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10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788。

    第一百章——潜意识的小秋。

    视频陷入了漆黑,没得看。

    视频也陷入了死寂,没得听。

    而我,在漫漫下午,躲在车里,无比惆怅。

    我一直以为,我跟小秋是绝配,喜欢看同一类型的电影,看的书也差不多,

    兴趣爱好也都一样,晚上喜欢安静,白天偶尔也会疯一疯,既能接受主流价值观,

    也能接受稀奇古怪的新思想……。

    都说,私德犹如内衣,脏不脏自己明白。声誉犹如外套,美不美由别人评定。

    而我觉得最能反应一个人的私德,就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没有人监督,没有人

    知道你干了什么,所以那时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这一个月,我没让小秋写日志「汇报」,小秋也不知道我装了监控。所以这

    一个月,恰巧反应了小秋最真实的一面。

    不过,这一面却是我不能接受的,因为在我内心里,我希望小秋跟我一样,

    有那种高雅的品位,可以好色,但是君子好色,得取之有道。床上可以淫乱,但

    不可以无底线下流。

    所以,我在那惆怅,在那焦虑,在那迷茫,我跟小秋还是绝配吗?这幸好是

    父亲,如果换成别人,不把小秋拐跑了?小秋这性格,除了我,跟别的男人估计

    也能般配得有滋有润。这不,跟父亲都能打的火热。

    所以,我感觉跟小秋再也不是绝配,而也许只是般配。想到这,我真的难以

    接受。

    那种失望又失落的心情,就像珍藏了几十年的绝世名画,突然发现居然是赝

    品。就像努力了十几年后,发现付诸东流镜花水月。

    不过,我纠结了一会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观看起了监控。我先快进看了

    会,发现就是最大的快进倍数,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到小秋跟父亲在那安静地睡

    觉。

    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按照这个进度,想看完十天视频,估计都要不眨

    眼看上一天一夜吧。

    所以,我想直接快进到早上四五点,也就是父亲嘴里所说的:「早点睡,明

    天早上再来一次」。

    但是,我又害怕,万一父亲一高兴「临时起意」半夜三更就要「欺负」小秋

    一次。所以,我还是不放心地直接每隔半小时看一次视频。

    不过,我忙了半天,手忙脚乱摁视频摁到头昏脑胀,发现俩人中途真的没做

    「坏事」,只是天麻麻亮时,父亲可能年纪大了,瞌睡不多,首先醒来了。

    父亲醒来后,先是把被子往上拽了拽,然后运了口气,挪了挪身子,估计是

    想侧身对着小秋。

    父亲挪了挪身子,然后可能是推了推或者摸了小秋,过了十几秒,小秋慵懒

    地「嗯」了一声,呜呜了几下,又懒洋洋地「额,」嗯呀「了二下后,好像才把

    气弄顺畅了,然后才吱唔道:」额,啊。几点啦?。

    「嘿嘿,麻麻亮…」。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而我则聚精会神「听着」监控,脑补可能正在发生的画

    面。过了大概3分钟,小秋突然失声「呜」地叫了一下,接着嗔怪道:「哎呀,

    别摸了。直接来吧…」。

    「别急啊?还早啊…」。

    小秋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每次都说还早,每次都要弄半天…

    …我白天还要上班啊」。

    「那别上班了,今天去店里报道一下,就请假回来呗…」。

    「切,想得倒是挺美…还没满足啊?」。

    「不是啊,你不是说上班累吗?反正明年不做了,最后一个月干嘛那么辛苦

    了?」。

    「唉,你懂什么,老板对我很好,知道我刚有小宝,经常照顾我,就是不做

    了,也要留下一个好印象啊,做人哪能那么差劲?」。

    父亲可能被小秋说的有的有点尴尬,干咳了几下,结结巴巴说道:「我的意

    思是关心你呢,累了就回来休息休息嘛…」。

    小秋「呵…呵冷笑了几声道:」呵,回来休息?回来还能休息吗?到时你又

    要图谋不轨了?。

    「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嘛?都答应白天不缠着你了,肯定说到做到…」稍

    微停顿了一下,父亲又说道:「你看今晚,我都没想亲你嘴巴…」。

    「谁说没亲?你都碰到我嘴唇了…」。

    「碰一下也算?不小心碰到的而已嘛…」。

    「切,狡辩…」。

    「没有狡辩啊,其实不管多想亲你,答应你的,就应该努力做到嘛…」。

    「好,那你现在让我睡觉…」。

    「啊?」「不是吧?你现在还有瞌睡啊?」。

    「你让不让我睡?」。

    「哦」「那你睡吧…」。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会,小秋才嘤咛了几下「哎呀,抱着我干嘛?」。

    「抱也不行啊?」。

    「你下面还顶着我…」。

    「它自己硬了我有啥办法?」。

    「屁,你成心不让我睡觉…」。

    「没有,没有,那我睡过去一点…」。

    「……」。

    这时,又陷入一片安静,我盯着安静的屏幕,看了十来分钟,发现居然越来

    越寂静。这让我难以置信?父亲真的放过小秋了?。

    说实话,我还真不太信。所以,我舍不得快进,又看了七八分钟,发现还是

    没有任何「动静」。这时,我才稍微快进了点视频。

    快进了大概10来分钟,父亲突然爬了起来,这吓得我赶紧按下了正常播放

    的按钮,我以为父亲憋不住了,要「有所行动」了。但是奇怪的是,父亲轻手轻

    脚下了床,然后貌似帮小秋盖了一下被子,接着披上一件外套就走出卧室了。我

    又看了一下其它视角,发现父亲居然走出家里,估计是跑步去了。

    这让我不知说什么好,感觉父亲依然很听小秋的话,难道他们现在也是互相

    听彼此的话?晕,晕,晕。

    我晕了几下,叹了一口气,又郁闷地快进起了监控。而监控里的时间,在一

    秒秒流失,监控里的阳光,也是一点点照进卧室,然后洒在小秋红扑扑的脸蛋上。

    不过,冬天的阳光还是有点微弱的,所以那光线就像一只萤火虫一样,在小

    秋秀发上慢慢摇曳,在小秋脸蛋上悠然荡漾。那样子就像我平时温柔地抚摸小秋

    一样。此时,我才明白里为什么要唱「就让月亮守在你的窗外」。

    就在此时,守在小秋旁边的光线,就如同我平时一样,不小心把小秋抚摸醒

    了。只见小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然后又伸了一个懒腰。

    但是懒腰伸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头一扭,往右边看了看,然后一脸疑惑

    地坐了起来,接着又向房间四周看了看,估计心里想着「睡在我旁边的人去哪呢?」。

    而一看父亲不在房间,小秋往床头一靠,用手挠了几下脸蛋,接着又用手捋

    了捋昨晚激战过后凌乱的秀发,然后懒懒地靠在床头发呆。

    一开始,小秋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不知道是刚起来,还是激战过后的

    修生养息。总之,傻傻在那愣了好一会后,眼珠子才开始动弹,开始知道四周看

    一看。

    就在小秋懒洋洋「环顾」房间时,突然眼光停留在床头柜上的那半个苹果上

    面。小秋眉目微微向上一抬,那样子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双手把脸蛋一捂,好

    像「幡然大悟」后的羞愧跟懊恼。那样子就像少女第一次献身跟男朋友后早晨醒

    来时那又急又羞的样子。

    而小秋竟然跟少女一样,竟然食髓知味,捂了一会脸后,呼吸开始急促,脸

    蛋发红,竟然弓起了腿,然后把手伸到被窝里的胯间,然后开始动了起来,小嘴

    微微张着,发出了轻微「啊。啊,」地娇喘。

    这把我看得有点目瞪口呆,小秋现在的瘾也太大了吧?一次竟然不满足,竟

    然还要在父亲床上自慰。

    就在我惊讶时,小秋自己突然拍了一下脑门,然后傻乎乎笑着自责道:「哎

    呀,真笨,我还有一个老公嘛…」。

    小秋自言自语傻笑后,一个激灵就跳下了床,衣衫不整的打开房门就往外跑,

    这看的我很郁闷,我记得那天早上明明没跟小秋做啊。

    就在我疑惑不解时,小秋抱着睡衣又回到了父亲房间,这时我才明白过来,

    原来小秋是去小宝房间把那普通的睡衣拿了回来。

    回到父亲房间,小秋就脱掉了情趣内衣,准备开始换普通睡衣,但是此时,

    房门「咔嚓」一下被打开了,小秋被吓得一跳,条件反射般叫着:「是谁」,然

    后捂着胸惊恐地看着房门。

    这时,父亲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走进房里,然后笑嘻嘻说道:「是我啊,还

    能是谁?」。

    一看虚惊一场,小秋又转过身去穿内衣了。而此时父亲看着阳光下「白花花」

    的小秋,哪里安分得了?轻轻走上去,就要帮小秋穿胸罩。

    小秋身子一扭,轻斥道:「臭烘烘的,不要碰我…」。

    但是死皮赖脸可是父亲的拿手好戏,只见父亲一把把小秋抱住,然后说道:

    「就要碰你…」。

    「发什么神经?」。

    「没有啊,你听我说嘛,让我把汗抹在你后背上,这样你下午打瞌睡时,想

    到你身上也有我臭烘烘的汗,就不打瞌睡了…」。父亲说完就把额头往小秋后背

    上「拱」。

    而小秋惊讶地咽了咽唾沫,估计又被父亲的鬼点子搞的意乱情迷了。软绵绵

    任由父亲把头上的汗蹭到自己性感的后背上面。

    我看着有点紧张,小秋刚才还想自慰,如果父亲继续挑逗下去,绝对能把小

    秋推翻「再来一次」。

    但是,可能冬天的汗不是特别多,父亲蹭了会,就停了下来,然后一边帮小

    秋穿胸罩,一边说道:「好啦,现在你后背上都是我的汗了…穿好衣服别让汗跑

    了,让臭汗陪你一天,绝对不会打瞌睡…」。

    说完,父亲还想帮小秋穿睡衣,但是被小秋一把夺了过去,而且小秋还瞪了

    父亲一眼道:「死变态,我自己来…」。但是感觉小秋脸上似笑非笑,感觉根本

    不像严厉的斥责,而是笑嘻嘻地嗔怪。

    「好,那我帮你把圣诞苹果包装好,你带到上班的地方…」。说完,父亲就

    去用盒子装那苹果水晶音乐盒了。而小秋想张嘴说什么,但是又忍了回去。

    就这样,小秋在那穿衣服,父亲帮圣诞苹果「穿衣服」,而且俩个人穿不多

    同时穿好了。

    穿好后,父亲把苹果水晶给了小秋,小秋犹豫了三分之一秒,还是接了过去,

    然后走出了父亲卧室。

    这时我赶紧打开其它视角监控,发现小秋慢悠悠走着,好像在思考什么,来

    到卧室前,还愣了几下后,才小心翼翼打开房门,然后把苹果水晶音乐盒放在屁

    股后面,如履薄冰般一点一点往里走,而一看我还在睡觉,小秋又轻手轻脚把苹

    果水晶盒塞到自己的背包里。

    放好苹果水晶音乐盒后,小秋站在床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愧疚,还是刚

    才做贼心虚累的。叹完气,小秋便去卫生间简单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牙也没刷

    就去厨房煮早饭了。

    此时,小秋在煮早饭,我在迷糊着睡觉,父亲洗完澡在带小宝。阳光也悄悄

    溜进了家里,一切看起来那么寻常。于是我又快进,想看看小秋是不是真的把包

    里的苹果水晶带到上班的地方了。

    快进了几下后,发现我跟小秋父亲正坐在客厅吃早餐,而且发现小秋神情有

    点不自然。我于是后退了几下,然后恢复了正常播放,发现那天小秋煎了我比较

    喜欢吃的鸡蛋,而且帮我弄了一丁点酱油,还撒了几粒缸豆。说实话,小秋手艺

    不咋样,但我喜欢吃的几样东西,她烧的还是比较在行的。

    这时父亲淡淡来了句:「小夏,有没有蜂蜜,煎蛋沾蜂蜜不知道好不好吃…?

    我来试一下」。

    小秋一脸杀气地看了父亲一眼,不过想了想还是把橱柜里的蜂蜜拿了出来,

    然后有点不自然地递给了父亲。

    吃完饭,我跟小秋便去上班了,而小秋也把她的包包带上了车,估计是带到

    了工作的地方去了。

    这时,所有的监控里,就剩下了父亲跟小宝,而没过一会,父亲跟小宝也消

    失在了监控里,估计是去超市了。

    但是,我依然不舍得跳开监控,因为我担心小秋受不住父亲昨晚的蛊惑,真

    的跟老板请假,跑回来休息休息。

    于是,我又不放心地,每隔45分钟看一次。但是看了十多次之后,除了父

    亲中午带小宝回来吃了会饭,其它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来过。按理说,小秋应

    该没有回来陪父亲,就算在超市,白天估计俩人也没那么大胆子。

    接着又快进了一会,我跟小秋都下班回来,所以那晚应该没发生什么让我

    「意外」的事情,就算有,我也没精力慢慢去快进看了。

    所以,我直接把监控跳转到上个礼拜四,又用每45看一次的方式,粗略看

    了一天,发现依然「一无所获」。

    接着,我又把监控跳转到礼拜五,发现还是什么都没发生。而几次下来,累

    的手都抽筋。

    忙活了一翻,时间终于来到礼拜天,这时,我一边快进,一边回想了那天的

    情况,白天小秋都跟我在一起,除了,除了跟父亲出去进货,不知道俩人有没有

    发生什么。

    但是我感觉应该发生了什么,最起码交谈过,不然怎么会有了前几天的捆绑

    游戏呢?但是,这又将是一个谜,除非小秋告诉我。

    而我依然有点不甘心,继续跳转准备把礼拜一礼拜二的视频也看完,但是看

    到一半,笔记本罢工了,原来没电了。

    我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4点了,所以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而

    且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接小秋。

    我慢悠悠边开车边思考,心想明天继续看,等我找到了红绳藏在哪里,我就

    可以装成不经意间翻到了,到时我看小秋还能怎么说。是时候好好跟小秋谈一谈

    了。

    胡思乱想间,来到了小秋工作的商场,我又慢悠悠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忙忙

    碌碌人来人往的人群,这时我突然看到一个年轻小女孩手里那闪闪发光的耳机。

    这让我突然想起来了,小秋上班的地方,肯定也有父亲送给她的苹果水晶音乐盒。

    想到这,我加快了脚步,心想,这下小秋看你怎么解释,不要到时说是自己

    买的。

    就这样我从一步三停,变成了三步并两步,很快就到了小秋的淘宝店,而小

    秋一看我过来,开心地迎了上来笑嘻嘻说道:「咦,老公,你今晚怎么这么早来

    接我…」。

    我尴尬地笑了笑,因为这时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小秋,跟监控里「鬼头鬼脑隐

    瞒我的」小秋差别太大。

    就在我思绪神游时,小秋的同事们起哄道:「秀恩爱,也不带点糖给我们吃

    吃,唉,命苦啊…」。

    妈的,最近怎么啦,上次忘了带糖给小杰吃,这次又忘了犒劳犒劳一下小秋

    同事,我咋变得一下那么不会做人呢?。

    所以,我大腿一拍,连连说道:「哎呀,我忘了,我现在去买…」。

    小秋同事一看我当真了,连连说道:「开玩笑的啦,开玩笑的啦…」。

    但是我早已一骑绝尘了,只留下小秋同事在那悻悻道:「小秋,你老公真逗

    …」。

    我去外面,给小秋同事一个人买了一杯奶茶,然后才「问心无愧」来到了小

    秋工作的办公室。

    但是进去以后,我有点蒙蔽,小秋桌上并没有父亲送给她的音乐盒,这让我

    很意外,感觉自己怎么又一次扑空了?心想,如果小秋真要偷情,那我铁定是最

    失败的捉奸者。

    我愣了一下,有点不甘心,小宝房间里,小秋藏得东西找不到,红绳也不知

    道被小秋放在哪了,连这么大一个音乐盒,也能不见了?。

    所以,我又借口找指甲刀,打开了小秋办公桌下面的抽屉,仔细翻了翻,但

    是依然没有。

    而小秋看我去接她,又给了她同事买了东西,开心的很,自然没感觉有啥不

    对,过了会,甜蜜蜜跟在我后面,把家还。

    回到家里,小秋哼着小曲,烧着饭。我而在房间有点无所事事,小宝也懒得

    带,因为在车里坐了一下午,又闷又累。

    歇了会之后,我慢悠悠去卫生间上个厕所,准备吃饭时,发现小秋的化妆台

    上竟然有一瓶「香奈儿香水」,我拿起来一看,感觉应该就是父亲送给小秋的,

    百度一查,发现要00块,这要是小秋自己,那是绝对舍不得买。

    我看着再一次懵逼了,小秋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把「赃物」藏在我眼皮子底下?

    所以那晚我匆匆吃了几口,就没吃了。

    晚上回到房间,我问小秋这「香奈儿」香水啥时买的。

    小秋先愣了一下,然后自然而然地说道:「年底了嘛,商场打折,我买了一

    瓶,200块,不贵的…」顿了顿小秋还撒娇道:「老公,你不会嫌弃我败家吧

    …?」。

    看小秋那样子,如果我没有看视频,不但会信了小秋,还要鼓励她「女人嘛,

    下手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但是,明显知道小秋又撒谎了,我先是压住了怒火,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那你今晚这么开心,写一写日志呗…」。

    「不写,我买过贵重东西吗?难得买一次,还逼我写日志,不写…」。

    「那就不写呗,睡觉…」,我语气也不好,因为再也没耐心跟小秋周旋,再

    也没耐心哄小秋了。

    而小秋还气嘟嘟地,一脸「很有理,很委屈」的样子,所以那晚小秋也没再

    跟我说话。

    所以,我跟小秋终于陷入了冷战。不过,我跟小秋冷战唯一好处的地方就是,

    除了不理对方,依然会睡在一起,依然一起上班,一起吃饭,只不过仅仅不搭理

    对方。

    而我,更不会主动搭理小秋,因为我正忙着搜集「证据」,我要让小秋彻底

    无话可说,低头认错。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去了公司,可能年底提前回去的比较多,我们

    人事部又开始忙了起来,还招了不少寒假临时工。

    就这样,看视频找红绳这证据,再一次被生活琐事耽误了。而在,忙碌了一

    天后去接小秋,发现小秋依然不理我。

    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更好,今晚就是礼拜三了,我就想着,看你还敢不敢去父

    亲房间。

    果然,那晚小秋在卧室带小宝玩了会,到了点半有点坐卧不安了,然后又

    在那墨迹了一会,就忍不住把小宝丢给了我,接着说道:「9点了,我去爸房间

    了…」。

    说实话,我没想到小秋敢这样说,不过我立马本能地怒斥道:「不许去」。

    「为啥不许去?」小秋板着脸看着我。

    「日志不写完,都不许去了。」我也瞪着小秋,感觉这小妮子胆子越来越大

    了。

    「哼,我就要去,当初是你让我去爸的房间的,现在你又不让我去,那我偏

    去。」小秋也怒气冲冲说着。

    我心里真的彻底服了小秋,把我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小秋,看了我一

    眼,把小宝就丢给我了,下了床,然后就要往外走。

    接着,房门「咔嚓」一声,小秋的举动,完全出乎我的意外,让我彻底懵逼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