊」轻声喘息,被父亲舔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翻个身,好让父亲

    就没法舔了。

    但是,就在小秋扭动着想翻身时,父亲一把把小秋按住。而小秋就像反应迟

    钝,又被父亲舔了会,咿咿呀呀叫了会,才知道要「逃跑」。

    但是立马就被父亲「捉」住了,而且父亲为了一劳永逸,竟然把小秋倒立抱

    了起来,双手抱着小秋的腰,头埋在小秋双腿间,兴奋地「咂咂咂」吃了起来。

    小秋半倒立在床上,想挣扎也困难,在那「咿咿呀呀」「嗯嗯啊啊」叫了起

    来,甚至发出了颤抖的「呜呜」鼻音,说明小秋被舔的动情了。

    这时,父亲可能觉得这个姿势还不够刺激,站了起来,彻底来了个「倒挂金

    钩」,而小秋也彻底被吊在半空中摇摇晃晃。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姿势保持了没有多久,父亲又想把小秋翻个身。

    估计是小秋后背贴在那里不刺激,想跟小秋来一个面对面倒挂金钩吧。

    不过,倒挂金钩本来就难,所以在翻身的过程中,小秋还被摔倒在床上,不

    过立马被父亲「捡了」起来,然后被父亲死死抱住腰。然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

    在小秋双腿之间忙活。

    小秋呢,被吊在半空中,也不敢动的太剧烈,因为那样子自己搞不好又会摔

    下来,所以在那狼狈地「哎呀,哎呀」叫着。

    而父亲可能人逢喜事精神爽,也不怕累,抱着小秋亲了好久,直到小秋的哎

    呀声变成了「哦,哦,呜呜,」。甚至小秋刚才还扭动「捣蛋」的双腿,也「安

    分」地搭在了父亲肩膀上了。

    再仔细一看,小秋歪着头在那,原来父亲胯间那巨无霸,正在小秋脸蛋旁脖

    子那里动来动去,所以小秋歪着头不想碰到父亲肉棒。

    不过父亲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时不时挪动一下双腿,每挪动一下,肉棒不

    是打在小秋脸上,就是脖子那里。

    果然小秋没坚持多久就叫道:「哎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那你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你先放我下来。…」。

    说完,父亲可能是累了吧,真的把小秋放了下来,不过却用迅雷不及掩耳盗

    铃之势,趁势屁股直接压了下去。而且一开始很快,直到压下去最后的几厘米,

    父亲突然减速了,而且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而小秋身子一抖,在那「哦」地一声惊叫道:「哎呀,你好坏…」。

    父亲呢,又开始了九浅一深模式,害的小秋眉头紧皱道:「哎哟,戴套啊…」。

    看到这,我很郁闷,怪不得有个笑话说,女人一开始都是喊着不要,但是你

    要把她干舒服了,最后就是喊着不要停。

    小秋刚才还喊着不要,现在却喊着戴套。但是父亲今晚就像吃了春药,小秋

    不说还好,一说,竟然扶着小秋的腰,快速地在那「啪啪啪」开启了小马达模式。

    剧烈的撞击,让小秋很快就在那喘着粗气,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嘴里鼓着气,

    时而张大嘴巴,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一直瞪着父亲。

    但是父亲同样满眼怒火盯着小秋,发疯地在那插着小秋。

    巨大的冲击,让床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小秋也被撞的前后摇摆,

    「嗯嗯」了半天才又挤出一句:「嗯,戴套啊」。

    「太。舒。服。了,好久大棒棒没跟小妹妹亲密接触了,等下我射在外面吧

    …」。

    「不、、行、啊,啊哟,嗯,嗯,不射在外面,你,你,你死定了…」。

    说完,俩个人都没在说话,都沉浸在快感里了吧?。

    只见父亲在那咬着牙,埋头苦干而,小秋也在那鼓着嘴难受地在那叫着「哼

    嗯,哼嗯…」。

    就这样插了五六分钟吧,父亲突然激动地往后一退,然后竟然半蹲了起来,

    还在那往前跑,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小秋双手往后一撑,爬了起来,但是

    没有完全躲掉父亲的射击,父亲还是把浓浓的半个月存货射在小秋胸前的衣服以

    及肚子上面。

    小秋见状「啪」地一下就打在父亲脸上,斥责道:「你是不是想弄到我脸上?」。

    「没有,没有,想射到你小白兔上」。

    「还狡辩?我上面穿了衣服,怎么弄到小白兔上?」。

    我看的也是一脸懵逼,刚做完,俩个人就在那打架?也是奇葩得没谁了?。

    而父亲满足后,也乖了很多,开始哄小秋道:「来,我帮你擦掉」。

    「滚,弄脏了,又擦不干净,有本事你舔掉…」。

    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记得第一次叫小秋吞下去时,小秋还气嘟嘟说道

    「那么脏,你自己不吞,还叫我吞?」。

    我当时还教训了小秋说道:「你傻吗?哪有大男人吞自己的?」。

    小秋「嘻嘻」一笑说道:「嘿嘿,逗你玩的—」。

    「这玩笑有啥好开的?」我气不过又补充一句。

    所以在我心中,永远不会陪小秋做下流的事情,连下流的玩笑也不跟小秋开。

    但是父亲不一样,先是抽出一点卫生纸,帮小秋擦了擦,擦完了,还真的舔

    上去了。这把小秋吓得惊叫道:「哎呀,你还真舔」。

    「嘿嘿,擦掉了我的了,剩下的,在你身上也是香的…」。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没再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而父亲帮小秋擦完,又简单帮小秋整理了一下衣服,接着帮小秋跟自己盖上

    了被子。

    就这样俩个人依偎了一会,小秋首先开口说道:「今晚,我真的有事跟你说

    的,你看你,刚才又玩的那么疯,以后真不能这样了」。

    「为啥不能疯?这样不是挺刺激的吗?再说了,不是说好了吗?尽情尽兴到

    明年就慢慢断掉吗?」。

    小秋「唉」地一声叹了一口气。这时父亲又焦急地问道:「你看你,上次还

    答应大伯说帮我找老伴,如果这段时间没尽兴,没过完瘾,以后我不是还想着你

    吗?怎么找老伴啊?」。

    小秋眉头紧锁,还是没说话。这时父亲又说道:「小夏,这个真的上瘾,我

    每天都想着跟你怎么玩,最重要的是,每次跟你都玩的那么开心,感觉我们在床

    上配合好合拍,你想啊,如果一次尽兴了,明年你安心生宝宝,我也老实谈个老

    伴,这样不是挺好吗?」。

    小秋这时两眼汪汪看了看父亲。依然没说话,这时父亲又说道:「让我们尽

    情玩最后一个月,跟上次说好的一样,一个月很快就会过去了,就当分手炮呗」。

    小秋鄙视地看了父亲一眼冷笑道:「切,你还知道分手炮,分手炮就一次好

    吗?」。

    「没关系,反正就那个意思呗?反正不就是做完了分手,然后不再想对方吗?

    安心过完这一个月行不?让我们疯最后一个月,然后就不会想了…」。

    小秋看了父亲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看那深情,内心应该已经在那松动了,所

    以父亲趁热打铁道:「行不行嘛?行不行嘛?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这时小秋眉头紧锁,支支吾吾说道:「好吧,不过白天你可要老实点哦…」。

    「这个肯定的啊,你看我憋了半个月,白天有没有骚扰你啊…?」。

    这时小秋脸蛋上有了丝丝笑容,淡淡笑道:「呵呵,是很乖…」。

    「不过,你好狠心,半个月了,也不偷偷陪我一次…」。

    「哎呀,志浩生气了,我当然要照顾志浩的感受…」。

    「嗯,那倒也是…」。

    小秋此时莞尔一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父亲突然说道:「不过嘛,你也要照

    顾一下我的感受啊,白天做志浩的好妻子,晚上也要做我的好老婆嘛…」。

    小秋被父亲的话惊到了,慌张地看了看父亲。这时父亲说道:「就一个月了,

    全心全意做我一个月老婆好不好?放开了好好放纵一个月,然后安心断掉好不好」。

    小秋两眼汪汪激动地望着父亲。想了好一会,激动地说道:「好,就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