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1)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098。

    第一百零一章——小秋下意识的对比。

    小秋的刁蛮无理取闹,一度让我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而小秋的「夺门而出」,

    更是一度让我怒火中烧。

    虽然,我气的不想看到小秋,想把小秋踹得远远的,甚至离婚的念头,都一

    闪而过,但是,真的不想去大闹特闹,因为毕竟这种事情,被外人听到了,就完

    蛋了。

    所以,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小秋走出了房间。而在超级愤怒了十秒之后,我又

    觉得哪里不对劲,小秋这举动真奇怪,哪有可能刚吵架,还要跑到父亲房间去的?

    除非脑子有问题,不然哪个女的刚跟老公吵完架,就明目张胆的去别的男人房间

    过夜?除非真的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所以,我很疑惑小秋是不是真的去了父亲房间,一想到这,我一下跳下床,

    然后打开房门,心里祈祷小秋只是恶作剧,会出现在门外。

    但是,又一次再一次出乎我意料,小秋根本不在门外,看样子应该真的去了

    父亲房间。

    这时我已经不是怒火中烧了,而是怒不可遏了,我真服了啊,小秋这是吃了

    春药,还是哪根神经不对?当时就一个想法,你尽情疯好了,回来的越晚,我让

    你死的越惨,这次小秋不跪下来认错,不闹个鱼死网破,我是不可能原谅小秋的。

    就这样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心态,我又关上房门,回到了卧室。

    但是,回到卧室后,我依然坐卧不安,连十秒都坐不住。就又打开了电脑,我倒

    是要看看小秋今晚到底要怎么样跟父亲鬼混的。

    监控里:

    小秋正低头坐在床边。眼睛时不时看着房门那里。

    而父亲正在热气腾腾的卫生间洗澡,而且虽然「热雾萦绕」,但是郁闷的是

    依然能看到父亲跨间左摇右晃黑黢黢的大家伙。而且,貌似还能看到父亲在那急

    匆匆地拿毛巾前面擦擦后面搓搓。

    果然,没过一会,父亲就边擦身子,边急不可待地跑了出来,嘴里还急冲冲

    说道:「哎呀,我以为今晚你不过来呢」。

    小秋没好气看了父亲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先把衣服穿上…」。

    父亲盯着小秋那乌云密布的脸蛋看了几眼,然后一脸疑惑地问道:「小夏,

    你怎么啦,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啊…」。

    「那么啰嗦什么?你把衣服穿上啊…」。

    父亲结结巴巴「哦,哦」了俩声,便先把内裤跟内衣穿了起来。

    小秋瞄了一眼父亲后,又说道:「外套也穿上…」。

    「外套也穿啊?」父亲疑惑不解地看了小秋一眼,发现小秋没理他,于是只

    好不情愿地把外套穿上了。(而我看到这里,也很不解,不知道小秋这个鬼东西

    想玩什么)。

    而小秋见父亲穿好衣服后,往床头一靠,然后又悠悠说道:「今晚心情不好,

    你陪我说会话,等下再做…」。

    看到这,我想砸了电脑,妈的跟我吵架,学会找父亲倾诉了?真是够贱。

    而监控那头的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顿时喜笑颜开,咧着嘴说道:「好咧,

    好咧,告诉我,谁欺负我们家小夏了…」边说着,边窜上床,想搂小秋。

    不过小秋却很排斥,一把把父亲推开了,还说道:「你干嘛啊?坐在床边就

    好了」。

    父亲愣了一下道:「哦…哦,那也行,我坐在床边听你说…」。

    小秋此时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跟志浩吵架了」。

    「跟志浩吵架了?」父亲一脸疑惑,脸上的笑容也没了。

    小秋淡淡「嗯…」了一声。

    父亲用手抹了抹额头,然后思考了一会说道:「偶尔吵架也正常,是夫妻都

    会吵架,唉、」。

    「那天底下没有不会吵架的夫妻吗?」小秋在那天真地问着。但是却让我醋

    火中烧,感觉小秋彻底没救了,竟然跟父亲「谈情说爱」讨论这种「真爱」话题

    了。

    而父亲明显不擅长讨论这种话题,在那说道:「没有,你看你,你跟志浩感

    情算好的了,去年不还吵架摔杯子了吗?」。

    这时小秋笑了笑。

    而父亲一看小秋笑了,在那说道:「算了,今晚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让我好好疼你啊…」,说完,作势就要去搂小秋。

    「滚,没心情,你都不关心我跟志浩为啥吵架吗?」小秋一脸不悦地说着。

    父亲急忙解释道:「不是我不关心啊,你不是不让我管你跟志浩的事情吗?」

    顿了顿,父亲又说道:「要不,你说说看,你跟志浩为啥吵架了?」。

    「唉,志浩今晚不让我过来,我就跟他吵架了。」小秋撅着嘴说道。

    父亲一听,在那一愣,然后难以置信地问道:「不是吧?志浩不让你过来?」。

    「唉,是啊?」。

    「那,那你,怎么过来了?」。

    「一生气,我就过来了啊」。

    「不,不会吧?志浩不让你过来?你硬要过来的?」。

    「嗯,对你好不好?」。

    整个对话过程,父亲一直结结巴巴,而小秋则轻快地「对答如流」,而一听

    小秋问「对你好不好?」,父亲脸色难堪受宠若惊地说道:「好是好,不过,对

    了,志浩为啥不让你过来?」。

    「就是吵架了呗,然后志浩就不让我过来啊…」。小秋,顿了顿又说道:

    「不过,我才不管他,气死他…」。

    「这样啊?」说完父亲陷入了思考,思考了几下才说道:「那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志浩不让你过来,你偏要过来,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就是要气死他。我现在心情好了,我们来吧」。

    这下,轮到父亲开启推辞了,父亲连忙拒绝道:「等,等下,…」。

    「怎么啦?」。

    「我看你今晚还是回去比较好」。

    「为啥?」。

    「这还有为啥吗?你跟志浩刚吵完架,就赌气跑过来了。换成是我,我肯定

    气疯了,说不定会打人」。

    「有这么严重?」。

    「不是吧?你觉得这不严重?志,志浩,平时,是,是不是很怕你?这都没

    发火?」。

    这时小秋笑了,然后想咯下说道:「确定今晚不用我陪你?」。

    「算了,算了,你还是回去看看志浩吧。等下吵大了不好」。

    「那你到时不要又说我不守信用」。

    「不会,不会,赶紧回去吧。志浩脾气上来了,没人拦得住」。

    「是吗?那我怎么没见过志浩发过火?」。

    「呵呵,现在志浩是很少发火了」。

    「那我回去了…」。

    「快回去吧,不要动不动吵架嘛。还是一家人其乐融融比较好」。

    「知道啦,放心吧,志浩脾气好,哄一下就好了…」。

    看到这,我是看的云里雾里,感觉完全不认识这个小秋了。而就在我一脸懵

    逼时,小秋正下床往回走。

    这吓得我赶紧直接关掉了电脑开关,然后躺回床上,因为怕时间不够,「」,

    还差点压到了已经在床上自己睡着的小宝了。于是,我帮小宝盖上了被子,然后

    想着,怪不得大人吵架,小孩子遭殃,刚才完全忘记了小宝,害的小宝可怜巴巴

    的自己睡着了。不过话说,小宝被小秋管的还挺乖的,最起码晚上很乖。

    就在我感慨时,房门「咔嚓」一声,小秋回来了。而我,还是不想看小秋,

    准备帮小宝脱掉衣服。

    这时小秋,走到床边,然后极其温柔地说道:「老公,我来」。

    而我还是懒得搭理小秋,因为我感觉小秋既然回来了,肯定会主动跟我说话。

    果然,小秋帮小宝脱好,然后把小宝放好,自己也脱掉衣服爬上了床跑到了

    我怀里来了。

    我推了小秋几下,没推开,然后就背对着小秋,准备睡觉。这时小秋笑嘻嘻

    说道:「老公,刚才你生气了吧?」。

    说实话,何止是生气,简直是懵逼,因为感觉今晚的小秋太奇怪了。所以我

    不想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轻易「出招」。

    而小秋也不管我理不理她,自己在那说道:「老公,不要生气了,今晚是我

    跟你开的一个玩笑。你知道吗?这段时间店里不忙,几个女同事,就在那谈自己

    跟自己老公吵过几次架,动过几次手,后来一个同事出了一个鬼主意,说用一个

    美女小号装成失恋的样子,然后勾引你们,结果有几个同事老公真的在那安慰」

    失恋美女「。我就当时就知道你不会加那失恋美女」。

    小秋说完,我不耐烦问道:「是吗?那是因为我今天太忙,没看微信。再说

    了,那跟今晚有啥关系?」。

    「今晚,心情不好,这几天心情都不好,我就想跟你吵架,而今天同事都在

    夸你脾气好,我一时好奇,就想试探一下你到底脾气有多好?会不会动手打我,

    不少同事,都或多或少被老公推搡过。」。

    这时,我才明白,小秋果然又在「没事找事」玩恶作剧。但是心里依然很不

    爽。而这时,小秋又说道:「今晚我是很过分,当时我硬要去爸房间时,还真怕

    你打我呢?」说到这小秋自己在那龇牙咧嘴笑着,然后又美滋滋得意说道:「不

    过,你居然没打我。哈哈,老公,你脾气真的好好哦」。

    看到小秋那傻样,我有点想笑,但是还是憋住了,而是板着脸说道:「你不

    觉得你很无聊吗?」。

    「不无聊啊,怎么会无聊呢?」「你知道吗?今晚我一箭双雕了,通过今晚

    这件事情,我发现你跟爸都真的很好」。

    一听到小秋提到父亲,让我有点惊讶,所以好奇地看了小秋一眼,而小秋可

    能以为我感兴趣吧,又说道:「刚才我走出房间,就是看你会不会追出来打我,

    我发现你居然没追出来,我又突发奇想,就真的去了爸的房间,想看看爸知道我

    跟你吵架了,会不会还想着让我陪他?最后你猜怎么着」。

    说实话,现在一提到父亲就有点反感,或者说,一旦提到父亲跟小秋的事情

    我就反感,所以我冷冰冰附和道:「怎么啦?」。

    「爸居然劝我回来,叫我不要跟你吵架」。

    我在那有点有种说不出来郁闷,而小秋则是屁颠屁颠又说道:「所以我好幸

    福,你跟爸都这么好…」。

    说实话,当时我有点无语,所以不知道说什么?而小秋则还是沉浸在甜蜜中,

    在那自言自语道:「嘿嘿,跟你吵次架真的难」。

    小秋的话,让我很不解,也很不忿,天底下还有人喜欢吵架的?所以我鄙视

    地说道:「吵架有什么好的?你那么喜欢吵架啊?」。

    「嘿嘿,不是啊,实话跟你说,主要吧,我不想写日志,跟你吵架了不就不

    用写了吗?不过好奇怪,你怎么突然那么想让我写日志?」。

    「写个日志,有啥奇怪的?我还奇怪你呢?以前那么爱写日志,还说要让我

    知道每个细节,每个感受,现在突然就不写了,我还奇怪你变化大呢」。

    小秋皱着眉,思考了一下道:「呵呵,我说过吗?我记不清了」。

    我鄙视地看了小秋一下,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俩个人沉默了一会,小秋默默问道:「老公,你真的想让我写日志啊?」。

    「嗯…」。

    「可我真的不想写?」。

    「为啥?」。

    「没什么啊,老公,你不是说过,夫妻之间要无条件信任对方吗?」。

    「是啊?又怎么啦?」我有点不耐烦,说实话,是一直有点不耐烦,不过在

    那克制着而已。

    「那你就无条件信任我一次,不要逼我写日志…」。

    「晕,无条件信用,是用在大事上面,写个日志你还有啥难言之隐?」。

    「还记得你跟我说的那个故事吗?就是哪一天你跟别的女人躺在床上,你让

    我相信你无辜的,我也会相信你是无辜的」。

    恋爱时,我的确跟小秋讲过一个关于情侣之间互相信任的故事,记得那时我

    说的是:当老婆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她让你相信她你该相信吗——当然该相信

    为什么呢?。

    因为俩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比较遗憾的。

    因为一个只遗憾了几年。

    而第二个故事却遗憾了一辈子。

    那是50 60年代的事情吧。

    那时她暑假到乡下的奶奶家度假。

    她奶奶家是那种很偏僻的乡下。

    虽然偏僻 但也多了份寂静。

    她晚上没事情就去一棵树下练口琴。

    她第一次去吹的是这曲子。

    可吹到一半时 她发现自己走调了。

    最要命的是她发现有个男的在那偷笑。

    她羞的跑回家 气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 她发现门前有个纸团。

    她打开一看 是昨晚那男的写的。

    上面指出了昨晚她出错的地方。

    应该怎么去改正 他很细心的指出了她大意的地方她虽然生气可也认真按他说的去改正。

    而且效果还真的不错。

    以后她每次都去那棵树下去吹口琴。

    他也每次静静的听。

    第二天她家门口也会有指出她出错的纸团。

    这样持续了个把礼拜。

    那晚她又去了那棵树下。

    吹完了她没有走开。

    她告诉他:明天她就要回去了。

    他平淡了看了她下。

    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视。

    他的平淡伤了她内心深处的一种自尊。

    他问她的地址。

    她低下头没有回答。

    而且跑回去。

    夜深了 她把一张自己的照片放在那棵树下。

    照片的背面写着她的学校地址。

    因为她相信如果他和她一样留念那棵树的话。

    就一定会去那棵树下。

    也会知道地址 给她写信。

    可她最终没有等到他的信。

    她很失望吧。

    毕业了。

    她当了个音乐教师。

    也恋过几次。

    可就忘不掉他的影子。

    后来,就在一次陪朋友的相亲中。

    他们神奇般的遇见了。

    俩人这次愣住了。

    他却平淡的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呀。

    现在轮到她愣住了。

    给了地址却忘了说自己的名字,在那个年代如何寄信?。

    她苦笑也是一种甜蜜的笑。

    不用说了 这故事的结局当然是他们走到一块了可我希望能读出其中的遗憾。

    别让这遗憾出现在我们身上。

    因为我们不一定象他们那样幸运]。

    这不 这里就有一对不幸运的恋人。

    他和她幸福的相爱了。

    可好景不长吧。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他被迫回到了家乡(姑且是法国吧)。

    他回法国后,叫她等他告诉她他一定会回来的她在一直的等这期间他也一直

    书信给她。

    并多贴一张邮票。

    因为他知道她喜欢集邮。

    她也每次都把邮票撕下来珍藏。

    可一次她却收到这样的一封信。

    信中说他马上就结婚了。

    叫她不要等他了。

    她伤心的哭了。

    气的邮票也没撕下。

    后来2战结束了。

    一个喜欢买旧书的人在一家摊位上看到了一些陈旧的信她也喜欢集邮。

    看见还有邮票。

    就买了下来。

    然后看到了信中的那段绝情话“不要再等我```我要结婚了”。

    可当她把邮票撕下时。

    她愣住 掉下了眼泪啊。

    因为邮票背面写着:“被监控中,结婚是假。亲爱的我爱你”。

    我想她掉下眼泪的原因是因为。

    因为她看到了天大的遗憾。

    是啊 真的太遗憾了。

    一辈子的遗憾啊。

    所以我们有幸看到这样的故事。

    有幸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

    所以请不要让我们也有这样的遗憾。

    请多给自己的恋人一份信任。

    也是多给了自己的恋爱一份信任。

    说实话,我很惊讶小秋还会记得我跟她讲的故事,而且还拿这样的故事来

    「搪塞」她的欺骗,拿我对她讲的故事,要我无条件相信她,不要再追问。

    这让我感慨万千,思考了好一会才说道:「那我不明白,写个日志为啥变得

    那么难?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小秋却反问我:「那你就做不到无条件信任我一次吗?」。

    呵呵,无条件信任。我都看了监控,明知道小秋隐瞒了很多,还撒谎,还让

    我如何无条件信任你?。

    所以,我又思考了一会才说道:「可是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恋人之间不要

    互相隐瞒啊,你啥都不告诉我,我真的越加好奇…」。

    小秋眉头一皱,想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说道:「其实,其实不是我不想写,

    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写…」。

    「晕,你就如实写不就好了,以前都能写,为啥现在不能写?到底发生了什

    么啊?…」。

    在我的逼问下,小秋眉头紧锁,在那扭扭捏捏地唉声叹气,纠结了好一会才

    说道:「主要我怕写了你生气嘛…」。说完小秋紧张地揉了揉眼睛。

    说实话,我早就知道小秋害怕如实写出来,怕我生气,不如实写瞎编的话,

    估计又编不出来,而且瞎编的话,小秋也有罪恶感。而我一看小秋终于有勇气坦

    白了,我急忙说道:「不生气的,你说吧」。

    「真的不生气?」。

    「怎么会生气呢?你出格的事情做的还少吗?都帮爸口了我也没怪你啊?」。

    不知为何,小秋此时有点两眼汪汪,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为什么,小秋颤颤

    巍巍说道:「哦,但是这次不算我出格吧?爸说小宝快长大了,到时也要懂事了,

    明年我又要生宝宝,所以想让我这几个月好好陪他…」。

    「又帮爸口了?」我脱口而出心中最大的忌讳。

    而小秋也被吓得连连说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嘛?」。

    「那你有什么不敢说的?」。

    小秋小心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上个礼拜三,我,我,我,陪爸,玩,

    了,捆绑,游戏」。

    说实话,亲口听小秋说出来,我依然难以接受,所以我本能地说道:「晕,

    这么下流的游戏,你怎么也玩?你傻吗?」。

    小秋眨巴眨巴着眼睛就要哭,轻轻说道:「刚才还说不生气…」。

    「算了,以后不要玩了,…」。

    「嗯,以后不玩了…」。

    「那到底有没有跟爸接吻?」。

    小秋慌张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连忙否认道:「没有啦…」。

    这是,我还想问下去,但是突然感觉自己今晚态度好恶劣,就像审犯人,而

    小秋也被吓得连接吻了都不敢承认。感觉如果再问一下,肯定问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我说道:「好了,以后不要再隐瞒了,再隐瞒的话,我真的不原谅你了」。

    「也没欺骗你什么嘛。我不想写日志,就是不想忽悠你欺骗你啊,我现在平

    时都没有陪爸,也就礼拜三陪他一次…真的没有存心隐瞒你什么?」小秋在那又

    为自己解释着。

    没有存心隐瞒我什么?我不知道小秋现在对隐瞒的定义是什么?难道小秋在

    父亲的影响下,觉得撒点小谎不算什么?。

    不过,小秋在我的逼问下,还是主动承认了不少,我在想,如果态度好一点,

    也许小秋会坦白更多吧。

    所以,我也不想再问下去,而是说道:「好了,我只是不习惯你对我隐瞒而

    已,我想知道你的任何事情…以后不要再隐瞒了」。

    「真的没隐瞒嘛。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纠结日志怎么写…又没说不写,我都

    说了大姨妈过去了会写」。

    「好啦,知道啦…睡吧,有点困了…」。

    但是此时小秋却撒娇道:「哼,不做一次嘛?」。

    小秋的求欢让我有点尴尬,当时真的不明白小秋为啥那时还有心情做,现在

    想来,可能小秋那时爱我,所以总会不自觉想着爱人之间应该时不时做一次,而

    我那时,虽然嘴巴上原谅了小秋,但是实际上根本没原谅小秋,因为我感觉小秋

    根本没有完全「全盘托出」般那样坦白,依然隐瞒了不少事情。

    所以第二天上班时,我依然闷闷不乐,父亲跟小秋的事情,依然困扰着我。

    而且我突然明白过来,小秋又一次无意中把我拿来跟父亲做对比,昨晚测试我就

    算了,测试父亲啥意思?。

    只有恋人之间才会玩测试的游戏,小秋为啥也要测试父亲呢?还说我跟父亲

    都很好,这不是把我跟我父亲摆在同一水平位置吗?。

    想到这,我再一次感到恶心,因为我希望我在小秋心中是独一无二的,不要

    拿来跟任何人比较。

    而我带着这样的郁闷心情生活,小秋也没做到真正的坦白,以后的生活还能

    平静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