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3)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8980。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三章之由来已久的默契。

    看到这奇怪的一幕,加上小秋凄惨的叫声,吓得我两步并一步急忙走了过去,

    不过走过去一看,发现小秋拿着个烟头,正在烫自己脚踝附近的纹身。

    估计,因为太痛,太过注意力集中,直到我走了过去,小秋才抬起头满头是

    汗地看了看我。

    而我被那情景也吓到了,下意识皱着眉头问道:「你干嘛啊?」。

    小秋这时,就像受过酷刑,神情惚恍,两眼也目光呆滞,痛的直哆嗦,边哭

    边说:「我,我本想激光打掉纹身,可,可又想,那样惩罚太轻了,就用烟头烫

    掉…」。小秋说到这,破涕为笑道:「你看,你看,烫的差不多了…」。

    我顺着小秋眼光望去,发现小秋的脚踝的确被烫得有点惨兮兮的,头皮发麻

    地说了句:「你,你真胡闹…」。

    「再,再烫一下,就,就没了,刚才烫掉一根烟了,哼,好痛哦…」,小秋

    说归说,痛归痛,哭归哭,说完,就又用烟头烫纹身。

    随后,还真发出了「滋拉滋拉」的声音,听得我毛骨悚然,一把夺掉了小秋

    的烟头,然后说道:「行了,烫的差不多了,明天去医院买点药,别发炎了…」。

    小秋此时边哭边笑说道:「好,都听老公的…」。顿了顿小秋又说道:「谢

    谢你今天接我爸妈过来…」。

    我没理小秋,准备洗脸睡觉,但是小秋一把拉住我,然后把银行卡给了我,

    还说道:「我这么笨,老公这么聪明,钱还是老公保管好了,不过我也留了二万

    块,毕竟有时候要用…」。

    「随便…」,我接过了银行卡,但是并不想跟小秋交流太多,所以就直接去

    洗了个澡。

    洗完澡,神清气爽了不少,我看小秋还在那时不时看一看自己的脚踝,估计

    是有点痛,于是我又从家里的医疗箱里,拿出了红药水,还有棉签纱布,然后递

    给了小秋,让她自己涂一点,简单包扎一下,免得睡觉碰到了疼。

    第二天上班,可能有点心力交瘁,中午趁着午休的时间,靠在椅子上小憩了

    一会,而莫芬不知道是不是那几天心情特别好,还播放起了轻柔的情歌,或者说

    把歌声放的不大不小。

    我呢,不喜欢听情歌,在家里有点霸道,很少让小秋放情歌,所以偶尔听到

    情歌,虽然不爱听,但是听起来还是很惬意的,就当催眠曲。

    就那样跟所有人工薪一族一样,争分夺秒,趁着午休浑浑噩噩睡了会,醒来

    后,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采纳的去采纳了,监管的去监管了,巡视的去巡视了,

    这也正式宣示着忙碌的下午开始了。

    这时,莫芬倒了几杯咖啡,给了办公室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然后还走到我

    这边,问了我一句:「对了,陈哥,你到底喜欢听哪一类型的歌呢?」。

    「我啊,?」莫芬的问题,让正在犯迷糊的我,有点懵逼,所以我下意识又

    说道:「喜欢听抒情歌…」。

    但是莫芬好像听错了,居然说道:「哦,你也喜欢听情歌啊?最近出来的

    就很好听啊」。

    我苦笑了笑解释道:「抒情歌曲,不一定非得是情歌啊,你看,,

    抒发的是一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情怀,抒发的是自由豪迈的生

    活情怀,跟抒发的就是珍惜当下

    时光自由自在的生活情怀,还有抒发的就是坚强勇敢的生

    活情怀啊…」。

    莫芬愣了下,才突然说道:「哦,我懂了,IT' Sgoodtime就是

    好时光的意思,strong就是强壮的意思,你看我,学的英语还没完全还给

    老师…」。

    莫芬的话,让我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正在苦笑时,隔壁隔壁的隔壁一位耳

    尖的同事打趣道:「你们两位郎才女貌的才男才女,能不能不要在我们这群大老

    粗面前说外语啊?我们听不懂啊?」。

    莫芬尴尬地瞪了同事一眼道:「切,喝你的咖啡吧…」。说完,还莞尔一笑,

    就去工作了。

    但是,没过一会,我却收到了莫芬的信息,打开一看:「我说得那首《爱情

    买卖》是有意义的,礼拜天有没有空,我请你跟小雪吃饭,我遇到一件烦恼的事

    情,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

    女人能请你吃饭,基本上都有很麻烦的事情,我突然感觉有种莫名的忧虑,

    但是也不好拒绝莫芬,所以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哦,好的…」后,就上班了。

    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但是下班,却不能直接回家,因为我得联系人,得买

    点柴火。所以,下班后,我沿着郊区逛了逛,发现这个时间点了,很多工人依然

    在大锤小锤砰里啪啦满身是泥,忙的热火朝天。

    见状,我特意买了一包烟,问几个工人打听了一下,一车柴火,大概300

    块,而工人们一看我客气地给他们拿烟,立马把他们老板电话给了我,而且热情

    地告诉我,这些柴火不值钱,烂掉也烂掉了,如果自己叫车自己装,可能还便宜

    点,反正不会太贵,现在谁还烧柴啊,也就附近烧开水炉的过来买一点。

    我连连点头答谢后,没再跟那些工人瞎扯,上车后联系了工地的包工头,谈

    了下价格,然后便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一群老头老太,聚在开水炉那里有说有笑,而且小秋还在那里放

    着欢快的英文歌曲,走近一看,小宝正在那扭来扭去,像在耍宝。

    我好奇地问小宝在干嘛,小宝立马屁颠屁颠说道:「爸爸,你看,你看,我

    走路好不好玩,我会倒着走…」。

    小宝说完,没有大人胳膊长的小腿,在那滑稽地动着,没有大人拳头大的小

    脚在地上摩擦着,我一看小宝这搞怪样,再仔细一听音乐是杰克逊的歌,就知道

    肯定是小秋给小宝播放了猫王杰克逊的太空舞步。

    不明真相的老头老太一个个龇牙咧嘴地看着小宝那可爱活泼样。我一看小秋

    跟小宝在那疯,我当然不能再疯疯癫癫了,所以故作姿态地板着脸对小宝说道:

    「你能不能好好走路啊?」。

    结果小宝,磨蹭了几下,一只脚往后滑,一只脚想往前,一个踉跄滑倒在地,

    然后还兴冲冲对我说道:「爸爸,爸爸,我忘了怎么走路了…」。

    这时,看热闹的老头老太,笑得前仰后合,所以我也只好又气又好笑地说道:

    「自己起来…」。心想「这么小,就跟你妈一个德行」。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住

    了。

    不过,这时,几个「爱管闲事」的老太,一把就把小宝抱了起来,还乐呵呵

    说了我不想说的话:「你看,小秋漂亮可爱,连女儿,都这么活泼…」。

    听到别人夸小宝,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我心想,父亲走了,这下小秋带小

    宝,小宝好像的确比以前更活泼了,我老生常谈地感慨,真是祸之福之所倚,还

    是小秋管小宝比较好。

    但是,突然又一想,我怎么夸起小秋来了?我居然下意识认可了小秋带小宝

    很出色。我心烦意乱地走到小秋跟前说道:「你去烧饭呗,这里我来吧…」。

    但是过了会,我发现,我一到超市,老头老太都走了,连小宝也不见了踪影,

    估计跟在小秋屁股后面转。

    从刚才的「热闹喧天」,到现在的「冷冷清清」,这巨大的反差,让我尴尬

    死了,莫名想起姐姐的话「没有弟妹在,你这家还叫家啊?」。

    餐桌上我把工地老板的号码给了小秋,简单交代了几句柴火的事情后。但是

    小秋立马就说道:「其实没必要买,每天下午跟小宝骑三轮车出去溜达会,也能

    捡点柴火回来,又能带小宝玩,又能锻炼小宝…」。

    提到这事,一想到被张叔数落,就让我有点不满,于是我说道:「超市重新

    开业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搞开水炉,你带小宝都忙不过来。瞎折腾…」。

    小秋谄媚地微笑着道:「嘿嘿,我不是怕隔这么久,刚开业没生意吗?而且

    不想偷偷摸摸凄凄惨惨的开业,你看现在多热闹,这里都成了大家无聊聚集的新

    天地了,超市开的热火朝天,累一点也合算…」。

    一看小秋说得情真意切的甜蜜样,我有点错怪小秋的感觉,所以连忙转移话

    题说道:「小宝那舞步,是不是你教她的啊?」。

    小秋刚想张口,小宝抢先说道:「对啊,爸爸,爸爸,今天下午我跟妈妈在

    超市跳舞了…」。

    一想到小秋跟小宝在超市跳舞,我就想笑,但是现在好像特别喜欢挑小秋的

    刺,所以习惯性板着脸说道:「尽搞这些奇葩事」。

    这时小宝「萎靡不振」地小声嘀咕了句:「奇葩是什么意思啊?」。

    我一看,自己给小秋脸色习惯了,一下子把脸色甩到了小宝身上,所以赶紧

    说道:「没事,没事,你跟妈咪跳的挺好看的」。

    小秋在一旁幸灾乐祸说道:「哼,既能学跳舞,又能学英语,多好啊。再说

    了,你又不让小宝看喜洋洋,又这不给听,那不给看的,我让你宝贝女儿跟你一

    样,听听你偶像的歌曲。你还不乐意了啊…?」。

    杰克逊的确我的偶像,所以一听小秋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跟小秋争下去,

    于是低着头在那吃饭。

    小秋,则要偶尔跑出去照顾一下超市,所以,吃得比我要慢。小宝可能最近

    小秋刚回来,有点粘小秋,也不跟着我了。

    所以,我有点郁闷又有点不好意思磨蹭了一下,就准备回卧室,但是走到一

    半,发现小秋收拾碗筷的「筐里叮当」地声音,就又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在黑暗

    的楼梯拐角处,偷偷瞄了会小秋。

    只见小宝一会窜到我的座位上,把我的筷子抓住了攥在手里,然后屁股一拱

    一拱地又爬下凳子,准备把小秋的筷子也「收拾」起来,这时小秋温柔地看着小

    宝欣慰地说道:「妈妈来…」。

    小宝于是跟在小秋旁边,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妈妈,爸爸最近好像不高

    兴…」。

    小秋一听,蹲下去笑着对小秋说道:「爸爸是男人,在外面要赚钱养活我们

    俩个女人啊,不然妈妈哪有钱买新衣服给你穿呀,爸爸最近很累的…」。

    小宝一听,龇牙咧嘴调皮却又嗲嗲地说道:「原来这样啊,爸爸好辛苦…」。

    我一听小宝那嗲嗲萌萌的语气,头皮就发麻,感觉真的跟小秋一个德行。我

    有点哭笑不得地回到了卧室。

    但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之间,不得不承认了,感觉小秋的确把小宝教育

    的很好。

    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工地上的老板,但是老板说,柴

    火已经下午就运过去了。

    挂断电话,我很郁闷,因为昨晚工地老板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所以

    我随口就说了句,白天我可能没空,到时我让我老婆过来跟你谈。意外的是,小

    秋办事这么麻溜?。

    我好奇地回到家里,发现柴火不但运到了院子里,而且还堆了起来,整整齐

    齐的架在一起,上面还盖了一层皮。

    我难以置信地问小秋:「这么多柴火,你怎么弄起来的?」。

    小秋得意地笑着说道:「工地上,工人们一看我带着个小宝,就帮忙把柴火

    堆上车了,回到家里,大伯大妈帮忙把柴火架了起来了啊,嘻嘻…」。

    我一听有点失望,本想今晚回来大干一场,在邻居面前证明一下,我也出过

    力的。但是现在小秋都把事情做了,让我怎么搞?我尴尬地看了会,突然发现柴

    火旁边有个电锯,于是我又好奇地问小秋道:「你买电锯了?」。

    「嗯,工地老板说,这些门啊框什么的,斧头砍不动,叫我买了一个电锯…」。

    我一看,还真是的,有些门,废弃的床板,木头是很粗,一看就不好对付,

    我见状于是说道:「我把这些柴火锯小一点,你明天烧…」。

    说真的,不是我讨好小秋,只不过一点不帮忙,真怕邻居骂我,所以抄起电

    锯卷起袖子就干了起来。

    而小宝,好像也很好奇,我锯一点,她就高兴地把柴火拖给小秋,让小秋码

    成一小堆,但是毕竟太小,用力拖拽了几根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叫道:

    「哎呀,好累,哎呀,好累…」。

    我一看,还觉得小宝真搞笑,没想到小秋拿着一张纸垫在小宝屁股底下,然

    后说道:「现在知道爸爸妈妈干活累了啊?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会,等再长大一点,

    再帮爸爸妈妈好吗?你现在太小了…」。

    小宝撅着嘴说道:「我很小吗?」。

    小秋一听,居然还回答道:「你现在就是小不点…」。

    小宝像个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说道:「哎呀,我是好小…」。

    看着小秋小宝俩个逗比在那你一句我一句,我真不知道如何说她们。

    但是转念一想,也挺好,毕竟我时候,有点严肃,规矩还多,小宝被我教育

    得,都不像同龄孩子,而小秋就像大小孩,让小宝活泼了很多。

    晚上,在餐桌上,小秋依然还有点自鸣得意的喜悦,沾沾自喜地嘀咕道:

    「老公啊,柴火真便宜,只要150块,估计可以烧一个多月吧」。

    「150?这么少?」我心里有点犯嘀咕,昨晚还要250一车,还让我自

    己装呢,装好送过来,就要350,现在居然只要150,难不成因为小秋是女

    的?。

    果然小秋笑着说道:「嗯,本来老板说250一车的,但是看我带个小孩不

    容易,就便宜了我一点…嘿嘿…」。

    我鄙视地看了小秋一眼,嘀咕了一句:「我看老板看你是女的吧…」?。

    没想到小秋不但没害臊,反而更加得意地说道:「你知道吗?这段时间,超

    市生意比以前爸在的时候都好…」。

    我一听,叹了口气,见怪不怪地说道:「有什么奇怪的,这年头,女人做生

    意,本来就比男人有优势…」。

    小秋愣了下,突然认真地问了句:「老公,我很好奇哦,以前我不好意思问,

    现在我问你,你为啥不怕我在外面抛头露面跟别的男人打交道啊?」。

    我听了不以为然不耐烦地说了句:「这有什么啊?女人要么不出来工作,既

    然出来工作了,肯定不可避免要跟异性打交道嘛」。

    我很平常的一句回答,没想到小秋却像发神经,高兴地来了句:「老公,我

    好爱你」。

    我一听,依然很排斥,但是小宝在旁边,我又不好意思发作,只好厌恶地恶

    狠狠瞪了小秋一眼。准备回到房间后再跟小秋算账。

    晚上,小秋忙好回到卧室,刚把小宝哄睡着,我就急不可待怒不可歇地责问

    道:「你今晚餐桌上是不是有病?我吃饭时,陪你说话,是不想让小宝觉得气氛

    奇怪,你再这样无理取闹,别怪我发火」。

    小秋一听非但不怕。反而笑嘻嘻说道:「嘻嘻,这个事情啊,老公,你听我

    慢慢跟你说嘛。你知道吗?以前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很好奇你的性格,我跟男同

    事也好,男同学也罢,甚至小摊小贩聊天,你都不生气,我真的很奇怪,相比爸

    的小心眼在乎我,我那时真的喜欢上了被在乎的感觉。可是后来嘛,跟爸去了深

    圳,我又不想一天到晚在家里,你知道一直在家里,爸老想那个,所以我想找份

    工作避开他,可是我想暂时去帮老板卖衣服,爸又说那不行,是不正经的女的干

    的,我去当服务员,他整天还要查手机,我快气疯了,那时我才知道被管着这么

    痛苦。所以今晚,我才身不由己说爱你…」。

    小秋说得没写的那么详细,把我说得有点云里雾里,这时小秋又说道:「我

    终于知道你妈为什么不愿意跟你爸了,自己没本事,老婆在外面辛苦工作,又要

    管东管西,那样身累心更累…」。

    小秋边说着边回忆,尤其老婆二字让我很反感,所以我挖苦道:「当爸老婆,

    当出经验了?还能了解我妈的心情了?」。

    小秋一听,立马一脸黑线,气得几下才说道:「对,我给你爸当了几天老婆

    行咯吧?不过我告诉你,但是我理解了很多,被你惯的我,真受不了小鸡小肠的

    男人,跟你爸生活,我一个礼拜都受不了,跟别的男人生活,我想了下,我也许

    受得了一个礼拜,但是也许一年后两年后,我也受不了,所以,只有跟你,我才

    能开心一辈子…」。

    小秋说了那么多,我就听进去了一句「跟别的男人」,于是我又挖苦道:

    「很好啊,还想过跟别的男人生活啊?」。

    小秋这时气得两眼汪汪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在脑海里想一下而

    已,那时在那跟爸吵架了,我本来可以去喜欢我的那同学那里,可是我当时不是

    害怕爸,当时心里还是害怕你,因为我知道,如果去了别的男人那里,那你一辈

    子也不会原谅我…」。

    小秋的这句话,如果有点感慨万千,说真的,虽然我允许小秋跟别的男人聊

    天,但是如果敢玩过分了,我立马叫她滚蛋,不要说跑的别的男人那里去了。小

    秋一旦那样做了,敢不离婚,我就不会是现在这反应,我肯定拽着她头发去离婚。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小秋两眼汪汪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轻声嘀咕道:「我

    跟爸跑出去,也是被你气昏了头,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就想着气死你,不让你

    跟莫芬在一起」。

    但是当时,并不心疼小秋,只感觉小秋是在狡辩,所以我不耐烦地胡乱说道:

    「上次还说跟爸有性也能过下去,现在又说纯粹想气我?过年那一个在床上对爸

    百依百顺,还说没爱上…?」。

    「没什么?没什么?你说啊?真搞笑?难道我还会爱上爸?」。

    我本来不想说这么伤自尊的事情,但是当时有点火大,立马反驳道:「没有?

    还说没有?那段时间,你跟爸哪次不是边亲边做?还声恰不知耻问爸最爱婆婆还

    是你,谁声嘶力竭喊着最爱大鸡巴老公?这还不叫爱?最起码你被爸征服了,最

    起码动过心…」。

    小秋没想到这么脏的话也能说出口,在那一脸黑线,愣了会才说道:「你傻

    吗?跟爸私奔就是对他动心了?我一个人离家出走有效果吗?我一个人离家出走,

    当时我想着,还不是刚好便宜了莫芬?所以,只能逼着爸跟我一起离家出走,才

    能让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身败名裂…」。

    小秋的话,把我一惊,没想到小秋敢骂我,还骂我的人品,我惊得冷笑一声,

    下意识嘀咕一句:「呵呵,对,我是伪君子,那你更可怕,知道我是伪君子,这

    段时间还低三下四求这个伪君子原谅你…?」。

    小秋直盯盯冷冰冰看着我说道:「我是当时觉得你是伪君子,你明明在监控

    里看到我被爸绑了,还不救我,反过来花言巧语哄我继续陪爸,那之前,我还是

    有底线的,当我越陷越深时,你一声不吭,不来救我,反而神不知鬼不觉爱上莫

    芬,然后一脚把我踢开,当时,我就觉得你不但伪君子,而且好狠心…后来,才

    知道,原谅我弄错了嘛…所以,我说你是伪君子,你就不高兴,你错怪我爱上爸,

    我就高兴吗?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

    「行了,我不想为了误会吵架,我以前没偷看过你跟爸做那事,我没那么龌

    龊,要看我也是正大光明的看,我是从爸发短信,让你晚上过去陪他玩捆绑。你

    在我们的房间对我隐瞒,我才忍不住看监控的…从那开始,我只看到了你跟爸玩

    的热火朝天,而且只看到了你欲仙欲死,没看到什么你身不由己…」。

    我不耐烦地说了一堆,小秋听了苦笑了笑说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现

    在想想,如果你知道那晚我是被爸绑着回不来,你就不是那种浑然不知的反应,

    唉,都是天意,那段时间,我的确上瘾了,不过,不是为了满足爸,是为了满足

    自己,因为我有点害怕,也有点贪心,害怕的是以后跟爸断了,还会时常忍不住

    怀念这段刺激的禁忌,所以贪心地安慰自己,这一个月最后放纵一回,毕竟爸说

    得也有道理,小宝长大了,打死我也不会去爸房间睡觉的,所以那时就想着在这

    一个月赶紧什么都做了算了,这样以后就不会想了,所以我真不是因为爱爸,而

    是真的打算断了,不然大伯给爸介绍对象,我干嘛那么上心啊?但是,我错就错

    在,自作主张,什么都没告诉你,不然也不会弄到今天这步,唉…」。

    小秋滔滔不绝,却让我疲倦地安静了下来,小秋那句,「我相信你」听着那

    么让人熟悉,那么动听,也跟以前那样温馨,可惜的是,我还能做到像从前那样

    「相信」小秋吗?。

    可能在气头上,我听不进去,也更懒得去想,所以钻到床上准备睡觉。

    而小秋,一直呆坐在床头,也不洗脸也不洗脚,呆坐了四五分钟,居然擦了

    擦眼泪跟鼻涕,然后跑过来跟我说道:「就是因为隐瞒太多,所以三言俩语也讲

    不清了,但是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会写给你看的,反正我会写出最真实的自己,

    我就想表达俩个思想:第一,我是骗过你,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不爱你,

    更不是因为我被爸征服了,而是我的自作聪明,以为不会被你发现。第二,就是

    跟你坦诚,那段时间的所有事情,告诉你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那样。我有苦衷,

    也有错的地方。但是,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禁忌的快感本来就强烈,我又不是

    木头人,当我昏头昏脑越玩越过份时,你却用完美的标准来要求我,从没提醒我,

    只要你吭一声,我就再胆大包天,也不会不听你的啊」。

    我睡觉了,小秋还找我吵架,让我很烦恼,所以我也躺了起来,很不耐烦地

    说道:「我没提醒过你吗?我没提醒你?让你不要跟爸接吻?没提醒你?让你不

    要给爸口?没提醒你,不要撒谎?」。

    小秋当时也很激动,边哭边吼道:「提醒,提醒,就知道提醒,你不能别的

    男人一样,直接骂我吗?提醒我以后,又哄我宠我,不开心了,又生闷气,一看

    你生闷气,我就自己找缺点,找到了缺点,不敢去陪爸了,你又哄我,说没事,

    玩的开心点。今天生闷气,明天又让我玩的开心点,一开始说让俩个男人爱我,

    让我过一夫二妻的生活,然后自己不高兴了,又生闷气,我都怕了,整天猜你心

    思,然后床上又要跟爸斗智斗勇,做的时候,生怕爸强吻我,所以过年时,我才

    想着,让爸早点跟施阿姨好起来,这样我跟爸自然会断了…」。

    小秋的伶牙俐齿,让我难以招架,就在我思考时,小秋有叽里呱啦说道:

    「你说不让爸吻,我就很少爸吻,你说不给爸口,我就给爸口过俩次,一次吃了

    药,一次情人节那天,你说床上不能乱喊,我也不敢喊,甚至吓得晚上不敢陪爸。

    后来,你又哄我,说没事,开心点玩,你这样反反复复的,我又不是机器人,你

    开心时,我就能玩的放纵点,你不开心时,我又得立马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要么

    不生气,一生气就是生闷气,要么不发火,一发火就是要离婚,这样好累,我情

    愿,你有什么不开心的,直接告诉我,我那么爱你,我怎么可能不听你的呢?」。

    我被小秋叽里呱啦的说得头昏脑胀,十分懵逼地问了句:「那怪我有话没直

    说?」。

    小秋这时,发泄一通后,有点偃旗息鼓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也不能怪你,

    只能怪我,贪玩了点,而且玩过头了也不敢告诉你,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有存

    心欺骗过你,老公,我好累,说了这么多,只想说,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不是

    因为我们不爱对方了,而是都是因为我隐瞒后的缺少沟通…」。

    小秋说得言辞凿凿,对于不擅长讲歪理的我,一时有点懵逼,所以打了个哈

    欠说道:「哎呀,我的天啊,跟你吵架太累了,你让我睡一会吧,就跟你说得一

    样,这事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小秋眉头一皱,张嘴明显还想说什么,但是憋了回去,没过一秒,又喜上眉

    梢地说道:「没关系,说不清楚,我就写,不过你不能催我,这东西好难写,我

    一定用心把所有事情全告诉你的,」。顿了顿又说道:「这一年就当我重新追你,

    反正你又没怎么追过我,可能上辈子欠你的,希望下辈子你也追追我…唉,我去

    写了,这东西,比写情书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