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8)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890。

    第九十八章——仍不交代的小秋3。

    「老板,智能拐杖有吗?」。

    「什么…?」。

    「我说智能拐杖有吗?」。

    「……」。

    就在我思绪神游时,突然一个二十五六的小伙子来问我。而我,也没反应过

    来,什么智能拐杖啊,我心里嘀咕着?这时小伙子又说道:「就是那个,可以当

    电灯用,又可以收听收音机那个拐杖」。

    「哦…有这个拐杖吗?」因为不确定,所以,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但是小伙子还是没放过我,只见小伙子说道:「你家的超市,有什么,你还

    不知道吗?」。

    就在我尴尬不知说什么好时,这时小秋开着面包车回来了,我于是赶紧对小

    伙子说道:「你等下,我老婆回来了,你问她比较清楚…!」。

    我本来想说,「我爸回来了,但是还是不想那样说」,所以我说完就跑到小

    秋车前说道:「超市里有一个人要买什么智能拐杖,我们超市有,有,有,吗?」。

    小秋噗嗤一笑,然后就麻溜地跑下车,然后「蹬蹬蹬」跑到超市里对小伙子

    说道:「你买智能拐杖,送给老爸的吧?」。

    小伙子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女人,跟我一样,总会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笑了笑

    说道:「我看我们邻居买了一个,挺方便的,我也想送一个给我爸…」。

    「嗯,一看你就是个孝顺的人……」小秋一边夸着小伙子,一边往里走。然

    后在什么「新颖礼物区」拿出了一个拐杖,然后又叽里呱啦说道:「你看,这个

    拐杖挺好看的,又能放歌,还能听收音机,老人家散步时,一边走,一边听听歌

    多好,…」。

    「嗯,嗯,是不错…」小伙子好像被小秋唬住了,附和着小秋说道。

    「你看,还能当手电筒用,这样老人家晚上想散散步,也能安全点…」小秋

    继续「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而小伙子已经笑嘻嘻的了,估计已经很满意了。但是小秋继续推销道:「最

    重要的是,这个挺安全的,如果老人家摔倒了,我说万一哈,对吧,人嘛,不怕

    一万,就怕万一,这万一摔倒了,这拐杖还能发出警报,这样旁边的人如果没看

    到,也能听到,到时就可以帮忙了…」。

    「是,挺好的,老板娘真会说,我就买这个好了…」。

    随后小伙子干净利落地付了钱,直截了当爽快的就买好拐杖,然后离开了,

    这时小秋眨巴着眼睛对我说道:「男人的钱就是好赚,都不问价钱,也不还价的,

    嘻嘻…」。

    而我也有点佩服小秋,几分钟就搞定了几百块的生意。不过此时,小秋突然

    画风一变,然后气嘟嘟说道:「老公,你也不帮忙把车子停好……?」。

    「停车?还要怎么停?我这不也是好奇拐杖在哪嘛?下次万一有人要买拐杖,

    我不看下在哪,以后我还不是不知道啊?」我郁闷地解释道。

    「笨蛋,以后不知道的东西,都在」新颖礼物区「里」。

    「哦?超市里啥时多出来了一个」新颖礼物区「?」我十分不解地问着小秋,

    因为超市我也算比较熟悉了,以前根本没有这什么「新颖礼物区」。

    「嘻嘻,就前段时间弄得,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想着,大家都要送点礼物

    给亲戚朋友的,我就专门搞了这么个新颖礼物区啊…」。

    「对对对,别说啊,小夏搞的这个什么新奇礼物区,每天来买的人还真的不

    少……」小秋刚说完,父亲就忍不住插嘴道。

    而我可能当时太敏感吧,怎么感觉每件事情都是我最后知道啊?我还算那个

    统帅三军的大元帅吗?感觉自己名存实亡。

    所以我尴尬地干巴巴笑了笑,但是小秋却被父亲夸得有点美滋滋的,又自己

    夸自己说道:「哼,老婆我厉害吧,点子多不多?」。

    小秋想让我夸她,但是我真没啥心情,倒是父亲激动地看了小秋一眼,而小

    秋发现后,好像也有点别扭的样子,然后话锋一转道:「对了,我去把车子开过

    来……」。

    说完,小秋把面包车屁股开到了超市大门前面,因为这样方便下货,随后,

    我在那把东西搬下车,旁边几个吹牛的老头帮忙着把东西往超市里搬,小秋跟父

    亲则在里面把东西分类,有的摆上货架,有的放进了仓库。而我,又感觉很郁闷,

    我竟然成了干苦力的了。当然了,男人嘛,「杏之书吧更新」,又是我最年轻,

    总不能叫小秋跟父亲卸货,不过当时看到小秋跟父亲在超市里,蹲在地上「交头

    接耳」地商量着这个放哪里,那个放哪里,我就十分不爽。

    而,卸货总比理货快,卸完货,我又不想去超市里当小秋跟父亲的「电灯泡」,

    郁闷得我想回房间,但是又怕别人闲言碎语说我太懒,于是我灵机一动说道:

    「我去堂哥家看看小宝…」。

    「哦…」小秋随口哦了一声,就在我想走时,小秋突然说道:「对了,对了,

    带点糖给小杰吃吃……」。

    于是,我只好拿起一包零食,然后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来到堂哥家,小宝跟她哥小杰正趴在地上玩玩具,而堂哥又去打麻将了,只

    有堂嫂大伯大妈他们三个在家。

    而小杰一看我带了零食过去,高兴坏了,「不怀好意」跑到我跟前,喊着

    「叔叔」,眼睛却死死盯着我手里的零食。

    小孩子就这样,零食便是快乐的源泉,所以我便把零食给了侄子。

    这时一旁的堂嫂说道:「还不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带妹妹一起吃…」。

    「知道啦,我最爱妹妹了…」。

    就这样,俩个小孩子,又蹲在地上一起吃起了零食。

    我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不想让小孩子吃零食的,但是真的做到太难了,这

    个阿姨给一点,那个爷爷给一点,你总不能次次都从小孩子夺过大人们送给他们

    的零食吧?。

    就在我又思考时,堂嫂说道:「志浩啊,你每次那么客气干嘛?」。

    我客气?也许以前是,但是今天还真不是,今天小秋不说,我都忘了,而我

    可不想占了小秋的便宜,所以如实说道:「不是我客气,都是自家人,我客气啥?

    今天是小秋让我带点零食给小杰吃的,我自己都忘了…」。

    我如实禀报,但是真的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只见堂嫂悠悠说道:「志

    浩,你对弟妹真好,每次都帮她说话,你堂哥,从来没在外人面前说过我的好…」。

    堂嫂的突然幽怨,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毕竟是堂嫂,所以我只好尴尬说道:

    「我哥嘛,就这样,有点大老粗,心地还是很好的…」。

    「呵呵,心地不好,我也不能真心实意跟他过了,不过嘛,女人都需要疼的,

    尤其看你那么疼弟妹,我能不羡慕吗?」。

    「呵呵,没有吧…我跟小秋也经常吵架,都是晚上偷偷吵架的…」。

    「切,鬼才信…」。

    「……」。

    就这样,我跟堂嫂有一句没一句聊了会,但是我也成了「听者有心」了。堂

    嫂的话,让我在想,都说我疼小秋,但是感觉小秋越来越有点把我的好心当驴肝

    肺了。

    所以,跟堂嫂的聊天,反而让我心里更加不平衡,但是奇怪的是,我竟然不

    想回去,好想一直聊下去,听着堂嫂夸我的感觉真好。就好像受了委屈,找到了

    人安慰一样。

    就在我,小宝,小杰,堂嫂,四个人在堂嫂房间玩的不亦乐乎时,大妈跑过

    来问我:「大浩子,今晚在这里吃饭吧……」。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已经5点了,于是,我连连说道:「不了,小秋在家

    把饭烧好了,我回去吃…」。

    回家的路上,我又想到了下午看视频的事情,所以我把小宝丢给了父亲,趁

    着小秋做饭的时间,我偷偷溜到了小宝房间,想看看小秋到底在小宝房间放了什

    么?。

    但是,奇怪的,我找了个遍,啥都没找到,别说小秋的衣服,胸罩,内裤了,

    连袜子都没找到。

    是小秋太会藏了?还是偶尔一次的临时事件?我于是又不甘心地四周找了找,

    但是依然没找到什么。

    这让我很郁闷,明明视频里放的一清二楚,如果我没记错,那晚小秋回来,

    穿的也不是日式浴袍,那这件性感唯美的浴袍去哪了?。

    难道?难道在父亲房间?。

    这个想法从脑海一闪而过,但是却让我激动的不行,是啊,上次看父亲房间,

    就看到了我许多不想看到的东西。难道前几天,小秋又把这些情趣用品搬到了父

    亲房间?。

    一想到这,我就迫不及待要去父亲房间,我才不管马上就要吃饭呢,我现在

    就想知道答案。

    所以,我又迫不及待来到父亲门前,轻手轻脚打开房门,然后像闪电一样快

    速钻了进去。

    来到父亲房间后,我先打开了床头柜,里面七零八落有几个避孕套,底下还

    有一个刚拆封的狼牙避孕套,估计以前那盒肯定用完了。再一翻,里面还藏了一

    个跳蛋,但是感觉好久没用过的样子。

    抽屉还是老样子,而我也是老样子,看着有种说不出来的痛楚,因为看到这

    些情趣用品,就代表着父亲如何跟小秋缠绵的。

    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观看了,所以我很快关好抽屉,直接来了衣橱前,打

    开一看,发现并没有上次那么多衣服,只有一条性感「镶珠」内裤,还有一个半

    透明蕾丝胸罩,拿来起来一看,胸罩上还开了一个口子,这样乳头估计能漏出来,

    手指也能钻进去,最重要的是,那件浴袍真的在衣柜里。

    当我,看到浴袍时,我很郁闷,难道那晚,小秋就是外面穿着浴袍,里面穿

    成这样去的父亲房间?。

    我愣在那思考了几秒,随后,我又在父亲房间乱翻了翻,不过依旧是「一无

    所获」,什么都没发现。

    翻了小宝房间,又来到了父亲房间,竟然才找到了这么点「蛛丝马迹」,这

    让我很不甘心。难道小秋只藏了这么点东西?我真的有点不信。

    对了,红绳,红绳哪里去了?肯定还有别的地方藏了东西,难道,小秋专门

    弄了一个地方,藏这些绝密「私物」?。

    但是,我又找不到,小宝房间找了,父亲房间也找了,这会藏在哪呢?我胡

    思乱想,突然想到了监控,对了,还有监控,父亲房间每个角落都有监控,那我

    打开监控,不就知道了吗,真的笨死了?。

    于是,我又走出房间,然后去厨房看了看小秋,而一听小秋说道:「今晚吃

    晚一点,我烧一点好吃的…」。我就立刻往卧室跑,因为我真的挺急的,真的想

    知道小秋隐瞒了多少。

    而小秋一看我不帮她,还气嘟嘟说道:「没良心的,也不帮帮我…」。

    当时,我才懒得管小秋,就如同堂嫂说的,我已经足够疼小秋了,那么偶尔

    不疼一次,又有何不可?。

    所以,我「心安理得」的来到卧室,然后偷偷打开电脑,然后接着看下午没

    看完的监控录像,而监控里,又重复放着,父亲闻着小秋身上的他送给小秋的香

    水,夸小秋好香,又放着,小秋娇里娇气说着:「这你都能闻出来,你狗鼻子啊?」。

    「嘿嘿,小夏,你身上的味道,我哪里不知道啊?嘴巴是甜的,闻起来好舒

    服;舌头是软的,吃起来最好吃;下巴是滑的,最性感;胳肢窝是咸的,最熏人;

    手指是会动的,吃起来最可爱;后背是,哎呀,这个不知道,不过葡萄跟小豆豆

    最好吃了,味道最好…尤其冒出来的水水…」。

    「啊,臭流氓啊,别说了……」。

    「不说可以,那你告诉我,里面的穿的内衣,是不是我买的?」。

    看到这,我再一次被吸引住了,我又静静看着监控录像等待小秋回答。

    这时,只见小秋说道:「呵呵,想知道我里面穿的什么吗?」说完看了父亲

    一眼,然后头一低,轻声说道:「那你自己伸进去摸摸看不就知道吗?」。

    小秋的话,把监控外的我,把监控里的父亲,都惊了一下。我有点不敢相信

    小秋会说出这句话,而父亲则受宠若若惊得难以置信得结结巴巴道:「小夏,你,

    你,你…」,不过,边说着,边毫不客气把手从浴袍边缘那里伸进去了,然后貌

    似来到小秋胸前摸了几下,又喜出望外地说道:「小夏,你真的太好了,你真的

    穿了我买给你的内衣啊?」。

    「嗯,不是我好,而是你这一个礼拜表现不错,白天规矩老实了很多,那我

    自然也会床上尽量满足你啊…」。

    「嗯,这样真好,白天我是努力帮家里挣钱的好公公,晚上是一个一肚子鬼

    点子的坏公公,而你,白天是野蛮女友,晚上则是乖顺的小绵羊…真般配…」。

    「滚,谁跟你般配啊?我是看你表现不错,所以就奖励你一下而已…以后一

    直要这样知道吗?」。

    「放心,报告儿媳大人,以后只会表现更加好…」父亲又在那一板一眼的讲

    着冷笑话。

    我听着尴尬,小秋听得却貌似挺开心。这让我很郁闷,这小秋变化也真的不

    小了,以前是逼着父亲听话,现在竟然是哄着父亲听她话,以后不是要求着父亲

    听她话了吗?。

    这时,我胡思乱想着,而录像里的小秋跟父亲也没了声音。只有小秋偶尔轻

    声「嗯」几声,还有就是父亲的手,在小秋浴袍里游走。

    没游一会,父亲的一只手,就来到了小秋下面,还说道:「把珍珠塞到你下

    面好吗?」。

    小秋「嗯…」了一声,便软绵绵被父亲搂在怀里,这配合的,毫无违和感,

    简直自然得不行,完全没了以前的扭扭捏捏。相反,被子里的俩个人的脚好像还

    纠缠在一起,不停在里面「打打闹闹」。估计,父亲要么在挑逗小秋的小脚丫,

    要么就是在那要分开小秋的大腿。最郁闷的是,我不知道被子里面的俩人到底在

    干什么?。

    所以我无可奈何盯着被子看了好久,只知道俩个人的脚跟腿,嬉戏打闹了很

    久。小秋时而笑一下,时而轻嗔一下。

    但是后来,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原来,父亲在轻轻地,慢慢地解小秋浴袍的

    腰带,只见父亲在那,一点点,一寸寸拉着小秋腰带的活结。

    而本来就已经被父亲摸的衣衫不整的小秋,感觉再过几秒马上就要被父亲一

    点点剥光了,那架势就像高楼大厦慢慢倾斜马上要倒塌一下。

    果然,父亲慢慢拉了很久,就在腰结快要被解开时,父亲突然用力一扯,小

    秋的腰带被解开了,顿时半边酥乳,渐渐露出尖尖角,浴袍的春光顿时春光大泄。

    这时,父亲居然很淡定…只见父亲又用手,一点点把小秋浴袍往外扒,这样

    就先露出了小秋那半透明的粉红色胸罩,而情趣胸罩果然好看,粉红色的,半透

    明的,把小秋的娇乳衬托得更加可爱诱人。最重要的是,那颗葡萄从情趣胸罩开

    的口子那里冒了出来,有种「葡萄才露尖尖角」的感觉。

    但是父亲没有贪恋小秋的乳房,可能是刚才已经亲密接触过了吧,只见父亲

    把手从乳房那里伸了进去,然后向小秋肚子那里慢慢摸去,而顺着父亲大手的抚

    摸的方向,浴袍终于像花瓣一样,开始慢慢从小秋身上滑落了下去。

    就在浴袍滑落差不多快看到小秋那情趣内裤时,房门那里传来了「吱啦咯吱」

    的开门声。

    这顿时把我吓得关掉了电脑,就在我刚「x」掉监控跟录像时,小秋已经

    「冲」了进来,然后略有不满地说道:「都吃饭了,还玩电脑,好啦,吃饭啊…」。

    对了,既然小秋是喊我吃饭的,我索性顺势点击了一下「关机」。然后,还

    没等小秋走到跟前,我就站了起来,然后说道:「哦,那吃饭吧」。

    小秋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自言自语说道:「看什么呢?下面鼓鼓的,不

    会憋不住看黄片了吧?」。

    「有吗?」我疑惑地看了下面一下,因为刚才虽然看了,但是并不是很兴奋

    啊,感觉自己顶多「微微勃起」,小秋难道会透视啊?不然怎么可能知道?所以

    我又说道:「怎么可能啊?我下面根本没鼓啊?」。

    「嘻嘻,逗你玩的,你总是那么不经逗…」。

    「无聊…」对于小秋的调皮,我简单「点评」了一下,因为我实在没心情陪

    小秋闹。

    来到餐桌上,发现小秋还真烧了不少菜,而且父亲正在盛饭,这让我很尴尬,

    所以我只好对父亲说道:「今晚菜这么多,吃完再去超市好了…」。

    父亲习惯性看了小秋一眼,发现小秋不但没说话,而且都没看他,所以「毫

    不犹豫」地说道:「不用,不用,你们年轻人累了一天慢慢吃好了,我在超市里

    一个人吃的自在…」说完,父亲夹了不少菜,端着他的大盆子就去了超市。

    于情于理,烧了这么多菜,一家人肯定要分享,不然被外人知道了,我在餐

    桌上大快朵颐,父亲边吃饭,边看超市,多不好啊。

    但是,我跟父亲小秋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确有点尴尬,父亲不想坐在一

    起,小秋也不想,我再爱面子,也不能拉着父亲坐在餐桌上吃饭。而且,父亲每

    个礼拜都能大快朵颐「小秋」这块大餐,一次那也行了,就像我说的,有舍必有

    得。想坐在餐桌上大鱼大肉,就不一定能吃到儿媳这块大餐,吃到儿媳这块大餐,

    那端着碗自己一个人吃,受点委屈,也是合情合理嘛。

    我坐在餐桌上发着呆,小秋则盛了一碗汤给我喝,而且还说道:「老公,今

    晚你别吃饭了,吃点菜就好了,我来那个了,没啥胃口,你多吃点…」。

    这顿晚餐,显然是小秋特意为我做的,但是我看了视频后,实在不想夸小秋,

    所以低着头在那吃饭,而小秋一看我话不多,也开始不管我,而是在那督促小宝

    吃饭。

    小宝呢,可能因为下午吃了零食,也没吃几口,这时小秋不高兴了,对着小

    宝就斥责道:「吃,不吃完,不吃完妈妈打了…」。

    一看吃不完不许下桌子,小宝又被逼着在那使劲像「咽」毒药一样,我看着

    有点于心不忍,所以嘀咕了一句:「小宝今晚在堂哥家吃了点零食…」。

    「哦…你不是说不让小宝吃零食吗?」顿了顿小秋又说道:「早知道你们都

    吃不下,我就不那么辛苦地烧晚饭了…」。

    小秋这是明显有点幽怨了,自己辛苦了半天,我还没「领情」,果然让小秋

    有点不高兴。所以我只好逗小秋道:「刚才看黄片,肚子看跑了,下面看饿了,

    吃饭不管用,只能吃你…」。

    小秋这时才「破涕为笑」道:「滚,想得美…」顿了顿居然贼贼说道:「想

    吃我,就先把我烧的菜吃掉,诚意够了的话,晚上我可以考虑一下让你吃一下…」。

    「算了,别忽悠我了,你这几天是局部地区有雪,想吃也不能吃…」。

    「滚,那我局部地区也有软绵绵的棉花,局部地区还有温暖的…算了,爱吃

    不吃,我还要哄你吃啊?冬天来了,想让你补一补,好心当驴肝肺了…」。

    就这样,用了幽默,化解了餐桌上一触即发的矛盾,但是,矛盾终究是矛盾,

    该发生的,怎么也躲不掉。

    晚上,回到卧室时,小秋躺在床上,用撒娇的口吻责怪道:「今晚,我烧菜,

    你咋不帮我啊?」。

    帮你?帮你干嘛?都把你宠坏了,不知为何,那时我又想起了堂嫂的话。对

    啊,够宠小秋了,所以我想了几下说道:「呵呵,帮你干嘛?你又不写日志…?」。

    小秋一听,立马气嘟嘟道:「都说啦,大姨妈走了再写…」。

    一听到这个,我也生气了,脱口而出道:「大姨妈走了写?大姨妈走了,你

    知道礼拜几吗?」。

    小秋立马气势冲冲回道:「礼拜几?」但是说完了,就在那红着脸不说话了,

    估计也反应过来是礼拜三了。

    于是我说道:「我帮你,宠你呵护你,然后你不写日志?就是去陪父亲吗?」

    我心想这下小秋这下没话说了吧,但是小秋仍然冒出一句:「神经,我又不

    知道大姨妈走了,刚好礼拜三…」。

    「现在知道了?」我质问小秋,但是小秋在那没回答。于是我又说道:「现

    在知道了,你写啊…」。

    「不写,我累了一天,上午洗衣服,下午去进货,晚上帮你做饭,你谢过我

    吗?你把我当牛啊?我还在特殊时期呢,就这么辛苦…你还要跟我吵架…」。

    小秋的话,把我说的有点蒙蔽,感觉好像我没理一样。如果此时不辩解一下,

    「杏吧独发」,那这几天就有的哄小秋了,所以我努力想了下就说道:「我说了

    啊,今天我陪爸去进货,可是你不放心,今天下午在大嫂家无意中看到了一盘黄

    带,就突然想看黄片了,以前不都是帮你天天炒菜吗,不就今天一天没帮吗?想

    让你写日志,也是…」。

    还没等我说完,小秋突然插嘴问道:「什么?你在大嫂家看到黄带了?什么

    意思?」。

    「就是黄带放在抽屉里,我无意间看到的…」。

    「是吗?什么内容的?大哥跟大嫂竟然也看这个…」小秋一脸想入非非的表

    情。

    一看小秋对这个感兴趣,我赶紧夸张地说道:「好像是换妻跟人兽的…」。

    「啊?」小秋难以置信啊了一声,然后才说道:「大哥大嫂不会有这爱好吧?」

    停了几秒后,小秋突然又问道:「对了,你跟大哥那么好,有没有问大哥跟大嫂

    平时怎么做的?」。

    「大哥说,有次大嫂喝醉了,被家里的狗狗舔过下面…」。

    「天啊,天啊,你大哥好变态…」刚才,还一口一个大哥,一听到大哥那么

    不称职,小秋立马改口「你大哥」。我发现女人真的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了。

    看着小秋被逗得深信不疑,我才慢悠悠说道:「骗你的啦?男人之间,会聊

    很多事情,啥都聊,包括玩了多少女人,但是唯独不聊自己的老婆…」。

    「这样啊?为啥啊?」。

    「没为什么?男人不会分享自己跟老婆的床上事情的…所以,我跟你一样,

    也不知道大哥大嫂平时床上怎么玩的…」。

    小秋似懂非懂望了我一眼,然后失望地「噢」了一声。

    就这样,第二次的爆发点,又因为黄带插曲,被化解了。但是,第三第四次

    矛盾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