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09)第二部

作品:《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5980。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九章之小秋挨了岳父的打。

    复制完了小秋写的记事,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因为担心如果被小秋发现

    我忍不住偷看她写的日志,我觉得很丢人。

    所以,我就在那心不在焉玩起了一些简单的游戏,随意浏览了一下网站。过

    了会,小秋,忙活了一阵后,也带着小宝回到了卧室。

    此时,时间俨然有点晚了,小秋带着小宝洗洗弄弄后,小宝很快就哈欠连连

    了,不一会就呼呼大睡了。

    小秋把小宝安顿好之后,又跑到电脑前写了会日志,还在那嘀咕着解释道:

    「晚上安静一点,更容易回忆更多的细节跟当时内心的感受,我现在写的话,肯

    定希望把每个细节都告诉你,写到10点就睡」。

    虽然当时,我已经洗刷好了,「惬意」地躺在折叠床上,但是不知为何,依

    然不想打开小秋的日志。

    可能是不想去重新回忆那段事情,也可能是莫名的心烦意乱,总之没法调整

    一个好的心态去看小秋写的日志。

    就这样纠结着,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小秋依然起来烧了早饭,不

    过可能看我总是不吃,也就并没有特意为我烧什么,只是烧了一家三口吃的粥,

    还有煮了三个鸡蛋。

    我心想,小秋也真不笨,这样就算我不吃,也不会浪费,她跟小宝也可以吃

    得完。

    就这样,我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还一边苦逼地啃着蛋黄派,很快便来

    到了公司。

    相对我的郁郁寡欢,莫芬则要荣光满面得多,好像还沉浸在昨天的喜悦中。

    而,果然如此,午休时,莫芬还喜滋滋对我说道:「筱筱现在活泼了很多哦,昨

    晚回去,还要一直跟我讨论哪个动物最厉害,哪个动物最聪明,哪个动物最漂亮,

    哪个动物最善良…」。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跟小孩子打交道很容易,你只要盯着他们的眼睛,

    认真跟他们说话就行了…」。

    「呵呵,是吗,那我也学学…」。

    莫芬随和地说着,但是却让我很郁闷,我感觉莫芬根本没有听懂,只是喜欢

    附和我而已,所以我又说道:「你看,外国人总说中国人木讷,面无表情,其实

    就是这个道理,记得在我爷爷奶奶那个年代,那时候爷爷还教导我,跟长辈说话

    要立刻回答,不理长辈是不礼貌的,跟人说话时,就算不看着别人眼睛,也要看

    着对方说话,这样才算尊重别人。你看啊,外国人跟小孩子说话,不但会盯着小

    孩子眼睛看,更会蹲下去,跟小孩子说话,这样才显得尊重,也算认真地跟小孩

    子交流,如果三心二意,怎么能了解小孩的内心呢?」。

    我费劲地解释了一堆,莫芬终于似懂非懂后恍然大悟自言自语嘀咕道:「哦,

    对哦,好像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

    一看莫芬还能听懂一点,我又费力地解释道:「不过,你也不要刻意盯着别

    人,看着对方说话是门艺术活,你要给人一种自然而然,虔诚的感觉,而且面带

    一点点微笑,眼神也要是善良柔和的,如果,傻乎乎,或者呆呆地死盯着别人也

    不好…」。

    我本以为,我解释得够详细,但是没想到莫芬好像听得有点云里雾里,那表

    情就像我昨天听莫芬讲解便当做法的一脸茫然。果然莫芬「友善」地附和道:

    「哦,好像是很难,我试着去做做看…」。

    就在我有点失望莫芬的反应时,莫芬立马微笑着说道:「我说怪不得呢?陈

    哥学的又不是管理学,但是处理劳务纠纷,怎么那么得心应手,每次都把别人说

    得心悦诚服,而且,怪不得每次跟陈哥说话,总是感觉很舒服,今天我终于知道

    窍门了…」。

    莫芬虽然反应不算灵敏,但是却是十足的「夫唱妇随」类型,所以在莫芬面

    前,总有一种被崇拜的小小自豪感,感觉只要有莫芬在,心情焉能不好?

    不过,奇怪的是,心情虽然不错,最起码比在家里时要开心,下午也没什么

    事,但是,就是不情愿去看小秋写的日志。

    我有点纳闷,心情不好时,不想看,心情好的时候,依然不想看。正所谓,

    当你憎恨一件事情时,你总能找出一万个借口讨厌它,就像我,现在看小秋怎么

    看,怎么不顺眼。

    上班下班,工薪一族,总是这样枯燥无味地两点一线,我也一样,很快就熬

    过了一天又下班了。

    回到家里,小秋系着一个围裙正在帮别人打开水,相比以前的光鲜亮泽,现

    在有点「破破烂烂」农妇的感觉,而且一会蹲下去加点柴火,一会站起来帮别人

    打开水,忙的蓬头垢面的。

    小宝则安静地跟在小秋后面,偶尔也忍不住捣乱添几根木柴,还会时不时屁

    颠颠收一下别人打开水给的零钱。

    但是,都说小孩子有时候比大人聪明,果然如此,就在我安静地在一旁默默

    看着这一切时,小宝那鬼精鬼精的眼睛,第一个发现了我,当然立马就叽叽喳喳

    叫道:「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

    小秋对我笑了一下,然后竟然跑了过来扭扭捏捏说道:「老公,你今晚能不

    能帮我一下,等下六七点,爸妈说过来,我去烧几个菜」。

    我当时想了一秒,就冷冰冰应道:「哦,知道了,你去烧菜吧。」之所以答

    应小秋,因为感觉老这样躲着也不行,小秋看超市都忙不过来,现在又多了一个

    水锅炉,如果我再不出面,那被邻居知道了不好,传到姐姐耳朵里更是吃不了兜

    着走。

    不过,一开始还好,老太婆们,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问东问西,可能看

    着我从小长到大,知道我的性格。因为我高兴时,可以无话不谈,但是面无表情

    时,基本上就是问一句勉强答一句,所以很知趣的什么都没问我。

    就在我有点庆幸时,一位平时就好事的邻居张大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般义

    愤填膺说着:「小浩啊,你老婆这么累,你咋不帮她一下?」。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这个张大叔也算是热心肠的人,小时候喊他叔叔,现在

    更像一位老大哥,所以我虽然一愣,但是依然笑着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不过张大叔属于直性子,依然不满地说道:「你看,别人家烧水锅炉,柴火

    堆成山,你家烧水锅炉,柴火都没小土堆高,我看你老婆,没事带着小宝,去路

    边捡几根柴火,能烧几天啊?」。

    我被说得一头是汗地顺着张叔指的方向看了看,果然,院子角落里,七零八

    落堆着一点柴火,那少的真让我有点难为情,所以我尴尬地结结巴巴说道:「哦,

    哦,知道了,我前几天有点忙,我明后天就去想想办法…」。

    张大叔一看我还是虚心地接受了他的批评,便又喜笑颜开热心肠地说道:

    「现在到处都是拆迁,你没事去工地上打听一下,拆下来的门板啊,天花板啊,

    很多的,一运就是一车,方便的很,而且烧起来,火也旺…」。

    就这样,被张大叔数落了一顿,但是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挺开心的,因为我

    还是比较喜欢直话直说的人的。

    随后,果然比以前要忙一点,也正如小秋所想的,打开水,顺路买点东西的,

    还真不少。

    虽然比以前要忙,赚的利润当然随之也会多一点,但是却让我有点郁闷,因

    为小秋越来越忙,意味着,我再也没有借口可以避开了。

    就这样,一直忙忙碌碌,快到了七点,岳父岳母才姗姗来迟。当然了,以前,

    为了拍岳父岳母马屁,每次都是我献殷勤,亲自去接他们,现在出了这种事,我

    当然不会再去热脸贴冷屁股了。

    小宝一看外公外婆过来了,还是很开心的,不过立马就吓得花容失色,因为

    岳父一过来,上去就给了小秋一巴掌,还一边恶狠狠说道:「死丫头,无法无天

    了,跑一次不行,还跑第二次啊?志浩不打你,我打你…」。

    岳母见状赶紧拉住了岳父,但是眼看制止不住岳父的暴脾气,又护住了吓傻

    的小秋,而我也立刻反应了过来,一把小宝抱到了卧室。

    小宝一到卧室,就又十分哀愁惶恐地问我:「爸爸,外公为啥打妈妈啊?」。

    我可不想给小宝留下阴影,灵机一动笑着说道:「没事的,妈妈是外公女儿

    啊,爸爸打女儿很正常,就像你,如果不听话了,爸爸也要打你啊,所以不要担

    心妈妈…」。说完我捏了捏小宝的脸蛋。

    小宝一看我笑了,也跟着笑了说道:「哼,小宝很听话的,爸爸才不会打小

    宝的…」。

    「那你现在就乖乖地在房间看电视好吗?要听话…」。

    「好…」。小宝做出勇敢听话坚强的表情。

    回到客厅,岳父已经没有再使用武力了,只有小秋一脸失魂落魄地蹲在地上。

    岳母则在一旁愁眉苦脸。

    我见状,为了打破尴尬,挤出了点笑容说道:「吃饭呗,爸妈饿了吧?」。

    岳父显然还在气头上,气嘟嘟说道:「吃不下,气都气饱了,怎么生了这么

    个混账东西」。

    我想了下,随口风轻云淡地说道:「生活再不如意,日子总要过,饭总要吃

    嘛。小秋刚离家出走时,我也气得天昏地暗,不照样挺过来了吗?」。

    虽然,本想开导一下岳父的,但是说出去,好像又是在挖苦岳父,气得岳父

    脸色都变了,但是因为小秋「有错在先」,还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所以也没发

    火。但是也没说话。

    我一看自己的话被岳父误解了,所以只好又说道:「爸别生气了,生气又解

    决不了问题,小秋说现在不走了…」。说到这,感觉哄男人好难,于是我有点不

    耐烦说道:「好啦,好啦,先吃饭吧。我陪爸喝点酒,消消气…」。

    这时岳母赶紧也过来劝岳父,不过还是有点愧疚地说道:「你看,志浩这个

    女婿,比女儿儿子都孝顺。女儿不孝顺就算了,志浩孝顺就行了…」。说完,又

    看了小秋一眼,然后厉斥道:「还不快去给你爸盛饭…」。

    小秋犹豫了一下,好像被打的很不服气,不过依然还是站了起来,把饭菜端

    了上来。岳母见状,则去卧室把小宝抱了出来。

    饭桌上气氛有点尴尬,不过还是小宝童言无忌,心急口快地问道:「外婆啊,

    妈妈是不是做错事了,外公才会打她?」。

    这把我一惊,我原以为,我刚才的解释,已经让小宝释怀了,但是怪不得说,

    母女连心,小宝这么小,居然还在想妈妈被打的事情。就在我焦急地想怎么回答

    小宝时,岳母不耐烦地斥责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

    小宝委屈地「哦」了一声。

    而我听得又郁闷又心烦,但也无能为力,这就是生活,做父母的不可能一辈

    子保护自己的孩子一点不受伤害,所以我索性不去想,转头就习惯性地去给岳父

    倒酒。

    但是此时,岳父却推辞说道:「今晚不能喝,等下还要开车回去呢」。

    我一听,心想如果换成平时,我肯定会说「爸,你就喝点吧,等下我开车送

    你回去…」,但是此刻,我却不想太惯着岳父岳母,就像不再惯着小秋一样。

    所以,我便没有再强迫岳父喝酒,小秋则是帮我跟岳父盛了点饭。而,岳父

    明显是「无酒不欢」。吃了几口有点悲伤地说道:「你看志浩,知道我喜欢喝酒,

    我有车,但是每次都是要开车接我送我,以前我不说,但是又不是老糊涂,我能

    不明白吗,这是志浩的孝心?你看你,简直不是东西,就你这样,到哪去找这么

    好的,啊?」。

    一看今晚岳父好像真的火气挺大的,小宝在一旁,却一点不管不顾地教训小

    秋,让我实在头痛,所以我便硬着头皮说道:「爸,吃饭吧,能不能少说俩句?

    小宝还在旁边呢」。

    随后,岳父果然没有再训斥小秋,不过一家人,闷闷不乐地一言不发地吃完

    了晚餐,吃完后,岳父明显不想多停留,只是岳母临走之前,还忧心忡忡对我说

    道:「志浩啊,好好跟小秋过日子,小秋这丫头也是一时糊涂…唉…」。

    跟我说完,岳母依然不放心,又跟小秋说了一通,直到岳父不耐烦地开始催,

    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这时,小秋一脸哀伤地,在那收拾桌子,小宝在旁边也有点懵逼,明显今晚

    的事情,还是吓到了小宝。

    这样的沉闷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小宝睡着后,小秋终于忍不住,一下

    扑倒在枕头上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不公平,不公平,真不公平…」。

    说完又哭了会才说道:「那天姐姐大伯他们斥责你时,我还一直帮你说话,

    今天爸打我,还这样骂我,你一句话也不帮我,好狠心啊…呜呜…」。

    我正想说「是你离家出走了,我又没离家出走…」时,小秋又哭着说道:

    「凭什么啊,你把女人都带到了家里来了,你姐只是说你做错事了,我出轨了,

    我爸恨不得把我杀了,说我丢尽了他们的脸…男人出轨,就是天经地义,女人一

    不小心出轨,就是欺师灭祖吗?哼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就算我对不起你,

    我也没对不起爸啊?」。

    本来,我还想反驳一下,但是一听小秋这么说,我就不想说话了,因为我平

    生最讨厌歧视女人,因为不管任何男人,小时候有妈妈,长大了有妻子,再后来,

    生个儿子还好,如果生了女儿,你愿意她长大后,受到不公平待遇时,还要委屈

    求全吗?其实,每个男人,身边的至亲总有很多女性,所以尊重女性,也就是尊

    重自己的至亲。

    想到这我在那并没有反驳也没有打击小秋。但是小秋却说个没完没了,而且

    越说越伤心,最后还说什么:「被小宝看到被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你看

    小宝今晚话都不多了,你不保护我,连女儿也不保护,哼嗯…哼嗯…」。

    小秋哭得梨花带雨。而我心想可能今晚做的也有不妥之处,所以便硬着头皮

    开导小秋说道:「好啦,能不能不要矫情了…?」。

    小秋立马一脸委屈地说道:「哼嗯,我矫情吗?当时我又没哭,还帮你跟爸

    盛饭,只是现在越想越伤心了,我努力了这么多,你讨厌我,现在爸也讨厌我,

    小宝以后也看不起我了…」。

    我皱着皱眉头说道:「首先,爸官比我大,我拦不住他;再次,你回来这么

    久,我又没打过你;最后,不管你跟哪个男人私奔了,不是我瞒天过海,你现在

    不但在你父母面前没脸,在邻居面前也抬不起头,除了你父母,邻居,大伯大妈,

    姐姐,哪个不是为你说话啊,你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你不是矫情是什么?」。

    我一说完,小秋竟然没哭了,眨巴眨巴又笑又哭说道:「老公,你说的真有

    理,我那时真的以为一辈子回不来了,换成别的老公,我做了这样的糊涂事,的

    确没脸回来了,就算爸讨厌我,我还有一个好老公,还有一个疼我的妈妈,我不

    哭了…」。

    说完还「臭不要脸」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我怀里,美滋滋说道:

    「老公,我不哭了,我以后都要这样听你话…」。

    本来想稍微哄一下小秋,不想让她哭得绝望得撕心裂肺,但是没想到,小秋

    竟然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所以我「本能」地把小秋一把推开。

    但是,小秋此刻就像狗皮膏药,还不「害臊」地说着:「就抱一分钟嘛…」。

    我推了几下,没推开,一想到小秋被岳父打的蹲在地上的可怜样,又有点于

    心不忍,所以只好退而求次说道:「30秒」。

    而小秋也还好,过了会,并没有赖皮,笑眯眯离开了我的怀抱。而我摇着头

    说道:「其实,爸打你不代表不疼你,哪有父母不疼爱孩子的,只是爱之深恨之

    切嘛…」。

    我无意中一句话,没想到小秋却借题发挥说道:「对对对」,连说了三声后,

    才又说道:「当初离家出走时,我也并不是不爱你,只不过是爱之深恨之切罢了,

    还有,还有。还有…」小秋又连说了三声后兴奋地说道:「老公当初,也是以为

    我真的变心了,所以也是爱之深恨之切。我们都是当局者迷了」。

    小秋说得言辞凿凿,不过却让我有点不耐烦,所以我厌恶地说道:「什么跟

    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不爱你了,说那么多有屁用,你们女人真烦…」。

    小秋被我打击得脸上的笑容立刻没了,愣了会,才悠悠说道:「没关系,我

    还有一年时间嘛?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我保证以后不再欺骗你了…我现在就写

    给你看…」。

    说完,小秋,又散落着头发,满脸泪痕地坐到了电脑面前,一会写一点,一

    会又思考一下。

    不知为何,看着小秋那单薄落寞的背影,总让我想起张叔的话,让我联想到,

    小秋带着小宝,在外面捡柴烧水。

    这时,我心头莫名万分感慨,不由自主地打开了手机里保存的小秋写的日志。

    【】