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89-90)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6216。

    第八十九章无法拿捏的尺度。

    小秋的迟迟未归,让我忐忑得心神不宁,坐卧不安地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在又等了一会后,我便彻底等不牢了,我坐了起来,然后打开房门,准备去父

    亲门外听一下,打探一下情况。

    但是就在我打开房门的时候,竟然发现小秋就在门外,而且一手举着手机,

    一手在整理自己的头发。一看我,惊了一下,但是立马走到我身边问道:「老公,

    你怎么出来了?在房间等不及了吗?」

    在门外撞到小秋,出乎意料,小秋问的话,更是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

    我愣在那半天,只能尴尬地傻笑。

    小秋想了几下才恍然大悟般说道:「色鬼,不是又想去门外偷听了吧?」

    我心想,我现在还需要偷听吗?我可以全方位偷看呢,但是却不敢说出来,

    而且为了面子,我只好赶紧解释道:「怎么可能啊?你看我像那种人吗?我只是

    一个人在房间呆的有点无聊嘛,想出来透透气,鬼知道怎么能碰到你呢,缘分啊

    ……」。

    「哈哈……」「哈啊哈」小秋连笑好几下后,才说道:「这叫夫妻心有灵犀

    一点通,你可能是感觉到了我在门外,你才会想着推开房门看看的……」顿了顿,

    小秋又说道:「老公,我们回房间吧……」。

    刚回到房间,小秋就迫不及待地炫耀道:「老公,你看,一个小时都没到,

    我就回来了哦,才用了40多分钟……」。

    是啊。我不但知道一个小时没用掉,更清楚地知道房间里发生的每件事情,

    但是现在却要在小秋面前装成啥都不知道的样子,所以又让我陷入到了思考当中。

    但是。我的思考,却被小秋误会了,小秋一看我没接她的话,脸上还是那副

    若有所思的表情,便赶紧嗔怪道:「讨厌,不准胡思乱想,不是爸今晚做的很快,

    也不是只用了40分钟,不对,哎呀,这40分钟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看着小秋语无伦次,慌里慌张的可爱样,把我逗得忍俊不禁在那笑,这时小

    秋小手又捶了过来,娇滴滴说道:「讨厌,还笑,算了,我直接跟你说吧,今晚

    我去爸房间是去谈判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跟爸谈好了,以后礼拜三不在他

    那过夜了,每次只陪他一个小时,陪完我就回来,省得啊,我那小气的老公在房

    间一个人闷闷不乐,嘻嘻……」说完小秋又顾自在那格格地笑着。

    而我看着小秋得意的样子,我当然趁机夸赞道:「哦,乖乖,厉害,原来是

    去谈判去了啊,我还以为你是打仗去了呢……」。

    小秋一看我调戏道,立马咬牙切齿道:「去死,我在前线出生入死赴汤蹈火,

    你还在后面说风凉话……一点都不心疼我……」。

    一看小秋娇里娇气的嗔怒样,让我怜惜地说道:「心疼啊,怎么会不心疼啊,

    你看你平时总是被揍的丢盔弃甲,经常把领土弄丢了,今天终于重振士气,用谈

    判打了一次胜仗,肯定要表扬要庆祝,怎么会不心疼你呢?」

    小秋一听用将信将疑的眼神看着我,噘着嘴问道:「哼,你这是夸我呢?还

    是损我呢?」

    一听小秋不自信的样子,我才知道什么叫「长败将军」的自卑,小秋可能因

    为平时经常打的败仗太多,稍微过分一点的玩笑,在她看来都很刺耳,所以我只

    好一脸认真温柔地说道:「傻瓜,当然是夸你的啊!来,累了吧,躺过来点,今

    晚我给你按按摩啊……」。

    小秋一听我这么说,才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这还差不多……」。

    小秋说完,便躺到了床上,而我也开始时而捶捶小秋的后背,时而捏捏小秋

    的肩膀,在我「健康养生」的按摩手法下,小秋舒服得在床上扭来扭去,脸上再

    一次洋溢起了开心幸福的甜蜜,连睡觉时都是一脸美滋滋的样子在那蜷在我怀里。

    而我自然也很享受这种满满幸福的时刻,所以只是专心的认真地温柔地给小

    秋按摩,并没有在按摩时「调戏轻薄」小秋,因为我知道,刚才的40分钟,可

    不像小秋说的那么轻松,并没有像小秋说的那样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并没有光在

    那谈判,而是小秋跟父亲短兵交火了好几下,所以小秋应该会有点心累,不然也

    不会那么安静地躺在床上,早跟我打闹起来了,所以那时,我只是给了小秋该有

    的尊重跟关怀,并没有想着要在小秋身上发泄一次。

    所以按理说,经过这次事件的洗礼,我跟小秋的感情应该更加甜蜜才对,但

    是事情永远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称心如意,相反,有时候反而会带来适得其反

    的效果。

    譬如在以前,小秋虽然每个礼拜三在父亲房间过夜,有时候做的次数可能不

    止一次,但是最起码有个休整的过程,就算是早上也做了,那也有个白天的缓冲

    期。但是现在,小秋只陪父亲一个小时,所以就形成了,小秋每次被父亲干完,

    就回来了,这让我感觉怪怪的,总感觉小秋身上都是父亲的气味,而有这种感觉

    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小秋可能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每次做完了回来后,都要洗个

    澡,但是洗完了,小秋虽然水润润很迷人,但是我看小秋的眼神不自然,小秋看

    我眼神也不自然,不过我又不好意思叫小秋别洗澡,而小秋本来就爱干净,更不

    会不洗澡。后来小秋礼拜三,都是先不洗澡,去父亲回来之后再洗,但是经过这

    么一折腾,每次都要快11点才睡觉,就像加了一个辛苦的班;譬如,小秋有时

    候去了父亲一个小时不到就回来,有时候快到一个小时才能回来,而小秋可能怕

    做的时间太长,我会嘲笑她,所以每次快到一个小时时,小秋都会急匆匆回来,

    有时候超过一个小时回来「迟到」了,小秋都不好意思看我,好像很对不起我的

    样子。那样子就像员工迟到了般那样自责,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然,还有一些看不到的细节,譬如在以前,虽然小秋要在父亲房间过夜,

    但是第二天还是跟我一起上班下班,晚上就跟往常一样,若无其事的跟我一起回

    到卧室,但是现在,就像小秋跟父亲谈判这次一样,每次回来之前,都要在门口

    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跟衣服,生怕我看到她衣衫不整被糟蹋后的狼狈样。

    而且,受到影响的不止我跟小秋,连父亲也受到了影响。可不是嘛,小秋年

    轻活好,跟父亲又是「新婚燕尔」,每个礼拜三还能夜夜笙歌,但是现在说减少

    就减少,父亲自然就时常处于饥饿的状态了,所以又经常「可怜巴巴」望着小秋,

    而且更奇葩的是,父亲居然也开始跟我套近乎,可能知道小秋还是很在乎我的嘛,

    估计是想来一个「他山直可以攻玉」,譬如,在没几天之后小秋生日那天,父亲

    不但给小秋买了礼物,竟然还给我买了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但是,唯一遗憾的是,父亲有点耐不住性子,刚给我跟小秋买完礼物,父亲

    晚上找了个机会,结结巴巴对我说道:「志浩啊,今晚,小秋生日哈……」。

    看着父亲吞吞吐吐的样子,我便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呗……」。

    父亲瞄了我一眼,然后颤颤巍巍说道:「能不能借小夏一晚上,一晚上就知

    足了……」。

    父亲的话,把我一愣,没想到父亲能急到这个程度,竟然又想跟我借小秋,

    但是我心里还是清楚的,不是我不想借,而是我也没胆子借,因为我知道小秋的

    性格,我要是因为一块手表就出卖了她,那她要耿耿于怀一辈子,估计哄上一年

    都不会原谅我,所以父亲的话让我山力山大,不过我思考了一会,还是笑嘻嘻说

    道:「爸,你这样可不行,国家都在反腐,你却还要贿赂我,你这是顶风作案啊

    ……」。

    父亲见我沉默那么久,然后半天憋出这么一句玩笑,也惊在那一副莫名其妙

    的样子,所以我怕父亲没听明白,赶紧补充道:「今晚就算了吧,等反腐风声松

    一点,我到时再把小秋送给你……」。

    这时父亲看我真的不打算小秋借给他,估计才弄懂了我是借一个玩笑委婉地

    拒绝了他,所以也尴尬地说道:「呵呵,我以为反腐遭殃的是贪官,没想到反腐

    都反到咱们家了,我这个老头子都跟着遭殃了……」。

    我听着父亲那「六脉神剑」般时灵时不灵的笑话,忍不住笑了笑补充道:

    「对啊,这叫反腐走进千家万户,全民反腐嘛……」。

    父亲这时接不上话了,憨厚地笑了笑,而躲在一旁的小秋,也忍不住在那噗

    嗤偷笑,而我也不敢笑得太开怀,毕竟现在的三个人已经没以前那般无拘无束般

    的融洽了。

    所以说,这就是蝴蝶效果,这就是我什么都敢和小秋说,就是不敢把偶尔的

    醋意跟小秋说的原因,就像这次,我表现得有点不开心,小秋就紧张得闹出这么

    大的动静,虽然小秋的本意是好的,是关心我,但是反而把三个人弄得都有点尴

    尬。

    这也是太敏感的坏处,总是太过关心彼此的感受,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故意隐

    瞒对方,而是怕坦白了会伤害了对方,而在坦白跟隐瞒之间,这个尺度,又有多

    少人真的能够拿捏好呢。

    第九十章小宝那蝴蝶效应的生日。

    这种平平淡淡,索然无味,偶尔还有点小尴尬的日子,过了有一段时间,直

    到小宝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又像经历了一次蝴蝶效应,虽然是给小宝过生日,

    但是影响力就像飓风那么大。

    记得小宝生日那天,姐姐姐夫因为有点忙,都没来得及过来,大舅子他们也

    没有过来,但是却来了一个完全意料不到的人,那就是父亲的「基友」老文叔叔

    竟然破天荒过来了。

    老文叔可是个大忙人,以往都是在生意场上忙的不可开交,不知为何这次能

    忙里抽空大驾光临我家这座小庙宇,而且把婶婶也带过来,那么这样加上岳父岳

    母,算是一大群老头在给小宝过生日。

    而老文叔,不愧是久经商场的人,立马开玩笑说道:「你看啊,童话里,是

    七个小矮人给白雪公主过生日啊,我看我们这次是七个糟老头给一个小美人过生

    日,愿我们的小雪跟童话里的白雪公主那样开心成长……」

    老文叔本来就是有身份的人,此话一出,把大家逗得一阵笑,都佩服老文叔

    会说话,而我却钻到了牛角尖里了,心想着,白雪公主真的是开心成长的吗?没

    跟灰姑娘一样经历苦难吗?就在胡思乱想时,小秋的话打破了沉默,只见小秋众

    人皆醉我独醒般说道:「哼,我跟志浩可不老,嘻嘻……」。

    我当然知道小秋喜欢出风头耍宝的性格,但是今天来的毕竟是长辈,正想提

    醒她不要放肆时,父亲抢先开口道:「小夏,别没大没小的,老文叔说玩笑呢…

    …」。

    父亲的话,把我一愣,把我刚想说的话憋了回去,而且我还发现岳父也好想

    是张嘴说什么。这让我感觉有点好笑:小夏在家时,被岳父管;嫁给我了,被我

    管;现在竟然又被父亲管。而且我还有点郁闷,老文还是父亲的朋友,那么父亲

    因为老文的关系,那么今天也有点那么客人的味道,而且小秋是我的妻子,更是

    岳父的女儿,就是需要教导,那也是我跟岳父的事情啊,父亲不但护基友心切,

    更是「越权」了。

    但是如今这个社会,已经没那么多规矩跟讲究了,我跟岳父只是愣了一下,

    也就没当回事,而小秋呢,对于父亲的教育,一点都没感觉到排斥,而且笑嘻嘻

    说道:「我知道叔叔是开玩笑的啊,但我觉得老文叔叔好亲切,所以说话有点放

    肆,不过我觉得叔叔不会计较的呀……」。

    小秋嗲嗲地说着,我猜想的确没人愿意跟一个这么活泼的美女去计较什么的,

    果然老文叔开心地说道:「我就喜欢小秋这性格啊,都是自家人,说话就应该无

    拘无束点嘛……」。

    小秋一听更得意地说道:「我就说嘛,老文叔说话就是好听,一听就那么亲

    切舒服……」。

    小秋的得意洋洋,惹得大家一阵哄笑,这时岳母可能护女心切,怕小秋高兴

    过了头,赶紧替小秋开脱道:「哎呀,我这女儿就这样,跟谁都自来熟……」。

    岳母还没说完,小秋就急忙反驳道:「妈,你胡说什么啊,今天只是叔叔过

    来了,我开心而已,换成别的亲戚来了,我在卧室都不出来了……」。

    小秋的「得寸进尺」终于把岳父这个大BOSS惹毛了,只见岳父怒斥道:

    「好啦,你这丫头,还顶你妈的嘴了,今天是给你过生日,还是给小宝过生日啊?

    从现在开始,你别说话,今天主角是小宝……」。

    岳父把小秋训得脖子都红了,而且真的不敢跟岳父顶嘴,吓得半天不敢说话,

    我心里开心死了,心想,小秋啊小秋,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啊……。

    就这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嬉笑寒暄之后,老文叔开始讲正事了,原来老

    文叔这次过来,不单单是给小宝过生日,而且还有正儿八经的事情要办,而且这

    正儿八经的事情,把我跟小秋,岳父岳母都吓得不轻。

    原来,老文叔已经60岁了,可能觉得自己干不动了吧,所以准备把自己的

    生意交给女儿以及那个上门女婿打理,但是女婿毕竟不是儿子,所以有点不放心,

    可以说想给自己留一手。

    但是又怕做的太明显,惹女儿们生气,就想出了把市区的一套房子转给我们,。

    所以老文叔就跟他的女儿们说了:自己年纪大了,也不想住在城市,而想回到故

    乡,回到他从小玩到大的对方,但是因为老文叔家以前比较穷,在我们村的老家

    房子,早就塌陷了,而且地基也被他兄弟盖起了房子给儿子当婚房了。

    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跟女儿们说把市区的房子给我们,我们把房子过

    户给他,而且再加20万现金加20万借条,(当然就是表面上说说,让他女儿

    们无话可说,20现金是假给,不过20万借条还是写了,估计是想让我跟小秋

    以后多孝顺孝顺他,而我心想反正欠了老文叔不少钱,再欠20万又怎么样?),

    所以实际差不多就是互换的意思。而且老文叔还说了,房子过户过来,再在旁边

    盖一层房子让父亲住,这样他跟父亲没事就能一起下下棋,老了搬个凳子一起吹

    吹牛,回忆回忆以前的苦难往事。而且就算以后女儿不孝顺,跟父亲互相之间也

    能有个照应。

    老文叔说的情真意切,连我都有点感动,都说婚姻像围城,城外的人,拼命

    想进去,城内的人又拼命想出来。我心想,这房子也是,在城里住腻的人,拼命

    想回农村,在农村的人又拼命想去城里。

    譬如小秋,一听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个馅饼,立马开心地就答应了。而我则

    陷入了思考,想了会问道:「老文叔啊,那这个手续什么时候办啊?你打算何时

    搬过来住?」「手续嘛,尽早办好了,明天都可以啊,但是搬过来住,还要几年

    ……,再过个俩三年吧……」老文叔的话,让我有点费解,既然不是特别着急,

    为啥又要先办手续呢,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老文叔那套房子,最起码也有七八十

    万,而我们家的房子不知道能不能卖个20万,所以怎么算都不吃亏。所以既然

    小秋想要住到更好的房子里去,我自然也没理由反驳了。

    后来我才听父亲说,老文叔家还有几套房产,也是这样半买半送给了亲戚朋

    友,原来,俩个女儿,老是吵着分房子,新来的女婿,又有点不放心,一狠心,

    就假装自己做生意亏本了,要把房子卖了拿来做周转资金,这样不但解决了女儿

    吵着分房的烦恼,也能假装自己没钱了,这样也就没人隔三差五问他借钱,便能

    过一个安稳的晚年了。

    听父亲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感觉商人的头脑真的太可怕了,这是一箭

    几雕啊?当然弄懂了老文叔的真正含义,我便很放心地,让小秋跟着老文叔以及

    父亲他们去办理过户手续去了。

    但是,如今社会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几个人折腾了来回跑了好几回,

    一会要这个证明,一会需要那个委托书,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月才弄好了。

    而可能这次耽误的时间比较长,办好了手续,老文叔就回到了城里,但是小

    秋拿着新的有着她名字的房产证,却高兴坏了,破天荒的又要喝酒庆祝一下,还

    说道,朋友真的不要太多,一个知己就好,真羡慕爸跟老文叔叔的友情。

    小秋把父亲夸的飘飘然,只见父亲喜滋滋嘀咕道:「虽然我没老文有钱,但

    是晚年感觉比老文要幸福啊,老文怎么会那么防着他女儿呢?还是志浩跟小夏好

    啊……」父亲发自内心的感慨,却让我听着很不自然,父亲嘴里的好,应该包含

    着多层含义吧。所以我跟小秋便没有再跟父亲聊下去,而是回到房间睡觉了。

    可能喝了点小酒,一下就睡到了天亮,早上醒来时,只见小秋嘴角还挂着屁

    颠屁颠的笑容,而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真的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难道老天觉

    得我跟小秋太善良,所以给我们发了个福利?

    但是后来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啥福利,反而是一个巨坑,因为没过几

    天的礼拜三,小秋去了父亲房间,一个小时没回来,二个小时没回来,竟然又在

    父亲那里过夜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小秋事先都没跟我先通知一声,害我在房间如

    坐针毡地苦苦等待了好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