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5)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579。

    第九十五章——风尘仆仆归来的小秋。

    看这章之前,先提醒各位,志浩从来不担心小秋会变心,就像一开始时,

    志浩对小秋说的,小秋跟父亲玩,永远不担心被男人拐跑。

    因为,小秋一旦跟志浩离婚,就算再爱公公,也不可能跟公公结婚,毕竟这

    种事情亿万里才有一个。

    况且在志浩心里,志浩一直很自信小秋只会爱他一个人。

    而志浩之所以生气,并不是出于担心,而是出于男人吃醋的本能。但是虽然

    志浩吃醋,但是出于蜜汁自信,又不爱轻易发火。别说没这种人,国内说冲动是

    魔鬼,国外更夸张,一个情绪容易激动的人,是没人敢跟你交朋友的。所以,志

    浩目前的「隐忍」,逻辑上通的,的确是有这种人的,虽然不多,但是的确有就

    可以了。

    之所以开头说这么多,是因为,你们把焦点都集中在小秋跟公公身上,没人

    注意志浩微妙的心理。好了,姑且说这么多,能听得进去的就听进去,听不进去,

    也就听不进去。

    正文:监控那头,乌漆麻黑,监控这头,灯火通明。

    监控那头那俩人,酣然入睡,监控这头的我,忐忑不安。

    之所以会忐忑不安,那是因为:监控那头,俩人相濡以沫,紧紧缠绵在一起,

    监控这头,偌大的房间,我却形单影只,心里空落落的。

    于是,我站了起来,伸手关掉了那刺眼的吊灯,然后躺靠在床头,盯着那像

    萤火虫一样「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电脑发呆。

    虽然,已经看不清电脑里面的画面,但是我依然舍不得关掉电脑。

    而这种感觉,多么的似曾相识。记得刚跟小秋谈恋爱时,我经常跟小秋视频,

    而当小秋困了时,小秋就会把笔记本对着自己,让我看她睡觉。

    而我也喜欢这种感觉,经常一边看着书,一边观看小秋睡觉的甜甜可爱样。

    因为经常有人说,女人就像无字天书,只有多读,多看,多用心体会,你才能真

    正了解一个女人。

    而我了解小秋吗?我一直认为,我很了解小秋,我认为,天底下除了我,没

    人跟小秋会般配,我认为,我跟小秋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认为,我跟小秋情投

    意合,简直绝配。

    小秋,聪明,可爱,善良,活泼,风情万种,精灵古怪,刀子嘴,豆腐心…

    …我可以想出无数个词来形容小秋。

    但是今晚的小秋,让我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小秋又回到了新婚时的那

    么风情万种,但是陌生的是,小秋怎么可以在父亲面前尽情展示她那风情万种的

    一面?而且绽放得那么淋漓尽致。

    而今晚,最让我感到陌生的地方则是小秋千娇百媚的一面,在我心中,小秋

    一直有点刁蛮泼辣,但是今晚小秋,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死死缠着抱着父亲。

    我从来没见过小秋肢体上也会如此迷恋一个人,如此死死缠着一个人。可是父亲,

    真的做到了。

    感觉小秋被父亲开发的不但风情万种,而且千娇百媚,小秋在父亲面前越来

    越像个嗲嗲的小女人。尤其那句「老公,不要拔出来,明天老婆来洗床单。」小

    秋可是从来没在我跟前说过这种话,顶多幸灾乐祸说什么「哈哈,老公,看你干

    的好事,你把床单弄脏了,明天你来洗。」,当然小秋也只是嘴巴上说说,很多

    时候都是她来洗。

    今晚的小秋,真的让我郁闷到了极点,虽然我也懂,女人都是被开发出来的,

    但是天啊,小秋已经被开发的无比娇艳了,到底还能被父亲开发成多么美妙的女

    人啊?

    女人的上限是什么?记得有句话叫做,女人是上帝最杰出的作品。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的息夫人,息夫人是蔡国的君王的夫人,蔡国国君因

    为太爱息夫人,结果亡国了,亡国后,息夫人被俘虏到楚国。

    可能是息夫人有着独特的吸引人的地方,楚国国君也很疼爱息夫人,息夫人

    两年为楚王生了俩个孩子。后来跟着楚王一同治理天下。

    但是,不知道为何,中国的民间传说,总喜欢把息夫人营造成一个刚烈的女

    子,说什么息夫人依然爱着亡君,三年没跟楚王说过话。

    这样未必也太惨了,三年生了俩个孩子,如果一句话都不跟楚王说,那真的

    太凄美了,况且她的孩子,楚王都非常喜欢,有一个还成了太子。

    这个故事,太久远,有好几个民间版本,但是我很好奇。为啥这么多版本呢?

    其实,还是中国人,喜欢把女人营造成他们喜爱的样子,息夫人到底是什么

    的女人?我们谁都无从得知,因为有着太多的道貌岸然的文人,把息夫人刻画成

    了他们想要的样子了。

    所以,我们不知道息夫人的真面目,就如同现实的社会,你真的了解你老婆

    的内心?真的了解女人的需要?

    同时,也让我想起了一个正能量的故事,西班牙王妃莱蒂西亚,离过婚,还

    被前任曝光过艳照,经历过渣男,但是,现在嫁给了西班牙的王子。

    前任是渣男,现任是王子。巨大的差距,让我想着,女人啊,你到底可以有

    多美妙?竟然比男人还能能屈能伸,上能嫁王子,下能陪渣男。

    息夫人,凄美的女人,为老公而活,的确凄美。

    西班牙王妃,完美的女人,聪明地而活,难道不美?

    真的是每个女人,都是一本难以读懂的书。

    就像,小秋,正在淋漓尽致绽放她的美丽,我不清楚,小秋到底可以绽放成

    啥样?小秋竟然绽放了我从未见过与众不同的一面?上帝的杰作太伟大,感觉越

    钻研,越让你迷茫。

    所以,我抓狂,郁闷,甚至怒火中烧,这时,漆黑的监控里,时不时传来的

    几声「嘻笑声」,就完全让我神经再次紧绷。因为我害怕千娇百媚的小秋,让父

    亲战斗力爆表梅花三弄。

    但是,显然是让我多想了,因为很快监控里,传来了俩个人轻微的呼噜声。

    于是,我也起来关掉了监控,因为我害怕等下迷糊睡着了,小秋回来看到监

    控亮着,那就麻烦了。所以,我起身关掉了监控。然后便也躺下睡着。

    对,我的确睡着了,因为,小秋这一年给我的「意外」太多了,早就有了免

    疫力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睡在自己卧室,所以,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早晨,而且还是小秋把我推醒的,不,准确地说,是天还没

    亮。记得那时,小秋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卧室,然后来到床边,趴在我身上轻轻推

    我。

    我迷迷糊糊醒来,接着模模糊糊看了小秋一下,这时小秋说道:「老公,你

    醒啦?」。

    「嗯」,我条件反射应了一声。

    「老公,昨晚跟爸做的有点晚,就没回来了……嘻嘻」。

    小秋娇里娇气的说着,而且楚楚动人望着我。小秋的嗲嗲样,让我睡意瞬间

    全无。

    我透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弱月光,看了看秀发有点凌乱的小秋,感觉这么早,

    小秋就这么「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如果,我没有看昨晚的视频,我还真

    有点心疼小秋,因为那样子,就像思家心切的人,摸黑往家赶。

    我心疼了小秋三秒,然后想了想说道:「你看你,又玩疯了吧?」。

    「嗯,昨晚做的有点舒服?一下忘了时间」。

    是吗?只是有一点舒服?我本想这样反问小秋的,但是,我一下想到我虽然

    知道昨晚的所有事情,但是却只能装成毫不知情的样子。所以我结结巴巴说道:

    「呵呵,是,是,吗?这次有多舒服啊?」。

    「很苏服,好苏服,苏服死了……嘻嘻」小秋还是那个小秋,得意地「没羞

    没躁」地说着。

    小秋的话,让我想起了昨晚小秋跟父亲的热火朝天的情节,我真想大声吼道:

    「他吗的,我当然知道你很苏服了,舒服得底线都忘了」。

    但是这句话,我还是没说出口,不是我不想发火,一是大清早的难道吵架?,

    二是,整个事情我还完全弄明白。

    但是就在这时候,小秋可能见我没说话,脸色也不太好,这时小秋居然一边

    撒娇,一边摇我的被子,嗲嗲说道:「哼,老公生气啦?不许生气,不许生气嘛。

    哼嗯,哼嗯……」。

    一看小秋又使出了撒娇的杀手锏,我盯着小秋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像一

    辆火车,就算想停下来,也要刹车,然后等惯性没了。小秋经常撒娇,而且经常

    成功,这也是惯性,所以一时半会,肯定只能顺着她,不然她肯定真的以为我生

    气了。

    所以我笑了笑说道:「没有啊?我是在想,你昨晚到底怎么样的苏服死了」,

    我也学着小秋把舒服说成了「苏服」。

    「讨厌,学我说话,」小秋嗔怪后,又说道:「嘿嘿,老公,我好幸福··

    ·」小秋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窝,把我往床边推了推,也「挤」了上来。

    「对了,到底怎么个舒服法啊?简单跟我说说呗···」我可不想让小秋转

    移话题,所以再一次问道。

    而小秋也没有不想的回答的样子,先是来了句「这个嘛」,然后清了清的嗓

    子,又挪了挪了身子,接着把我头往她那边「扳」,又把嘴凑到我耳边说道:

    「昨晚··跟··爸·做了··二次哦,都··射··进··去··了,」说到

    这,小秋有点激动,咽了咽嗓子又继续说道:「做·完·了,我·啊·都·都·

    不想··让·爸·拔出去,就那样··就那样·插着··睡觉了···好刺激,

    ··好刺激」。

    说完小秋身子一软,死死抱住我。而我也心跳的厉害,亲眼看,跟亲口听小

    秋说出来,又是俩码事情。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我只淡淡说了句:「哎呀,你

    好淫荡···」。

    而小秋也没否认,在那说道:「嗯,是好淫荡,不过我好喜欢啊··老公喜

    欢不?」。

    我「咳咳」咳嗽了几下,只好说道:「嗯,你喜欢就好,对了,就那样插着

    睡觉,不会把床单弄脏吗?」。

    「会啊,肯定会了··」说完这,小秋声音又小了,又凑到我耳边说:「过

    了会,爸的鸡鸡就软了滑出来了,然后牛奶啊,就一点点从我身体里流了出来·

    ·」。

    小秋说的情节,我当然一清二楚,我纠结的是小秋敢不敢把淫荡的过程全部

    说出来,所以我笑着问道:「那床单弄脏了谁洗啊?」。

    我刚问完,小秋头一下抬了起来,直盯盯望着,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说漏

    嘴了,但是马上感觉小秋的眼睛里充满了欲火,只见小秋红着脸说道:「我洗啊,

    我弄脏的,当··然··我·洗,」说到这,小秋又跟昨晚视频里那样声音都有

    点颤抖,喘了会又说道:「老公,要·不·要·看·我·给·爸·洗·床·单?」。

    小秋自然而然在我面前说出这句话,竟然让我感觉大出意外,所以,有点惊

    喜,也有点兴奋。

    而就在这时,小秋的一只手,「驾轻就熟」地伸进了我的内裤,一手握住的

    肉棒,然后说道:「坏老公,你听硬了哦··」。

    我被小秋弄的难以招架,而小秋则持续进攻,把头伸进被窝,然后在我胸膛

    上,帮我服务。

    但是,小秋在被窝一动一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昨晚父亲也「顶着被窝」帮

    小秋服务了,这顿时让我五味杂陈,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下意识来了句:

    「老婆,你这么辛苦,要么明天做吧··?」。

    「不行。后天我就危险期了,老公就不能射进来了··」说完丁香小舌,一

    路向下,含住了我的肉棒。

    而我从昨晚到现在,肉棒轮番硬了好多次,现在又被小秋含住嘴里,温暖的

    温度,让我都快爆炸了。

    而小秋可能也感觉到了,含了会说道:「老公,今天好硬哦··」顿了顿又

    说道:「还是用我下面嘴巴吃吧··嘻嘻··」。

    说完小秋就坐了上去,然后「自娱自乐」在那动着,而我呢,还真没想过小

    秋回来跟她做爱,所以一时有点懵逼,愣愣看着小秋一个人在那「独舞」。

    而后来小秋也发觉了我有点不配合她,所以俯下身来,就要跟我接吻,但是

    一想到小秋昨晚跟父亲热吻过,我觉得父亲的口水太脏了,所以我头歪了过去,

    说道:「还没刷牙呢,嘴有点臭··」。

    「不行,你想死啊?刚才我都帮你口了,你嫌我脏啊··?」说完,一只手

    扶着我的脸,就「强吻」上来了。

    真的吻起来,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恶心,可能都是心理问题吧,小秋的嘴巴依

    然清新甜美,就在我渐入状态时,小秋突然说道:「臭志浩,昨晚你抽烟了吧。」

    但是骂完了,小秋又说道:「算了,做晚再跟你算账···」说完又吻了上来。

    但是,此时还怎么接吻?小秋的话把我逗得再也忍不住在那笑,而小秋自己

    也笑了。就这样俩个人尴尬了一会,我先开口说道:「老婆,要不明天再做啊?」。

    小秋皱着眉头想了下说道:「不行,今天就要你射进来,你今天不射进来,

    很快就要危险期了,又要等好久了··」。

    但是,说说容易,但是做起来太难,我正纳闷怎么进入状态时,这时小秋竟

    然先想到了点子,只见小秋说道:「老公,你闭上眼睛,我跟你讲昨晚的刺激事

    情」。

    小秋说完就又把嘴巴凑到我耳边,然后慢悠悠说道:「老公,你居然还不想

    亲我,你知道爸多想亲我吗?」。

    小秋说完停了停,好像故意引领我慢慢进入状态,顿了顿才慢悠悠说道:

    「就在昨晚,」又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就在昨晚,爸捧住我的脸,不

    让我动弹,然后亲我嘴巴··恩··恩··」「老公,你知道吗?当时我被欺负

    的好可怜。」「我没爸力气大,头不能动弹」「后来,你知道怎么样了吗?」。

    说到这,小秋停了很久,然后推了推我说道:「老公,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吗?」。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小秋想跟我互动,于是我说道:「后来怎么样了?」。

    「嗯,后来爸亲完我,还不知足,用舌头撬我嘴巴,想跟我舌吻,啊··啊

    ·」说到这,小秋喘了起来,下面也动了几下。「休息」了一会,小秋又接着说

    道:「你猜,爸最后有没有得逞,有没有把舌头伸进来?」。

    不知为何,亲口听小秋说,感觉好刺激,可能是监控里不止有小秋,还有父

    亲,而亲口听小秋说,则只有小秋,所以我也配合着小秋说道:「你没让爸得逞」。

    「不对,我让爸得逞了··」说到这,小秋喘的更厉害,喘了会说道:「爸

    好坏,一直进攻我,还捏我鼻子,我不能呼吸,我想呼吸一下,就被爸溜进来了

    ··」「你猜后来怎么样了?」。

    「你骂了爸?」。

    「没有,没骂,没舍得骂,爸在我嘴里胡搅蛮缠,吸我舌头,还好坏,把口

    水一点点挤到我口里,后来我嘴里都是口水,我只好咽下去了,啊··啊·老公,。

    用力··」小秋嘴里说用力,但是吻了上来,而且非常饥渴的样子,刚吻上,就

    要「舌吻」。

    后来,省略一万字,不,是省略一千字,因为在小秋的努力下,我很快就射

    了。

    做完之后,我有点累,也有点淡淡的倦,毕竟睡的晚,今早又起来这么早,

    而小秋也差不多,趴在我身上一动一动。

    就这样温存了一会,但是我,却一直想个不停,按小秋刚才的「表现」,挺

    坦诚的啊?昨晚淫荡的细节已经说了最起码一半,如果我继续问下去,小秋会不

    会全部告诉我。就在我忍不住想问时。小秋突然悠悠说道:「老公我好累,你好

    久没抱我去洗澡了吧,我现在要你抱我去洗澡」。

    不知为何,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小秋,但是想了下,还是答应了,因为洗

    澡时,可以问小秋细节,所以我说道:「好啊,我去把热水器打开··」。

    「不用,刚才我回来时,就先打开了热水器,你直接抱我过去」。

    于是,我就把小秋这个「懒虫」抱进了洗澡间,接着当然轮到我帮小秋洗澡,

    这时,我终于找到开头的话题了,我摸着小秋的乳房说道:「你这小白兔上怎么

    有道淡淡的手指印啊?」。

    「还不是你干的?」小秋想也没想就回道。

    「可我刚才没摸你小白兔啊··」我小声缓缓地提醒着小秋。

    在热气腾天的浴室,小秋本来就有点脸红,只见小秋红着脸愣了一下,娇滴

    滴说道:「嘿嘿,那就是爸干的··」。

    小秋在我面前说话一向口无遮拦,但是依然把我惊的不轻,我尴尬地笑了笑

    才说道:「昨晚你跟爸到底多疯狂啊?」。

    「嘿嘿,很疯狂··」小秋一把夺过毛巾,自己在那洗着。

    「真的跟爸接吻了?还有没有做别的更刺激的?」。

    小秋这时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老公你傻啊,刚才我故意说的那么夸张,

    还不是想让你舒服?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小秋说的有点冠冕堂皇,我实在没耐心跟小秋拉锯战,所以直截了当问道:

    「我晕,那你到底有没有被爸吻呢?」。

    小秋一看我问的这么认真,这么直接,有点慌,结结巴巴说道:「额,么,

    哎呀,有啦,但是没我刚才形容的那么夸张,吻一下我就没让爸吻了··」。

    小秋说完,我感觉她有点不耐烦了,而我的确有点像「审犯人」一样,估计

    再问下去,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我笑了笑说道:「哦,原来这样啊,老婆真是用

    心良苦啊··」。

    一听我夸她,而没再审问她,小秋笑嘻嘻说道:「嘿嘿,当然了··」。

    虽然不想审问小秋,但是我依然想小秋告诉我全部,以及她内心到底怎么想

    的,所以我思考了一下说道:「对了,你好久没写日志了吧,你把昨晚的过程写

    给我看看啊··」。

    「啊?还写啊··?」小秋摆出一副懒洋洋的表情,果然后面又跟了一句:

    「可是我不想写啊」。

    「刚才你说我好久没抱着你洗澡,你一说,我就抱你过来了,还伺候你,现

    在我说好久没看你写日志,想看看老婆的心里想法。竟然都不行,」说完,我故

    意「唉」地一声叹了口气。

    这时小秋嘟着嘴说道:「坏蛋,难得抱我洗一次澡,还跟我谈条件··呵呵

    ··」。

    「那你写不写啊?」我直截了当地问道,说实话,要是父亲,肯定继续哄小

    秋,但是,我就做不到。

    不过,小秋也不可能跟我生气,因为我一直这样的性格,而且小秋还笑着说

    道:「老公大人的命令,哪敢不写?等下有空,我慢慢写给你看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