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2)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980。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十二章之逗小宝开心。

    小秋的日记,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标题都叫忏悔回忆录,我以为,写的肯定

    也是什么痛定思痛,痛改前非之类的。

    但是,没想到,小秋居然把过程写的这么心惊肉跳,给人一种

    的恐怖之美,邪恶之美,罪恶之美,阴暗之美。

    尤其,最后几段,居然给我起了个「爱妻癖」的外号,想想都觉得搞笑奇葩,

    怪不得说,女人找借口的功夫,男人完全没法比。换成我,怎么也编不出来这个

    「外号」。

    不过,这个替我开脱的专属外号,听起来有点「温馨」倒是真的,如果不是

    跟小秋闹到这个地步,我肯定会开心地亲小秋好几口,然后「爱」死她。

    而且,一想到最后那句「别人偶尔来添加点肥料」,我是又气又想笑,还施

    肥呢,差点都被爸浇灌得长出庄稼了。

    不过,不知为何,当时想笑的成份的确大于生气,也许目前小秋写的事情,

    我以前早就预料到了。所以,我在那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出声。

    糟糕的是,小秋像猫咪一样连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感应到,蓦地警觉性地回头

    看了我一眼后,脸上还布满了狐疑好奇的神情。而我一看小秋那鬼精的样子,又

    有点忍俊不禁,强忍着在那似笑非笑。

    可能当时我的表情很古怪吧,小秋一下就又转过身,然后笑嘻嘻问我:「老

    公,笑什么啊,看你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是不是今晚我被爸打了,你开心啊?」。

    小秋的话,让我一下想到了,刚才小秋被岳父打得蹲在地上的苦逼样,的确

    挺好玩的,天生爱笑的我,怎么也忍不住了,在那有点龇牙咧嘴。不过,我还是

    懒得搭理小秋,所以又冷冰冰说道:「还不能笑了?难道要整天哭啊,我看新闻

    看到了搞笑的事情不行啊?」。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小秋居然起身就走到我的折叠床旁边,还撒娇道:「什

    么新闻这么好笑,让我看一下嘛…」。

    一看小秋跑过来了,我吓得警惕性地把手机藏到了被窝,然后一脸厌恶地说

    道:「有什么好看的?你自己没手机啊?」。

    我慌不择言的一句话,让小秋钻了空子,小秋立马撒娇道:「不嘛,我就要

    看你的,就要看你的…」。

    小秋的撒娇来的太快太突然,把我吓到了。而且一直以来,小秋的撒娇,都

    让我难以招架,所以我不敢看小秋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只好下意识往被窝一钻,

    然后背对着小秋说道:「不要来烦我,再来烦我,再来烦我,我去小宝房间睡了

    …」。

    虽然是「被动」反抗,但是效果却是出奇的好,小秋垂头丧气地「哦」了一

    声,失魂落魄地关了电脑,估计也没有心情写了,洗洗刷刷也就睡了。

    关掉灯之后,小秋在床上有点辗转反侧,而我一下子也睡不着,所以就又仔

    细回想了一下小秋刚才所写的日记,发现居然有点细思极恐:小秋真的吃春药时

    就吞了父亲的精液?真的当着醉酒岳父的面很父亲媾和了?父亲真的绑着小秋不

    让小秋回来?小秋也是真的为了家庭和谐,才不跟我说父亲绑了她?。

    最让我担心的则是,情人节小秋跟父亲到底做了啥极其丢人的事情呢?诚如

    小秋所说,在我心中,小秋淫荡可以,甚至挑战道德底线也可以,而我不能接受

    的是,缺德。

    爆菊,野战,甚至在电影院,我都能承受,我不能承受的是,小秋会不会带

    着小宝,跟父亲玩疯了。

    小秋跟父亲,都是成年人。怎么玩都没事,因为成年人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

    负责。但是,小宝太小了,需要家人的关爱,而不是家人的伤害。

    所以,我不无担心地也难以入眠,后来甚至做梦,小秋跟父亲牵着小宝,在

    大街上逛,然后坐在包厢里看电影,父亲亲着小宝右边的脸蛋,小秋亲着小宝左

    边的脸蛋,三个人还手牵手。

    后来,不知怎么搞的,三个人就睡到宾馆去了,一开始小宝还有点好奇地问

    道:「咦,妈妈,今晚爷爷怎么跟我们一起睡啊?」。

    但是小秋立马就编道:「因为今天是最特殊的日子啊,今天是三代同床…」。

    小宝当然不懂了,好奇地问小秋:「妈妈,什么是三代同床啊?」。

    小秋笑眯眯说道:「三代,就是说,我,你,还有爷爷三个人啊,但是,你

    最小,爷爷最大,妈妈不大不小,所以叫三代…」。

    小宝似懂非懂地露出了小虎牙笑着说道:「哦,这样啊…」。

    小秋竟然又继续编道:「对啊,爷爷跟妈妈最爱你,所以今晚我们三个一起

    睡啊,不过一辈子只有一次,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的

    特殊节日…」。

    小宝听了想了一下问道:「那爸爸也不能告诉吗?」。

    小秋一听竟然不慌不忙地说道:「当然不能告诉了,今天是爷爷带你玩的,

    爸爸又没带你玩,记住了,这是你跟妈妈还有爷爷的特殊节日,一辈子只有一次,

    当然谁都不能告诉了…爸爸都告诉你了,妈妈不在的时候,要听爸爸的话,爸爸

    不在的时候,要听妈妈的话,妈妈现在告诉你,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

    小宝一听想了下又说道:「好的,我记住了,我会听妈妈话的」。

    「那今天玩的开心吗?爷爷最大,也最疼你,我们都亲爷爷一口好吗?」。

    说完,小宝在小秋的蛊惑之下,真的开心地亲了父亲一口,还天真地说道:

    「该妈妈亲爷爷了…」。

    但是小秋比小宝邪恶多了,小秋在那,跟父亲抱在一起,如饥似渴地热吻了

    起来,脸上一副美滋滋享受的表情。

    梦做到这里,我就惊醒了,而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啥会做这样的梦,说

    实话,换成以前,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小秋会做出这种缺德之事,因为,我一直给

    小秋灌输的是「君子好色,取之有道」。淫荡可以,但是不能没底线。所以,换

    成以前,我绝不会做这样的梦。

    我叹了口气,心情沉重地看了看睡在「隔壁」的小秋,难道这段时间我一直

    强迫自己把小秋当陌生人看,现在自己内心深处也真的把小秋当成了陌生人了?

    这种感觉有点莫名的恐惧。是啊,心爱的妻子,变成了邪恶的陌生人,不但恐怖,

    还有的是心痛吧。

    就这样半醒半梦之间,突然听到监视器里传来了小宝的哭声,而我也疑惑地

    把监视器的亮度调亮了一点,发现小宝睡在那里,身子乱动,嘴里还咿咿呀呀叫

    着什么。

    很快小秋也醒了,也紧张地把头伸过来,担心地盯着监视器,而此时小宝动

    静太大,被子都弄得松动得滑了下去。

    小宝睡觉一直很乖的,可能从小一个人安静地睡习惯了吧,今晚又为何如此

    不老实呢?难道生病了?。

    小秋第一个跑了过去,而我也跟着过去了,摸了摸小宝的额头,发现也没发

    烧,正在我很纳闷时,小宝突然叫道:「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

    这让我很尴尬,小宝二岁左右时,也咿咿呀呀说过几次梦话,但是屈指可数,

    而且醒来时,根本不会记得。

    今晚估计受到了惊吓,才会做噩梦吧。小秋一听,心疼的就要抱小宝去房间

    睡。但是,我却不准小秋这样做,万一现在把小宝吵醒,搞不好真的记得做噩梦

    了,到时一哄,只会让小宝记忆更深刻。不如狠心一点,让小宝自己面对。

    所以,我就让小秋把小宝被子盖好,就又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俩个人都没了啥睡意,而我也是故作坚强地背对着小秋假装睡

    觉。但是小秋却在一旁,一脸难过却又一脸欣慰地嘀咕道:「小宝真的好爱我,

    都知道心疼我,我真该死,当初真不应该离家出走…」。

    我一听,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梦,可能这个梦对我刺激太大,所以我忍不住

    立马躺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小秋:「情人节那天,你带着小宝跟爸做了那事对吧?」。

    小秋一听,现在想起来,应该一点没有慌,相反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可

    能?我再傻,也不可能带着小宝做那事?我把小宝放在了同事家里了」。

    小秋的回答,让我有点自行惭秽,觉得自己想的太阴暗,但是又被打击的不

    甘心,所以鄙视地说道:「切,是吗,你还不是当着岳父的面,跟爸那个了…」。

    小秋一听,眉头一皱,然后尴尬地说道:「你真的没看到我写的丢在回收站

    的日志啊?那天晚上,爸是在,在,爹地面前摸了我,可是,可是,后来是去厨

    房做的啊,所以并不算真的当着爹地的面做的吧?」。

    小秋越说声音越小,脸色也越来越难堪,明显有点自责内疚,但是突然又恍

    然大悟地激动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超市开业那天我当着爹地面跟爸做了?你看

    了我前几天写的日记对不对?」。

    我一听,一下有点懵逼,果然深更半夜的,思路不清,居然稀里糊涂露出了

    马脚,所以,我尴尬地一时有点语塞。

    这时,小秋有点欢呼雀跃,美滋滋说道:「嘿嘿,好开心哦,老公终于看了

    我写的日志了…」。

    一听小秋得意忘形的样子,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估计一副苦瓜脸的样子,

    没想到这让小秋更幸灾乐祸了,居然又不害臊地,一下跳到我折叠床上,压在我

    身上,不害臊地说着:「今晚最开心了,原来不但小宝这么爱我,老公也关心我

    啊,今晚死了都值了…」。

    「你下去…」,我苍白无力地推着小秋,感觉自己被* 奸了一样。

    但是小秋还是不怎么怕我,或者说高兴过了头,嬉皮笑脸地在那跟我「你推

    我搡」,但是,就在这不经意间,我好像看到了,小秋的脚踝那里,好像纹了一

    个什么东西。所以,我疑惑地问小秋:「你脚上那是什么?」。

    正在兴头上的小秋,被我这么一问,好奇地下意识地看了自己脚踝一眼。,

    然后脸上笑容一下就没了,结结巴巴说道:「纹身…纹了个红太狼…」。

    我一听小秋那语气,就感觉事情不妙,所以又好奇地问道:「离家出走,在

    深圳时纹的?」。

    小秋脸色十分难看,可以说是脸色苍白地小声「嗯」了一声。

    我见状,也懒得再多问什么,因为问下去也是自讨没趣,但是没想到小秋却

    又支支吾吾说道:「这,这,这是,情侣纹身,爸也纹了个,是,是,是灰太狼,

    还是我出的主意」。

    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小秋跟父亲私奔这一个月,看来玩疯的乐不思蜀事

    情很多啊,所以我十分愤怒地说道:「滚下去,给我死开…」。

    小秋吓得立马失魂落魄地爬了下去,然后颤巍巍地说道:「我是真的不想再

    欺骗你,事情做也做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小秋说的话,我不但听不进去,反而一肚子火,气得我爬了起来,「啪!」

    地一下,就把灯关了,还恶狠狠说道:「不要唧唧歪歪的了,真烦人…」。

    小秋然后又躲在被窝里嘤嘤啜泣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小秋到底哭了多久,因

    为夜太深,很快我就睡着了。

    奇怪的是,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小秋的事情已经不再让我那么纠结了,因为

    小秋并没有带小宝跟父亲鬼混,也没有在岳父面前淫乱。

    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俩件事,前者伤害小宝,后者对岳父大不敬。至于第三

    件事情,小秋跟父亲纹了情侣纹身,虽然让我耿耿于怀,但是,从前两件事情看

    来,小秋还有点底线的,那么我也不想自寻烦恼了,毕竟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小

    秋做出的没底线的事情,肯定还有很多,现在只能退而求次,只要不伤害到其他

    人,那就万幸了。

    所以,最让我纠结的其实还是小宝昨晚做噩梦。小秋说得没错,我不但没有

    保护好她,也没有保护好小宝。越是想完美的生活,有时候生活反而一团糟。

    现在想想,就像后来小秋所说的,她迷失在欲望里,的确不对,可我对她的

    要求太完美了,我情愿偷偷看监控,也不肯拉她一把,只要我当时,一声令下,

    小秋肯定会听话的,但是我却用完美的标准来要求小秋,希望她自觉发现自己的

    错误。

    小秋说,道理跟事情其实在女人看来很简单,只要我说不高兴了,说停止,

    她会义无反顾的停止,也就根本不会有后面发生的悲剧。

    当然,这是后话了。当时,我仅仅觉得小秋说对了一半,那就是没保护好小

    宝。

    因为在成年人看来,打一巴掌很正常,毕竟我们看过太多比打一巴掌更恐怖

    的事情了,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等等!但是,幼小的小宝,却是第一次看到心

    爱的妈妈被最熟悉的一脸凶神恶煞的外公「暴打」。也难怪小宝会做噩梦。

    我们总是教育,让小孩吃点苦,早点认清现实的社会,因为我们也这样,觉

    得社会现实,所以我们就做了现实的人。

    可国外呢,父母总是当着孩子的面亲吻,从而告诉孩子,爸爸妈妈很恩爱,

    世间是美好的,所以国外的孩子,也会努力寻找真爱,寻找美好的生活,而在我

    们眼里,从小社会就是现实的,爱情?爱情是神马?。

    所以,我想了一天,觉得,还不能让小宝觉得社会这么可怕,最起码现在不

    行。所以,我要弥补小宝,把小宝逗开心。

    下班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秋,叫她多煮一点饭,叫大伯大妈过来吃饭,

    我去接岳父岳母过来,说昨天气氛太紧张了,吓到小宝了,今天大家开心点。

    小秋毕竟跟我多年夫妻,一下就听懂了,美滋滋说道:「好的,老公,你多

    买点菜,今晚我就把家里所有的钱还有我自己的私房钱都给你…」。

    小秋的话,差点把我笑喷,为了不让小秋听到,我赶紧挂断了电话。

    而来到岳父岳母家里,岳母果然大吃一惊,连忙问我:「志浩啊,你今天怎

    么一个人过来?小秋呢?」。

    一看岳母那慌张的样子,估计今天一天都提心吊胆吧,毕竟昨天我那态度,

    她老人家能不担心吗?我一直板着脸,小秋也可怜兮兮的,作为做母亲的,肯定

    愁死了,一定以为小秋出了轨回来后,我肯定不会让小秋好过了。

    于是我笑着对岳母说道:「好久没跟爸喝酒了,憋得慌,今晚特意过来接爸

    过去喝一杯…」。

    岳母一听先是一愣,但是立马乐开花了,对着岳父说道:「老头子,志浩接

    你过去喝酒了…」。

    这时,平时一直威风八面的岳父,就像农村小老头,在那慌里慌张嘀咕着:

    「哦,好,好,好,我去找换一双鞋子,志浩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岳

    父那慌张的样子,好像生怕我不等他一样。

    后来,我在路上,跟着岳母买了点菜,岳母都快要跟我打架了,死活不让我

    出钱,美其名曰:「你别管,你别管,我买给小宝吃的…」。

    一看岳母这边说不动,我又跟岳父去买了点酒,岳父并不像岳母,没有抢着

    跟我付钱。我心想不管任何年龄段,男人女人的区别永远那么大。

    回到家里,小宝看到外公外婆,果然有点不知所措,我见状赶紧走过去对小

    宝说道:「知道外公外婆今天为啥又过来了吗?」。

    小宝疑虑重重望着我可怜巴巴说道:「不知道耶…」。言语之间,明显有点

    畏惧。

    于是我说道:「外公想妈妈了啊,昨天外公过来,是妈咪有点不听话,就跟

    你一样,要教训一下,但是,今天外公过来,是想妈咪了,因为教训过后,就会

    更加爱妈咪了,就像我,每次教训你以后,就更加爱你了…」。

    小宝一听果然小眼睛好奇地望了望了岳父,然后又望了望我,吐着舌头问我:

    「真的啊?」。

    我一看小宝还没完全信,我只好硬着头皮求小秋了,于是对小宝说道:「那

    你问妈妈呀…」。

    而小秋的反应,绝对满分,只见小秋跑过去亲了岳父一口还说道:「你看,

    妈咪也爱外公…」。

    小宝这时笑得龇牙咧嘴,冒出来一句:「那外公不亲妈妈吗?」。

    小宝这句话,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这时我本想说:「长大了,爸爸就不能

    亲女儿了…」。

    但是岳父竟然破天荒亲了小秋一口。然后脸都红到脖子那里了。

    经过这么一闹,气氛活跃了很多,小宝一会跑到厨房看岳母烧饭,一会又跑

    到超市帮小秋的忙。饭桌上,大伯也过来陪岳父喝了一杯,不对,是喝了好多杯,

    毕竟岳父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了。

    大家可能因为高兴,满满一桌子菜,更是被吃得一片狼藉,一次性杯子里残

    剩的饮料,东倒西歪遍布在几个女的面前,岳父跟大伯,可能酒喝多了,又把菜

    夹得七零八落洒在碗碟之间。总而言之,吃得尽情尽兴。

    酒足饭饱,岳母岳父,完全跟昨晚不一样,磨蹭磨蹭到了小宝睡觉,才慢悠

    悠准备离去。

    而我,把岳父岳母送回去之后,回到家里,推开房门,把我惊得大吃一惊。

    因为小秋正背对着房门坐在床边,嘴里凄惨地叫着「啊,呀,啊,…」,而且从

    小秋那里还传出一阵烟。

    这把我吓了一跳,难道小秋要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