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6)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578。

    第九十六章——拒不交代的小秋还是难言之隐的小秋?。

    小秋虽然嘴巴上信誓旦旦答应说写,但是,真的让她写,发现挺难的。

    小秋洗完澡,就说去抱小宝,但是过了会却两手空空的回来了,而且还龇牙

    咧嘴笑着对我说:「嘿嘿,我想了想,把小宝塞给爸了,我们俩个今天多睡会吧

    ···」小秋一边说着一边往被子里钻,然后两人便疲倦地又睡着了。

    而不知道是工作的太累,还是昨晚跟早上消耗的精力太多,竟然睡得天昏地

    暗,一觉了10点多才醒的。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发现刚才还睡在旁边的小秋,已经不在房间了。

    于是,我也爬了起来,洗了洗脸,刷刷牙。

    来到客厅时,发现堂哥正在客厅看电视,再仔细一听,大嫂好像在厨房跟小

    秋有说有笑的。

    而还没等我说话,堂哥便说:「大浩子,挺爽啊,睡到现在……」。

    男人相见,遇到尴尬,总会把锅推给妻子,我也一样,结结巴巴说道:「这

    小秋真是的,大哥来了,也不喊我起来」。

    堂哥大手一摆:「咦,你错怪弟妹了啊,弟妹说喊你起来,我没让啊,」说

    到这,堂哥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轻声说道:「我看弟妹脸上阳光灿烂的,就知

    道你昨晚没少加班啊,跟哥老实交代,昨晚几次啊?」。

    所有的小夫妻,都有这个麻烦,小秋头发没梳好,别人会猜你昨晚做了几次,

    膝盖上破了,也会觉得你昨晚狗爬式了……小秋更麻烦,整天脸蛋红润润的,典

    型的「身柔脸红易推倒」型,加上我跟小秋挺恩爱的,免不了总被熟人调侃问这

    样的话题。

    所以,我无奈一笑说道:「也没几次,二三次吧,太累了,忘了」。

    堂哥一听,一脸想入非非的淫荡表情,贼贼说道:「臭小子,从小就好色…

    …果然不是好东西……」。

    「你是好东西?你昨晚没交皇粮?」。

    「哎呀,哥跟你不一样,老夫老妻了,没啥兴趣了……羡慕你们小俩口啊…

    …」。

    「对,你们是老夫老妻,估计都没有大伯大妈做的次数多……」。

    「我擦,狗日的,嘴巴真毒……」。

    「装逼,叫你在我面前装老啊……」。

    「……」。

    因为跟堂哥从小玩到大,所以说话也没啥需要注意的。俩个人一边看着NB

    A,一边东扯西扯。

    而小秋,则系着围裙,一会出来拿下这个,一会去超市拿个酱油,一旁的大

    嫂看不下去了,在那说道:「让他们俩个臭男人去拿,在那坐着人模鬼样的……」。

    我跟堂哥龇牙咧嘴在那笑,就在这时,小秋轻轻蹦出一句:「我自己去拿好

    了,让他们俩个兄弟好好聊聊……」。

    这句话,一下把堂哥屁股点燃了一样,一下窜了起来急匆匆说道:「你看看,

    你看看,弟妹多么体贴人……」。

    大嫂一脸尴尬,脸憋的通红,在那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我赶紧说道:

    「大嫂才贤惠呢,来到这里,还帮忙烧饭,别看小秋现在勤快,平时啊,不来客

    人从来不烧饭……」。

    这下大嫂就像一下有了援军,立马卷土重来,理直气壮说道:「你看看,你

    看看,小叔子说话多讨女人开心……」说完大嫂顿了顿话锋一转道:「走,小秋,

    我们去喊叔叔他们吃饭……」。

    随后小秋跟大嫂便像闺蜜一样走了出去,而大嫂还边走边轻声对小秋嘀咕着:

    「弟妹啊,你的确比我会哄男人开心,以后教教我呗……」。

    看着屁股一扭一扭的小秋,看着说话耿直单纯的大嫂,我心里一阵好笑,怪

    不得那么出名,因为一个大家庭里,肯定有各色各样可爱的,值得男

    人去爱的女人。没了女人,世界将毫无色彩。

    果然,俩个精彩的女人,带来了一个更精彩的中午,没过一会,只见大嫂抱

    着「咿咿呀呀」「小宝,前面蹦跶着一个」调皮捣蛋「的侄子,后面跟着三个」

    笑容满面「的」老家伙。

    侄子刚进客厅,就冲过来,夺过了他老子手里的遥控器,说要看动画片,小

    宝也能「半知半解」能看懂点,挣脱了几下也「溜」了下来,然后跟着她哥后面

    转,就像当年我跟着我堂哥转一样。

    小秋看着俩个孩子笑着说道:「对了,志浩,你把桌子收拾一下,我去厨房

    把菜端出来,你们先吃··」。

    于是我收拾好桌子了,小秋也把菜端了上来,但是自己又去炒菜了,这时大

    伯说话了,:「小夏,你这丫头,还去炒菜干嘛啊?坐下来吃··都是一家人,

    图个热闹··」。

    这时父亲也对小秋挤眼色道:「大伯说的话,你听就是了··都是自己人·

    ·」。

    小秋看了父亲一眼,便说道:「那好吧,我就听大伯的,恭敬不如从命」。

    本来挺和谐的一幕,但是看着父亲对小秋挤眼色,小秋对父亲「唯命是从」,

    还是让我心中泛起了涟漪。

    还好这时大妈打破了我的胡思乱想的思绪,只见大妈悠悠说道:「这小夏啊,

    我上午正在巷子里乘凉,跑过来陪我说了会话,就让我们一家子聚一聚一起吃个

    饭,这样挺好,挺热闹的··这丫头脑袋聪明,会过日子···」。

    一看都在说小夏,我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呀,真没想到哈,我跟哥小时候

    最调皮,娶到的媳妇都这么贤惠··」。

    这时大伯好像反应了过来,也说道:「我们老陈家,没啥拿的出手的,也就

    俩个儿媳妇拿得出手··」。

    随后一家人,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小秋轮流陪长辈喝了一圈酒,而且小秋

    在敬父亲喝酒时,小秋还是同样有点不自然,而我更是有点胡思乱想,总会联想

    到小秋跟父亲喝交杯酒的样子。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也陪着大家喝起了酒,而酒过三巡后,俩个女人

    盛饭去了,男人们则越喝越起劲,大伯更是趁着酒兴,半眯着眼睛,笑眯眯一本

    正经说道:「小夏,志浩啊,我跟你们说个事呗··」。

    小秋嘴里呷着饭,含糊不清说着:「嗯,大伯你说呗··」。

    大伯夹了一口菜,然后也一边吃着一边说道:「那个,你看啊,去年这件事

    情,我都不好意思提,今年上半年,我看你们自己也给你们爸找了老伴,最后好

    像有点脾气不合吧··」说到这,除了俩个小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这时大伯

    又说道:「我在想啊,这种事情急不来,要不今年过年,让你大妈走亲访友时,

    帮你爸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大伯的话,把父亲说的有点别扭,只见父亲轻声幽怨道:「哎呀,大哥,这

    个时候你说这个干什么啊?你看我们这一家人过的不是挺好吗?多欢乐啊···

    这事过完年再说吧··」。

    没想到这时小秋这时忍不住插嘴道:「我看大伯说的挺在理的,过年走亲访

    友,刚好能打听打听,打听好了,也不要着急,等过完年,空下来时,再坐到一

    起谈一谈···」。

    小秋的话,把父亲说的无言以对,就算想说什么,估计也不敢立刻跟小秋顶

    嘴,毕竟明面上,小秋是他儿媳妇,公公怎么跟儿媳妇较真?私底下,父亲更是

    不敢得罪小秋,所以在那一下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这时,大伯则高兴了,笑眯眯说道:「还是小夏说的在理又合理,这里我辈

    分最大,而且你儿子儿媳妇都长大成家了,轮不到你这个老头当家啊,而且大东

    啊,你要知足,遇到这么开明的儿子儿媳妇,换成刁蛮一点的,你想找老伴,都

    不行呢,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这时大妈也夫唱妇随道:「就是,也不知道体贴一下俩个孩子,你看小夏这

    丫头多辛苦,白天上班累死了,晚上更累,又要带小孩,又要做家务·我是女人,

    还不知道女人的苦吗?委屈我们家小夏了··」。

    小秋被说得有点不自然,扭扭捏捏结结巴巴说道:「也不辛苦啦,其实挺开

    心的,能嫁给陈家,大家都很其乐融融,我觉得一家人幸福就好,吃点苦不算什

    么···」。

    随后,女人们闲聊着,男人随便喝了几杯,就结束了这次简单的「小家族聚

    会」。

    接着,女人们收拾碗筷,小孩们在沙发上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叽叽喳喳,男

    人们则抽着烟,吹着牛。但是就在此时,小秋突然厉声道:「臭志浩,你又··

    抽··烟」,小秋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勉强把「又,抽烟,」三个字说完。

    我本来想调侃一下小秋说「装了那么久淑女跟贤妻良母,终于原形毕露啦」,

    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回去,改口道:「哎呀,你干嘛老对我一个人这么凶?你要

    对我有一半对别人的温柔,那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小秋今天表现太好,大家全都帮小秋,只见大妈说道:「哎呀,

    对你凶一点应该的,什么东西不学,学抽烟,听小夏的话,不要抽烟··」。

    小秋一下就乐了,得意说道:「听到没有,把烟扔了··」。

    我的妈呀,只要不是外人,小秋就是对我就是这样飞扬跋扈,就在我哭笑不

    得时,堂哥说道:「兄弟,这是女人的天下了,我在家抽个烟抽多了,也要躲出

    去,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出去打打牌··」。

    这时大嫂说道:「好啦,自己喜欢赌就算了,不要把小叔子也带坏了··」。

    其实,我最不喜欢打牌了,我赶紧趁机说道:「哎呀,要不你去吧,我喝多

    了,我怕等下拖你后腿啊··」。

    「没事,大哥打牌技术那么好,有他照着你,你怕什么呀?去吧,你跟大哥

    出去玩,我跟大嫂在家说会话··」小秋突然冒出这么句话,不过也不让我意外。

    因为我知道小秋的意思,就是趁着这个假日,一家人好好联络一下感情,所

    以我便说道:「好吧,那走吧」。

    但是此时又风云突变,只见堂哥连连摆手道:「弟妹的话,让我想起来了,

    大浩子,你这打牌的技术真不行啊,守门能让别人J过去了,我是怕了你,我还

    是自己一个人去打牌吧···」。

    堂哥的话,倒是实话,我本来就不喜欢打牌,所以在逼不得已打牌时,经常

    犯一些低级错误,久而久之,别人都「痛恨」跟我一起打牌了。

    就这样,我逃过了一劫,留在了家里,而父亲跟大伯聊了没几句,就去超市

    把门打开了,毕竟做生意的关门时候太久也不好。而可能因为我在家,大妈跟大

    嫂,聊了几句,也回去了。

    小宝呢,一看她哥哥要回去,也屁颠屁颠跑到大嫂家去了,大嫂家有大妈跟

    大嫂俩个女人,带俩个小孩根本不是问题,所以我跟小秋到是十分放心。

    就这样,酒足饭饱,热闹散去,就剩下我跟小秋了,然后就在我跟小秋一起

    刷碗时,小秋突然说道:「老公,谢谢你···」。

    「呵」我冷笑一声后说道:「我晕,洗个碗有什么,这你还要谢我?你傻了

    吗?」。

    「不是谢你这个」「我是谢你让我当家做主」。

    小秋的话,让我莫名其妙,有点摸不着头脑,我疑惑地看了看小秋。

    这时小秋又说道:「老公,你在外面那么能说会道,今天一句话也不说,就

    是不想抢我风头对不对?」想了想,小秋又说道:「你看你,今天也不损我,也

    不调戏我,都是顺着我,你这样子,让我好开心,尤其大家都夸我,真的好幸福,

    你知道吗?我越来越爱这个家了。」「对了,我觉得男人总希望女人嫁过来,就

    把这里当成他们唯一的家,但是如果不让女人当家做主,只把女人当使唤的丫鬟,

    那怎么可能会有家的感觉,今天我当家做主,是中心点,真的好开心··」。

    小秋在那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我心里挺开心,但是我就是不爱肉麻,所

    以口是心非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小秋头一抬,眼睛一瞪,嘴巴一撅笑嘻嘻道:「哼,没完」,嗔怪完了,又

    娇滴滴道:「所以我要谢谢你啊,剩下的家务都我来做吧,你去沙发上看会篮球

    啊」。

    有句话叫做「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善举」,所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豪不

    客气地坐到沙发上,半躺着,半眯着眼在看中央5套。

    小秋则是把碗洗好了,又简单把地地扫好了,接着就坐到我旁边,跟我一起

    看了十多分钟电视,这就像车子加油,或者中途休息,休息好了之后,小秋说道:

    「好啦,老公,我去洗衣服了……」。

    于是,小秋又「蹬蹬蹬」跑去卧室找脏衣服,然后提着满满一桶,手里还抱

    着一堆,步履蹒跚地辛苦地往外走,接着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往洗衣机塞。

    望着小秋模糊的忙碌背影,此时,我在那感慨,谁说哄女人一定要甜言蜜语

    啊?今天我啥都没说,小秋不就这么贤惠的不行吗?。

    就在这时,小秋忙好了,又回到了客厅,然后坐到我怀里,蜷了起来,让我

    抱着她看电视。

    俩个人就这样温存了会,小秋小声问道:「老公,老公……」。

    「怎么啦?」。

    「爸的床单,要不要我来洗?嘻嘻,这次你说了算……」。

    「你想洗,你就洗呗……」。

    「不行,你帮我拿主意……」。

    「晕」,随后,我就陷入了沉思,刚才小秋洗衣服时,我的确想到过这件事,

    但是我就是懒得主动开口问,小秋此时问我,我也不想回答,也想她自己做决定。

    这可能就是我一直的心态吧,既矛盾着想看,又矛盾着不想去看。

    就在我思考时,小秋又催问道:「老公,你说啊,……」。

    一看到小秋的可爱娇滴滴样,我就潜意识想跟她玩刺激的游戏,所以都没经

    过思考,跟着内心模糊的感觉说道:「好啊,下午刚好无聊,看看你给爸洗床单,

    也许很好玩……」。

    「嗯……」,小秋红着脸,轻声嗯了一声。然后顿了顿又说道:「那我去爸

    房间,把床单拿出来……」。

    说完,小秋就跑到父亲房间去了,而我本想跟小秋一起去看看昨晚「战火纷

    飞」的现场的,犹豫了几下,正想过去的时候,小秋已经害羞地抱着床单站在我

    面前了。而且羞答答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去那个盆子,用盆子单独帮爸洗床单」。

    有这么个古灵精怪的娇妻,漫漫下午,怎么会无聊呢。

    只见小秋拿着盆子,打了点水,倒了洗衣粉进去,然后望了我一眼,就蹲在

    地上开始洗用手搓床单。

    搓了会,小秋两边的头发垂了下来,小秋用手把头发捋到了耳后跟后面,然

    后二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羞答答轻声问道:「老公,我勤快吗?」。

    「呵呵,勤快……」。

    「那我贤惠吗?」。

    「呵呵,贤惠……」。

    得到我的满意回答后,小秋头一低,两只眼睛盯了床单很久,然后娇滴滴说

    道:「哼嗯,这里的水漬,就是我昨晚流的……」。

    而且,看小秋那神态,好像真的在回味昨晚的淫荡场景,我于是拿出手机,

    拍下了小秋这又勤劳,又贤惠,又淫荡的一幕。

    小秋发现后,还美滋滋说道:「老公,你跟我真心有灵犀,我也这么想的,

    把这张照片存到我们的私密硬盘去,老了拿出来回忆回忆……」。

    说完,小秋,抱着偌大的洗衣盆,往厨房的水龙头下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

    说道:「老公快,帮我拍一张,我觉得这个时候的我,也好看……」。

    而我索性开启了录像模式,这样拍下去,然后存下去岂不是更好?。

    就这样,小秋一边用自来水冲洗床单,而我一边帮她录像,冲好床单后,小

    秋纤细的胳膊吃力地在那费劲地拧床单,而且还用那用劲过力憋红了的脸蛋道

    「老公,不用帮我,我自己来拧我跟爸弄脏的床单」。

    可能知道我在录像,小秋拧干了床单,就往阳台走,边走还边解说:「现在,

    我要去晒公公的床单了……」,也许小秋想让老了看录像时,看的时候更刺激吧。

    而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虽然秋高气爽,但也有了点残阳的味道,不过,

    却恰到好处,金灿灿的阳光,没有正中午那么刺眼,而且半挂在空中,有点夕阳

    残的味道,加上,时不时一阵清风吹来,小秋耳根那里的秀发,又一次随风招展。

    最重要的是,小秋穿的一身连衣裙,把小秋的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

    致,上面圆鼓鼓的,中间的小蛮腰,被勒的性感极了,而下面穿着丝袜,裙摆飞

    扬地站在阳台上,时不时踮起的脚尖,又把小秋本来就修长的美腿,衬托的更加

    性感可爱,而且晾床单因为够不着时不时往上窜的样子,感觉又逗又搞笑。

    就这样一个,美丽,勤劳,贤惠,性感的美少妇,正在阳台上慢悠悠晒着床

    单,如果别人要是知道,这个床单是这个美少妇公公的,而且还是昨晚跟着自己

    公公一起弄脏的床单,估计很多人流出鼻血吧。

    晒好床单,小秋娇滴滴挽着我胳膊,然后羞答答拿过手机,然后说道:「老

    公,我们去床上眯一会……」。

    来到床上,小秋笑嘻嘻龇牙咧嘴看着我刚才拍的录像,而且一边看着还一边

    说着:「老公,这样的日子真好玩。我要幸福死了……」。

    说肉麻的话,我真的不在行,所以我只是在那欣慰地笑了笑。而小秋也没缠

    着我,只是搂着我,在那又迷糊睡着了,可能是早上起来比我早,或者说昨晚或

    者说刚才太累的缘故吧。

    而我,就那样躺在那,看着小秋甜甜地睡着,这便是我的性格,就算心里焦

    急万分,也不喜欢急着发火,因为我喜欢享受眼前美好的时光。

    这一天,的确还可以,从早上小秋带来的「意外惊喜」,到累的美美的睡到

    10点,然后一家人在一起聚餐,有说有笑,而下午,本来也许会无聊,但又有

    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小秋。

    但是生活不是童话,不可能一直完美,记得那晚吃过晚饭,我跟小秋在房间

    带着小宝,而我终于忍不住催道:「老婆,要不我来带小宝,你来写日志啊?」。

    小秋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说道:「我滴乖乖,我都忘了,你还记得啊?」。

    「嗯,你都好久没写日志了,我真的有点想知道你昨晚跟爸的每个过程,看

    看爸又用什么手法把你迷住了不想回来……」。

    我故意说的又认真,而且理由充分,就是不想让小秋有理由搪塞过去,不过

    小秋居然撒娇道:「讨厌,我才没被迷住,就是吧,回来晚了,又要洗澡,又要

    折腾好晚,太麻烦了……」。

    为了不让小秋转移话题,我又说道:「那你现在写吧……」。

    小秋想说什么,但是望了我一眼,看我好像很认真,于是说道:「好吧,那

    我去写……」。

    小秋,打开电脑,然后开始写日志,但是今晚很奇怪,只看到小秋把手放在

    键盘上,不见小秋敲字。

    而在等了20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啦?写了半天,只写出

    昨晚俩个字?」。

    小秋难为情看了我一眼,像小孩子受了委屈般要哭的样子望着我,娇滴滴撒

    娇道:「老公,今晚,有点累,我真的写不出来……」。

    不用猜,小秋这是想使用拖延之计,就在我酝酿怎么见招拆招时,小秋的手

    机滴滴滴响了。

    这时,小秋就像遇到了救命稻草,起身就想去拿手机,但是站在那愣了会又

    说道:「老公,你帮我拿下手机。」说实话,帮小秋拿手机的次数,已经数不清

    了,所以我只好转身去床头柜帮小秋拿手机,但是拿过手机,就在递给小秋时,

    小秋却不接,反而说道:「老公,你不好奇哪个男的发给我的吗?」。

    小秋的话,让我有点不详的预感,我颤颤巍巍说道:「你怎么知道是男的?。

    也有可能是同事啊?」。

    「那你来,今晚我们在床上看看我的手机,」说着,就拉着我往床上走。

    我一下明白了过来,昨晚父亲看了小秋手机,小秋今晚也想跟我一起看她手

    机。这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有点吃陈饭的味道。

    而刚被拽到床上,小秋就说道:「看吧,我就知道是男的发的,还是我同桌

    ……」。

    我只好瞄过去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什么「秋色迷人,春意阑珊」发过来写道:

    「亲爱的同桌,亲爱的小秋,昨天本是喜庆佳节,奈何跟老婆又吵架了,心情不

    好,忘了给你发节日祝福,真是不应该」。

    说实话,肉麻的话,我也会说,我本想说「哪个兔崽子,敢勾引我们家小秋」。

    但是一想到昨晚父亲对小秋拍马屁的话,我就不想跟父亲一样,我才不要吃父亲

    的陈饭,所以我半天憋出一句话:「老婆,你还依旧那么迷人哈,你同学好像喜

    欢你……」。

    「嘿嘿,还有呢……?」。

    我知道小秋想听昨晚父亲那般在乎她的肉麻话,可我那时真的不想说。所以

    我又憋出来一句:「喜欢我老婆的人越多,说明我老婆越有魅力啊……」。

    小秋此时尴尬地笑了笑,但是貌似却有点皮笑肉不笑。

    而我也有点失望,小秋以前不需要我用甜言蜜语哄她。可是如今……。

    每一天也许都不会完美……那么明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