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9)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890。

    绝配娇妻小秋第九十九章——小秋接受下流的一面。

    餐桌上的矛盾,用一次调侃化解了。

    床上的小秋的质问,也因为堂嫂黄带这个插曲岔开了。

    但是,当你带着懊恼的心态过日子,争吵总会如影随形的,今天吵不起来,

    明天也会吵起来,这就是所谓的三天一小吵,七天一大吵吧。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礼拜一,我载着小秋去上班,我自己也去了公司,当然

    仍然是魂不守舍心不在地工作着。到了下午,我一咬牙,按照昨天下午的计划,

    请了半天的假。

    请完假,为了省钱,并没有去旅馆,而是把车开到了小镇上那家特色小吃店

    旁边蹭网去了。

    既然是蹭网,当然要选择一处风水宝地,所以我把车停在了小店后面的巷子

    里;既然要蹭网,当然也要注意隐蔽性,所以我又弄了几块遮挡物把窗户简单遮

    挡了一下。

    准备就绪后,我又把车子座椅往后调了调,毕竟要看一下午,那当然要坐起

    来舒服点。随后,我才打开笔记本,悠然自得地慢慢重头看起了监控。

    别说,安静下来,仔细认真看视频,跟偷偷摸摸神经紧绷时看视频的感觉完

    全是不一样。而且不但感觉不一样,还又发现了不少细节,譬如:我发现那晚小

    秋洗完澡,穿着睡衣,跟我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去了父亲房间,没有像平时,还

    想在房间逗留一会的意思。估计是怕我发现她里面的的情趣内衣吧?。

    小秋打开房门后,落落大方走向父亲的床上,也丝毫没有扭扭捏捏,就像平

    时晚上睡到自己床上一样。记得当初,父亲爬上小秋的床,小秋心中都会几万个

    小鹿乱撞。

    小秋跟父亲躺在床上时,父亲闻小秋身上的香味,小秋也没反对,还嗔怪父

    亲「狗鼻子,这都能闻出来」。

    当父亲调戏说小秋身上每一块地方的味道他都知道时,小秋也只是有点羞涩,

    完全没有了当初那份排斥,要是以前,父亲说一句出格的话,小秋都要板着脸。

    世间万物都是相辅相成的。小秋在改变,父亲自然也在改变。当初,想脱小

    秋衣服,那都要苦口婆心哄上半个月,而且还要心机算尽,步步蚕食,才勉强把

    小秋扒光了。

    可是如今,父亲脱小秋衣服,都成了调情的前戏了,一寸寸地脱小秋衣服,

    一点点磨小秋,挑起小秋的情欲。

    而且父亲再也没了当初那份如狼似虎的猴急了,相反一边挑逗小秋,一边还

    调戏小秋,或者说,俩个人也学会了打情骂俏。

    譬如,视频里,父亲把小秋浴袍解开后,并没有着急抚摸小秋下面,也没有

    急着亲上去。

    而是笑嘻嘻对小秋说道:「小夏,今晚我不脱你的胸罩,也能亲你奶头,你

    信不?」。

    小秋忍俊不禁想笑,在那嗔怪道:「你当我傻啊?小葡萄本来就在外面嘛,

    你肯定能亲到啊,有本事你隔着胸罩,亲小白兔啊」。

    「那我隔着胸罩也能亲乳房,你信不信?」。

    父亲兴奋地说着,而且语气想当地胸有成竹,那气势直接把小秋震住了不敢

    回答。但是父亲最喜欢对小秋穷追猛打,又贼贼问道:「小夏,你信不信嘛?」。

    小秋还是被吓得不敢回答,因为很明显,回答不信,也是「死」,回答信,

    也是「死」,横竖都难逃要被父亲「调戏」这一劫了。

    但是父亲死死地兴奋地盯着小秋,那架势感觉好像不回答又不行,所以小秋

    扭扭捏捏半天憋出来一句:「我信,行了吧?」。

    都说,投降输一半,还没交战,小秋居然就认怂了,不过唉…小秋现在在父

    亲面前还有还手之力吗?。

    还没发力,就赢了一半,所以父亲满足地得意地坏坏一笑道:「呵呵,那就

    试试看呗,这样亲,肯定很刺激…」。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魔掌覆盖到了小秋的乳房上面,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头,

    顺着「开口的情趣胸罩」的那道缝溜了进去,进去后,手指头动了几下,就把小

    秋的小葡萄「抠」了出来,那样子,就像在用手指「挖」宝藏。

    面对父亲的轻薄,小秋只是微微撅着嘴,淡淡皱着眉头,没有任何抵抗,我

    看着有点惊讶。不过想想也是,我才看了不到十次视频,会惊讶震惊也正常,而

    小秋跟父亲已经缠绵无数回了,两人估计早就「驾轻就熟」配合得「相得益彰」

    了吧?。

    我看着小秋跟父亲默契的配合,很郁闷,因为,在我印象里,小秋还是以前

    那个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脱衣服羞涩的样子,但是视频里的小秋跟父亲,却像21

    世纪的干柴烈火的潮男潮女。

    所以,我是用解放前的心态,在看一个21世纪的热情似火的性爱视频,或

    者说,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希望小秋跟父亲的床战停留在解放前。

    但是视频里,小秋跟父亲的床戏,别说停留在解放前了,早就达到21世纪

    了,甚至都达到了22世纪的开放水准。

    只见父亲,对着小秋那从情趣胸罩里冒出来的小葡萄,轻轻亲了几口,那样

    子,好像再亲一个珍贵的宝物,因为亲了几口,还小心翼翼哈了几口气。不过好

    像都没用舌头,因为看起来小秋乳头上并没有水渍。

    但是,这依然让小秋的乳房更加圆鼓鼓的了,情趣胸罩都快要被撑开了,胸

    罩上的那道缝开的口子也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弯弯的月亮。或者说更像女人下面

    的那道缝。

    这时,只见父亲用手掰开那道缝,然后伸出舌头,从缝里溜了进去,估计是

    想证明刚才那句「隔着胸罩也能亲吻乳房」。

    而且,父亲的舌头好像挺灵活的,一会从缝左边溜进去,一会从缝右边溜进

    去,而且「路过」时,还顺便欺负几下小秋的乳头。没几下,小秋的乳房就红润

    润的,奶头也有点「风雨过后」湿答答的样子。

    这惹得小秋嘴巴撅得老高,时不时用鼻子发出一声「哼…」,不知道是舒服,

    还是对父亲的调戏不满,又或者是女人天生的撒娇。

    而父亲可能以为小秋是舒服吧,舔完一边,又开始舔小秋另外一边的乳房,

    这惹得小秋在那嗔怪道:「哎呀,这样好痒…不要亲了…」。

    「我舌头还麻了呢…」。

    「活该…」。

    「你还幸灾乐祸,这比舔下面还累…」。

    小秋皱着眉头,满脸鄙视的说道:「什么舔不舔的,不好说亲吗?」。

    父亲憨厚地笑了笑说道:「嘿嘿,知道了,下次说亲。」顿了顿,父亲突然

    说道:「对了,你看,这道缝像什么?」。

    小秋皱着眉头,半闭着眼睛,不好意思看父亲。但是,父亲却不管小秋害羞

    不害羞,直接说道:「你看,像不像你下面的小妹妹…」。

    小秋用鼻子使劲吸了几口气,皱着鼻子说道:「流氓,真下流…」。

    「嘿嘿,小夏,你身上有三个小妹妹了…我以后亲不过来了…」。

    这让小秋一下恼羞成怒但是仍然没发火,只是嗔怪道:「滚,你才有三个小

    妹妹呢…!」。

    「我没有三个小妹妹,只有11个小鸡鸡…」,说完,伸出十根手指头,在

    小秋面前晃了晃。

    小秋被逗得满脸通红,憋在那想笑也不敢笑,连呼吸都用鼻子在那呼吸,深

    深用鼻子吸了几口气才说道:「哎呀,你太下流了…」。

    「下流就翻脸啊,你忘了你还有翻脸的王牌吗?」我看着视频,在那想着,

    但是不知道小秋是忘了想翻脸,还是根本不想翻脸?难道女人真的有很多面。我

    一直都是谦谦君子,就是床上开玩笑,也很文雅,难道小秋也喜欢下流的一面?。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懂女人,是不是真的懂小秋,天啊,我真该娶一个

    单纯的女人,小秋这种聪明的女人。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针。

    而父亲可能也知道小秋不会翻脸,所以继续哄小秋说道:「来来来,我跟你

    讲个故事…」。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往小秋那里靠了靠,清了清嗓子才说道:「有一天,小

    明的老师要小明算术,老师:小明,33= 多少?  这时小明拿起手指出来

    算小明:等于6!  老师再问:小明,那44= 多少?  这时小明也是伸

    出手指出来小明:等於于!  这时老师就说:不能用手指,要用心算,把手

    伸进口袋里。  老师又问:55= 多少?  这时只见小明的手指在口袋里

    动了又动  小明:等于」11「!」。

    父亲说完这个笑话看了小秋一眼,小秋忍俊不禁道:「哈哈,这个笑话我听

    过了…」。

    这让父亲有点心有不甘,但是立马灵机一动说道:「呵呵,是吗?那我问你

    一个问题,你绝对不知道…」,说完停了停看了小秋一眼又说道:「你说我11

    个小鸡鸡,哪个最厉害…?」。

    小秋这时为了憋住不笑出来,在那都有点咬牙切齿了,两眼也「惊奇」地望

    着父亲,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哎呀,你下流到极点了…」。

    「嘿嘿,现在是夜晚时间,说好可以下流一点的,你不回答的话,我就一个

    个试了。」说完,父亲伸出小拇指,就塞到被子里面的小秋下面去了。

    这时小秋一把握住父亲的手,一脸不自然地说道:「好了,不要闹了,我回

    答就是了…」。

    父亲一看小秋识相变乖了,得意着龇牙咧嘴看着小秋。这时小秋可能有点不

    好意思,低着头,用手指了指父亲胯裆轻声说道:「这,这,根最厉害…」。

    小秋那被欺负得娇羞的样子,真的挺有趣的,惹得父亲「哈哈」笑了几声,

    然后居然继续调戏道:「那我这根手指不厉害吗?」边说着,还边伸出中指,而

    且故意弯曲了手指几下,就是我们平时抠小穴的动作。不过,看父亲那自信样,

    好像他的中指跟加藤鹰之手一样厉害。

    小秋这时可能被调戏得不耐烦了,伸手打了父亲的手指一下,斥责道:「哎

    呀,你们父子怎么都一个样,老是调戏我…?」。

    「是吗?志浩也喜欢调戏你?」。

    「切,志浩跟你不一样,文明多了,你就是一个下流的老流氓…」。

    「嘿嘿,一个文明,一个下流,才能给你带来不同的体验啊?」。

    小秋看了父亲一眼,过了几秒才吐出来一句:「歪理…」。

    这时父亲,也过了几秒,停顿了片刻才说道:「对了,今晚我以为你不过来

    了,今晚不是圣诞节吗?」。

    「呵呵,志浩不过圣诞节,志浩只过东圣节…」。

    「什么?东什么节?」。

    「东方的圣诞节…」。

    「东方也有圣诞节?」。

    「耶稣12。25生日,称之为圣诞节,毛主席12。24生日,称之为东

    圣节…志浩爱国,不过圣诞节,我也只能跟着志浩过东圣节了,昨天就过了……」。

    小秋衣衫不整,跟父亲说着这些,我感觉那种说不出来的奇葩感觉。

    父亲听完「哦」了一声,不过声音拖的好长,好像在思考,又好像似懂非懂。

    「哦」了半天后才说道:「那你以后可以过俩个圣诞节了,24号跟志浩过东圣

    节,25号跟我过圣诞节,一个文明点,一个流氓点,多好啊…」。

    「切,才不跟你过圣诞节…」。

    「咦。那怎么行?我礼物都买了…」父亲说完,爬下床,然后从床头柜里拿

    出了一个「水晶苹果音乐盒」。那花花绿绿的,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圣诞快乐」

    四个打字,在水晶中间,显得十分有气派。

    这时父亲用手一按,水晶苹果就转了起来,还唱起了「;叮叮当,叮叮当,

    铃儿响叮当,nbsp;今晚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nbsp;叮叮当,

    叮叮当,铃儿响叮当,nbsp;今晚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

    这时清脆的歌声在房间想起,父亲得意地说着:「看,还会唱歌,你把这个

    带到上班的地方,下午打瞌睡了,就听听歌…」。

    这时,小秋脸上荡漾着水晶苹果的彩光,衬托得小秋的脸蛋更加红润朦胧,

    小秋眨巴眨巴着眼睛笑嘻嘻看着水晶音乐盒,看样子是很喜欢。

    就在小秋陶醉的时候,父亲伸手关了灯,然后俯身在小秋耳边说道:「现在

    我想干下流的事情了,可以吗?」。

    小秋还是皱着眉,撅着嘴,不过不同的是,这时的脸上是笑嘻嘻的。

    父亲温柔地期待地盯着小秋看,小秋也没回答,不过闭上了眼睛。

    而父亲一看小秋闭上了眼睛,便十分默契地伸出手,抚摸小秋滚烫的脸颊,

    用手拨了拨小秋耳根那里的秀发,几下子就把秀发里面那通红的耳朵,性感的脖

    颈掀开露了出来。

    这时,父亲稍微看了小秋一眼,一下就骑到小秋身上,接着一口就亲了上去,

    而且这次不同于刚才的蜻蜓点水,而是不停地舔吸小秋的脖子跟耳根,大口啃着

    小秋下巴,大口把小秋耳朵含在嘴里。

    父亲的疾风骤雨大口大口吃着小秋,惹得小秋蹙眉紧皱,小手有气无力推着

    父亲,而且很快就发出急促的「嗯,嗯…」的喘息声。

    接着小秋的喘息声越来越紧张,仔细一看,原来父亲正在重点进攻小秋的下

    巴,父亲一会把小秋下巴含在嘴里,一会伸出舌头吮吸下巴那里的脖子。

    我感觉父亲之所以喜欢亲吻小秋下巴,因为那里离小秋嘴巴很近,估计想步

    步为营,一点点蚕食,通过下巴慢慢向小秋嘴唇那里靠拢。

    果然,父亲专心吮吸了小秋一会下巴之后,一只手终于伸了下去,估计是在

    摸小秋乳房,小秋的喘息声也变成了「额…额…」。

    一看小秋越来越动情,父亲果然「不安分」了,亲吻小秋下巴,「路过」小

    秋嘴唇时,也会偶尔碰一碰小秋下唇。这让小秋更加激动,因为,这算「准接吻」

    了吧,毕竟碰到了小秋下唇。

    而小秋的反应很奇怪,看起来很激动,小手还在那推父亲,但是头却不知道

    扭过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拒还迎?。

    就在小秋被吻得溃不成军,就在我以为父亲会趁着小秋意乱情迷时亲小秋嘴

    巴时,父亲却「一路向下」。

    居然把手伸到小秋后背那里,然后解开了小秋的胸罩,接着自己也骑坐在小

    秋身上,脱掉了T裇. 解除了小秋的武装之后,父亲一只手握住小秋右边乳房,

    然后嘴巴啃着小秋左边乳房,「咂咂咂」吃得相当津津有味。而小秋,在那「嗯

    …嗯…」叫着,身子在那不安地扭动着,但是看起来,就像小秋主动挺起胸脯,

    让父亲亲吻。

    就在这时,父亲把左手,伸到了小秋下面的后背那里,小秋扭动一下,父亲

    就把小秋身子托起来一下,这样更方便亲吻小秋乳房。

    就这样,父亲每托起小秋后背,或者每抚摸小秋后背一次,小秋就扭动的更

    加厉害,而小秋扭动得更加厉害,父亲就亲的更起劲。就这样,小秋扭来扭去,

    乳房也跟着晃来晃去,父亲的嘴巴,也跟着亲来亲去,一时间小秋的乳房,父亲

    的嘴巴,在那你追我逐。

    加上房间的忽明忽暗的彩光,童声版的「叮叮当,叮叮当」在那清脆地唱着,

    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唯美版本的「三级片」,而且估计尺度马上就应该变成「一级

    片」了。

    但是此时父亲却停止了「演出」,停了下来,还抹了抹嘴巴说道:「哇,真

    好吃,就像一个水嫩嫩的小蟠桃,不对,是大蟠桃…」。

    小秋一听,摆出了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做的正「舒服」,正「热火朝天」,

    小秋最讨厌被打断了,所以小秋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太熟悉了,换成是我,

    小秋肯定气嘟嘟说道:「还做不做了?不做死开…」。

    但是估计在父亲面前不好意思这样说,所以小秋在那气嘟嘟「哼,嗯,」的

    不说话。而父亲可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依然自顾自说道:「小夏,今天没吃苹

    果吧?吃完蟠桃,我们一起吃苹果啊」。

    小秋皱着眉头依然没说话,明显不想此时跟父亲说话。

    但是,父亲可能以为小秋没反对,所以拿起一个苹果,用刀削了下,然后就

    递到小秋嘴边,估计想喂小秋。

    小秋此时,怎么可能想吃苹果,估计此时除了想吃棒棒糖,其它什么,小秋

    都不想吃,所以小秋淡淡说了句:「不吃…」,然后头就扭了过去。

    「那我吃…」说完,但是父亲并没有把那瓣苹果拿到自己嘴边,相反居然塞

    到了小秋下面。然后自己屁股挪了几下后,只见小秋一下眼睛睁得老大,惊恐地

    望着父亲,接着身子颤抖了一下。

    父亲坏坏地笑了笑,才慢悠悠抽出手指,然后狡黠地说道:「沾点小夏的蜜

    汁,这样吃起来才好吃…」。

    父亲边说着,边把那瓣苹果塞到了嘴里,津津有味吃了起来。而小秋也被父

    亲惊得打了一个寒战,身子也抽搐了一下后才用力挤出一个「额」字,接着才惊

    讶地斥责道:「哎呀,你真变态…」。

    父亲呢,微微一笑,居然娓娓道来:「小夏,这你就错了,刚才都说了,你

    身上的每个部位,我都爱吃,你身上不管什么地方,我吃起来,都觉得好吃…」,

    父亲就这样情真意切地说着,愣是把一件「肮脏」的事情,说的如此「浓情蜜意」。

    而小秋果然被父亲说得「无言以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傻傻看着父亲,而

    父亲不知道是以为小秋不信,还是怎么滴。居然又说道:「我说的真是真的,不

    管哪里,我都觉得你很干净。」父亲说完,居然身子往后一撤,掀开了毯子,握

    住小秋光滑的大腿,看了小秋小脚一眼,然后一口把小秋脚趾头含了进去。

    小秋这下真的被惊到了,真的慌了,双手撑在床上,就要爬起来,嘴里焦急

    叫着:「哎呀,脏,脏,脏死了…」。

    但是小秋哪有父亲力气大,挣扎了几下,又被父亲摁倒摔在床上,然后父亲

    继续握住小秋的小腿,捧着小秋的小脚,把舌头都伸进了小秋的脚丫里了。

    而小秋因为爬不起来,只好头往上抬,然后「诚惶诚恐」看着父亲在那吮吸

    小脚丫,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头仰在那费劲,已经满脸红透了。

    而父亲越亲越起劲,握着小秋的小脚,又把小秋脚底板抵在自己鼻子上,然

    后用鼻子摩擦小秋脚底板,这让小秋开始在那颤抖了,因为小秋本来就有点怕痒,

    所以在那难受地「呜呜呜」叫着,沾满唾沫的水润润脚趾丫也开始扭曲。

    这时可能小秋累了,不想抵抗了,又把头枕在床上,然后歪着头在那任由父

    亲对着自己的小脚「胡作非为」,同时嘴里也轻微地颤抖地哼着:「额,呵,嗯

    …」。

    父亲,一看小秋老实了,坐在那,捧着小秋的脚,认真地把小秋整个小脚丫

    都吮吸了一个遍,感觉小秋的小脚丫已经完全变得湿答答的在那褶褶发光了。

    而小秋,在那歪着头,后来甚至把头埋到了枕头里,估计是觉得太丢人了吧。

    但是,没过一会,小秋又被吓得在那大呼小叫道:「啊,啊,啊,天啊,太淫荡

    了,不行啊,不行啊…」。

    因为,父亲亲完了小脚丫,又削了一瓣苹果,然后又塞到小秋下面,然后边

    吃边说:「今晚小夏身上好多地方被我吃到了哦,先是吃了大蟠桃,刚才又吃了

    可爱的脚丫子,现在用蜂蜜沾着吃苹果吃吃…」。

    而且父亲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把小秋大腿扛在肩上,吃一口亲一下小脚,再

    吃一口,又把苹果塞到小秋下面沾点蜜汁,吃得相当淫荡,相当夸张。吃得小秋

    在那瑟瑟发抖,剧烈地喘息着。

    就这样,很快,父亲又吃掉了一瓣苹果,就在父亲还想去削苹果时,小秋

    「一激灵」地爬了起来,然后抓住父亲胳膊说道:「不要玩了,真的不行了,做

    吧」。

    父亲惊讶了一下,但是立马坏坏地说道:「要喊,老公做吧,我们就做…」。

    小秋眉头一皱,不过想了不到一秒就说道:「好,老公,我们做吧…」。

    父亲一听喜出望外,急匆匆脱了裤子,露出了黑黝黝的「粗又硬」后,迫不

    及待又要压在小秋身上,但是此时小秋急忙说道:「你,戴套啊…」?。

    父亲望了小秋一眼,然后不解地说道:「今天不是刚过危险期吗?」。

    「是啊,今天安全期第一天,我不放心啊…」。

    父亲一听,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说道:「那好吧,都听小夏的,…」。

    小秋不知道是不是特别容易感动,傻乎乎望着父亲,竟然说道:「好,那我

    今晚让你用狼牙套…」。

    父亲一听当然喜出望外,高兴地戴上狼牙套,用满目狰狞的大家伙,又把小

    秋干得落花流水。(具体过程,后面章节再写…。

    完事过后,父亲扔掉了套子,然后抽了点卫生纸帮小秋擦了擦下面,自己也

    去卫生间洗了洗,然后公媳俩人便大被同盖了。

    盖好被子,父亲关掉了「苹果音乐盒」,然后公媳俩人寒暄了几句,父亲好

    像说什么:「睡吧…」。

    小秋嘤嘤「嗯」了一声后,父亲又说道:「早点睡,明天早上再来一次…呵

    呵…」。

    「滚……」。

    「呵呵…」。

    「……」。

    随后,俩个人便安静了。

    而此时我已经眼睛看花了,瞅了瞅窗外,发现烈阳正挂在天上。然后我又低

    头看了看乌漆麻黑的监控录像,心中只剩下一个疑惑:天啊,小秋居然也能接受

    下流的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