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1)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第九十一章——死灰复燃的一个月。

    开更之前,先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用心在写每一章,所以有时候没法集中

    精神时,就懒得动笔,所以更新的确有点慢了,但是还是那句话,不会太监的。

    好了,正文:其实在小秋在还没去父亲房间之前,我就觉得今晚对于小秋可

    能跟父亲有点不同寻常,毕竟老文叔叔能用「半卖半送」送我跟小秋一套房子,

    不可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的,肯定是看在跟父亲是最好的儿时朋友的份上的。

    父亲这段时间跟小秋正处于「低谷期」,每次小秋都是象征性的满足一下父

    亲,而且自从看到了小秋那么辛苦像完成工作一样帮父亲解决生理需要,我便再

    也不好意思再偷看监控了,因为我觉得这样对不起小秋,就像小秋说的一样,她

    在前线浴血奋战,我还在后面幸灾乐祸。

    男人不但要言出必行,而且我觉得有时候有些不方便说出口的「诺言」,也

    要去遵守,既然默默要求过自己不去偷看监控,那么就不要出尔反尔,所以一看

    小秋没回来,我除了胡思乱想,我也并没有急的去打开监控。

    因为这件事情很好理解,父亲对小秋的痴迷,我早就清楚的不得了,稍微一

    推理都会知道,父亲肯定会趁此小秋对小秋提出点「奖赏」的要求。

    但是,我没想到是这奖赏居然是一整夜,我能想到的是,小秋可能会「偷偷」

    地又陪父亲脱光了,好好满足一次父亲。或者顶多玩上俩个小时,陪父亲尽兴俩

    次也就最多了。为啥小秋整夜都没有回来呢?

    难道是太尽兴了,一下做的忘掉了时间,等想回来时,又怕我笑话她?

    难道是父亲苦苦哀求小秋陪她一夜?

    难道是····?

    虽然心里有点忐忑,但是想着想着,却也想通了。小秋并没有对我撒很多谎,

    上次也只是像小孩子一样玩过了头而已,当我不开心时,小秋还为了我闹出了这

    么大动静。

    所以当小秋快到00。00没回来时,我反而变得释怀了,因为我想到的是,

    何不趁此机会,让三个人不再那么尴尬,就继续过以前那种生活好了,毕竟明年

    还想要个第二胎,到时小秋跟父亲最少一年多,不能那个了。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让我心疼的是,小秋这段时间每次去父亲房间,

    都像上刑场,十分的不情愿,估计每次的过程都是在跟父亲的讨价还价中艰难满

    足父亲的生理欲望的。

    小秋想用这种方式想让我不再吃醋,想让我知道她多么在乎我,但是我看着

    却很难受,因为这跟当初的设想天差地别,当初玩这个游戏,是想要小秋快乐的,

    但是现在,对于小秋来说,就像煎熬,尤其每次回来时,俩个人尴尬的面面相觑

    沉默不语。

    其实那时,我也想过,趁此停止这个游戏,但是一直没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

    办法,毕竟父亲刚上瘾,这时全部断掉,父亲肯定会憋疯,而且三个人还有段时

    间要同处一个屋檐下,真的没必要把事情弄的更尴尬,(记得有一个真实新闻,

    儿子长期不在家,儿媳跟婆婆轮流服侍公公,一三五,二四六那种,最后公公可

    能跟儿媳做的次数比婆婆多,婆婆吃醋居然打电话报警,结果丑事传了出去,我

    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家丑外扬,要断,也要断的干脆彻底),所以小秋,从

    一开始就知道,想要父亲不缠着她,除非搬出去。

    所以我跟小秋都心里清楚,不可能说断就断,有些东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

    简单,所以那段时间既没有提3P的事情,更没有提断掉的事情,都抱着那种船

    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态。

    所以当小秋早上还没回来时,我反而不那么纠结了,因为,我不想事情一直

    那么尴尬,更不想小秋一直那么痛苦。相比小秋「愁眉苦脸」一脸尴尬回来的苦

    逼样,我更希望看到小秋「春风满面」一脸幸福的样子。

    只要小秋幸福就行,就算自己有点小吃醋,那也不可能那么容易两全其美,

    毕竟鱼与熊掌怎么可能兼得?所以,经过这次「尴尬风波」后,我心想只要看到

    小秋快乐幸福,其它的我真的不想去计较那么多。

    不过,第二天早上,小秋回来的时候,并不是很快乐,而是轻手轻脚打开房

    门,当发现我已经醒来了,小秋就像贼进房间偷东西被发现了一样,还吓得愣了

    一下,然后就难为情地支支吾吾道:「老,老公,你醒啦···?」。

    我一看小秋那副表情,就像小孩子做错事大难临头一样,或者说做贼的被警

    察抓住,满脸畏罪自责的内疚样,这让我一点都不想去责怪小秋,所以我笑了笑

    说道:「是啊,睡的可香呢,不过嘛,这都要感谢老婆你在前线浴血奋战,保家

    卫国嘛···」。

    我本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的,但是没想到小秋以为我在责怪她,竟然

    语气里夹着哭腔说道:「老公,对……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不回来

    的……」。

    说完这,小秋又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我看着又好笑,又有

    点于心不忍,便一下坐了起来,躺在床头,一脸认真地说道:「傻瓜,这有什么

    啊?我不就吃过一次醋嘛,你怎么搞的那么严重?只要你开心就好,如果你都不

    开心,那这个游戏不就没意思了嘛?」。

    这时小秋也坐到了床边,若有所思好像想说什么,但是酝酿了很久最后还是

    沉默不语。于是我只好说道:「哎呀,开心点嘛,真的没什么啦,以后只要你玩

    的开心,不要老是在意我的感受,我的感受就是希望你能开心快乐···」。

    我本以为我这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能感动小秋,但是小秋居然心不在焉地说

    了一句:「呵呵,老公真好」,然后竟然说要去洗澡了。

    望着小秋慢悠悠找衣服,让我有点失望,因为小秋的不「感恩图报」跟「不

    领情」,让我有点意外,我本想早上小秋回来,跟她说说情话,打打情骂骂俏的,

    但是小秋那样子,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了?跟我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时小秋找完衣服,不疾不徐迈着步子走向卫生间,望着小秋的背影,让我

    有点懊恼,尤其看到她那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像一个流产后的女人不敢走的太快,

    那是因为大腿之间的小妹妹受过创伤,得小心呵护,我心想这折腾了一夜,小秋

    的小妹妹怎么可能没被父亲的大肉棒欺负得浑身是伤?怪不得要去洗澡。

    上一秒还想着不在乎那么多,但是下一秒又有点醋意连连,这醋意也像潘多

    拉魔盒,开启后,也不容易关闭。我暗暗叹了口气,躺靠在床头郁闷地思索着。

    就这样,没过多久,小秋洗好了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外走,这时我随

    意一瞅,发现小秋的手腕那里,好像有点红红微肿的样子。所以我就下意识问了

    一句:「挨,你手怎么啦?」。

    小秋一见我这么问,也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随后说道:「呵呵,女的皮肤

    都太嫩了吧,蚊子咬的,我抓了几下就红了···」。说完小秋立马又说道:

    「对了,我去烧早饭了···你把小宝抱起来啊···」。

    就这样,小秋出去做早饭,我把小宝抱了起来,然后所有的疑惑跟尴尬都被

    燥热的白天跟烦人的工作冲淡,我心想这就是小秋早上回来,跟刚满足好父亲立

    马回来的最大区别,晚上俩个人忙碌一天回到卧室,没有了尴尬,只有疲倦后相

    濡以沫的温馨。

    往后的几天,生活波澜不惊,只是感觉小秋有那么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

    还是对在父亲过夜这件事有点愧疚。尤其在礼拜三再次来临的时候,小秋竟然迟

    迟没去房间陪父亲,而我则以为,这是小秋想弥补上次「彻夜不归」的失误,所

    以我纠结了很久,还是试探性问道:「怎么啦,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纠结?」。

    小秋愣了一下后看了我一眼说道:「上次陪爸够久了,不能太惯着,这几天

    刚好危险期,过几天再说吧··」。

    小秋悠悠地说着,就像一个差学生,在背课文那般,但是却把我说糊涂了,

    这是惩罚父亲呢?还是奖励父亲呢?危险期先不去?等安全期再去?

    但是那时我已经不好意思多问什么,感觉小秋这段时间就像刺猬,很少提到

    父亲,可能这段时间有点不开心,所以我只好尴尬笑了笑附和道:「呵呵,这样

    也行,随便你吧··」。

    随后俩个人便沉默在那准备睡觉了,但是为了打破尴尬,我还是忍不住戏谑

    道:「那今晚要不要我子代父职··?」。

    小秋这时脸上一惊,,过了俩秒后,终于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微微笑道:

    「你们父子俩个,诚心想把我折腾死是吧,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这就是我跟小秋的「夫妻相」,心情再怎么不好,总是懂得用幽默来化解。

    所以我欣慰地说道:「那夫人今晚就好好休息一晚吧··」。

    随后小秋又一次像只猫咪蜷在我怀里安然入睡了。但是相对于我跟小秋的坦

    然跟「淡定」,父亲就要鸡冻了很多,可能是看小秋礼拜三没去陪他,第二天,

    又用起了老伎俩,又是给小秋买秋装,又是给小宝买玩具,冬天没到,围巾都买

    上了,甚至还买了棉拖鞋,当然父亲也变得聪明,给小秋跟小宝买东西同时,也

    给我买了手套跟公文包。

    父亲的献殷勤,惹得小秋哭笑不得,晚上在卧室小秋一边摇着头,一边笑着

    说道:「唉,这要是被别的男人追,还能占点便宜,但是爸给我买这么多东西,

    跟花我们的钱有啥区别?真没劲」。

    「还是有点区别吧,现在这钱还是爸的啊,以后的事情鬼知道什么样的?」。

    我发表了点不同的意见,但是没想到小秋立马又反驳道:「什么以后不以后

    的啊,爸的钱,以后不给我们,还给谁啊?我都牺牲这么大了···」。

    我不知道小秋为啥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一个女人跟了一个男人后,就觉得钱

    是共同的了?我是从来没想过父亲的钱,为啥小秋就会贪恋父亲的那么点钱财呢?

    难道小秋很贪财?这种想法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却把我惊的够呛,因为在

    我印象中,小秋绝对不是那种贪财的女人,所以我想了几秒后,小心翼翼试探性

    说道:「按·照·法·律,姐·好·像·也·有·继·承·父亲·财产·的·的

    ·权利·吧?」。

    我之所以一边结结巴巴,一边小心翼翼说着,是害怕小秋会说不让姐继承父

    亲财产,虽然没啥财产,但是这是做人的一个原则跟底线,我怕小秋可能属于是

    那种贪财的人。

    但是没想到我刚说完,小秋随口就回道:「呵呵,那倒也是,姐那么好,姐

    要分一点财产,那也是合情合理」。说完小秋歪着头想了下又说道:「不过,我

    感觉姐不像那种人,爸又没多久钱,她才不稀罕要呢··」。

    小秋的回答绝对满分,女人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实际,可能在小秋心里,从

    来没想过姐会要父亲的那么点财产,所以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都是她的。而男人

    可能是理性,总会想的很多也很多余。

    就在我满意小秋的回答,跟好奇男女思维之间的区别的时候,小秋竟然又说

    道:「唉,反正没啥意思,去年爸给我买东西,我还觉得挺好玩的,现在看到爸

    买东西都烦。还不是想让我去陪他?,手段都这么老套,真俗」。

    小秋的抱怨,让我不知道说啥好,这就像谈恋爱时,你买束花给女孩子,女

    孩子都心花怒放,但是结婚后,这些小花招都不行了。我心想,小秋跟父亲相处

    一年后,竟然也像老夫老妻了,看来父亲除了床上功夫不错之外,并没有像我那

    样能给小秋带来惊喜。心里替父亲感到遗憾,费劲心思,却换来了小秋的不屑跟

    鄙视。怪不得说,女人心海底针,能把女人逗开心,真的挺难的。

    但是没想到小秋嘴巴上这样说,行动上,却不知道好奇还是高兴,竟然在那

    试穿父亲买给她的东西,我看到这,摇了摇头便玩电脑去了,感觉女人有时候真

    的像长不大的孩子。

    就在我玩电脑时,小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卫生间去了,而且出来时,小脸

    又有点红润,看我还有点小小的不自然。因为我观察比较敏锐,所以我下意识问

    了句:「怎么啦?上厕所便秘,太用劲,把脸憋红了?」。

    小秋噗哧一笑道:「滚,我脸白啊,所以有一点红,都能看出来··」。

    对于小秋的迷之自信,我笑了笑,就又去玩电脑了。但是没想到过了会,小

    秋又跑去卫生间了。我在那暗暗嘲笑道,难道这段时间被滋润少了,小秋身体变

    差了?

    相对我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自作聪明,父亲的笨拙的手段,有时候却能收

    获奇效,父亲买礼物献殷勤没多久后,小秋在礼拜五也就是第二天晚上,便就扭

    扭捏捏对我说道:「老··老公··,要不,今晚···」。

    还没等小秋说完,我就说道:「随便你啊,以后这种事情你自己做主好了,

    我又不是秦始皇这个暴君,不用每件事情都咨询我啦····」。

    我之所以这样说,当然是不想给小秋压力,而小秋当然也懂的意思,一脸感

    恩地说道:「老公真好,永远那么体贴人···」。

    为了表现豁达的心态,我笑了笑说道:「去吧,玩的开心就好,不必太纠结,

    玩的太晚,就第二天早上回来好了··」。

    小秋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又咽了回去,然后又说道:「呵呵,好吧···」。

    说完小秋,便就转身去了父亲房间,而我也「见怪不怪」以习为常地打开手

    机看看新闻跟看看朋友圈。

    但是没想到,我躺在床上玩手机没多久,小秋便回来了,我于是好奇地问道:

    「这,这么快··?」。

    问完,我才觉得有点尴尬,但是不这样问,那该怎么问?感觉怎么问都有点

    尴尬,所以我想了下灵机一动调侃道:「看来爸今晚的战斗力不行啊,这么快就

    缴枪投降啦?」。

    小秋一愣,然后瞪了我一眼说道:「什么跟什么啊?都没做呢?」。

    这让我有点意外,于是我好奇地问道:「那你怎么回来了?」。

    小秋继续瞪了我一眼说道:「没做是不是就不准回来啊?」。

    小秋的话把我说的一脸懵逼,我赶紧说道:「怎么可能啊?这个家里的老大

    可是你,谁敢不让你回来啊?」。

    这时小秋才笑着说道:「逗你玩啦,想你了,回来看下你···」。

    小秋竟然还耍我逗我玩,但是一看小秋是在开玩笑,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便放

    下了,于是我也戏谑道:「这样啊,原来在前线不放心啊,回来看看后方啊?」。

    小秋听了噗嗤一笑,但是我想了想,立马觉得有点不对劲,小秋说想我了,

    回来看下我,这语气这就像道别,就像军队远征,辞行告别一样,于是我疑惑地

    问道:「听你这语气,好像是远征道别一样啊?」。

    小秋一听就笑了,盯着我说道:「哈哈,这都被你听出来了啊?老公,你怎

    么会那么懂我呢?」。

    小秋一边夸我,而我一边笑而不语,因为小秋肯定话还没说完,果然小秋顿

    了顿又说道:「嗯,今晚,我可能要远征了,可能没那么快回来了···」。

    看着小秋说话也跟我一样总是那么委婉时,我笑了笑说道:「安心去吧,后

    方你就放心好了,你安心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后方你不用担心,坚决不会给你添

    乱的···」。

    小秋「呵呵」尴尬地笑了笑,但是立马又叹口气说道:「唉,那我去了··」。

    小秋说完转身就要走,但是我却忍不住好奇下意识问了一句:「怎么啦,还

    唉声叹气的,不想去的话,就留在房间好了··」。

    小秋一听,愣了一下,立马解释道:「没有啦,我叹气,是因为老公你真的

    太体贴了,我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

    小秋的多愁善感,还真让我不习惯,毕竟以前都是我关心小秋,这段被小秋

    反过来关心,我十分的别扭,所以我说道:「好啦,不要多愁善感了,等下搞的

    真的像打仗,真的像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样了···」。

    「嗯,我去了,嘻嘻···」。

    说完小秋脸上又泛起了淡淡红晕,然后第二天早上带着更多的「红晕」,春

    风满面的回来了。而且又跟以前一样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看见我居然娇滴滴说

    道:「嘻嘻,我喜欢在爸房间弄得衣衫不整,再在自己跟老公的房间安心地梳洗

    打扮···这种感觉真好···」。

    看着小秋活泼的「性福」娇滴滴样,我忍不住笑了笑说道:「呵呵,那是当

    然了,下次滚了满身泥巴,也可以回来梳洗干净啊,不管你什么样子回来我都喜

    欢啊···」。

    我的意思是小秋不必想前段时间那样,每次回来都要刻意打扮一下再仪容再

    回来,当然小秋也懂我的意思,笑着说道:「嘿嘿,你才滚的满身泥巴呢」。不

    过说完小秋脸居然红了跑出去做早餐了。估计是听出来了我所指的满身泥巴,就

    是说她上次跟父亲去野战那次。

    是啊,小秋跟父亲花样都玩过那么多,滚泥巴野战都做过,所以在我的大度

    或者说「撮合」之下,加上父亲的笨拙的死缠烂打,公媳俩人很快就死灰复燃了,

    而且频率差点就恢复到了最高水平。短短一个月,小秋又去了父亲房间五六次。

    不过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小秋又变得活蹦乱跳春风满面活泼的不行,父亲满

    足之后,也老实了很多,一家人又有说有笑的,不过只是感觉父亲看小秋的眼神

    总是偶尔不由自主的含情脉脉,小秋看父亲的眼神,竟然也带着几分淡淡娇羞。

    我那时有点迷茫,努力说服自己这是醋意又犯了,太敏感了,所以我努力克

    制自己不去多想,免得惹得小秋又纠结的不敢开心去玩。

    理智可以克制行为,但是没办法控制胡思乱想的情绪,譬如秋雨绵绵时,小

    秋跟父亲出去了,我总是怀疑小秋跟父亲去野战滚泥巴了,小秋跟父亲开车去进

    货了,回来慢了,我也会觉得有可能车震了。有时候加班时,也会觉得小秋跟父

    亲会匆匆来一次。

    当然,这些想法,很多时候都是一想而过,因为我不想自己跟以前一样纠结,

    但是直到一个月后,元旦那晚发生的事情,让我再也无法淡定了。

    那时是元旦,(最近有人冒充我建群收费,其实小秋一直没群,是出于爱好

    写个大家看的,既然有人做出这种事,我还是建立一个官方群比较好,免得不明

    真相的吃瓜群众上当,当然也希望有素质的朋友可以加进来,偶尔一起聊聊天,

    裙号:六陆肆漆漆陆而酒霸)本来公司晚上准备带我们本地旅游一次,但是不知

    道为何,临时取消了。当然,对于喜欢安静的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但是当晚发

    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很震惊。

    记得那天,我带小宝跟小秋出去玩了,回来后,我先洗完澡躺在床上,小秋

    也去洗澡了,这时小秋的手机信息响了,我下意识瞄了一眼,不过却把我惊到了,

    只见是父亲发过来了,而且第一行是:「小夏,我红绳都准备好了,今晚···」。

    这条信息彻底惊到我了,我本想点进去了,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放回了

    到了床头柜上面。然后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玩自己的手机。

    小秋洗完澡,吹了一下头发,然后带小宝玩了会,不过没过一会,就让小宝

    自己在那玩,然后也打开了手机。

    而一看小秋打开手机,我的心立马跳的扑腾扑腾的,我紧张注意小秋的反应,

    果然,小秋打开手机,一开始还衣服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看了摁了手机几下后,

    紧张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着头玩手机。

    过了会,小秋长吁一口气,然后把手机放回到了床上,然后开始哄小宝睡觉,

    而且小宝刚睡着,小秋竟然扭扭捏捏说道:「老公,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一听小秋这时要跟我商量事情,而且加上父亲刚才的短信,我就知道肯定又

    是父亲的事情,这顿时把我惊得脑袋一片空白,条件发射般说了一句:「呵呵,

    什么事情?」。

    「唉,我以为你今天会去旅游,我答应陪父亲做一次的··我现在能不能过

    去?」。

    没想到小秋如此坦白,我吃惊地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不知道调侃还是实话,

    我半木讷半调侃地说道:「呵呵,原来是我坏了你跟爸的好事啊?」。

    小秋一听笑着说道:「没有啦,答应爸了嘛,既然答应了,还是做到比较好

    ··」。

    「你真讲诚信嘛··」。

    「嘻嘻,没办法,想让爸听话,自己必须先以身作则嘛···要不我去陪一

    下爸,等下就回来··」。

    相对于小秋的坦然,我自己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笑了笑只好语无伦次

    道:「呵呵,没事的啦,我一年也出不了几次差,···」。

    「嘻嘻,那我去了··」说完,小秋抱着小宝,然后走出了房间。

    小秋走出父亲,这时我再也不能淡定的,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小秋去父亲房间

    过夜,而是父亲的短信,什么叫「红绳都准备好了」?

    红绳是情趣用品,也就是轻度SM,拿来捆绑的。

    难道小秋跟父亲居然玩这个?

    难道小秋也玩SM?

    难道小秋竟然会陪父亲玩这个?

    难道小秋还有这爱好?

    一连串的疑惑,在脑海里翻江倒海,而且立马让我想到了很多往事,记得去

    年,把父亲内裤塞到小秋嘴里,小秋好像还很性奋。

    那时。我就怀疑小秋真的挺会玩的。但是因为自己不太喜欢这样玩,也就忘

    了。

    小秋为啥会陪父亲玩这个?也没跟我说过?

    这让我很不解,也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