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3)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689。

    绝配娇妻小秋第九十三章——风情万种的小秋。

    我垂头丧气无可奈何盯着监控里的小秋。

    父亲龇牙咧嘴穷追不舍盯着面前的怀里的小秋。

    当然,我跟父亲都是在等待小秋的回答。

    但是,小秋并没有马上给出答案,而是伸出胳膊,拽了拽毯子,然后盖在了

    高潮后微微泛红的滑溜溜光秃秃的身子上面了。

    小秋先派出了小手「左拽右拉」了几下,就把他跟父亲的上半身盖好了,父

    亲则在下面伸出了他那「万能」的脚,轻轻一钩,也就把他跟小秋的下半身盖好

    了,我看着很郁闷,这配合度,让我抓狂,更让我「醋火中烧:,而且最重要的

    是,父亲用脚盖好被子之后,还顺势把大腿搭在了小秋的身上。

    我们所有人都扮演过父亲的儿子的身份,而且我相信大部分人,都讨厌跟自

    己的父亲一样,但是作为父子,却又不可避免有些相同的爱好。

    譬如,我也喜欢把腿搭在小秋身上,记得刚跟小秋睡在一起时,她还老抱怨

    说我把她压得累死了。为什么她现在就这么轻易地让父亲把大腿架在她身上呢?

    没时间让我多想,也没时间让我郁闷,只见小秋憋了半天,叹了叹口气,终

    于说道:「哎呀,你老是问我要手机密码干什么啊?」。

    「当然是看你手机啊?」。

    「晕,手机有啥好看的?」。

    公媳俩人一问一答,又聊上了。而且越聊越热火朝天,只见父亲挪了挪身子,

    好像准备要正式发言,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夏,你这就不懂了吧,手机才好看

    啊,我可以看你的QQ,看看你的短信,看看你的朋友,看你跟其他人聊了什么?」。

    小秋竟然被父亲「假正经」的「架势」唬住了,一脸难以置信的回答父亲道:

    「真胡扯,我干嘛要给你看我的手机?以前我爸没看过,我妈都很少看我手机,

    志浩也很尊重我,不看我手机,凭啥给你看啊?」。

    「他们是他们啊,我是我啊,我就是特别想看你的手机··」父亲说到这,

    稍微停了下,而小秋也把头歪了过去,好像已经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但是顿

    了顿父亲又说道:「对了,让我看下手机有啥关系?你想想看,别人从来不看你

    手机,都不想知道你平常跟谁聊天,平常哪个男的在勾引你··」。

    父亲说到这时,小秋刚歪过去的头,又歪了回来,好像又有了兴趣,父亲则

    又说道:「我嘛,就喜欢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喜欢关心小事,没事看看

    你的手机,我就特别开心···」。

    父亲的话,把小秋说得一愣一愣的,两只眼睛挣得圆鼓鼓地望着父亲。

    我在视频里觉得不可思议,这小秋平时那么精灵,怎么在父亲面前老是傻乎

    乎的?难道真的是大肉棒的威力,剧烈的高潮过后脑袋都变傻了?

    不过,小秋傻乎乎的样子,真的太迷人了,惹得父亲都情不自禁笑了,合不

    拢嘴笑眯眯道:「真的,你先体验一个礼拜,如果感觉不好,你再设置密码,又

    没人敢管你?」。

    小秋彻底被父亲唬住了,头一低,眼神一躲,嘴里随意:「哼··」了一声,

    想表示鄙视跟不屑一顾,但是其实是小秋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开始闪躲。

    父亲不知道具体怎么想的,可能是见小秋没有严厉拒绝,觉得可能有戏吧,

    所以趁热打铁道:「来嘛,反正现在还早,我们一起看看你手机有啥好玩的··

    ·」。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把床头柜上小秋的手机拿来过来,然后递到了

    小秋的跟前。

    这时小秋终于憋不住说道:「干嘛呀··」。

    父亲殷勤一笑,乞求道:「打开嘛,就看一晚,绝对很有趣的」。

    小秋两眼一瞪,鄙视地说道:「切,一个手机能有啥有趣的?」。

    「咦,你可别不信,你的手机就像宝藏,今晚我带着你,绝对能发现很多有

    趣的事情···」。

    父亲热情地说着,而小秋虽然依然瞪着父亲,但是那眼神明显在松动了,果

    然在父亲连说了两声「啧,打开嘛,打开嘛··」后,小秋竟然摇了摇头说道:

    「哎呀,真拿你没办法··」。

    小秋说完,就「夺」过父亲手里的手机,然后打开了手机,解锁后,又把手

    机往父亲手里一塞,气嘟嘟道:「喽,给你,你自己看···」那语气好像就是

    在说,我就看你能看出什么好玩的东西来一样。

    父亲屁颠屁颠接过手机,「左摁右划」了几下,又屁颠屁颠发现新大陆般说

    道:「小夏,这是你工作的地方对不对?」。

    小秋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还用鄙视的语气说道:「是啊··」。

    但是父亲,没有被小秋的不屑一顾态度感染,相反若无其事,一脸认真地评

    价道:「恩,工作环境还可以···挺干净的··估计也不会太累···把小夏

    累坏了可不行···」。

    父亲说完,小秋脸上鄙视的表情居然「全军撤退」,相反还有点「柔情似水」

    偷瞄了父亲一眼。

    这时父亲又惊讶说道,像发现第二个新大陆般惊呼道:「哎呀,这几个是你

    同事嘛··?」。

    小秋看了一眼,还是应付着说道:「是啊··」,说完了,又补充了一句

    「坐在一个办公室,不是同事是什么啊?」。

    父亲连连点头,然后又开始了评价,只见父亲悠悠说道:「短头发的同事,

    没我家小夏好看··」。

    父亲说道这,小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而父亲也不管小秋理不理他,继续沉浸在自我当「评价员」的世界里,继续

    评价道:「这个,」稍微顿了下又说道:「这个,长头发的嘛··」说完,又顿

    了顿,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认真评价一样,思考了一会才说道:「这个长头发的,

    不但没我家好看,而且一看就是一个长嘴舌,肯定特别喜欢说别人闲话··」。

    小秋这时终于没忍住,「噗嗤」一笑,然后看了看手机,估计是想看看父亲

    说的她那长头发同事到底是哪个?

    父亲一看小秋头伸了过来,趁势把小秋搂得更近了,乐滋滋问道:「小夏,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被你猜对了行吧··?」小秋动了动身子,不知道是象征性挣扎一下,

    还是想靠在父亲怀里靠的更舒服点。

    这时父亲,又对着手机「上摁下点」了几下,然后说道:「来,现在看看你

    的微信跟QQ···」。

    小秋又动了动身子,并没有回答什么。然后眯着眼睛在那。

    但是没过一会,父亲就又自言自语了:「公公,额,这是我,亲爱的妈咪,

    这肯定是亲爱母··咦,这个什么可恶的大」剥噢丝丝「(BOSS)是谁啊?」。

    父亲因为不认识英文,那句「剥噢丝丝」一下把小秋逗得花枝乱颤哈哈笑道:

    「哈哈,那是我爸···」。

    一看小秋开怀大笑,父亲还是有点开心的,但是发现自己出丑了,当然也有

    点尴尬,嘀咕道:「是亲家公啊,你也真是的,怎么给你爸起个这么怪的名字·

    ·?」。

    小秋笑完了,眼睛这时没有再闭上了,而是也随着父亲看起了手机。

    就这样公媳俩人沉默了一会,但是没过一会,没想到的是小秋先开口了,只

    见小秋不满地嘀咕道:「你看我聊天记录干什么啊?」不过那语气「轻手轻脚」

    的,根本没发挥出不满跟责怪的威力,甚至像一个乖顺的小猫在「假惺惺」幽怨。

    所以小秋说完,父亲根本不会停止翻看小秋的聊天记录,反而看的更起劲,

    看了会,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是谁啊?你怎么跟他聊了这么多?」。

    这一次,小秋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我同学啊··」。

    小秋说完,父亲也立马说道:「你同学?我看他是喜欢你啊?·」。

    小秋立马随口反驳道:「屁,你就知道胡说···」。

    此时公媳俩人的对话频率明显快了起来,只见父亲也立马说道:「不喜欢你,

    他用你的名字开头取网名干嘛?」。

    「哪有?我同学什么时候用我的名字取网名了?」。

    「没有嘛?你看,叫什么,不但用你的字开

    头,还说的这么肉麻··」。

    小秋在监控里龇牙咧嘴笑着,不过父亲的话,倒是把我愣倒了,这还真是的

    啊,小秋的秋字,他同学好像就叫什么春来着,我一开始还夸赞小秋同学起名字

    挺诗情画意的,小秋听了后屁颠颠的。

    而果然,小秋也用我的话对父亲解释说道:「你懂什么,这叫诗情画意」。

    但是父亲却不信,悻悻说道:「哼,我才不信呢?不喜欢你,会跟你聊这么

    多?」。

    「就是喜欢又怎么样?志浩都不管我,你管我干什么?」。

    「志浩不管,我管啊,要是别人把我们家的宝贝拐走了怎么办?」。

    这时小秋做出要「顶嘴」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何又憋了回去,只是摇着头

    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小秋的微笑,让父亲胆子大了起来,竟然又温柔地说道:「老

    婆,现在知道我为啥要看你手机了吧,那是因为我老婆太迷人了,你看那么多人

    迷恋你,想跟你聊天···」。

    父亲的话,把我一惊,就像客人来家里做客,不但把自己当成了主人,还要

    发号施令那般让人抓狂,而小秋呢,就充其量说她是被吓得花容失色吧,脸上的

    笑容也「全军撤退」了,相反一脸惶恐的样子,正儿八经责怪道:「乱叫什么啊,

    上次不是谈好了,除了做的时候偶尔叫一下,平时敢叫一声,立马不玩了,你再

    这样过分,我要翻脸了··」。

    小秋的话说得已经很清楚了,相当于最后通牒了,但是父亲并不慌张,而是

    胸有成竹波澜不惊地说道:「小夏,你先别生气啊,我知道只有做的时候才能叫,

    但是现在我们不是在做吗?」说到这,父亲停顿了下来,然后轻手轻脚骑到小秋

    身上,然后屁股附近的毯子被顶了起来,然后又压了下去。

    而且小秋还「啊·哦」一声轻喘,父亲趁势压过来,在小秋耳边轻声说道:

    「现在是在做了吧?现在可以喊你老婆了吧?」。

    小秋蹙眉深皱,难受地断断续续挤出几个「你··你···你」,感觉好像

    要断气了,但是立马又接上了「你,你怎么这么坏啊?」。

    「坏吗?喜欢嘛?

    父亲贼贼地问着,小秋小嘴微张,好像上当了就要回答什么,但是父亲不知

    道是等不及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还没等小秋说出来,父亲就一边往下钻,一边

    说道:「还有更坏的呢?」。

    父亲说完,俯身到小秋胸前,而且还把毯子盖了起来,又把双手缩到毯子里

    去,那样子,就像顶着一个毯子的贼,而且还是专门偷美少妇的贼,因为父亲正

    顶着毯子,在小秋胸前忙活。

    当然了,我只能看到毯子,但是毯子此时也不安分,一会被胳膊肘顶起,一

    会被父亲的后脑勺顶起,随着父亲在毯子里「暗涌流动」,毯子也跟着此起彼伏,

    后来调皮的毯子甚至在小秋胸前翩翩起舞,看得我十分不是滋味。

    但是,没想到让我更不是滋味的事情出现了,刚才还是调皮的毯子,竟然变

    成了淫荡的毯子,因为居然从里面发出来了「啧啧啧' 」的吮吸声。那吮吸声,

    就像深夜里涨潮的声音,恐怖又让人心惊胆战,而小秋直接被惊红了脸,那脸上

    的红晕,也像潮水一般,涌上小秋全身。

    但是很快,潮水的声音越来越刺耳,竟然变成了惊涛骇浪,也像打雷,先是

    「波」地一声,然后毯子就被雷声震的老高,那毯子就像顶住小秋身上摇摇欲坠

    的茅草屋要被冲榻一样。

    不用想,父亲此时肯定在吮吸小秋的乳头,而且肯定是在里面「吸拉咬拽」,

    不然不可能发出那个淫荡「啵」的声音。

    而果然,小秋被那淫荡的声音,弄的面红耳赤,喘气声也越来越粗重,在那

    有气无力哼着:「啊,,恩···恩···哦···」。

    后来,父亲每「啵」一下,小秋身子也跟着一抖,嘴里随之发出「哦」地一

    声「惨叫」,公媳俩人玩的不亦乐乎。

    过了会,父亲是不是觉得一个人玩腻了,开心地把头从毯子里冒了出来,然

    后龇牙咧嘴对小秋说道:「小夏,舒服吗?」。

    小秋闭上眼睛,没有理父亲。但是父亲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毯子捂的里

    面温度好热,把你的小白兔都捂的通红通红的,好可爱··」。

    小秋依然没说话,只是用「哼·恩」的娇喘代替了回答。

    此时父亲抬了抬压在小秋胸前的身子,然后轻轻掀开了毯子,那样子就像掀

    开了「冰山一角」,然后贼贼地对小秋说道:「小夏,你看,你的奶子多诱人」。

    小秋不虞有诈,双眼迷离害羞地挣了下眼睛,父亲见状更加高兴,一边把毯

    子掀开的更高,一边自己也盯着毯子里小秋奶子说道:「小夏你看,漂亮吗?」。

    小秋顺着父亲的「指导」傻乎乎盯着自己的小白兔,那样子就像第一次看自

    己的小白兔一样好奇,而且那架势,就像父亲是奶子的主人,邀请小秋来看一样。

    公媳俩人就这样盯着毯子里的小白兔看了会,这时父亲又说道:「哎呀,你

    看,小白兔上湿答答的,感觉就像下雨过后满是水珠的西红柿,我小时候经常偷

    着吃···」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比西红柿大多了,」说到这,父亲咽了

    咽口水,好像真的要吃掉小秋的「西红柿」一样。

    「哼,还不都是你的口水···」小秋突然冒出一句话。

    小秋的话把我吓得一跳,但是却把父亲乐坏了,父亲脸上乐开了花,咽了咽

    口水说道:「对啊,都是我的口水,红葡萄上面也是···」。

    「啊··啊··」小秋又忍不住娇喘了起来,看来小秋还是那么敏感,父亲

    语言挑逗几下,都撑不住,真不知道小秋在被父亲大肉棒狂插时,是怎么坚持的?

    怪不得每次都在那咬着牙,小脸憋得通红。

    我被小秋迷人的娇喘弄的胡思乱想,而父亲直接付出了行动,开心地说道:

    「再吃几口」。边说着,又把毯子盖上,不知道是怕别人看见,还是怕别人跟他

    抢着吃。父亲那样子就像在吃一个宝贝,生怕别人知道了。

    随着毯子的再次盖上,小秋也「识相」地闭上了眼睛,估计知道又要煎熬难

    受一会了。

    而随着小秋闭上眼睛,毯子又开始在那姗姗起舞,「咂砸咂」的吃奶声随后

    也跟着响了起来,而且父亲好像小孩子一样,故意在那「吧唧吧唧」着嘴巴,咂

    砸咂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真的是好戏一幕幕上演。

    而主演父亲此时竟然大手一挥,把毯子掀开了,好像要让我这个观众知道里

    面的春宫更加的精彩绝伦。

    只见父亲一只手「捧握」着小秋的左边奶子,嘴里还含着小秋的右边奶子,

    那样子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抓着手里的,啃着嘴里的。

    而且吃得津津有味,头上都有薄薄的一层汗。这时父亲说道:「好热啊,用

    小夏的小白兔帮我擦擦。」说完,没等小秋同意,或者说压根就没想过让小秋同

    意的意思,直接把头埋在小秋双乳中间的乳沟那里,然后双手来到小秋双乳的边

    缘,轻轻把乳房网中间一挤压,头也跟着左右摆了摆,那样子真的像在擦汗一样。

    小秋一看父亲把她的乳房当成了毛巾拿来擦汗,羞愧的轻喊了一声:「天啊」,

    就绝望地别过脸去了,然后一脸无助的在那轻呼着「呜呜呜」。

    这时父亲享受完了「乳房当毛巾」的特殊服务后,屁颠颠又爬上小秋跟前,

    在小秋耳边说道:「不行啊,越擦汗越多,因为你奶子上面也都是汗跟口水」。

    小秋一看父亲在自己已经红得发热的耳边说话,可能是被父亲的粗重喘息或

    者挑逗的话语电到了,被惊得抖了几下。胸口剧烈起伏,喘息也变得更加急促起

    来。

    这时父亲又说道:「来,让你的脸帮我擦几下。」说完还是没等小秋同意,

    就把脸蛋贴到小秋脸上跟脖子那里。

    这彻底把小秋电到了,只见小秋睁开眼睛,咽了咽喉咙,艰难地憋出「天啊」

    这二个字。而且感觉这次小秋说「天啊」,比刚才费了更大的劲。

    父亲此时肯定更兴奋吧,,听完后,竟然更起劲在那里大幅度地「蹭」,把

    自己的脸跟小秋的脸来了个360无死角接触;鼻子摩擦鼻子,左脸摩擦左脸,

    下巴摩擦下巴,左摩擦一下,右摩擦一下,上摩擦一下,下摩擦一下,脖子都相

    互摩擦了一下···但是汗没磨擦掉,到是俩个人汗越来越多,这时小秋一下推

    开父亲,「呜」地叫出声来:「天啊,我要被你玩死了,我不行了···」。

    这时父亲先是一脸喜悦,贼贼笑道:「就是要让你舒服死啊···」说完,

    父亲又把头埋在小秋脖子那里,然后用脸把小秋脸摩擦的都有点扭曲。

    「啊··啊··」小秋被摩擦了几下后,呼吸又越来越急促。后来竟然在那

    扯着嗓子叫道:「天啊,要被玩死了,不行啦··」。

    接着又在那「痛苦」地哼着,那表情一看就是爽到极致,说实话,如果只看

    小秋的表情,不看趴在小秋身上的父亲,那简直是世界上最让我开心的画面。

    就在我的心随着小秋一同高潮时,突然小秋再一次失声叫道:「啊,天啊,

    老公我不行了。」尤其那句「我不行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在哀求。

    小秋的话,把正在发愣的我一下惊醒了,这时我才发现小秋的双手,死死抱

    住父亲的屁股不放。但是父亲,却不听话,屁股依旧在那上下慢慢蠕动着。

    这时我才明白,父亲应该是上下一起在摩擦小秋了,怪不得小秋颤抖得那么

    厉害。

    这时,父亲的动作很缓慢,但是小秋的表现却是崩溃的,小嘴张在那,迷离

    的双眼都要冒出火辣辣的欲望之火了。而没想到的是,小秋又哀求道:「天啊,

    我真不行了,别折磨我了,进来吧···」。

    父亲没有拒绝小秋,但是也没由着小秋,而是狡猾说道:「那你自己来啊」。

    这时,小秋愣了不到一秒,就驾轻就熟地伸出右手,然后伸到她跟父亲结合

    的地方,手过去没多久,父亲的身子就先一升,接着就一沉。

    小秋这时就像死人一样翻着眼珠子,不同的是死人翻的是白眼珠,小秋翻的

    是黑眼珠,那挣一下闭一下的样子,真的像快要不行了,而且嘴里还发出颤抖的

    「呜··呜··」,呜声,就像音乐里的颤音,拖的老长了。

    这时父亲高兴地问道:「老婆舒服吗?」。

    小秋有气无力看了看父亲几眼,然后张着嘴,含糊不清哭泣道:「天啊,你

    哪里学来的花招,我都要死了··」。

    这时父亲说道:「我每天在超市,想的就是怎么样让你舒服啊,你想啊,一

    个礼拜就一次,平时白天你还凶巴巴的对我爱搭不理,我能不好好珍惜把握好每

    次跟你的时光吗?」。

    小秋在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地「哼··」了一声。

    这时父亲好像说上瘾了,又说道:「不过,虽然你白天有点凶,但是晚上,

    真的乖顺的不行,小夏你太迷人了··」。

    父亲说的情真意切,小秋也听得如痴如醉。就这样公媳俩人深情地对望着,

    这时父亲可能电视剧看多了,把头慢慢地低了下去,而小秋也傻傻盯着父亲。

    这把我看得很郁闷,心想,小秋真的偷偷让父亲吻她了,但是,就在父亲快

    吻上时,小秋头一歪,然后嘀咕道:「哎呀,你怎么可以老这样啊,说好的,不

    能亲嘴的,你怎么老这样不守规矩啊。」虽然是斥责父亲,但是小秋的语气无奈

    得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不过,虽然小秋说的不是很凶,但是还是把父亲说得愣在那里,而且脸上就

    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公媳俩个人愣了会,不知道为何是小秋开的口,只见小秋说道:「烦死了,

    你就那么想亲我啊?」。

    父亲此时有点垂头丧气,憨厚地笑了笑。

    小秋「唉」地叹了口气,然后犹豫了二秒,竟然说道:「算了,你可以亲我,

    但是不能把伸舌头伸进去··」。

    小秋还没说完,父亲就喜出望外了,不,是大喜过望地兴奋地盯着小秋。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秋伸出一只手,摸着父亲的脸,然后,头往上抬

    了抬,用嘴轻轻碰了几下父亲的嘴,那样子,就像一个女儿在亲自己的父亲,只

    不过小秋亲的是自己的公公,亲完了,只见小秋然后红着脸说道:「这是我最后

    的底线了,不要老勉强我好吗··?」。

    小秋的主动,把父亲高兴坏了,毫不客气地回馈了小秋一顿热吻,而小秋随

    着父亲的狼吻,一边躲闪着,一边含糊不清断断续续地发出「额··额··额」

    的狼狈声。

    不过,还好的是,父亲还算信守承诺,在小秋嘴巴外面吻了会,就开始吻小

    秋的脖子跟耳朵了。

    而小秋立马被父亲吻得变成了那副要死要活的难受样。

    而我呢,此时我又点燃了第三根烟,这一晚抽的烟,比一个月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