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4)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9980。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四章之阴暗之美的错事。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想了下小秋说的话,虽然我还是不大认可小秋的说

    的话,但是感觉,是比憋在心里好受点,跟小秋这么一吵,反而觉得小秋没有我

    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而且到了四点多时,小秋居然把日志发给了我吗,而我一看快下班了,也没

    特别重要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就忍不住打开看了起来,只见小秋的标题是《忏悔

    之两件错事》,开头写道:昨晚第一次跟老公聊了那么多,虽然是用吵架的方式,

    但是依然很开心,没想到老公这么快就跟我沟通了,看来老公并不是那种十足生

    闷气的人。

    而我,我想了下,也不是那种一点不听老公话的人,我特意又回忆了一下,

    当初你想让我玩这个常人看来荒唐又大胆的游戏,我听了你的话;后来你不让我

    跟爸接吻,可以说,除了最后一个月,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接吻;口的次数我更

    是仅仅骗过你一次;对,我是有很多地方超过了你的底线,但那不是因为不爱你,

    而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有时候我有点喜欢耍小聪明,做一些大胆的事情。

    但是,老公,你反过来想想,这既是我的缺点,同时也是我的优点,我胆子

    如果不大,怎么可能陪你玩这么惊世骇俗的游戏呢?。

    你爱玩,作为你的妻子,我也爱玩,你幽默,我则是活泼,你谨慎细微,我

    大大咧咧,但这也属于互补啊。

    我可以跟你兴趣爱好一样,但我毕竟不是你肚里的蛔虫,你想要我大胆时,

    我就陪你大胆,你想让我胆小听话时,又必须严格履行你的要求。

    可以,没问题,我是你的妻子,我会努力朝着你的要求去做,但是正如你当

    初所说的,跟爸玩这个游戏,就当是实验,现在实验出了,我做不到你要求那样

    的,做不到你要求的当你肚里的蛔虫,能够猜透彼此的想法。也实验出了我的缺

    点,但是,你总不能连让我改正机会都不给吧,直接狠心地就把我踹开?。

    我可以保证,以后绝不再撒自作聪明的谎,更不会撒别的谎,但是,你也要

    直接告诉我你内心的想法,如果你什么都让我去猜,你真的有点为难我了。

    好了,总体来说,肯定我的错误最大,现在该到了坦白从宽的时间了,我要

    继续说一说,我隐瞒你的两件事,也是这个游戏实验出,我丑陋阴暗的一面:这

    两件事情,发生在超市开业,还有公公生日那天,可以这么说吧,两件事情都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也反应了我的性格,「精神爽时胆子大」。算了,我还是

    先一件一件说起吧。

    跟老公五六年,生活不富裕,但处处充满温馨甜蜜,就在快要七年之痒,生

    活有点趋于平淡时。老公又突发奇想,要让我玩「勾引公公」的这么一个大胆的

    游戏。

    而从那以后的那几个月,每天都是在心惊肉跳中度过,有欢喜,有难过,更

    是给平淡的夫妻生活了,增添了很多未知的新鲜感,尤其给我带来了太多难忘的

    刺激经历,嘿嘿。

    我一直在想,性高潮,快感,刺激重要吗?在国外,不管男女,至少要经历

    四五个性伴侣,才会结婚,美其名,玩腻了才会收住心过婚姻生活。

    其实,根本没必要,虽然我性经历只有老公一个,但是结婚后,老公,却带

    领我,玩各式各样的刺激游戏。

    相比国外,单身时,一个人去玩。我更喜欢结婚后,老公带我玩。俩个相爱

    的人,经历所有最隐私的事情,岂不是更好吗?。

    就像那段时间,老公给我保驾护航,让有喜有忧的生活,越来越美满。譬如,

    因为我大大咧咧的性格,跟公公在床上偷欢,被老公撞了个正着。

    但是,老公却能扭转乾坤,不但化解了三个人的尴尬,而且公公,也开始开

    窍,居然要「创业」开个小超市。

    作为家里的「唯一」女人(小宝当然不能算),我自然开心的不得了,我也

    体会到了,俩个男人关爱的感觉,尤其,看到公公「上进」的样子,其实,多少

    有点欣慰。

    当然,最得意的还是,生活越来越美满,终于在爸爸妈妈面前,可以骄傲一

    下了,让爸爸妈妈知道我当初任性的选择,其实多么正确。

    而爸爸妈妈也开心,尤其一大家族聚在一起,加上七大姑八大姨,还有一些

    邻居,家里坐了总共好几桌。

    我也开心的不行,毕竟跟老公,小宝也生了,生活也稳定了,公公又能自己

    养活自己,于情于理,生活压力都小了很多。所以,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

    尤其宴席时,还要陪公公喝酒,这让我很羞愤,毕竟床上翻云覆雨,却要在

    大家面前装的毕恭毕敬。公公,更是一脸坏笑的样子,让我感觉就像大庭广众之

    下被强奸了一样,而且敬两次酒,也就是被强奸两次。

    但是,奇怪的,可能我天生胆子比较大,敬第一次酒时,我还百般不情愿,

    但是敬第二次酒时,我竟然对公公笑了,而跟公公眼神对视的一瞬间,真有那种,

    「你知道我深浅,我知道你长短」的互知老底的感觉。

    可能,那也是我跟公公发生关系后,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有种人模

    鬼样的奇怪感觉。我心想,谁都不知道,这道貌岸然的表面下,有着多么激情澎

    湃的一面。

    晚上,前来道贺的人,前前后后都回去了,而爹地喝得有点多,妈咪怕老爸

    着凉,也就没有回去,而我,送了一瓶水到了公公房间,当然是心疼爹地了,因

    为喝完酒,需要多喝点开水才行。

    本来,以为一天就这样过去,但是当我洗完澡想睡觉时,习惯性打开手机看

    一下,居然发现公公胆大包天地发来了一条信息,记得好像说什么「你偏心,亲

    爸就是不一样,递茶送水的,特别照顾」。

    我以为公公是因为开心一时兴起,所以就随手回了条信息,可能我觉得今天

    是个喜庆的日子,不想打击公公,现在想来。我的体贴用错了地方。

    因为记得公公开始胡搅蛮缠,说我不守信用,说好陪他,又不陪他,憋了那

    么久,今天这么喜庆,我还放他鸽子,太狠心了。

    而我一开始,还跟他解释。说今晚根本没法陪他,就是我想,那也没法兑现

    承诺。

    但是公公好像欲望上头,或者说喝多了,一直求我,哄我。而我一看妈咪还

    没睡,就把手机丢在一旁没理公公。

    但是过了会,就在我准备喝口水,打算睡觉时,公公又发过来了,这次,没

    有胡搅蛮缠,好像就是普通的问候,因为就是简单的一句:「我睡不着,你妈睡

    了吗?」。

    而我当时,洗完澡,喝了点白开水,在暖和的被窝里有点迷迷糊糊的。可能

    太安逸了吧,就也回了句:「睡了啊,怎么了?」。

    发完信息,我就准备睡觉,但是公公的信息把我惊得立刻没了睡意,记得公

    公又开门见山赤裸裸发过来一条求欢信息,说什么:「你看,今晚良辰美景,喜

    庆之夜,你妈睡了,志浩更早就睡了,你爸正在打呼噜,只有我们俩个没睡,不

    正是天时地利人和吗?为啥不能兑现你的承诺?」。

    我一看,睡意全无,因为,公公,居然胆子这么大,在我爸旁边撩我,而我

    还睡在妈咪旁边。

    写到这,我有点感慨,不是女人喜欢坏男人,而是因为坏男人胆子大,如果

    硬要找我跟公公臭味相投的一点,那可能就是公公比老公胆子大,也更坏。

    所以当时我被吓得赶紧拒绝地回了句:「你太过分了…」。

    但是,公公却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我心想,好男人,脸皮往往很薄,而坏

    男人因为脸皮厚,往往更显得「坚持不懈」一点。

    所以,公公又臭不要脸地,发信息挑逗我,好像说什么,我敬他酒的时候,

    就像羞涩的新娘,今天喜庆的日子,我脸红红的很好看,具体说什么我忘了。

    而我,可能因为喝了酒,所以有点反应迟钝,居然莫名其妙的喜欢这种被

    「流氓」「调戏」的感觉,现在想来,都说酒后乱性,我看酒后,会让人露出阴

    暗的本性吧。

    也许女人的本性,就是有点喜欢流氓,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女的选择「渣男」

    了。所以,我在那红着脸,居然联想到了,以前也是睡在妈咪旁边,跟老公谈恋

    爱,背着老爸的骂,跟老公幽会。

    一想到,我居然觉得好刺激,因为老公把我从妈咪身边骗走了,今天公公也

    照葫芦画瓢,也要把我骗走吗?。

    所以,我有点被动的回着公公的信息,就像女人欲拒还迎的样子。而公公也

    闻到了「腥味」,各种花言巧语哄我,甚至退而求次,说什么帮他用手打出来就

    可以了,最后竟然编出来一个可笑的借口,说被子不够盖,故意用激将法说道:

    「你不是很心疼你爸吗?你爸着凉了,你也不管了啊?」。

    虽然,公公的借口很可笑幼稚,但是我就是上当了,我也知道公公就是哄我

    过去,但是依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过去看看,就像明知道表面上好看的罂粟花其实

    有毒,但是依然有人喜欢。

    我鬼使神差,找了一床被子,心里七上八下地打开房门往公公房间走去。就

    在我颤抖地准备敲门时,公公居然把门缓缓打开了,估计公公早就在门口守株待

    兔了吧。

    而且公公还一脸坏笑,这让我更加激动不安,就在不知所措时,公公开口说

    道:「来,进去把被子给你爸盖上…」。

    说完,一把把我拉进了房间,然后「砰」地一下关上了房门,我的心也咯噔

    一跳,感觉像上了贼船。

    就在我满脸通红,局促不安时,走近一点,居然听到了爹地熟睡打呼噜的声

    音,这让我本能地走到了爹地跟前,感觉就像找到了救星。我开心又心疼地看了

    爹地好一会,发现爹地俊朗的脸庞,也有了几道皱纹,古铜色的脸颊,在灯光下

    照耀下散发着出了暗暗的光泽,因为打呼而轻微张开的嘴巴,好像是个跑累的人

    在喘气。那时候,真的好爱爹地。所以我情不自禁走了过去,抱了抱亲爱的爹地。

    重温了小时候抱着爹地的感觉。

    随后,我把被子,给爹地盖上了,亲了爹地一口,准备离开时,公公居然坏

    坏地轻声对我说:「小夏啊,今晚别回去了,陪你爸睡一晚吧」。

    公公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好奇地看着公公傻乎乎问道:「那你呢?」。

    这时公公又说道:「我啊,等下去客厅睡…」。

    我将信将疑地说道:「不好吧,等下爸醒来肯定吓死了,这么大了,不能陪

    爸睡觉了…」。

    这时公公鬼魅地笑道:「那就睡半个小时,重温一下小时候的感觉,你看你

    爸盖着你的被子,睡得这么香,不会醒来的」。

    公公的话虽然很坏很下流,但是也有几分道理,让我回想到了很多童年时跟

    爹地的温馨往事,譬如跟爹地撒娇,譬如帮爹地拔胡子,譬如爹地挠我痒痒,那

    些跟爹爹的亲密往事,就这样,一幕幕浮上心头来。现在想想,公公当时的话,

    真像罂粟,又美又有毒。

    因为,醉醺醺的我,真的好像重温一下小时候在爹地怀里调皮捣蛋的感觉,

    而且越想越想跃跃欲试。而公公就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在一旁又怂恿说道:

    「就跟你爸睡一小会,睡一下重温小时候那种感觉嘛,你看你爸咕噜打的这么响,

    又喝得那么多,不会醒的…」。

    而我,被公公的话蛊惑得失去了思考,心想,公公的话也有道理,就算爹地

    醒了,也只会认为我爱他粘他。

    这时,公公轻轻掀开了爹地的被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而我看着掀开的

    被子,就像着了魔,一咬牙说道:「嘿嘿,就睡一下下…」。

    接着,我激动地爬上了公公的床,钻到了爹地的被窝,伸出手抱住爹地,把

    头贴在爹地的胸膛上,无比幸福地重温了小时候的那种甜蜜。爹地的胸膛,呼噜

    震天响,但是却跟老公的胸膛一样,最让我有安全感。

    我甜蜜地,笑丝丝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一阵幸福的眩晕,心想果然很有意思,

    要多抱着爹地一会才行。

    但是,这时公公却使坏了,不知道何时,居然神不知鬼不觉也爬上了床,而

    且给往我这边靠了靠,我吓得惊讶地看了看公公,而公公不慌不忙地把食指放在

    嘴中间,然后「嘘」地一下,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

    「让你感受一下,睡在俩个爸爸之间的感觉…」。

    公公的这句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当时真的震惊了,不知道公公为啥能

    想出这么坏,又这么大胆的流氓游戏,我还好笑,果然跟老公一样坏。

    所以我被刺激得一顿猛烈的眩晕,感觉公公坏透了,却同时觉得刺激好玩的

    不行。因为,一边是我最亲爱的爹地,一边是最坏的公公。我心跳陡然加速,但

    是,依然还残留着点理智,我起身就想离开,因为隐隐感觉,再这样下去要出事。

    但是公公,却按住我不让我走,还轻声说道:「你爸在旁边,我哪敢对你胡

    来?就是觉得这样刺激好玩,这种睡在俩个爸爸之间的感觉,可不是每个人都能

    体会得到的哦…」。

    公公的这句话,同样让我终身难忘,因为的确如此,也许错过了今晚,以后

    再也遇不到这样刺激又好玩的事情了。睡在俩个爸爸之间,我又是这么大一个少

    妇,想想都刺激,害的我心中小鹿乱撞,胸口剧烈起伏。

    这时公公又花言巧语哄我:「我们三个人,就这样睡五分钟好不好…?」。

    「好,就五分钟…」我当时心想五分钟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说完后,公公就轻手轻脚爬上床,而我一看他衣服也没脱,也没对我动手

    动脚,这让我放松了警惕。我没理公公,然后又抱住爹地,把头钻到了爹地的怀

    里。

    但是,就如同老公说的,是狼,接近你,哄你,最终目的还是吃掉你,果然,

    不知道过了有没有二分钟。感觉下面被子在动,接着,公公的脚率先溜了进来。

    这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公公的脚有点不安分,于是我扭头瞪了爸一眼,只

    见公公轻声说道:「就五分钟,我不会做出啥太出格的事情,放心吧…」。

    是啊,从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已经变成了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公公一

    直不都是这样得寸进尺,步步蚕食的吗?也许女人就跟青蛙一样笨,坏男人则会

    温水煮青蛙。

    公公就是用着这么司空见惯的烂招数,让我节节败退。但是又让我好无奈,

    因为公公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因为他是老公的爸爸,换成普通男人,我又怎么

    可能这么惯着他呢?。

    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很多时候,也不是我一点不反抗,而是只能逆来顺受,

    所以我又无可奈何闭上了眼睛。

    这时,公公看我没反抗,可能以为我怕把爹地吵醒吧,所以公公的脚又开始

    肆无忌惮地动了起来,毛茸茸的大腿,先是夹到跟我的小腿上,然后挑逗我摩擦

    我,还温柔地在我小腿之间游走,就像抚摸我一样。

    这立马让我心惊肉跳,毕竟睡在爹地的旁边,公公却坏坏地挑逗我,现在又

    撩拨我。那种惊心动魄的快感,瞬间袭上心头,让我头晕目眩。这时公公变本加

    厉,又做出了更丢人的动作,居然用他的脚趾头,勾住了我的脚趾头,然后尽情

    地跟我的脚趾头追逐嬉戏,尽情地玩弄我的小脚。

    对于公公的调戏,我只能屏住呼吸,双手抓紧了床单,咬牙坚持着。因为我

    快到达了崩溃的边缘。而就在此时,公公又贪心地往我身边靠了靠,然后把大腿

    顶在我小妹妹那里。

    这让我快要哭了,嘴里轻微发出了「呜,呜,额,呜」的颤抖哭泣声,因为

    我真的经不起任何挑逗了,下面被公公轻轻一顶,感觉淫水就「滋滋」冒出来了

    好多。

    这时,公公把手伸了进来,握住了我的手,想让高度紧张的我放松一下。但

    是很快,居然牵着我的手,摸他裤裆。

    当我碰到公公坚挺的裤裆时,我才被吓得吓醒了,下意识「啊」了惊叫一声。

    然后把手缩了回来。

    公公被我的惊叫愣住了,我跟公公也同时警惕地看了看爹地,发现爹地还在

    打呼,这让我惊魂未定的心,舒缓了不少。

    我跟公公都吓得愣了一会后,但是很快公公就又颤抖地说道:「来吧,你在

    这里摸我一下,我很快就出来了…」。

    我当然不会那么傻,但是也不聪明,我也不知道当时为啥说道:「去厨房,

    我帮你用手弄出来…」。

    可能那时,我喝了酒;可能那时,害怕爹地突然醒来;可能那时,我神志不

    清;可能那时,就是本性有点淫荡大胆的我;可能那时,恰巧反应出了我的阴暗

    面。

    当然了,我之所以胆子大,敢做真实的自己,可能也是因为有个宠我爱我的

    老公的缘故吧。因为当时我的心理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毕竟就是淫荡,老

    公不但不会怪我,而且还喜欢,所以我以为做什么老公都会理解我的。而那时,

    也许我真的被公公挑逗也想要了,毕竟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公公一听我这么说,当然高兴死了,迫不及待跳下床,然后把我从爹地身边

    抱走,我当时羞死了,感觉公公就像把我从爹地旁边偷走的一样,而且到了厨房

    就毫不害臊地脱掉了裤子,拉住我的手,就往他的硬邦邦肉棒上放。

    一开始,我还不好意思动,但是,也根本不用我动,因为公公的粗肉棒,居

    然会自己在我手里跳动,而且感觉比我心跳还快,这让我又好奇又恐怖。

    这时公公焦急地说道:「小夏,你摸一下啊…」。

    于是我只好,木讷机械般地帮公公打起了飞机。但是,我没动几下,公公的

    表情,就舒服的在那扭曲,虽然我看不到,但是一听公公在那颤抖叫着「小夏小

    手好软啊…」。我就知道公公,舒服到极致了。

    可不是吗?漆黑的深夜,幽静的厨房,黑灯瞎火的,我跟公公干着这种苟且

    之事,而且我还是偷偷溜出了妈咪的卧室,背着老公,背着爹地。在这个神不知

    鬼不觉的厨房,跟公公干着坏事。

    最要命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居然越想越兴奋。尤其公公

    的大家伙,在手里越来越坚硬时,大龟头在我手里钻进钻出时,我心中何尝不是

    小鹿乱撞,哦,不对,是我的小妹妹在小鹿乱撞,我居然联想到了公公的大龟头

    在我小穴里钻进钻出?。

    我被自己阴暗的想法弄得心跳加速,小手也越来越有气无力。不知道撸了多

    久,公公气喘吁吁说道:「你这样慢吞吞的,根本出不来啊…能不能让我在你小

    妹妹那里蹭一蹭?」。

    公公的话,让我腿都软了,因为刚才我就在那恰不知耻地想着这件事,对啊,

    公公蹭的还少吗?每次把我蹭的都是痛不欲生,不过又特别怀念那种感觉,就像

    女人明知道男人很坏,却又离不开,而我呢,也一样犯贱,居然好想再被公公再

    蹭一次…。

    可能看我没有拒绝,公公又说道:「本来你就答应今晚陪我一次的,志浩都

    同意了,现在蹭一下,又有啥关系…?」。

    虽然,我也知道是公公的花言巧语,但是就是不知道如何反驳,所以,我呢

    喃道:「好吧,不过,不过…只能蹭一蹭哦…不能进去…」。

    公公高兴地一把把我裤子扯了下去,然后又把上衣卷了起来,接着迫不及待

    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你握住我的棒棒,我就龟头蹭一蹭,这样根本进不去……」。

    「嗯…」我意乱情迷地答应着,心想是啊,我握住肉棒,往上面握一点,公

    公就是想插,也插不进去。

    这时公公激动抱住我的光溜溜屁股,一挺身,滚烫的龟头顶到了我潮热的小

    穴上面去了,而我顿时「啊」地一下失声叫了出来。

    我这时才明白公公的肉棒杀伤力这么大,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公公

    的龟头已经在小穴洞口活动了,把我两片湿答答的阴唇顶的东倒西歪,而且,时

    而从上往下滑,时而从下往上梨,真的像在水田里犁地。把地梨了个天翻地覆,

    还在我耳边调戏:「小夏,你都湿透了…」。

    是啊,公公把我下面两块地,反复梨了又梨,翻了又翻,早已水淋淋的把我

    手都弄湿了。我全身都在颤抖,舒服地快崩溃了,这时我根本不知如何回答公公,

    手足无措地把公公的龟头移了移,但是居然歪打正着让公公的龟头顶上我的小豆

    豆。

    而这一移就坏事了,因为快感比刚才更强烈,公公的反应也更激动,猛的用

    龟头顶我小豆豆,我失声乱叫道:「啊,啊,啊,难受死了,不行了…」。但是

    小手依然本能地紧紧握住爸的龟头,不让肉棒进来更多,但是我感觉我的双手都

    快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就像死人握住了木棍不放一个道理。

    公公此时并不着急,就像一条耐心的老狼,开始从侧面进攻,居然伸出手溜

    到我衣服里面,要解我胸罩。而我条件反射般伸出手阻止公公,但是就在这下意

    识腾出手的瞬间,公公得逞了。

    公公的肉棒,趁机咕唧一下,尽根没入了,我立马「哼,哦…」一声长喘,

    崩溃地把头靠在了公公的肩膀上了。

    肉棒进去后,并没有动,而是就是这样保持着插入的姿势,但是却疯狂地跳

    动着,而我里面的嫩肉,也剧烈收缩跳跃,就像啦啦队在热烈欢迎公公那粗壮的

    肉棒的王者归来。

    就这样过了十几秒,公公开口问道:「今天安全期对吧?」。

    我有气无力「嗯…」了一声。

    听了我的回答,公公开始在下面九浅一深地开垦了起来,每插一下,淫水就

    被带出来好多,还发出「咕唧,咕唧」的淫荡声,好像是在说「好耶,好耶」。

    但是,很快,就「啪啪啪」撞击得淫水四溅,感觉淫水都洒在了毛毛上了,

    此时的毛毛就像禾苗,公公正在用我的淫水浇灌我小穴周围的禾苗,让它们茁壮

    成长。

    巨大的快感,让我手指头都掐进了公公的肌肉里面,我还咬着公公的衣服,

    努力不发出声音。

    公公不觉得疼,反而一把把我抱起,然后抱着我往楼上走去,先是走到爹地

    睡觉房间的门口,插了我几下,还说道:「这是爹地房间,刺激吗?」。

    然后抱着我去了妈咪睡觉房间的门口,插了我一下,然后说到:「这是你妈

    妈房间的门口,刺激吧…」。

    这时,我被刺激的七荤八素的,但是一看公公还要往抱着我往老公睡觉的门

    口走去,我立马用最后的力气说道:「你敢把我抱到志浩的房门那里,我发誓立

    马跟你翻脸…」。

    但是公公也还好,见我真的翻脸,也不敢放肆,抱着我又走下了楼梯。但是,

    一到厨房,就把我一把摁倒在橱柜上,然后大刀阔斧地插我,不对,是恶狠狠捅

    我。而我已经是脑袋一片空白,被公公插了可能十分钟,或者有十分钟吧。

    然后一股股强大的前所未有的冲击波喷入了我的子宫,我惊慌失措乱叫着:

    「啊,啊,太多了,太多了,不行了,我要死了…」我深深记得当时我的双腿都

    在抽筋。

    公公发泄完后,紧紧抱着我,然后缓了会,肉棒也渐渐软了,就像大胜过后,

    开始鸣金收兵,慢慢退出了我的身体。

    此时,可能因为公公射的太多,精液开始汩汩往外流。

    我糊里糊涂想找个东西擦了擦,但是没想到公公居然把我裤子一穿,坏坏地

    说道:「别擦,这样回去睡觉才刺激……」。

    我潜意识本能傻乎乎找了找纸,但是乌漆麻黑的又没找到,然后像行尸走肉

    一般回到了卧室,躺在妈咪身边昏昏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这时酒精开始褪去,我也慢慢清醒了,但是一想到昨晚荒唐的

    举动,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由着公公做了这样大胆的事情。我一度欺骗自己,说

    这是一场春梦,但是现实很残酷,胯间黏糊糊的湿答答的内裤,证明这一切昨晚

    真实发生过。天啊,我的胯间居然全是公公的精液。但是却很奇怪,当时并没有

    觉得多恶心,反而有点兴奋。

    但是这时妈咪说道:「你爸昨晚喝多了,我去熬点烫」。

    妈咪无意中的话,让我无地自容,妈咪那么体贴爹地,让我好佩服,而我自

    己根本没妈咪一半贤惠,所以我惭愧的赶紧说道:「我去好了,我去好了…」。

    吃早饭时,好像发生了一点事情,只不过现在记不得,但是我记得上班路上,

    老公好像从早上我的异性,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好奇地问我怎么了。

    我记得当时,我没回答你,因为那时,我还穿着那脏兮兮的内裤,胯间全是

    爸的精液,我哪还好意思跟你说话?。

    事后,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交代,我觉得玩过了头,有点对不起你,也对不起

    爸。当然更怕你看不起我吧。

    但是不告诉你,我觉得更对不起你,左思右想,我写了二篇日记,第一篇,

    纯粹试探你的反应。

    第二篇,稍微把过程删减了一点。但是,当时你的反应把我吓坏了,说被爸

    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所以,我下意识地不敢给你看第二篇日记。

    那几天我很煎熬,但是你却嘻嘻哈哈逗我开心,我心想,生活好不容易走上

    正规,就不要折腾了。

    所以,我把那删减的日记,就随手听到了回收站,心想「听天由命」好了,

    而对于公公的过分之举,一是因为公公是老公的老爸这个特殊身份,老公这么好,

    我或多或少看在老公份上,对公公也会好一点,所以一些出格举动,我也懒得说。

    毕竟一个女人挑拨离间,肯定会影响父子感情,而且我们三个人关系这么微妙。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段时间,是我跟公公的蜜月期,什么都是新鲜的,加

    上老公从来不窥探打听我跟公公的事情,所以往后那几个月,我跟公公就像新婚

    男女,一碰就着,每个礼拜三晚上都要折腾二三次,所以,更不会动不动跟公公

    生气。

    那段时间,也是家里三个人最和谐快乐的时光,所以我又「精神爽时胆子大」

    做了第二件糊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